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08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皇王部六 太平御覽
巻八十二 皇王部七
皇王部八 

[编辑]

史記》曰:「,名曰文命之父曰之父曰帝顓頊顓頊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黃帝。帝之時,洪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其諮。}求能治水者,群臣四岳皆曰『可』。治水無功,乃殛羽山崩,問四岳曰:「有能成美之事者使居官。」皆曰:「伯禹爲司空,可成美之功。」:「汝平水土,維是勉之。」拜稽首,讓-{于}-契后稷皋陶曰:「女其往視爾事矣。」爲人敏給克勤,其德不違,其仁可親,其言可信。遂與后稷奉帝命,命諸侯百姓興人徒以敷土,行山表木,定髙山大川。傷先人之功不成受誅,乃勞身焦思,居外十三年,過家門不敢入。陸行乘車,水行乘船,泥行乘橇,曰:『橇形如箕,橋行泥上。』如淳曰:『橇,音茅蕝,謂以板置泥上通行路也。』山行乘𣞶。徐廣曰:『𣞶,音丘遙反。』如淳曰:『𣞶車謂以鐵如錐,長半寸,施之履下,以上下山不蹉跌也。』開九州,通九道,陂九澤,度九山。崩,三年喪畢,之子商均陽城。天下諸侯皆去商均而朝於是遂卽天子位,南面朝天下。國號曰夏后,姓姒氏。娶塗山氏之女,生子曰東巡狩,至於會稽而崩。」

《帝王世紀》曰:「伯禹夏后氏姒姓也。母曰修己,見流星貫昴,夢接意感,又呑神珠,薏苡,胸折而生於石紐,虎鼻大口,兩耳參漏,首戴鈎,鈎,鈐也。胸有玉斗,足文履已。故名文命,字髙密。身長九尺二寸,長於西羌夷人。初,未登用之時,父既降在匹庶,有聖德。夢自洗於,觀於,始受圖,括地象也。圖言治水之意,四岳舉之,進之命爲司空,繼治水,乃勞身勤苦,不重徑尺之璧,而愛日之寸陰,手足胼胝。又納賢禮士,一沐三握髮,一食三吐餐。美其績,乃賜姓姒氏,封爲夏伯,故謂之伯禹。天下宗之,謂大禹。年二十始用,三十二而洪水平。年百歳,崩於會稽。因葬會稽山陰縣之南,今山上有冢、井,祠下有群烏耘田。修己,或云修紀,未詳。

《河圖握矩起》曰:「帝命伯禹曰:『告汝九術五勝之常可以克之,汝能從之,汝師徒將興。』」

《雒書靈准聽》曰:「有人大口耳參,漏足履已,漏,空也。戊巳,土之日,故當平水土,故以爲名也。載成鈐,有骨表如鈎鈐。懷玉斗。懷璇璣玉衡之道,或以爲有黑子如玉斗也。

《書》曰:「別九州,分其界也。隨山浚川,刊其木,深其流。任土作貢。任其土地所有貢賦。

又曰:「正月朔旦,受命於神宗,終事之命,神宗,文祖之宗廟,言神尊也。率百官,若帝之初。初攝帝故事。

《尚書帝命驗》曰:「白帝精以星感,星,金精也。修紀山行見流星,意感栗然,生文禹栗然,威貌。禹氏地,一名政命

《尚書璇璣鈴》曰:「龍門,導積石,决岷山,治九貢。龍門積石山名。貢,功也,治九州之功。

又曰:「龍門,導積石,出玄珪,上刻曰:『延喜玉,受德。天錫佩。』功既成,天出玄珪,天錫之者以德佩。有治水功者,必佩之以玄玉。

《尚書中候》曰:「伯禹在庶,伯,官稱。,號也,因爲德諡。庶,庶人也。四岳師舉薦之帝四岳,四方諸侯也。師,衆也。薦,進也。握括命不試爵授司空。握括地象,天已命之,故不復試以官,司空於爲冬卿,掌制國之五溝,行導水之事。伯禹稽首讓於歸。稽首,拜首至手,歸賢者臣,歸讀曰『夔』也。帝曰:「何斯若眞,何不聽讓之辭。斯,此也。若,汝也。此汝眞其人。出爾命圖示乃天。」爾,汝也。方讓隱之,故言出汝所天命也。圖,括地象。示讀曰『祇』,祇,是也。乃天使汝治水,非我也。伯禹曰:『臣觀,伯面長人首魚身出曰:「吾河精也。」,觀於河水也。授臣河圖。帶足入淵。』」河圖,謂括地象。帶足,去也。音帶。伯禹拜辭。將行,故拜去。

