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漢書/卷1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後漢書
卷一上‧光武帝紀第一上
范曄司馬彪
卷一下‧光武帝紀第一下

世祖光武皇帝諱秀,字文叔,禮「祖有功而宗有德」,光武中興,故廟稱世祖。謚法:「能紹前業曰光,克定禍亂曰武。」伏侯《古今注》曰:「秀之字曰茂。伯、仲、叔、季,兄弟之次。長兄伯升,次仲,故字文叔焉。」南陽蔡陽人,南陽,郡,今鄧州縣也。蔡陽,縣,故城在今隨州棗陽縣西南。高祖九世之孫也,出自景帝生長沙定王發。長沙,郡,今潭州縣也。發生舂陵節侯買,舂陵,郷名,本屬零陵泠道縣,在今永州唐興縣北,元帝時徙南陽,仍號舂陵,故城今在隨州棗陽縣東。事具宗室四王傳。買生鬱林太守外,鬱林,郡,今郴州縣。《前書》曰:「郡守,秦官。秩二千石。景帝更名太守。」外生鉅鹿都尉回,鉅鹿,郡,今邢州縣也。《前書》曰:「都尉,本郡尉,秦官也。掌佐守,典武職,秩比二千石。景帝更名都尉。」回生南頓令欽,南頓,縣,屬汝南郡,故城在今陳州項城縣西。《前書》曰:「令、長,皆秦官也。萬戶以上為令,秩千石至六百石;不滿萬戶為長,秩五百石至三百石。」欽生光武。光武年九歲而孤,養於叔父良。身長七尺三寸,美須眉,大口,隆準,日角。隆,高也。許負云:「鼻頭為準。」鄭玄尚書中候注云:「日角謂庭中骨起,狀如日。」性勤於稼穡,種曰稼,斂曰穡。而兄伯升好俠養士,常非笑光武事田業,比之高祖兄仲。仲,郃陽侯喜也,能為產業。見《前書》。王莽天鳳中,王莽建國六年改為天鳳。乃之長安,受尚書,略通大義。《東觀記》曰:「受尚書於中大夫廬江許子威。資用乏,與同舍生韓子合錢買驢,令從者僦,以給諸公費。」

莽末,天下連歲災蝗,寇盜鋒起。言賊鋒銳競起。字或作「蜂」,諭多也。地皇三年,天鳳六年改為地皇。南陽荒饑,《韓詩外傳》曰:「一穀不升曰歉,二穀不升曰饑,三穀不升曰饉,四穀不升曰荒,五穀不升曰大侵。」諸家賔客多為小盜。光武避吏新野,新野屬南陽郡,今鄧州縣。《續漢書》曰:「伯升賔客劫人,上避吏於新野鄧晨家。」因賣榖於宛。《東觀記》曰:「時南陽旱饑,而上田獨收。」宛,縣,屬南陽郡,故城今鄧州南陽縣也。宛人李通等以圖讖說光武云:「劉氏復起,李氏為輔。」圖,河圖也。讖,符命之書。讖,驗也。言為王者受命之徵驗也。《易坤靈圖》曰:「漢之臣李陽也。」光武初不敢當,然獨念兄伯升素結輕客,必舉大事,且王莽敗亡已兆,天下方亂,遂與定謀,於是乃市兵弩。十月,與李通從弟軼等起於宛,時年二十八。

十一月,有星孛于張。前書》音義曰:「孛星光芒短,蓬然。張,南方宿也。」《續漢志》曰:「張為周地。星孛于張,東南行即翼、軫之分。翼、軫,楚地,是楚地將有兵亂。後一年正月,光武起兵舂陵,攻南陽,斬阜、賜等,殺其士衆數萬人。光武都雒陽,居周地,除穢布新之象。」光武遂將賔客還舂陵。時伯升已會衆起兵。初,諸家子弟恐懼,皆亡逃自匿,曰:「伯升殺我」。及見光武絳衣大冠,董巴輿服志曰:「大冠者,謂武冠,武官冠之。」《東觀記》曰:「上時絳衣大冠,將軍服也。」皆驚曰:「謹厚者亦復為之」,乃稍自安。伯升於是招新市、平林兵,新市,縣,屬江夏郡,故城在今郢州富水縣東北。平林,地名,在今隨州隨縣東北。與其帥王鳳、陳牧西擊長聚。《廣雅》曰:「聚,居也,音慈諭反。」《前書》音義曰:「小於郷曰聚。」光武初騎牛,殺新野尉乃得馬。前書》曰,尉,秦官,秩四百石至二百石也。進屠唐子郷,例曰:「多所誅殺曰屠。」唐子郷有唐子山,在今唐州湖陽縣西南。又殺湖陽尉。湖陽屬南陽郡,今唐州縣也。《東觀記》曰:「劉終詐稱江夏吏,誘殺之。」軍中分財物不均,衆恚恨,欲反攻諸劉。光武斂宗人所得物,悉以與之,衆乃恱。進拔棘陽,縣名,屬南陽郡,在棘水之陽,古謝國也,故城在今唐州湖陽縣西北。棘音己力反。與王莽前隊大夫甄阜、王莽置六隊,郡置大夫一人,職如太守。南陽為前隊,河內為後隊,潁川為左隊,弘農為右隊,河東為兆隊,滎陽為祈隊。隊音遂。屬正梁丘賜王莽每隊置屬正一人,職如都尉。戰於小長安,《續漢書》曰淯陽縣有小長安聚,故城在今鄧州南陽縣南。漢軍大敗,還保棘陽。

更始元年正月甲子朔,漢軍復與甄阜、梁丘賜戰於沘水西,大破之,斬阜、賜。沘水在今唐州沘陽縣南。廬江灊縣亦有沘水,與此別也。沘音比。伯升又破王莽納言將軍嚴尤、秩宗將軍陳茂於淯陽,前書》曰,納言,虞官也,掌出納王命,所謂喉舌之官也,歷秦、漢不置,王莽改大司農為之。桓譚新論云莊尤字伯石,此言「嚴」,避明帝諱也。秩宗,虞官也,掌郊廟之事,周謂之宗伯,秦、漢不置,王莽改太常為秩宗,後又典兵,故納言、秩宗皆有將軍號也。淯陽,縣,屬南郡,故城在今鄧州南陽縣南,在淯水之陽。淯音育。進圍宛城。

二月辛巳,立劉聖公為天子,以伯升為大司徒,光武為太常偏將軍。前書》曰:「奉常,秦官。景帝更名太常。」應劭漢官儀曰:「欲令國家盛大,社稷常存,故稱太常。」老子曰:「偏將軍處左,上將軍處右。」《東觀記》曰:「時無印,得定武侯家丞印,佩之入朝。」

三月,光武別與諸將徇昆陽、定陵、郾,皆下之。徇,略也。昆陽、定陵、郾,皆縣名,並屬潁川郡。昆陽故城在今許州葉縣北。郾,今豫州郾城縣也。定陵故城在今郾城西北。郾音於建反。多得牛馬財物,糓數十萬斛,轉以饋宛下。莽聞阜、賜死,漢帝立,大懼,遣大司徒王尋、大司空王邑王莽時哀章所獻金匱圖有王尋姓名。王邑,王商子,於莽為從父兄弟也。將兵百萬,其甲士四十二萬人,五月,到潁川,復與嚴尤、陳茂合。潁川,郡,今洛州陽翟縣也。初,光武為舂陵侯家訟逋租於尤,尤見而竒之。逋,違也。舂陵侯敞即光武季父也。《東觀記》曰:「為季父故舂陵侯詣大司馬府,訟地皇元年十二月壬寅前租二萬六千斛,芻稾錢若干萬。時宛人朱福亦為舅訟租於尤,尤止車獨與上語,不視福。上歸,戲福曰:『嚴公寧視卿邪?』」及是時,城中出降尤者言光武不取財物,但會兵計策。尤笑曰:「是美須眉者邪?何為乃如是!」

