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破邪灵假故传道煽乱教会书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揭破邪灵假故传道煽乱教会书(有按)
海沧教会信徒
1929年12月31日

刊于《真光杂志》民国十九年四月第廿九卷第四号。原文加在文字右旁波浪形书名号,此处以《》代替。此事件以前报道,刊在第廿三卷第八号者,见《已死去二十年之故传道能以灵回来与人谈话之奇闻》,同卷第九号网上尚无电子版图像,未能录入。有关圣神祈祷团,另见第廿九卷第五号《圣神祈祷团的事功》。

文中所述林舒泰事。本志经据信者方面来函。详载于第廿三卷第八九两号会闻之中。今事隔六年。复承反攻者邮致此书嘱本志发表。其理由似比较充分。合照登出供同道研究。

  当民国十三年二月间,海沧(福建厦门)执事廖水荣家,夜间发现声音,绵蛮似鸟,叫廖水荣问‘你是谁?’答说:‘我是林舒泰,奉耶和华的差来要对你说话。’可惜当时许多人不思到圣经《哥后》十一14‘因为撒但也会装作光明的天使’,更不想到信徒虽死,当候主第二次由天降临,始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帖前》四16 17)若然,则林舒泰何能奉上帝之差?苟上帝当再差过去信徒而传其话,则显明耶稣的工作,尚未完全。但上帝乃无所不知,非同世人作事,间或遗漏,当再弥补。(希一1 2)。从各方面推想,便知魔鬼假藉信徒的名,而诱惑主的教会的伎俩了。惟魔鬼手段高强,善于诱惑,致令人看不出他是魔鬼。只有属灵经历的人才能知道。因他初次出声,完全提引圣经,使人误认他是由上帝而来。至第二次再来出声,则一直以口说话,所说即称上帝为耶和华。(耶和华三字,译即自然有,乃律法时代的称呼;至恩典时代称上帝为天父,示神人亲近之意。新约《马太》至《启示录》,从未有耶和华三字。)又叫人当守十诫,方能得救。(魔鬼明知世人不能守完十诫,故作此命。无非要废除耶稣的救恩。)其中矛盾许多,无暇提及。惟最害教会者,即以无稽之言,诬陷陈德修牧师侵吞廖水荣故侄女廖两端二百六十元之话。魔鬼言此,令牧师无从诉冤。鬼何故要如此作为,乃因反对上帝大助其仆,振兴教会,故以离间之计,起而挑拨,迷惑煽动。几至数会内外,咸信为实。忘了翰八44有云:‘因他心里没有真理,他说谎是出于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从此会友心与牧师相离,反对牧师,视牧师为魔鬼。至今察出此声之来,实大害诸凡信他的人。我们观察,宛如豺狼必先将牧者攻击,然后饱食群羊。在去年春间,能揭破此声确属魔鬼者,祇有牧师牧师娘二人而已。彼时闽南教会,咸抱隔岸观火态度,无人能援助牧师,以致牧师不得不请退离任。由是而鬼计成矣。由是而今日海沧教会,被魔鬼占作大本营矣。就是所设圣神祈祷团之发动机,也完全由该声所命。盖本为乩童,后信道,听海沧出声消息,立即到地请示,有声告曰:‘你当去传道理,我要赐你行权,能医疾病,说方言。’斯时感受邪灵,四处为人祈祷医病。正如《马太》廿四24‘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于两年前,向海沧姊妹曰:‘耶和华指示我向庆泉娘金祺嫂说,当设圣神祈祷团。’(说明,上帝岂有称人为娘为嫂之理。)又云:‘逐日五更早须登山祈祷,当如五旬节底迎接圣神降临。’目下在非法祈祷团者,都是以祈祷治病,拒绝服药。凡服药者,便加以不信罪名。结果被其误死者,数已不少。若是害死身体,关系犹小;而害及灵性,关系莫大。试思岂有违反帝旨,而能得进其国者乎?亚当夏娃可作吾人前车之鉴。《撒上》十五23有‘你既厌弃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弃你作王’之句。