《詩含神霧》曰:「之興,會紀。黑力也。風厲也。並黃帝臣復神,伯禹當斯而至也。

《禮》曰:「立三年,百姓以仁遂焉。」

《大戴禮》曰:「宰我曰:『請問。』孔子曰:『髙陽之孫,之子,曰文命。敏給克濟,其德不回,其仁可親,其言可信;聲爲律,身爲度;左準繩,右規矩;履四時,據四海,平九州,戴九天,明耳目,治天下。』」

《禮含文嘉》曰:「卑宮室,垂意於溝洫,百穀用成,神龍至,靈龜服,玉女敬養,天賜妾。」

《傳》曰:「會諸侯於塗山,執玉帛者萬國。」

《春秋孔演圖》曰:「天命之見,侯期門,靈龜穴庭,玄龍銜雲。靈龜,虚虎也。穴庭者,星入太微門。玄龍,水精也。銜雲者,蓋此召氣也。

《春秋元命苞》曰:「之時,民大樂,其駢三聖相繼,故樂名《大夏》也。」

《孝經鈎命訣》曰:「命星貫昴,修紀夢接,生命,使之。星,謂流行之星也。

《遁甲開山圖》曰:「遊於東海,得玉,碧色,長一尺二寸,光如日月,自照達幽冥。」

揚雄《蜀王本紀》曰:「沒山廣柔縣人,生於石紐,其地名痢兒畔母呑珠孕,拆堛而生於縣,塗山娶妻,生子。」

《紀年》曰:「立四十五年。」

《論語》曰:「子曰:『,吾無間然矣。孔子功德之盛也。言不能復間厠其間也。菲飲食而致孝乎鬼神,馬融曰:「菲,薄也。致孝鬼神,祭祀豐潔也。』惡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孔安國曰:「損其常服以盛祭祀。」卑宮室而盡力乎溝洫。』曰:「方里爲井,井間有溝,溝深廣四尺,十里爲城,城中有洫,洫深廣八尺也。」

《符子》曰:「讓天下於奇子奇子曰:『君言佐勞矣,鑿山川,通,首無髮,股無毛,故也以勞報子。我生而逸,不能爲君之勞矣。』」

《越絶書》曰:「始憂民,救水到大越,於茅山大會計,爵有功。更名茅山,謂之會稽。及其王矣,巡狩大越。」

《呉越春秋》曰:「,案《黃帝中經》見聖人所記曰:『在九疑山。東南天柱,號曰宛委。承以文玉,覆以磐石。』其書簡,靑玉爲字,編以白銀。乃東巡狩,登衡山求之,臥見赤綉衣男子,自稱玄夷蒼水使者,來候,令齋三月,更求之。乃齋三月,登宛委山,取得書通水經。遂周行天下,使疎記之,名曰《山海經》。」

又曰:「崩,服喪三年,朝夕號泣,形體枯槁,面目黎黑。」

《十州記》曰:「治洪水畢,乃乘蹺車到鍾山,祠上帝於北阿,歸大功於九天。經諸侯五岳,使工刻石,識其里數髙下,其字科斗書,非人所了,諸名山亦然。」

《鬻子》曰:「之治天下也,以五聲聽。門懸鼓鐘鐸磬,而置鞀音祧於簨虡曰:『教寡人以道者,撃鼓;教寡人以義者,鼓鐘;教寡人以事者,振鐸;語寡人以憂者,撃磬;語寡人以獄訟者,揮鞀。』此之謂五聲。是以嘗據饋而七起,日中不暇食。於是四海之士皆至。」

