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26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六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六十九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七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二百六十九卷目錄

 榆部彙考

  榆圖

  詩經唐風山有樞 秦風晨風 陳風東門之枌

  禮記內則

  爾雅釋木

  春秋緯元命苞 運斗樞

  賈思勰齊民要術種榆

  毛詩陸疏廣要山有樞

  本草綱目榆 樃榆 蕪荑

 榆部藝文一

  取榆火賦         唐王起

 榆部藝文二

  寓興          唐僧皎然

  御史臺榆         宋蘇軾

  榆錢           孔平仲

  榆            明吳寬

 榆部選句

 榆部紀事

 榆部雜錄

草木典第二百六十九卷

榆部彙考[编辑]

《釋名》
[编辑]

榆。詩經       《樞》。詩經

駁:詩經       《枌》。詩經

《藲》。爾雅       《荎》。爾雅

無姑。爾雅      蕪,荑。爾雅注

樃,榆。拾遺

榆圖

榆圖

《詩經》
[编辑]

《唐風山有樞》
[编辑]

山有樞,隰有榆。

朱註樞,荎也,今刺榆也。榆,白枌也。大全東萊呂氏曰:「陸璣《云樞》,其針刺如柘,其葉如榆,為茹美滑於白榆也。榆之皮色白者名枌。郭璞曰:『枌榆,先生葉,卻著莢,皮白色』。」

《秦風晨風》
[编辑]

山有苞櫟,隰有六駁。

陸璣《疏》云:「駁馬,梓榆也。其樹皮青白駁犖,遙視似駮馬,故謂之駮。」朱註駁,梓榆也,其皮「青白如駮。」大全王肅云:「言六據所見而言也。」

《陳風東門之枌》
[编辑]

《東門之枌》。

正義《釋木》云:「榆白,枌。」孫炎曰:「榆白者名枌。」郭璞曰:「枌榆,先生葉,卻著莢,皮色白。」是枌為白榆也。

《禮記》
[编辑]

《內則》
[编辑]

子事父母,婦事舅姑,棗栗飴蜜以甘之,堇荁枌榆兔 薧滫瀡以滑之。

謂用調和飲食也。榆白曰枌。《釋木》云:「榆白,枌。」孫炎云:「榆白者,名枌。」郭景純曰:「枌榆,先生葉,卻著莢,皮色白。」

《爾雅》
[编辑]

《釋木》
[编辑]

榆,白枌。

枌榆先生葉,卻著莢,皮色白。榆之皮色白名枌。郭云:「枌榆先生葉,卻著莢,皮色白。」《詩·陳風》云:「東門之枌」是也。

《無姑》,其實夷。

《無姑》,姑榆也,生山中。葉圓而厚,剝取皮,合漬之,其味辛香,所謂「蕪荑。」無姑一名姑榆,其實名荑。郭云:「無姑,姑榆也。生山中,葉圓而厚,剝取皮,合漬之,其味辛香,所謂蕪荑云。所謂《本草》蕪荑,一名無姑也。」

《藲,荎

今之刺榆。別二名也。郭云:「今之刺榆。」《詩唐風》云:「山有樞。」陸璣《疏》:「其針刺如柘。其葉如榆瀹,為茹,美滑如白榆之類。有十種,葉皆相似。皮及木理異矣。」

《春秋緯》
[编辑]

《元命苞》
[编辑]

三月《榆莢落》,

《運斗樞》
[编辑]

《玉衡星散》為「榆。」

《賈思勰齊民要術》
[编辑]

《種榆》
[编辑]

《爾雅》曰:「榆,白枌。」 注曰:「枌榆,先生葉,卻著莢,皮色白。」 《廣志》曰:「有姑榆,有朗榆。」 案今世有刺榆,木甚牢肕,可以為犢車材;挾榆,可以為車轂及器物。山榆,人可以為蕪荑。凡種者,直種,刺挾兩種,利者為多,其餘軟弱,例非佳好之木也。

