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如來不思議祕密大乘經/1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七 佛說如來不思議祕密大乘經
卷第十八
卷第十九

佛說如來不思議祕密大乘經卷第十八[编辑]

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光祿卿光梵大師賜紫沙門臣惟淨等奉詔譯

勇力菩薩先行品第二十一[编辑]

爾時世尊與諸菩薩、聲聞大眾遊止鷲峯山中,於日後分離本住處,為諸大眾隨宜說法。

時阿闍世王知佛世尊已復山中,宮嬪眷屬并王舍城中六萬人眾,各持種種上妙香花、塗香末香等諸供養,出王舍大城詣鷲峯山佛世尊所。到已頭面頂禮佛足,各住一面。時阿闍世王前白佛言:「世尊!我諸所作,隨宜安處。我子來白父王:『當知世尊大師於金剛手菩薩宮中赴請已竟,今已還復鷲峯山中。』我乃思念希有世尊。佛於一切眾生大悲隨轉,於眾生聚中無一眾生如來世尊起厭捨者,於曠野大城金剛手宮中赴請受供還復來此,廣為眾生成熟利益世尊。彼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甚為希有,具大威力,能善宣說如來法律生大歡喜。而金剛手者,往昔曾於何佛、如來、應供、正等正覺所植種德本,乃能成辦如是辯才?」

佛告阿闍世王言:「大王當知,彼不種善根眾生於如是事極難信解,而彼決定種善根者乃能於此生其信解。大王!假使十方如殑伽沙數等諸世界,尚能算數知其邊際;彼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於佛世尊所親近供養修諸梵行成就辯才,假使諸佛世尊而亦不能算其邊際。以是緣故,大王!當知昔因緣者。我念過去阿僧祇劫,復過於前廣大無量不思議劫,時有如來、應供、正等正覺出現世間,號曰多聞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世界名極嚴,劫名無毀。時彼世尊為彼清淨大菩薩眾宣說正法。彼佛告言:『諸善男子!汝等當知,若有菩薩能發大精進者,即於身命而悉棄捨。』時彼會中有一菩薩名曰勇力,前白佛言:『如是世尊!如是善逝!如佛所言。若有菩薩發精進者,即於身命而悉棄捨。如我解佛所說義,菩薩若生懈怠,豈能速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何以故?能發精進諸菩薩者,於生死中不起厭倦之意,而彼菩薩於生死中常當稱讚、不樂涅槃,但為成熟諸眾生故。世尊!菩薩勤行為利眾生故,具精進信解,於生死中自得其樂,不樂涅槃之樂。所以者何?菩薩為利諸眾生故,隨其所應諸有施作,亦隨所應皆獲其樂。若住涅槃而何能作?是故諸菩薩於生死境界中自得其樂,而即不取涅槃境界。世尊!菩薩於生死境界中所得樂者,謂即勤行利眾生故,而常得見無量諸佛,常聞無量清淨正法,常能成熟無量眾生。菩薩以住生死境界故,即能隨入眾生境界,而於涅槃境界之中不著捨行。菩薩住生死境界者,以怖墮於非境界中。何以故?非境界中不復能作利眾生事,不能安住如來境界。以不能住如來境界故,不能長養一切眾生。