是以我们祈祷,当遵守《马太》六6的命令:‘你祈祷的时候,要进你的内屋,关上门,祷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吾主吩咐门徒说:‘你们儆醒祈祷,免入诱惑。’有人说‘耶稣登山祈祷,我们步其后尘,何逆之有?’吾应之曰:耶稣上山祈祷,其无几回。一次为要选门徒,一次为听道者,未明基督临世之宗旨,欲强之为王,从未见耶稣令门徒各当如此举行。足见魔鬼所传似是而非的道理。《哥后》十一3 4‘我只怕你们的心或偏于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就像蛇用诡诈诱惑了夏娃一样,假如有人来,另传一个耶稣,不是我们所传过的;或者你们另受一个灵,不是你们所受过的;或者另得一个福音,不是你们所得过的;你们容让他也就罢了。’今之圣神祈祷团,系由假冒故传道林舒泰倡设的。教会许多人不察,连圣会报本年十一月十五号八十八面也代为鼓吹,说圣神祈祷团之美满效果。呜呼!吾不知主意登此报端者,是勉励各会堂之祈祷会,当加圣神及团字而否耶?感谢上帝!已唤醒我海沧五十馀受迷的会友,今已明了,家之声,及姓所设圣神祈祷团,系邪灵假冒而惑人的。但教会中的领袖,以及未有圣经学识的会友,尚在迷醉之中,逐早上山祈祷,传属体的道,说诽谤的话,酿成教会分裂之祸。不第海沧教会如此,凡足迹所到,如漳,厦,惠,鼓等处,也久染遗毒。闽南教会领袖先生,岂可束手旁观,而不早为之所乎。(《行传》廿29 30)可不赶紧起来,共同扑灭此引人悖逆上帝之伪师,禁止会友加入圣神祈祷团耶。《彼前》五8‘务要谨守,儆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呑吃的人。’又《雅各》四7‘故此你们要顺服上帝,务要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们逃跑了。’本年厦门区会,已表决此声问题,曾经寄来警告海沧教会急须醒悟书。细察内容,不但以应海沧教会之急,即闽南教会,亦有当知之必要。兹将原函附录。函曰:‘海沧堂会长执曁全体会友均照。启者,本会于十一月十九号,集在同安双圳头礼拜堂,听贵会正周之德牧师及查教会之林朝策许希仁牧师,接续报告尊处教会情形,本会不胜注意关心。查吾教会以基督为根基,以圣经为标准,而上帝完全之启示,最后最完全者,即以其独生之子。(希一1 2)从未有差遣过去信徒灵魂而儆醒人者,本会全体声明警告,贵处发现之声,决非由上帝而来者。若云其声无背道理者,有何不可接纳之处。即请君等查《行传》十六16 34载保罗等传道于腓立比,遇一使女,被邪神所祟者,随保罗之后,宣言曰:“此至高上帝之仆,传得救之道。”你等试思此言有何错,保罗亦未尝不可借此博得大多数人之欢迎;但保罗如何呢?反转过身来,向此使女曰:“我奉耶稣基督之名,吩咐你由此人之身上出去。”夫保罗为此下囚亦不恤,此可证明基督正道,不重灵异,取人信仰。此其一也。闽南教会多人,因病因事祈祷上帝,而得其医治排解者,累累皆是。尊处教会,注意为病者祈祷,不管病者信道不信道,惟听此声发出即得痊愈。由此招来许多有所希冀者到礼拜堂来,根本非学吾主之行为,因耶稣曰:“勿为能坏之粮而劳,当为永生之粮而劳。”且耶稣屡责人以异迹信之,为无根之草。此其二也。况该声有时关涉人家琐屑私事,如墓牌,婚娶,或讦人之短。以牧师传道之言语,尚不合宜;而谓林舒泰乃上帝所差遣之言语乎。此其三也。本会非欲与尊处教会辩驳,更非与该声作对,列举三条,以为诸宗主可爱弟兄姊妹隅反。愿三一真神启示君等注意,多读圣经,记忆吾主于末世之警告,庶免被邪灵所误是幸。’等语。据此,五十馀人等,请各堂会的牧师传道,于礼拜日宣布,俾会友周知。又深望闽南同在主内之弟兄姊妹,急起反对,力攻魔鬼,多多为海沧教会祷告。亚孟! 海沧教会反攻假冒林舒泰邪灵五十馀弟妹同启。 一九二九,十二;卅一日。

