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30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三百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三百九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三百十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三百九卷目錄

 方術部紀事五

 方術部雜錄

神異典第三百九卷

方術部紀事五[编辑]

《續文獻通考》:張金箔,山西平陽人。往視濟源湫水之 蹟,對水沈思曰:「不過術耳。」歸以後圃鑿池,積水設機 亦能溉物。有一老道流來探,張引觀池,老道笑曰:「他 日請遊寒寓,亦可為樂。」數日後,遣二童子各騎龍邀 張,龍戾童鞭之,始伏。至一山,老道危坐曰:「老夫不欲 涉塵世,以二足置他所,俟取至為禮。」張見兩腿兀然 倚壁,老道以手掊之,腿自輳及其體。施禮畢,謂張曰: 「君後日必為術累,不若移家至此,同享仙境之樂。」張 謝不能。老道囑童往移,倏忽間,張之房業男女皆在 目前。張大驚,俄頃失之,止留張在荒山中。尋路還家, 問前故,皆曰:「未嘗少移。」高皇帝召問其術,對曰:「臣能 採蓮為戲,瓶中能出五色雲,命為之。」袖中取一鐵瓶, 書五符與水,投瓶中,用火四炙,初出如縷,漸勃然,五 色雲迷布上下。又以蓮子撒河中,須曳蓮花萬柄挺 出。復以紙剪作採蓮船投之。美女無數,俱在船採蓮, 競唱《吳歌》為樂。上不覺大笑,忽然俱不見。

《江寧府志》:「明王鼎得仙人王古峰丹經十卷,爐火一 方於沈萬三處,道士沈野雲擇以授鼎,鼎後超元祕 聞河南周王好道,延徐生者共事修煉,往見之。王不 聽其言,徐生亦不深信,乃別去。明年,徐生鄉人毛姓 者,商於他州,與鼎相值,鼎以一封物寄徐生曰:『急予 之命猶可救』。比歸而徐溺死,乃以物付徐之子啟之」, 中有筆二枝,破其管,得藥二丸,柬一通云:「藥可延年 度世,化汞為金。知子無緣,托以予汝友錢子。」其子買 汞試之,得二十金而不甚珍祕。同門友錢生者求觀, 遂攫其一吞之。及徐子覓藥,而藥已盡。訪錢生,生逃 去,不知所之矣。

《溫州府志》:「明顧太真,號虛白,遇麻衣道人授掌心雷 法,能指揮雨暘,叱咤風雷。洪武十九年夏旱,請禱於 保勝寺。登壇,雷電交至,大雨三日乃止。」

《閩書》:俞震齋沙人祕傳符籙,精五雷祈禱術。同時有 黃天元者,住持宜福觀,亦能此術。洪武二十年,省城 大旱,藩司召二人祈雨。既至,分東西立壇,私約曰:「吾 二人雨當有辨。」乃以書符硃墨二硯,分投水缸中。須 臾雨至,一壇水黑,一壇水紅。時有贈之詩曰:「三日登 壇三日雨,一聲號令一聲雷。」

《武昌府志》:「黃鎮,明初人。少為繼母所窘,逃出,遇異人 於武夷山,按法召天神立至,以移樹命之。頃間風雷 交作,樹之東西異位,遂授法劍而歸。適歲旱,母命溉 園,即磨墨染符,黑雲大雨,不出園外。本縣令黃州武 昌太守檄請之,祈雨屢驗,不出境外,謝金帛綵幣俱 不受。母迫之,縊於九曲亭。舉棺人疑其輕,啟視之,惟」 一履在焉。後賈人稱遇於四川瓊臺山云。

《江西通志》:「黃明學,新喻龍岡人。少遊庠序,不合,入延 真觀,禮道士黃建極為師。年四十,遇異人授以先天 雷法,祈禱無不應。明洪武丙寅春夏不雨,道會江壺 天,薦於縣令,遣書召焉。明學為壇設醮,雷雨三日。明 年丁卯,又明年己巳,歷庚午至辛未皆旱,俱以明學 功,民免荒歉。後八年己卯,旱甚,邑丞王慶具書招之」, 明學辭不獲已,乃更祈請雨應如前。丞因詢為縣祈 雨凡幾,眾曰:「自洪武丙寅迄今七旱而七雨矣。」因以 七雨道人名焉。

鍾山縣號「戴陽子」,早歲出家,住北帝觀,得內修。永樂 乙酉遊蜀,遇大旱疫,蜀王遍訪高士,得山懸,以六月 六日建醮,頃刻大雪,甘雨霑足,旱疫為之頓甦。請於 朝,封「雪谷戶侯。」後不知所終。

