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明奇判公案/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廉明奇判公案
◀上一章 第十一章 戶役類 下一章▶

鄭侯判爭甲首[编辑]

  安仁縣陳和美,

  「狀告為懇恩均役事:鄧益錢糧百餘,同宗陳敬又屬蓬下甲首。身戶糧未滿▉,竭力差役,如蚊負山。今蒙均戶,乞撥陳敬歸宗,幫帖疲役,庶苦樂得均,民無逃散。上告。」

  鄧益訴曰:

  「狀訴為奪甲坑差事:一里一甲,聖祖傳制。剖多益寡,仁爺良規。身戶甲首,止一陳敬,外無幫帖。陳和美蓬下,五甲繁盛。弊書陳和衷冒認陳敬同宗,過都□扯。不思兩版方可成牆,獨木焉能支廈。乞憐疲役,殄惡安民。上告。」

  鄭候審云:

  「鄧益錢糧百石,而甲首惟一﹔陳和美糧不滿▉,而甲首五焉。今陳和美以陳敬同宗,求撥歸戶,亦非過舉也。但鄧益之米,視陳和美之米雖多,而甲首甚寡。陳和美之米,視鄧益之米雖寡,而甲首甚多。似亦相當,可以無撥。」

杜侯判甲下[编辑]

  都昌縣吳全,

  「狀告為頑甲▉差事:身充三甲里長,奉公並納糧差。疊票嚴摧,揭債賠納。豈甲下于銑,怪全催緊,反肆凶毆。切思官限不違一月,惡▉已經一年,拒頑撓法,實為梗民。乞臺嚴究。上告。」

  于銑訴曰:

  「狀訴為虎里害民事:積害里長吳全,鄉中翼虎,生事害民。身繫帶管甲首,遭騙吸髓,頓索酒食,殺盡雞鴨。催收糧差,重秤違額。今又額外加征,民不堪命,蓋天上訴。」

  杜侯審云:

  「于銑者,吳全之甲首也。全以措差訟銑,而銑以過征訟全。是魚目珠,混於一貫者也。及查銑之收帖,累歲糧差各完之早者,可為勒乎!意者全之撓法,額外加征,而釀成雀角之禍耳。雖然,法無兩立,▉差之情既虛,過征之罪當究。」

高侯判脫里役[编辑]

  建德縣鄧阿金,

  「狀告為懇恩豁役事:視賦僉差,國朝良制。阿金原產二十石,悉賣與周誼等,死時已無寸土。今蒙僉役,手足無措。阿痛產罄貧極,日食艱難。幼男七歲,年登啼饑,戶眾鄰圖可審。乞拘承產人戶,照稅明充,庶得權宜,濟變存活孤寡。上告。」

  高侯批云:

  「鄧阿金糧雖在戶,田實已賣。今係里役尚可。以四旬寡婦,七歲孤兒累之也。仰拘承業人戶,照稅叢充,庶免隅泣。」

熊侯判扳扯錢糧[编辑]

  東鄉縣鄧,

  「狀告為乞均苦樂事:身與左亨經收兌米,開局已經半載,人戶十無二納,上司提解甚嚴。蒙責▉賠,敢不遵命。思亨既共經收,合均苦樂。乞提明賠,庶不傾家誤國。上告。」

  左亨訴曰:

  「狀訴為蠹國殃民事:鄧與身經收兌米,出入皆伊過手,身無毫干。豈惡侵克花費,上司提解,數目十無二三,蒙責賠充,反行扳扯。思身雖共經收,伊獨典守。龜玉毀櫝,咎將誰歸!乞查廒簿,超豁無辜。上訴。」

  熊侯審云:

  「鄧經收兌米,左亨為副。上司提解甚嚴,及查廒簿,各戶之米十登八九,而倉中之數十無二三。究其所以,實鄧侵克而花費之也,與亨何辜。夫米繫收,則繫賠。必欲扯亨兩納,是猶越人活醪,而妾與秦人索價也。雖然,也侵克,亨豈不知!所不合者,知情弗舉耳,他罪無及。」

桂侯判兜收[编辑]

  洛陽縣莊典,

  「狀告為侵官害民事:里長馮全,勢吞丁口,銀兩坑身,典家充賠,陷貧徹骨,情極可憐。乞提追給,還債救命。上告。」

  桂侯審云:

  「糧差一歲一納,朝廷重務。今馮全以法律等開耗,兜收丁口銀十二兩,致坑莊典充賠,此國之蠹而民之蠹也。合行嚴究,殄此刁風。」

◀上一章 下一章▶
廉明奇判公案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