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樂律典/第09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經濟彙編 樂律典 第八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九十卷
經濟彙編 樂律典 第九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樂律典

 第九十卷目錄

 舞部紀事

 舞部雜錄

 舞部外編

樂律典第九十卷

舞部紀事[编辑]

《路史》:陰康氏之時,水隤不疏,江不行,其原陰凝而易 閟,人既鬱於內,腠理滯著而多重膇,得所以利其關 節者,乃制為之舞,教人引舞,以利道之,是謂大舞。 帝嚳:高辛氏命柞卜作鼙鼓,制笭筦壎箎祥金之鐘, 沈鳴之磬,伶人咸抃鳳皇天翟舞之,以康帝功。 《山海經》:「帝俊有子八人,始為歌舞。」

《呂氏春秋仲夏紀》:「昔陶唐氏之始,陰多滯伏而湛積, 水道壅塞,不行其原。民氣鬱閼而滯著,筋骨,瑟縮不 達,故作為舞以宣導之。」

《路史》:「帝堯陶唐氏制《咸池》之舞,以享上帝。」

《竹書紀年》:「舜即帝位,蓂莢生於階,鳳皇巢於庭,擊石 拊石,以歌《九韶》,百獸率舞。」

《韓子五蠹篇》:舜之時,有苗不服。禹將伐之。舜曰:「不可。 上德不厚而行武,非道也。」乃修教三年,執干戚舞,有 苗乃服。

《廣博異記》:「舜有子八人,始歌舞。」

《帝王世紀》:「啟升后十年,舞《九韶》。」

《尸子君治篇》:「湯之救旱也,乘素車白馬,著布衣,嬰白 茅,以身為牲,禱于桑林之野。當此時也,絃歌鼓舞者 禁之。」

《竹書紀年》:「成湯二十年,夏桀卒于亭山,禁弦歌舞。 帝少康復禹之績,於是方裔來賓,獻其樂舞。」

劉恕《外紀》:武王元年己卯,誓于孟津,前歌後舞。 《左傳莊公二十八年》:「楚令尹子元欲蠱文夫人,為館 於其宮側,而振萬焉。夫人聞之,泣曰:『先君以是舞也, 習戎備也。今令尹不尋諸仇讎,而于未亡人之側,不 亦異乎』!」

襄公十年,宋公享晉侯于楚丘,請以《桑林》舞師,題以 旌夏。晉侯懼而退,入于房,去旌,卒享而還。

二十九年,吳公子札來聘,請觀于周樂。見舞《象箾》《南 籥》者,曰:「美哉,猶有憾。」見舞《大武》者,曰:「美哉,周之盛也, 其若此乎!」見舞《韶濩》者,曰:「聖人之弘也,而猶有慚德, 聖人之難也。」見舞《大夏》者,曰:「美哉,勤而不德,非禹其 誰能修之?」見舞《韶箾》者,曰:「德至矣哉!大矣,如天之無 不幬也,如地之無不載也。雖甚盛德,其蔑以加於此」 矣。

《周語》:惠王三年,邊伯石遫蒍國出王而立王子穨。王 處於鄭三年,子穨飲三大夫酒,子國為客樂,及遍舞。 鄭厲公見虢叔曰:「吾聞之,司寇行戮,君為之不舉,而 況敢樂禍乎?今吾聞子穨歌舞不思憂。夫出王而代 其位,禍孰大焉?」

《晏子外篇》:景公築長庲之臺,晏子侍坐,觴三行,晏子 起舞曰:「歲已暮矣,而禾不穫,忽忽矣,若之何?歲已寒 矣,而役不罷,惙惙矣,如之何?」舞三而涕下沾襟。景公 慚焉,為之罷長庲之役。

《諫下篇》:景公為長庲,將欲美之。有風雨作,公與晏子 入坐飲酒,致堂上之樂。酒酣,晏子作歌曰:「穗乎不得 穫,秋風至兮殫零落,風雨之弗殺也,太上之靡弊也。」 歌終,顧而流涕,張躬而舞。

