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08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皇王部五 太平御覽
卷八十一.皇王部六 帝舜有虞氏
皇王部七 

史記》曰:虞舜,名重華。冀州人也。作什器于壽丘,就時于負夏。舜父頑,母嚚,弟象傲,皆欲殺,不可得;即求,在側。舜耕曆山,曆山之人皆讓畔;漁雷澤,雷澤之人皆讓居;陶河濱,器皆不苦窳。堯乃賜舜絺衣與琴,爲築倉廩,與牛羊。舜舉八凱,使主后土,以揆百事;舉八元,使布教于四方。皋陶爲大理,民服其實。伯夷主禮,上下鹹讓。垂主工師,百工致功。益主虞,山澤開闢。弃主農,則百穀時茂,契主司徒,百姓親和。龍主賓客,遠人至。四海咸戴帝舜之功。于是,禹乃興《九韶》之樂,鳳凰來翔。舜年五十,攝行天子事,年五十八而堯崩,年六十一代堯踐帝位。即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蒼梧之野。葬于九疑,是爲零陵。

《帝王世紀》曰:舜,姚姓也。其先出自顓頊。顓頊生窮蟬,窮蟬有子曰敬康,生勾芒。勾芒有子曰橋牛,橋牛生瞽瞍。妻曰握登,見大虹,意感而生舜于姚墟,故姓姚,名重華,字都君。龍顔大口,黑色,身長六尺一寸,有聖德,始遷于夏,販于頓丘,責于傅虛,家本冀州,每徙則百姓歸之。其母早死,瞽瞍更娶生象。象傲而父頑母嚚鹹欲殺舜,舜能和諧,大杖則避,小杖則受。年二十始以孝聞。堯以二女娥皇、女英妻之。見舜于貳宮,設饗禮,送爲賓主,南面而問政。命爲司徒太尉,試以五典,有大功。二十,夢眉長與發等,堯乃賜舜以昭華之玉,老而命舜代已攝政。明年正月上日,始受終于文祖,太尉行事。堯崩三年喪畢。以仲冬甲子月,次于畢,始即真。以土代火,色尚黃。乃詢四岳,辟四門,明四目,達四聰。東巡狩,登南山,觀河洛,受圖書,表賜群臣,尊伯禹、稷、契、皋陶皆益地。有苗氏負固不服,禹請征之。舜曰:「我德不厚,行武非道也。吾其敷吾未也。」乃修教三年,執干戚而舞之,有苗請服。立誹謗之木,申命九官十二牧及殳斨、朱虎、熊羆等二十五人,三載一考績,黜陟幽明。于是俊乂在官,群後德讓,百僚師師,以五采章施于五色爲服,以六律、五聲、八音協治。烝民乃粒,萬邦作乂,庶績咸熙,乃作《大韶》之樂,《簫韶》九成,鳳凰來儀,擊石拊石,百獸率舞。故孔子稱《韶》盡美矣,又盡善也。景星曜于房,群瑞畢臻,德被天下。初,舜既踐帝位,而父瞽瞍尚存,舜常戴天子車服而朝焉。天下大之,故曰大舜。都乎咸陽,或營蒲阪、嬀汭,嬪于虞,故因號有虞氏。有二妃,元妃娥皇無子,次妃女英生商均。次妃登北氏,生二女:霄明、燭光。有庶子八人,皆不肖,故以天下禪禹。舜年八十即真,八十一三而薦禹,九十五而使禹攝政。攝五年,有苗氏叛,南征,崩于鳴條,年百歲,殯以瓦棺,葬蒼梧九嶷山之陽,是爲零陵,謂之紀市,在今營道縣下,有群象爲之耕。

《洛書靈准聽》曰:有人方面,日衡重華,握石椎,懷神珠。衡有骨表如日也。眉上日衡。重華,重,童子。。握石椎,懷神珠。椎讀曰錘,錘平輕重也。握謂如璇璣玉衡之道。懷神珠,喻有聖性也。西王母受益地圖,西王母,西荒之國也。在西方得此益地之圖來獻。舜受終,鳳凰儀,黃龍感,朱草生,蓂莢孳。

