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王朝實錄/太祖實錄/五年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四年(1395年) 太祖康獻大王實錄
五年
六年(1397年) 

五年 春正月[编辑]

1月1日[编辑]

  • 庚申朔/上率群臣賀帝正,受群臣朝,仍賜宴。 群臣歡甚,光陽府院君李茂方起舞,判三司事鄭道傳稱觴而進言曰:“正朝,一歲之元; 始祖,一國之元。 元者,善之長也,國之始祖,不可不愼。” 上曰:“兪。”

1月3日[编辑]

  • 壬戌/囚刑曹掌務正郞金穩于巡軍獄。 以決訟啓本,犯書世子諱也。

1月4日[编辑]

  • 癸亥/上觀都城基。

1月9日[编辑]

  • 戊辰/徵慶尙ㆍ全羅ㆍ江原道及西北面安州以南、東北面咸州以南民丁十一萬八千七十有奇,始築都城。 旣度城基,分定字號,始自白岳之東,起天字,終于白岳之西,止弔字,幷西山石嶺,得地凡五萬九千五百尺。 每六百尺爲一字號,凡九十七字。 每一字分六號,每二字置監役、判事ㆍ副判事各一員、使副使判官十二員。 計各道州郡民戶多少,自天字止日字東北面,月字止寒字江原道,來字止珍字慶尙道,李字止龍字全羅道,師字止弔字西北面。 督役者不分日夜,上以寒甚,禁夜役。
  • 以都城開基,致祭白岳及五方之神。

1月10日[编辑]

1月11日[编辑]

  • 庚午/功臣獻壽於新宮內殿。

1月14日[编辑]

  • 癸酉/上觀築城之役。

1月16日[编辑]

  • 乙亥/千秋使張子忠回自京師。

1月17日[编辑]

  • 丙子/上將幸留後司,諫官李廷堅等,伏閤諫之,不允。 翌日,廷堅等又上疏止之,未蒙兪允。
  • 集僧徒二七於內殿,設消災《大般若》道場。

1月19日[编辑]

  • 戊寅/召判司僕寺事呂稱曰:“予出行幸之後,世子雖欲出遊,爾毋進馬。”

1月20日[编辑]

  • 己卯/上與顯妃幸留後司。
  • 參贊門下府事金立堅卒。 輟朝三日。 立堅,福山人,元朝巡訪萬戶於珍之子。 仕前朝,拜將軍,歷官至判密直,入本朝拜參知門下,遷參贊門下。 卒年五十七,贈諡良平。 無子。
  • 以刑曹典書金承霔,爲東北面靑海道安撫兼察理使。
  • 賜原從功臣錄券。
  • 遣內臣於築城所,諭以“近日冱寒,恐有凍死者。 自今風雪日,毋令赴役。”

1月21日[编辑]

  • 庚辰/月犯心前星。

1月22日[编辑]

  • 辛巳/木稼。

1月23日[编辑]

  • 壬午/駕至留後司。

1月24日[编辑]

  • 癸未/召前知申事李詹于慶尙道。
  • 上命工畫佛,安于新宮,作佛事。
  • 禁用油蜜果。
  • 世子在書筵講畢,諸講官皆出。 右輔德咸傅霖進曰:“有所聞不告,不直也。” 世子曰:“宜盡言。” 傅霖曰:“娼妓出入宮中,信乎?” 世子有慙色曰:“更不令近之。”

五年 二月[编辑]

2月5日[编辑]

  • 癸巳/大風雨雪。 錦川橋八十餘戶火。

2月9日[编辑]

  • 丁酉/賀正使打角夫金乙珍、押物高仁伯等齎禮部咨來。 其咨曰:

本部官欽奉聖旨:“前者爲朝鮮國王數生釁端,以告岳鎭海瀆山川神祇,轉達上帝。 今本國差使臣進洪武二十九年正朝表箋文內,輕薄戲侮,又生一釁,是欲搆兵不靖。 若以言詞侮慢,興師問罪,尙未可也。 爲何? 昔者周將伐犬戎,有諫者曰:‘不可。’ 先王之制,不動兵於遠者,其理有五,今所以不卽興師者,爲此。 令李諱知釁端之所以,將撰文者至,使者方歸。” 欽此,本部今將聖旨事意,備云移咨。

  • 上與顯妃幸觀音崛,觀佛事,翼日乃還。

2月13日[编辑]

  • 辛丑/豐海道都觀察使宋文中捕倭船一隻獻馘,遣大將軍金漸,賜宮醞綺絹。
  • 以金若恒爲中樞院學士,郭海隆爲大將軍。

2月15日[编辑]

  • 癸卯/遣郭海隆,押送撰文者金若恒如京師。 移咨禮部曰:

洪武二十九年二月初九日,小邦賀正使打角軍人高仁伯等回自京師,準禮部咨,卑職驚恐隕越,措身無地。 竊詳小邦,僻居海外,聲音言語,不類中華,必憑通譯,僅習文意,所學粗淺,措辭鄙陋,且不能盡悉表箋體制,以致言詞輕薄。 何敢故爲戲侮,以生釁端! 天日照臨,實非誣妄。 幸蒙聖慈,不卽問罪,寬宥之恩,昊天罔極,知感且愧,糜粉難報。 今照進賀洪武二十九年正朝表文,係成均大司成鄭擢修撰; 賀東宮箋文,係判典校寺事金若恒修撰。 爲緣鄭擢見患風疾病證,不能動履,難以起遣。 除已欽依,差通事郭海隆,管送撰文人金若恒赴京,伏取聖裁。

  • 命賑慶尙道飢。
  • 命都堂曰:“新都赴役之民,待今月晦日,盡放歸農。”

2月18日[编辑]

  • 丙午/駕發松京。

2月19日[编辑]

  • 丁未/縱火于壽美原,觀獵。

2月20日[编辑]

  • 戊申/東南赤氣。

2月22日[编辑]

  • 庚戌/上與顯妃至自留後司。
  • 佛頭骨捨利、《菩提樹葉經》,舊在通度寺,因倭寇移置留後司松林寺,遣人取來。
  • 遣成均大司成咸傅霖,往諭金若恒于義州。 若曰:“非不惜汝,重違朝命解送,汝其善辭以對,毋敢有失。” 若恒聞命曰:“敢不盡心!” 丙寅,若恒將涉鴨江,謂傅霖曰:“願王親君子遠小人,修明政刑,勵精圖治,勿以臣之死生爲慮。 臣欲爲國亡身久矣,幸以臣言達於王前。” 言訖而去。
  • 上觀都城之役連三日。

2月25日[编辑]

  • 癸丑/命都評議使司曰:“近聞守令多不稱職。 其令各司,薦嘉善以下六品以上文武兼才堪爲守令者。 所擧非人,罪及擧主。”

2月27日[编辑]

  • 乙卯/命設水陸齋於城門外三所。 薦役夫死亡者,仍命復其家三年。

2月28日[编辑]