初,王莽徵天下能為兵法者六十三家數百人,並以為軍吏;選練武衞,招募猛士,《說文》曰:「募,廣求之也。」旌旗輜重,千里不絕。《周禮》曰:「析羽為旌,熊虎為旗。」輜,車名。釋名曰:「輜,廁也。謂軍糧什物雜廁載之。以其累重,故稱輜重。」重音直用反。時有長人巨無霸,王莽連率韓博上言:「有竒士,長一丈,大十圍,自謂巨無霸,出於蓬萊東南五城西北,詔如海濵,軺車不能載,三馬不能勝,卧則枕鼓,以鐵箸食。」見《前書》。長一丈,大十圍,以為壘尉;鄭玄注周禮云:「軍壁曰壘。」崔瑗中壘校尉箴曰:「堂堂黃帝,設為壘壁。」尉者主壘壁之事。又驅諸猛獸「猛」或作「獷」。獷,猛貌也,音古猛反。虎豹犀象之屬,以助威武。自秦、漢出師之盛,未甞有也。光武將數千兵,徼之於陽關。聚名也。酈元水經注曰:「潁水東南經陽關聚,聚夾潁水相對。」在今洛州陽翟縣西北。諸將見尋、邑兵盛,反走,馳入昆陽,皆惶怖,憂念妻孥,孥,子也。欲散歸諸城。光武議曰:「今兵糓旣少,而外寇彊大,并力禦之,功庶可立;如欲分散,勢無俱全。且宛城未拔,謂伯升圍之未拔也。不能相救,昆陽即破,一日之閒,諸部亦滅矣。今不同心膽共舉功名,反欲守妻子財物邪?」諸將怒曰:「劉將軍何敢如是!」光武笑而起。會候騎還,言大兵且至城北,軍陳數百里,不見其後。諸將遽相謂曰:「更請劉將軍計之。」光武復為圖畫成敗。諸將憂迫,皆曰「諾」。時城中唯有八九千人,光武乃使成國上公王鳳、廷尉大將軍王常留守,夜自與驃騎大將軍宗佻、驃騎大將軍,武帝置,自霍去病始。佻音太堯反。五威將軍李軼等十三騎,王莽置五威將軍,其衣服依五方之色,以威天下。李軼初起,猶假以為號。出城南門,於外收兵。時莽軍到城下者且十萬,光武幾不得出。幾音祈。旣至郾、定陵,悉發諸營兵,而諸將貪惜財貨,欲分留守之。光武曰:「今若破敵,珍珤萬倍,珤,古「寶」字。大功可成;如為所敗,首領無餘,何財物之有!」衆乃從。

嚴尤說王邑曰:「昆陽城小而堅,今假號者在宛,亟進大兵亟,急也,音紀力反。,彼必奔走;宛敗,昆陽自服。」邑曰:「吾昔以虎牙將軍圍翟義,坐不生得,以見責讓。翟義字文仲,方進少子,為東郡太守。王莽居攝,義心惡之,乃立東平王雲子信為天子,義自號柱天大將軍,以誅莽。莽乃使孫建、王邑等將兵擊義,破之。義亡,自殺,故坐不生得。坐音才卧反。見《前書》。今將百萬之衆,遇城而不能下,何謂邪?」「遇」或為「過」。遂圍之數十重,列營百數,雲車十餘丈,雲車即樓車,稱雲,言其高也,升之以望敵,猶墨子云「公輸般為雲梯之械」。瞰臨城中,俯視曰瞰,音苦暫反。旗幟蔽野,《廣雅》曰:「幟,幡也,音熾。」埃塵連天,鉦鼓之聲聞數百里。《說文》曰:「鉦,鐃也,似鈴。」或為地道,衝輣橦城。衝,橦車也。詩曰:「臨衝閑閑。」許慎曰:「輣,樓車也。」輣音步耕反。積弩亂發,矢下如雨,城中負戶而汲。王鳳等乞降,不許。尋、邑自以為功在漏刻,意氣甚逸。夜有流星墜營中,晝有雲如壞山,當營而隕,不及地尺而散,吏士皆厭伏。《續漢志》曰:「雲如壞山,謂營頭之星也。占曰:『營頭之所墜,其下覆軍殺將,血流千里。』」厭音一葉反。

六月己卯,光武遂與營部俱進,自將步騎千餘,前去大軍四五里而陳。尋、邑亦遣兵數千合戰。光武奔之,斬首數十級。秦法,斬首一,賜爵一級,故因謂斬首為級。諸部喜曰:「劉將軍平生見小敵怯,今見大敵勇,甚可怪也,且復居前。請助將軍!」光武復進,尋、邑兵却,諸部共乘之,斬首數百千級。連勝,遂前。時伯升拔宛已三日,而光武尚未知,乃偽使持書報城中,云「宛下兵到」,而陽墯其書。尋、邑得之,不憙。憙音許記反。諸將旣經累捷,膽氣益壯,無不一當百。光武乃與敢死者三千人,從城西水上衝其中堅,敢死謂果敢而死者。凡軍事,中軍將最尊,居中以堅銳自輔,故曰中堅也。尋、邑陳亂,乘銳崩之,遂殺王尋。城中亦鼓譟而出,中外合埶,震呼動天地,莽兵大潰,走者相騰踐,奔殪百餘里閒。殪,仆也,音於計反。或作「噎」。會大雷風,屋瓦皆飛,雨下如注,滍川盛溢,水經曰,滍水出南陽魯陽縣西堯山,東南經昆陽城北,東入汝。滍音直理反。虎豹皆股戰,士卒爭赴,溺死者以萬數,水為不流。數過於萬,故以萬為數。王邑、嚴尤、陳茂輕騎乘死人度水逃去。盡獲其軍實輜重,車甲珍寶,不可勝筭,舉之連月不盡,或燔燒其餘。

光武因復徇下潁陽。縣名,屬潁川郡,故城在今許州。會伯升為更始所害,光武自父城馳詣宛謝。父城,縣,古應國也,屬潁川郡,故城在今許州葉縣東北。以伯升見害,心不自安,故謝。司徒官屬迎弔光武,光武難交私語,深引過而已。未甞自伐昆陽之功,又不敢為伯升服喪,飲食言笑如平常。更始以是慙,拜光武為破虜大將軍,封武信侯。

九月庚戌,三輔豪桀共誅王莽,傳首詣宛。三輔謂京兆、左馮翊、右扶風,共在長安中,分領諸縣。淮南子曰:「智過百人謂之豪。」白虎通云:「賢萬人曰傑。」時城中少年子弟張魚等攻莽於漸臺,商人杜吳殺莽,校尉公賔就斬莽首,將軍申屠建等傳莽首詣宛。