《新序雜事篇》:「晉平公欲伐齊,使范昭往觀焉。景公賜 之酒酣,范昭佯醉,不悅而起舞,謂太師曰:『能為我調 《成周》之樂乎?吾為子舞之』。太師曰:『冥臣不習』。范昭趨 而出,景公謂太師曰:『子何不為客調成周之樂乎』?太 師對曰:『夫成周之樂,天子之樂也。若調之,必人主舞 之。今范昭,人臣也,而欲舞天子之樂,臣故不為也』。」 《史記孔子世家》:孔子由大司寇攝行相事,齊人聞而 懼。犁鉏曰:「請先嘗沮之。」於是選齊國中女子好者八 十人,皆衣文衣而舞《康樂》。季桓子乃語魯君,為周道 游。往觀終日,怠于政事,郊又不致膰俎于大夫。孔子 遂行。

《新語辨惑》篇:「魯定公之時,與齊侯會於夾谷,孔子行 相事。齊人使優旃舞於魯公之幕下,傲戲孔子曰:『君 辱臣當死』。使司馬行法斬焉。於是齊人瞿然而恐。 莊子養生主庖丁解牛,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於《桑 林》之舞。」

《讓王篇》:「孔子窮於陳蔡之閒,七日不火食,絃歌鼓琴, 子路仡然執干而舞。」

《家語》:子路戎服見孔子,拔劍而舞曰:「古之君子,固以 劍自衛乎?」孔子曰:「古之君子,忠以為質,仁以為衛。」 《呂氏春秋察微篇》:「魯季氏與郈氏鬥雞,不勝,季平子怒,因歸郈氏之宮,而益其宅。郈昭伯怒,傷之於昭公, 曰:『禘於襄公之廟也,舞者二人而已,其餘盡舞於季 氏。季氏之舞,道無上久矣,弗誅必危社稷』。」

《廣博物志》:楚靈王信巫祝之道,躬執羽帗,起舞壇前。 吳人來攻,其國人告急,而靈王鼓舞自若,顧應之曰: 「寡人方祭上帝,樂明神,當蒙福祐焉。」不敢赴救。而吳 兵遂至,俘獲其太子及后姬以下。

《侍兒小名錄》:「呂不韋,陽翟人也。家累千金,商賈於邯 鄲,娶劉氏女,名曰諸姬,善舞。時秦昭王太子之孫子 楚質於趙,見諸姬,心悅之,從不韋索之,不韋與之,生 始皇。」

《漢書高祖本紀》:項羽留沛公飲,范增數目羽擊沛公, 羽不應。范增起出,謂項莊曰:「君王為人,不忍汝入以 劍舞,因擊沛公,殺之;不者,汝屬且為所虜。」莊入為壽, 壽畢,曰:「軍中無以為樂,請以劍舞。」因拔劍舞。項伯亦 起舞,常以身翼沛公。

十二年冬十月,上破布軍于會缶,布走,令別將追之。 上還過沛,留置酒沛宮,悉召故人父老子弟佐酒,發 沛中兒得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上擊筑自歌曰:「大 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 四方。」令兒皆和習之。上乃起舞,慷慨傷懷,泣數行下。 《張良傳》:「上從破黥布歸,疾益甚,愈欲易太子,良諫不」 聽,因疾不視事。叔孫太傅稱說引古,以死爭太子。上 陽許之,猶欲易之。及宴置酒,太子侍。四人者從太子, 年皆八十有餘,須眉皓白,衣冠甚偉。上怪問曰:「何為 者?」四人前對,各言其姓名。上迺驚曰:「吾求公,避逃我, 今公何自從吾兒遊乎?」四人曰:「陛下輕士善罵,臣等 義不辱,故恐而亡匿。今聞太子仁孝,恭敬愛士,天下 莫不延頸願為太子死者。故臣等來。」上曰:「煩公幸卒 調護太子四人為壽。」已畢,趨去。上目送之,召戚夫人 指示曰:「我欲易之,彼四人為之輔,羽翼已成,難動矣, 呂氏真迺主矣。」戚夫人泣涕。上曰:「為我《楚舞》,我為若 《楚歌》。歌曰:『鴻鵠高飛,一舉千里。羽翼以就,橫絕四海。 橫絕四海,又可奈何?雖有矰繳,尚安所施』。」歌數闋,戚 夫人歔欷流涕。

