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尚書寃詞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古文尚書寃詞 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二
  古文尚書寃詞    書類
  提要
  等謹案古文尚書寃詞八卷
  國朝毛竒齡撰竒齡有仲氏易己著録其學淹貫羣書而好為異論以求勝凡他人之所已言者必力反其詞故儀禮十七篇古無異議惟章如愚山堂考索載樂史有五可疑之言後儒亦無信之者竒齡獨拾其緒論詆為戰國之偽書古文尚書自吳棫朱子以來皆疑其偽及閻若璩作古文尚書疏證竒齡又力辨以為真知孔安國傳中有安國以後地名必不可掩於是别遁其詞摭隋書經籍志之文以為梅賾所上者乃孔傳而非古文尚書其古文尚書本傳習人間而賈馬諸儒未之見其目一曰總論二曰今文尚書三曰古文尚書四曰古文之寃始於朱氏五曰古文之寃成於吳氏案呉棫書裨傳在朱子稍前故朱子語錄述棫説當云始於吳氏成於朱氏此二門殊為顛倒附識于此六曰書篇題之寃七曰書序之寃八曰書小序之寃九曰書詞之寃十曰書字之寃考隋書經籍志云晉世秘府存有古文尚書經文今無有傳者及永嘉之亂歐陽大小夏侯尚書並亡至東晉豫章内史梅賾始得安國之傳奏之其叙述偶未分明故為竒齡所假借然隋志作於尚書正義之後其時古文方盛行而云無有傳者知東晉古文非指今本且先云古文不傳而後云始得安國之傳知今本古文與安國傳俱出非即東晉之古文竒齡安得離析其文以就已説乎至若璩所引馬融書序云逸十六篇絶無師説又引鄭元所注十六篇之名為舜典汨作九共大禹謨益稷五子之歌𦙍征湯誥咸有一徳典寳伊訓肆命原命武成旅獒冏命明與古文二十五篇截然不同竒齡不以今本不合馬鄭為偽作古文之徴反以馬鄭不合今本為未見古人之徴亦頗巧于顛倒然考偽孔傳序未及獻者乃其傳若其經則史云安國獻之故藝文志著錄賈逵常校理秘書不應不見又司馬遷為安國弟子劉歆常校七畧班固亦為蘭臺令史典校藝文而遷史記儒林傳云孔氏有古文尚書安國以今文讀之逸書得多十餘篇歆移太常博士書稱魯恭王壊孔子宅得古文于壊壁之中逸書十六篇班固漢書藝文志亦稱以考二十九篇得多十六篇則孔壁古文有十六篇無二十五篇鑿鑿顯証安得以晉人所上之古文合之孔壁歟且竒齡所籍口者不過以隋志稱馬鄭所註二十九篇乃杜林西州古文非孔壁古文不知杜林所傳實孔氏之本故馬鄭等去其無師説者十六篇正得二十九篇經典釋文所引尚可覆驗徒以修隋志時梅賾之書已行故志據後出偽本謂其不盡孔氏之書竒齡舍史記漢書不據而據唐人之誤説豈長孫無忌等所見反確于司馬遷班固劉歆乎至於杜預韋昭所引逸書今見古文者萬萬無可置辯則附㑹史記漢書之文謂不立學官者即謂逸書不知預註左傳皆云文見尚書某篇而逸書則皆無篇名使預果見古文何不云逸書某篇耶且趙岐註孟子郭璞註爾雅亦多稱尚書逸篇其中見于古文者不得以不立學官假借矣至孟子欲常常而見之故源源而來不及貢以政接于有庳岐註曰此常常以下皆尚書逸篇之詞爾雅釗明也璞註曰逸書釗我周王核之古文絶無此語亦将以為不立學官故謂之逸耶又岐註九男二女稱逸書有舜典之序亡失其文孟子諸所言舜事皆堯典及逸書所載使逸書果指古文則古文有舜典何以岐稱亡失其文耶此尤舞文愈工而罅漏彌甚者矣梅賾之書行世已乆其文本採掇逸經排比聮貫故其㫖不悖于聖人斷無可廢之理而確非孔氏之原本則証驗多端非一手所能終掩近惠棟王懋竑等續加考證其説益明本不必再煩較論惟竒齡才辯足以移人又以衛經為詞託名甚正使置而不錄恐人反疑其説之有慿故併存之而撮論其大㫖俾知其説之不過如此庶将來可以互考焉乾隆四十三年七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費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