更始將北都洛陽,以光武行司隷校尉,使前整修宮府。前書》曰:司隷校尉本周官,武帝初置,持節,從中都官徒千二百人,督大姦猾。後罷其兵,察三輔、三河、弘農。秩比二千石。音義云:「以掌徒隷而巡察,故曰司隷。」於是置僚屬,作文移,《東觀記》曰「文書移與屬縣」也。從事司察,一如舊章。《續漢書》曰:「司隷置從事史十二人,秩皆百石,主督促文書,察舉非法。」時三輔吏士東迎更始,見諸將過,皆冠幘,漢官儀曰:「幘者,古之卑賤不冠者之所服也。」方言曰:「覆髻謂之幘,或謂之承露。」而服婦人衣,諸于繡镼,前書》音義曰:「諸于,大掖衣也,如婦人之褂衣。」字書無「镼」字,續漢書作「䘿」,並音其物反。楊雄方言曰:「襜褕,其短者,自關之西謂之『䘪䘿』。」郭璞注云:「俗名䘿掖。」據此,即是諸于上加繡䘿,如今之半臂也。或「繡」下有「擁」字。莫不笑之,或有畏而走者。《續漢志》曰:「時知者見之,以為服之不中,身之災也,乃奔入邊郡避之。是服妖也。其後更始遂為赤眉所殺。」及見司隷僚屬,皆歡喜不自勝。老吏或垂涕曰:「不圖今日復見漢官威儀!」由是識者皆屬心焉。

及更始至洛陽,乃遣光武以破虜將軍行大司馬事。十月,持節北度河,漢官儀曰:「太尉,秦官也,武帝更名大司馬。」節,所以為信也,以竹為之,柄長八尺,以旄牛尾為其眊三重。馮衍與田邑書曰:「今以一節之任,建三軍之威,豈特寵其八尺之竹,犛牛之尾哉!」《續漢志》曰:「更始時,南方有童謠云:『諧不諧,在赤眉;得不得,在河北。』後更始為赤眉所殺,是不諧也;光武由河北而興,是得之也。」鎮慰州郡。所到部縣,輒見二千石、長吏、三老、官屬,下至佐史,二千百謂郡守也。長吏謂縣令長及丞尉也。三老者,郷官也。高祖置。《前書》曰:「舉人年五十已上,有修行能帥衆者,置以為三老,每郷一人;擇郷三老為縣三老,與令長丞尉以事相敎,復其傜戍。」《續漢志》曰「每刺史皆有從事史、假佐,每縣各置諸事曹史」也。考察黜陟,如州牧行部事。漢初遣丞相史分刺州,武帝改置刺史,察州,秩六百石。成帝更名牧,秩二千石。漢官典儀曰「刺史行郡國,省察政敎,黜陟能不,斷理冤獄」也。輒平遣囚徒,除王莽苛政,《說文》曰:「苛,小草也。」言政令繁細。禮記曰:「苛政猛於虎。」復漢官名。吏人喜恱,爭持牛酒迎勞。

進至邯鄲,縣名,屬趙國,今洺州縣也。《前書》音義:「邯,山名;鄲,盡也。邯山至此而盡。城郭字皆從邑,因以名焉。」故趙繆王子林繆王,景帝七代孫,名元。《前書》曰,元坐殺人,為大鴻臚所奏。謚曰繆,音謬。《東觀記》曰「林」作「臨」字。說光武曰:「赤眉今在河東,但決水灌之,百萬之衆可使為魚。」赤眉賊帥樊崇等恐其衆與王莽兵亂,皆朱其眉以相別,故曰赤眉。《續漢書》曰:「是時上平河北,過邯鄲,林進見,言赤眉可破。上問其故,對曰:『河水從列人北流;如決河水灌之,皆可令為魚。』上不然之。」列人,縣,故城在今洺州肥郷縣東北。光武不荅,去之真定。縣名,屬真定國,今恒州縣也。林於是乃詐以卜者王郎為成帝子子輿,前書》曰,立國將軍孫建奏云「不知何一男子遮臣車前,自稱漢氏劉子輿,成帝下妻子也,劉氏當復」。故郎因而稱之。十二月,立郎為天子,都邯鄲,遂遣使者降下郡國。

二年正月,光武以王郎新盛,乃北徇薊。縣名,屬涿郡,今幽州縣也。本字從「契」從「邑」,見說文。王郎移檄購光武十萬戶,《說文》曰:「檄,以木簡為書,長尺二寸。謂之檄,以徵召也。」又曰:「以財有所求曰購。」魏武奏事曰:「若有急,即插以雞羽,謂之羽檄。」而故廣陽王子劉接廣陽王名嘉,武帝五代孫。起兵薊中以應郎,城內擾亂,轉相驚恐,言邯鄲使者方到,二千石以下皆出迎。於是光武趣駕南轅,趣,急也,讀曰促。晨夜不敢入城邑,舍食道傍。至饒陽,縣名,屬安平國,在饒河之陽,故城在今瀛州饒陽縣東北。官屬皆乏食。光武乃自稱邯鄲使者,入傳舍。客館也。傳音知戀反,下同。傳吏方進食,從者飢,爭奪之。傳吏疑其偽,乃椎鼓數十通,椎音直追反。紿言邯鄲將軍至,紿,言欺誑也,音殆。官屬皆失色。光武升車欲馳;旣而懼不免,徐還坐,曰:「請邯鄲將軍入。」乆乃駕去。傳中人遙語門者閉之。門長曰:「天下詎可知,而閉長者乎?」遂得南出。晨夜兼行,蒙犯霜雪,蒙,冒也。天時寒,面皆破裂。至呼沱河,《山海經》云:「太戲之山,滹沱之水出焉。」在今代州繁畤縣東,流經定州深澤縣東南,即光武所度處,今俗猶謂之危度口。臣賢案:呼沱河舊在饒陽南,至魏太祖曹操因饒河故瀆決,令北注新溝水,所以今在饒陽縣北。無船,適遇冰合,得過,《續漢書》曰:「時冰滑馬僵,乃各以囊盛沙,布冰上度焉。」未畢數車而陷。進至下博城西,下博,縣,屬信都國。在博水之下,故曰下博。故城在今兾州下博縣南。遑惑不知所之。有白衣老父在道旁,老父蓋神人也,今下博縣西猶有祠堂。指曰:「努力!信都郡為長安守,去此八十里。」信都郡,今兾州也。光武即馳赴之,信都太守任光開門出迎。世祖因發旁縣,得四千人,先擊堂陽、貰縣,皆降之。堂陽及貰並屬鉅鹿郡。堂陽在堂水之陽,今兾州縣,故城在今兾州鹿城縣西南。貰音時夜反。王莽和成卒正邳彤亦舉郡降。《東觀記》曰:「王莽分鉅鹿為和成郡。」卒正,職如太守。又昌城人劉植,宋子人耿純,昌城,縣,屬信都國,故城在今兾州西北。宋子,縣,屬鉅鹿郡,故城在今趙州平棘縣北。各率宗親子弟,據其縣邑,以奉光武。於是北降下曲陽,縣名,屬鉅鹿郡。常山郡有上曲陽,故此言下。衆稍合,樂附者至有數萬人。

復北擊中山,中山,國,一名中人亭,故城在今定州唐縣東北。張曜中山記曰:「城中有山,故曰中山。」拔盧奴。縣名,屬中山國,故城在今定州安喜縣。水經注曰:「縣有黑水故池,水黑曰盧,不流曰奴,因以為名。」所過發奔命兵,前書》音義曰:「舊時郡國皆有材官、騎士,若有急難,權取驍勇者聞命奔赴,故謂之『奔命』。」移檄邊部,共擊邯鄲,郡縣還復響應。南擊新市、真定、元氏、防子,皆下之,新市,縣,屬鉅鹿郡,故城在今恒州東北。元氏、房子,屬常山郡,並今趙州縣也。防與房古字通用。因入趙界。