《隋巣子》曰:「昔三苗大亂,天命殛之,夏后受之,大神降而輔之。司祿益食而民不饑,司金益富而國家寶,司命益年而民不夭,四方歸之。」

《莊子》曰:「昔者,堙洪水,親自操橐耜,而滌天下之川。股無玄,脛無毛,沐甚雨,櫛疾風,置萬國。,大聖也,而形勞天下如此。使h後世之墨者,多以裘褐爲衣,以屐屩爲服,日夜不依,以自爲極,曰:『不能如此,非道也,不足爲墨。』」

《孟子》曰:「《書》曰:『洚水警余。』洚水者,洪水也。《書》、《尚書》逸篇也。水逆行洚洞無涯,故曰洚水。洪,大也。使治之。掘地而注之海,驅蛇龍而放之菹。水由地中行,是也。險阻既遠,鳥獸之害人者消,然後人得平土而居之。使治洪水,通九州,故曰掘地而注之海也。沮,澤生草者也,今靑州爲澤有草者爲菹水流行於地而去也。民下髙就平土,故曰險阻遠也。水去故鳥獸害人者盡消也。

《尸子》曰:「,長頸鳥喙,面貌亦惡,天下從而賢之,好學也。」

又曰:「古者,龍門未闢,呂梁未鑿,於是疎,十年不窥其家。生偏枯之病,歩不相過,人曰歩。」

《墨子》曰:「葬,衣衾三領,桐棺三寸,葛以綳補庾切。之,下不及泉,上不通臭。既葬,收餘壤爲壟,若參耕之畝。」

《韓子》曰:「之王天下也,身執木畚以爲民先,股無完胈脛不生,雖臣虜之勞,不苦於此矣。」

《呂氏春秋》曰:「年三十未娶,行塗山,恐時暮失制,乃娶塗山女。」

又曰:「南濟乎,黃龍負舟。舟中之人恐懼,仰而笑曰:『吾受命於天,竭力以濟生人。命受天也,奈何憂於龍焉?』龍弭耳低尾而逃。」

又曰:「昔者一沐而三握髮,一食而三起,以禮有道之士,通乎己之不足。通乎已之不足,則不與物爭矣。」

又曰:「之决水也,民聚瓦礫。及其事已成,功已立,爲萬世利。禹之所見者遠也,而民莫之知。」

《賈誼書》曰:「常晝不暇食,而夜不暇寢。方是時,憂務民也。」

《淮南子》曰:「昔者作三仞之城,諸侯倍之。知天下叛之,乃壞城平地,散財物,禁甲兵,施之以德,海外賓服,四夷納職。」

又曰:「沐淫雨,櫛疾風,决,鑿龍門,闢伊闕,修彭蠡之防,乘『四載』,隨山刊木,平治水土,定千八百國。夙興夜寐以致聰明,輕賦薄斂以寬民力,布德施惠以振困窮,吊死問罪以養孤孀,百姓親附,政令流行,」

又曰:「爲水,以身解於陽旰之河。解,禱也。陽旰河

又曰:「之時,天下大水。身執畚鍤,以爲民先,疎而導九支,支,分。而通九路,闢五湖而定東海。」

又曰:「之趨時,冠挂而不顧,履遺而不取,冠有所挂著,去不暇顧視。非爭其先也,爭得其時也。」

《説苑》曰:「見罪人,下車問而泣之。左右曰:『夫罪人不順道,故然焉,君王何爲痛之至於此也?』曰:『之民,皆以之心爲心。今吾爲君,百姓皆以其心爲心,是以痛之。』」

《抱朴子》曰:「乘二龍,郭支爲馭。」

《黃帝玄女兵法》曰:「問於風后曰:『吾聞黃帝有負勝之圖,六甲陰陽之道,今安在乎?』風后對曰:『黃帝會稽之山下,其坎深千丈,廣千尺,鎭以磐石,致難得也。』北見六子,問海口所出。乃决口,鳴角會稽,龍神爲見,玉匱浮。乃開而視之,中有《天下經》十二巻。未及持之,其四巻飛上天,不能得也。其四巻復下陂池,禹不能拯也。禹得中四巻,開而視之。」

