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戎政典/第08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戎政典 第八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八十一卷
經濟彙編 戎政典 第八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戎政典

 第八十一卷目錄

 兵法部總論一

  太公六韜

  太公三略

戎政典第八十一卷

兵法部總論一[编辑]

太公六韜[编辑]

文韜[编辑]

《文師》第一。文王初遇呂尚,立以為師。

文王將田,史編布卜曰:「田于渭陽,將大得焉。非龍非 彲,非虎非羆,兆得公侯。天遺汝師,以之佐昌,施及三 王。」文王曰:「兆致是乎?」問前人卜兆曾致此否《史編》曰:編之太祖 史疇,為舜占得皋陶兆比於此。文王乃齋三日,乘田 車,駕田馬,田於渭陽。卒見太公坐茅以漁,文王勞而 問之曰:「子樂漁耶?」太公曰:「君子樂得其志,小人樂得 其事。今吾漁,甚有似也。」文王曰:「何謂其有似也?」太公 曰:「釣有三權。」

釣有三等:《權術》:「始焉以餌取魚;既焉香餌必有死魚;終焉因魚之大小而異用。」

祿等以權。

今「以祿取人等,以餌取魚」 之權。

死等以權,

「重祿之下,必有死士等」 ;「香餌之下,必有死魚之權。」

官等以「權。」

「《官人》必因其才之大小而異任」 ,等於「因魚之大小而異用」 之權。

「夫釣以求得也,其情深,可以觀大矣。」文王曰:「願聞其 情。」太公曰:「源深而水流,水流而魚生之情也;根深而 木長,木長而實生之情也;君子情同而親合,親合而 事生之情也;言語應對者,情之飾也,言至情者,事之 極也。今臣言至情不諱,君其惡之乎?」文王曰:「惟仁人 能受直諫,不惡至情,何為其然?」太公曰:「緡微餌明小 魚食之;緡綢餌香,中魚食之;緡隆餌豐,大魚食之。夫 魚食其餌,乃牽於緡;人食其祿,乃服於君。故以餌取 魚,魚可殺;以祿取人,人可竭;以家取國,國可拔;以國 取天下,天下可畢。嗚呼!曼曼綿綿,其聚必散;默默昧 昧,其光必遠。」微哉聖人之德,誘乎《獨見》。樂哉!

「聖人之以德而誘人歸」 者也,固其所獨見而獨樂者也。

「聖人之慮各歸其次」,而立斂焉。

「惟聖人有獨見」 ,故慮人各有所歸之次,而立為「收歛人心」 之法焉。

《文王》曰:「立歛何若而天下歸之?」太公曰:「天下非一人 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同天下之利者,則得天下; 擅天下之利者,則失天下。天有時,地有財,能與人共 之者,仁也。仁之所在,天下歸之。免人之死,解人之難, 救人之患,濟人之急者,德也。德之所在,天下歸之。與 人同憂同樂,同好同惡者,義也。義之所在,天下赴之。」 凡人惡死而樂生,好德而歸利。能生利者,道也。道之 所在,天下歸之。文王再拜曰:「允哉,敢不受天之詔命 乎!」乃載與俱歸,立為師。

《盈虛》第二,「氣化盈虛」 ,皆人事所致。

《文王問太公》曰:「天下熙熙,一盈一虛,一治一亂。」指氣運言 「所以然者何也?其君賢不肖不等乎?其天道變化自 然乎?」太公曰:「君不肖則國危而民亂;君賢聖則國安 而民治,禍福在君不在天時。」文王曰:「古之賢聖可得 聞乎?」太公曰:「昔者帝堯之王天下也,上世所謂賢君 也。」文王曰:「其治如何?」太公曰:「帝堯王天下之時,金銀 珠玉不飾,錦繡文綺不衣,奇怪珍異不視,玩好之器 不寶淫泆之樂,不聽宮垣,屋室不堊,甍桷椽楹不斲, 茅茨遍庭不剪,鹿裘禦寒,布衣掩形,糲粱之飯,藜藿 之羹,不以役作之故害民。耕織之時,削心約志,從事 於無。」為吏守正奉法者,尊其位,廉潔愛人者,厚其祿。 民有孝慈者愛敬之,盡力農桑者慰勉之,旌別淑慝, 表其門閭。平心正節,以法度禁邪偽。所憎者有功必 賞,所愛者有罪必罰。存養天下鰥寡孤獨,賑贍禍亡 之家。其自奉也甚薄,其賦役也甚寡。故萬民富樂而 無饑寒之色。百姓戴其君如日月,親其君如父母。《文 王》曰:「大哉,賢德之君也!」

《國務》第三。《國務》者,治國之要務也。

《文王》問太公曰:「願聞為國之大務,欲使主尊人安,為 之奈何?」太公曰:「愛民而已。」文王曰:「愛民奈何?」太公曰: 「利而勿害,成而勿敗,生而勿殺,予而勿奪,樂而勿苦, 喜而勿怒。」文王曰:「敢請釋其故。」太公曰:「民不失務則 利之,農不失時則成之,罪疑而宥則生之,薄賦歛則

予之,儉宮室臺榭則樂之,吏清不苛擾則喜之,民失
考證.svg
其務則害之,農失其時則敗之,無罪而罰則殺之,重

賦歛則奪之,多營宮室臺榭以疲民力則苦之,吏濁 苛擾則怒之。故善為國者,馭民如父母之愛子,如兄 之愛弟,見其饑寒則為之憂,見其勞苦則為之悲,賞 罰如加於身,賦歛如取於己,此愛民之道也。

《大禮》第四。君臣之大《禮》。

文王問太公曰:「君臣之禮如何?」太公曰:「為上唯臨。」為上 之禮唯在臨蒞為下唯沉。為下之禮唯在沉伏臨而無遠,無遠於民沉而無 隱。無隱於君為上唯《周》。德意周遍「為」下,唯定。分守安定《周》則天也,定 則地也。或天或地,大禮乃成。文王曰:「主位如何?」太公 曰:「安徐而靜,柔節先定。」柔和節制而又先之寧定善與而不爭,虛 心平志,待物以正。《文王》曰:「主聽如何?」太公曰:「勿妄而 許,勿逆而拒。」

勿妄於聽信而許之,勿逆其不可而拒之。

「許之則失守,拒之則閉塞,高山仰止,不可及也;深淵 度之,不可測也。神明之德,正靜其極。」文王曰:「主明如 何?」大公曰:「目貴明,耳貴聰,心貴智。以天下之目視,則 無不見也;以天下之耳聽,則無不聞也;以天下之心 慮,則無不智也;輻輳並進,則明不蔽矣。」

《明傳》第五。《明傳》者,以至道之言,明傳之子孫也。

文王寢疾,召太公望,太子發在側,曰:「嗚呼!天將棄予, 周之社稷將以屬汝。今予欲師至道之言,以明傳之 子孫。」太公曰:「王何所問?」文王曰:「先聖之道,其所止,其 所起,可得聞乎?」太公曰:「見善而怠,時至而疑,知非而 處,此三者,道之所止也。」自止而不進矣柔而靜,有所守恭而敬, 非偽恭強而弱,不過強忍而剛,不過忍此四者,道之所起也。 故義勝欲則昌,欲勝義則亡,敬勝怠則吉,怠勝敬則 滅。

《六守》第六。人君當守《仁》《義》《忠》《信》《勇》、「謀」 之六者。

文王問太公曰:「君國主民者,其所以失之者何也?」太 公曰:「不謹所與也。人君有六守三寶。」文王曰:「六守何 也?」太公曰:「一曰仁,二曰義,三曰忠,四曰信,五曰勇,六 曰謀,是謂六守。」文王曰:「謹擇六守者何?」太公曰:「富之 而觀其無犯,貴之而觀其無驕,付之。」重任而觀其無轉。 使之而觀其無隱。《危》之而《觀》其「無恐」事之。試以事變 而觀其無窮。富之而不犯者,仁也;貴之而不驕者,義 也;付之而不轉者,忠也;使之而不隱者,信也;危之而 不恐者,勇也;事之而不窮者,謀也。「人君無以三寶借 人,借人則君失其威。」文王曰:「敢問三寶。」太公曰:「大農 大工大商,謂之三寶。農一其鄉則穀足,工一其鄉則 器足,商一其鄉則貨足。三寶各安其處,民乃不慮。」財用 足而無所憂慮無亂其鄉,無亂其族,臣無富於君,都無大於 國。《六守長》則君昌,三寶全則國安。

《守土》第七。此言「保守疆土」 之事。

文王謂太公曰:「守土奈何?」太公曰:「無疏其親,無怠其 眾,撫其左右。」之人御其四旁。之士《無借人國柄》。借人國柄, 則失其權。「無掘壑而附丘。」

人已有勢而又借國柄以益之,是壑已深而又掘之,丘已高而又附之也。

無舍本而治末。

「國本在權柄」 ,若借人國柄,是舍其本而徒治其末。

日中必彗。暴乾「操刀必割,執斧必伐,日中不彗,是謂失 時。操刀不割,失利之期;執斧不伐,賊人將來。涓涓不 塞,將為江河。熒熒不救,炎炎奈何?兩葉不去,將用斧 柯。是故人君必從事於富,不富無以為仁,不施無以 合親。疏其親則害,失其眾則敗。無借人利器,借人利 器,則為人所害,而不終其世。」文王曰:「何謂仁義?」太公 曰:「敬其眾,合其親。敬其眾則和,合其親則喜,是謂仁 義之紀,無使人奪汝威。因其明,順其常。順者任之以 德,逆者絕之以力,敬之勿疑,天下和服。」

《守國》第八。《守國》,保守國家之道也。

文王問太公曰:「守國奈何?」太公曰:「齋將語君,天地之 經,四時所生,仁聖之道,民機之情。」王齋七日,北面再 拜而問之。太公曰:「天生四時,地生萬物,天下有民,聖 人牧之。故春道生,萬物榮;夏道長,萬物成;秋道斂,萬 物盈;冬道藏,萬物靜。盈則藏,藏則復起,莫知所終,莫 知所始。聖人配之,以為天地經紀。故天下治,仁聖藏; 天下亂,仁聖昌。」至道其然也。此言仁聖出處之道聖人之在天 地,閒也其寶,所寶在民固大矣。因其常而視之,則民安。夫 民動而為機,機動而得失爭矣。故發之以其陰,會之 以其陽,為之先倡,而「天下和」之。極反其常,莫進而爭, 莫退而避,守國如此,與天地同光。

