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破邪靈假故傳道煽亂敎會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揭破邪靈假故傳道煽亂敎會書(有按)
海滄教會信徒
1929年12月31日

刊於《真光雜誌》民國十九年四月第廿九卷第四號。原文加在文字右旁波浪形書名號,此處以《》代替。此事件以前報道,刊在第廿三卷第八號者,見《已死去二十年之故傳道能以靈回來與人談話之奇聞》,同卷第九號網上尚無電子版圖像,未能錄入。有關聖神祈禱團,另見第廿九卷第五號《聖神祈禱團的事功》。

文中所述林舒泰事。本誌經據信者方面來函。詳載於第廿三卷第八九兩號會聞之中。今事隔六年。復承反攻者郵致此書囑本誌發表。其理由似比較充分。合照登出供同道研究。

  當民國十三年二月間,海滄(福建廈門)執事廖水榮家,夜間發現聲音,緜蠻似鳥,叫廖水榮問『你是誰?』答說:『我是林舒泰,奉耶和華的差來要對你說話。』可惜當時許多人不思到聖經《哥後》十一14『因爲撒但也會裝作光明的天使』,更不想到信徒雖死,當候主第二次由天降臨,始一同被提到雲裏,在空中與主相遇。』(《帖前》四16 17)若然,則林舒泰何能奉上帝之差?苟上帝當再差過去信徒而傳其話,則顯明耶穌的工作,尚未完全。但上帝乃無所不知,非同世人作事,間或遺漏,當再彌補。(希一1 2)。從各方面推想,便知魔鬼假藉信徒的名,而誘惑主的敎會的伎倆了。惟魔鬼手段高强,善於誘惑,致令人看不出他是魔鬼。只有屬靈經歷的人纔能知道。因他初次出聲,完全提引聖經,使人誤認他是由上帝而來。至第二次再來出聲,則一直以口說話,所說即稱上帝爲耶和華。(耶和華三字,譯卽自然有,乃律法時代的稱呼;至恩典時代稱上帝爲天父,示神人親近之意。新約《馬太》至《啓示錄》,從未有耶和華三字。)又叫人當守十誡,方能得救。(魔鬼明知世人不能守完十誡,故作此命。無非要廢除耶穌的救恩。)其中矛盾許多,無暇提及。惟最害敎會者,即以無稽之言,誣陷陳德修牧師侵吞廖水榮故姪女廖兩端二百六十元之話。魔鬼言此,令牧師無從訴寃。鬼何故要如此作爲,乃因反對上帝大助其僕,振興敎會,故以離間之計,起而挑撥,迷惑煽動。幾至數會內外,咸信爲實。忘了翰八44有云:『因他心裏沒有眞理,他說謊是出於自己。因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從此會友心與牧師相離,反對牧師,視牧師爲魔鬼。至今察出此聲之來,實大害諸凡信他的人。我們觀察,宛如豺狼必先將牧者攻擊,然後飽食羣羊。在去年春間,能揭破此聲確屬魔鬼者,祇有牧師牧師娘二人而已。彼時閩南敎會,咸抱隔岸觀火態度,無人能援助牧師,以致牧師不得不請退離任。由是而鬼計成矣。由是而今日海滄敎會,被魔鬼佔作大本營矣。就是所設聖神祈禱團之發動機,也完全由該聲所命。蓋本爲乩童,後信道,聽海滄出聲消息,立即到地請示,有聲告曰:『你當去傳道理,我要賜你行權,能醫疾病,說方言。』斯時感受邪靈,四處爲人祈禱醫病。正如《馬太》廿四24『因爲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於兩年前,向海滄姊妹曰:『耶和華指示我向慶泉娘金祺嫂說,當設聖神祈禱團。』(說明,上帝豈有稱人爲娘爲嫂之理。)又云:『逐日五更早須登山祈禱,當如五旬節底迎接聖神降臨。』目下在非法祈禱團者,都是以祈禱治病,拒絕服藥。凡服藥者,便加以不信罪名。結果被其誤死者,數已不少。若是害死身體,關係猶小;而害及靈性,關係莫大。試思豈有違反帝旨,而能得進其國者乎?亞當夏娃可作吾人前車之鑒。《撒上》十五23有『你旣厭棄耶和華的命令,耶和華也厭棄你作王』之句。