徐復高,奉新縣崇元觀道士,法術精通。永樂十五年 旱,復高至省城祈禱,坐七層臺上,案振金牌則雷鳴, 手搖小旗則電掣。時大雨傾盆,魚蝦盈街,章江水涸 三尺。

《和州志》:王志旻即王斆弟,永樂間居寶臺觀,善以符 咒驅召,時無知者。因旱,外郡道士有以符咒致雨者, 縣主召至,設壇以行其術,雲布復散者數四,其人曰: 「此必東南有破吾術者。」遣人訪求,得志旻於寶臺觀 竹叢中,方仰天以箒掃雲自散。縣主因命志旻與分 壇驅召。前道士雖致雨而微志,是致大雨,田皆霑足。 《續文獻通考》:「柴道人善祈禱,永樂中,浙江大旱,延至 設齋壇。三日後雷響一聲,壇前二幡結成二龍頭,雨 如注,西湖水涸其大半。」

《樂安縣志》:「伍守靜,四十五都龍江人。永樂間入仙遊觀吳真人祕授法旨。時雩都張小鬼每逢閏歲,四出 佈災,將赴樂界。公知怒往界上與張鬥法擒之,奪其 寶三件,張哀還寶,誓不犯界,因埋劍界上,永斷妖魔。 真人造福無量,誠有以大庇於吾邑也。」

張必貞,西隅龍岡人。永樂乙未解糧南京,途次遇雨, 入老君廟,見雨淋神像將傘蓋神身則冒雨而去。是 夜夢神授以神書符劍,次日於路傍石匣中得之。至 京大旱三月,遂出榜云:「出賣風雲雷雨。」各官敦請登 壇,須臾雷電交作,大雨滂沱,告足方止。有司上聞,賜 號廣明真人,并詔賜銅鑄雷神四座而歸。縣多疫沴, 施以《符水》,無不立愈。

何九師,西坑人,學法茅山。歸,適歲旱,登壇書符,須臾 雨應,治疫救病,咸即安痊。一日偕族人臨池,眾請試 法,公擲一筆在池,大呼曰:「鮸魚聽點。」鮸魚即躍出,成 隊自右而跳左,復呼「鰱魚。」鰱亦成隊,自左而右,鯉、 鱅皆然。 《浙江通志》:「酈元真,諸暨人。學道術,能驅雷電。宣德間, 過大部鄉,宿農家。其家無煙而火,沙石從空中下。元 真書符焚之,即有大雷,震死一狐。」

《處州府志》:「邵太初,龍泉人。為陰陽官,嘗學符水於龍 虎山。正統間,知縣張羽延之祈雨,築壇於台山之陽, 叱符揮劍,雲即滃合。握訣步罡,則雷電交作,俄而虹 貫雨收,太初曰:『此必有撓吾法者』。索之壬癸草澤中, 見隱真觀道士吳友清坐留槎洲中,冠髻間藏一小 符,眾責之,笑曰:『吾戲太初耳』。乃咒其符,投之水,傾雨」 如注。

《江西通志》:「楊節譽,進賢人。受學於傅椿年。天順中,遍 訪奇士,江西以節譽聞。召至京,試以法,能指揮風雨, 宮殿妖氛,隨以蕩滅。授帶俸錦衣衛指揮使,不受。常 自詠曰:『三朝鵷序班聯肅,九度龍顏面問奇』。後不知 所在,相傳謂之楊法師。」

傅同元,名履道。生而神異,長好長生訣,受讀朱子《參 同契》《黃庭經》。常客於湖湘漢沔間,因遇神人,得授法, 并贈以詩。結廬千秋嶺。時或以道法治人病,或以符 咒驅虎蝗,或為鄉人請雨,尋居武當山。明成化十五 年,京師旱,以薦至京求雨。雨足,上大喜,欲官之,辭不 受。傅文穆公時在尚書,亦勸之。同元謂曰:「好道者復 好名乎?」時六月,為上求雪。雪深三尺,寒若嚴冬,官吏 請收之,須臾日復出,上賜以金劍曰「剸妖銀圖」,書曰 「秉心端肅。」送還山,賜號真人。

《浙江通志》:「葉元,新昌人。幼時渡槐潭溺水,見一赤面 長鬚人,救不死。自是遂通符咒,諳五雷祈雨法。成化 間,郡大旱,守白公延之祈雨,即時大澍。府倅女為妖 所惑,書符懸之。少頃,震雷擊巨蛇死,女漸愈。」