聖人乃發之以陰而為兵刑,會之以陽而為德澤。聖人先倡於上,而天下和行之,倡和之極,則斯民反復於常道之中,自然皆得而無失,莫進而爭,亦莫退而避矣。

《上賢》第九;以賢為尊,故曰「上賢。」

文王問太公曰:「王人者,何上何下?何取何去?何禁何 止?」太公曰:「上賢下不肖,取誠信,去詐偽,禁暴亂,止奢 侈。故王人者有六賊七害。」文王曰:「願聞其道。」太公曰: 「夫六賊者:一曰臣有大作宮室池榭,遊觀倡樂者,傷王之德。二曰民有不事農桑,任氣遊俠,犯歷法禁,不 從吏教者,傷王之化。三曰臣有結朋黨,蔽賢智,障主 明者,傷王之權。四曰士有抗志高節,以為氣勢,外交 諸侯,不重其主者,傷王之威。五曰臣有輕爵位,賤有 司,羞為上犯難者,傷功臣之勞。六曰強宗侵奪,陵侮 貧弱,傷庶人之業。《七害》者:一曰無智略權謀,而重賞 尊爵之故,強勇輕戰,僥倖於外,王者謹勿使為將。二 曰有名無實,出入異言,掩善揚惡,進退為巧,王者謹 勿與謀。三曰朴其身躬,惡其衣服,語無為以求名,言 無欲以求利,此偽人也,王者謹勿近。四曰奇其冠帶, 偉其衣服,博聞辯詞,虛論高議,以為容美,窮居靜處 而排時俗,此姦人也,王者謹勿寵。五曰讒佞苟得以 求官爵,果敢輕死以貪祿秩,不圖大事,貪利而動以 高談虛論,說於人主,王者謹勿使;六曰為雕文刻鏤、 技巧華飾,而傷農事,王者必禁;七曰偽方異技、巫蠱 左道,不祥之言,幻惑良民,王者必止之。」故民不盡力, 非吾民也;士不誠信,非吾士也;臣不忠諫,非吾臣也; 吏不平潔愛人,非吾吏也;相不能富國強兵,調和陰 陽,以安萬乘之主,正群臣,定名實,明賞罰,樂萬民,非 吾相「也。夫王者之道如龍首,高居而遠望,深視而審 聽;示其形,隱其情。若天之高,不可極也;若淵之深,不 可測也。故可怒而不怒,姦臣乃作;可殺而不殺,大賊 乃發;兵勢不行,敵國乃強。」文王曰:「善哉!」

《舉賢》第十。《舉賢》者,舉用賢才也。

《文王問太公》曰:「君務舉賢而不能獲其功,世亂愈甚, 以至危亡者,何也?」太公曰:「舉賢而不用,是有舉賢之 名,而無用賢之實也。」文王曰:「其失安在?」太公曰:「其失 在君好用世俗之所譽,而不得其賢也。」文王曰:「何如?」 太公曰:「君以世俗之所譽者為賢,以世俗之所毀者 為不肖,則多黨者進,少黨者退。若是則群邪比周而」 蔽賢,忠臣死於無罪,姦臣以虛譽取爵位。是以世亂 愈甚,則國不免於危亡。《文王》曰:「舉賢奈何?」太公曰:「將 相分職,而各以官名。舉人按名督實,選才考能,令實 當其名,名當其實,則得舉賢之道也。」

《賞罰》第十一。賞有功而罰有罪也。

文王問太公曰:「賞所以存勸,罰所以示懲,吾欲賞一 以勸百,罰一以懲眾,為之奈何?」太公曰:「凡用賞者貴 信,用罰者貴必賞信罰必於耳目之所見聞,則所不 見聞者,莫不陰化矣。夫誠暢達於天地,通徹於神明, 而況於人乎?」

《兵道》第十二。《兵道》,用兵之要道也。

武王問太公曰:「兵道何如?」太公曰:「凡兵之道,莫過乎 一。」心專一一者能獨往獨來。無敵黃帝曰:「一者階於道,幾 於神,用之在於機,顯之在於勢,成之在於君。故聖王 號兵為凶器,不得已而用之。今商王知存而不知亡, 知樂而不知殃。夫存者非存,在於慮亡;樂者非樂,在 於慮殃。今王已慮其源,曷憂其流乎?」武王曰:「兩軍相 遇,彼不可來,此不可往,各設固備,未敢先發。我欲襲 之,不得其利,為之奈何?」太公曰:「外亂而內整,示飢而 實飽,內精而外鈍;一合一離,一聚一散。陰其謀,密其 機,高其壘,伏其銳士,寂若無聲。敵不知我所備,欲其 西,襲其東。」武王曰:「敵知我情,通我謀,為之奈何?」太公 曰:「兵勝之術,密察敵人之機,而速乘其利,復疾擊其 不意。」

「言兵之所以勝之術,在乎我者宜密,無使其知而通,而吾又不可不知彼之機而速乘之」 也。

武韜

《發啟》第十三。此開發啟迪憂民之道。

文王在《鄷》,召太公曰:「嗚呼!商王虐極,罪殺不辜,公尚 助予憂民,如何?」太公曰:「王其修德以下賢,惠民以觀 天道。天道無殃,不可先倡;人道無災,不可先謀。必見 天殃,又見人災,乃可以謀;必見其陽,又見其陰,乃知 其心。」

見其顯者隱者,而知其心之昏惑。

「必見其外,又見其內」,乃知其意。

見其《作外作內》,而知其意之迷亂。

必見其疏,又見其親,乃知其情。

見其所疏所親,而知其情之乖戾。

「行其道」,道可致也。「從其門」,門可入也。立其禮,禮可成 也。爭其強,強可勝也。全勝不鬥,大兵無創,與鬼神通。 微哉微哉!與人同病相救,同情相成,同惡相助,同好 相趨。故無甲兵而勝,無衝機而攻,無溝塹而守;大智 不智,大謀不謀,大勇不勇,大利不利。利天下者,天下 啟之;害天下者,天下閉之。

「以智謀勇利而利天下」 者,天下之人自以智謀勇利啟之;吾以智謀勇利害天下者,天下之人必閉之而不啟矣。

「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取天下者 若逐野獸,而天下皆有分肉之心,若同舟而濟」,濟則 皆同其利,敗則皆同其害。然則皆有以啟之,無有以

閉之也。無取於民者,取民者也。無取民者,民利之;無
考證.svg
取國者,國利之;無取天下者,天下利之。故道在不可

見,事在不可聞,勝在不可知。微哉微哉!鷙鳥將擊,卑 「飛斂翼;猛獸將搏,弭耳俯伏;聖人將動,必有愚色。今 彼有商,眾口相惑;紛紛渺渺,好色無極。此亡國之證 也。吾觀其野,草菅勝穀;吾觀其眾,邪曲勝直;吾觀其 吏,暴虐殘疾,敗法亂刑,上下不覺。此亡國之時也。大 明發而萬物皆照,大義發而萬物皆利,大兵發而萬 物皆服。大哉聖人之德,獨聞獨見,樂」哉。

《文啟》第十四。「以《文治》」 ,啟文王。

《文王問太公》曰:「聖人何守?」執守《太公》曰:「何憂何嗇,萬物 皆得。何嗇何憂,萬物皆遒。」

「聖人無所憂慮吝嗇」 ,而萬民自得,所自聚集。

政之所施,莫知其化。時之所在,莫知其移。聖人守此 而萬物化,何窮之有?終而復始,優而游之,展轉求之, 求而得之,不可不藏,既以藏之,不可不行,既以行之, 勿復明之。不自表著其功也夫天地不自明,故能長生;聖人 不自明,故能名彰。古之聖人,聚人而為家,聚家而為 國,聚國而為天下。分封賢人以為萬國,命之曰《大紀》。 陳其政教,順其民俗,群曲化直,變於形容,萬國不通, 各樂其所,人愛其上,命之曰《大定》。嗚呼,聖人務靜之, 賢人務正之。愚人不能正,故與人爭。上勞則刑煩,刑 煩則民憂,民憂則流「亡,上下不安其生,累世不休,命 之曰大失。天下之人如流水,障之則止,啟之則行,靜 之則清。嗚呼神哉!聖人見其始則知其終。」文王曰:「靜 之奈何?」太公曰:「天有常形,民有常生,與天下共其生, 而天下靜矣。太上因之,其次化之。夫民化而從政,是 以天無為而成事,民無與而自富,此聖人之德也。」文 王曰:「公言乃協予懷,夙夜念之不忘,以用為常。」

《文伐》第十五。「以文事伐人」 之法:

文王問太公曰:「文伐之法奈何?」太公曰:「凡文伐有十 二節:一曰因其所喜,以順其志。彼將生驕,必有奸事; 苟能因之,必能去之。」驕其志而因謀去之二曰「親其所愛,以分 其威。一人兩心,其中必衰。廷無忠臣,社稷必危。三曰 陰賂左右,得情甚深。身內情外,國將生害。四曰輔其 淫樂,以廣其志。厚賂珠玉,娛以美人。卑辭委聽,順命 而合,彼將不爭,奸節乃定。五曰嚴其忠臣,而薄其賂。 稽留其使,勿聽其事。亟為置代,遺以誠事。親而信之, 其君將復合之。苟能嚴之,國乃可謀。」六曰收其內,間 其外。才臣外相,敵國內侵,國鮮不亡。七曰欲錮其心, 必厚賂之。收其左右忠愛,陰示以利,令其輕業,而蓄 積空虛。八曰「賂以重寶,因與之謀。謀而利之,利之必 信,是謂重親。重親之積,必為我用。有國而外,其地必 敗。」九曰「尊之以名,無難其身。示以大勢,從之必信。致 其大尊,先為之」榮。微飾聖人,國乃大偷。使自尊大十曰「下 之必信,以得其情。」承意應事,如與同生。既以得之,乃 微收之。時及將至,若天喪之。與之相信十一曰「塞之以道。」 人臣無不重貴與富,惡危與咎,陰示大尊,而微輸重 寶,收其豪傑,內積甚厚,而外為之陰,內智士使圖其 計,內勇士使高其氣,富貴甚足,而常有繁滋,徒黨已 具,是謂「塞之。」有國而塞,安能有國?

收彼豪傑,納彼智勇,以益君之黨。

十二曰「養其亂臣以迷之,進美女淫聲以惑之,遺良 犬馬以勞之,時與大勢以誘之,上察而與天下圖之。」 十二節備,乃成《武事》。所謂「上察天,下察地」,徵已見,乃 伐之。

《順啟》第十六,「順人心」 以啟發天下之事。

文王問太公曰:「何如而可以為天下?」太公曰:「大蓋天 下,然後能容天下;信蓋天下,然後能約天下;仁蓋天 下,然後能懷天下;恩蓋天下,然後能保天下;權蓋天 下,然後能不失天下;事而不疑,則天運不能移,時變 不能遷。此六者備,然後可以為天下政。故利天下者, 天下啟之;害天下者,天下閉之;生天下者,天下德之」; 殺天下者,天下賊之;徹天下者,天下通之;窮天下者, 天下讎之;安天下者,天下恃之;危天下者,天下災之。 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惟有道者處之。

《三疑》第十七武王所疑者三:

武王問太公曰:「予欲立功,有三疑:恐力不能攻強,離 親散眾,為之奈何?」太公曰:「因之慎謀用財」,

因敵之強,而能慎我之謀,用我之財。

「夫攻強,必養之使強,益之使張,太強必折,太張必缺。 故攻強以強,離親以親,散眾以眾。凡謀之道,周密為 寶,設之以事,玩之以利,爭心必起,欲離其親,因其所 愛,與其寵人,與之所欲,示之所利,因以疏之,無使得 志。彼貪利甚喜,遺疑乃止。」凡攻之道,必先塞其明,而 後攻其強,毀其大,除民之害。淫之以色,啗之以利,養 之以味,娛之以樂。既離其親,必使遠民。勿使知謀,扶 而納之,莫覺其意,然後可成。惠施於民,必無愛財。民 如牛馬,數餧食之,從而愛之。心以啟智,智以啟財,財 以啟眾,眾以啟賢,賢之有啟,以王天下。