時王郎大將李育屯柏人,縣名,屬趙國,今邢州縣,故城在縣之西北。漢兵不知而進,前部偏將朱浮、鄧禹為育所破,亡失輜重。光武在後聞之,收浮、禹散卒,與育戰於郭門,大破之,盡得其所獲。育還保城,攻之不下,於是引兵拔廣阿。縣名,屬鉅鹿郡,故城在今趙州象城縣西北。會上谷太守耿況、漁陽太守彭寵上谷,郡,故城在今媯州懷戎縣。漁陽,郡,在漁水之陽,今幽州縣。各遣其將吳漢、寇恂等將突騎來助擊王郎,突騎,言能衝突軍陣。更始亦遣尚書僕射謝躬討郎,漢官儀曰:「尚書四員,武帝置,成帝加一為五。有常侍曹尚書,主丞相御史事;二千石尚書,主刺史、二千石事;戶曹尚書,主人庶上書事;主客尚書,主外國四夷事;成帝加三公尚書,主斷獄事。僕射,秦官也。僕,主也。古者重武事,每官必有主射以督課之。」謝躬為尚書僕射。光武因大饗士卒,遂東圍鉅鹿。王郎守將王饒堅守,月餘不下。郎遣將倪宏、劉奉倪音五兮反。率數萬人救鉅鹿,光武逆戰於南䜌,縣名,屬鉅鹿郡,故城在今邢州柏人縣東北。左傳齊國夏伐晉取欒,即其地也。其後南徙,故加「南」。今俗謂之倫城,聲之轉也。䜌音力全反。斬首數千級。四月,進圍邯鄲,連戰破之。五月甲辰,拔其城,誅王郎。收文書,得吏人與郎交關謗毀者數千章。光武不省,會諸將軍燒之,曰:「令反側子自安。」反側,不安也。詩國風曰:「展轉反側。」

更始遣侍御史持節立光武為蕭王,蕭,縣,屬沛郡,今徐州縣也。《續漢書》曰:「更始使侍御史黃黨封上為蕭王。」悉令罷兵詣行在所。蔡邕獨斷曰:「天子以四海為家,故謂所居為行在所。」光武辭以河北未平,不就徵。自是始貳於更始。貳,離異也。

是時長安政亂,四方背叛。梁王劉永擅命睢陽,縣名,屬梁郡,今宋州也。擅,專也。公孫述稱王巴蜀,蜀有巴郡,故緫言之。李憲自立為淮南王,淮南,郡,今壽州也。秦豐自號楚黎王,習鑿齒襄陽記曰:「秦豐,黎丘郷人。黎丘楚地,故稱楚黎王。」黎丘故城在今襄州率道縣北。張步起琅邪,郡有琅邪山,故城,今海州朐山縣東北。董憲起東海,郡名,今海州縣。延岑起漢中,郡名,故城在今梁州南鄭縣東北。田戎起夷陵,縣名,屬南郡。有夷山,故曰夷陵,今硤州縣也,故城在今縣西北。並置將帥,侵略郡縣。又別號諸賊銅馬、大肜、高湖、重連、鐵脛、大搶、尤來、上江、青犢、五校、檀郷、五幡、五樓、富平、獲索等,諸賊或以山川土地為名,或以軍容彊盛為號。銅馬賊帥東山荒禿、上淮況等,大肜渠帥樊重,尤來渠帥樊崇,五校賊帥高扈,檀郷賊帥董次仲,五樓賊帥張文,富平賊帥徐少,獲索賊帥古師郎等,並見東觀記。各領部曲,《續漢志》曰:「大將軍營有五部,部三校尉。部下有曲,曲有軍候一人。」衆合數百萬人,所在寇掠。

光武將擊之,先遣吳漢北發十郡兵。幽州牧苗曾不從,漢遂斬曾而發其衆。秋,光武擊銅馬於鄡,縣名,屬鉅鹿郡,故城在今兾州鹿城縣東。鄡音苦堯反。竹書紀年曰:「衞鞅封于鄡。」臣賢案:下文云「吳漢將突騎來會清陽」,又「追至館陶」,並與鄡相近。俗本多誤作「鄔」,而蕭該音一古反,云屬太原郡,臧矜音作鄢,一建反,云屬襄陽郡,並誤也。吳漢將突騎來會清陽。縣名,屬清河郡,今貝州縣,故城在州西北。賊數挑戰,挺身獨戰也,古謂之致師,見左傳。挑音徒了反。光武堅營自守;有出鹵掠者,輒擊取之,鹵與虜同。郭璞注爾雅曰:「掠,奪取也。」絕其粮道。積月餘日,賊食盡,夜遁去,追至館陶,大破之。館陶,縣,屬魏郡,今魏州縣。受降未盡,而高湖、重連從東南來,與銅馬餘衆合,光武復與大戰於蒲陽,悉破降之,封其渠帥為列侯。前書》音義曰「蒲陽山,蒲水所出」,在今定州北平縣西北。本或作「滿陽」。渠,大也。尚書:「殲厥渠魁。」列侯即徹侯也。稱列者,言見序列也。降者猶不自安,光武知其意,勑令各歸營勒兵,乃自乘輕騎按行部陳。降者更相語曰:「蕭王推赤心置人腹中,安得不投死乎!」投死猶言致死。由是皆服。悉將降人分配諸將,衆遂數十萬,故關西號光武為「銅馬帝」。赤眉別帥與大肜、青犢十餘萬衆在射犬,《續漢志》曰野王縣有射犬聚,故城在今懷州武德縣北也。光武進擊,大破之,衆皆散走。使吳漢、岑彭襲殺謝躬於鄴。

青犢、赤眉賊入函谷關,攻更始。函谷,谷名,因谷以名關。舊在弘農湖城縣西,《前書》楊僕為樓船將軍,有功,恥居關外,武帝乃為徒於新安。故關在今洛州新安縣之東。光武乃遣鄧禹率六裨將引兵而西,以乘更始、赤眉之亂。時更始使大司馬朱鮪、舞陰王李軼等屯洛陽,舞陰,縣,屬南陽郡,故城在今唐州沘陽縣西北。光武亦令馮異守孟津以拒之。孔安國注尚書云:「孟,地名,在洛北,都道所湊,古今以為津。」論衡曰:「武王伐紂,八百諸侯同於此盟,故曰盟津。」俗名治戍津,今河陽縣津也。

建武元年春正月,平陵人方望平陵,昭帝陵也,因以為縣,故城在今咸陽縣西北。立前孺子劉嬰為天子,平帝崩,王莽立楚孝王孫廣戚侯顯子嬰為孺子。莽篡位,廢為定安公。更始遣丞相李松擊斬之。