《尚書·舜典》曰:慎徽五典,五典克從。納于百揆,百揆時序。賓于四門,四門穆穆。納于大麓,烈風雷雨不迷。帝曰:「諮,爾舜!詢事考言,乃言厎可績,三載。汝陟帝位!」

《尚書帝命驗》曰:虞舜聖,在側陋,光耀顯都,握石椎,懷神珠。椎讀曰錘,神珠喻聖性。

《尚書中候考·河命》曰:帝舜曰:「朕惟不仁,蓂莢浮著,百獸鳳晨。」蓂莢浮著,萌芽。百獸率舞,鳳凰司晨也。

又曰:若稽古,帝舜曰:「重華欽翼皇象。」翼,奉也。象,曆也。舜敬奉皇天之歷數,七政得失也。

又曰:舜至于下稷,榮光休至,稷讀曰側下之側,日西之時。休,美也。榮光,氣也。黃龍負卷,舒圖出水,壇畔赤文綠錯。錯,分也。文而以綠色分其間。

《尚書大傳》曰:舜不登而高,不行而遠。

又《虞夏傳》曰:維元祀巡狩,四岳八伯,堯始得羲和,令爲六卿,主春夏秋冬,幷掌方岳之事,是爲四岳,出則爲伯,後乃分置八伯。壇四奧,沉四海,祭水曰沉。封十有二山,肇十有二州。

《韓詩外傳》曰:昔舜甑盆無膻,而功不以巧獲罪。

《詩含神霧》曰:握登見大虹,意感生帝舜。

《大戴禮》曰:宰我曰:「請問帝舜?」孔子曰:「蟜牛之孫,瞽瞍之子也,曰重華,好學孝友,聞于四方。陶家事親,寬裕溫良。教而知時,畏天而愛民,恤遠而親親,世以孝聞于天下。三十在位,嗣帝位,五十乃死,葬于蒼梧之野。」

《禮記》曰: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風。

又曰:舜其大智也與!德爲聖人,尊爲天子,富有四海之內。宗廟饗之,子孫保之。

又曰:舜其大智也與:舜好問而好察邇言,隱惡而揚善,執其兩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爲舜乎?邇,近也。近言而善易以進人察而行之也。兩端,過與不及也。用其中于民,賢與不肖皆能行之也。斯,此也。其德如此,乃號爲舜。舜之言充也。

又曰:子曰:「之後世雖有作者,虞帝弗可及也矣。君天下,生無私,死不厚,其子子民如父母,有惻恒之愛,有忠利之教。」

《禮含文嘉》曰:舜損己以安百姓。

《樂動聲儀》曰:孔子曰:「《簫韶》者,舜之遺音也。溫潤以和,似南風之至。其爲音,如寒暑風雨之動物,如物之動人,雷動禽獸,風雨動魚龍,仁義動君子,財色動小人。言樂之動人也深,故舉見事以爲喻。是以聖人務其本。」

《春秋演孔圖》曰:舜目四瞳童謂之重明。承乾,乾踵堯,海內富昌。童,童子也。踵猶履也,履其所行也。

《春秋運鬥樞》曰:舜以太尉受號,即位爲天子。五年二月,東巡狩,至于中月。與三公諸侯臨觀,太尉公官名也。唐虞五載一巡狩。中月,月半也。臨觀爲舟,以泛于河中也。黃龍五彩負圖出,置舜前,圖以黃玉爲匣,如櫃,長三尺,廣八寸,厚一寸,四合而連有戶。此含樞紐之命,故龍匣黃也。四合有橫道相合也。有戶,言可開闔。白玉檢,黃金繩之,爲泥封,兩端章曰:「天黃帝符璽」五字。廣袤各三寸,深四分,鳥文。文,字也。四或爲三。舜與大司空禹、臨侯、望博等三十人集發,大司空,公官名也。臨侯,國氏,望博,名。圖玄色而綈,狀可舒卷,長三尺二寸,廣九寸,而,如也。三或爲五。中有七十二帝地行之制,天文官位度之差。