「以吾心之智生財」 ,由是「以財而致眾,以眾而致賢,以賢而致王」 矣。

龍韜

《王翼》第十八。「王者行師」 ,必用人以為羽翼。

武王問太公曰:「王者帥師,必有股肱羽翼,以成威神, 為之奈何?」太公曰:「凡舉兵師,以將為命,命在通達,不 守一術,因能授職,各取所長,隨時變化,以為紀綱。故 將有股肱羽翼七十二人,以應天道,備數如法,審知 命理,殊能異技,萬事畢矣。」武王曰:「請問其目?」太公曰: 「腹心一人,主贊謀應卒,揆天消變,總攬計謀,保全民 命。」「謀士五人,主圖安危,慮未萌,論行能,明賞罰,授官 位,決嫌疑,定可否。」「天文三人,主司星曆,候風氣,推時 日,考符驗,校災異,知天心去就之機。」「地利三人,主軍 行止形勢,利害消息,遠近險易,水涸山阻,不失地利。」 「《兵法》九人,主講論異同,行事成敗,簡練兵器,刺舉非 法。」「通糧四人,主度飲食,備蓄積,通糧」道,致五穀,令三 軍不困乏。「奮威四人,主擇才力,論兵革,風馳電掣,不 知所由。」「伏旗鼓三人,主伏旗鼓,明耳目,詭符印,謬號 令,闇忽往來,出入若神。」「股肱四人,主任重持難,修溝 塹,治壁壘,以備守禦。『通才二人,主拾遺補過,應對賓 客,議論談語,消患解結』。」「權士三人,主行奇譎,設殊異, 非人所識,行無窮之變;耳目七人,主往來聽言視變, 覽四方之事,軍中之情;爪牙五人,主揚威武,激勵三 軍,使冒難攻銳,無所疑慮;羽翼四人,主揚名譽,震遠 方,動四境,以弱敵心。遊士八人,主伺姦候變,開闔人 情,觀敵之意,以為間諜。術士二人,主為譎詐,依托鬼 神,以惑眾心。方士三人,主百藥,以治金瘡,以痊萬病。 法等」二人,主會計三軍營壘糧食財用出入。

《論將》第十九,評論將帥之賢否也。

《武王》問太公曰:「論將之道奈何?」太公曰:「將有五材十 過。」武王曰:「敢問其目。」太公曰:「所謂五材者,勇智、仁信 忠也。勇則不可犯,智則不可亂;仁則愛人,信則不欺, 忠則無二心。所謂《十過》者,有勇而輕死者,有急而心 速者,有貪而好利者,有仁而不忍人者,有智而心怯 者,有信而喜信人者,有廉潔而不愛人者,有智而心 緩者,有剛毅而自用者,有懦而喜任人者,勇而輕死 者,可暴」殺之也。急而心速者可久,持之也。「貪而好利者,可 賂」也;「仁而不忍人者,可勞。」擾之也。智而心怯者,可窘也。 信而喜信人者,可誑也。廉潔而不愛人者,可侮也。智 而心緩者,可襲也。剛毅而自用者,可事也。事煩之也「懦而 喜任人者,可欺也。故兵者,國之大事。存亡之道,命在 於將。將者,國之輔,先王之所重也。故置將不可不察 也。故曰:『兵不兩勝,亦不兩敗。兵出踰境,期不十日;不 有亡國,必有破軍殺將』。」武王曰:「善哉!」

「兩國不有一亡,則必有一破軍殺將」 ,此見將之關係最重。

《選將》第二十。簡選士之能者而任之,為將也。

武王問太公曰:「王者舉兵,簡練英雄,知士之高下,為 之奈何?」太公曰:「夫士,外貌不與眾」,作中情相應者十五: 有賢而不肖者,有溫良而為盜者,有貌恭敬而心慢 者,有外廉謹而內無恭敬者,有精精而無情者。外若詳細 而中無情實有湛湛而無誠者,有好謀而無決者。有《如果 敢》而不能者,有悾悾而不信者,有恍恍惚惚而反忠 實者,有詭激而有功效者。有外勇而內怯者,有肅肅 而反易人者,有嗃嗃而《反靜慤》者。外貌嚴厲而中反沉靜愿慤有 「勢虛形劣,而出外無所不至,無所不遂」者。出外克稱任使「天 下所賤,聖人所貴。凡人不知,非有大明,不能見其際。 此士之外貌,不與眾情相應者也。」武王曰:「何以知之?」 太公曰:「知之有八徵:一曰問之以言,以觀其詳;二曰 窮之以辭,以觀其變。三曰與之閒諜,以觀其誠。四曰 明白顯問,以觀其德。五曰使之以財,以觀其廉。六曰 試之以色,以觀其貞。七曰告之以難,以觀其勇。八」曰: 「醉之以酒,以觀其態。」八徵皆備,則賢不肖別矣。

《立將》第二十一。「建立」 大將也。

武王問太公曰:「立將之道奈何?」太公曰:「凡國有難,君 避正殿,召將而詔之曰:『社稷安危,一在將軍。今某國 不臣,願將軍帥師應之』。」將既受命,乃命太史卜齋三 日之太廟,鑽靈龜,卜吉日,以受斧鉞。君入廟門,西面 而立,將入廟門,北面而立。君親操鉞持首,授將其柄, 曰:「從此上至天者,將軍制之。」復操斧持柄,授將其刃 曰:「從此下至淵者,將軍制之,見其虛則進,見其實則 止。勿以三軍為眾而輕敵,勿以受命為重而必死,勿 以身貴而賤人,勿以獨見而違眾,勿以辯說為必然, 士未坐而勿坐,士未食而勿食,寒暑必同,如此,士眾 必盡死力。」將已受命,拜而報君曰:「臣聞國不可從外 治,軍不可從中御,二心不可以事君,疑志不可以應 敵。臣既受命,專斧鉞之威,臣不敢生還,願君亦垂一 言之命於臣,君不許臣,臣不敢將」,君許之,乃辭而行。 軍中之事,不聞君命,皆由將出,臨敵決戰,無有二心。 若此則無天於上,無地於下,無敵於前,無君於後。是 故智者為之謀,勇者為之鬥,氣厲青雲,疾苦馳騖,兵 不接刃,而敵降服,戰「勝於外,功立於內,吏遷上賞,百

姓歡悅,將無咎殃。是故風雨時節,五榖豊登,社稷安
考證.svg
寧。」武王曰:「善哉!」

《將威》第二十二,《論將之不可無威也》,

武王問太公曰:「將何以為威?何以為明?何以為禁止 而令行?」太公曰:「將以誅大為威。」誅及于大則威以《賞小》為明, 賞及于小則明《以罰審》為「禁止而令行。」用罰詳審則三軍順從故「殺一 人而三軍震」者,殺之;賞一人而萬民悅者,賞之。殺貴 大,賞貴小,殺及當路貴重之人,是「刑上極」也;賞及牛 豎、馬洗、廄養之徒,是「賞下通」也。刑上極,賞下通,是將 威之所行也。

《勵軍》第二十三,激勵軍士,使前進也。

武王問太公曰:「吾欲三軍之眾攻城,爭先登,野戰,爭 先赴。聞金聲而怒。」惡退聞鼓聲而喜。樂進「為之奈何?」太公 曰:「將有三勝。」武王曰:「敢問其目?」太公曰:「將冬不服裘, 夏不操扇,雨不張蓋,名曰禮將。將不身服禮,無以知 士卒之寒暑;出隘塞,犯泥途,將必先下步,名曰力將。 將不身服力,無以知士卒之勞苦。軍皆定次,將乃就 舍;炊者皆熟,將方就食,軍不舉火,將亦不舉,名曰止 欲將。將不身服止欲,無以知士卒之」饑飽,將與士卒 共寒暑勞苦饑飽。故「三軍之眾,聞鼓聲則喜,聞金聲 則怒;高城深池,矢石繁下,士爭先登;白刃始合,士爭 先赴。士非好死而樂傷也,為其將知寒暑饑飽之審 而見勞苦之明也。」

《陰符》第二十四:人主陰,為符節,以通將意。

武王問太公曰:「引兵深入諸侯之地,三軍卒有緩急, 或利或害。吾將以近通遠,從中應外,以給三軍之用, 為之奈何?」太公曰:「主與將有《陰符》,凡八等。有《大勝克 敵之符》,長一尺。《破軍擒將之符》,長九寸。《降城得邑》之 符,長八寸。《卻敵報遠》之符,長七寸。《警眾堅守之符》,長 六寸。《請糧益兵》之符,長五寸。《敗軍亡將》之符,長四寸。」 失利亡。士之符,長三寸。諸奉使行符稽留者,若符事 泄告者,聞者皆誅之。八符者,主將祕聞,所以陰通言 語,不泄中外相知之術。敵雖聖智,莫之能識。武王曰: 「善哉。」

《陰書》第二十五,君將又有《陰書》,以通《陰符》之所不能盡。

武王問太公曰:「引兵深入諸侯之地,主將欲合兵,行 無窮之變,圖不測之利。其事煩多,符不能明,相去遼 遠,言語不通,為之奈何?」太公曰:「諸有陰事大慮,當用 書不用符。主以書遺將,將以書問主,書皆一合而再 離,三發而一知。再離者,分書為三部;三發而一知者, 言三人操一分,相參而不使知情也。」

以一書分作三部,使三人各操一分,送與一人知之,而三人雖操,亦不知情也。

此謂「《陰書》。敵雖聖智,莫之能識。」武王曰:「善哉!」

《軍勢》第二十六。軍行遲速之勢。

武王問太公曰:「攻伐之道奈何?」太公曰:「勢因於敵家 之動,變生於兩陣之間,奇正發於無窮之源。故至事 不語,用兵不言。且事之至者,其言不足聽也;兵之用 者,其狀不定見也。倏而往,忽而來,能獨專而不制者, 兵也。聞則議,見則圖,知則困,辯則危。」

「聞敵之情,則思議之。」 「見敵之情,則思圖之。」 「知敵之情,則思困之」 ;「辨敵之情,則思危之。」

「故善戰者不待張軍,善除患者理於未生,勝敵者勝 於無形。上戰無與戰,故爭勝於白刃之前者,非良將 也;設備於已失之後者,非上聖也。智與眾同,非國師 也;技與眾同,非國士也。事莫大於必克,用莫大於元 默,動莫大於不意,謀莫大於不識。夫先勝者,先見弱 於敵而後戰者也,故士半而功倍焉。聖人徵於天地」 之動,孰知其紀?循陰陽之道,而從其候。當天地盈縮, 因以為常;物有死生,因天地之形。故曰:「未見形而戰, 雖眾必敗。」善戰者居之不撓,見勝則起,不勝則止。故 曰:「無恐懼,無猶豫。」用兵之害,猶豫最大。三軍之災,莫 過狐疑。善戰者見利不失,遇時不疑,失利後時,反受 其殃。故智者從之而不失,巧者一決「而不猶豫。是以 疾雷不及掩耳,迅電不及瞑目。赴之若驚,用之若狂。 當之者破,近之者亡。孰能禦之?夫將有所不言而守 者,神也;有所不見而視者,明也。故知神明之道者,野 無橫敵,對無立國。」武王曰:「善哉!」