光武北擊尤來、大搶、五幡於元氏,追至右北平,連破之。北平,縣,屬中山國,今易州永樂縣也。臣賢案:東觀記、續漢書並無「右」字,此加「右」,誤也。營州西南別有右北平郡故城,非此地。又戰於順水北,酈元水經注云:「徐水經北平縣故城北,光武追銅馬、五幡,破之於順水,即徐水之別名也。」在今易州。本或作「慎」者,誤也。乘勝輕進,反為所敗。賊追急,短兵接,短兵謂刀劔也。楚辭曰:「車錯轂兮短兵接。」光武自投高岸,遇突騎王豐,下馬授光武,光武撫其肩而上,顧笑謂耿弇曰:「幾為虜嗤。」弇頻射却賊,得免。士卒死者數千人,散兵歸保范陽。縣名,在范水之陽,屬涿郡,故城在今易州易縣東南。軍中不見光武,或云已歿,《東觀記》曰:「上已乘王豐小馬先到矣,營門不覺。」諸將不知所為。吳漢曰:「卿曹努力!曹,輩也。王兄子在南陽,何憂無主?」兄子謂伯升子章及興也。衆恐懼,數日乃定。賊雖戰勝,而素懾大威,懾,懼也,音之涉反。客主不相知,夜遂引去。大軍復進至安次,縣名,屬勃海郡,今幽州縣也,故城在縣東。與戰,破之,斬首三千餘級。賊入漁陽,乃遣吳漢率耿弇、陳俊、馬武等十二將軍追戰于潞東,潞,縣名,屬漁陽郡,今幽州縣也。有潞水,因以為名。蕭該音義云:「潞屬上黨。」臣賢案:潞與漁陽相接,言上黨潞者非也。及平谷,大破滅之。平谷,縣,屬漁陽郡,故城在今潞縣北。

朱鮪遣討難將軍蘇茂攻溫,今洛州縣。馮異、寇恂與戰,大破之,斬其將賈彊。

於是諸將議上尊號。馬武先進曰:「天下無主。如有聖人承敝而起,雖仲尼為相,孫子為將,猶恐無能有益。反水不收,後悔無及。言早當即尊位以定衆心,今執謙退,失於事機也。孫子名武,吳王闔閭將,善用兵,有兵法十三篇。反音翻。大王雖執謙退,柰宗廟社稷何!冝且還薊即尊位,乃議征伐。今此誰賊而馳騖擊之乎?」誰謂未有主也。《前書》音義曰:「直騁曰馳,亂馳曰騖。」光武驚曰:「何將軍出是言?可斬也!」武曰:「諸將盡然。」光武使出曉之,使曉諭諸將。乃引軍還至薊。

夏四月,公孫述自稱天子。

光武從薊還,過范陽,命收葬吏士。至中山,諸將復上奏曰:「漢遭王莽,宗廟廢絕,豪傑憤怒,兆人塗炭。《尚書》曰:「人墜塗炭。」孔安國注云:「若陷泥墜火,無救之者。」王與伯升首舉義兵,更始因其資以據帝位,而不能奉承大統,敗亂綱紀,盜賊日多,羣生危蹙。蹙,迫也,音子六反。大王初征昆陽,王莽自潰;後拔邯鄲,北州弭定;參分天下而有其二,跨州據土,帶甲百萬。言武力則莫之敢抗,論文德則無所與辭。臣聞帝王不可以乆曠,天命不可以謙拒,惟大王以社稷為計,萬姓為心。」光武又不聽。

行到南平棘,縣名,屬常山郡,今趙州縣,故城在縣南。諸將復固請之。光武曰:「寇賊未平,四面受敵,何遽欲正號位乎?諸將且出。」耿純進曰:「天下士大夫捐親戚,弃土壤,從大王於矢石之閒者,其計固望其攀龍鱗,附鳳翼,以成其所志耳。楊雄法言曰:「攀龍鱗,附鳳翼,巽以揚之。」今功業即定,天人亦應,而大王留時逆衆,不正號位,純恐士大夫望絕計窮,則有去歸之思,無為乆自苦也。大衆一散,難可復合。時不可留,衆不可逆。」純言甚誠切,光武深感,曰:「吾將思之。」

行至鄗,縣名,今趙州高邑縣也。鄗音火各反。光武先在長安時同舍生彊華《續漢書》曰:「彊華,潁川人也。」彊音其兩反。自關中奉赤伏符,曰「劉秀發兵捕不道,四夷雲集龍鬬野,四七之際火為主」。四七,二十八也。自高祖至光武初起,合二百二十八年,即四七之際也。漢火德,故火為主也。羣臣因復奏曰:「受命之符,謂彊華奉赤伏符也。人應為大,萬里合信,不議同情,周之白魚,曷足比焉?尚書中候曰「武王伐紂,度孟津,中流白魚躍入王舟,長三尺,赤文有字,告以伐紂之意」也。今上無天子,海內淆亂,符瑞之應,昭然著聞,冝荅天神,以塞羣望。」光武於是命有司設壇場於鄗南千秋亭五成陌。壇謂築土,場謂除地。秦法,十里一亭。南北為阡,東西為陌。其地在今趙州柏郷縣。水經注曰,亭有石壇,壇有圭頭碑,其陰云常山相隴西狄道馮龍所造。壇廟之東,枕道有兩石翁仲,南北相對焉。

六月己未,即皇帝位。燔燎告天,天高不可達,故燔柴以祭之,庶高煙上通也。《爾雅》云:「祭天曰燔柴。」燔音煩。燎音力弔反。禋于六宗,精意以享謂之禋。《續漢志》:「平帝元始中,謂六宗為易卦六子之氣,水、火、雷、風、山、澤也。光武中興,遵而不改。至安帝即位。初改六宗為天地四方之宗,祠於洛陽之北,戌亥之地。」望於羣神。山林川谷能興致雲雨者皆曰神。不可徧至,故望而祭之。《尚書》曰:「望于山川,徧于羣神。」其祝文曰:「皇天上帝,后土神祇,眷顧降命,屬秀黎元,屬音燭。為人父母,秀不敢當。羣下百辟,詩大雅曰:「百辟卿士。」鄭玄注云:「百辟,畿內諸侯也。」不謀同辭,咸曰:『王莽篡位,秀發憤興兵,破王尋、王邑於昆陽,誅王郎、銅馬於河北,平定天下,海內蒙恩。上當天地之心,下為元元所歸。』元元謂黎庶也。元元由言喁喁,可矜怜之辭也。讖記曰:『劉秀發兵捕不道,卯金修德為天子。』卯金,劉字也。《春秋演孔圖》曰:「卯金刀名劉,為赤帝後,次代周。」秀猶固辭,至于再,至于三。羣下僉曰:『皇天大命,不可稽留。』敢不敬承。」於是建元為建武,大赦天下,改鄗為高邑。

是月,赤眉立劉盆子為天子。

甲子,前將軍鄧禹擊更始定國公王匡於安邑,大破之,安邑,縣,屬河東郡,今蒲州縣也。斬其將劉均。

秋七月辛未,拜前將軍鄧禹為大司徒。丁丑,以野王令王梁為大司空。野王,縣,屬河內郡,故城在今懷州。時據赤伏符文,故從縣宰而超拜之,事具梁傳。壬午,以大將軍吳漢為大司馬,偏將軍景丹為驃騎大將軍,大將軍耿弇為建威大將軍,偏將軍蓋延為虎牙大將軍,偏將軍朱祐為建義大將軍,中堅將軍杜茂為大將軍。