《廣東通志》:「黃廷新,潮人,寓興寧東郊。少遇異人授祕 術,得遁甲法,亦粗知書。家故貧,業屠自汙,口不言技 術,時或露一二,不終隱也。成化中,長樂尉江璟署縣, 流賊攻城,廷新以遁法解其圍。練廷爵侍門下,祭旗, 旗不開,反告之。廷新示之曰:『衣麻婦午過子之門,且 大喊者三,祭則旗開矣。祭畢必風雨』。」果然。練事之不 虔,竟不得其傳。後亦竊其梗概,善談兵事。陳秀錦者, 祝令之隸也,善事官金,多小心事廷新遂盡傳其祕。 祝去,推官王爌署縣,捕陳下獄,陳不踰垣而風逸。王 得其故,併執廷新。廷新曰:「是日不利見大人。」取二竹 葉,一插於鬢,一授其子,插之,父子坐於肆,人過其旁, 無所見也。越數日,曰:「今日利見出門」,懷龍眼三跽露 臺下,官亦無所見。迨吉時擲龍眼於前,官乃見之。廷 新云:當一百二十日可獲。王驅之就道,不得已,諭其 子曰:「未及期,吾不往。汝姑往,以燈草七燃於七炭之 上,不焦。」曰:「汝第往,可無禍。」時陳遁於河源,子果無所 獲。廷新如期往,果獲之,歸於官,適一百二十日。羅時 雍欲為傳其法,置酒邀之,以盂覆盤,飧請射覆,廷新 遍指,一一奇中。鄰居道人設醮歸,廷新遇其鄉人往 候之,以竹葉潛插道人門。道人方晝寢,鄉人排其門 而入,惟見百雀飛帳中而不見。道人曰:「黃先生誑我。」 少頃,去竹葉,見道人頹然於床簀之上。一日,偶呼其 子曰:「吾婿丘死矣,汝往訊之。」子云:「丘無恙,昨之夕,觀 劇戲」於南郊,何以死?廷新曰:「南郊正丘氏死所也」,無 不驗者。其性剛,落魄不檢,不輕授法於人。或呼為黃 先生,則俯首不應曰:「吾屠子也。」能自藏用,竟不及於 禍。嘉靖初,死年幾七十。

《南康府志》:「周休休正德間常寓建昌隆道觀東白樓, 後,因觀主為糧繫獄,乃出囊中藥如黍粒者,點銅十 餘金濟之,自是絕跡。」

《溫州府志》:「葉昌齡幼機警,為玉清觀道士。一日遇老 叟引入巖洞中,授以正一五雷之法。正德末,郡大旱, 禱雨,有以葉薦者,郡守禮請之,乃出登壇問曰:『欲城 中雨乎?守曰:『雨以溉苗,願澍城外』。葉乃以墨筆於紙 上作一圈,旁亂點如雨,已而擲筆空中,俄見白氣上 衝,雷雨大作,城中僅僅飛灑,而甘霖洽四郊矣』。」 《明外史陶仲文傳》:「仲文初名典真,黃陶人,好神仙方術,嘗受符水訣於羅田萬玉山,與邵元節善。嘉靖中, 元節年老,宮中黑眚見治不效,因薦仲文於帝,以符 水噀劍絕宮中妖。莊敬太子患痘,禱之而瘥,帝深寵 異。」

《佞倖傳》:段朝用,合肥人,以燒煉干郭。勛言所化銀皆 仙物,用為飲食器,當不死。一日,帝諭勛:「向用仙銀器 盛食,今欲設二親几筵上,不得及八廟,欲通奉,又迫 期,難辦,若何?」勛即以朝用所製器百餘進之曰:「此亦 高士所化仙銀也。」帝大悅,增勛歲祿百石。仲文因薦 朝用,獻萬金,助雷壇工費。帝嘉其忠,授紫府宣忠高 士。朝用請「歲進數萬金,以資國用」,帝益喜。已而術不 驗,其徒王子巖攻發其隱。帝執子巖、朝用,俱付鎮撫 考訊。朝用所獻銀,故出勛貲,事既敗,帝亦寖疏勛。明 年,勛亦下獄。朝用乃脅勛賄,捶死其家人,復上疏瀆 奏。帝怒,遂論死。

《松江府志》:「張懋字勉之,華亭人。以國子生仕為新建 縣丞。精符咒,祈禱雨暘,禁治鬼物,皆有奇應。謁選時, 陶仲文方有寵,世宗常出祕字以問仲文,仲文不能 解。聞懋名,就訪焉。懋為具釋以進,稱旨。仲文薦與共 事,辭之。後遣使求異書,懋遺書悉入內府。有俞若冰 者,師事懋,盡得其術。資性穎敏,過目成誦,善為青詞」, 喜長夜飲,竟病酒卒。