是以我們祈禱,當遵守《馬太》六6的命令:『你祈禱的時候,要進你的內屋,關上門,禱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吾主吩咐門徒說:『你們儆醒祈禱,免入誘惑。』有人說『耶穌登山祈禱,我們步其後塵,何逆之有?』吾應之曰:耶穌上山祈禱,其無幾囘。一次爲要選門徒,一次爲聽道者,未明基督臨世之宗旨,欲强之爲王,從未見耶穌令門徒各當如此舉行。足見魔鬼所傳似是而非的道理。《哥後》十一3 4『我只怕你們的心或偏於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潔的心,就像蛇用詭詐誘惑了夏娃一樣,假如有人來,另傳一個耶穌,不是我們所傳過的;或者你們另受一個靈,不是你們所受過的;或者另得一個福音,不是你們所得過的;你們容讓他也就罷了。』今之聖神祈禱團,係由假冒故傳道林舒泰倡設的。敎會許多人不察,連聖會報本年十一月十五號八十八面也代爲鼓吹,說聖神祈禱團之美滿效果。嗚呼!吾不知主意登此報端者,是勉勵各會堂之祈禱會,當加聖神及團字而否耶?感謝上帝!已喚醒我海滄五十餘受迷的會友,今已明瞭,家之聲,及姓所設聖神祈禱團,係邪靈假冒而惑人的。但敎會中的領袖,以及未有聖經學識的會友,尚在迷醉之中,逐早上山祈禱,傳屬體的道,說誹謗的話,釀成敎會分裂之禍。不第海滄敎會如此,凡足跡所到,如漳,廈,惠,鼓等處,也久染遺毒。閩南敎會領袖先生,豈可束手旁觀,而不早爲之所乎。(《行傳》廿29 30)可不趕緊起來,共同撲滅此引人悖逆上帝之偽師,禁止會友加入聖神祈禱團耶。《彼前》五8『務要謹守,儆醒,因爲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呌的獅子,徧地遊行,尋找可呑喫的人。』又《雅各》四7『故此你們要順服上帝,務要抵擋魔鬼,魔鬼就必離開你們逃跑了。』本年廈門區會,已表决此聲問題,曾經寄來警告海滄敎會急須醒悟書。細察內容,不但以應海滄敎會之急,即閩南敎會,亦有當知之必要。茲將原函附錄。函曰:『海滄堂會長執曁全體會友均照。啓者,本會於十一月十九號,集在同安雙圳頭禮拜堂,聽貴會正周之德牧師及查敎會之林朝策許希仁牧師,接續報告尊處敎會情形,本會不勝注意關心。查吾敎會以基督爲根基,以聖經爲標準,而上帝完全之啓示,最後最完全者,即以其獨生之子。(希一1 2)從未有差遣過去信徒靈魂而儆醒人者,本會全體聲明警告,貴處發現之聲,决非由上帝而來者。若云其聲無背道理者,有何不可接納之處。即請君等查《行傳》十六16 34載保羅等傳道於腓立比,遇一使女,被邪神所祟者,隨保羅之後,宣言曰:「此至高上帝之僕,傳得救之道。」你等試思此言有何錯,保羅亦未嘗不可藉此博得大多數人之歡迎;但保羅如何呢?反轉過身來,向此使女曰:「我奉耶穌基督之名,吩咐你由此人之身上出去。」夫保羅爲此下囚亦不恤,此可證明基督正道,不重靈異,取人信仰。此其一也。閩南敎會多人,因病因事祈禱上帝,而得其醫治排解者,累累皆是。尊處敎會,注意爲病者祈禱,不管病者信道不信道,惟聽此聲發出即得痊愈。由此招來許多有所希冀者到禮拜堂來,根本非學吾主之行爲,因耶穌曰:「勿爲能壞之糧而勞,當爲永生之糧而勞。」且耶穌屢責人以異蹟信之,爲無根之草。此其二也。况該聲有時關涉人家瑣屑私事,如墓牌,婚娶,或訐人之短。以牧師傳道之言語,尚不合宜;而謂林舒泰乃上帝所差遣之言語乎。此其三也。本會非欲與尊處敎會辯駁,更非與該聲作對,列舉三條,以爲諸宗主可愛弟兄姊妹隅反。願三一眞神啓示君等注意,多讀聖經,記憶吾主於末世之警告,庶免被邪靈所誤是幸。』等語。据此,五十餘人等,請各堂會的牧師傳道,於禮拜日宣佈,俾會友週知。又深望閩南同在主內之弟兄姊妹,急起反對,力攻魔鬼,多多爲海滄敎會禱告。亞孟! 海滄敎會反攻假冒林舒泰邪靈五十餘弟妹同啓。 一九二九,十二;卅一日。