陳王曹植《夏禹贊》曰:「於嗟夫子,拯世濟民。克卑宮室,致孝鬼神。蔬食薄服,紱冕乃新。厥德不回,其誠可親。亹亹其德,温温其仁。尼稱無間,何德之純。」

又《禹治水贊》曰:「嗟夫夏禹,實勞水功。西鑿龍門,疎既闢,九州以同。天賜玄圭,奄有萬邦。」

又《禹渡河贊》曰:「濟於,黃龍乘船,舟人並懼,禹嘆仰天。予受天運,勤功恤民,死亡命也,龍聞弭身。」

庾信《禹渡江贊》曰:「二江初鑿,九穀新成。風飛鷁涌,水起龍驚。樂天知命,無待憂生。危舟遂靜,亂楫還平。」

[编辑]

《歸藏》曰:「昔夏后筮,享神於大陵,而上鈞臺枚占,皋陶曰:『不吉。』」

史記》曰:「昔夏后筮,乘龍以登於天,枚占於皋陶皋陶曰:『吉而必同,與神交通,以身爲帝,以王四卿。』」

又曰:「之子,其母塗山氏之女也。有扈氏不服,伐之,大戰於。將戰,作《甘誓》,遂滅有扈氏。天下咸歸。」

《山海經》曰:「大樂之野,夏后於此儛九代馬,乘兩龍,雲蓋三層。左手操翳,右手操環,珮玉璜。在大運山北。一曰大道之野。」

《帝王世紀》曰:「升后十年舞《九韶》,三十五年征西。」

又曰:「帝,一名,一名餘。德教施於四海,貴爵而上齒,養國老於東序,養庶老於西序。在位九年,年八十餘而崩矣。」

《越絶書》曰:「崩,立,曉知王事,達君臣義。」

《呂氏春秋》曰:「夏后伯,卽也。與有扈戰於甘澤而有勝。六卿請復之,夏后伯曰:『不可。吾地不淺,吾民不寡,伐而不勝,是吾德薄而教不善也。於是乎處不重席,食不貳味,琴瑟不張,鐘鼓不修,子女不飾,親親長長,尊賢使能,期年而有扈氏服。故欲勝人者必先自勝矣。』」

太康[编辑]

《書》曰:「太康尸位,以逸豫滅厥德,黎民咸貳。乃盤遊無度,畋於有之表,十旬不反。有窮后羿,因民弗忍,距於。厥弟五人禦其母以從,徯於之汭。五子咸怨,述大禹之戒以作歌。其一曰:『皇祖有訓:民可近,弗可下。皇,君也。君祖有訓戒也。近謂親之,下謂失人者也。民惟邦本,本固邦寧。言人君當國,民以安國也。予視天下,愚夫愚婦一能勝予。言能敬畏小民,所以得衆心。一人三失,怨豈在明?不見是圖。三失,過非一也。不見是謀,備其微。予臨兆民,懍乎若朽索之馭六馬。十萬曰億,十億曰兆,言多也。懍,懼貌。朽,腐也。朽腐之索馭六馬,言危懼甚。爲人上者,奈何不敬?』能訓則不驕,在上不驕則髙而不危。其二曰:『訓有之:内作色荒,外作禽荒,作,爲也。迷亂曰荒。色,女色。禽,鳥獸。甘酒嗜音,峻宇雕牆。甘,嗜,無厭足也。峻,髙大。雕,飾盡。有一於此,未或不亡。』此六者,弃德之君,有其一必亡,况兼有乎?其三曰:『維彼陶唐,有此方。陶唐帝堯氏,都冀州,統天下四方。今失厥道,亂其紀綱,乃厎滅亡。』言失之道,亂其法制,自致滅亡。其四曰:『明明我祖,萬邦之君。有典有則,貽厥子孫。典謂經籍,則,法,貽,遺也。主仁及後世。關石和鈞,王府則有。荒墜厥緒,覆宗絶祀。』金鐵銀石,供民器用,通用使和平,則官民足。言古制有而太康失其業以取亡。其五曰:『嗚呼曷歸?予懷之悲。曷,何也。言思而悲也。萬姓仇予,予將疇依?郁陶乎予心,顔厚有忸怩,弗愼厥德,雖悔可追?』言人君行己不愼其德以速滅敗,欲改悔其可追及乎?言無益也。

《帝王世紀》曰:「太康無道,在位二十九年,失政而崩。」

仲康[编辑]