《廣東通志》:「周思仁字愛卿,本瓊山庠生,遇異人授以 祕術,思仁潛修之,遂能前知休咎,以符咒治人疾病 輒愈。或令人取雜物為丸,入口皆成香氣。或以簪珥 化為蟲蛇,蠕動如生,大卒類介象。」《軒轅集》云:「嘉靖丙 辰來遊省城人爭求識之,坌不可解。倏有大蜂集人 衣領,眾乃散去。」

《雲南通志》:徐道廣,昆明人。幼從蔣日和學五雷法,遂 精其術。每戲書一符於小兒掌中,戒固握,至僻地則 開,雷隨掌出群兒日求之,亦不以為異。真慶觀有祟, 廣除之。一夕謂人曰:「予將逝矣。」沐浴而逝。嘉靖中,封 雷霆都史。

《濟南府志》:「杜世威,章丘人。其術不知從何異人授受, 而能號召鬼神,若取諸懷袖。嘉隆之季,名動海西。劉 白川、丘月林屢試其術,皆奇驗。大加敬重。欲薦之朝, 世威辭。萬曆間,卒於家。」

《桂陽州志》:松陽道人,不知何許人,無姓名。神廟初年, 雲遊至桂,與樵豎雜遝。時北廂劉東陽咯血伏枕,聞 道人有活人祕授,遣迎之。道人往視,令以舌餂紅紙 取視之曰:「幸脾未絕,可療也。」扶起環抱而坐,以己華 池水飲劉,數日遂能起坐。乃傳刀圭旨於劉之僕,命 並坐,以華池水與劉咽之。劉神氣漸旺,東陽弟子衿 也,嗔道人不授之己。道人曰:「吾令役代尊兄耳,君欲 之乎?」未幾,劉體平,而僕已尫羸,尋登《鬼錄》矣。一日遊 街市,聞盈室環哭,問其鄰,曰:「某人屬纊矣。」道人強至 榻前,以手按視,猶有一縷氣往來胸臆間。道人曰:「可 活。」以湯灌之,稍甦,道人扶之坐。浹旬,氣體漸復,足不 能步,乃撫摩其支體,漸能步武。數日,道人與緩步至 鹿峰,復靜坐彌月,氣已壯,遽欲歸,不可止。道人掐其 兩膝,復不能步。俟其氣血既充,乃命歸。蓋道人之活 人,其起白骨而肉之者類如此。後不知所終。

《滁州志》:「聶氏之先,江西人。來滁,世次詳家乘中。萬曆 初,有天衢以善煉女癸聞,諸縉紳奇其術,爭延譽之, 尋達禁內,賜號通真,待詔武英殿後。其術不傳。」 《閩書》:「林道人,莫知姓名,得仙家鍊合之術,以捄濟貧 乏為主。有貪人求其術不得,恨之,告之守,守怒,急捕 之,林已在門矣,遽召入,秀眉美髯,姿出格外,守望見 已心」異之,詞色稍和,試之術,命取水銀一大錠,計重 二鎰付之。林請水一器,投水銀其中,用木揉之,少頃 澄水,已成好銀。守命銀工就地為爐,依法燒煉,果不 變也,乃禮而遣之。而雲間董翰林元宰來閩,就詰焉。 曰:「憑學士取一物為驗。」董取盌中梧子授林,方茶次, 林便投入茶盌,隨手所指,立變為銀,舉座駭愕。董曰: 「梧化銀矣,銀可返梧乎?」林接取,再納茶盌,食久出之, 故是梧子也。如此者三。林曰:「此真銀矣,五百年後不 復變也。」因從容謂董曰:「某之術,通天地,役鬼神,非其 人不授。觀學士有些道分,故不覺技癢。但某常以陰 功捄人及物,須藉學士高文,流傳人世。」董許之。中夜 思惟:「為道人文,吾能之,萬一事敗,則吾文誤人。」明日, 遣家豎持輕吹二端,織履一送林,林已先覺之,迎 謂曰:「乃公昨許我傳,夜半生疑,然遺幣致敬,終不失 為長者。敬拜乃公賜,但少留,貧道亦欲附壽。」乃公忽 拾斷瓦,重可十二鐶,取紙包裹,曰:「途中毋發也。」至館 發之,則金色煜然,宛斷瓦狀,銀梧子上有星靨類梧 子。吳人就董取以捄母,小餅金所捄亦多,吳兒咸言 神仙點金也。