時宗室劉茂自號「厭新將軍」,王莽號新室,言欲厭勝之。率衆降,封為中山王。

己亥,幸懷。縣名,屬河內郡,故城在今懷州武陟縣西。天子所行必有恩幸,故稱幸。遣耿弇率彊弩將軍陳俊軍五社津,《水經注》曰:「鞏縣北有五社津,一名土社津。有山臨河,其下有穴,潛通淮浦。有渚,謂之鮪渚。」呂覽云「武王伐紂至鮪水」,即此地。備滎陽以東。使吳漢率朱祐及廷尉岑彭、前書》「廷尉,秦官」也。聽獄必質於朝廷,與衆共之。尉,平也,故稱廷尉。執金吾賈復、前書》曰:「中尉,秦官,武帝改為執金吾。」吾,禦也,掌執兵革以禦非常。揚化將軍堅鐔等十一將軍鐔音徒南反。圍朱鮪於洛陽。

八月壬子,祭社稷。癸丑,祠高祖、太宗、世宗於懷宮。進幸河陽。更始廩丘王田立降。廩丘,縣,屬東郡,城在今濮州雷澤縣北也。

九月,赤眉入長安,更始奔高陵。辛未,詔曰:《漢制度》曰:「帝之下書有四:一曰策書,二曰制書,三曰詔書,四曰誡勑。策書者,編簡也,其制長二尺,短者半之,篆書,起年月日,稱皇帝,以命諸侯王。三公以罪免亦賜策,而以隷書,用尺一木,兩行,唯此為異也。制書者,帝者制度之命,其文曰制詔三公,皆璽封,尚書令印重封,露布州郡也。詔書者,詔,告也,其文曰告某官云,如故事。誡勑者,謂勑刺史、太守,其文曰有詔勑某官。它皆倣此。」「更始破敗,棄城逃走,妻子裸袒,流宂道路。冗音人勇反。冗,散也。朕甚愍之。今封更始為淮陽王。淮陽,郡,故城在今陳州宛丘縣西南。吏人敢有賊害者,罪同大逆。」

甲申,以前高密令卓茂為太傅。高密,縣,屬高密國,今密州縣,故城在今縣之西南。卓以平帝時為密令,故曰「前」。

辛卯,朱鮪舉城降。

冬十月癸丑,車駕入洛陽,幸南宮却非殿,遂定都焉。蔡質《漢典職儀》曰:「南宮至北宮,中央作大屋,複道,三道行,天子從中道,從官夾左右,十步一衞。兩宮相去七里。」又洛陽宮閣名有却非殿。臣賢案:俗本或作「御北殿」者,誤。

遣岑彭擊荊州羣賊。

十一月甲午,幸懷。

劉永自稱天子。

十二月丙戌,至自懷。

赤眉殺更始,而隗嚻據隴右,盧芳起安定。郡名,今涇州縣。破虜大將軍叔壽擊五校賊於曲梁,戰歿。曲梁屬廣平國,今洺州縣也。

二年春正月甲子朔,日有食之。《續漢志》曰:「在危八度。虛、危,齊地。賊張步擁兵據齊,至五年乃破。」大司馬吳漢率九將軍擊檀郷賊於鄴東,大破降之。庚辰,封功臣皆為列侯,大國四縣,餘各有差。下詔曰:「人情得足,苦於放縱,快須臾之欲,忘慎罰之義。《尚書》曰:「罔不明德慎罰,亦克用勸。」孔安國注云「慎刑罰,亦能用勸善」也。惟諸將業遠功大,誠欲傳於無窮,冝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戰戰慄慄,日慎一日。《太公金匱》曰:「黃帝居人上,惴惴若臨深淵;舜居人上,矜矜如履薄冰;禹居人上,慄慄如不滿日。敬勝怠則吉,義勝欲則昌,日慎一日,壽終無殃。」其顯效未詶,名籍未立者,大鴻臚趣上,《續漢志》曰:「大鴻臚,卿一人,中二千石,掌諸王入朝及拜諸侯封者。」趣音促。朕將差而錄之。」博士丁恭議曰:「古帝王封諸侯不過百里,《史記》太史公曰:「武王、成、康所封數百,而同姓五十,地不過百里。」故利以建侯,取法於雷,易屯卦震下坎上,震為雷,初九曰「利建侯」,又曰「震驚百里」,故封諸侯地方百里,以法雷也。強榦弱枝,所以為治也。今封諸侯四縣,不合法制。」帝曰:「古之亡國,皆以無道,未甞聞功臣地多而滅亡者。」乃遣謁者即授印綬,前書》曰:「謁者,秦官,掌賔讚受事,員七十人,秩比六百石。」中興但三十人。蔡質《典職儀》曰:「皆選儀容端正,任奉使者。」《前書》曰:「諸侯王,金璽盭綬。列侯,金印紫綬。」盭音戾,草名也。似艾,可染綠,因以名綬也。策曰:「在上不驕,高而不危;制節謹度,滿而不溢。敬之戒之。傳爾子孫,長為漢藩。」藩,屏也。言建諸侯所以為國之藩蔽也。詩大雅曰:「四國于藩。」

壬午,更始復漢將軍鄧曅、輔漢將軍于匡降,皆復爵位。

壬子,起高廟,建社稷於洛陽,立郊兆于城南,始正火德,色尚赤。《漢禮制度》曰:「人君之居,前有朝,後有寢。終則制廟以象朝,後制寢以象寢。光武都洛陽,乃合高祖以下至平帝為一廟,藏十一帝主於其中。元帝次當第八,光武第九,故立元帝為祖廟,後遵而不改。」《續漢志》曰:「立社稷於洛陽,在宗廟之右,皆方壇,四面及中各依方色,無屋,有牆門而已。」白虎通曰:「天子之壇方五丈,諸侯之壇半天子之壇。社者,土也,人非土不立,非穀不食,故封土立社,示有土也。稷者,五穀之長,得陰陽中和之氣,故祭之也。」《續漢書》曰:「制郊兆於洛陽城南七里,為壇,八陛,中又為重壇,天地位皆在壇上。其外壇上為五帝位,青帝位在甲寅,赤帝位在丙巳,黃帝位在丁未,白帝位在庚申,黑帝位在壬亥。其外為壝,重營皆紫,以象紫宮。營有通道以為門,日月在營內南道,日在東,月在西。北斗在北道之西。外營、中營凡千五百一十四神,高皇帝配食焉。北郊在洛陽城北四里,方壇,四陛。地祇位南面,西上;高皇后配,西面,皆在壇上;地理羣后從食,皆在壇下;中岳在末;四岳各依其方,淮、海俱在東,河在西,濟在北,江在南,餘山川各如其方。」漢初土德,色尚黃,至此始明火德,妃幟尚赤,服色於是乃正。

是月,赤眉焚西京宮室,發掘園陵,園謂塋域,陵謂山墳。寇掠關中。大司徒鄧禹入長安,遣府掾奉十一帝神主,納於高廟。《漢官儀》曰:「司徒府掾屬三十一人,秩千石。」十一帝謂高祖至平帝。神主,以木為之,方尺二寸,穿中央,達四方。天子主長尺二寸,諸侯主長一尺,虞主用桑。練主用栗。衞宏舊漢儀曰:「已葬,收主,為木函,藏廟太室中西壁坎中,去地六尺一寸,祭則立主於坎下。」

