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明奇判公案/1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廉明奇判公案
◀上一章 第十三章 繼立類 下一章▶

艾侯判承繼[编辑]

  合肥縣周瑚,

  「狀告為懇撫存立事:春秋重繼祀之典,禮律無滅祀之條。房弟周▉,四世單傳,不幸無嗣遽沒。遺產數千,各房叔姪睥睨。弟媳女流,竟無主張。遂致紛爭,勢如朝露。祖宗祭祀久缺,三喪暴露荒郊。身等難容坐視,謹具宗支圖呈,乞賜選繼庶,祀產有主,人鬼沾恩。上告。」

  艾侯審云:

  「周▉死無後胤,以二三千之遺產,起六七家之紛爭。尊長呈圖選繼,亦良舉也。歷觀世系,周瑚當長,元子伯謀,固自承宗祧,而次子伯謨,齒尚幼於眾房,旨合選承立庶,俾周▉無子而有子,周▉之婦亦不曰奴輩利吾財耳。」

林侯判繼子[编辑]

  萬年縣陸明,

  「狀告為逆天殺父事:原身無子,繼立族弟朗次子細亨為嗣,恩撫長大,嫖賭亂為。嗔身誡諭,扭身亂打,毀落門牙暈死。彼幸妻救,逆虧逃閃。乞提嚴鞫,扶正大倫。上告。」

  陸細亨訴曰:

  「狀訴為鏡拔冤誣事:撲打之蛾,願投明死。原父繼身為子,協力創家。後娶庶母生嗣,枕言讒害。止因失裙小故,捉身毒打,以手揪髮,用口咬肘,透骨極痛,並扯門牙。母心妒害,唆父告臺。哀乞作主,提拔冤誣。上訴。」

  林候審云:

  「審得陸明先立細亨為嗣,蓋移姪作子,易伯作父,其愛未必不厚。但娶妻生子,而簧惑於枕宮,亦人情乎。今以落牙之故,訟子大逆。殊不知明之落牙,明之咬肘,落之也。但細亨不合不受刑責,而生怨言耳。雖然,無子而繼立,有子而趕逐,此似為以旨蓄禦冬者。今明宜盡父道。若細亨不起敬起孝,罪當重懲。」

龔侯判義子生心[编辑]

  南陵縣曾祥,

  「狀告為逆叛事:身老子故,將媳李氏,憑媒招孫育養老,一毫財禮,身並未索。過門三載,撫若親生。豈今頓起禍心,毀倉盜穀,啟笥竊衣,私運財物歸家,不憮孤老,思將仇報。老命惶,懇天究治。上告。」

  孫育訴曰:

  「狀訴為兩難事:母生二子,弟幼繼伯。身貧未婚,憑媒入贅曾祥媳為妻。議工三載作聘,工滿求歸。觸誣逆叛。痛思家貧母老,再無次丁。欲終事樣,棄母則不孝﹔欲歸養母,背義則不祥。情極兩難,叩天裁豁。上訴。」

  龔侯審云:

  「曾祥子死,以媳招孫育為妻,遂欲強留養者,此所謂出而誘雉者。豈知母子天親也,祥安得以無子之媳,而羈繫有母之子哉!但入贅之初不索財禮,祥之恩亦育所當報者。合給銀五兩,以贍殘年。其婦從夫,祥勿留阻。」

蔣府主判庶弟告嫡兄[编辑]

  京縣洪榕,

  「狀告為倚嫡吞庶事:母有嫡、庶,子無親疏。父遺財產,理合均分。嫡兄椿滅倫欺庶,強佔家財,搶契霸田,封倉奪穀。什物器皿,一罟鯨吞,反嗔理論,毒手毆打幾死。母子惶,哀徹心髓,苦口銜冤。上告。」

  洪椿訴曰:

  「狀訴為逆誣犯義事:父遺財產,身與弟榕均分,中親、族長、近閭,眼同花押。豈弟花酒迷心,賤價潑賣。伯諫被辱,母誡遭忤,族長可審。身思父苦創業,弟忍輕棄,用價贖回。弟賣契存證,罟吞何物,乞電分單。上訴。」

  蔣府主批云:

  「洪椿、洪榕嫡庶兄弟,鬮分父產,憑族公裁。但洪榕戀花酒若甘飴,棄父業如敝屣。洪椿用價贖回,蓋買弟已賣之田地也,豈倚嫡吞庶云云。雖然,以兄弟而構訟,實自相魚肉者。茲念洪榕無產,聊撥椿糧二石與之。榕再亂為,許族共殛。」

◀上一章 下一章▶
廉明奇判公案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