  • 丙辰/放築城役夫。 城基高嶮處築石城,高十五尺,長一萬九千二百尺。 平山築土城,下廣二十四尺,上廣十八尺,高二十五尺,長四萬三百尺。 水口築雲梯,兩傍築石城,高十六尺,長一千五十尺。 東大門以其地洿下,排橛疊石,而後城之,故其功倍他。 安東、星山府人,寔赴其役未畢,慶尙道都觀察使沈孝生請曰:“東大門役人,請留十餘日以畢,無令再來。” 判漢城府事鄭熙啓啓曰:“民不可誣也。 近有命曰:‘時當耕種,築城人,悉放歸農。’ 聞者莫不欣喜。 今獨留安東、星山人,則其民心何? 況其未畢,地勢然也,非民之怠也。” 上然之,命幷放之。

五年 三月[编辑]

3月4日[编辑]

  • 辛酉/命都評議使司,宴築城監督京外官。
  • 侍衛甲士安白之子末巾,使酒於巿街,刼奪人財物。 商議中樞院事黃居正見之,令皀隷禁之,末巾突進,扶下歐辱之。 上命囚巡軍欲誅之,巡軍照律以聞,乃杖一百,充水軍。
  • 命集僧徒,營院于溫泉,仍賜米豆三十碩。
  • 珍原郡民女都里莊聞其父赴城役得病,卽痛哭曰:“我無兄弟,當往省之,庶得生還。” 乃假男服,卽日發行。 每於道傍,見人病臥者,輒入視之,及至板橋院,乃見其父,病幾殆。 盡心救療,扶携以還,鄕里稱其孝。 事聞,賜都里莊緜布。

3月7日[编辑]

  • 甲子/以中樞院八人,兼西北面守令:金輅於泥城,林敬於江界,趙崇於義州,朴苞於黃州,張湛於定州,黃居正於肅州,南實於成州,吳蒙乙於延山府。

3月9日[编辑]

  • 丙寅/下前安東府使李專于獄。 專與判漢城府事鄭熙啓詣益安君第,飮酒醉,與熙啓相戲,語涉謗訕,熙啓以聞。 命憲司鞫之,專以醉不省事爲對。

3月10日[编辑]

  • 丁卯/上幸忠淸道溫泉。 初諫官李廷堅等請止之,不允。 臺諫又合辭請止之,上曰:“欲往溫泉,爲療疾也。 臺諫力止之,何義耶?” 遂行。

3月13日[编辑]

  • 庚午/上畋于弘慶北郊,尹忱家奴二人欲屬義成庫,妄訴駕前,命杖之。

3月16日[编辑]

  • 癸酉/霧。
  • 以左政丞趙浚、判三司事鄭道傳,爲科擧考試官,都承旨閔汝翼、大司成咸傅霖爲成均試員。 鄭道傳請辭考試官,不允,固辭又不允。 閔汝翼亦辭試員,不允。
  • 上至溫泉。
  • 上聞全羅道人赴役病死者尤多,命賜米豆其家。

3月19日[编辑]

  • 丙子/上以長女降于軍資監丞李伯卿。

3月29日[编辑]

  • 丙戌/薦新菜于宗廟,又薦柑子。 凡畋獵所獲,亦必先薦于廟。
  • 南誾以其子,見賜緜布二匹。
  • 計稟使鄭摠一行人,來自京師,傳禮部咨,曰:

又咨曰: 本部尙書門克新等官欽奉聖旨:“自古及今,以小事大,至敬之禮,莫貴乎修辭。 是以古先聖王之制,列國諸侯九夷八蠻,有不貢不王者,則修辭修文修意。 以此觀之,上之取下,下之事上,皆在乎修辭。 昔者,列國紛爭不已,爲何? 皆爲修意修辭修文,俱不中理,所以紛爭不已。 惟鄭有賢相子産,善於辭命,不受攻伐。 凡往來交際文辭之間,裨諶草創,世叔討論,子羽修飾,子産潤色,詳審精密。 以此應對諸侯,鮮有敗事。 今朝鮮每遇時節,遣人進賀表箋,似乎有禮,然文辭之間,輕薄肆侮,近日奏請印信誥命狀內,引用紂事,尤爲無禮。 或國王本意,或臣下戲侮,況無印信所拘,或齎奉使臣中途改換,皆不可知。 以此來使未可放回。 若將撰寫校正人員,盡數發來,使者方回。”

  • 是月,日本國左京權大夫多多良義弘遣通竺、永琳兩禪和,來達禁賊及擄掠人還送事,仍獻禮物,兼求《大藏經》。

五年 夏四月[编辑]

4月1日[编辑]

  • 戊子朔/駕發溫泉,次寧州,分遣巡軍官,禁放馬害麥。

4月6日[编辑]

  • 癸巳/上過廣州,相壽陵之地。

4月7日[编辑]

  • 甲午/上至自溫泉。

4月8日[编辑]

  • 乙未/賀正使柳玽一行朴光春回自京師,齎禮部咨以來。 其咨曰:

本部尙書門克新等官欽奉聖旨:“朝鮮國王好生疑心,重生釁端又多。 前者進正朝表箋內,不停當的字樣多有。 因此,將進表官員留在京城。 恁禮部與文書,敎李某將各妻小分房幾口,來就京城住。 我這里將各官諸衙門裏用著。 李某兩頭來往討消息,那的不便當。 若不將老小來,這各官都送金齒去。”

4月10日[编辑]

  • 丁酉/以久旱禁酒。

4月13日[编辑]

  • 庚子/諫官以久旱,上言遇災憂懼之事。 其一,停土木之役,其二,恤城役病死人復其家,其三,察中外滯獄,以懲當該官吏。
  • 賜赴京拘留使臣家米豆有差:柳玽母八十斛,鄭臣義家五十斛,鄭摠母六十斛,金若恒母五十斛,又賜一行人各家有差。

4月14日[编辑]

  • 辛丑/宥中外二罪以下囚。

4月17日[编辑]

  • 甲辰/分遣內侍於留後司。 朴淵、臨津縣德津、開城縣大井、海豐郡南津、延安府大池設祭,於抱州海龍王寺、江陰天神寺,設齋以祈雨。
  • 宦者崔帖木兒,還赴京師。 初帖木兒入侍帝所,帝命歸覲。 後,帝問帖木兒於我朝使臣,故遣之。
  • 以旱徙市。

4月19日[编辑]

  • 丙午/令漢城府建五部坊名標:東部十二坊曰燕喜、崇敎、泉達、彰善、建德、德成、瑞雲、蓮花、崇信、仁昌、觀德、興盛,南部十一坊曰廣通、好賢、明禮、太平、熏陶、誠明、樂善、貞心、明哲、誠身、禮成,西部十一坊曰永堅、仁達、積善、餘慶、仁智、皇華、聚賢、養生、神化、盤石、盤松,北部十坊曰廣化、陽德、嘉會、安國、觀光、鎭定、順化、明通、俊秀、義通,中部八坊曰貞善、慶幸、寬仁、壽進、澄淸、長通、瑞麟、堅平。
  • 世子夜至前中樞柳龍生第而還。