《奇兵》第二十七;「兵原無奇」 ,以每事皆從權變,便為奇也。

武王問《太公》曰:「凡用兵之法,大要何如?」太公曰:「古之 善戰者,非能戰於天上,非能戰於地下。其成與敗,皆 由神勢,得之者昌,失之者亡。夫兩陳之間,出甲陳兵, 縱卒亂行者,所以為變也。」為變動不測之計《深草蓊蘙》者,所 以遁逃也。處軍於此為逃遁之備「溪谷險阻」者,所以止車禦騎 也。止禦敵人之車騎「隘塞山林」者,所以少擊眾也。借險阻之勢為助 《拗澤窈冥》者,所以匿其形也。「清明無隱」者,所以戰勇 力也。「疾如流矢,擊如發機」者,所以破精微也。疾戰以破敵謀 之精微「詭伏設奇,遠張誑誘」者,所以破軍擒將也。「四分 五裂」者,所以擊圓破方也。擊破敵人方圓之勢因其驚駭者,所 以一擊十也。因其勞倦暮舍者,所以十擊百也。奇技 者,所以越深水,渡江河也。強弩長兵者,所以踰水戰 也。踰水而戰「長關遠候,暴疾《謬遁》」者,所以降城服邑也。「鼓行《讙囂》」者,所以行奇謀也。「大風甚雨」者,所以搏前擒 後也。乘機以擊敵之前掩敵之後偽稱「敵使」者,所以絕糧道也。絕敵 糧道「《謬》號令與敵同服」者,所以備走北也。「戰必以義」者, 所以勵眾勝敵也。「尊爵重賞」者,所以勸用命也。「嚴刑 重罰」者,所以進罷怠也。一喜一怒,一予一奪,一文一 武,一徐一疾者,所以調和三軍,制一臣下也。「處高敞」 者,所以警守也。便眺望「保險阻」者,所以為「固」也。「山林茂 穢」者,所以「默往來」也。往來潛默深溝高壘,積糧多者,所以 持久也。故曰:「不知戰攻之策,不可以語敵;不能分移, 不可以語奇;不通治亂,不可以語變。」故曰:「將不仁則 三軍不親,將不勇則三軍不銳,將不智則三軍大疑, 將不明則三軍大傾,將不精微則三軍失其機,將不 常戒則三軍失其備,將不強力則三軍失其職。故將 者,人之司命,三軍與之俱治,與之俱亂。得賢將者,兵 強國昌;不得賢將者,兵弱國亡。」武王曰:「善哉!」

《五音》第二十八:《兵》家「察五音以佐勝」 之理。

武王問太公曰:「律音之聲,可以知三軍之消息,勝負 之決乎?」太公曰:「深哉王之問也!夫律管十二,其要有 五音:宮、商、角、徵、羽,此真正聲也,萬代不易,五行之神, 道之常也。」

「宮屬於中方之土神,商屬西方之金神,角屬東方之木神,徵屬南方之火神,羽屬北方之水神,此乃道之經常」 者也。

「金木水火土」,各以其勝攻也。

然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各以其勝者而攻不勝者也。

古者「三皇之世,虛無之情。」無為而治「以制剛強。」「無有文字」, 皆由《五行》。

《法》五行之相克者,以制剛強。

《五行之道》,天地自然。六甲之分,微妙之神。

《五行》皆天地自然之道,與六甲各有分屬,甲乙屬木,丙丁屬火,戊己屬土,庚辛屬金,壬癸屬水是也。且其神又極微妙,如木神曰青龍,火神曰朱雀,土神曰勾陳,金神曰白虎,水神曰元武是也。

其法:以天清淨,無陰雲風雨,夜半遣輕騎往至敵人 之壘,去九百步外,遍持律管,當耳大呼驚之,有聲應 管,其來甚微;角聲應管,當以白虎;徵聲應管,當以元 武;商聲應管,當以朱雀;羽聲應管,當以勾陳。五管聲 盡不應者,宮也,當以青龍。

其聲應乎角音之管,是敵陣木神用事矣,當以白虎方位、日時勝之。蓋角聲屬木,白虎屬金,以金能克木也。餘倣此。

此五行之符,佐勝之徵,成敗之機。武王曰:「善哉!」太公 曰:「微妙之音,皆在外候。」

言「五音微妙,又有候於外而得之,顯微相符」 者。

武王曰:「何以知之?」太公曰:「敵人驚動則聽之。」聽其聲「聞 枹鼓之音」者,角也。

角屬木,枹鼓以木為之,故聞敵人枹鼓之音,則知為角聲之應。

「見火光」者,徵也;

徵屬火,故見敵人火光,則知為徵聲之應。

聞金鐵矛戟之音者,商也。

《商》屬金,而金鐵矛戟皆金也,為「商聲」 之應。

「聞人嘯呼之音」者,羽也;

嘯呼屬口,口屬水,羽亦屬水,水聲清亮,嘯呼之聲似之,故為羽聲之應。

「寂寞無聲」者,宮也。

宮屬土,土性靜而無聲,故為「宮聲之應。」

此五音者,聲色之符也。

《兵徵》第二十九,兵家「勝負之徵兆。」

武王問太公曰:「吾欲未戰,先知敵人之強弱,豫見勝 負之徵,為之奈何?」太公曰:「勝負之徵,精神先見,明將 察之,其效在人。謹候敵人出入進退,察其動靜,言語 妖祥,士卒所告。凡三軍悅懌,士卒畏法,敬其將命,相 喜以破敵,相陳以勇猛,相賢以威武,此強徵也。三軍 數驚,士卒不齊,相恐以強敵,相語以不利,耳目相屬」, 妖言不止,眾口相惑,不畏法令,不重其將,此弱徵也。 三軍齊整,陳勢以固,深溝高壘,又有大風甚雨之利; 三軍無故,旌旗前指,金鐸之聲揚以清,鼙鼓之聲宛 以鳴,此得神明之助,大勝之徵也。行陣不固,旌旗亂 而相遶,遂大風甚雨之利;士卒恐懼,氣絕而不屬,戎 馬驚奔,兵車折軸,金鐸之聲下以濁,鼙鼓之聲濕以 沐,此大敗之徵也。凡攻城圍邑,城之氣色如死灰,城 可屠;城之氣出而北,城可克。城之氣出而西,城可降。 城之氣出而南,城不可拔。城之氣出而東,城不可攻。 城之氣出而復入,城主逃。北城之氣出而覆我軍之 上,軍必病。城之氣出高而無所止,用兵長久。此勝負之徵見 於地也凡攻城圍邑,過旬不雷不雨,必亟去之,城必有 《大輔》之人,此所以知可攻而攻,不可攻而止。此勝負之徵見 於天也武王曰:「善哉!」

《農器》第三十。「以農器喻」 ,即兵器。

武王問太公曰:「天下安定,國家無爭,戰攻之具,可無

修乎?守禦之備,可無設乎?」太公曰:「戰攻守禦之具,盡 在於人事。」

言「攻守之器具盡於農人之事,相為符合。」

「耒耜者,其行馬蒺藜也;馬牛車輿者,其營壘蔽櫓也; 鋤耰之具,其矛戟也;蓑篩簦笠者,其甲胄干櫓也;钁 鍤斧鋸杵臼,其攻城器也。牛馬所以轉輸糧也。雞犬, 其伺候也。婦人織紝,其旌旗也;丈夫平壤,其攻城也。 春鏺草棘,其戰車騎也。夏耨田疇,其戰步兵也。秋刈 禾薪,其糧食儲備也。冬實倉廩,其堅守也。田里相伍」, 其約束符信也。里有吏,官有長,其將帥也。里有周垣, 不得相過,其隊分也。「輸粟取芻」,其廩庫也。「《春秋》治城 郭,脩溝渠」,其塹壘也。故用兵之具,盡於人事也。善為 國者,取於人事,故必使遂其六畜,闢其田野,究其處 所。不使雜居丈夫治田有畝數,婦人織紝有尺度。每日限其尺寸 之度「是富國強兵之道也。」武王曰:「善哉!」

虎韜

《軍用》第三十一。軍之器用也。

武王問太公曰:「王者舉兵,三軍器用攻守之具,科品 眾寡,豈有法乎?」太公曰:「大哉王之問也!夫攻守之具, 各有科品,此兵之大威也。」武王曰:「願聞之。」太公曰:「凡 用兵之大數,將甲士萬人,法用武衝、大扶胥三十六 乘,材士、強弩矛戟為翼,一車二十四人,推之以八尺 車輪,車上立旗鼓,兵法謂之震駭。陷堅陣,敗強敵,武 翼大櫓,矛戟扶胥。」車上之蔽七十二具材士強弩,矛戟為 翼,以五尺車輪絞車,連弩自副。陷堅陣,敗強敵,提翼 小櫓扶胥。亦車上之蔽一百四十六具,絞車連弩自副,以 鹿車輪,陷堅陣,敗強敵;「《大黃參》連弩」、大扶胥三十六 乘,材士強弩矛戟為翼,飛鳧電影自副。飛鳧,赤莖白 羽,以銅為首;電影,青莖赤羽,以鐵為首。「晝則以絳縞, 長六尺,廣六寸,為光耀;夜則以白縞,長六尺,廣六寸, 為流星。」陷堅陣,敗步騎;「《大扶胥》衝車。」從旁𧘂擊者也《三十六》 《乘螳螂》蟲名有奮擊之勢故取之武士共載,可以擊縱橫,可以敗 強敵。輜車騎寇,一名「電車」,《兵法》謂之「電擊」,陷堅陣,敗 步騎。寇夜來前矛戟扶胥。輕車一百六十乘,螳螂武 士三人共載,《兵法》謂之「霆擊」,陷堅陣,敗步騎。

此上俱論車,此下俱論器。

方首《鐵棓維》。重十二觔,柄長五尺以上千二百枚, 一名「天棓。」大柯斧,刃長八寸,重八觔,柄長五尺以上 千二百枚,一名「天鉞。」方首鐵槌,重八觔,柄長五尺以 上千二百枚,一名「天槌」,敗步騎群寇。飛鉤長八寸,鉤 芒長四寸,柄長六尺以上千二百枚,以投其眾。三軍 拒守,木螳螂劍,刃扶胥廣二丈,一百二十具,一名「行 馬平。」《易地》以步「兵敗車騎。木蒺藜去地二尺五寸,百 二十具,敗步騎,要窮寇,遮走北軸,旋短衝,矛戟扶胥, 百二十具,黃帝所以敗蚩尤氏,敗步騎,要窮寇,遮走 北狹路微徑,張鐵蒺藜,芒高四寸,廣八寸,長六尺以 上,千二百具,敗走騎突暝來前,促戰,白刃接,張地羅 鋪兩鏃蒺藜參連織女,芒間相去二尺,萬二千具。曠 野草中,方胸鋌矛千二百具。張鋌矛法高一尺五寸, 敗步騎要窮寇遮走。北狹路微徑,地陷。鐵械鎖參連, 百二十具,敗步騎要窮寇遮走。北壘門拒守。矛戟小 櫓十二具,絞車連弩自副,三軍拒守。天羅、虎落參連 一部,廣一丈五尺,高八尺,百二十具;虎落劍刃扶胥, 廣一丈五尺,高八尺,五百一十具。渡溝塹飛橋一間, 廣一丈五尺,長二丈以上,著轉關轆轤八具。」欲其通也以 《環利通索》張之,欲其圍也渡大水飛江,廣一丈五尺,長二 丈以上,八具,以環利通索張之,天浮鐵螳螂,矩內圓, 外徑四尺以上,環絡自副,三十二具,以天浮張飛江 濟大海,謂之「天潢」,一名「天船。」