《孝經援神契》曰:舜龍顔重瞳,大口,手握襃。龍顔取象車,故有此骨表也。重童取象雷,多精光也。大口以象鬥星,又爲天作喉舌。握褒,手中褒字,喻從勞苦起,受褒飭,致大位者也。

《論語》曰: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五人者,禹、稷、契、皋陶、伯益。

又曰:無爲而治者,其舜也與?夫何爲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爲猶安也。言舜相堯,去四凶,旋四門,穆穆也。

《論語撰考讖》曰:堯舜等升首山,觀河渚,有五老游于河渚,相謂曰:「河圖將來告帝期,五老流星上入昴。有頃,赤龍負玉苞舒圖出,堯與大舜等共發。曰:「帝當樞百則禪虞。」百年而禪與舜。堯喟然嘆曰:「諮,爾舜!天之歷數在爾躬。」

《孔叢子》曰:舜身六尺有奇,面頷無毛,亦聖也。

《韓子》曰:曆山農者侵畔,舜往耕,期年而耕者讓畔;河濱漁者爭坻,舜往漁,期年而漁者讓長;東夷之陶者苦窳,舜往陶,期年而器以牢。

《墨子》曰:堯舉舜于服澤之陽。

《孟子》曰:鶏鳴而起,孳孳爲善者,舜之徒也。鶏鳴而起,孳孳爲利者,跖之徒也。

又曰:堯之于舜,使其子九男事之,二女女焉。百官牛羊倉廩備,以養舜于畎畝之中,而後舉之加諸上位。

又曰:舜生于諸馮,遷于負夏,卒于鳴條,東夷之人也。諸馮、負夏、鳴條皆地名也。負夏在海東方,東夷之地,故曰東夷之人也。

又曰:舜之飯糗茹草也,若將終身焉。及其爲天子也,被袗衣,鼓琴二女,果若固有之。袗衣,畫繪者也。此言舜窮居之時,若將終身,及其爲萬乘之主,被服繪綉,若固常自所有也。分定使之然也。

又曰:舜之居深山之中也,與木石居,與鹿豕游。其所以异于深山之野人者幾希;舜耕曆山之時,居山之間,鹿豕近人,若與人游。希,遠也。當此之時,舜與野人,相去豈遠哉。及其聞一善言,見一善行,若决江河,沛然莫之能禦也。

又曰:舜流共工于幽州,放歡兜于崇山,殺三苗于三危,殛鯀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

又曰:大舜有大焉:善與人同,舍己從人,樂取于人以爲善;大舜,虞舜也。孔子稱曰巍巍,故曰大舜也有大善焉,能舍已從人。子路與舜同也。自耕稼陶漁以至爲帝,無非取于人者。取諸人以爲善,是與人爲善者也。故君子莫大乎與人爲善。

又曰:天下大悅而將歸己,視天下悅而歸己猶草芥也,惟舜爲然。舜不以天下歸己爲樂,號泣于田也。不得乎親,不可以爲人。不順乎親,不可以爲子。舜盡事親之道,而瞽瞍底豫。瞽瞍底豫,而天下化。瞽瞍底豫而天下之爲父子者定。此之謂大孝。

又曰:堯崩三年之喪畢,舜避堯之子于南河之南。天下諸侯朝覲者,不之堯之子而之舜;訟獄者,不之堯之子而之舜;謳歌者,不謳歌堯之子而謳歌舜。曰:「天也,夫然後之中國,踐天子之位焉。」

《莊子》曰:羊肉不慕蟻,蟻慕羊肉,羊肉膻也。舜有膻行,百姓悅之,故三徙成都,至鄧之墟十萬家。堯聞舜之賢,舉之童土之地,童土,不生草之地。曰:「冀得其來之澤。」舜來施恩澤也。