魏雷鳴,沙人,精雷霆術。童子有欲為戲,與之一錢。魏 就童掌中作書符狀,令緊握之,至人傍,放手,轟雷一 聲而散。

《甲乙剩言》:余過京口,見鄔佐卿,語曾於甘露寺遇一蜀僧,與接言論,蓋深於禪理者,因數數往還。佐卿適 有所負,迫窄無以應,憂見於色。僧問曰:「『君須幾何而 形困若此』?鄔曰:『此方以內煎熬地獄,非十金不能免。 此僧持几上煮茶銅銚,視之曰:『此踰十金矣』。便命索 炭。鄔異之,即以燃炭,僧出袖中一包,出藥匕許,以銚』」 周身擦抹此藥。藥盡著火中燒令通赤,急索酒淬之, 尋以水洗,則成銀矣。鄔遂得緩子錢之急。明日往謝, 僧已行矣。

《談言》:李淵材嘗從郭太尉遊園,咤曰:「吾比傳禁蛇方 甚妙,但咒語耳,而蛇聽約束,如使稚子。」俄有蛇甚猛, 太尉呼曰:「淵材可施其術。」蛇舉首來奔,淵材無所施 其術,反走汗流,脫其冠巾曰:「此太尉宅神,不可禁也。」 太尉為之一笑。

《篷櫳夜話》:有元隱老人,善黃冶變化之術,兼知禽遁 八門,太乙星紀,靈飛祕要,咸通其微,因改而煉墨。墨 成經萬杵,僅一螺,具諸神用,研水得瀋,吮吸及喉,痼 疾悉愈。以作符籙,百鬼震懼,書疏干求,靡不遂意。婚 帖諧合,訟牒據勝,含而噀之,雨露風霰,一如所指。老 人寶愛不盡,以遺子孫。相傳有好道者,用以書「性命」 二字,懸靜室中,自然証真,獲果超升雲天。後其子懷 墨,施用種種,竟忘書「性命」二字以卒。

《蘇州府志》:「明桑宗道好道術,多所悟解。農有居田間, 為物怪所擾,乞宗道符篆,揭之茇舍,得安寢。覺而窺 其外,有黑虎蹲其旁,怪遂息。其行己端厚,人又目為 士德。」

《無為州志》:「吳崇信字道忠,嘗遊長沙,得傳毛真人五 雷法,能驅役鬼神,祈禱甚驗,遠近多异之。」

《浙江通志》:柴公達號無無道人,寓龍虎山,與張真師 遊。一夕,師欲警夜,公達曰:「吾能役神兵為之。」是夜鐵 鈴響者達曙。又嘗夜歸,假電燭之,其明如晝。

柴用先號惟一子,江山人。永樂間自京還,至武林,大 旱,自言能致雷雨。大書云:「三日登壇三日雨,一聲號 令一聲雷。」藩臬延致祈禱,大雨如注,而西湖之水涸 矣。其族子壯得五雷祕法,能祛邪治病,祈晴禱雨。語 眾曰:「吾門隘,當撤之以大天師家。」大風果作,門撤他 所。

明潘爛頭,元妙觀道士。能運掌心雷,以筆濡頭上膿 水,作符治祟疾,奇效。相傳潘能役鬼神,嘗踞廁,戲召 王靈官至,怒以火筆點頭,故爛云。

《嘉興府志》:「許至震,字東山,得正一真人法,能驅役鬼 神,所祈多有奇效。邑中錢氏有火殃降屋上,求震解 禳。震為結法壇,貯水一缸置庭中,作法收火殃入缸 內。時正隆冬,水然幾不可探,後遂無恙。一朱姓者出 外歸,忽得癡疾,其子乞震為救,震命凈竈洗釜,貯水 其中,仗劍作法。後其家人開視,忽見有黑魚長尺許」, 在釜內,大驚,放之水中。震頓足曰:「是怪也。我將手劍 之,奈何放去,疾殆不可治矣。」果顛狂數月而死。諸若 此類,不可枚舉。