此中何名非境界邪?所謂聲聞、緣覺之地。若樂住者,即棄捨眾生不能成熟。何以故?聲聞、緣覺境界是為菩薩非境界故,以聲聞、緣覺怖畏生死。

若能攝受無量生死者,唯除清淨大菩薩爾,是故菩薩能於生死境界中住。』

「大王當知,時彼多聞如來讚勇力菩薩言:『善哉正士!善說此語,復善尊重菩薩境界所作諸行,而不復墮非境界中。』勇力菩薩白彼佛言:『云何是菩薩自境界邪?』彼佛答言:『善男子!菩薩自境界者,謂能攝受無量生死不生怖畏,稱讚菩薩廣大勝行而不樂住聲聞、緣覺之地,以無礙智和合三界,若損若益能善增長一切善根,以增益智成眾德本,而復能以盡智成就無盡福行。雖觀無生而善成辦有生之法,雖知無眾生而善成熟一切眾生,雖知諸法離性而善攝受正法,雖知諸佛國土自性如空而以妙智嚴淨佛土,雖觀諸佛法身無相而善勤求如來所有殊妙相好,雖觀諸法本無造作而以妙智於眾德本所作精進,雖觀有為法不實而於諸事業少求少作復能善為一切眾生隨宜施設,雖觀身心離著而以妙智說法無厭,雖離憒閙而從禪定所生不著禪味,雖復覺了甚深之法而以妙智隨諸眾生種種行轉善說法要。雖知無生,以智善思普攝三有。雖以智觀諸法皆空而善護所得之果,雖觀聲聞、緣覺境界而善求如來解脫輕安之法,雖不厭捨諸菩薩行而常善觀諸佛境界。善男子!此即是為彼諸菩薩自境界門。』

「復次大王!彼時勇力菩薩於彼多聞如來所,聞說如是清淨境界法已,生希有心,白彼佛言:『希有世尊!能善說此諸大菩薩自境界門清淨正法。如我解佛所說義,即是具善巧方便菩薩入一切法自境界門。

譬如虛空,一切色象境界普照無著,一切色象亦無障礙,虛空境界亦無障礙。具善巧方便菩薩亦復如是,現前覺了彼一切法自境界故。

又如虛空普照一切色象境界而無障礙,所有一切毒樹藥樹、棘刺之樹花果香樹,彼等一切生長於空,然彼虛空無染無淨、無違無順。具善巧方便菩薩亦復如是,從慧出生彼一切法自境界門,謂異生法、有學法、無學法、緣覺法、菩薩法、如來法等。何以故?彼一切法現所證故。

又如世間草木叢林,而火不能為其作護。何以故?火若上騰悉皆燒爇,極熾焰故。菩薩亦復如是,於一切法自境界中,慧光發明極炎熾故。

又如金剛堅固之身,火不能燒、刀不能斷、毒不能中、他力不能伏。菩薩亦復如是,非聲聞習、非緣覺習、非一切眾生諸煩惱習而能染故;菩薩隨諸習染,悉以勤行增上慧力咸開曉故。

又如水清摩尼寶珠,而能清彼諸濁水故。菩薩亦復如是,以勝慧寶普能清淨一切眾生諸煩惱垢。

又如有藥名曰離毒,不與一切惡毒同處,而能息除一切毒故。菩薩亦復如是,具方便慧力故,不與一切眾生煩惱及自煩惱而共同處,復能止息一切眾生諸煩惱毒。

此如是等,皆是一切法自境界門。』

「大王!當知彼勇力菩薩說是法時,有八千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二百菩薩得無生法忍。大王!當知彼時多聞如來法中勇力菩薩者,豈異人乎?即此會中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是。此大士者,能於彼時被堅固精進之鎧,於多佛所親近恭敬深種善根。」

阿闍世王問答品第二十二之一[编辑]

爾時阿闍世王即起是念:「此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右手所持大金剛杵幾何輕重?而祕密主有大力勢能善執持。」

時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知其所念,即告阿闍世王言:「大王!當知此金剛杵亦輕亦重。」

王言:「以何緣故亦輕亦重?」

金剛手言:「為欲調伏憍慢貢高諸眾生故,此杵即重;為示無慢正直諸眾生故,此杵即輕。」

時金剛手菩薩即以所持大金剛杵置之于地——當置地時,以神力故,三千大千世界六種振動——即告阿闍世王言:「大王!汝今宜應以此地中大金剛杵而自舉之。」

時阿闍世王即時以自堅固勇力欲舉其杵,竭其力勢不能動搖一毛端量。即生希有尊重之心前詣佛所,合掌白佛言:「世尊!我昔曾於戰陣之所取被甲大象,一手執持舉擲于遠。此金剛杵其量微小,我今竭自力勢不能動搖,況復舉邪!以何緣故其事如是?」