4月23日[编辑]

  • 庚戌/分遣監察於京畿左右道,禁私放馬害穀者。

4月26日[编辑]

  • 癸丑/以前判典農寺事柳楊,押馬五百匹,至遼東交割。

4月27日[编辑]

  • 甲寅/憲司上疏請罪李專如律。 殿下啓曰:“臣聞上潛邸時,專父達衷囑其子孫。 今專縱有罪,恐未可誅也。” 上乃悟,傳旨刑曹曰:“專本狂妄,不足數也。 且其父達衷,乃嘗以信義友我者也。 專若受誅,達衷之靈,其謂我何? 其原之。” 遂命徒海南縣,籍其家。 專死於徒。

4月29日[编辑]

  • 丙辰/集僧八百于勤政殿,講《金經》。

五年 五月[编辑]

5月1日[编辑]

  • 丁巳朔/上坐勤政殿,試考試官趙浚、鄭道傳所取曺由仁等三十三人,以金益精爲第一。
  • 封李伯卿爲上黨君。

5月4日[编辑]

  • 庚申/雨。
  • 諫官上請:"嚴宿衛謹巡綽,如有廢闕,毋從寬典,按律科罪。" 上從之。

5月6日[编辑]

  • 壬戌/禮曹申請:“生員試,自今試疑義各一道,取一百人,依前朝進士例,簾前放榜,三日成行,以勸後生向學之心。 其貢生,令成均正錄所講四書業經,方許記名赴試。” 上許之。
  • 下刑曹典書文繼宗、議郞金九德等于巡軍獄。 瑞城君柳爰廷家婢,道逢甲士等輸木,有李夫介者與婢戲,婢爲車壓而死。 刑曹囚李夫介,徵燒埋錢及婢價,欲杖之。 上聞之曰:“法官議罪不公。” 乃有是命,尋出之。

5月7日[编辑]

  • 癸亥/遣三司左僕射南在于豐海、江原東西北面,中樞院副使金希善于忠淸、全羅、慶尙道,問民疾苦。 憲司上言:“時方農月,不可分遣使臣。 問民疾苦,雖出於愛民之誠,待秋發遣,深爲便益。” 不允。
  • 命巡軍,鞭刑曹掌務正郞李震一百,又鞭佐郞沈啓蒙一百,還任。 命囚柳爰廷家奴十名于獄。 憲司尋劾爰廷。

5月8日[编辑]

  • 甲子/諫官劾判中樞院事李彬。 以築城提調,屢歸私第,緩於督役也。 上命收其職牒,沒入田民,流于寧海府。

5月11日[编辑]

  • 丁卯/賜中樞院副使黃成米豆五十斛。 成,永奇之父也。

5月12日[编辑]

  • 戊辰/新鑄鍾成。 賜監役提調官權仲和ㆍ李恬綺絹各二匹。

5月18日[编辑]

  • 甲戌/司憲中丞李原、雜端曺致,劾大司憲朴經、侍史鄭節ㆍ權鼎、雜端李致。 以經等推鞫柳爰廷家婢致死之故,移關刑曹也。 乃請收柳爰廷職牒,流于外方,上以功臣原之。

5月20日[编辑]

  • 丙子/吏曹請顯祖宗重配匹:“一,六品以上應祭三代者,追贈三代考妣。 父對品,祖曾祖,各遞降一等,妣竝同。 功臣則加二等。 一,各品正妻,一品郡夫人,二品縣夫人,正三品成均大司成以上淑人,三品令人,四品恭人,五品宜人,六品安人,參外孺人。 令主掌吏曹,奉敎給牒。 如因夫及子之功,特恩封爵者,不在此限。 一,凡婦人受封者,須是室女爲人正妻者,得封。 雖係正妻,原非室女者,不許封爵,止許稱某官某妻某氏。 其世係有咎明白者,雖正妻不許封爵。 無封爵明文,而擅稱者,痛行理罪。 夫亡改嫁者,追奪封爵。”

五年 六月[编辑]

6月1日[编辑]

  • 丁亥朔/上坐勤政殿,放生員榜李隨等九十九人。 宦者曺恂素厚公州鄕貢朴彛。 彛不中,恂請於汝翼,汝翼令成均掌務李希老,搜得彛卷子,間置衆卷之中。 傅霖知之,抽而擲去。
  • 以被留柳玽爲晋川君,鄭摠爲西原君,鄭臣義爲烏川君,金若恒爲光山君。 右道都觀察使洪吉旼喪父,以朴經代之。
  • 遣判禮賓寺事金定卿于全羅、忠淸道,監督攻戰,考察兵船虛實,仍案被奪戰艦死亡數。

6月2日[编辑]

  • 戊子/囚築城提調李誠中于巡軍。 以築城不堅故也。
  • 復業人宋毛知、宋波豆、申元、金元、小古未、李海兒、僧禪運ㆍ禪悟ㆍ達禪等二十人來,安置于忠、淸二州,給田宅衣糧。
  • 幸大巿,觀新鑄鍾,試擊四五度,鍾裂,命更鑄。

6月5日[编辑]

  • 辛卯/都評議使司上請:“迎朝廷使臣時,大小內官,皆從本品官服。” 曺恂從中沮之。

6月9日[编辑]

  • 乙未/嚴男女黃色服及緩鞦之禁。
  • 刑曹以誣告,論柳爰廷奴二人,各杖一百,徒三年。

6月11日[编辑]

  • 丁酉/朝廷使臣尙寶司丞牛牛、宦者王禮ㆍ宋孛羅ㆍ楊帖木兒至,上率百官,出迎于蟠松亭。 使臣至景福宮勤政殿,先傳宣諭聖旨,曰:“恁那裏來的火者,俺這內園裏,到處裏行走都看來。 俺這裏去的到那王的內園裏,到處行走看一看,明日好做親家。” 又傳禮部咨,曰:

本部尙書門克新等官欽奉聖旨:“前者朝鮮國進正朝表箋文內,輕薄戲侮,着李某將撰文者發來,止送撰箋者至,其撰表人鄭道傳、鄭擢,至今不見送到。 今再差尙寶司丞牛牛、內使楊帖木兒ㆍ宋孛羅ㆍ王禮,一同原差來通事楊添植、從人金長前去本國,催取撰表人鄭道傳等,及催原搬取本國使臣柳玽等家小,前來完聚。” 欽此,今將聖旨事意,備云移咨。

  • 令百官恒著紗帽,每日會闕門侍衛。

6月13日[编辑]

  • 己亥/以帝許做親,告宗廟。
  • 釋李誠中。

6月14日[编辑]

  • 庚子/遣參贊門下府事趙胖,如京師賀聖節,咨禮部曰:

照得,洪武二十七年十一月間,陪臣司譯院副使李玄來自京師,欽傳宣諭聖旨:“爾那裏進來的表內下的字樣,好生兜搭,今後休敎進表來。” 欽此參詳,以小事大之禮,必因進表,得達微誠。 況正旦聖節,華夷會同,莫不奉表,不敢不進。 爲此,於洪武二十八年聖節千秋節、二十九年正旦等項表箋,依前修撰進賀去。 後承準來咨,欽奉聖旨節該:“今進洪武二十九年正旦表箋文內,輕薄戲侮。” 欽此竊詳,小邦事大之誠,不敢小怠,而海外之人,學問粗淺,未識中朝表箋體制,以致字樣差謬,兢惶罔措。 今來欽遇洪武二十九年九月十八日聖節,不敢上表。

6月15日[编辑]

  • 辛丑/全羅道珍島萬戶金寶桂,斬倭十餘級。

6月17日[编辑]

  • 癸卯/霧。
  • 遣判門下府事權仲和、商議中樞院事具成老,如京師謝做親事,仍獻良馬十二匹。
  • 罷禁酒令。
  • 廣州蝗。

6月18日[编辑]

  • 甲辰/慶尙道東萊萬戶尹衡、石浦千戶李義敬,捕倭船一隻,獻軍器衣甲,遣人賜醞,仍賜綺絹。

6月19日[编辑]

  • 乙巳/雷電。

6月25日[编辑]

  • 辛亥/至甲寅昏霧。

6月26日[编辑]

  • 壬子/上以顯妃未寧,避居舊宮。
  • 命宗室諸君,以次享朝廷使臣于私第。 使臣牛牛請密納娼妓。 爲人倨傲,所至無禮貌,至殿下邸,見殿下,不覺下床,叩頭禮敬。 世子之黨皆不悅,相謂曰:“天子之使,叩頭於陪臣,豈有此禮! 必有以也。” 因欲構於太祖,竟不果。

6月29日[编辑]

  • 乙卯/慶尙道沿海十四州縣,大風以雨,以及全羅之境,禾穀盡偃,樹木折拔,諸浦兵船四十三隻傷破。
  • 是月,薩摩州伊集院太守藤原賴久使人獻禮物。

五年 秋七月[编辑]

7月1日[编辑]

  • 丙辰朔/以顯妃未寧,集僧徒五十於內殿禱佛。

7月3日[编辑]

  • 戊午/夜,風雨暴作,都城水口甕城一間圯。

7月4日[编辑]

  • 己未/上欲見明使於內殿,遣內官請之,使臣曰:“承命委來之事未集,徒醉酒,何以復命? 苟以定計言之,連日醉倒,亦何厭哉?” 不肯來,兩政丞詣館請之,乃來。

7月5日[编辑]

  • 庚申/大風以雨,都城水口甕城一間又圯。

7月6日[编辑]

  • 辛酉/門下府郞舍上書論足食足兵之道:“願於今年秋,姑停築城之役,以休民力,使之不廢秋耕,專務練養,以備不虞。”

7月7日[编辑]

  • 壬戌/霧。
  • 以顯妃有疾,集僧徒於內殿禱佛,遣使於檜巖寺,亦如之,又設醮於昭格殿,宥中外二罪以下囚。

7月8日[编辑]

  • 癸亥/迅風暴雨,江原道春州、金城、洪川等九州縣,山崩水湧,漂沒人家百五十餘,溺死人口百八、牛十頭、馬九匹。
  • 參贊門下府事南誾上書請止發遣撰文者及柳玽等家小。

7月11日[编辑]

  • 丙寅/李子瑛來自日本。 初子瑛以通事,偕禮賓少卿裵厚,回禮暹羅斛國,與其使者林得章等,還到羅州海中,爲倭寇所虜盡殲之。 子瑛獨被生擒以歸,至是乃還。
  • 諫官上書請止築城役,上責之曰:“都邑不可無城,固諫之,何也? 其待命爾家。”

7月12日[编辑]

  • 丁卯/判漢城府事雞林君鄭熙啓卒。 熙啓,雞林人,門下評理暉之子。 始仕前朝,恭愍王見其容儀,選爲近侍,累遷至大護軍。 恭愍薨,隷崔瑩幕,官至密直使。 瑩敗,上以姻親待,遷至門下評理兼鷹揚軍上護軍。 至國初,與議推戴,賜號佐命開國功臣。 然不學,行己無檢,爲人所輕。 至是疽背卒,上輟朝,命有司葬以禮,賜諡。 奉常擬諡,以安荒聞,上命改之,乃諡良景。 子吉祥。

7月13日[编辑]

  • 戊辰/大雨。 夜,流星出紫薇南門,入五帝座。

7月14日[编辑]

  • 己巳/上如太平館,見使臣。

7月16日[编辑]

  • 辛未/宴使臣於勤政殿。

7月19日[编辑]

  • 甲戌/使臣宋孛羅先還京師,上率百官,送于盤松亭。 使臣牛牛送至留後司而還。 判司譯院事李乙修爲管押使,管送撰表箋人藝文春秋館學士權近、右承旨鄭擢、當該啓稟校正人敬興府舍人盧仁度於京師。 以漢城尹河崙爲啓稟使,具奏于帝曰:

洪武二十九年六月十一日,欽差尙寶司丞牛牛等官至,準禮部咨,欽奉聖旨節該:“前者進正旦表箋文內,輕薄戲侮,著將撰文者發來,止送撰箋者至,其撰表人鄭道傳、鄭擢,至今不見送到。 今再差牛牛等前去本國,催取撰表人及催原搬取本國使臣柳玽等家小,前來完聚。” 欽此比奉以前準禮部咨,欽奉聖旨節該:“今進正旦表箋文字內,輕薄戲侮。 若以言辭侮慢,興師問罪,尙未可也,撰文者至,使者方歸。” 欽此照得,進賀洪武二十九年正旦表文,係成均大司成鄭擢修撰,箋文係判典校寺事金若恒修撰。 其時爲因鄭擢患病,止將撰箋人金若恒,已於洪武二十九年二月十五日,發送赴京。 今奉來因,合將撰表人員,欽依起送間,行據都評議使司狀啓:“據鄭道傳狀告:‘年五十五歲,受判三司事職事,見患鼓脹脚氣病證。 道傳於大司成鄭擢所撰洪武二十九年賀正表草,竝不曾改抹校正,今負干連事因,告乞詳狀,將其時藝文館當該直館,究問虛實,以憑施行。’ 得此,就責得盧仁度狀供:‘年三十歲,無病,受藝文館直館職事。 仁度委於洪武二十八年閏九月十四日,將大司成鄭擢所撰進賀洪武二十九年正旦表草,到於提調官判三司事鄭道傳處,稟請校正間,爲緣本官掌宗廟遷移祭享等事,不曾改抹校正。 却將表草,於次提調官知門下府事鄭摠、藝文館提學權近處校正。 所供是實。’ 得此,謹錄狀啓。” 據此竊念,臣不諳經史,而撰文者皆是海外之人,語音別異,學不精博,未識表箋體制,以致字樣差謬。 豈敢故爲戲侮! 除已欽依將撰表人鄭擢及校正表人權近、當該啓稟校正人盧仁度,責差判司譯院事李乙修,管送赴京,伏取聖裁外,其鄭道傳,旣於鄭擢所撰表文,不曾改抹校正,事無干連。 又緣本人患鼓脹脚氣病證,不能起送。 所據柳玽等各項使臣家小一節,竊謂小邦,臣事聖朝以來,不敢少怠,今見賀正使柳玽等未蒙放還,又奉搬取家小,擧國臣民,無不驚恐。 其各官家小等,亦因違離鄕土,哀號切至,誠可憐憫。 見今撰文人鄭擢、金若恒等,旣已欽依赴京,更候明降,伏望聖慈寬宥,以慰國人之望。