《書》曰:「惟仲康肇位四海,胤侯命掌六師。羲和廢厥職,酒荒於厥邑胤后承王命徂征。羲和廢其職官,還其私邑,以酒迷亂,仲康胤侯掌六師往就其邑討之。

[编辑]

《紀年》曰:「帝相卽位處商丘。元年,征淮夷;二年,征風夷黃夷。」

《帝王世紀》曰:「帝,一名相安。自太康已來,政淩遲,爲羿所逼,乃徙商丘,依同姓諸侯斟灌斟鄩氏羿遂襲帝號,是爲羿帝。」

有窮后羿[编辑]

《帝王世紀》曰:「羿有窮氏,未聞其姓,其先帝。以世掌射故,以是加賜以弓矢,封之於,爲帝司射。歴,至羿,學射如吉甫,其辭佐長,故亦以善射聞。與呉賀北遊,使羿射雀左目,羿引弓射之,誤中右目,羿俯首而愧,終身不忘。故羿善射,至今稱之。及有夏之衰,羿遷於窮石。因民之不附以代政,逼篡帝位,故號有窮氏。」

《傳》曰:「昔有夏之方衰也,后羿遷於窮石,因民以代政。恃其射也,不修民事而淫於原獸,棄武羅伯囚熊髡龍圉,而用寒浞寒浞伯明氏之讒子弟也。伯明后寒棄之夷,羿收之,信而使之,以爲己相。行媚於内,而施賂於外,愚弄其民,而娯羿於田,樹之詐匿以取其國家,外内咸服。羿猶不悛,將歸自田,家衆殺而烹之,以食其子。羿子。其子不忍食諸,死於窮門殺之於國門。有鬲氏遺臣事羿者。有鬲,國名。羿室生五叫反。音處。恃其讒匿詐僞而不德於民。使用師,滅斟灌斟鄩氏二國,同姓諸侯,仲康之子后相所依。,處,二國名。有鬲氏,收二國之燼,以滅而立少康少康后杼后杼少康子。有窮由是遂亡。」

寒浞[编辑]

《帝王世紀》曰:「寒浞有窮氏,既篡羿位,復襲有窮之號。羿之室生,多力,能陸地蕩舟。使率師滅斟灌斟尋氏,殺,滅。恃其詐力,不恤民事。初,之殺帝也,妃有仍氏女曰后緍方娠,逃出自竇,歸於有仍,生少康焉。初,之遺臣曰,事羿羿死,逃奔有鬲氏。收斟尋二國餘燼,殺寒浞而立少康。」

少康[编辑]

《傳》曰:「昔有斟灌以伐斟鄩寒浞子,封於夏后后緍方娠,逃出自竇,后緍妻也。娠,懷身也。歸於有仍,生少康焉,爲牧正。牧官之長。使求之,逃奔有虞,爲之庖正。虞思於是妻之以二姚有虞君也。自以二女妻少康姓也。而邑諸邑也。有田一成,有衆一旅,方十五里爲成,五百人爲旅。能布其德,而兆其謀,兆,始也。以收衆,撫其官職。遂滅,復之績,祀配天,不失舊物。」

髙貴鄕公《少康漢髙論》曰:「少康生於滅亡之後,降爲諸侯之隸,崎嶇逃難,僅以身免,能布其德,而兆其謀,卒滅,克復績。非至德弘仁,豈濟斯勛?漢祖因土崩之勢,專任智力,以成功業。爲子,則數危其親;爲君,則囚繫其賢相。身沒之後,社稷幾傾,若與少康易時而處,或未能復大禹之績矣。」

又《論》曰:「三代之世,任德濟勛,如彼之難;之際,任力成功,如此之易。且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就令漢祖功髙,未若少康盛德之茂也。」

直呂反[编辑]

《紀年》曰:「帝,自遷於老王。」

《帝王世紀》曰:「帝,一號后予,或曰公孫曼,能率之功,人報祭之。在位十七年。」

[编辑]

《紀年》曰:「后芬立四十四年。」

《帝王世紀》曰:「帝,一名帝,或曰祖武,在位二十八年。」

[编辑]

《紀年》曰:「后芒卽位元年,以玄珪賓於東,狩於海,獲大魚。后芒陟,位五十八年。」

《帝王世紀》曰:「帝,一名,或曰帝。」

[编辑]