佛言:「大王!無自惱心,此金剛杵至極重故。」

時阿闍世王即白帝釋天主言:「憍尸迦!今宜舉此地中所置大金剛杵。」

時帝釋天主即時以自勇猛神力欲舉其杵,盡竭其力不能動搖。即生希有尊重之心,前詣佛所而白佛言:「世尊!我若與彼阿修羅王鬪戰之時,我力堅勝勇銳無敵,右手取彼毘摩質多羅阿修羅王所有大車,量廣七百由旬,我時執持如迅風行。此金剛杵竭自勢力不能動搖,豈非世尊廣大威神所制止邪?」

佛言:「憍尸迦!此亦非我神力所制,但為彼金剛杵至極重故。憍尸迦!於汝意云何?須彌山王至極重邪?」

天主白佛言:「須彌山王至極重大,喻所不及。」

佛言天主:「此金剛杵金剛所成,重復過彼須彌山王。而金剛手菩薩能以此杵擲碎輪圍諸山猶如糠粃,以其金剛大力勢故。」

爾時帝釋天主即白尊者大目乾連言:「佛說尊者於聲聞眾中神通第一。願今尊者舉此地中大金剛杵。」

尊者大目乾連即自思念:「我若於此人天大眾之前不能舉動此金剛杵,豈非於我生慢心邪?」作是念已,運自神力方欲前舉彼金剛杵,即時三千大千世界六種振動,海水騰涌,大地普皆怖畏振擊,唯金剛杵不動不搖。是時尊者大目乾連前詣佛所頂禮佛足,作是白言:「佛說我於聲聞眾中神通第一,具大威神名稱力勢,能以四大海水置於掌中,亦能轉此三千大千世界,猶如有人以一金錢轉於指端;又能空中止其日月,制彼威光不令轉動;又能取彼須彌山王擲過梵世,又能調伏難陀、烏波難陀二大龍王,又能於彼陽焰世界周行乞食。此金剛杵其量微小,然我亦復不能動搖。世尊!豈非我今神力減邪?」

佛言:「大目乾連!非汝神力有所減少,但為菩薩威力加持,一切聲聞、緣覺悉不能動,況餘眾生。又目乾連!假使殑伽沙數諸佛剎中所有須彌山王悉能振動,唯金剛杵隨置地方不能動搖。」

目乾連白佛言:「世尊!金剛手菩薩具大力勢而能戲擲此金剛杵,誠哉希有。」

佛言:「大目乾連!假使三千大千世界諸須彌山尚能合入一須彌山,悉能動搖;此金剛杵而不能動。」

爾時尊者大目乾連生希有心,前白佛言:「希有世尊!此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具大力勢,善能持彼大金剛杵。此祕密主為即父母所生力邪?為神力邪?」

佛言:「大目乾連!父母所生之力隨所入處皆有分量,而諸菩薩神通力者無盡無限。我若開示,使天人世間咸生迷惑。」

爾時世尊普遍觀察諸眾會已,告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言:「汝今宜應自當舉其地中所置大金剛杵。」

時金剛手菩薩大祕密主神力振動三千大千世界已,即以左手舉取其杵,戲擲空中旋繞七匝,杵旋空已,即時接置安右手中。一切眾會生希有心,合掌頂禮大祕密主,咸作是言:「希有祕密主!能具如是廣大力勢,善持最勝大金剛杵,普願一切眾生皆悉獲得如是勝力。」

時阿闍世王復白佛言:「世尊!菩薩具修幾法,即能獲得如是勝力?」

佛言:「大王!菩薩若修十法,獲斯勝力。何等為十?一者,菩薩寧捨身命,終不棄捨無上正法。二者,於一切眾生作謙下想,不增慢心。三者,於彼劣弱眾生起愍念心,不生損害。四者,見饑渴眾生施妙飲食。五者,見怖畏眾生施其無畏。六者,見疾病眾生施藥救療。七者,見貧乏眾生惠令滿足。八者,見佛塔廟形像塗飾圓淨。九者,出歡喜言安慰眾生。十者,見彼負重疲困苦惱眾生為除重擔。菩薩若具如是十法,即能獲得如是最勝之力。」

佛說如來不思議祕密大乘經卷第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