此言飛江及天。浮鐵螳螂之用以濟大海。

山林野居,結虎落柴營,環利鐵鎖,長二丈以上千二 百枚;環利大通索,大四寸,長四丈以上六百枚;環利 中通索,大二寸,長四丈以上二百枚;環利小徽縲,長 二丈以上萬二千枚。天雨蓋重車上板,結泉鉏鋙,廣 四尺,長四丈以上,車一具,以鐵杙張之。伐木天斧,重 八觔,柄長三尺以上三百枚。棨钁刃廣六寸,柄長五 尺以上三百枚。銅築固為垂,長五尺以上三百枚。鷹 爪方胸鐵杷,柄長七尺以上三百枚。方胸鐵叉,柄長 七尺以上三百枚。方胸兩枝鐵叉,柄長七尺以上三 百枚。芟草木大鎌,柄長七尺以上三百枚。大櫓,刃重 八觔,柄長六尺三百枚。委環鐵杙,長三尺以上三百 枚。杙,大槌重五觔,柄長二尺以上,百二十具,甲士 萬人,強弩六千,戟櫓二千,矛楯二千,修治攻具,砥礪 兵器,巧手三百人。此舉兵用之大數也。武王曰:「允哉!」

《三陳》第三十二:天地《人》。

武王問《太公》曰:「凡用兵為天陳,地陳,人陳,奈何?」太公 曰:「日月星辰斗柄,一左一右,一向一背,此謂天陳。」兵家 取此象丘陵水泉,亦有前後左右之利,此謂《地陳》。兵家取此 利「用車用馬,用文用武」,此謂《人陳》。兵家取此用武王曰:「善 哉

《疾戰》第三十三。《受圍疾戰》之法。

武王問太公曰:「敵人圍我,斷我前後,絕我糧道,為之 奈何?」太公曰:「此天下之困兵也,暴用之則勝,徐用之 則敗。如此者為四武衝,陳以武車驍騎,驚亂其軍而 疾擊之,可以橫行。」武王曰:「若已出圍地,欲因以為勝, 為之奈何?」太公曰:「左軍疾左,右軍疾右,無與敵人爭 道。中軍迭前迭後,敵人雖眾,其將可走。」

《必出》第三十四。受圍必出之法。

武王問太公曰:「引兵深入諸侯之地,敵人四合而圍 我,斷我歸道,絕我糧食,敵人既眾,糧食甚多,險阻又 固,我欲必出,為之奈何?」太公曰:「必出之道,器械為寶, 勇鬥為首,審知敵人空虛之地,無人之處,可以必出。 將士持元旗,操器械,設御枚,夜出勇力飛走,冒將之 士居前,平壘為軍開道,材士強弩為伏兵居後,弱卒 車騎居中。陳畢徐行,慎無驚駭,以武衝扶胥前後拒 守,武翼大櫓,以蔽左右,敵人若驚,勇力冒將之士,疾 擊而前,弱卒車騎以屬其後,材士強弩,隱伏而處,審 候敵人追我伏兵,疾擊其後,多其火鼓,若從地出,若 從天下,三軍勇鬥,莫我能禦。」《武王》曰:「前有大水,廣塹 深坑,我欲踰渡,無舟楫之備。敵人屯壘,限我軍前,塞 我歸道,斥堠常戒,險塞盡守,車騎要我前,勇士擊我 後,為之奈何?」太公曰:「大水廣塹深坑,敵人所不守,或 能守之,其卒必寡。若此者,以飛江轉關,與天潢以濟 我軍,勇力材士,從我所指,衝敵絕陣,皆致其死。先燔 吾輜重,燒吾糧食,明告吏士,勇鬥則生,不勇則死。已 出,令我踵軍。」後軍「設雲火遠候必依草木、丘墓、險阻,敵 人車騎必不敢遠追長驅,因以火為記。先出者令至 火而止,為四武衝陣。如此則吾三軍皆精銳勇鬥,莫 我能止。」武王曰:「善哉!」

《軍略》第三十五,《三軍》之謀略也。

武王問太公曰:「引兵深入諸侯之地,遇深谿大谷險 阻之水,吾三軍未得畢濟,而天暴雨,流水大至,後不 得屬於前,無舟梁之備,又無水草之資。吾欲畢濟,使 三軍不稽留,為之奈何?」太公曰:「凡帥師將眾,慮不先 設,器械不備,教不精信,士卒不習,若此不可以為王 者之兵也。凡三軍有大事,莫不習用器械,若攻城圍 邑,則有轒轀臨衝,視城中則有雲梯飛樓。三軍行止, 則有武衝大櫓,前後拒守;絕道遮街,則有材士強弩 衛其兩旁;設營壘則有《天羅、武落》、行馬蒺藜。晝則登 雲梯遠望,立五色旌旗;夜則設雲火萬炬,擊雷鼓,振 鼙鐸,吹鳴笳;越溝塹則有飛橋轉關,轆轤鉏鋙;濟大 水則有天潢飛江,逆波上流,則有浮海絕江,三軍用 備,主將何憂。」

《臨境》第三十六:與敵臨境相拒之法:

武王問太公曰:「吾與敵人臨境相拒,彼可以來,我可 以往,陳皆堅固,莫敢先舉。我欲往而襲之,彼亦可以 來,為之奈何?」太公曰:「兵分三處,令我前軍深溝增壘 而無出,列旌旗,擊鼙鼓,完為守備;令我後軍多積糧 食,無使敵人知我意,發我銳士,潛襲其中,擊其不意, 攻其無備,敵人不知我情,則止而不來矣。」武王曰:「敵 人知我之情,通我之機,動則得我事。其銳士伏於深 草,要我隘路,擊我便處,為之奈何?」太公曰:「令我前軍 日出挑戰,以勞其意。令我老弱曳柴揚塵,鼓呼而往 來,或出其左,或出其右,去敵無過百步,其將必勞,其 卒必駭。如此則敵人不敢來。吾往者不止,或襲其內, 或擊其外,三軍疾戰,敵人必敗。」

《動靜》第三十七。《覘》敵動靜以應之也。

武王問太公曰:「引兵深入諸侯之地,與敵之軍相當, 兩陣相望,眾寡強弱相等,未敢先舉。吾欲令敵人將 帥恐懼,士卒心傷,行陳不固,後陳欲走,前陳數顧,鼓 噪而乘之,敵人遂走,為之奈何?」太公曰:「如此者發我 兵,去寇十里而伏其兩旁,車騎百里而越其前後,多 其旌旗,益其金鼓,戰合鼓噪而俱起,敵將必恐其軍 驚駭,眾寡不相救,貴賤不相待,敵人必敗。」《武王》曰:「敵 之地勢不可以伏其兩旁,車騎又無以越其前後。敵 知我慮,先施其備,我士卒心傷,將帥恐懼,戰則不勝, 為之奈何?」太公曰:「誠哉,王之問也!如此者,先戰五日, 發我遠候,往視其動靜,審候其來,設伏而待之,必於 死地,與敵相避,遠我旌旗,疏我行陣,必奔其前,與敵 相當。戰合而走,擊金而止。三里而還,伏兵乃起。或陷 其兩旁,或擊其前後。三軍疾戰,敵人必走。」武王曰:「善 哉!」

《金鼓》第三十八;此言隨時禦敵之道,以《金鼓》各篇語進退也。

武王問太公曰:「引兵深入諸侯之地,與敵相當,而天 大寒甚暑,日夜霖雨,旬日不止,隘塞不守,斥堠懈怠, 士卒不戒,敵人夜來,三軍無備,上下惑亂,為之奈何?」 太公曰:「凡三軍以戒為固,以怠為敗,令我壘上誰何?」 典誰何之人也不絕人執旌旗,外內相望,以號相命,勿令乏 音,而皆外向。三千人為一屯,誡而約之,各慎其處。敵 人若來,視我軍之警戒,至而必還。力盡氣怠,發我銳 士,隨而擊之。武王曰:「敵人知我。隨之而伏。」其銳士佯北不止,遇伏。敵伏「而還,或擊我前,或擊我後,或薄我壘, 吾三軍大恐,擾亂失次,離其處所,為之奈何?」太公曰: 「分為三隊,隨而追之,勿越其伏。三隊俱至,或擊其前 後,或陷其兩旁,明號審令,疾擊而前,敵人必敗。」

《絕道》第三十九,敵人《絕我糧道而禦之之策》:

武王問太公曰:「引兵深入諸侯之地,與敵相守,敵人 絕我糧道,又越我前後,吾欲戰則不可勝,欲守則不 可久,為之奈何?」太公曰:「凡深入敵人之境,必察地之 形勢,務求便利,依山林險阻,水泉林木而為之固,謹 守關梁,又知城邑丘墓地形之利,如是則我軍堅固, 敵人不能絕我糧道,又不能越我前後。」武王曰:「吾三 軍過大林廣澤平易之地,吾候望失誤,卒與敵人相 薄,以戰則不勝,以守則不固。敵人翼我兩旁,越我前 後,三軍大恐,為之奈何?」太公曰:「凡帥師之法,當先發 遠候,去敵二十里,審知敵人所在,地勢不利,則以武 衝為壘而前,又置兩踵軍於後,遠者百里,近者五十 里,即有警急,前後相知。吾三軍常完堅,必無毀傷!」武 王曰:「善哉!」

《略地》第四十。「戰勝深入」 ,略人之地也。

武王問太公曰:「戰勝深入,略其地,有大城,不可下。其 別軍守險,與我相拒。我欲攻城圍邑,恐其別軍卒至 而薄我,中外相合,擊我表裏,三軍大亂,上下恐駭,為 之奈何?」太公曰:「凡攻城圍邑,車騎必遠,屯衛警戒,阻 其內外。中人絕糧,外不得輸,城人恐怖,其將必降。」武 王曰:「中人絕糧,外不得輸,陰為約誓,相與密謀,夜出 窮寇死戰,其車騎銳士,或衝我內,或擊我外,士卒迷 惑,三軍敗亂,為之奈何?」太公曰:「如此者,當分軍為三 軍,謹視地形而處,審知敵人別軍所在,及其大城別 堡,為之置遺缺之道,以利其心,謹備勿失。敵人恐懼, 不入山林,即歸大邑,走其別軍,車騎遠邀其前,勿令 遺脫中人以為先出者,得其徑道,其練卒材士必出 其老弱,獨在車騎,深入長驅。敵人之軍必莫敢出,慎 勿與戰,絕其糧道。圍而守之,必久。其日無燔人積聚, 無毀人宮室,冢樹社叢勿伐。降者勿殺,得而勿戮。示 之以仁義,施之以厚德。令其士民曰:『辜在一人。如此 則天下和服』。」武王曰:「善哉!」

預先分軍三處,其大城置一空缺,使得出走。吾以一軍要擊之,以一軍禦其別軍,以一軍入城,於其老弱者撫之而勿殺。

《火戰》第四十一。此言「用火攻戰」 之法。

武王問太公曰:「引兵深入諸侯之地,遇深草蓊穢周 吾軍前後左右三軍行數百里,人馬疲倦休止,敵人 因天燥疾風之利,燔我上風,車騎銳士堅伏吾後,吾 三軍恐怖散亂而走,為之奈何?」太公曰:「若此者,則以 雲梯飛樓遠望左右,謹察前後,見火起即燔吾前而 廣延之,又燔吾後。敵人苟至,即引軍而郤,按黑地而 堅處,敵人之來,猶在吾後,見火起,必遠走。吾按黑地 而處,彊弩材士衛吾左右,又燔吾前後,若此則敵人 不能害我。」武王曰:「敵人燔吾左右,又燔吾前後,煙覆 吾軍,其大兵按黑地而起,為之奈何?」太公曰:「若此者 為四武,衝陳強弩,翼吾左右,其法無勝亦無負。」

《虛壘》第四十二,「敵人以虛壘疑我而我應之」 之法:

《武王》問太公曰:「何以知敵壘之虛實,自來自去?」太公 曰:「將必上知天道,下知地理,中知人事,登高下望,以 觀敵人之變動,望其壘則知其虛實,望其士卒則知 其去來。」武王曰:「何以知之?」太公曰:「聽其鼓無音,鐸無 聲,望其壘上多飛鳥而不驚,上無氛氣,必知敵詐而 為偶人也。敵人卒去不遠,未定而復反者,彼用其士」 卒太疾也,太疾則前後不相次,不相次則行陳必亂。 如此者,急出兵擊之,以少擊眾,則必敗矣。

豹韜

《林戰》第四十三,《林中交戰》之法:

武王問太公曰:「引兵深入諸侯之地,遇大林,與敵人 分林相拒,吾欲以守則固,以戰則勝,為之奈何?」太公 曰:「使吾三軍分為衝陳,便兵所處,弓弩為表,戟楯為 裏,斬除草木,極廣吾道,以便戰所,高置旌旗。謹敕三 軍,無使敵人知吾之情,是謂林戰。林戰之法,率吾矛 戟相與為伍,林間木疏,以騎為輔,戰車居前,見便則」 戰,不見便則止。林多險阻,必置衝陳,以備前後。三軍 疾戰,敵人雖眾,其將可走,更戰更息,各安其部,是謂 「林戰之紀。」

《突戰》第四十四,《衝突戰鬥》之法:

武王問太公曰:「敵人深入長驅,侵掠我地,驅我牛馬, 其三軍大至,薄我城下,吾士卒大恐,人民係累,為敵 所擄。吾欲以守則固,以戰則勝,為之奈何?」太公曰:「如 此者謂之突兵,其牛馬必不得食,士卒絕糧,暴擊而 前。令我遠邑別軍,選其銳士,疾擊其後。審其期日,必 會於晦。三軍疾戰,敵人雖眾,其將可擄。」武王曰:「敵人 分為三四,或戰而侵掠我地,或止而收我牛馬。其大 軍未盡至,而使寇薄吾城下,致吾三軍恐懼,為之奈 何?」太公曰:「謹候。敵人未盡至,則設備以待之。去城四里而為壘,金鼓旌旗皆列而張,別隊為伏兵。令我壘 上多積強弩,百步一突門,門有行馬,車騎居外,勇力 銳士隱伏而處。敵人若至,使我輕卒合戰而佯走。令 吾城上立旌旗,擊鼙鼓,完為守備。敵人以我為守城, 必薄吾城下,發我伏兵以衝其內,或擊其外;三軍疾 戰,或擊其前,或擊其後。勇者不得鬥,輕者不及走,名 曰突戰。敵人雖眾,其將必走。」武王曰:「善哉!」

《敵強》第四十五,「敵人強勇而《與交戰》」 之法:

武王問太公曰:「引兵深入諸侯之地,與敵人衝軍相 當,敵眾我寡,敵強我弱,敵人夜來,或攻吾左,或攻吾 右,三軍震動,吾欲以戰則勝,以守則固,為之奈何?」太 公曰:「如此者謂之震寇。利以出戰,不可以守。選吾材 士、強弩車騎為左右,疾擊其前,急攻其後,或擊其表, 或擊其裏,其卒必亂,其將必駭。」武王曰:「敵人遠遮我 前,急攻我後,斷我銳兵,絕我材士。吾內外不得相聞, 三軍擾亂,皆敗而走。士卒無鬥志,將吏無守心,為之 奈何?」太公曰:「明哉王之問也!當明號審令,出我勇銳 冒將之士。人操炬火,二人同鼓,必知敵人所在,或擊 其表裏。微號相知,令之滅火,鼓音皆止,中外相應,期 約皆當。三軍疾戰,敵必敗亡。」武王曰:「善哉!」

《敵武》第四十六,《敵人武勇而與交戰》之法:

武王問太公曰:「引兵深入諸侯之地,卒遇敵人,甚眾 且武;武車驍騎,繞吾左右,吾三軍皆震,走不可止,為 之奈何?」太公曰:「如此者謂之敗兵。善者以勝,不善者 以亡。」武王曰:「為之奈何?」太公曰:「伏我材士強弩,武車 驍騎,為之左右,常去前後三里。敵人逐我,發我車騎, 衝其左右。如此則敵人擾亂,吾走者自止。」武王曰:「敵 人與我車騎相當,敵眾我少,敵強我弱,其來整治精 銳,吾陳不敢當,為之奈何?」太公曰:「選我材士,強弩伏 於左右,車騎堅陳而處。敵人過我,伏兵積弩射其左 右車騎,銳兵疾擊其軍,或擊其前,或擊其後。敵人雖 眾,其將必走。」武王曰:「善哉!」

「《烏雲山》兵」第四十七;《處山》之兵。

武王問太公曰:「引兵深入諸侯之地,遇高山磐石,其 上亭亭,無有草木,四面受敵,吾三軍恐懼,士卒迷惑。 吾欲以守則固,以戰則勝,為之奈何?」太公曰:「凡三軍 處山之高,則為敵所棲;處山之下,則為敵所囚。既以 被山而處,必為烏雲之陣。烏雲之陣,陰陽皆備。或屯 其陰,或屯其陽。處山之陽,備山之陰;處山之陰,備山」 之陽;處山之左,備山之右;處山之右,備山之左。敵所 能陵者,兵備其表衢道通谷,絕以武車,高置旌旗。謹 敕三軍,無使敵人知我之情,是謂「山城。」行列已定,士 卒已陳,法令已行,奇正已設。各置衝陳於山之表,便 兵所處。乃分車騎,為烏雲之陳。三軍疾戰,敵人雖眾, 其將可擒。

「《烏雲澤》兵」第四十八,《處澤》之兵。

武王問太公曰:「引兵深入諸侯之地,與敵人臨水相 拒,敵富而眾,我貧而寡,踰水擊之則不能前,欲久其 日,則糧食少。吾居斥鹵之地,四旁無邑,又無草木,三 軍無所掠取,牛馬無所芻牧,為之奈何?」太公曰:「三軍 無備,牛馬無食,士卒無糧,如此者,索便詐敵而亟去 之,設伏兵於後。」武王曰:「敵不可得而詐吾士卒迷惑, 敵人越我前後,吾三軍敗而走,為之奈何?」太公曰:「求 途之道,金玉為主,必因敵使精微為寶。」

當用金玉於敵使而求其途,又不可被其誤。

武王曰:「敵人知我伏兵,大軍不肯濟,別將分隊,以踰 於水,吾三軍大恐,為之奈何?」太公曰:「如此者,分為衝 陳,便兵所處,須其畢出,發我伏兵,疾擊其後;強弩兩 旁,射其左右,車騎分為烏雲之陣,備其前後。三軍疾 戰。敵人見我戰合,其大軍必濟水而來,發我伏兵,疾 擊其後,車騎衝其左右。敵人雖眾,其將可走。凡用兵 之大要,當敵臨戰,必置衝陳,便兵所處,然後以車騎 分為烏雲之陳,此用兵之奇也。所謂烏雲者,烏散而 雲合,變化無窮者也。」武王曰:「善哉!」

《少眾》第四十九;《以少禦眾》之法。

《武王問太公》曰:「吾欲以少擊眾,以弱擊強,為之奈何?」 太公曰:「以少擊眾者,必以日之暮,伏于深草,要之隘 路;以弱擊強者,必得大國之與,鄰國之助。」武王曰:「我 無深草,又無隘路,敵人已至,不適日暮。我無大國之 與,又無鄰國之助,為之奈何?」太公曰:「妄張詐誘以熒 惑其將,迂其途,合過深草,遠其路,令會日暮,前行未 渡水,後行未及舍,發我伏兵,疾擊其左右,車騎擾亂 其前後,敵人雖眾,其將可走。事大國之君,下鄰國之 士,厚其幣,卑其辭。如此則得大國之與鄰國之助矣。」 武王曰:「善哉!」

《分險》第五十。「遇險阻而分守」 之法:

武王問太公曰:「引兵深入諸侯之地,與敵人相遇於 險阨之中,吾左山而右水,敵右山而左水,與我分險 相拒。吾欲以守則固,以戰則勝,為之奈何?」太公曰:「處 山之左,急備山之右;處山之右,急備山之左。」

此言處山險之法

險有大水,無舟楫者,以天潢濟吾三軍;已濟者,亟廣

吾道,以便戰所。

此言處水險之法

「以武衝為前後,列其強弩,令行陣皆固。衢道谷口,以 武衝絕之,高置旌旗,是謂軍城。凡險戰之法,以武衝 為前,大櫓為衛,材士強弩,翼吾左右。三千人為一屯, 必置衝陣,便兵所處。左軍以左,右軍以右,中軍以中, 並攻而前。已戰者還歸屯所,更戰更息,必勝乃已。」武 王曰:「善哉!」

此言「險戰」 之法,合「處山」 、「處水」 而言。

犬韜

《分合》第五十一。《三軍既分而又合戰》之法:

武王問太公曰:「王者帥師,三軍分為數處,將欲期會 合戰,約誓賞罰,為之奈何?」太公曰:「凡用兵之法,三軍 之眾,必有分合之變,其大將先定戰地,戰日然後移 檄書與諸將吏,期攻城圍邑,各會其所,明告戰日,漏 刻有時,大將設營而陳,立表轅門,清道而待。諸將吏 至者,較其前後,先期至者賞,後期至者斬。如此則遠」 近奔集,三軍俱至,併力合戰。

《武鋒》第五十二。「《選用勇武》鋒銳以待敵」 之法。

武王問太公曰:「凡用兵之要,必有武車驍騎,馳陣選 鋒,見可則擊之,如何而可擊?」太公曰:「夫欲擊者,當審 察敵人十四變,變見則擊之,敵人必敗。」武王曰:「十四 變可得聞乎?」太公曰:「敵人新集可擊;人馬未食可擊; 天時不順可擊,地形未得可擊,奔走可擊,不戒可擊, 疲勞可擊,將離士卒可擊;涉長路可擊,濟水可擊,不 暇」可擊。「阻難」《狹路》可擊。「亂行」可擊。「心怖」可擊。

《練士》第五十三,簡練材勇之士,各以類聚也。

武王問太公曰:「練士之道奈何?」太公曰:「軍中有大勇 力,敢死樂傷者,聚為一卒,名曰冒刃之士;有銳氣壯 勇強暴者,聚為一卒,名曰陷陳之士;有奇表長劍,接 武齊列者,聚為一卒,名曰勇銳之士;有披距伸鉤,強 梁多力,潰破金鼓,絕滅旌旗者,聚為一卒,名曰勇力 之士;有踰高絕遠,輕足善走者,聚為一卒,名曰寇兵 之士。」言能寇暴敵兵也有王臣失勢,欲復建功者,聚為一卒, 名曰《死鬥之士》;有死將之人,子弟欲為其將報讎者, 聚為一卒,名曰《死憤之士》;有貧窮忿怒,欲快其志者, 聚為一卒,名曰《必死之士》;有贅婿人擄,欲掩跡揚名 者,聚為一卒,名曰《勵鈍之士》;有胥靡免罪之人,欲逃 其恥者,聚為一卒,名曰《幸用之士》;有才技兼人,能負 重致遠者,聚為一卒,名曰「待命之士。」言其待命于上也此軍 之練士,不可不察也。

《教戰》第五十四。教之「坐作進退分合,解結之法也。」

武王問太公曰:「合三軍之眾,欲令士卒服習教戰之 道奈何?」太公曰:「凡領三軍,必有金鼓之節,所以整齊 士眾者也。將必先明告吏士,申之以三令,以教操兵、 起居、旌旗、指麾之變法。故教吏士,使一人學戰,教成 合之十人;十人學戰,教成合之百人;百人學戰,教成 合之千人;千人學戰,教成合之萬人;萬人學戰,教成」 合之三軍之眾;大戰之法,教成合之百萬之眾。故能 成其大兵,立威於天下。武王曰:「善哉!」