榆性扇地,其陰下五穀不植。

隨其高下廣狹東西北方所扇各與樹等。

種者,宜於園地北畝,秋耕令熟。至春榆莢落時,收取 漫散,犁細耕勞之。明年正月初,附地芟殺,以草覆上, 放火燒之。

一根「上必十數條俱生,止留一根強者,餘悉搯去之。」

一歲之中,長八九尺矣。

不燒則長遲也

後年正月、二月移栽之。

初生即移者,喜曲,故須叢林長之,三年乃移種。

初生三年不用采葉,尢忌采心。

采心則科茹太長,更須依法燒之,則依前茂矣。

不用《剝》沐。

剝者,長而細,又多痕。痕不剝則短麤而無病。諺曰:「不剝沐,十年成轂。」 言《易》麤也,必欲剝者,宜留二寸。

「於壍坑中種」者。以陳屋草布壍中。散榆莢於草上。以 土覆之。燒亦如法。

陳草還似肥,良勝糞。無陳草者,用糞糞之亦佳。不糞雖生而瘦。既栽移者,燒亦如法也。

又種榆法,「其於地畔種者,致摧損穀。既非叢林,率多 曲戾,不如割地一方種之。其田土薄地不宜五穀者, 唯宜榆及白地,須近市。」

《賣柴莢葉》。省功也。

梜榆、刺榆。「凡榆三種色別種之,勿令和雜。」

《梜榆莢》葉味苦。凡榆莢味甘,甘者春時將煮賣,是須別也。

種地收莢,一如前法,先耕地作壟,然後散榆莢。

壟者,看好料理,又易五寸一莢,稀穊得中。

散訖,勞之。榆生共草俱長,未須料理。明年正月,附地 芟殺,放火燒之,亦任生長,勿使長近。又至明年正月, 斸去惡者。其一株止有七八根,生者悉皆砍去,唯留 一根麤直好者,三年春可將莢葉賣之,五年之後,便 堪作椽,不梜者即可砍賣。梜者鏇作獨槃及盞。十年 之後,魁碗瓶榼器皿無所不任。十五年後,中為車轂 及蒲桃瓷,其歲歲科簡剝治之功,指柴雇人,十束雇 一人,無業之人爭來就作,賣柴之利,已自無貲。

歲出萬束,一束三文,則三十貫莢葉在外也。

況諸器物,其利十倍!

於柴十倍,歲收三十萬。

砍後復生,不勞耕種,所謂一勞永逸。能種一頃,歲收 千匹,唯須一人守護。指揮處分:「既無牛耕、種子、人功 之費,不慮水旱風蟲之災,比之穀田,勞逸萬倍。男女 初生,各與小樹二十株,比至嫁娶,悉任車轂。一樹三 具,一具值絹三疋,成絹一百八十疋。聘財資遣,麤得 充事。」

《術》曰:「北方種榆九根,宜蠶桑,田穀好。」

《崔寔》曰:「二月榆莢成,及青,收乾,以為旨蓄。」

旨,美也。蓄,積也。二月收青,小蒸曝之。至冬以釀酒,滑香,宜養老。《詩》云:「我有旨蓄。」 亦以御冬也。

色變白將落可作。《䤅》,隨節早晏,勿失其適。

䤅:榆醬。

《毛詩陸疏廣要》
[编辑]

唐風[编辑]

《山有樞》,

《樞》,其針刺如柘,其葉如榆。瀹為茹美滑干。白榆榆之類有十種,葉皆相似,皮及木理異耳。

《爾雅》云:「藲,荎。」 邢疏云:「別二名也。」 郭云:「今之刺榆。」 《詩·唐風》云:「山有樞」 是也。鄭註云:「刺榆也。有鍼刺如柘,其葉如榆瀹,為蔬美,滑於白榆。」 《爾雅·翼》《詩》:「山有樞,隰有榆,藲荎。」 蓋榆之類,今之刺榆也。《爾雅疏》:榆之類有十種,葉皆相似,皮及木理異耳。而刺榆有鍼刺如柘,其葉如榆瀹,為蔬美,滑於白榆。《內則》曰:「堇荁枌榆,兔薧滫」 瀡以滑之。蓋榆之類皆滑免讀。若問孫愐唐類。菟,新生草,則薧乃是久者。以上四物。

新舊之名,皆滑利之名也。嵇康謂「榆令人瞑。」 《齊民要術》稱「梜榆。凡榆三種,色別種之,勿雜以為梜。榆莢葉,味苦;凡榆莢味甘。甘者春時將煮賣,是以須別也。」 《廣志》曰:有姑榆,有樃榆。樃榆無莢。管子:「五粟五沃之土,其榆條直以長。」 按陳藏器云:「江南有刺榆,無大榆。」 蓋大榆北方有之,秦漢故塞,其地皆榆。塞榆,北方之木也。《淮南子》曰:「槐榆與橘柚,合而為兄弟,有苗。與三危通而為一家。」 言槐榆北方,橘柚南方也。是以江南無榆,但言樞耳。若《晉風》則山隰兼有之,然而有材不能用,則不如其亡也。《氾勝之書》曰:「三月榆莢,雨時高強土,皆可種木。」 漢鑄榆莢錢,如榆莢也。又豐有枌榆社。崔寔《四民月令》曰:「榆莢成者,收乾以」 為旨。蓄色變白,將落收為醬。河平元年,旱傷麥,民食榆皮。《萬畢術》曰:「八月榆檽,令人不饑。」 《廣雅》云:「柘榆,梗榆也。」 陳藏器云:「江南有刺榆,無大榆。」 刺榆秋實。