7月20日[编辑]

  • 乙亥/上以天變,自責求言。 中樞院副使張子忠上書以爲:“人事失於下,則天變應於上”,極言天人相應之理。

7月21日[编辑]

  • 丙子/上命都評議使司,徵發各道軍人,畢築都城,問其可否,贊成事以下皆曰:“否。” 上召問之曰:“予移都城郭幾成矣。 其於畢築之役,皆曰否,何哉? 如此則予豈移都於此乎?” 三司左僕射禹仁烈對曰:“臣等之曰否,非謂其永不築城,姑待豐年耳。” 政堂文學韓尙質對曰:“臣等曰否,以今年早旱晩水,又有蝗蟲之災,禾穀不登。 以此請待來年,然後畢築爲便。” 上曰:“予已命各道觀察使,給築城赴役之糧。” 參贊門下府事安翊對曰:“臣等未知已有給糧之令,以爲否,臣等皆有罪焉。” 上聞翊言,怒稍弛,命賜酒遣之。

7月24日[编辑]

  • 己卯/月掩木星。
  • 右道水軍節制使金英烈捕倭船二隻于楸子島,生擒三名。
  • 使臣牛牛等出遊漢江。

7月25日[编辑]

  • 庚辰/大風。 金星貫月。
  • 宴使臣於內殿寢室。

7月26日[编辑]

  • 辛巳/霧。

7月27日[编辑]

  • 壬午/以鄭道傳爲奉化伯,偰長壽爲判三司事。
  • 都評議使司據西北面都巡問使報:“以順寧、安定合爲順安縣,以价州兼官熙州別爲知郡,大ㆍ小朔州、龜州合爲知朔州郡,龍州兼官定戎、寧德、寧朔合爲定寧縣,陽巖、樹德合爲陽德監務。”

五年 八月[编辑]

8月3日[编辑]

  • 戊子/以金英烈爲中樞院副使兼京畿都節制使,仍遣大將軍鄭龜,賜宮醞綺絹。

8月4日[编辑]

  • 己丑/使臣牛牛等觀放鷹于迎曙驛。

8月6日[编辑]

  • 辛卯/隕霜。
  • 遣宦者曺恂於義州,勞使臣宋孛羅。
  • 徵慶尙、全羅、江原道築城夫七萬九千四百。

8月8日[编辑]

  • 癸巳/令司僕寺鑿洗馬池於寺西,上出觀之。

8月9日[编辑]

  • 甲午/顯妃以疾篤,避居判內侍府事李得芬第。
  • 賜判三司事偰長壽米豆五十石。
  • 倭百二十艘入寇慶尙道,奪兵船十六隻,殺水軍萬戶李春壽,陷東萊、機張、東平城。

8月12日[编辑]

  • 丁酉/以禮賓卿辛有定,爲忠淸、全羅、慶尙道敬差官。 備防倭也。
  • 上以顯妃疾篤,幸李得芬家。

8月13日[编辑]

  • 戊戌/夜,顯妃薨于李得芬家。 上痛悼不已,停朝市十日。

8月14日[编辑]

  • 己亥/世子及百官帶麻絰發哀,小斂。 以喪葬設四都監十三所。
  • 令禮曹詳定發哀行喪之禮,移殯于舊宮。
  • 命停各道大小軍民官陳慰。

8月15日[编辑]

  • 庚子/大斂。 世子及百官服齊衰,奠于殯殿。
  • 上以白衣冠如安巖洞,相陵地。

8月16日[编辑]

  • 辛丑/太白犯心星。
  • 功臣門下左政丞趙浚、右政丞金士衡等上言曰:"恭惟主上殿下,應天順人,化家爲國,是乃殿下之至德深仁,有以得天命人心之所歸,亦由顯妃殿下稟性貞淑,操行謹愼,常存儆戒於平日,參決大策於危時。 內助之功,光於竹帛,難可殫言。 不弔上天,奄至昇遐,臣等痛悼,倍萬恒情。 切念臣等,俱以庸材,遭遇盛際,獲忝開國功臣之列,義則係於君臣,恩實同於父母,雖欲粉身,圖報末由。 請以功臣一人,守陵三年。 自此以後,永爲恒式,代代子孫,遵守勿失,縱未報昊天罔極之德,庶得効臣等區區之誠。 伏望採擇施行,不勝幸甚。" 上從之,乃令功臣安平君 李舒守陵。

8月17日[编辑]

  • 壬寅/都城監役官前司宰監朴理令軍人輸大石,以道狹,撤前密直李士渭家藩籬,士渭歐辱朴理。 城門提調崔有慶等以聞,上令出士渭家奴二十名,赴南門役。
  • 下令禁酒,又禁中外放鷹。

8月18日[编辑]

  • 癸卯/以大將軍吳用權,爲忠淸、全羅、慶尙道敬差官,以備防倭。
  • 倭寇慶尙道,奪通洋浦兵船九隻。

8月20日[编辑]

  • 乙巳/上幸幸州,相陵地意不叶。 書雲觀劉旱雨、裵尙忠、李陽達等,私相論詰,吉凶未決,上怒,皆杖之。

8月21日[编辑]

  • 丙午/上如安巖洞,相陵地,丁未,命開基堀之,水湧乃止。

8月23日[编辑]

  • 戊申/倭陷寧海城。
  • 上如聚賢坊,相定陵地。

8月24日[编辑]

  • 己酉/命文武百官曰:“喪服視事不便,止於齋會澆奠服之。”

8月25日[编辑]

  • 庚戌/遣商議中樞院事金積善,如京師賀千秋節。
  • 是日,以判內府寺事洪有龍爲江原道敬差官,判司農寺事具成亮爲忠淸道敬差官。

8月26日[编辑]

  • 辛亥/又以商議中樞院事李至爲忠淸、全羅、慶尙道都察理使,前商議中樞院事李天祐爲江原道助戰節制使,前泥城道兵馬節制使李龜鐵爲忠淸、慶尙道助戰節制使。 備防倭也。

8月28日[编辑]

  • 癸丑/奉常寺議獻顯妃尊號曰孝昭、昭順、昭獻,又諡鄭熙啓曰安煬、安荒、安惑。 報于禮曹,禮曹傳報門下府,府具本取旨。

8月29日[编辑]