《西京雜記》:「高帝戚夫人,善為翹袖折腰之舞。」

《樂府雜錄》:「漢祖在平城,為冒頓所圍。其城一面即冒 頓妻閼氏,兵強於三面壘中絕食。陳平訪知閼氏妬 忌,即造木偶人,運機關,舞於陴閒。閼氏望見,謂是生 人,慮下其城,冒頓必納妓女,遂退軍。」

《華陽國志》:閬中有渝水,賨民多居水左右。天性勁勇, 初為漢前鋒,陷陣銳氣喜舞,高帝善之,曰:「此武王伐 紂之歌也。」乃令樂人習之,今所謂巴渝舞也。

《漢書灌夫傳》:「夫字仲孺,嘗有服過丞相蚡,蚡從容曰: 『吾欲與仲孺過魏其侯,會仲孺有服,夫曰:『將軍迺肯 幸臨,況魏其侯,夫安敢以服為解?請語魏其具,將軍 旦日蚤臨』。蚡許諾。夫以語嬰,嬰與夫人益市牛酒,夜 灑掃,張具至旦。平明,令門下候司,至日中,蚡不來,嬰 謂夫曰:『丞相豈忘之哉』?夫不懌曰:『夫以服請,不宜迺』』」 駕自往迎蚡。蚡特前戲許夫,殊無意往。夫至門,蚡尚 臥。於是夫見曰:「將軍昨日幸許,過魏其,魏其夫妻治 具,至今未敢嘗食。」蚡悟謝曰:「吾醉,忘與仲孺言。」迺駕 往,往又徐行。夫愈益怒。及飲酒酣,夫起舞屬蚡,蚡不 起。夫徙坐,語侵之,嬰迺扶夫去謝蚡。蚡卒飲至夜,極 驩而去。

《蓋寬饒傳》:「寬饒為司隸校尉,平恩侯許伯入第,丞相 御史將軍中二千石皆賀,寬饒不行,許伯請之,迺往, 從西階上,東鄉特坐,許伯自酌曰:『蓋君後至。寬饒曰: 『無多酌我,我迺酒狂。丞相魏侯笑曰:『次公醒而狂,何 必酒也』。坐者皆屬目卑下之。酒酣樂作,長信少府檀 長卿起舞,為沐猴與狗鬥,坐皆大笑,寬饒不說,仰視』』」 屋而歎曰:「美哉!然富貴無常,忽則易人。此如傳舍,所 閱多矣。唯謹慎為得久,君侯可不戒哉!」因起趨出,劾 奏長信少府以列卿而沐猴舞,失禮不敬。上欲罪少 府,許伯為謝,良久上乃解。

《長沙定王發傳》:「王以孝景前二年立,以其母微無寵, 故王卑濕貧國。」景帝後三年,諸王來朝,有詔更前 稱壽歌舞。定王但張裦小舉手,左右笑其拙。上怪問 之,對曰:「臣國小地狹,不足回旋。」

《郊祀志》:武帝既滅南越,嬖臣李延年以好音見,上善 之,下公卿議曰:「民閒祠有鼓舞樂,今郊祀無樂,豈稱 乎?」公卿曰:「古者祠天地皆有樂,而神祇可得而禮。」於 是塞南越,禱祠泰一后土,始用樂舞。