《本草綱目》
[编辑]

榆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按:王安石《字說》云:「榆,瀋俞柔,故謂之榆。其 枌則有分之道,故謂之枌。其莢飄零,故曰零榆。」

集解

《別錄》曰:「榆皮,生潁川山谷。二月采皮,取白,暴乾。八月 采實。並勿令中濕,濕則傷人。」

陶弘景曰:「此即今之榆樹。取皮刮去上赤皮,亦可臨 時用之。性至滑利。初生莢仁,以作糜羹,令人多睡,嵇 康所謂『榆令人瞑也』。」

蘇恭曰:「榆,三月實熟,尋即落矣。今云八月采實,恐誤 也。」

陳藏器曰:江東無大榆,有刺榆,秋實。故《經》云「八月采 者」,誤也。刺榆皮不滑利。

蘇頌曰:「榆處處有之。三月生莢。古人采仁以為糜羹, 今無復食者,惟用陳老實作醬耳。按《爾雅疏》云:『榆類 有數十種,葉皆相似,但皮及木理有異耳。刺榆有鍼 敕,如柘,其葉如榆,瀹為蔬羹,滑於白榆,即《爾雅》所謂 藲荎,《詩經》所謂『山有樞』是也。白榆先生葉,卻著莢,皮 白色,二月剝皮,刮去麤皵,中極滑白,即《爾雅》所謂榆 白枌』」是也。荒歲農人取皮為粉。食之當糧。不損人。四 月采實。

寇宗奭曰:「榆皮,初春先生莢者是也。嫩時收貯為羹 茹。嘉祐中,豐、沛人缺食,多用之。」

李時珍曰:邢昺《爾雅疏》云:「榆有數十種,今人不能盡 別,惟知莢榆、白榆、刺榆、樃榆數者而已。莢榆、白榆,皆 大榆也。有赤、白二種。白者名枌。其木甚高大,未生葉 時,枝條間先生榆莢,形狀似錢而小,色白成串,俗呼 榆錢。」後方生。葉似山茱萸葉而長,尖𧣪潤澤,嫩葉煠 浸淘過可食。故《內則》云:「堇荁枌榆,兔薧滫瀡以滑之。」 三月采榆錢,可作羹,亦可收。至冬釀酒,瀹過曬乾,可 為醬。即榆仁醫也。崔寔《月令》謂之䤅音牟,榆者是 也。山榆之莢名蕪荑,與此相近,但味稍苦耳。諸榆性 皆扇地,故其下五穀不殖。古人春取榆火,今人采其 白皮為榆麪,水調香劑,粘滑勝於膠漆。 陳承曰:「榆皮濕搗如糊,用粘瓦石極有力。」汴洛人以 石為碓嘴,用此膠之。

白皮氣味

甘平滑利無毒。

白皮主治

《本經》曰:「大小便不通,利水道,除邪氣。久服斷穀,輕身 不饑,其實尤良。」

《別錄》曰:「療腸胃邪熱氣,消腫。治小兒頭瘡痂疕。」 大明曰:「通經脈,搗涎,傅癬瘡。」

甄權曰:「滑胎,利五淋,治齁喘,療不眠。」

《孟詵》曰:「生皮,搗和三年醋滓,封。暴患赤腫。女人妒乳 腫,日六七易,效。」

李時珍曰:「利竅滲濕熱,行津液,消癰腫。」

白皮發明

孟詵曰:「高昌人多搗白皮為末,和菜葅食甚美,令人 能食,仙家常服。服丹石人亦服之,取利關節故也。」 李時珍曰:「榆皮、榆葉,性皆滑利下降,手足太陽、手陽 明經藥也。故大小便不通,五淋腫滿,喘嗽不眠,經脈、 胎產諸證宜之。」《本草十劑》云:「滑可去,著冬葵子、榆白 皮之屬。」蓋亦取其利竅滲濕熱,消留著有形之物爾。 氣盛而壅者宜之。若胃寒而虛者,久服滲利,恐洩真 氣。《本經》所謂「久服輕身不饑」,《蘇頌》所謂榆粉多食不 損人者,恐非確論也。