《均兵》第五十五:「車、騎、步」 三者相兼用之法。

武王問太公曰:「以車與步卒戰,一車當幾步卒?幾步 卒當一車?以騎與步卒戰,一騎當幾步卒,幾步卒當 一騎?以車與騎戰,一車當幾騎?幾騎當一車?」太公曰: 「車者,軍之羽翼也,所以陷堅陣,要強敵,遮走北也;騎 者,軍之伺候也,所以踵敗軍,絕糧道,擊便寇也。故車 騎不敵戰,則一騎不能當步卒一人。」先反言之三軍之眾, 成陳而相當。

此正言「三軍」 之眾,車騎與步,各成行陣,而勢相當。

則《易》。易地戰之法:「一車當步卒八十人,八十人當一車, 一騎當步卒八人,八人當一騎,一車當十騎,十騎當 一車險。」險地戰之法,「一車當步卒四十人,四十人當一 車,一騎當步卒四人,四人當一騎,一車當六騎,六騎 當一車。」夫車騎者,軍之武兵也。十乘敗千人,百乘敗 萬人;十騎走百人,百騎走千人,此其大數也。

又申言車騎之勝步卒如此。

武王曰:「車騎之吏數陳法,奈何?」太公曰:「置車之吏數, 五車一長,十車一吏,五十車一率,百車一將。」

車之吏數如此

《易戰》之法,「五車為列,相去四十步,左右十步,隊間六 十步。」險戰之法,「車必循道。十車為聚,二十車為屯,前 後相去二十步,左右六步,隊間三十六步;五車一長, 縱橫相去一里,各返故道。」

「以車而易戰」 ,險戰之陳法如此。

置騎之吏數:「五騎一長,十騎一吏,百騎一率,二百騎 一將。」

騎之吏數如此

「《易》戰之法:五騎為列,前後相去二十步,左右四步,隊 間五十步。險戰者,前後相去十步,左右二步,隊間二 十五步。三十騎為一屯,六十騎為一輩。十騎一吏,縱橫相去百步,周還各復故處。」武王曰:「善哉!」

「以騎而易戰。」 《險戰》之陳法如此。

《武車士》第五十六:此言《車戰》用武士之法。

武王問太公曰:「選車士奈何?」太公曰:「選車士之法,取 年四十以下,長七尺五寸以上,走能逐奔馬,及馳而 乘之,前後左右,上下周旋,能束縛旌旗;力能彀八石 弩,射前後左右。皆便習者,名曰武車之士,不可不厚 也。」

《武騎士》第五十七:選擇材技之人,乘騎以戰,謂之《武騎士》。

武王問太公曰:「選騎士奈何?」太公曰:「選騎士之法,取 年四十以下,長七尺五寸以上,壯健捷疾,超絕倫等, 能馳騎彀射,前後左右,周旋進退,越溝塹,登丘陵,冒 險阻,絕大澤,馳強敵,亂大眾者,名曰武騎之士,不可 不厚也。」

《戰車》第五十八。以車與敵戰,務知其地形之便不便也。

武王問太公曰:「戰車奈何?」太公曰:「步貴知變動,車貴 知地形,騎貴知別徑奇道三軍,同名而異用也。凡車 之戰,死地有十,其勝地有八。」武王曰:「十死之地奈何?」 太公曰:「往而無以還者,車之死地也;越絕險阻,乘敵 遠行者,車之竭地也;前易後險者,車之困地也;陷之 險阻而難出者,車之絕地也;圮下漸澤,黑土黏埴者, 車之勞地也;左險右易,上陵仰阪者,車之逆地也;殷 草橫畝,犯歷浚澤者,車之拂地也;車少地易,與步不 敵者,車之敗地也。後有溝瀆,左有深水,右有峻阪者, 車之壞地也;日夜霖雨,旬日不止,道路潰陷,前不能 進,後不能解者,車之陷地也。此十者,車之死地也。故 拙將之所以見擒,明將之所以能避」也。武王曰:「八勝 之地奈何?」太公曰:「敵之前後行陳未定,即陷之;旌旗 擾亂,人馬數動,即陷之;士卒或前或後,或左或右,即 陷之;陳不堅固,士卒前後相顧,即陷之;前往而疑,後 往而怯,即陷之;三軍卒驚,皆薄而起,即陷之;戰於易 地,暮不能解,即陷之;遠行而暮舍,三軍恐懼,即陷之。 此八者,車之勝地也。將明於十害八勝,敵雖圍周,千 乘萬騎,前馳旁驅,萬戰必勝。」武王曰:「善哉!」

《戰騎》第五十九。以騎與敵戰,而欲取勝也。

《武王》問《太公》曰:「戰騎奈何?」太公曰:「騎有十勝九敗。」武 王曰:「十勝奈何?」太公曰:「敵人始至,行陣未定,前後不 屬,陷其前騎,擊其左右,敵人必走。敵人行陳整齊堅 固,士卒欲鬥,吾騎翼而勿去,或馳而往,或馳而來,其 疾如風,其暴如雷,白晝如昏,數更旌旗,變易衣服,其 軍可克。敵人行陣不固,士卒不鬥,薄其前後,獵其左 右,翼而擊之,敵人必懼。敵人暮欲歸舍,三軍恐駭,翼 其兩旁,疾擊其後,薄其壘口,使無得入,敵人必敗。敵 人無險阻保固,深入長驅,絕其糧路,敵人必饑。地平 而易,四面見敵,車騎陷之,敵人必亂;敵人奔走,士卒 散亂,或翼其兩旁,或掩其前後,其將可擒。敵人暮返, 其兵甚眾,其行陣必亂。令我騎士,十而為隊,百而為 屯車,五而為聚,十而為群,多設旌旗,雜以強弩,或擊 其兩旁,或絕其前後,敵將可擄,此騎之十勝也。」

言十勝而止有八,或脫簡也。

《武王》曰:「九敗奈何?」太公曰:「凡以騎陷敵而不能破陳, 敵人佯走,以車騎返擊我後,此騎之敗地也。追北踰 險,長驅不止,敵人伏我兩旁,又絕我後,此騎之圍地 也。往而無以返,入而無以出,是謂陷於天井,頓於地 穴,此騎之死地也。所從入者隘,所從出者遠,彼弱可 以擊我強,彼寡可以擊我眾,此騎之沒地也。大澗深 谷,翳茂林木,此騎之竭地也;左右有水,前有大阜,後 有高山,三軍戰於兩水之間,敵居表裏,此騎之艱地 也;敵人絕我糧道,往而無以還,此騎之困地也;汙下 沮澤,進退漸洳,此騎之患地也;左有深溝,右有坑阜, 高下如平地,進退誘敵,此騎之陷地也。」此九者,騎之 死地也,明將之所以遠避,闇將之所陷敗也。

《戰步》第六十。以步兵與車騎戰,而欲取勝也。

武王問太公曰:「步兵與車騎戰奈何?」太公曰:「步兵與 車騎戰者,必依丘陵險阻,長兵強弩居前,短兵弱弩 居後,更發更止。敵之車騎雖眾而至,吾惟堅陣疾戰, 材士強弩以備我後。」武王曰:「吾無丘陵,又無險阻,敵 人之至,既眾且武,車騎翼我兩旁,獵我前後,吾三軍 恐怖,亂敗而走,為之奈何?」太公曰:「令我士卒為行馬」 木蒺藜,置牛馬隊伍為四武衝陳。望敵車騎將來,均 置蒺藜。掘地匝後,廣深五尺,名曰「命籠。」人操行馬,進 步攔車以為壘,推而前後,立而為屯,材士強弩,備我 左右。然後令我三軍皆疾戰而不解。武王曰:「善哉!」

太公三略[编辑]

上略[编辑]