《外戚傳》:「李夫人本以倡進。初,夫人兄延年性知音,善 歌舞,武帝愛之,每為新聲變曲,聞者莫不感動。延年 侍上,起舞歌曰:『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 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上 歎息曰:『善,世豈有此人乎』?平陽主因言延年有女弟, 上乃召見之,實妙麗善舞,由是得幸。」

《三輔黃圖》《漢武故事》:「築通天臺於甘泉,時祭太乙。上 通天臺,舞八歲童女三百人,祠祀招仙人,祭太乙《嬛記》:越嶲國有吸華絲,凡華著之不即墮落,用以 織錦。漢時國人奉貢,武帝賜麗娟二兩,命作舞衣,春 暮宴於花下,舞時故以袖拂落花,滿身都著,舞態愈 媚,謂之「百華之舞。」

《拾遺記》:「漢成帝悅闇行,憎燈燭之照,至宵遊宮,乃秉 燭宴幸。既罷,靜鼓自舞,而步不揚塵。」

《獨異志》:「趙飛燕身輕,能為掌上舞。」

《飛燕外傳》:「飛燕妹弟事陽阿主家為直舍,常竊效歌 舞,積思精切,聽至終日不得食。」

帝於太液池中起為瀛洲榭,高四十尺。帝御流波文 縠,無縫衫后衣,南越所貢雲英紫裙,碧瓊輕綃。廣榭 上,后歌舞《歸風送遠》之曲。

《後漢書明帝本紀》:永平二年:「十月壬子,養老,詔八佾 具修,萬舞於庭。」

《蔡邕傳》:「邕坐上章事自徙,及歸,將就還路,五原太守 王智餞之。酒酣,智起舞屬邕,邕不為報。智者,中常侍 王甫弟也,銜之,密告邕,怨於囚放,謗訕朝廷。邕慮卒 不免禍,乃亡命江海,遠跡吳會。」

《魏志陶謙傳》:「謙除舒令,郡守張磐同郡。先輩與謙父 友,意殊親之,而謙恥為之屈,常以舞屬謙,謙不為起, 固強之,及舞又不轉,磐曰:『不當轉邪』?曰:『不可轉,轉則 勝人』。」

《獨異志》:「魏武帝嘗居銅雀臺,及終,令妓樂登臺望西 陵而歌舞。」

《英雄記》錄:「建安中,曹操於南皮,破袁譚於馬上,舞《三 巴》。」

孫權嫁從女。女顧氏甥,故請雍父子及孫譚。譚時為 選曹尚書,見任貴重。是日權極歡,譚醉酒,三起舞,舞 不知止。雍內怒之。明日召譚訶責之曰:「君王以含垢 為德,臣下以恭謹為節。昔蕭何、吳漢,並有大功,何每 見高帝,似不能言。漢奉光武,亦信恪謹。汝之於國,寧 有汗馬之勞,可書之事邪?但階門戶之資,遂見寵任 耳,何有舞,不復知止?雖為酒後,亦由恃恩亡敬,謙虛 不足,損吾家者必爾也。」因背向壁臥,譚立過一時,乃 見遣。

《太平御覽》:「陸遜破曹休王與群僚共會,酒酣命遜舞, 解所著白鼯子裘賜之。」

《拾遺記》:石季倫愛婢名翔風,以姿態見美。崇常擇美 姿容相類者十人,調玉以付工人,為倒龍之珮,縈金 為鳳冠之釵,結袖繞楹而舞,晝夜相接,謂之恆舞。 《晉書。祖逖傳》:逖與司空劉琨俱為司州主簿,情好綢 繆,共被同寢。中夜聞荒雞鳴,蹴琨覺曰:「此非惡聲也。」 因起舞。