《寧波府志》:「毛來賓,字岐陽。生而倜儻負奇,不屑屑章 句,多巧思,善製沙漏,大者盈尺,小者僅數寸,以定晷 刻,無毫髮爽者。邂逅一僧異其術,以重賄求授,不許, 因以追魂法易之。其法於密室之中,潔壇坫,薦牲牷 香帛,置繪具几上,閱四十九晝夜,能令神將驅攝亡 魂,追摹形貌,無不曲肖。來賓得其術,未嘗輕試。偶之」 霅中,於閔太宰家繪其先父母像,見者驚猶生,遠近 無不輻輳,不數月遂致數千金而歸。晚年會謝行人 於宣,在京甲申被賊掠死。其父太僕三賓傷之,延來 賓追攝,乃置壇設牲如其法。及期,而素箋十幅,細書 皆滿,凡平生履歷,家事瑣屑,童僕勤惰,以至父母妻 子間語有人所不得知者,無不縷縷「曲盡,其神異如 此。懼驅役鬼神,遺子孫禍,取書焚之,其術遂不傳。」 《瑞州府志》:「陳善字德成,新昌人。以策受承信郎,歷臨 安幕,監岳州太軍倉,改授江西憲幕。得父建龍虎山 之術,鞭霆致雨,每歲旱,祈禱輒應,號月湖處士。」 《安慶府志》:「明何公冕,潛人,少好雲游,遇異人授符籙 二卷,曰:『熟此可呼風雨,役鬼』」神習之得其妙。初置田 於亂墩山,磽确無水路,冕每於暑旱時,取手巾瀝水, 畦町盈溢,人咸異之。會歲旱,郡守呼令祈雨,冕對差 役笑曰:「吾非汝可呼者,但汝往來烈日良苦,吾於汝 手書符,當有片雲覆頭,可固握之。」馳至府堂,勿開手。 役至,郡守怒曰:「術士胡為不來?」役告以故,郡守令其 開掌,則雷電交作,莫不驚懼失色。郡守躬往迎之登 壇。越二日,告守曰:「上帝封雨部,吾當取揚子江水暫 解酷熱,雨澤可及五十里耳。」不踰時,果大雨如注,雜 魚蝦齊下焉。嘗行路迷津,問芸者,皆不答。冕取柳葉 布田,盡化鯽魚,芸者競取之,田苖踐踏無存。及登岸 視之,皆柳葉也。

王文正,桐城人。七歲得道書,依科演試。忽天將至,問: 「見召何事」,文正倉皇指庭樹曰:「為吾移植門外。」頃刻 樹移。自是能役鬼神,呼風雨,有奇驗。後禱雨皖城,有 道人亦禱於池口。池口雲起,文正招雲過皖。道人曰皖有異人,棹蓆渡江訪之,文正浮磨江中,立磨上接 見,諮論竟日。臨別,道人以三指拊文正背,有頃背痛, 則有三銅釘入骨。文正用甕自覆,圍火以煉,戒家人 曰:「七日勿啟可活。」至五日,家人啟視,釘已出三寸許。 文正嘆曰:「命數乃爾!」

《雲南通志》:布張,昆明人,有異術。嘗為一嫗作預修齋。 嫗持所寫文示張,一見盡焚。嫗曰:「『書此數日矣,今卒 然,何以辦此』?張曰:『具十筆硯,一夜可成』。」嫗潛窺,見十 人皆同貌,五鼓書畢,張於送神時伏地不起,趨視,惟 衣冠在地而已。後又有人數見焉。直指使以為妖,欲 收之,乃趨黔國公家乞白布一丈,坐其上,令兩徒掖 之走,少頃抵安寧。黔國請其術,張畫門於壁,以手叩 之,門啟,中有宮室甚麗,黔國疑不入,俄而無有。其幻 異類如此。嘗欲以術傳僧鐵峰,峰不受,遂示蛻於虛 凝菴。鄉人復遇張於大理。

《廣東通志》:簡雲顛,不知何許人,狀若風狂,善號召風 雷,驅役百鬼。與人遊蒲澗,病日色大炎,謂曰:「卿無苦, 吾能令雷師張傘護卿。」即瞑目為呼使狀。須臾陰雲 如葆凝坐上,四外日光如故。鄉人以旱請禱雨,則為 壇,箕踞其上,書符篆焚之。有頃,陰雲蔽日,雷電而雨。 人或謂曰:「簡師,汝何以贈我?」則曰:「贈以雷公何如?」因 以指畫其掌,使緊握曰:望某方放之。如其言,則震雷 轟然矣。廣城北二里,有一女病魅,簡視之:老龜作祟 爾。因曰:「昨遇一番蠻侮我,當使此蠻奴捉之。」即呼叱 四指,須臾,一番人擁陰飆踰垣而入,手持一巨龜,大 三尺,鏗然墮地,昏仆久之,始能視,其語侏𠌯不可曉。 簡大笑,斥之去,而龜已死,其魅遂絕。

《安陸府志》:「楊巫師道鉉嘗遊三茅山,曉南法,行持頗 驗。歲旱,土人懇之擊泉法,用桃符,以犬血塗之,置泉 穴中,俟水湧出,以酒注于穴口,急攘而盛之,持遊野 中。頃刻雷雨大至,道鉉仍以朱書飛蜈蚣貼樹上,驅 雷擊之,所指立碎。人欲戲之,即畫飛蜈蚣向婦人,即 自褫衣。一日,己女自外來,道鉉以為他婦,亦施此法」, 女赤體近前,道鉉懊恨,焚法書不復作。

方術部雜錄[编辑]