夫主將之法,務攬英雄之心,賞祿有功,通志於眾,故 與眾同好靡不成,與眾同惡靡不傾。治國安家,得人 也;亡國破家,失人也。含氣之類,咸願得其志。《軍讖》曰: 「柔能制剛,弱能制強」,柔者德也,剛者賊也,弱者人之 所助,強者人之所攻,柔有所設,剛有所施,弱有所用, 強有所加,兼此四者,而制其宜。端末未見,人莫能知天地神明,與物推移,變動無常,因敵轉化,不為事先, 動而輒隨,故能圖制無疆,扶成天威,康正八極,密定 九裔。如此謀者,為帝王師。故曰:「莫不貪強,鮮能守微, 若能守微,乃保其生。」聖人存之,以應事機,舒之彌四 海,卷之不盈杯,居之不以宅室,守之不以城郭,藏之 胸臆,而敵國服軍。《讖》曰:「能柔能剛,其國彌光;能弱能 強,其國彌彰。純柔純弱,其國必削;純剛純強,其國必 亡。」夫為國之道,恃賢與民,信賢如腹心,使民如四肢, 則策無遺所適如肢體相隨,骨節相救。天道自然,其 巧無間。軍國之要,察眾心,施百務,危者安之,懼者歡 之,叛者還之,冤者原之,訴者察之,卑者貴之,強者抑 之,敵者殘之,貧者豐「之,欲者使之,畏者隱之,謀者近 之,讒者覆之,毀者復之,反者廢之,橫者挫之,滿者損 之,歸者招之,服者活之,降者脫之,獲固守之,獲阨塞 之,獲難屯之,獲城割之,獲地裂之,獲財散之,敵動伺 之,敵近備之,敵強下之,敵佚去之,敵陵待之,敵暴綏 之,敵悖義之,敵睦㩦之,順舉挫之,因勢破之,放言過 之,四」網羅之。得而勿有,居而勿守,拔而勿久,立而勿 取。為者則己,有者則士。焉知利之所在?彼為諸侯,己 為天子,使城自保,令士自處。世能祖祖,鮮能下下。祖 祖為親,下下為君。下下者,務耕桑不奪其時,薄賦斂 不匱其財,罕徭役,不使其勞,則國富而家娛,然後選 士以司牧之。夫所謂士者,英雄也。故曰:「羅其英雄則 敵國窮。」英雄者國之幹,庶民者國之本。得其幹,收其 本,則政行而無怨。夫用兵之要,在崇禮而重祿,禮崇 則智士至,祿重則義士輕死。故祿賢不愛財,賞功不 踰時,則下力并,敵國削。夫用人之道,尊以爵,贍以財, 則士自來;接以禮,勵以義,則士死之。夫將帥者,必與 士卒同滋味而共安危,敵乃可加。故兵有全勝,敵有 全因。昔者良將之用兵,有饋簞醪者,使投諸河,與士 卒同流而飲。夫一簞之醪,不能味一河之水,而三軍 之士思為致死者,以滋味之及己也。《軍讖》曰:「軍井未 達,將不言渴;軍幕未辦,將不言倦;軍竈未炊,將不言 饑;冬不服裘,夏不操扇,雨不張蓋,是謂將禮。」與之安, 與之危,故其眾可合而不可離,可用而不可疲。以其 恩素蓄,謀素合也。故曰:「蓄恩不倦,以一取萬軍。」《讖》曰: 「將之所以為威者,號令也;戰之所以全勝者,軍政也; 士之所以輕死者,用命也。」故將無還令,賞罰必信。如 天如地,乃可使人,士卒用命,乃可越境。夫統軍持勢 者,將也,制勝敗敵者,眾也。故亂將不可使保軍,「乖眾 不可使伐人,攻城不可拔,圖邑則不廢。二者無功則 士力疲敝,士力疲敝則將孤眾悖,以守則不固,以戰 則奔北,是謂老兵,兵老則將威不行,將無威則士卒 輕刑,士卒輕刑則軍失伍,軍失伍則士卒逃亡,士卒 逃亡則敵乘利,敵乘利則軍必喪軍。」《讖》曰:「良將之統 軍也,恕己而治人,推惠施恩,士」力日新,戰如風發,攻 如河決,故其眾可望而不可當,可下而不可勝。以身 先人,故其兵為天下雄。《軍讖》曰:「軍以賞為表,以罰為 裏,賞罰明則將威行,官人得則士卒服,所任賢則敵 國畏。」軍讖曰:「賢者所適,其前無敵。」故士可下而不可 驕,將可樂而不可憂,謀可深而不可疑。士驕則下不 順,將憂則內外不相信,謀疑則敵國奮,以此攻伐則 致亂。夫將者,國家之命也,將能制勝,則國家安定。《軍 讖》曰:「將能清能靜,能平能整,能受諫,能聽訟,能納人, 能採言,能知國俗,能圖山川,能表險難,能制軍權。」故 曰:仁賢之智,聖明之慮,負薪之言,廊廟之語,興衰之 事,將所宜聞。將者能思士如渴,則策從焉。夫將拒諫 則英雄散,策不從則謀士叛,善惡同則功臣倦,專己 則下歸咎,自伐則下少功,信讒則眾離心,貪財則奸 不禁,內顧則士卒淫。將有一則眾不服,有二則軍無 式,有三則下奔北,有四則禍及國軍。《讖》曰:「將謀欲密, 士眾欲一,攻敵欲疾。」將謀密則奸心閉,士眾一則軍 心結,攻敵疾則備不及。設軍有此三者則計不奪,將 謀泄則軍無勢,外窺內則禍不制,財入營則眾奸會。 將有此三者軍必敗。將無慮則謀士去,將無勇則士 卒恐,將妄動則軍不重,將遷怒則一軍懼。《軍讖》曰:慮 也,勇也,將之所重;動也怒也,將之所用。此四者,將之 明誡也。《軍讖》曰:「軍無財士不來,軍無賞,士不往。」《軍讖》 曰:「香餌之下,必有死」魚;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故禮者 士之所歸,賞者士之所死。招其所歸,示其所死,則所 求者至。故禮而後悔者,士不止;賞而後悔者,士不使。 禮賞不倦,則士爭死《軍。讖》曰:興帥之國,務先隆恩;攻 取之國,務先養民。以寡勝眾者,恩也;以弱勝強者,民 也。故良將之養士,不易於身,故能使三軍如一心,則 其勝可全軍。《讖》曰:「用兵之要,必先察敵情,視其倉庫, 度其糧食,卜其強弱,察其天地,伺其空隙。故國無軍 旅之難,而運糧者虛也。民菜色者窮也。千里饋糧,士 有饑色;樵蘇後爨,師不宿飽。夫運糧千里無一年之 食,二千里無二年之食,三千里無三年之食,是謂國 虛。國虛則民貧,民貧則上下不親。敵攻其外,民盜其 內,是謂必潰。」軍讖曰:「上行虐,則下急刻,賦重斂數,刑罰無極,民相殘賊,是謂亡國。」《軍讖》曰:「內貪外廉,詐譽 取名,竊公為恩,令上下昏,飾躬正顏,以獲高官,是謂 盜端。」《軍讖》曰:「群吏朋黨,各進所親,招舉奸枉,抑挫仁 賢,背公立私,同位相訕,是謂亂源。」軍讖曰:「強宗聚奸, 無位而尊,威無不振,葛藟相連,種德立恩,奪在位權, 侵侮下民,國內諠譁,臣蔽不言,是謂亂根。」《軍讖》曰:「世 世作姦,侵盜縣官,進退求便,委曲弄文,以危其君,是 謂國奸。」軍讖曰:「吏多民寡,尊卑相若,強弱相敵,莫適 禁禦,延及君子,國受其害。」軍讖曰:「善善不進,惡惡不 退,賢者隱蔽,不肖在位,國受其害。」《軍讖》曰:「枝葉強大, 比周居勢」,卑賤陵貴,久而益大,上不忍廢,國受其敗。 《軍讖》曰:「佞臣在上,一軍皆訟,引威自與,動違於眾,無 進無退,苟然取容,專任自己,舉措伐功,誹謗盛德,誣 迷庸庸,無善無惡,喜與己同,稽留行事,命令不通,造 作苛政,變古易常,君用佞人,必受禍殃。」《軍讖》曰:「姦雄 相稱,障蔽主明,毀譽並興,雍塞主聰,各阿所私」,令主 失忠。故主察異言,乃睹其萌。主聘儒賢,奸雄乃遷。主 任舊齒,萬事乃理。主聘岩穴,士乃得實。謀及負薪,功 乃可述。不失人心,德乃洋溢。

中略

夫三皇無言,而化流四海,故天下無所歸功。帝者體 天則地,有言有令,而天下太平。君臣讓功,四海化行, 百姓不知其所以然。故使臣不待禮,賞有功,美而無 害。王者,制人以道,降心服志,設矩備衰,四海會同,王 職不廢,雖甲兵之備,而無戰鬥之患。君無疑於臣,臣 無疑於主,國定主安,臣以義退,亦能美而無害。霸者 「制士以權,結士以信,使士以賞,信衰則士疏,賞虧則 士不用命。」《軍勢》曰:「出軍行師,將在自專,進退內御,則 功難成。」《軍勢》曰:「使智、使勇,使貪、使愚,智者樂立其功, 勇者好行其志,貪者邀趨其利,愚者不顧其死,因其 至情而用之,此軍之微權也。」《軍勢》曰:「無使辭士談說 敵美,為其惑眾;無使仁者主財,為其」多施而附于下。 《軍勢》曰:「禁巫祝不得為吏士卜問軍之吉凶。」《軍勢》曰: 「『使義士不以財』。故義者不為不仁者死,智者不為闇 主謀。主不可以無德,無德則臣叛;不可以無威,無威 則失權;臣不可以無德,無德則無以事君;不可以無 威,無威則國弱,威多則身蹶。」故聖王御世,觀盛衰,度 得失,而為之制。故諸「侯二師,方伯三師,天子六師。世 亂則叛逆生王,澤竭則盟誓相誅伐,德同勢,敵無以 相傾。」乃攬英雄之心,與眾同好惡,然後加之以權變。 故非計策無以決嫌定疑,非譎奇無以破姦息寇,非 陰計無以成功。聖人體天,賢人法地,智者師古。是故 《三略》為衰世作。上略設禮賞,別奸雄,著成敗;中略差 德行,審權變;《下略》陳道德,察安危,明賊賢之咎。故人 主深曉上略,則能任賢擒敵;深曉中略,則能御將統 眾;深曉下略,則能明盛衰之源,審治國之紀;人臣深 曉中略,則能全功保身。夫高鳥死,良弓藏,敵國滅,謀 臣亡。亡者,非喪其身也,謂奪其威,廢其權也。封之於 朝,極人臣之位以顯其功,中州善國以富「其家,美色 珍玩以悅其心。」夫人眾一合而不可卒離,威權一與 而不可卒移。還師罷軍,存亡之階。故弱之以位,奪之 以國,是謂霸者之略。故霸者之作,其論駁也。存社稷, 羅英雄者,中略之勢也。故勢主祕焉。

下略

夫能扶天下之危者,則據天下之安;能除天下之憂 者,則享天下之樂;能救天下之禍者,則獲天下之福。 故「澤及于民,則賢人歸之,澤及昆蟲,則聖人歸之。賢 人所歸則其國強,聖人所歸則六合同。求賢以德,致 聖以道,賢去則國微,聖去則國乖。微者危之階,乖者 亡之徵。賢人之政降人以體,聖人之政降人以心,體 降可以圖始,心降可以保終,降體以禮,降心以樂。」所 謂樂者,非金石絲竹也,謂人樂其家,謂人樂其族,謂 人樂其業,謂人樂其都邑,謂人樂其政令,謂人樂其 道德。如此,君人者乃作樂以節之,使不失其和。故有 德之君以樂樂人,無德之君以樂樂身。樂人者人而 昌,樂身者不久而亡。釋近謀遠者勞而無功;釋遠謀 近者,佚而有終。佚政多忠臣,勞政多怨民。故曰:「務廣 地者荒,務廣德者強。能有其有者安,貪人之有者殘。」 殘滅之政,累世受患。造作過制,雖成必敗。舍己而教 人者逆,正己而化人者順。逆者亂之招,順者治之要。 道、德、仁、義、禮,五者一體也。道者人之所蹈,德者人之 所得,仁者人之所親,「義者人之所宜,禮者人之所體, 不可無一焉。故夙興夜寐,禮之制也;討賊報讎,義之 決也;惻隱之心,仁之發也;得己得人,德之路也;使人 均平,不失其所,道之化也。出君下臣,名曰『命』」,施於竹 帛,名曰「『令」,奉而行之名曰「政』。夫命失則令不行,令不 行則政不立,政不立則道不通,道不通則邪臣勝,邪 臣勝」則主威傷。千里迎賢,其路遠;致不肖,其路近。是 以明君舍近而取遠,故能全功尚人,而下盡力。廢一 善則眾善衰,賞一惡則眾惡歸。善者得其祐,惡者受 其誅,則國安而眾善至。眾疑無定國,眾惑無治民。疑定惑還,國乃可安。一令逆則百令失,一惡施則百惡 結。故善施於順民,惡加於凶民,則令行而「無怨。」使怨 治怨,是謂逆天。使讎治讎,其禍不救。治民使平,致平 以清,則民得其所而天下寧。犯上者尊,貪鄙者富,雖 有聖王,不能致其治。犯上者誅,貪鄙者拘,則化行而 眾惡消。清白之士不可以爵祿得,節義之士不可以 威刑脅。故明君求賢,必觀其所以而致焉。致清白之 士修其禮,致節義之士修「其道,然後士可致而名可 保。」夫聖人君子,明盛衰之源,通成敗之端,審治亂之 機,知去就之節,雖窮不處亡國之位,雖貧不食亂邦 之粟。潛名抱道者,時至而動,則極人臣之位,德合於 己則建殊絕之功,故其道高而名揚於後世。聖王之 用兵,非樂之也,將以誅暴討亂也。夫以義誅不義,若 決江河而溉爝火臨不測而擠欲墜,其克必矣。所以 優游恬淡而不進者,重傷人物也。夫兵者,不祥之器, 天道惡之,不得已而用之,是天道也。夫人之在道,若 魚之在水,得水而生,失水而死,故君子常懼而不敢 失道。豪傑秉職,國威乃弱;「殺生在豪傑,國勢乃竭。豪 傑低首,國乃可久;殺生在君,國乃可安。四民用虛,國 乃無儲,四民用足,國乃安樂。賢臣內則邪臣外,邪臣 內則賢臣斃,內外失宜,禍亂傳世。大臣疑主,眾姦集 聚。臣當君尊,上下乃昏;君當臣處,上下失序。傷賢者 殃及三世,蔽賢者身受其害,嫉賢者其名不全,進賢 者福流子孫,故君子急於進賢而美名彰焉。利一害 百,民去城郭,利一害萬,國乃思散,去一利百人乃慕 澤,去一利萬政乃不亂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