《謝尚傳》:尚善音樂,博綜眾藝,司徒王導深器之,比之 王戎,常呼為小安豐。辟為掾,襲父爵咸亭侯。始到府 通謁,導以其有勝會,謂曰:「聞君能作鴝鵒舞,一坐傾 想,寧有此理不?」尚曰:「佳。」便著衣幘而舞。導令坐者撫 掌擊節,尚俯仰在中,旁若無人。其率詣如此。

《晉中興書》:「殷融為司徒,飲酒善舞,終日嘯詠,未嘗以 事務縈懷。」

《世說》:王長史謝仁祖同為王公掾。長史云:「謝掾能作 異舞。」謝便起舞,神意甚暇。王公熟視,謂客曰:「使人思 安豐。」

劉尹、王長史同坐。長史酒酣起舞,劉尹曰:「阿奴今日 不復減向子期。」

《搜神記》:滎陽人姓何,忘其名,有名聞士也。常至田舍 人收穫,在場上,忽有一人長丈餘,蕭疏單衣角巾來 詣之,翩翩舉其兩手,並舞而來,語何云:「君曾見《韶》舞 否,此是《韶舞》。」且舞且去。何尋逐徑向一山,山有穴,纔 容一人。其人命入穴,何亦隨之,入便失人,見有良田 數十頃,何遂墾作,以為世業,子孫至今賴之。

《宋書江夏文獻王義恭傳》,「義恭與驃騎大將軍竟陵 王誕奏陳九事,詔付外。詳有司奏九條之格,猶有未 盡,謹附益,凡二十四條:雜伎不得彩衣,舞伎正冬褂 衣不得裝面。冬會不得鐸舞杯柈。舞長蹻透狹舒劍 博山緣大橦升五案。自非正冬會奏舞曲,不得舞。」 《隋書音樂志》:「齊永明中,舞人冠幘並簪筆。帝曰:『筆笏 蓋以其記事受言,舞不受言,何事簪筆,豈有身服朝 衣而足綦讌履』。」於是去筆。

《梁書羊侃傳》:「侃性豪侈,有舞人張淨婉,腰圍一尺六 寸,時人咸推能掌中舞。」

《演繁露》梁天監四年,禊飲華光殿。其日河南獻赤龍 駒,能伏拜,善舞,周興嗣為賦。

《南史張貴妃麗華傳》:「妃工厭魅之術,假鬼道以惑後 主。置淫祀於宮中,聚諸女巫,使之鼓舞。」

《魏書高閭傳》:「太和三年冬至,高祖文明太后大饗群 臣,高祖親舞於太后前,群臣皆舞,高祖乃歌,仍率群 臣再拜上壽。閭上千萬歲壽,高祖大悅。」

《劉芳傳》:芳叔撫之孫思祖,勇健有將略,尚書論功擬 封千戶侯。思祖有二婢,美容姿,善歌舞,侍中元暉求 之不得,事遂停寢《奚康生傳》:康生與元義同謀廢靈太后。正光二年三 月,肅宗朝靈太后於西林園,文武侍坐,酒酣迭舞,次 至康生,康生乃為力士舞,及於折旋,每顧視太后,舉 手蹈足,瞋目頷首,為殺縛之勢。太后解其意而不敢 言。日暮,太后起,援肅宗臂,下堂而去。義在內矯詔決 之。

《伽藍記》:「高陽王雍有二姬,一名修容,一名豔姿。修容 能為綠衣歌,豔姿善幺鳳舞,並傾愛後室,寵冠諸姬。」 《北齊書。安德王延宗傳》:「周武帝與齊君臣飲酒,令後 主起舞。延宗悲不自持,屢欲仰藥自裁,侍婢苦執諫 而止。」

《魏收傳》:「收既輕疾,好聲樂,善胡舞。文宣末,數於東山 與諸優為獼猴與狗鬥,帝寵狎之。」

《文獻通考》:「北齊蘭陵王長恭,才武而貌美,常著假面 以對敵。嘗擊周師金墉城下,勇冠三軍。齊人壯之,為 舞以效其指揮擊刺之容,謂之《蘭陵王入陣曲》。」 後周武帝平齊,作《永安樂》,行列方正象城郭,謂之「城 舞。」用八十人,刻木為面,狗喙獸耳,以金飾之,垂線為 髮,畫襖皮帽,舞蹈姿制,猶作羌人狀。