葉氣味

同上。

葉主治

陳藏器曰:「嫩葉作羹及煠食,消水腫,利小便,下石淋, 壓丹石。」

李時珍曰:「暴乾為末。淡鹽水拌。或炙、或曬乾,拌菜食 之。亦辛滑下水氣又曰:「煎汁洗酒。」鼻同酸棗仁等分。蜜丸日服。治膽 熱虛勞不眠。

花主治

《別錄》曰:「小兒癇,小便不利,傷熱。」

莢仁氣味

微辛平,無毒。

莢仁主治

陶弘景曰:「作糜羹食,令人多睡。」

陳藏器曰:「主婦人帶下,和牛肉作羹食。」

《孟詵》曰:「子醬,似蕪荑,能助肺,殺諸蟲,下氣,令人能食, 消心腹間惡氣,卒心痛,塗諸瘡癬。以陳者良。」

附方

斷穀不饑:榆皮、檀皮為末,日服數合。救荒本草 齁喘不止:「榆白皮陰乾,焙為末,每日旦夜用水五合, 末二錢,煎如膠服。」食療本草

久嗽欲死,許明則有效方用厚榆皮削如指大,長尺 餘,納喉中,頻出入,當吐膿血而愈。古今錄驗

虛勞白濁:榆白皮二升,水二斗,煮取五升,分五服。千金 方

小便氣淋:「榆枝、石燕子煎水,日服。」普濟方

五淋澀痛:榆白皮陰乾焙研,每以二錢,水五合,煎如 膠,日二服。普濟方

渴而尿多,非淋也用榆皮二片,去黑皮,以水一斗,煮 取五升,一服三合,日三服。外臺祕要

身體暴腫:「榆皮搗末,同米作粥食之,小便良。」備急方 臨月易產:榆皮焙為末,臨月日三服方寸匕,令產極 易。陳承本草別說

墮胎下血不止:榆白皮、當歸焙各半兩,入生薑,水煎 服之。普濟方

胎死腹中或母病欲下胎:榆白皮煮汁,服二升。子母祕錄 身首生瘡:榆白皮末,油和塗之,蟲當出。子母祕錄 火灼爛瘡:「榆白皮嚼塗之。」千金髓

五色丹毒。俗名「遊腫。」犯者多死。不可輕視。以榆白皮 末。雞子白和塗之。千金方

小兒蟲瘡:榆白皮末和豬脂塗綿上覆之,蟲出立瘥。 千金方

癰疽發背:榆根白皮切,清水洗,搗極爛,和香油傅之, 留頭出氣;燥則以苦茶頻潤不粘,更換新者,將愈以 桑葉嚼爛,隨大小貼之,口合乃止,神效。救急方 《小兒瘰𤻤》:「榆白皮生搗如泥,封之,頻易。」必效方 小兒禿瘡,醋和榆白皮末塗之,蟲當出。產乳方

樃榆集解[编辑]

陳藏器曰:「樃榆生山中,狀如榆,其皮有滑汁,秋生莢, 如大榆。」

李時珍曰:「大榆二月生莢。樃榆八月生莢,可分別。」

皮氣味

甘寒無毒。

皮主治

陳藏器曰:「下熱淋,利水道,令人睡。」

李時珍曰:「治小兒解顱。」

蕪荑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按:《說文》云:「楩,山枌榆也。有刺。實為蕪荑。」《爾 雅》云:「無姑,其實荑。」又云:「莁荑,蔱蘠。」則此物乃莁樹之 荑,故名也。

《蘇恭》曰:乃《蔱蘠》二字之誤。

集解

《別錄》曰:「蕪荑,生晉山川谷。三月采實,陰乾。」

陶弘景曰:「今惟出高麗。狀如榆莢,氣臭如。」彼人皆 以作醬食之,性殺蟲,置物中亦辟蛀,但患其臭。 蘇恭曰:「今延州、同州者甚好。」

《馬志》曰:「河東、河西,處處有之。」

蘇頌曰:「近道亦有,以出太原者良。大抵榆類而差小, 其實亦早成,此榆乃大,氣臭。」郭璞《爾雅註》云:「無姑,姑 榆也。生山中,葉圓而厚,剝取皮,合漬之,其味辛香,所 謂蕪荑也。」采實,陰乾用。今人又多取作屑,以芼五味, 惟陳者良。人收藏之,多以鹽漬,則失氣味。但宜食品, 不堪入藥。