(按)此事厦门《石生杂志》第一卷第四期黄其德先生著的‘《海沧逐魔记的回声》’说得很详细,附录如下:

  闽南教会厦门区之海沧堂会,惨被邪灵假冒故传道林舒泰名字,在空中发声,诱惑会友,酿成教会分裂之现象。此种骇人听闻之事实,自民国十三年废历二月廿六夜起,至厦门会委派许春草到地查办之日止,为期计四年九个多月。君查办驱逐该邪灵之后,于一九二九年元月三日,刊发‘《海沧逐鬼记》’一文,仝年十二月卅一日,海沧堂会会友五十馀人,亦刊发揭破该邪灵煽乱教会书,记者见而喜之,爰将逐鬼前因后果,补述于此,并将‘《海沧逐鬼记》’及揭破该邪灵书,附录于后,以明经过情形。

  先是该邪灵发声之后,即言三语四,不一而足,于是信从者日多,迨后破绽渐露,该处牧师陈德修,乃与离异,未几氏竟被该邪灵诬称其侵吞廖水荣故侄女廖两端,二百六十元,闻者哗然。街谈巷议,莫不信以为真,于是牧师遂被绰号‘二百六’,妇人小子多以是称之。牧师泣诉无门,莫从辩白,惟有日夜哭祷于上帝前耳。

  一九二八年十一月廿七日,厦门区议会集于桥头礼拜堂,牧师在会中逢人陈诉。洪山教会代表许春草,劝其向区议会控告之,牧师乃连夜备呈,于廿九日送会。文曰:

‘具冤启人陈德修为凭空捏诬,借端毁誉,恳派干才,澈查触破劈诬反坐事。冤因本年又二月十八早,海沧堂会执事廖水荣再福张金其永福,持一纸条,内载(许春波静静,陈德修魔鬼入心,撒但充满伊,食廖两端钱,罪不能赦,敢写离书,耶和华要向他算账,传道牧师陷落罪,愿尔平安。)等谎前来。登时德修闻讯骇异,遣人质问,回答吞没二百六。查此说谎言者,系是自称为故传道林舒泰,奉耶和华命而来者。德修自问无愧,初不为意。孰料恶魔居心险诈,欺孱易噬,延今已逾半载,流言之声,日益加甚,似此含沙射影,倒乱会规,关系影响,当不特德修与海沧堂会已也。目下我闽南教会,有科学眼光者,有圣经学识者,屡见不少。倘各仍抱隔岸观火态度,而不严加澈究,教会前途之遗害,不知伊于胡底。痛痒攸关,合亟沥情,渎请钧会,迅派干才,揭破阴谋,扫除妖孽。如请施行,实为公便。’

  区议会接到该呈,立行批示‘候饬员查办。’即派许春草杨怀德益和安吴景星等,前往查办。氏于受命之后,即于十二月廿三日,到地审查,(其馀三人因事未同行)并驱逐之去,自是声不复作矣。一九二九年十一月十九日,区议会集于同安双圳头礼拜堂,君到会复命,(海沧堂会会正周之德,及奉派查教会之许希仁林朝策两牧师,亦将情形报告,)区议会乃去函警告海沧堂会焉。(函见前书末)

  附录‘海沧逐鬼记’如左:

在基督耶稣里有忠心的兄姊同鉴:

  敬启者,窃许春草前奉厦门基督教区议会指派,查究海沧林舒泰声称陈德修侵吞廖两端二百六十元案;奉此,当于一九二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备函预告海沧与该声最有关系者廖水荣,略开:‘本届厦门区议会,准海沧牧师陈德修呈称被林舒泰诬指侵吞廖两端现银二百六十元,请求派员澈查究办,等由。查陈德修身为牧师,果有此种不肖行为,实为教会莫大耻辱,应受相当处分,否则名誉攸关,亦应为之剖白。事经区议会指派等负责办理在案。兹定古历十一月十一日(即拜六)前赴海沧,开始侦查。合请先生代转林舒泰,准于该日午后六时至十时间,出声提出陈德修侵吞二百六拾元人物确证,以明事实,俾得据情核转区议会夺裁,’等语。至十二月廿三日,(即古历十一月十一日拜六),乃偕同张舜华许序钟张圣才诸同道,由厦起程,同日午后二句钟,到达海沧礼拜堂,稍事休息,遂开始调查本案。总核各方报告,知所谓林舒泰者,确系一种邪灵,假借故传道林舒泰名,自称奉耶和华命令,由民国十三年古历二月廿六夜起,至到地调查之日,前后四年九个多月,屡次在空中发声,摘引经训,强解真理。一般民众,以其所言多有奇验,且能显示异迹,如自空中发光,幻身为光明天使,及治病等等,以信从者甚多,此声最初,出自廖水荣住宅,及其前后附近,近年,则亦在海沧礼拜堂垣外,及海沧街尾之山顶发声。据此,遂与同行诸同道,前往廖水荣住宅,与廖水荣略谈此事,并托代转该邪灵,于是晚准到礼拜堂,与陈德修对质。时已午后四时廿五分,方拟退出宅,忽闻宅后进,有声呼‘许春草。’未及注意,廖水荣曰:‘来矣!’曰:‘予并未听见。’遂闻有声如鸟,又如妇人哭后谈话之声,出自楼上。呼曰:‘许春草,勿试主你之上帝。’亟望楼上逐去,厉声问曰:‘在那里!’声曰:‘勿试主你之上帝!’曰:‘你是谁?’声曰:‘我乃耶和华所差。’曰:‘你有什么凭据,说陈德修吞侵廖两端二百六十元?’声曰:‘陈德修侵吞廖两端二百六十元,勿试主你之上帝!’益厉声斥曰:‘上帝是公义善悲之主,断不冤抑他的仆人!你说陈德修吞款,请举出人物两证来!’声曰:‘你叫陈德修来便知。’曰:‘陈德修告你。我奉区议会派来查办此案,你应当举出他吞款的证据来!没有证据,你便是诬陷上帝的仆人,我立即宣布你的罪状!’声曰:‘你不比上帝聪明。’曰:‘你若举不出证据来,我便断定你是鬼;来这里惑迷上帝的儿女,诬陷上帝的仆人,谤渎上帝的圣会!快快举出证据来!’声曰:‘勿试主你之上帝。’张圣才曰:‘圣经明明叫我们试探世上一切的灵,看是邪灵,还是圣灵。今天你必举出证据来,否则宣布你的罪状。’声默然。许序钟亦大声喝曰:‘快来说话,否则宣布你的罪状。’声仍默然。怒斥之曰:‘快来,快快举出证据来!快来!’声曰:‘我可不是你差的。’曰:‘我今日受派,特来审明此事;你必得快来!’声再默然。曰:‘既举不出证据来,我便藉主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出境,永远不得再来!’但声仍默然。张圣才乃曰:‘限你五分钟,举出陈德修侵吞廖两端二百六十元的证据来。否则断定你是鬼!把你的罪状宣布出来!’于是等静待五分钟,声不来,再数分钟,仍无声息。始郑重宣告曰:‘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出境!’于是祈祷感谢上帝,圣才序钟亦相继祈祷,声终不再来。知鬼已伏罪远遁,乃请听众记名为证。计是日在场听众有廖水荣周子固林戊已陈宝周约西陈庆泉陈开添林素娥林思道夫人,林海溪林凤源,曁等同行四人。最后以温言慰藉听众,略称‘君等悉为上帝忠厚儿女,只知服从,不暇细辨是非,以致有此错误。今天之事,证明此声确系邪灵,假称林舒泰的,后此望勿再信,彼今天被赶,决不再来。’廖水荣陈宝曰:‘若再来如何?’曰:‘上帝恩典施与我们,只问我们要否接受?’(阅者请看路加十一章廿四节至廿六节)圣才曰:‘再来亦不可信他,此声绝对是鬼!’此十二月廿二日,(即古历十一月十一日)午后四时廿五分至五时…………分事也。当晚等借宿礼拜堂,蒙该堂牧师陈德修长老李矜悯曁诸兄弟,招待备至,相与论道。闻有前此被愚,至是乃觉迷津者数人。翌日为圣日,等拟即返厦,复承牧师长老强勿使行,并请登台将情当众宣布,以破迷梦。力却不可,乃如请登台报告前情,并温言慰勉诸兄弟。当场觉迷者,不无其人。唯闭会后,忽见廖水荣周子固等带同会友四五十人,欲向等辩论,力称林舒泰决系真神;奉命来此工作,已有五年光景,被以五分钟工夫一笔抹煞。又谓等强词夺理,所责各点,均不足以证明该声之为鬼。群情汹涌,殆欲得而甘心,以诸会友盛气相迫,难以理喻,不欲多言,致伤感情,且念凡此诸人,原皆上帝儿女,今日惨被邪灵所胜,以致怒火中焚,愈趋愈下,情实可怜,唯有登楼力祷,以平其愤耳。总之:海沧五年来发出之怪声,确系邪灵假藉林舒泰所为,煽惑信徒,为害至烈。诚恐同道兄姊,闻风被愚,爰记所见事实如上,以辟其邪。愿主保守吾人直到永远。亚孟。 一九二九年一月三日许春草谨启