《隋書音樂志》:「周宣帝即位,廣召雜伎,增修百戲,魚龍 曼延之伎常陳殿前,累日繼夜,不知休息。好令城市 少年有容貌者,婦人服而歌舞,相隨引入後庭,與宮 人觀聽,戲樂過度,遊幸無節焉。」

開皇初,牛弘等請存鞞、鐸、巾、拂等四舞,與雜伎同,設 於西涼前奏之。帝曰:「其聲音節奏及舞,悉宜依舊,惟 舞人不須捉鞞、拂等。」

《何妥傳》:「上令考定鐘律。妥上表曰:『自侯景篡逆,樂師 分散,其四舞、三調悉度偽齊,臣雖耆老,頗能記憶,若 令教習傳授,庶得流傳古樂。謹具錄三調、四舞曲名 書奏,別敕太常取妥節度』。」於是作清平瑟三調聲,又 作八佾、鞞、鐸、巾、拂四舞。

《雲仙雜記》:「隋諸葛昂、高瓚爭為豪侈。昂屈瓚,串長八 尺,餅闊丈餘,餤麤如柱,酒行,自作《金剛舞》以送之。瓚 復屈昂,以車行酒,馬行肉,碓斬膾,碾蒜虀,自唱《夜叉 歌》以送之。」

《文獻通考》:「勿吉,隋開皇中遣使朝貢,文帝厚勞宴之, 率皆起舞,曲折多鬥容。」

《大唐新語》:高祖即位,以舞人安叱奴為散騎侍郎。禮 部尚書李綱諫曰:「臣按《周禮》,均工樂胥不得參士伍。 雖復才如子野,妙等師襄,皆終身繼代,不改其業。故 魏武帝欲使禰衡擊鼓,乃解朝衣露體而擊之。問其 故,對曰:『不敢以先王法服而為伶人衣也』。今天下新 定,開太平之運,起義功臣,行賞未遍,高才碩學,猶滯」 草萊,而先令舞人致位五品,固非「創業規模,貽厥子 孫之道。」高祖竟不能從。

《全唐詩話》:貞觀六年九月,帝幸慶善宮,帝生時故宅 也。因與貴臣宴,賦詩。起居郎請平宮商,被之管絃,命 曰《功成慶善樂》。使童子八佾為九功之舞。大宴會,與 《破陣舞》偕奏於庭。

《唐書常山愍王承乾傳》:「王好聲色,使戶奴數十百人 習音聲,學邊人椎髻剪綵為舞衣,尋橦跳劍鼓鼙聲 通晝夜不絕。」

《燕王忠傳》:燕王忠,字正本,帝始為太子而忠生,宴宮 中,俄而太宗臨幸,詔宮臣曰:「朕始有孫,欲共為樂。」酒 酣,帝起舞,以屬群臣,在位皆舞,賚賜有差。

《祝欽明傳》:欽明為國子祭酒。初,后屬婚,上食禁中,帝 與群臣宴,欽明自言能八風舞,帝許之。欽明體肥醜, 據地搖頭睆目,左右顧盼,帝大笑。吏部侍郎盧藏用 歎曰:「是舉五經掃地矣。」

《山惲傳》:「惲累遷國子司業,帝昵宴近臣及修文學士, 詔遍為伎工。尚書張錫為《談容娘舞》,將作大匠宗晉 卿為《渾脫舞》,左衛將軍張洽為《黃麞舞》。給事中李行 言歌《駕車西河曲》,而山惲奏無所習,惟知誦詩,乃誦 《鹿鳴》《蟋蟀》二篇。」