(按)此事廈門《石生雜誌》第一卷第四期黃其德先生著的『《海滄逐魔記的囘聲》』說得很詳細,附錄如下:

  閩南敎會廈門區之海滄堂會,慘被邪靈假冒故傳道林舒泰名字,在空中發聲,誘惑會友,釀成敎會分裂之現象。此種駭人聽聞之事實,自民國十三年廢曆二月廿六夜起,至廈門會委派許春草到地查辦之日止,爲期計四年九個多月。君查辦驅逐該邪靈之後,於一九二九年元月三日,刊發『《海滄逐鬼記》』一文,仝年十二月卅一日,海滄堂會會友五十餘人,亦刊發揭破該邪靈煽亂敎會書,記者見而喜之,爰將逐鬼前因後果,補述於此,幷將『《海滄逐鬼記》』及揭破該邪靈書,附錄於後,以明經過情形。

  先是該邪靈發聲之後,即言三語四,不一而足,於是信從者日多,迨後破綻漸露,該處牧師陳德修,乃與離異,未幾氏竟被該邪靈誣稱其侵吞廖水榮故姪女廖兩端,二百六十元,聞者嘩然。街談巷議,莫不信以爲眞,於是牧師遂被綽號『二百六』,婦人小子多以是稱之。牧師泣訴無門,莫從辯白,惟有日夜哭禱於上帝前耳。

  一九二八年十一月廿七日,廈門區議會集於橋頭禮拜堂,牧師在會中逢人陳訴。洪山敎會代表許春草,勸其向區議會控告之,牧師乃連夜備呈,於廿九日送會。文曰:

『具寃啓人陳德修爲憑空揑誣,藉端譭譽,懇派幹才,澈查觸破劈誣反坐事。寃因本年又二月十八早,海滄堂會執事廖水榮再福張金其永福,持一紙條,內載(許春波靜靜,陳德修魔鬼入心,撒但充滿伊,食廖兩端錢,罪不能赦,敢寫離書,耶和華要向他算賬,傳道牧師陷落罪,願爾平安。)等謊前來。登時德修聞訊駭異,遣人質問,囘答吞沒二百六。查此說謊言者,係是自稱爲故傳道林舒泰,奉耶和華命而來者。德修自問無愧,初不爲意。孰料惡魔居心險詐,欺孱易噬,延今已逾半載,流言之聲,日益加甚,似此含沙射影,倒亂會規,關係影響,當不特德修與海滄堂會已也。目下我閩南敎會,有科學眼光者,有聖經學識者,屢見不少。倘各仍抱隔岸觀火態度,而不嚴加澈究,敎會前途之遺害,不知伊於胡底。痛癢攸關,合亟瀝情,瀆請鈞會,迅派幹才,揭破陰謀,掃除妖孼。如請施行,實爲公便。』

  區議會接到該呈,立行批示『候飭員查辦。』即派許春草楊懷德益和安吳景星等,前往查辦。氏于受命之後,即於十二月廿三日,到地審查,(其餘三人因事未同行)幷驅逐之去,自是聲不復作矣。一九二九年十一月十九日,區議會集於同安雙圳頭禮拜堂,君到會復命,(海滄堂會會正周之德,及奉派查敎會之許希仁林朝策兩牧師,亦將情形報告,)區議會乃去函警告海滄堂會焉。(函見前書末)

  附錄『海滄逐鬼記』如左:

在基督耶穌裏有忠心的兄姊同鑒:

  敬啓者,竊許春草前奉廈門基督敎區議會指派,查究海滄林舒泰聲稱陳德修侵吞廖兩端二百六十元案;奉此,當於一九二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備函預告海滄與該聲最有關係者廖水榮,略開:『本屆廈門區議會,准海滄牧師陳德修呈稱被林舒泰誣指侵吞廖兩端現銀二百六十元,請求派員澈查究辦,等由。查陳德修身爲牧師,果有此種不肖行爲,實爲敎會莫大恥辱,應受相當處分,否則名譽攸關,亦應爲之剖白。事經區議會指派等負責辦理在案。茲定古曆十一月十一日(即拜六)前赴海滄,開始偵查。合請先生代轉林舒泰,准於該日午後六時至十時間,出聲提出陳德修侵吞二百六拾元人物確證,以明事實,俾得據情核轉區議會奪裁,』等語。至十二月廿三日,(即古歷十一月十一日拜六),乃偕同張舜華許序鐘張聖才諸同道,由廈起程,同日午後二句鐘,到達海滄禮拜堂,稍事休息,遂開始調查本案。總核各方報告,知所謂林舒泰者,確係一種邪靈,假藉故傳道林舒泰名,自稱奉耶和華命令,由民國十三年古歷二月廿六夜起,至到地調查之日,前後四年九個多月,屢次在空中發聲,摘引經訓,强解眞理。一般民衆,以其所言多有奇驗,且能顯示異蹟,如自空中發光,幻身爲光明天使,及治病等等,以信從者甚多,此聲最初,出自廖水榮住宅,及其前後附近,近年,則亦在海滄禮拜堂垣外,及海滄街尾之山頂發聲。據此,遂與同行諸同道,前往廖水榮住宅,與廖水榮略談此事,並託代轉該邪靈,於是晚準到禮拜堂,與陳德修對質。時已午後四時廿五分,方擬退出宅,忽聞宅後進,有聲呼『許春草。』未及注意,廖水榮曰:『來矣!』曰:『予並未聽見。』遂聞有聲如鳥,又如婦人哭後談話之聲,出自樓上。呼曰:『許春草,勿試主你之上帝。』亟望樓上逐去,厲聲問曰:『在那裏!』聲曰:『勿試主你之上帝!』曰:『你是誰?』聲曰:『我乃耶和華所差。』曰:『你有甚麼憑據,說陳德修吞侵廖兩端二百六十元?』聲曰:『陳德修侵吞廖兩端二百六十元,勿試主你之上帝!』益厲聲斥曰:『上帝是公義善悲之主,斷不寃抑他的僕人!你說陳德修吞款,請舉出人物兩證來!』聲曰:『你呌陳德修來便知。』曰:『陳德修告你。我奉區議會派來查辦此案,你應當舉出他吞款的證據來!沒有證據,你便是誣陷上帝的僕人,我立卽宣佈你的罪狀!』聲曰:『你不比上帝聰明。』曰:『你若舉不出證據來,我便斷定你是鬼;來這裏惑迷上帝的兒女,誣陷上帝的僕人,謗瀆上帝的聖會!快快舉出證據來!』聲曰:『勿試主你之上帝。』張聖才曰:『聖經明明呌我們試探世上一切的靈,看是邪靈,還是聖靈。今天你必舉出證據來,否則宣布你的罪狀。』聲默然。許序鐘亦大聲喝曰:『快來說話,否則宣布你的罪狀。』聲仍默然。怒斥之曰:『快來,快快舉出證據來!快來!』聲曰:『我可不是你差的。』曰:『我今日受派,特來審明此事;你必得快來!』聲再默然。曰:『旣舉不出證據來,我便藉主耶穌基督的名,命令你出境,永遠不得再來!』但聲仍默然。張聖才乃曰:『限你五分鐘,舉出陳德修侵吞廖兩端二百六十元的證據來。否則斷定你是鬼!把你的罪狀宣布出來!』於是等靜待五分鐘,聲不來,再數分鐘,仍無聲息。始鄭重宣告曰:『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命令你出境!』於是祈禱感謝上帝,聖才序鐘亦相繼祈禱,聲終不再來。知鬼已伏罪遠遁,乃請聽衆記名爲證。計是日在場聽衆有廖水榮周子固林戊已陳寶周約西陳慶泉陳開添林素娥林思道夫人,林海溪林鳳源,曁等同行四人。最後以温言慰藉聽衆,略稱『君等悉爲上帝忠厚兒女,只知服從,不暇細辨是非,以致有此錯誤。今天之事,證明此聲確係邪靈,假稱林舒泰的,後此望勿再信,彼今天被趕,决不再來。』廖水榮陳寶曰:『若再來如何?』曰:『上帝恩典施與我們,只問我們要否接受?』(閱者請看路加十一章廿四節至廿六節)聖才曰:『再來亦不可信他,此聲絕對是鬼!』此十二月廿二日,(卽古歷十一月十一日)午後四時廿五分至五時…………分事也。當晚等借宿禮拜堂,蒙該堂牧師陳德修長老李矜憫曁諸兄弟,招待備至,相與論道。聞有前此被愚,至是乃覺迷津者數人。翌日爲聖日,等擬即返廈,復承牧師長老强勿使行,並請登臺將情當衆宣布,以破迷夢。力却不可,乃如請登臺報告前情,並温言慰勉諸兄弟。當場覺迷者,不無其人。唯閉會後,忽見廖水榮周子固等帶同會友四五十人,欲向等辯論,力稱林舒泰决係眞神;奉命來此工作,已有五年光景,被以五分鐘工夫一筆抹煞。又謂等强詞奪理,所責各點,均不足以證明該聲之爲鬼。羣情汹湧,殆欲得而甘心,以諸會友盛氣相迫,難以理喻,不欲多言,致傷感情,且念凡此諸人,原皆上帝兒女,今日慘被邪靈所勝,以致怒火中焚,愈趨愈下,情實可憐,唯有登樓力禱,以平其憤耳。總之:海滄五年來發出之怪聲,確係邪靈假藉林舒泰所爲,煽惑信徒,爲害至烈。誠恐同道兄姊,聞風被愚,爰記所見事實如上,以闢其邪。願主保守吾人直到永遠。亞孟。 一九二九年一月三日許春草謹啓