李珣曰:「按《廣州記》云:『生大秦國。是波斯蕪荑也』。」 陳藏器曰:「蕪荑氣羶者良,乃山榆仁也。」

李時珍曰:「蕪荑有大小兩種,小者即榆莢也。揉取仁, 醞為醬,味尤辛。人多以外物相和,不可不擇去之。入 藥皆用大蕪荑,別有種。」

氣味

辛平無毒。

甄權曰:「苦,平。」

李珣曰:「辛溫。」

《孟詵》曰:「作醬,其香美,功尢勝於榆仁。可少食之,過多 發熱,為辛故也。秋月食之,尢宜人。」

主治

《本經》曰:「五內邪氣,散皮膚骨節中淫淫溫行毒,去三

蟲,化食
考證.svg
《別錄》曰:「逐寸白,散腸中嗢嗢喘息。」

《蜀本草》曰:「主積冷氣,心腹癥痛,除肌膚節中風,淫淫 如蟲行。」

孟詵曰:「五臟皮膚肢節邪氣。長食,治五痔,殺中惡蟲 毒,諸病不生。」

大明曰:「治腸風痔瘻,惡瘡疥癬。」 李珣曰:「殺蟲止痛。治婦人子宮風虛,孩子疳瀉,冷痢。 得訶子、豆蔻,良。」

張鼎曰:「和豬脂擣,塗熱瘡。和蜜,治濕癬。和炒牛酪或 馬酪,治一切瘡。」

附方

脾胃有蟲,食即作痛,面黃無色。以「石州蕪荑仁二兩, 和麵炒黃色為末。」非時米飲服二錢匕。千金方 制殺諸蟲生蕪荑、生檳榔各四兩,為末,蒸餅丸梧子 大。每服二十丸,白湯下。本事方

疳熱、有蟲瘦瘁,久服充肥用榆仁一兩,黃連一兩為 末,豬膽汁七枚,和入碗內,飯上蒸之,一日蒸一次,九 蒸乃入麝香半錢,湯浸蒸餅和丸綠豆大。每服五七 丸至一二十丸,米飲下。錢氏小兒直訣

小兒蟲癇,胃寒蟲上,諸證危惡,與癇相似用白蕪荑、 乾漆燒存性,等分為末。米飲調服一字至一錢。杜乇方 結陰下血:「蕪荑一兩搗爛,紙壓去油為末,以雄豬膽 汁丸梧子大」,每服九丸,甘草湯下,日五服,三日斷根。 普濟方

脾胃氣泄,久患不止:蕪荑五兩搗末,飯丸梧子大。每 日空心午飯前陳米飲下三十丸。久服去三尸,益神 駐顏。此方得之章鐐,曾用得力。王紹顏續傳信方 膀胱氣急,宜下氣用蕪荑搗和食鹽末等分,以綿裹 如棗大,納下部,或下惡汁,并下氣佳。外臺祕要 嬰孩驚瘖風後,失音不能言,肥兒丸:用蕪荑炒、神麯 炒、麥芽炒、黃連炒各一錢為末,豬膽汁打糊丸黍米 大,每服十丸,木通湯下。黃連能去心竅惡血。全幼心鏡 蟲牙作痛。以蕪荑仁安蛀孔中。及縫中。甚效。危氏得效方 腹中鱉瘕平時嗜酒,血入於酒,則為酒鱉;平時多氣, 血凝於氣,則為氣鱉;虛勞痼冷,敗血雜痰,則為「血鱉。」 搖頭掉尾,如蟲之行,上侵人咽,下食人肛,或附脅背, 或隱胸腹,大則如鱉,小則或如錢。治法惟用蕪荑炒 煎服之,兼用暖胃益血理中之類,乃可殺之。若徒事 雷丸錫灰之類無益也。仁齋直指方

榆部藝文一[编辑]

《取榆火賦》
以方春改火用榆鑽燧為韻唐王起
[编辑]

國家布和令,稽舊章,候葭灰之所應,取榆火之有常。 鑽之彌堅,初若切磋之響;動而愈出,俄生煒煜之光。 火則循利,人惟嚮方。豈徒宣明於四海,固將貽範於 百王。時也遲遲日升,習習風至。太簇中律,勾芒整轡。 擇木之宜,順天之利。歷歷初種,常散莢而如錢;煌煌 是求,必鑽木而成燧。曲直有倫,尋尺為珍。啟炎上之 「氣,當發生之辰。佐暄妍於獻歲,助煦嫗於陽春。比皇 明之燭幽,既自邇而及遠。葉時令而委照,是舍舊而 謀新。始青林兮見採,終洪罏兮有待。鬱攸之氣方騰, 枯槁之容不改。其執熱也,殊金燧之感;其攻堅也,非 木石之鑽。佩之或雜於刀礪,用之以代其槐檀。運手 而綠煙乍起,屬目而朱燄可觀。餘燼」收之而有耀,死 灰然之而孰難。束蘊是繁,抱焦眾夥。何鎔鑄而不賴, 何燔炙而不可。紅星忽迸,不異乎種天之星;朱火既 非,詎同夫敲石之火。則知調其玉燭,取彼白榆。誠國 之美利,亦君之遠圖。始韜光而無朕,卒既燥而有孚。 所以微成於著,有生於無。豈徒嚴凝之鄉,樹於北塞; 晼晚之景,失於東隅。宜乎「大化不爽,餘光必共。」莫不 愛一人之「大化」,為百姓之日用。

榆部藝文二[编辑]

《寓興》
唐·僧皎然
[编辑]