《楊再思傳》:再思遷內史,張易之兄司禮少卿同休,請 公卿宴其寺,酒酣戲曰:「公面似高麗。」再思欣然翦縠 綴巾上,反披紫袍,為高麗舞,舉動合節,滿坐鄙笑。 《崔日用傳》:神龍中,諸武若三思、延秀及楚客等,權寵 交煽,日用多所結納,驟拜兵部侍郎,宴內殿,酒酣,起 為回波舞,求學士,即詔兼修文館學士。

《高宗則天順聖皇后傳》:「后知威柄在己,因大赦天下, 改國號周,改元為長壽。明年享神宮,自制大樂,舞工 用九百人。」

《太平公主傳》:主,則天皇后所生。后愛之傾諸女。榮國 夫人死,后丐主為道士,以幸冥福。主衣紫袍玉帶,折 上巾,具紛礪,歌舞帝前。帝識其意,擇薛紹尚之。 《安樂公主傳》主下嫁武崇訓。崇訓死,主素與武延秀 亂,即嫁之。翼日,大會群臣太極殿,武攸暨與太平公 主偶舞,為帝壽。

《讓皇帝憲傳》:憲嘗從帝按舞萬歲樓,從複道上見衛 士已食,棄其餘竇中。帝怒,詔高力士杖殺之。憲從容曰:「從複道上窺人之私,恐士不自安,且失大體,豈以 性命輕於餘餐乎?」帝遽止。

《元宗貞順皇后武氏傳》:「初,帝在潞,趙麗妃以倡幸,有 容止,善歌舞。及妃進麗妃,恩亦弛。」

《太真外傳》:上一旦御勤政樓,大張聲樂,時教坊有王 大娘,善戴百尺竿,上施木山,狀瀛洲方丈。令小兒持 絳節出入其閒,而舞不輟。

上在百花院便殿,因覽《漢成帝內傳》,時妃子後至,以 手整上衣領曰:「看何文書?」上笑曰:「是漢成帝獲飛燕, 身輕欲不勝風,恐其飄翥,為造水晶盤,令宮人掌之 而歌舞,爾則任吹多少。」蓋妃微有肌也。故上有此語 戲妃。

《梅妃傳》:上與妃鬥茶,顧諸王戲曰:「此梅精也。」賜玉笛 作驚鴻舞,一座光輝。

《明皇雜錄》:上與諸王按舞萬歲樓下,命畫之,謂之《按 舞圖》。

《珍珠船》:安祿山晚年益肥,自秤三百五十斤,於上前 旋舞如風。

《甘澤謠》武三思初得武氏窈娘,能歌舞,三思曉知音 律,以窈娘歌舞天下至藝也。未幾,沈於雒水。

《杜陽雜編》:「上降日,大張音樂,集天下百戲於殿前。時 有妓女石火胡,本幽州人也,挈養女五人,纔八九歲, 於百尺竿上張弓絃五條,令五女各居一條之上,衣 五色衣,執戟持戈,舞破陣樂曲,俯仰來去,赴節如飛, 是時觀者目眩心怯。火胡立於十重朱畫床子上,令 諸女迭踏,以至半空,手中皆執五綵小幟。床子大者」 止一尺餘,俄而手足齊舉,謂之《踏渾脫》,歌呼抑揚,若 履平地。

《教坊記》:「聖壽樂舞衣襟皆各繡一大窠,皆隨其衣本 色製,純縵衫,下纔及帶若短汗衫者以籠之,所以藏 繡窠也。」舞人初出樂次,皆是縵衣,舞至第二疊,相聚 場中,即於眾中從領上抽去籠衫,各納懷中。觀者忽 見眾女咸文繡炳煥,莫不驚異。