  • 甲寅/上召定諡奉常博士崔蠲問曰:“熙啓,元勳也。 贈諡何若是其甚耶? 且但論其過,不擧其功,何耶?” 卽下巡軍獄鞫之,又囚奉常少卿安省、寺丞金汾、大祝韓皐、協律郞閔審言、錄事李士澄。 於是,刑曹劾散騎常侍全伯英、李滉等,又劾禮曹議郞孟思誠、佐郞趙士秀。 不駁奉常寺贈諡之誤也。
  • 是月,西北面都巡問使請城寧朔鎭,從之。

五年 九月[编辑]

9月1日[编辑]

  • 丙辰/以天變地怪屢見,命參贊門下府事安翊、政堂文學韓尙質,祭于白岳山,又遣人於諸寺,設消災法席。

9月5日[编辑]

  • 庚申/刑曹照律崔蠲絞,安省、金汾等杖一百,徒三年。 左政丞趙浚聞之,惻然曰:“蠲罪乃至是歟?” 與判三司事偰長壽、典書唐誠,同議照律,手執律文,直入面啓,上從之。 杖蠲一百,徒于金海。 杖省等有差,流省于丑山,汾于角山,審言于順天,士澄于康州。 全伯英、李滉、孟思誠、趙士秀等,俱罷職,更諡熙啓良景。

9月6日[编辑]

  • 辛酉/霧。 壬戌亦如之。

9月9日[编辑]

  • 甲子/使司上言:“諡法,國家重事,不可獨令奉常博士議定。 乞令奉常判事已下擬議,傳報使司,使司啓聞,以爲成法。”
  • 以辛有定、吳用權奉使稽留,下巡軍獄。
  • 上觀都城役,賜酒監督官。
  • 上觀作陵役。
  • 賜濟州牧使呂義孫綺絹,又賜其母米三十石。

9月12日[编辑]

  • 丁卯/刑曹上疏論李士渭歐辱朴理之罪,命下士渭于巡軍獄。

9月13日[编辑]

  • 戊辰/刑曹劾啓:“上將軍吳用權、大將軍沈澄ㆍ盧尙義、中軍將軍尹普老、左軍將軍李思謹等,於發哀陳慰之時,飮酒食肉。” 上只許罷職。 刑曹又上疏極論,乃許收其職牒。

9月14日[编辑]

  • 己巳/漢山君趙仁沃卒。 仁沃,漢陽人,版圖判書暾之子。 仕恭愍朝,授散員,累遷至上護軍。 戊辰,從上至威化島,與議回軍,拜典法判書。 己巳,遷右副代言,至壬申,協謀推戴,上卽位,拜中樞院副使,賜號輸忠佐命開國功臣,乙亥,封漢山君。 以病卒,命攸司禮葬,贈諡忠靖。 仁沃少有志節,稍識字,喜言古人事業。 回軍之時,與南誾等,密有推戴之議,畏上嚴明不發言。 及還,以其議達于我殿下,旣聞之,戒以勿洩。 至壬申,與誾等言於殿下,遂成大計。 至庚寅,配享太祖廟庭。 子:賚、齎、貫、賡。

9月15日[编辑]

  • 庚午/上備儀衛,移景福宮。

9月18日[编辑]

  • 癸酉/上率群臣,行賀聖節禮。 朝廷使臣牛牛等,先於月臺上,行五拜三扣頭禮。 是日,幸太平館,享使臣。

9月22日[编辑]

  • 丁丑/釋李士渭。

9月24日[编辑]

  • 己卯/宥辛有定、吳用權等罪。
  • 築城役訖,放丁夫。 其春節所築,有因水湧頹圯者,以石城築之,間以土城; 雲梯爲雨水所衝,以致圮毁處,復築之; 又置雲梯一所,以分水勢,石城有低下者,加築之。 又作各門月團樓閤。 正北曰肅淸門,東北曰弘化門,俗稱東小門。 正東曰興仁門,俗稱東大門。 東南曰光熙門,俗稱水口門。 正南曰崇禮門,俗稱南大門。 小北曰昭德門,俗稱西小門。 正西曰敦義門,西北曰彰義門。

9月28日[编辑]

  • 癸未/奉常寺議獻顯妃尊號曰神德王后,陵號曰貞。
  • 使司以各道觀察使報,受判。 “豐海道:合連豐、長命鎭爲連豐監務,文化、白翎爲文化縣,載寧、三枝江爲載寧縣,俠溪、新恩爲新恩縣,嘉禾、永寧爲嘉禾監務,永康、鐵和、殷栗各爲監務。 全羅道:同福、和順合爲同福監務,茂豐、朱溪合爲茂豐監務。”
  • 全羅道役夫輸壽陵蓋石,顚仆傷折手足者,八十九人。

五年 冬十月[编辑]

10月1日[编辑]

  • 乙酉朔/賜都城提調權和、朴子安、辛有賢內廐馬各一匹。

10月2日[编辑]

  • 丙戌/上出觀城役。

10月3日[编辑]

  • 丁亥/遣參贊門下府事安翊、同知中樞院事金希善,如京師賀明年正。

10月4日[编辑]

  • 戊子/霧。

10月5日[编辑]

  • 己丑/命百官,衙日朝會則五更四點,大朝會則五更一點,畢集闕門。

10月10日[编辑]

  • 甲午/命左政丞趙浚、判中樞院事李懃,上神德王后諡冊。
  • 置復業人李上左、姜忠于全羅道。

10月11日[编辑]

  • 乙未/上誕日。 飯僧百八於宮庭,讀《金經》,宥中外二罪以下囚,賜還禹玄寶、李專等家産。

10月13日[编辑]

  • 丁酉/流星出胃,入天將軍。

10月14日[编辑]

  • 戊戌/使司以各道州郡之地,犬牙相入者,折長補短,更定疆界,具本以聞,上從之。

10月17日[编辑]

  • 辛丑/檢校參贊門下府事吳仲華卒。 仲華,羅州同福人,龜城君僐之子。 仕前朝,官至判密直司事。 初恭愍朝,上至王京,僐一見奇之,致禮意,屬其子仲華曰:“吾老且死矣,他日善護吾兒。” 上在潛邸,待仲華以厚,及卽位,拜三司左僕射。 然仲華性不端,構爲虛辭,以惑人聽,以故卒不大用。 作新屋未經塗墍,繫牛于柱,牛驚拔柱,仲華適在其下,被壓而死。 子:陞、隮。

10月18日[编辑]

  • 壬寅/遣殿中卿郭敬儀,管送遼東逃軍樓近道等二十五名。
  • 命奉常寺,諡前朝侍中崔瑩。
  • 斡都里所乙麻月者等來獻方物,賜苧麻緜布二十匹。

10月22日[编辑]

  • 丙午/雷。

10月23日[编辑]