又曰:舜讓天下于善卷,善卷曰:「餘立于宇宙之中,冬日衣皮毛,夏日衣葛絺。春耕種,足以勞動;秋收斂,足以休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遙于天地之間,而心意自得。吾何以天下爲哉?悲夫!子之不知餘也。」遂不受。于是去而入深山,莫知其處。

又曰:舜以天下讓其友北人無擇,北人無擇曰:「异哉!後之爲人也,居于畎畝之中,而游堯之間。不若是而已,又欲以辱行污漫我。吾羞見之!」自投清冷之泉。

《尸子》曰:舜兼愛百姓,務利天下。其田也,荷彼耒耜,耕彼南畝,與四海俱有其利。其漁雷澤也,旱則爲耕者鑿瀆,儉則爲獵者表虎。故有光若日月,天下歸之若父母。

又曰:舜南面而治天下,天下太平,燭于玉燭,息于永風,食于膏火,飲于醴泉。舜之行,其猶河海乎,千亻刃之溪亦滿焉。由此觀之,禹湯之功,不足言也。

又曰:堯問于舜曰:「何事?」曰:「事天。」問:「何任?」曰:「任地。」問:「何務?」曰:「務人。」

又曰:舜一徙成邑,再徙成都,三徙成國,其致四方之士。堯聞其賢,征之草茅之中,與之語政,至簡而易行;與之語道,廣大而不窮。於是妻之以皇,媵之以娥,九子事之,而托天下焉。

又曰:舜云:「從道必吉,反道必凶,如影如響也。」

又曰:舜事親養兄爲天下法,其游也得六人,曰雒陶、方回、續牙、伯陽、東不識、秦不空,皆一國之賢者也。

又曰:昔者,舜兩眸子,是謂重明。作事成法,出言成章。

又曰:舜舉三後而四死除。何爲四死?饑渴、寒暍、勤勞、鬥爭。

又曰:有虞之君天下也,使天下貢善;商周之君天下也,使天下貢財。

公孫弘曰:舜牧羊于黃河,遇堯,舉爲天子。

陸賈《新語》曰:舜藏黃金于嶄岩之山,捐珠玉于五湖之淵,以塞淫邪之欲。

《淮南子》曰:舜之時,共工振滔鴻水,滔,漫也。共工,炎帝之後。隨高堙下,壅百川以爲民害。以薄空桑,空桑,地名,在魯。龍門未開,呂梁未發,江淮通流,四海涬溟,民皆上丘陵,赴樹木。舜乃使禹疏三江五湖,决伊闕,導瀍澗,通溝洫,注之東海。鴻水漏,九州乾,萬民皆寧其性。

又曰:昔者,舜耕于曆山,曆山,在濟陰城陽。期年,而田者爭處磽確,以封畔肥饒相讓也。釣于河濱,期年,而漁者爭處湍瀨,湍,急。瀨,淺。以曲隈深澗相與也。

又曰:舜作室築墻茨屋,辟地樹穀,令民皆去岩穴,各有室家,南征三苗,道死蒼梧。

又曰:舜不降席而天下治。

周生《列子》曰:舜嘗駕五龍以騰唐衢,武嘗服九駁以馳文塗,此上御也。

徐氏《中論》曰:小人耻其面不如子都;君子耻其行不如舜禹。

《杜夷幽求》曰:以舜禹之登庸,視孔氏之窮屈,不似跛鱉之與晨驥乎?

《符子》曰:舜禪夏禹于洞庭之野。

《呂氏春秋》曰:舜有九男,不予其子而授禹,至公也。

《風土記》曰:舜,東夷之人,生于桃丘嬀水之汭,損石之東。舊說言舜上虞人也。虞即會稽縣,距餘姚七十里,始寧上虞,南鄉也,後爲縣。桃丘,即姚丘,方相近也。今吳北亭虞濱,在小江裏,縣復五十里對小江北岸。臨江山上有立石,所謂「損石」者也。斜角西南堵俗呼爲「蒍公嶄」,高石也。

 皇王部五 ↑返回頂部 皇王部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