真定王楊、臨邑侯讓謀反,楊,景帝七代孫。讓即楊弟。遣前將軍耿純誅之。

二月己酉,幸修武。縣名,屬河內郡,本殷之甯邑。韓詩外傳曰:「武王伐紂,勒兵於甯,改曰修武。」今懷州縣也。

大司空王梁免。壬子,以太中大夫宋弘為大司空。

遣驃騎大將軍景丹率征虜將軍祭遵等二將軍擊弘農賊,破之,因遣祭遵圍蠻中賊張滿。蠻中,聚名,故戎蠻子國,在今汝州西南,俗謂之麻城。

漁陽太守彭寵反,攻幽州牧朱浮於薊。

延岑自稱武安王於漢中。

辛卯,至自修武。

三月乙未,大赦天下,詔曰:「頃獄多冤人,用刑深刻,朕甚愍之。孔子云:『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論語》之文。其與中二千石、諸大夫、博士、議郎議省刑法。」

遣執金吾賈復率二將軍擊更始郾王尹遵,破降之。「遵」或作「尊」。

驍騎將軍劉植擊密賊,戰歿。密,縣,屬河南郡,今洛州縣。

遣虎牙大將軍蓋延率四將軍伐劉永。夏四月,圍永於睢陽。更始將蘇茂殺淮陽太守潘蹇而附劉永。

甲午,封叔父良為廣陽王,兄子章為太原王,章弟興為魯王,舂陵侯嫡子祉為城陽王。城陽,國,故城在今沂州臨沂縣南。

五月庚辰,封更始元氏王歙為泗水王,泗水,國,今兌州縣也。故真定王楊子得為真定王,周後姬常為周承休公。武帝封周後姬嘉為周子南君,成帝封姬延為周承休公,常即延之後。承休所封,故城在今汝州東北。

癸未,詔曰:「民有嫁妻賣子欲歸父母者,恣聽之。敢拘執,論如律。」

六月戊戌,立貴人郭氏為皇后,子彊為皇太子,大赦天下。增郎、謁者、從官秩各一等。前書》曰:「郎官掌守門戶,出充車騎。有議郎、中郎、侍郎、郎中,秩六百石已下。」丙午,封宗子劉終為淄川王。淄川,國,今淄州縣。

秋八月,帝自將征五校。丙辰,幸內黃,縣名屬魏郡,今相州縣。大破五校於羛陽,降之。羛陽,聚名,屬魏郡,故城在今相州堯城縣東。諸本有作「茀」者,誤也。左傳云:「晉荀盈如齊逆女,還,卒於戲陽。」杜預注云:「內黃縣北有戲陽城。」戲與羛同,音許冝反。

遣游擊將軍鄧隆救朱浮,與彭寵戰於潞,隆軍敗績。

蓋延拔睢陽,劉永奔譙。今亳州縣。

破虜將軍鄧奉據淯陽反。

九月壬戌,至自內黃。

驃騎大將軍景丹薨。

延岑大破赤眉於杜陵。縣名,屬京兆,周之杜伯國,在今萬年縣東南。

關中饑,民相食。

冬十一月,以廷尉岑彭為征南大將軍,率八將軍討鄧奉於堵郷。《水經注》曰:「堵水南經小堵郷。」在今唐州方城縣。堵音者。

銅馬、青犢、尤來餘賊共立孫登為天子於上郡。《春秋保乾圖》曰:「賊臣起,名孫登,巧用法,多技方。」蓋立以應之。上郡故城在今涇州上縣東南。登將樂玄殺登,以其衆五萬餘人降。

遣偏將軍馮異代鄧禹伐赤眉。

使太中大夫伏隆持節安輯青徐二州,招張步降之。《爾雅》曰:「輯,和也。」音集。

十二月戊午,詔曰:「惟宗室列侯為王莽所廢,先靈無所依歸,朕甚愍之。其並復故國。若侯身已歿,屬所上其子孫見名尚書,封拜。」屬所謂侯子孫所屬之郡縣也。錄其見名上於尚書,封拜之。

是歲,蓋延等大破劉永於沛西。沛,今徐州縣也。初,王莽末,天下旱蝗,黃金一斤易粟一斛;至是野穀旅生,旅,寄也。不因播種而生,故曰旅。今字書作穭,音呂,古字通。麻尗尤盛,野蠶成繭,被於山阜,人收其利焉。

三年春正月甲子,以偏將軍馮異為征西大將軍,杜茂為驃騎大將軍,大司徒鄧禹及馮異與赤眉戰於回溪,溪名也,俗名回坑,在今洛州永寧縣東。禹、異敗績。

征虜將軍祭遵破蠻中,斬張滿。

辛巳,立皇考南頓君已上四廟。

壬午,大赦天下。

閏月乙巳,大司徒鄧禹免。

馮異與赤眉戰於崤底,大破之,崤,山名;底,阪也。一名嶔岑山,在今洛州永寧縣西北。餘衆南向冝陽,縣名,屬弘農郡,韓國都也,故城在今洛州福昌縣東韓城是也。帝自將征之。己亥,幸冝陽。甲辰,親勒六軍,大陳戎馬,大司馬吳漢精卒當前,中軍次之,驍騎、武衞分陳左右。赤眉望見震怖,遣使乞降。丙午,赤眉君臣面縛,面,偝也。謂反偝而縛之。奉高皇帝璽綬,蔡邕《獨斷》曰:「皇帝六璽,皆玉螭虎紐,文曰『皇帝行璽』、『皇帝之璽』、『皇帝信璽』、『天子行璽』、『天子之璽』、『天子信璽』,皆以武都紫泥封之。」《玉璽譜》曰:「傳國璽是秦始皇初定天下所刻,其玉出藍田山,丞相李斯所書,其文曰『受命于天,旣壽永昌』。高祖至霸上,秦王子嬰獻之。至王莽篡位,就元后求璽,不與,以威逼之,乃出璽投地。璽上螭一角缺。及莽敗,李松持璽詣宛上更始;更始敗,璽入赤眉;劉盆子旣敗,以奉光武。」詔以屬城門校尉。前書》曰「城門校尉,掌京師城門屯兵,秩比二千石」也。戊申,至自冝陽,己酉,詔曰:「羣盜縱橫,賊害元元,盆子竊尊號,亂惑天下。朕奮兵討擊,應時崩解,十餘萬衆束手降服,先帝璽綬歸之王府。斯皆祖宗之靈,士人之力,朕曷足以享斯哉!享,當也。其擇吉日祠高廟,賜天下長子當為父後者爵,人一級。」

二月己未,祠高廟,受傳國璽。

劉永立董憲為海西王,海西,縣,屬琅邪郡。張步為齊王。步殺光祿大夫伏隆而反。

幸懷。遣吳漢率二將軍擊青犢於軹西,大破降之。軹,縣,屬河內郡,故城在今洛州濟源縣東南。

三月壬寅,以大司徒司直伏湛為大司徒。《續漢志》曰:「光武即位,依武帝故事置司徒司直,建武十一年省。」

彭寵陷薊城,寵自立為燕王。

帝自將征鄧奉,幸堵陽。夏四月,大破鄧奉於小長安,斬之。

馮異與延岑戰於上林,破之。關中上林苑也。

吳漢率七將軍與劉永將蘇茂戰於廣樂,大破之。廣樂地闕,今宋州虞城縣有長樂故城,蓋避隋煬帝諱。虎牙大將軍蓋延圍劉永於睢陽。

五月己酉,車駕還宮。

乙卯晦,日有食之。《續漢志》曰:「日在柳十四度。柳,河南也。時樊崇謀作亂,其七月伏誅。」

六月壬戌,大赦天下。

耿弇與延岑戰於穰,大破之。穰,縣,屬南陽郡,今鄧州縣。

秋七月,征南大將軍岑彭率三將軍伐秦豐,戰於黎丘,大破之,獲其將蔡宏。

庚辰,詔曰:「吏不滿六百石,下至墨綬長、相,有罪先請。《續漢志》曰:「縣大者置令一人,千石;其次置長,四百石;小者三百石。侯國之相亦如之。皆掌理人,並秦制。」男子八十以上,十歲以下,及婦人從坐者,自非不道,詔所名捕,皆不得繫。詔書有名而特捕者。當驗問者即就驗。女徒雇山歸家。」前書》音義曰:「令甲:女子犯徒遣歸家,每月出錢雇人於山伐木,名曰雇山。」