  又《石生》于附录‘揭破邪灵假故传道煽乱教会书’前,加有几段按语。亦颇重要,一并录附。其言曰:

编者按:被邪灵迷得如醉似昏的海沧堂会会友,(其实其他堂会会友亦属不少。)今天竟‘觉今是而昨非’,吾们不禁向上主千感万谢,并为海沧的会友庆慰不置。
 对于祈祷团的一段话,我以为尚有斟酌之处。祈祷团的确有它的大大好处,上山不上山,都是随遇而安的事,不成什么问题。不过祈祷团如冠以‘圣神’二字,我就以为大大不必,在鼓浪屿笔架山上的祈祷团,记者和多数的团友,早就极力表示反对这样的名称。当时曾屡到我们这个祈祷团来,他和一二少数份子,很想给这个祈祷团起名叫‘笔架山圣神祈祷团’,而把它海沧邪灵化了。但是始终被我们拒绝。结果于去年五月廿六日晚,他忽到该团宣传异端,被我和许春草君辩驳责备,狠狠而去,至今不复来矣。我们这个祈祷团,固然很多人说是开端的,其实不然,在氏未到之先,张圣才许春草,老早就在此地做过好久灵修的工夫了。
 至于说圣会报为圣神祈祷团鼓吹一节,我翻阅该报此段文字,标题是‘漳州祈祷团’,内中明明说是四堂集合的,在东坂后礼拜堂开纪念会,不过它的措词有一句‘漳州四堂的祈祷团,也叫做圣神祈祷团。’我不晓得投稿人当时怎么这样写,但我总觉得这可不必向圣会报的‘主意登此报端者’说声:‘呜呼’而问他‘是勉励各堂会的祈祷会,当加以圣神及团字面否耶。’
 区议会警告函中。首谓‘贵处发现之声,决非由上帝而来者’,末劝海沧会友,‘记忆吾主于末世之警告,庶免被邪灵所误是幸。’然中段则又郑重声明‘更非与该声作对’,朋友多不了解其意云何,谓该声非邪灵之所为欤?则何以劝人莫为所误?谓该声乃邪灵欤?又何以言非与作对?说者谓苟非矛盾其词,则是别具肺肝。而吾则以为该邪灵早被许春草君奉主名逐去,声久不复作,故区议会无敌手可对,但未知孰是孰非耳!
(附启)记者近从读书阅报中,搜集甚多说鬼的材料,中且有强半为欧西科学家所不敢否认之纪载,甚足为新约载耶稣逐鬼真是有鬼之一佐证。俟有暇隙,当加以整理在本志发表。阅者注意。(亦镜)



PD-icon.svg 这部作品以匿名或别名发表,确实作者身份不明,或者以法人、非法人单位名义但非作者个人名义发表,1996年1月1日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匿名、别名、法人、非法人单位作品发表起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