《帝王世紀》曰:「帝,一名帝,或曰泄宗,在位二十六年。」

不降[编辑]

《紀年》曰:「不降卽位六年,伐九苑。立十九年。」

《帝王世紀》曰:「帝不降,一名帝,或曰北成。」

[编辑]

《帝王世紀》曰:「帝,一名帝,或曰髙陽。在位二十一年。」

音近[编辑]

《紀年》曰:「帝,一名胤甲。卽位居西河。天有妖孽,十日並出。」

《帝王世紀》曰:「帝,一名,或曰董江。在位二十年。」

孔甲[编辑]

《傳》曰:「二十九年秋,龍見於郊。魏獻子問於蔡墨曰:『蟲莫智於龍,以其不生得也。信乎?』對曰:『古者畜龍,故國有豢龍氏,有御龍氏,有孔甲,擾於有帝。擾,順也。其德能順於天。帝賜之乘龍,各二,四頭爲乘,各二乘,十六頭。各有雌雄。』」

史記》曰:「帝孔甲立,好方木鬼神,事淫亂。夏后氏德衰,諸侯叛之。天降龍二,有雌雄,孔甲弗能食,未得豢龍氏陶唐既衰,其后有劉累,學擾龍於豢龍氏,以事孔甲孔甲賜之姓,曰御龍氏。」

漢書》曰:「孔甲作《盤盂銘》,三十六篇。」

《列仙傳》曰:「師門孔甲龍師,孔甲不能修其心意,殺而埋之外野,一旦風雨迎之,頃則山木皆焚。孔甲祠而禱之,未還而道死。」

《呂氏春秋》曰:「夏后孔甲嘗於東陽薲山。天大風晦,孔甲迷入民室。主人方乳,乳,産也。咸言『后來是良日,子誰敢殃之?』長成人,幕動析,撩斧,破斬足,遂爲守者。以其無足,爲守門之首。乃作《破斧》之歌。」

[编辑]

《紀年》曰:「后昊立三年。也。

《帝王世紀》曰:「帝皋,一名皋苟。」

[编辑]

《紀年》曰:「帝,一名后敬,或曰發惠其子立爲

[编辑]

《歸藏》曰:「昔,而枚占於營。營或曰『不吉,不利出征,惟利安處,彼狸爲鼠。』」

《書》曰:「伊尹,升自陑,遂與戰於鳴條之野。」

《尚書帝命驗》曰:「失其玉鏡,用其噬虎。玉鏡,喩以淸明之道,噬虎,喩暴虐之風。

《尚書帝命候》曰:「夏桀無道,殺關龍逢,絶滅皇圖,壞亂暦紀,皇,天也。紀,綱紀也。天之圖暦,龍逢引以諫也。殘賊天下,刑法峻也。賢人遁逃,避時虐也。淫色慢易,男女無別。不事祖宗。」

《韓詩外傳》曰:「爲酒池,可以運舟,糟丘足以望十里。」

《家語》曰:「夏桀昆吾斬劉黎民如草木者焉。天下討之如匹夫。」

史記》曰:「自孔甲以來,諸侯多叛不務德而虐傷百姓,百姓弗堪。乃召而囚之臺,已而釋之。修德,諸侯皆歸遂率兵以夏桀鳴條,逐放而死。」

《紀年》曰:「后桀山民山民女於二人,曰,曰愛二人,女無子焉。斫其名於苕華之玉,苕是,華是,而棄其元妃於,曰妹喜傾宮飾瑤臺,作瓊室,立玉門。遂滅夏桀南巣氏。自十七世,有王與,無王用,歳四百七十一年。」

《帝王世紀》曰:「帝淫虐有才力,能伸鈎索鐵,手搏熊虎。多求美女以充後宮,爲瓊室、瑤臺,金柱三千,始以瓦爲屋,以望雲雨。大進侏儒倡優,爲爛熳之樂,設奇偉之戲,縱靡靡之聲,日夜與妹喜及宮女飲酒。常置妹喜於膝上。妹喜好聞裂繒之聲,爲發裂繒之以順適其意。以人駕車。肉山脯林,以爲酒池,一鼓而牛飲者三千餘人,醉而溺水。以虎入市而視其驚。伊尹舉觴造,諫曰:『君王不聽群臣之言,亡無日矣。』聞析然,啞然笑曰:『子又妖言,天之有日,由吾之有民,日亡吾乃亡耳。』兩日斗蝕,鬼呼於國,醉不寤。來伐,以乙卯日戰於鳴條之野,未戰而敗績。追至大渉,遂桀於,放之歴山,乃與妹喜及諸嬖妾同舟浮海,奔於南巣之山而死。」