《天上生白榆》,「白榆直上連天根。高枝不知幾萬丈,世 人仰望徒攀援。誰能上天採其子,種向人閒笑桃李。 因問老仙求種法,老仙嗤我愚不答。始知此道終無 成,還如瞽夫學長生。」

《御史臺榆》
宋·蘇軾
[编辑]

我行汴隄上,厭見榆陰綠。千株不盈畝,斬伐同一束。 及居幽囚中,亦復見此木。蠹皮溜秋雨,病葉埋牆曲誰言霜雪苦,生意殊未足。坐待春風至,飛英覆空屋。

《榆錢》
孔平仲
[编辑]

鏤雪裁綃箇箇圓,日斜風定穩如穿。憑誰細與東君 說,買住青春費幾錢。

《榆》
明·吳寬
[编辑]

始我種三榆,近在亭之左。西日待隱蔽,陰成客能坐。 七年長漸高,密葉已交鎖。生錢聞可食,貧者當果蓏。 其一忽憔悴,嚙腹緣蟻蜾。持斧欲伐之,材未中船舵。 藤蔓方附麗,不伐亦自可。古人無棄物,守圃常用跛。

榆部選句[编辑]

魏應璩《與龐惠恭書》:「頻見所上利民之術,植濟南之 榆,栽漢中之漆。」

陳周弘讓《答王褒書》:「江南燠熱,橘柚冬青;渭北沍寒, 楊榆晚葉。」

周庾信《謝趙王賚米啟》:「剝榆皮於秋塞,掘蟄燕於寒 山。」

隋牛弘春《祈稷歌》:「瞻榆束耒,望杏開田。」

《古樂府》:「天上何所有,歷歷種白榆。」關樹但生榆。 風榆落小錢。丹桂青榆相蔽虧。

周庾信詩,「興雲榆莢雨。」

唐杜甫詩:「種杏仙家盡白榆。」

岑參詩:「千家盡白榆。」

《李益詩》:「邊霜昨夜墮關榆。」

盧綸詩:「山雪厚三尺,社榆麤十圍。」

《韓愈詩》:「寂寥青草曲,散漫白榆風。」狂風簸枯榆,狼 藉九衢內。「榆葉祇能隨柳好,等閒撩亂走空園。」 《張籍詩》。「榆葉暗飄蕭。」

《李賀詩》:「榆莢相催不知數,沈郎青錢夾城路。」

白居易詩:「錢穿短貫榆。」晴熏榆莢黑。榆葉飄錢 柳展眉。隔牆榆葉散青錢。

《雍陶》詩:「寂寞春風花落盡,滿庭榆莢似秋天。」

《曹唐詩》:「欲將心就仙郎說,借問榆花早晚秋。」

薛逢詩:「報秋榆葉落征衣。」

《薛能詩》:「榆莢奔風健。」此日郊亭心乍喜,敗榆芳景 似還家。

《韋莊詩》:「絲錢榆貫重。」

《王初》詩:「歷歷素榆飄玉葉。」

宋蘇轍詩:「青楊易三棟,赤榆換兩楹。」

張耒詩:「修柯遇雲日,老枿干虹霓。」 孔武仲詩。「綠榆覆水平如杯。」

《金麻九疇》詩:「村村榆火碧煙新。」

《元好問詩》:「離離澗中柏,歷歷嶺上榆。」

元周伯琦詩:「禁籞深林暗赤榆。」

榆部紀事[编辑]

《韓詩外傳》:楚莊王將興師伐晉,告士大夫曰:「敢諫者 死無赦。」孫叔敖進諫曰:「臣園中有榆,其上有蟬,蟬方 奮翼悲鳴,欲飲清露,不知螳螂之在後,曲其頸,又攫 而食之也。」此言前之利而不顧後害者也。

《漢書韓安國傳》:「蒙恬為秦侵胡,辟數千里,以河為竟, 累石為城,樹榆為塞,匈奴不敢飲馬於河。」《如淳》曰: 「塞上種榆也。」

《郊祀志》:「高祖禱豐枌榆社。」《晉灼》曰:「枌,白榆也。」師古 曰:「以此樹為社神,因立名也。」

《龔遂傳》:「遂為渤海太守,勸民務農桑,令口種一樹榆。」 《五行志》,「成帝建始四年九月,有鼠銜黃蒿柏葉上民 冢柏及榆樹上為巢,桐柏尤多。」

《天文志》:成帝河平元年三月,旱傷麥,民食榆皮。 桓譚《新論》:劉子駿信方士虛言,謂神仙可學。余見其 庭下大榆樹,久老剝折,指謂曰:「彼樹無情,然猶枯蠹, 人雖欲愛養,何能使之不衰。」

《三國志鄭渾傳》:「渾為山陽魏郡太守,以郡下百姓苦 乏材木,乃課樹榆為籬,並益樹五果,榆皆成藩,五果 豐實。入魏郡界,村落齊整如一,民得財足用饒。明帝 聞之,下詔稱述,布告天下。」

