上論日蝕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論日蝕疏
作者:馬融 東漢
391年
本作品收錄於《馬季長集》和《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20卷
建光四年三月戊午朔,日有蝕之,在胃十二度,隴西酒泉、朔成各以狀上,史官不覺。是時融爲許令,上書。

伏讀詔書,陛下深惟禹湯罪己之義,歸咎自責,寅畏天戒,詳延百僚,博問公卿,知變所自,審得厥故,修復往術,以答天命。臣子遠近莫不延頸企踵,苟有隙空一介之知,事願自效,貢納聖聽。臣伏見日蝕之占,自昔典籍十月之交。《春秋傳記》、《漢注》所載,史官占候,群臣密對,陛下所觀覽,左右所諷誦,可謂詳悉備矣。雖復廣問,陷在前志,無以復加。乃者茀氣於參,臣前得敦樸之人,後三年二月,對策北宮端門,以為參者,西方之位,其於分野并州是也。殆謂西戎北邊,其後種羌叛戾,烏桓犯上郡,並涼動兵,驗略效矣。今復見大異,申誡重譴,於此二城,海內莫見,三月一日,合辰在婁,婁又西方之宿,眾占顯明者。羌及烏桓有悔過之辭,將吏策勳之名,臣恐受任典牧者,苟脫目前,皆粗圖身一時之權,不顧為國百世之利。論者美近功,忽其遠,則各相不大疢病,伏惟天象不虛。老子曰:圖難於其易也,為大於其細也。消災復異宜在於今。詩曰:日月告凶,不用其行。四國無政,不用其良。傳曰:國無政,不用善,則自取謫於日月之災, 故政不可不慎也。務三而已,一曰擇人,二曰安民,三曰從時。臣融伏惟方今有道之世,漢典設張,侯甸采衛,司民之吏,案繩循墨,雖有殿最,所差無幾,其陷罪辟,身自取禍,百姓未被其大傷。至邊郡牧御失和,吉之與凶,敗之與成,優劣相懸,不誡不可。審擇其人,上以應天變,下以安民隸。竊見列將子孫,生長京師,食仰租奉,不知稼穡之艱,又希遭阨困,故能果毅輕財,施與孤弱,以獲死生之用,此其所長也。不拘法禁,奢泰無度,功勞足以宣威,踰濫足以傷化,此其所短也。州郡之士,出自貧苦,長於檢柙,雖專賞罰,不敢越溢,此其所長也。拘文守法,遭遇非常,狐疑無斷,畏首畏尾,威恩纖薄,外內離心,士卒不附,此其所短也。必得將兼有二長之才,無二短之累,參以吏事,任以兵法,有此數姿,然後能折衝厭難,致其功實,轉災為福。孔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以天下之大,四海之眾,云無若人,臣以爲誣矣。宜特選詳譽,審得其真,鎮守二方,以應用良擇人之義,以塞大異也。

PD-icon.svg 本東漢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