  • 丁未/以知中樞院事崔雲海,爲慶尙道兵馬都節制使; 前泥城兵馬使李龜鐵,爲忠淸道兵馬都節制使。
  • 置復業人高謙等六人于忠淸道,給田宅。

10月27日[编辑]

  • 辛亥/倭圍東萊城不克,退焚兵船二十一隻。 水軍萬戶尹衡、任軾死之。

五年 十一月[编辑]

11月1日[编辑]

  • 乙卯朔/中軍纛自動。

11月2日[编辑]

  • 丙辰/慶尙道都節制使崔雲海、雞林尹柳亮等,與倭戰于長鬐,斬倭三級。
  • 幷忠淸道市津、德恩、彩雲,置德恩監務; 罷慶陽縣爲慶陽庄,屬稷山郡。

11月4日[编辑]

  • 戊午/計稟使河崙、撰表人鄭擢齎禮部咨文,回自京師。 其咨曰:

本部左侍郞張炳等官欽奉聖旨:“前者朝鮮國表內,撰表者故下戲侮字樣,特將使臣柳玽等六名,留在京師,索取同撰表人鄭道傳赴京。 今使者歸,朝鮮國王已將鄭道傳作患病沈重,破調不來,只將同撰表人鄭擢等參名赴京。 訊其所以,各官委實秀才,曾經撰表,定擬前文。 前者差來柳玽等,皆不係秀才,比今使者未至,已自發還本國。 今來秀才與舊來秀才,欲便發還,蓋因此等深通古今,博知典故,所以表箋內斟酌定議,安頓戲侮字樣。 若以朝鮮國王言之,無乃皆數生爲之? 朕以古人比較數生者,皆不如我中國一賤人爾。 昔楚伐鄭,軍小北陷。 及伶人鄖公鍾儀,鄭旣得之,獻之於晋。 晋公於軍府見,問:‘南冠者誰?’ 有司答:‘鄭人所獻楚囚也。’ 晋公召問之。 鍾儀,本伶人賤人也,其所應答言辭語意,皆中平之理,無偏循苟且之言。 雖在伶人,其志君子哉! 公語范文子,文子乃知鍾儀君子者,‘盍歸之? 晋、楚構兵,連歲不已,傷生害命,有乖天地之氣。 事雖大,此人旣歸,晋、楚罷兵必成。’ 公允其說,厚待而歸之。 旣歸未久,楚遣人報鍾儀之歸,晋之德也。 由是兵解禍消,數十年無征戰之勞。 此一賤人懷君子之道,能排難解紛,以安黎庶。 朝鮮數儒,不如古楚之一伶人也。 今留京師,無使隨侍於王。 故人有云:‘以道助人主,不以兵强天下。’ 此數儒,不爲王量力,敢作小敵之堅,敢作戲侮生隙,以構民殃。 爾禮部移文朝鮮國王,無用是生留於中國,別授微職。”

11月5日[编辑]

  • 己未/倭圍平海城。

11月6日[编辑]

  • 庚申/謝恩進表使權仲和、進箋使具成老、被留使臣柳玽ㆍ鄭臣義回自京師。 臣義來傳左軍都督府咨。 其咨曰:

本府左都督楊文等官,欽奉聖旨:“去年五月,朝鮮國進馬使臣楊添植等,回還本國,遼東都司差百戶夏質、軍人劉頑子等一十名,護送楊添植等,抵鴨綠江。 至彼,進馬使臣,以好意諭說百戶幷旗軍等,到鴨綠江左至義州萬戶府處館驛內安下。 以微禮相待間,其中諭說辭多,百戶夏質不然其說,然後發到鴨綠。 舟至中流,內船夫一名,將百戶夏質項下衣領鎖紐住,一同投江,以致百戶沈江渰死。 此果朝鮮國王之謀歟? 抑義州萬戶之不仁歟? 以此輕薄奸詐,擅生釁端。 恁左軍都督府移文朝鮮國王,令義州萬戶前來回話。”

  • 仲和等言:“金積善過登州海,遭風船敗,一行皆渰死。”

11月8日[编辑]

  • 壬戌/幸太平館,享使臣牛牛等,始進肉膳。

11月9日[编辑]

  • 癸亥/使臣牛牛等詣闕謝。 宦官王禮墜馬發怒,鞭迎接官鄭贇,接伴使敬興尹張子忠止之,亦被辱。 上聞之,下供驛署丞崔得冏于巡軍獄。 以不閑之馬,進于使臣也。
  • 遣商議中樞郭忠輔、前商議中樞李天祐,禦倭于江陵道。

11月10日[编辑]

  • 甲子/遣商議門下府事都興于光巖寺,設星變消災法席。
  • 賀聖節使趙胖回自京師。

11月13日[编辑]

  • 丁卯/慶尙道都節制使崔雲海,擊斬倭寇于寧海,倭還騎船,向江原道。

11月15日[编辑]

  • 己巳/月蝕。

11月16日[编辑]

  • 庚午/火入太微右執法西北屛星南。

11月17日[编辑]

  • 辛未/倭寇蔚珍縣。
  • 倭侵蔚州境,知州事李殷督州兵斬倭六級,賜綺絹。

11月19日[编辑]

  • 癸酉/幸太平館宴使臣,遂如壽陵。

11月20日[编辑]

  • 甲戌/遣判禮賓寺事姜仲琳,管送鄭摠、權近、金若恒、盧仁度等家小如京師。 賜送摠、近、若恒苧麻布各二十匹,仁度苧麻布各六匹。

11月21日[编辑]

  • 乙亥/使臣牛牛、宦官王禮等還京師,戶曹典書楊添植偕行。
  • 都堂定各道驛路𩡶䭾限六十斤,知重過行。

11月23日[编辑]

  • 丁丑/遣三司右僕射權和、商議中樞院副使張思靖、漢城尹曺益修,禦倭于江原道。
  • 賜鄕判三司事偰長壽雞林。 長壽,回鶻人也。
  • 百官皆釋服。
  • 遣判三司事偰長壽、中樞院副使辛有賢,如京師謝恩。 奏曰:

陪臣河崙等回自京師,欽傳宣諭聖旨節該:“我實要做親,我的子孫厮兒多女兒小。 恁那里纔八歲,到十六歲,便是成丁,恁那里實事小虛事多,是實呵。 我和爾做親,恁只要至誠,不要生事。” 欽此,又準禮部咨,欽奉聖旨節該:“差來使臣柳玽等,皆不係秀才,發還本國。” 欽此,臣欽感聖恩,擧國忻慶。 謹遣陪臣偰長壽等,欽齎鞍馬禮物,赴京謝恩。 又咨禮部曰: 陪臣權仲和等回自京師,欽傳旨意:“仲和等四起使臣正從共二十六名,欽蒙聖恩,各賜馬一匹,騎坐還國。” 聽此,當職欽感實深。

  • 又遣司譯院舍人崔雲,管送前義州都兵馬使陳忠貴于京師,咨左軍都督府曰:

承準來咨:“本府左都督楊文等官,欽奉聖旨節該:‘去年五月,朝鮮國進馬使臣楊添植等還國,遼東都司差百戶夏質護送至彼,以致百戶沈江渰死。 恁左軍都督府移文,令義州萬戶前來回話。’” 準此,行據都評議使司狀啓:“責得陳忠貴狀供:‘洪武二十八年六月十五日,有遼東都司差來百戶夏質,帶領軍人十四名,護送楊添植,到來本州館驛安歇,爲因梅雨,江水泛漲,留住十日,不能前渡。 至當月二十五日天晴,夏質催倂帶來軍人,將本州小槽兒船六隻內四隻,遣令軍人十一名乘坐,先到鴨綠江,到婆娑府去訖。 內二隻連拴做一船,百戶夏質嗔怪過江遲滯。 帶領軍人劉丑兒等三名,幷本州船梢吳乙冲、吳伯等五名,乘坐渡江去了。 當日申時,劉丑兒等三名,隔江呼喚,卽時令人將小船還渡。’ 劉丑兒等前來告說:‘丑兒等根同夏質,帶領船梢吳乙冲等五名,渡涉鴨綠江,渡第三渡西江,船至江心水急,爲所載牛隻跌倒,以致踏船翻覆,眼見百戶夏質,幷船梢吳伯渰死。 其餘船梢吳乙冲等四名,不知去向。 丑兒等浮水,得出忠貴。’ 聽此,卽使差人,同劉丑兒等,撑駕小船十隻,沿江撈覓夏質屍體,經及數日不見。 將此事因,已經申報遼東都司去訖。 所供上項詞因,皆是聽據劉丑兒等及吳乙冲等回來所說,竝不曾親見夏質溺死事由,所供是實。 得此謹錄狀啓。” 據此,令準欽奉事理,將萬戶陳忠貴及其時同渡船梢人等,責差通事崔雲管送,赴京前去。

11月30日[编辑]

  • 甲申/義興三軍府上疏曰:

上從之。

五年 十二月[编辑]

12月1日[编辑]

  • 丙戌/上幸興天寺,命餉工役。

12月3日[编辑]

  • 丁亥/以門下右政丞金士衡爲五道兵馬都統處置使,以藝文春秋館太學士南在爲都兵馬使,中樞院副使辛克恭爲兵馬使,前都觀察使李茂爲都體察使,聚五道兵船,擊一歧、對馬島。 將行,上出南門外餞之,授士衡鈇鉞敎書,賜鞍馬、毛冠、甲弓矢、藥箱; 賜在、茂、克恭各毛冠、甲弓矢。 敎書曰:

自古王者,常以撫綏中外爲務。 不幸而有鼠竊狗偸之虞,則專責方伯,以驅逐擒制之,至於其勢昌熾,方伯不能制禦,然後命大臣出征,若召虎之征淮夷,吉甫之伐玁狁是已。 予自卽位以來,凡用兵之道,一遵古昔,未嘗輕擧,恐致斯民之擾動也。 今蕞爾島夷,敢肆猖狂,侵我邊鄙,至於再四,已遣將師,出而禦之。 然非大興師旅,水陸相迫,一擧而殄滅之,則邊境無時得息矣。 卿衣冠冑族,廊廟宏才,稟氣森嚴,立志弘毅,揆度庶政,咸當於理,薦進人材,允適其宜,明足以識虛實,智足以制寇亂。 是用命爲諸道兵馬都統處置使,授以節鉞,佐以同列,廣置僚寀,以重其威,庶幾諸將,俯伏以聽命,盜賊聞風而破膽。 卿其坐運籌策,指示將師,謀無再擧,以圖萬全,以副予懷。 其有將師之失律,守令之稽緩,法所當懲,無問大小,便卽處決。 都堂餞於漢江。

  • 漢城尹閔開卒。 開,驪興人,典理判書抃之季子。 稟資聰明,立志慷慨,揚歷臺諫,至爲知申事,出納惟允。 當恭讓遜位之日,開爲大司憲,欲執不可,見於辭色。 南誾等謂趙浚等曰:“開可斬。” 浚不可乃止。 後爲觀察慶尙、忠淸,皆有成績。 卒年三十七,士林惜之。 開觀察之日,自奉甚薄約,以致成疾。 上聞之,許令各道觀察使,一日四時進饌,永爲恒式。

12月7日[编辑]

  • 辛卯/上幸鍾樓,觀新鑄鍾。

12月8日[编辑]

  • 壬辰/太白晝見。

12月9日[编辑]

  • 癸巳/倭船六十,到寧海丑山島。 其萬戶林溫等,奉書於觀察使韓尙質曰:“吾等欲降,若許貴國邊地一處,又給食糧,則我等無敢有二心,且禁他盜。” 尙質以聞,上許之。 時都節制使崔雲海及雞林府尹柳亮、安東府使尹柢等,俱領兵屯于寧海之西,與賊戰敗之。 聞寇魁欲遣人納降,皆莫之信,亮獨曰:“威信納降,自古有之。 安可疑貳,以失事機!” 亮卽騎馬直前,使一人前呼曰:“雞林府尹來。” 寇魁五人,率數百人,皆解甲下船,羅拜而請命。 亮陳說利害,勸之使降,寇魁等喜,遂決意以降,放還所虜人口。

12月13日[编辑]

  • 丁酉/雨。
  • 司衣司直宋得居、前別將盧文理等,進闕以聞曰:“臣等竊見殿下,軫慮倭寇,命將致討。 願爲前鋒,敢盡死力。” 上壯之,令赴五道都統處置使麾下。

12月14日[编辑]

  • 戊戌/雨。

12月21日[编辑]

  • 乙巳/命諫官李晃ㆍ全伯英、臺官李潑ㆍ禹洪道視事。
  • 置仁安殿直二人。
  • 降倭魁㡱六,率三人來,獻長劍一、環刀一,詣朝班肅拜。 上引見與之語,賜㡱六衣一襲、高頂笠一曰:“汝來何意?” 六對曰:“聞殿下撫綏降者,不念舊惡,願請土而爲氓。” 上曰:“降者非獨汝也,受降者,非獨我也。 天下皆是汝。 去則不必追,來則不必拒,汝之去就,惟汝心耳。 汝可還去,與爾輩令知此意。 汝輩之中,豈無有福智者乎? 其思長久之計,更來告之。” 六泣涕而退。 命三司左僕射禹仁烈、藝文春秋館學士河崙,賜宴于所館。

12月22日[编辑]

  • 丙午/遣敬興尹張子忠,賜宮醞于處置使金士衡。
  • 南誾兼判尙瑞司事,沈孝生知中樞院事,閔汝翼大司憲,鄭澹都承旨,鄭擢左承旨,降倭㡱六宣略將軍龍驤巡衛司行司直兼海道管軍民萬戶,非㡱時知敦勇校尉龍驤巡衛司左領行司正兼管軍百戶。 賜㡱六銀帶一、腰紗帽一、靴一。

12月24日[编辑]

  • 戊申/幸壽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