《晉宮閣名》:「華林園,榆十九株。」

《鄴中記》:「襄國鄴路,千里之中,夾道種榆,盛暑之月,人 行其下。」

《晉書五行志》:「成帝咸和六年五月癸亥,曲阿有榆樹 枯倒六載,是日忽復起立。至九年五月甲戌,吳縣吳 雄家有死榆樹,是日因風雨起生,與漢上林斷柳起 生同象。」初,康帝為吳王,於時雖改封瑯琊,而猶食吳 郡為邑,是帝越正體饗國之象也。曲阿先亦吳地,象 見吳邑雄之舍,又天意乎?

《荊州圖記》:「鄭縣東百步里,名伍伯村,有白榆連理樹, 異根合條,高四丈餘,土民奉為社。」

《宋書符瑞志》:「晉孝武帝太元十一年四月壬申,瑯琊 費有榆木,異根連理,相去四尺九寸。」

《南史劉善明傳》,「善明為海陵太守,郡境邊海無樹木, 善明課人種榆檟雜果,遂獲其利《南齊書祥瑞志》:「永明三年正月,安城縣榆樹二株連 理。」

《魏書序紀》:「桓帝曾中蠱,嘔吐之地仍生榆木,參合陂 土無榆樹,故世人異之,至今傳記。」

《太祖本紀》:「太祖道武皇帝,母曰獻明賀皇后,以建國 三十四年七月七日生太祖於參合陂北,夜有光明, 昭成大悅,群臣稱賀,大赦,告於祖宗。保者以帝體重, 倍於常兒,竊獨奇怪。明年有榆生於埋胞之坎,後遂 成林,弱而能言,目有光曜,廣顙大耳,眾咸異之。」 《水經注十三州志》曰:「大河在金城北門,東流,有梁泉 注之」,出縣之南山。按《耆舊》言,梁暉字始娥,漢大將軍 梁冀後,冀誅入羌後,其祖父為羌所推,為渠帥而居 此城,土荒民亂,暉將移居抱罕,出頓此山。為群羌圍 迫,無水。暉以所執榆鞭豎地,以青羊祈山,神泉湧出, 榆木成林。

諸次水東逕榆林塞,世又謂之榆林山,即《漢書》所謂 「榆谿舊塞」者也。自谿西去,悉榆林之藪矣。緣歷沙陵, 屆龜茲縣西山,故謂廣長榆也。王恢云「樹榆為塞」,謂 此矣。

《唐書陽城傳》:「城隱中條山,嘗絕糧,歲饑,屏跡不過鄰 里,屑榆為粥,講論不輟。」

《吳湊傳》:湊為京兆尹,先是,街樾稀殘,有司蒔榆其空, 湊曰:「榆非人所蔭玩。」悉易以槐。

乾。𦠆子扶風竇乂,年十三,諸姑累朝國戚,其伯檢校 工部尚書,充閑廐使、宮苑使。於嘉會坊有廟院。乂親 舅張敬立任安州長史,得替歸城。安州土出絲履,敬 立齎十數緉,散甥姪競取之,唯乂獨不取。俄而所餘 之一緉,又稍大,諸甥姪之剩者,乂再拜而受之。敬立 問其故,乂不對。殊不知殖貨有端木之遠志,遂於市 鬻之,得錢半斤,密貯之。潛於鍛爐,作二枝小鍤,利其 刃。五月初,長安盛飛榆莢,乂掃聚得斛餘,遂往詣伯 所,借廟院習業。伯父從之。乂夜則潛寄褒義寺法安 上人院止,晝則往廟中,以二鍤開隙地,廣五寸,深五 寸,棋布四十五條,皆長二十餘步。汲水漬之,布榆莢 於其中。尋遇夏雨,盡皆滋長。比及秋,然已及尺餘, 千萬餘株矣。及明年,榆栽已長三尺餘。乂遂持斧伐 其併者,相去各三寸。又選其條枝稠直者,悉留之,所 間下者二尺作圍束之,得百餘束。遇秋陰森,每束鬻 值十餘錢。又明年,汲水於舊榆溝中,至秋,榆已有大 者如雞卵。更選其稠直者,以斧去之,又得二百餘束。 此時鬻利數倍矣。後五年遂取大者作屋椽,僅千餘 莖鬻之,得三四萬餘錢。其端大之材在廟院者不啻 千餘,皆堪作車乘之用。此時生涯遂有百餘焉。 《酉陽雜俎》:盧縣東有金榆山,昔朗法師令弟子至此 采榆莢,詣瑕丘市易,皆化為金錢。