《關尹子七釜篇》關尹子曰:「有誦咒者,有事神者,有墨 字者,有變指者,皆可以役神御炁,變化萬物。惟不誠 之人,難於自信,而易於信物,故假此為之,苟知惟誠, 有不待彼而然者。」

申鑒《或問黃白之傳》曰:「傅毅論之當也。燔埴為瓦則 可,爍瓦為銅則不可,以自然驗於不然,詭哉!敵犬羊 之肉以造馬牛,則幾矣。不其然歟?」

《窮愁志》。或問黃冶變化,余曰:「未之學也,焉知無有?然 天地萬物皆可以至理索之。夫光明砂者,天地自然 之寶,在石室之間,生雪床之上,如初生芙蓉,紅苞未 拆,細者環拱,大者處中,有辰居之象,有君臣之位,光 明外澈。採之者尋石脈而求,此造化之所鑄也。倘至 人道奧者,用大地之精,合陰陽之粹,濟以神術,或能」 成之。若以藥石鎔鑄,術則疏矣。昔人問揚子鑄金而 得鑄人,以孔聖鎔冶顏子,至於殆庶幾,亦猶造化之 鑄丹砂矣。方士固不足恃,劉向葛洪,皆下學上達,極 天地之際,謂之可就,必有精理。劉向鑄作不成,得非 天意?密此神機,不欲世人皆知之矣。

雲溪友義紇干尚書泉,苦求龍虎之丹,十五餘稔。及 鎮江右,乃大延方術之士,作《劉弘傳》,雕印數千本,以 寄中朝及四海精心燒煉之者。夫人欲點化金銀,非 擬救於貧乏,必期多蓄田疇,廣置僕妾,此謂貪婪,豈 名道術。且元妙之門,虛無之事,得其要旨,亦恐不成, 況不得乎?悉焚《參同契》金訣,真至言也。

《資暇錄》:符咒之類,末句「急急如律令」者,人皆以為如 飲酒之律令,速去不得滯也。又一說,漢朝每行下文 書,皆云如律令,言非律非令之文書,行下當亦如律 令。故符咒之類,末句有如律令之言,並非此也。按「律 令」之「令」字,宜平聲讀為「零。」律令是雷邊捷鬼,學者豈 不知之。此鬼善走,與雷相疾速,故云如此鬼之疾走 也。

《清異錄》:「近世事仙道者,不務寡欲,多搜黃白術,貪婪 無厭,宜謂之饕餮仙。」

《春渚紀聞》:丹竈之事,士大夫與山林學道之人喜於 談訪者,蓋七八也,然不知皆是仙藥丹頭也。自三茅 君以丹陽歲歉,死者盈道,因取丹頭點銀為金,化鐵 為銀,以救飢人。故後人以鍛粉點銅,名其法曰「丹陽」; 以死砒點銅者,名其法曰「點茆。」亦有取丹頭初轉,伏 朱以養黃茆,死硫以乾汞。如漢之王陽、婁敬,唐之成 弼,近世王揵成鴉嘴金以助國用者,不可謂世無此 法也。但得之者真,龜毛兔角而為之致禍者十八九 也。如東坡先生、楊元素內相,皆密受真訣,知而不為 者,章申公、黃八座道夫,皆訪求畢世,費資鉅萬,而了 無一遇者《西溪叢語》:白樂天自詠詩云:「朱砂賤如土,不解燒為 丹。元鬢化為雪,不解休為官。」又《不二門》詩云:「亦曾燒 大藥,消息乖火候。至今殘丹砂,燒乾不成就。」《潯陽晚 歲寄元八郎中庾三十二員外》詩云:「商水年將暮,燒 金道未成。丹砂不肯死,白髮自須生。」《對酒》云:「謾把參 同契,難燒伏火砂。有時成白首,無處問黃芽。」《赴忠州 至江陵舟中示舍弟》云:「幼學將何用,丹燒竟不成。」《酬 元郎中書懷》云:「終身擬作臥雲伴,逐月須收燒藥錢。」 《與故刑部李侍郎早結道友以藥術為事詩》云:「金丹 同學都無益,水竹鄰居竟不成。」《贈江州李使君》云:「跡 為燒丹隱,家緣嗜酒貧。」《題別遺愛草堂》云:「曾在廬峰 下,書堂對藥臺。」《宿竹樓》詩:「小書樓下千竿竹,深火爐 前一盞燈。此處與誰相伴宿,燒丹道士坐禪僧。」《後集》 第五十一卷同微之《贈別郭虛舟鍊師五十韻》,敘燒 丹事甚詳,有云:「簡寂館鐘後,紫霄峰曉時。心塵未凈 潔,火候遂參差。萬壽覬刀圭,千功失毫釐。先生彈指 起,奼女隨煙飛。始知緣會間,陰隙不可移。藥竈今夕 罷,詔書明日追。」《對酒》云:「丹砂見火去無跡,白髮泥人 來未休。」《贈杜錄事》云:「河車九轉宜精鍊,火候三年在 好看。」《酬夢得》云:「丹砂鍊作三銖土,元髮看成一把絲。」 又《燒藥不成,命酒獨酌》云:「白髮逢秋至,丹砂見火空。 不能留奼女,爭免作衰翁。」是樂天久留意,金丹為之 而不成也。又有《感事詩》云:「服氣崔常侍,燒丹鄭舍人。」 又云:「唯知戀杯酒,不解煉金銀。無憂亦無喜,六十六 年春。」又作《醉吟先生傳》云:「設不幸吾好藥,治衣削食, 鍊鈆燒汞,至於無所成,有所誤,奈之何?今吾幸不好 彼。」又《答客詩》云:「海山亦是吾歸處,歸即應歸兜率天。」 則是晚年藥術竟無所得,乃歸依內典耳。