《博物志》曰:「夏桀之時,爲長夜飲,居深宮中,男女雜處,三旬不出,不聽政。」

太公《六韜》曰:「時有瞿山之地,十月鑿山陵,通之-{於}-河。民有諫者曰:『冬鑿地穿山,是發天之陰,泄地之氣,天子後必敗。』以妖言殺之。」

《管子》曰:「女樂三萬人,晨噪聞於衢,服文綉衣裳。」

《莊子》曰:「之治天下也,使天下之人瘁瘁焉。人苦其性,是不愉也。」

《墨子》曰:「昔夏桀貴爲天子,富有天下。勇力之人,生裂兕虎,指畫殺人。」

《王孫書》曰:「爲君,從愚妄之言,違長者之諫,衣温而忘百姓之寒,食美而忘天下之饑。或身放南巣,或頭懸赤旗,斯亦無他也,但不節財而暴民也。」

《尸子》曰:「伯夷叔齊,饑死首陽,無地故也。放於歴山殺於鄗宮,無道故也。有道無地則餓,有地無道則亡。」

又曰:「昔者縱慾長樂,以苦百姓,珍怪遠味,必南海之葷,北海之鹽,西海之菁,東海之鯨。此其禍天下亦厚矣。」

又曰:「昔夏桀之時,至德滅而不揚,帝道掩而不興,興,舉也。客臺振而掩覆,客臺,行禮客之室。言不能行禮,故天大振動而覆敗。犬成群而入泉,言將滅壞,犬失其生,故嗥入淵。一説犬禍。彘銜藪而席隩,彘銜晨席入人隩内,言彘禍。美人婢首墨面而不容,婢首,亂頭也。萃興髮並編爲婢首,不修容飾也。曼聲呑炭内闌而不歌,曼聲見世衰亂將滅,故呑炭自敗音聲,閉氣而不歌。飛鳥鎩翼,走獸决蹄,鎩翼,殘翼,决致蹇也。言桀無道,田獵鳥獸悉被創,殘翼廢脚。山無峻幹,澤無佳水。峻幹,美材,佳水,淸水。言入山澤不以時故。

又曰:「爲璇室瑤臺,璇瑤,石之次玉也。象才廊室也。象廊玉牀,權天下,虐百姓。於是以革車三百乘,伐於南巣南巣廬江居巣收之宮,天下寧定,百姓和輯。」

譙周《法訓》曰:「雖有天下之位,而無一人之譽也,猶朽木枯樹,逢風風則僕也。」

《袁子正書》曰:「有民左億右億之衆,四岳三塗之險,京山中南之固,及在鳴條之野,一朝而失天下。」

《符子》曰:「觀炮烙於瑤臺,謂龍逢曰:『樂乎?』龍逢曰:『樂!』曰:『觀刑曰樂,何無惻怛之心焉?』曰:『天下苦之,而君爲樂,臣爲君股肱,孰有心悅而股肱不悅乎?』曰:『聽子諫,諫得,我功之不得,我刑之。』龍逢曰:『臣觀君冕,非冕也,冕危石也;臣觀君履,亦非履也,履春冰也。未有冠危石而不壓,踏春冰而不陷。』嘆曰:『子知我之亡而不自知亡,子就炮烙之刑,吾觀子亡,子不知我亡。』龍逢行歌曰:『造化勞我以生,休我以炮烙。』乃赴火而死。,合十九帝。

《淮南子》曰:「之力,剔觡、觡,角。伸鈎、索鐵、推移大戲,大戲,軍之大旗。水殺黿鼉,陸捕熊羆,然革車三百乘,困之鳴條鳴條,今陳州平丘也。禽之焦門。」

 皇王部六 ↑返回頂部 皇王部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