《幽明錄》:虞晚家有皂莢樹,有神。隔路有大榆樹,古傳 曰:「是雌雄。」

《清異錄》:「同州郃陽縣劉靖兄弟同居,宅邊榆樹上生 桑,西廊梧桐上生榖枝,明年墳中白楊生檜。鄉人號 『榆』」為「義祖,『桐』」為「小義」,「楊」為「義孫。」縣令出官錢為修三 異亭。

金鄉路上一老榆,往來者就樹下易草屨,例以其舊 懸而去,時人指為「靴鞋樹。」

《宋史河渠志》:「太祖建隆三年十月,詔緣汴河州縣長 吏,常以春首課民夾岸植榆柳,以固隄防。」

開寶五年正月,詔曰:「應緣黃、汴、清御等河州縣,除準 舊制種蓺桑棗外,委長吏課民別樹榆柳及土地所 宜之木。仍案戶籍高下,定為五等:第一等歲樹五十 本,第二等以下遞減十本。民欲廣樹蓺者聽,其孤寡 惸獨者免。」

真宗咸平三年,申嚴「盜伐河上榆柳」之禁。

《玉海》:「宋景德四年,德州棠榆二木連理。」

《宋史孝義傳》:「樊景溫,陝州芮城人;榮恕旻,雄州歸信 人。兄弟異居積年。大中祥符中,景溫樗樹五枝并為 一,恕旻家榆樹兩本自合,兩家感其異,復義聚,鄉人 稱雍睦。」

《河渠志》:神宗熙寧五年,東頭供奉官趙忠政言:「界河 以南至滄州,凡三百里,夏秋可徙涉,遇冬則冰合,無 異平地。請自滄州東接海,西抵西山,植榆柳桑棗,數 年之間,可限契丹,然後施力耕種,益出租賦以助邊 儲。」詔程昉察視利害以聞。

元祐初,文彥「博、呂大防拔吳安持為都水使者,委以 東流之事。京東、河北五百里內差夫,五百里外出錢 雇夫,及支借常平倉司錢買梢草斬伐榆柳,凡八年 而無尺寸之效。」

政和五年閏正月,詔於恩州北增修御河東隄,為治 水隄防,令京西路差借來年分溝河夫千人赴役。於 是都水使者孟揆移撥十八埽官兵,分地步修築,又 取棗強上埽水口以下舊隄所管榆柳為樁木。 《修真錄》:昔有女仙喜食眾草木,夜恒不臥。一日食一 樹葉,酣臥不欲,覺殊愉快,因名其樹曰「愉。」後人改「心從木,即今榆樹也。後女仙繞宮門種之。時與族雪道 君會於下。使金童講《鏐虹寶典》。

《農桑通訣》:「昔豐沛歲饑,以榆皮作屑煮食之,民賴以 濟。」

榆部雜錄[编辑]

《公羊傳》昭公二十有五年「夏,有鴝鵒來巢。」按《運斗 樞》云。「有鴝鵒來巢干榆。」此經不言于榆者。欲道來巢 即為異。不假指其處所。

《管子》:「五沃之土,其榆條長。」

《莊子》:「鵲上高城之垝,而巢於高榆之巔。城壞巢折,凌 風而起。故君子之居世也,得時則蟻行,失時則鵲起。」 《鄒子》:「春取榆柳之火。」

《博物志》:「啖榆,則眠不欲覺。」

《劉子》:路側之榆,樵人採其條,近者伐其柯,尺有餘糵, 而為行人所折者,非與人有讎也,然而致寇者,形不 隱也。

夢「書榆火。」君德至也。夢采榆葉。受恩賜也。夢居樹。得 貴官也。夢其葉滋茂。福祿存也。

《補筆談》:「梓榆,南人謂之朴,齊、魯間人謂之駮馬,即梓 榆也。南人謂之朴,朴亦言駮也,但聲之訛耳。《詩》『隰有 六駮』是也。」陸璣《毛詩疏》:「檀木皮似繫迷,又似駮馬。」又 云:「斫檀不諦,得繫迷,繫迷尚可,得駮馬。蓋三木相似 也。」今梓榆皮似檀,以其斑駮似馬之駮者。今解《詩》用 《爾雅》之說,以為獸鋸牙,食虎豹,恐非也。獸,動物,豈常 止於隰者,又與「苞櫟」、「苞棣」,樹檖非類,直是當時梓榆 耳。

《宋史河渠志》:「凡伐蘆荻謂之芟,伐山木榆柳枝葉謂 之梢。」

《爾雅翼》:「秦漢故塞,其地皆榆。榆,北方之木也。」

《毛詩名物解》:「榆瀋滑,故謂之榆。荎榆而有刺,所以為 主。枌榆而已,安可長也?以俞為合,乃卒乎分。夫根如 羒,榆如枌,皆分之道。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