「鼠璞,俗以素女術出于彭籛。」予攷《列仙傳》,籛云:「上士 別床,中士異被,服藥百裹,不如獨臥。」後人集其採納 之術,號《彭祖經》。是籛之採納,以存真葆衛為先務,與 世之論大相反,所謂喪四十九妻,五十四子,特欲形 容八百歲之壽且久耳。《漢·藝文志》有房中八家,百八 十六卷。且謂聖王制外樂,不禁內情,為之節文,樂而 「有節,則和平壽考,迷者勿顧,以生疾而陷命」,即此類 也。

《野客叢談》:「腰纏十萬貫,騎鶴上揚州。」天下美事,安有 兼得之理。夏侯嘉正喜丹竈,又欲為知制誥,嘗曰:「使 我得水銀銀半兩,知制誥三日,平生足矣。」二願竟不 遂而卒。白樂天棄冠冕而歸,鍛煉丹竈未成,除書已 到。世事相妨,每每如此。蓋造化之工,不容兼取,既欲 為官,又欲為仙,安有是理邪?

《誠齋雜記》:「楊素有美妾,姿色絕倫。時有千牛桑和,有 妖蠱異術,常一見婦人,即便能致。煬帝密使竊之。素 宅深邃,和朝奉詔,夜便竊以送帝。帝奇其能,詔素賜 之。」吁!和之術何異崑崙奴乎?安知非劍仙也。

就。《日錄夷堅志》載真官行持,靈驗處極多。且行持符 法,自虛靖、正一二天師傳度符籙於世,亦是運自己 精神真氣,正心而驅除妖邪。若自己神靈氣清心正 之人,鬼神亦自畏之,況受正法符籙乎。上帝好生,慮 有邪魔為下方之患,遂以天神應化人世,用此符籙 而馘除之。寔於助國行化,不為無補。猶於自己積功 立行,可以超登仙列。今也不然,有無事取罪者,妄意 傳授符籙,假此以苟衣食行持。治病則自帶親僕,專 備附體,仍呼神叱鬼。又且召役嶽帝城隍。且嶽帝城 隍,可比人間監司郡守,謂如人役僕隸,受其利養,處 之無法,尚不伏使。令不知汝有何功德,有何神道,以 動監司郡守,況嶽帝城隍乎。豈不自招陰譴。而又要 求財物。作為淫亂。動違天律。生不免於雷震。則死墮 于風刀幽沈,是誰之過歟。

《輟耕錄》:「今人以邪僻不經之術,如運氣逆流、采戰之 類,曰房中術。」按《史》,周有《房中樂》。《漢書禮樂志》:高祖時 有《房中樂詞》,唐山夫人所作。武帝時有《房中歌》。又云: 「房中者,情性之極,至道之際。是以聖王制外樂以禁 內情,而為之節文。樂而有節,則和平壽考。及迷者,勿 顧以生疾而殞性命。」《禮記》:曾子問:「眾主人,鄉大夫士, 房中皆哭。」注:「房中,婦人也。」然「房中」之謂,豈取此一書 與?

《井觀瑣言》:袁紹檄豫州,曹操檄江東將校部曲,其末 皆云「如律令。」李善註:言當履繩墨,動不失律令也。呂 延濟謂「賞賜一如律令之法。」二說小異,然大概皆近 之。今道家符咒類言「急急如律令」,蓋竊此語。李濟翁 《資暇錄》乃謂令讀為零,律令雷邊捷鬼善走,故云如 此鬼之疾速。其說怪誕,不足信。

《太平清話》:「雌雄劍,有人言以磁石鍊之縮地法,視飛 星流時,求其炁。」之足上,便能頃刻百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