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明奇判公案/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廉明奇判公案
◀上一章 第十二章 鬥毆類 下一章▶

晏侯判姪毆叔[编辑]

  德安縣尤珊六,

  「狀告為毆尊折齒事:惡姪武孫,假銀削剝成家。縱放耕牛,食踐度荒麥菜。嗔出怨言,逞凶反毆,打落門牙,血流暈地幾死。幸尤璉救蘇。毆叔分嚴,傷齒罪重,懇究如律。上告。」

  尤武孫訴曰:

  「狀訴為恩拔誣陷事:族叔尤珊六,賒布二疋,取緊觸怒,大杖加毆,身急荒逃。叔趕僕跌,自落門牙。不思大可壓小,卑不抗辱。折齒重冤,民擔不起。乞天分豁。上訴。」

  晏侯審云:

  「尤珊六種麥充荒,一家待命。而麥壞牛口,則剜肉心頭矣。怨言罵詈,人情乎!尤武孫不合顛倒綱常,以姪毆叔,甚且打落門牙,此又罪之不可赦者也。但彼云取銀觸毆,僕跌自落。夫欠債豈有毆人之心?平地亦非滑跌之所。罪不可掩,依律取供。」

駱侯判毆傷[编辑]

  郊門縣何松,

  「狀告為急救二命事:身於舊年措借俞平九本銀二兩,年未及期,還過三兩,收帖存證。豈惡磊利,執約復騙,理論觸怒,喝什叢打,傷顱可驗。弟梅急救,復被折肱,任思明等救證。二命懸絲,水米不進。乞提法究,臨危哭告。」

  駱侯准狀,牌拘俞平九。俞以打傷二人是真,恐難脫罪,故托人議和息。何松不允,屢催牌趕拿平九。賄牌沉匿,何松又催狀曰:

  「狀催為抗提弊段事:凶豪俞平九截打昆弟重傷,醫生驗明,明牌嚴提,弊抗不到。仁臺視民瘼為危重,凶黨藐官牌同故紙。以致在歇家則調養無人,欲抬歸則審理不侵。即目血髓時流,朝不保暮,遷延局死,上負慈仁。哭告。」

  俞平九訴曰:

  「狀訴為訐冤陷騙事:梟惡何松約借贍軍銀兩,越限不還,坐取觸恨。哨弟何梅擒身捺地,槌身亂打,渾身寸節有傷。幸某救歸,幾死二次。惡反詐傷二命,蒙牌匕提,病莫起牀。今幸死殼回生,匍匐上訴。」

  駱侯審云:

  「俞平九為富不仁,剝民肥己,蓋流毒一方矣。今因逼債毆人,破何松之顱,折何梅之肱。幾拘不出,此又撓法之甚者也。尚且展晁錯智囊,弄蘇秦吞劍。捏稱遍打致病,只塞前愆。殊不知平九之悽慘,只憑伊口訟,而松、梅之傷痕,則經予目驗也。合殄刁風,擬罪如律。」

朱侯判墮胎[编辑]

  青陽縣施朝,

  「狀告為毆命墮胎事:禍因蔣石與惡許鳳互毆。鳳怪言公觸怒,奮打孕妻,急救被陽傷胎,流血滿地。幸何干扶回,墮下男孩。妻危朝露,即令保辜驗胎正法。上告。」

  許鳳訴曰:

  「狀訴為捏誣陷命事:身與蔣石爭碓相毆,極惡施朝,助凶叢打,搶奪網帽,隨投里長勘證。惡虧,計置偽胎,誣飾抵陷。乞臺電燭,不遭奸害。上訴。」

  朱侯審云:

  「爭碓而廝毆,細事也。踢婦而墮胎,則罪重矣。若云計置偽胎,此帶血孩子從何處得來?合繩以法,毋得他辭。」

◀上一章 下一章▶
廉明奇判公案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