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公集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李文公集 巻一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二
  李文公集       别集類一
  提要
  等謹案李文公集十八巻唐李翺撰翺字習之隴西成紀人涼武昭王暠之裔也貞元十四年進士官至山南東道節度使檢校户部尚書事蹟具唐書本傳其集唐藝文志作十八巻趙汸東山存稿有書後一篇稱李文公集十有八巻百四篇江浙行省參政趙郡蘇公所藏本與唐志合陳振孫書録解題則云蜀本分二十巻近時凡有二本一為明景泰間河東邢讓抄本
  國朝徐養元刻之訛舛最甚此本為毛晉所刋仍十八巻或即蘇天爵家本歟考閻若璩潛邱劄記有與戴唐器書曰特假舊唐書參考李浙東不知何名或李翺習之全集出尚可得其人然老矣倦于尋訪矣云云則似尚不以為足本不知何所據也翺為韓愈之姪婿故其學皆出於愈集中載答皇甫湜書自稱髙愍女楊烈婦傳不在班固蔡邕下其自許稍過然觀與梁載言書論文甚詳至寄從弟正辭書謂人號文章為一藝者乃時世所好之文其能到古人者則仁義之詞惡得以一藝名之故才與學雖皆遜愈不能鎔鑄百氏皆如己出而立言具有根柢大抵温厚和平俯仰中度不似李觀劉蜕諸人有矜心作意之態蘇舜欽謂其詞不逮韓而理過於栁誠為篤論鄭獬謂其尚質而少工則貶之太甚矣集不知何人所編觀其有與侯髙第二書而無第一書知其去取之間特為精審惟集中皇祖實録一篇立名頗為僭越夫皇祖皇考文見禮經至明英宗時始著為禁令翺在其前稱之猶有説也若實録之名則六代以來已定為帝制隋志所載班班可稽唐宋以來臣庶無敢稱者翺乃以題其祖之行狀殊為不經編集者無所刋正則失所别裁矣陳振孫謂集中無詩獨載戲贈一篇拙甚葉適亦謂其不長於詩故集中無傳惟傳燈録載其贈藥山僧一篇韓退之逺遊聨句記其一聨振孫所謂有一詩者盖蜀本適所謂不載詩者盖即此本毛晉跋謂邇來抄本始附戲贈一篇盖未詳考振孫語也然傳燈録一詩得於鄭州石刻劉攽中山詩話云唐李習之不能詩鄭州掘石刻有鄭州刺史李翺詩云云此别一李翺非習之唐書習之傳不記為鄭州王深甫編習之集乃收此詩為不可曉苕溪漁隱叢話所論亦同惟王楙野客叢書獨據僧録叙翺仕履斷其實嘗知鄭州諸人未考考開元寺僧嘗請翺為鐘銘翺答以書曰翺學聖人之心焉則不敢遜乎知聖人之道者也吾之銘是鐘也吾將明聖人之道焉則於釋氏無益吾將順釋氏之教而述焉則紿乎下之人甚矣何貴乎吾之先覺也觀其書語豈肯向藥山問道者此不刻亦如韓愈大顛三書因其素不信佛而緇徒務欲言其皈依用彰彼教耳楙乃以翺嘗為鄭州信之是知其一不知其二也至金山志載翺五言律詩一篇全勦五代孫魴作則尤近人所托不足與辨宋葉石林詩話曰人之才力有限李翺皇甫湜皆韓退之髙弟而二人獨不傳其詩不應散亡無一篇存者計或非其所長故不作耳二人以非所長而不作賢於世之不能而強為之者也斯言允矣乾隆四十六年十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