蓋延拔睢陽,獲劉永,而蘇茂、周建立永子紆為梁王。

冬十月壬申,幸舂陵,祠園廟,因置酒舊宅,大會故人父老。光武舊宅在今隨州棗陽縣東南。宅南二里有白水焉,即張衡所謂「龍飛白水」也。十一月乙未,至自舂陵。

涿郡太守張豐反。涿郡故城在今幽州范陽縣。

是歲,李憲自稱天子。西州大將軍隗嚻奉奏。時鄧禹承制命嚻為西州大將軍,專制涼州、朔方事。建義大將軍朱祐率祭遵與延岑戰於東陽,斬其將張成。東陽,聚名也,故城在今鄧州南。臨淮郡復有東陽縣,非此地也。

四年春正月甲申,大赦天下。

二月壬子,幸懷。壬申,至自懷。

遣右將軍鄧禹率二將軍與延岑戰於武當,破之。武當,縣,屬南陽郡,有武當山,今均州縣也。

夏四月丁巳,幸鄴。己巳,進幸臨平。縣名,屬鉅鹿郡,故城在今定州鼓城縣東南。

遣大司馬吳漢擊五校賊於箕山,大破之。吳漢傳曰東郡箕山。

五月,進幸元氏。辛巳,進幸盧奴。

遣征虜將軍祭遵率四將軍討張豐於涿郡,斬豐。

六月辛亥,車駕還宮。

七月丁亥,幸譙。遣捕虜將軍馬武、偏將軍王霸圍劉紆於垂惠。垂惠,聚名,在今亳州山桑縣西北,一名禮城。

董憲將賁休以蘭陵城降,憲圍之。前書》曰賁赫。賁音肥,今姓作賁,音奔。蘭陵,縣,屬東海郡,故城在今沂州丞縣東。虎牙大將軍蓋延率平狄將軍龐萌救賁休,不克,蘭陵為憲所陷。

秋八月戊午,進幸壽春。今壽州縣。

太中大夫徐惲擅殺臨淮太守劉度,惲坐誅。

遣揚武將軍馬成率三將軍伐李憲。九月,圍憲於舒。縣名,故城在今廬州廬江縣西。

冬十月甲寅,車駕還宮。

太傅卓茂薨。

十一月丙申,幸宛。遣建義大將軍朱祐率二將軍圍秦豐於黎丘。十二月丙寅,進幸黎丘。

是歲,征西大將軍馮異與公孫述將程焉戰於陳倉,破之。

五年春正月癸巳,車駕還宮。

二月丙午,大赦天下。

捕虜將軍馬武、偏將軍王霸拔垂惠。

乙丑,幸魏郡。今相州也。

壬申,封殷後孔安為殷紹嘉公。成帝封孔吉為殷紹嘉公,安即吉之裔也。

彭寵為其蒼頭所殺,漁陽平。秦呼人為黔首。謂奴為蒼頭者,以別於良人也。

大司馬吳漢率建威大將軍耿弇擊富平、獲索賊於平原,大破降之。平原,郡,今德州縣也。復遣耿弇率二將軍討張步。

三月癸未,徙廣陽王良為趙王,始就國。

平狄將軍龐萌反,殺楚郡太守孫萌而東附董憲。

遣征南大將軍岑彭率二將軍伐田戎於津郷,大破之。南郡有津郷,故城在今荊州江陵縣東。

夏四月,旱,蝗。

河西大將軍竇融始遣使貢獻。

五月丙子,詔曰:「乆旱傷麥,秋種未下,朕甚憂之。將殘吏未勝,獄多冤結,元元愁恨,感動天氣乎?其令中都官、三輔、郡、國出繫囚,前書》音義曰:「中都官謂京師諸官府也。國謂諸侯王國也。」罪非犯殊死一切勿案,殊死謂斬刑。殊,絕也。左傳曰:「斬其木而弗殊。」一切謂權時,非乆制也。並見《前書》音義。見徒免為庶人。務進柔良,退貪酷,各正厥事焉。」臣賢案:范曄序例云「帝紀略依春秋,唯孛彗、日食、地震書,餘悉備於志」。流俗本於此下多有「甲申,白虹見,南北竟天」者,誤。它皆放此。

六月,建義大將軍朱祐拔黎丘,獲秦豐;而龐萌、蘇茂圍桃城。任城國有桃聚,故城在今兖州任城縣北。帝時幸蒙,縣名,屬梁國,故城在今宋州北。因自將征之。先理兵任城,乃進救桃城,大破萌等。

秋七月丁丑,幸沛,祠高原廟。前書》音義曰:「原,再也。」謂已立廟,更立者為原。詔修復西京園陵。進幸湖陵,征董憲。湖陵,縣,屬山陽郡,故城在今兖州方與縣東,一名湖陸。又幸蕃,縣名,屬魯國,故城在今徐州滕縣。蕃音皮。遂攻董憲於昌慮,大破之。昌慮,縣,屬東海郡,故城在今徐州滕縣東南。古邾國之濫邑也。左傳曰「邾庶其以濫來奔」,即此地。

八月己酉,進幸郯,縣名,屬東海郡,故城在今泗州下邳縣東北。郯音談。留吳漢攻劉紆、董憲等,車駕轉徇彭城、下邳。吳漢拔郯,獲劉紆,漢進圍董憲、龐萌於朐。縣名,屬東海郡,故城在今海州朐山縣西。音其于反。

冬十月,還,幸魯,使大司空祠孔子。

耿弇等與張步戰於臨淄,大破之。臨淄,今青州縣。帝幸臨淄,進幸劇。縣名,故城在今青州壽光縣南,故紀國城也。張步斬蘇茂以降,齊地平。

初起太學。陸機《洛陽記》曰:「太學在洛陽城故開陽門外,去宮八里,講堂長十丈,廣三丈。」車駕還宮,幸太學,賜博士弟子各有差。

十一月壬寅,大司徒伏湛免,尚書令侯霸為大司徒。

十二月,盧芳自稱天子於九原。縣名,屬五原郡,故城在今勝州銀成縣。

西州大將軍隗嚻子恂入侍。

交阯牧鄧讓率七郡太守遣使奉貢。交阯,郡,今交州縣也。南濵大海。《輿地志》云:「其夷足大指開析,兩足並立,指則相交。」阯與趾同,古字通。應劭《漢官儀》曰:「始開北方,遂交於南,為子孫基阯也。」七郡謂南海、蒼梧、鬱林、合浦、交阯、九真、日南,並屬交州,見續漢書。

詔復濟陽二年傜役。濟陽,縣,故城在今曹州冤句縣西南。皇考南頓君初為濟陽令,以哀帝建平元年帝生於濟陽宮,故復之。《前書》音義曰:「復謂除其賦役也。復音福。」

是歲,野穀漸少,田𠭇益廣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