  又《石生》於附錄『揭破邪靈假故傳道煽亂敎會書』前,加有幾段按語。亦頗重要,一併錄附。其言曰:

編者按:被邪靈迷得如醉似昏的海滄堂會會友,(其實其他堂會會友亦屬不少。)今天竟『覺今是而昨非』,吾們不禁向上主千感萬謝,並爲海滄的會友慶慰不置。
 對於祈禱團的一段話,我以爲尚有斟酌之處。祈禱團的確有它的大大好處,上山不上山,都是隨遇而安的事,不成什麼問題。不過祈禱團如冠以『聖神』二字,我就以爲大大不必,在鼓浪嶼筆架山上的祈禱團,記者和多數的團友,早就極力表示反對這樣的名稱。當時曾屢到我們這個祈禱團來,他和一二少數份子,很想給這個祈禱團起名呌『筆架山聖神祈禱團』,而把它海滄邪靈化了。但是始終被我們拒絕。結果於去年五月廿六日晚,他忽到該團宣傳異端,被我和許春草君辯駁責備,狠狠而去,至今不復來矣。我們這個祈禱團,固然很多人說是開端的,其實不然,在氏未到之先,張聖才許春草,老早就在此地做過好久靈修的工夫了。
 至於說聖會報爲聖神祈禱團鼓吹一節,我翻閱該報此段文字,標題是『漳州祈禱團』,內中明明說是四堂集合的,在東坂後禮拜堂開紀念會,不過牠的措詞有一句『漳州四堂的祈禱團,也呌做聖神祈禱團。』我不曉得投稿人當時怎麼這樣寫,但我總覺得這可不必向聖會報的『主意登此報端者』說聲:『嗚呼』而問他『是勉勵各堂會的祈禱會,當加以聖神及團字面否耶。』
 區議會警告函中。首謂『貴處發現之聲,决非由上帝而來者』,末勸海滄會友,『記憶吾主於末世之警告,庶免被邪靈所誤是幸。』然中段則又鄭重聲明『更非與該聲作對』,朋友多不了解其意云何,謂該聲非邪靈之所爲歟?則何以勸人莫爲所誤?謂該聲乃邪靈歟?又何以言非與作對?說者謂苟非矛盾其詞,則是別具肺肝。而吾則以爲該邪靈早被許春草君奉主名逐去,聲久不復作,故區議會無敵手可對,但未知孰是孰非耳!
(附啓)記者近從讀書閱報中,搜集甚多說鬼的材料,中且有强半爲歐西科學家所不敢否認之紀載,甚足爲新約載耶穌逐鬼眞是有鬼之一佐證。俟有暇隙,當加以整理在本誌發表。閱者注意。(亦鏡)



PD-icon.svg 这部作品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或者以法人、非法人单位名義但非作者個人名義發表,1996年1月1日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法人、非法人单位作品發表起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