《唐書王翰傳》:「翰字子羽,并州晉陽人。少豪健恃才,及 進士第,然喜蒱酒。張嘉貞為本州長史,偉其人,厚遇 之。翰自歌以舞,屬嘉貞神氣軒舉自如。」

《全唐詩話》:元載末年,納薛瑤英為姬,處以金絲帳,卻 塵褥,衣以龍銷衣。載以瑤英體輕不勝重衣,於異國 求此服也。惟賈至與楊炎雅與載善,往往時見其歌 舞。至贈詩曰:「舞怯銖衣重,笑疑桃臉開。方知漢成帝, 空築避風臺。」炎亦贈歌云:「雪面淡眉天上女,鳳簫鸞 翅欲飛去。玉山翹翠步無塵,楚腰如柳不勝春。」 《誠齋雜記》:「白樂天有姬,善舞,名春草。」

《唐書于頔傳》:「頔嘗制順聖樂舞獻諸朝,又教女伎為 八佾,聲態雄侈,號孫吳順聖樂」云。

《全唐詩話》:李翱在潭州,席上有舞《柘枝》者,顏色憂悴。 殷堯藩侍御當筵贈詩曰:「姑蘇太守青蛾女,流落長 沙舞《柘枝》。滿座繡衣皆不識,可憐紅臉淚雙垂。」翱詰 其事,乃姑蘇臺韋中丞愛姬所生之女,曰:「妾以昆弟 夭折,委身樂部,恥辱先人。」言訖涕咽,情不能堪。亞相 為之吁嘆,遂於賓榻中選士而嫁之。

《杜陽雜編》:「寶曆二年,浙東國貢舞女二人,一曰飛鸞, 一曰輕鳳。修眉夥首,蘭氣融冶,冬不纊衣,夏不汗體。 所食多荔枝、榧實、金屑、龍腦之類。衣軿羅之衣,戴輕 金之冠,表異國所貢也。軿羅無縫而成,其紋巧織,人 未之識。輕金冠以金絲結之,為鸞鶴狀,仍飾以五彩 細珠,玲瓏相續,可高一尺,秤之無二三分。上更琢玉」 芙蓉,以為二女歌舞臺。每歌聲一發,如鸞鳳之音,百 鳥莫不翔集其上。及觀於庭際,舞態豔逸,更非人閒 所有。每歌罷,上令內人藏之金屋寶帳,蓋恐風日所 侵故也。由是宮中語曰:「寶帳香重重,一雙紅芙蓉。」 《盧氏雜說》:文宗便殿觀牡丹,誦舒元輿《牡丹賦》,歎息 泣下,命樂適情宮人沈翹翹舞《河滿子》詞曰:「浮雲蔽 白日。」上曰:「汝知書邪?」乃賜金臂環。

《唐書馮宿傳》:宿弟定遷太常少卿。文宗嘗詔開元《霓 裳羽衣舞》參以《雲韶》,肄於廷。定部諸工立縣閒,端凝 若植。帝異之,問學士李玨,玨以定對。帝喜曰:「豈非能 古章句者邪?」親誦定《送客西江》詩,召升殿,賜禁中瑞 錦,詔悉所著以上。

《武宗賢妃王氏傳》:「妃邯鄲人,失其世。年十三,善歌舞, 得入宮中。」

《同昌公主傳》:「同昌公主薨,李可及作歎追百年曲」,聲 辭怨切,聽之莫不淚下。更教數千人作「歎百年隊」,取 內庫珍寶,雕成手飾,畫八百匹宮綾,作魚龍波紋,以 為地衣而舞,一舞珍翠滿地。

《疑仙傳》:朱子真者,長安南山下有別墅焉。少年趙穎 聞之,遂造謁焉。子真乃延之於一小臺,共酌金罍,仍 謂之曰:「君子遊狎之徒也,多遊賞耳。今欲不用絃管, 出一小妓共觀之。」乃令二侍女取一對木刻翥鳳飾 之,珠翠宛若。其旁有一女子,金冠羅衣,便舉聲而歌, 其鳳即舞,放流風迴雪之態。未及須臾,金冠女子歌罷,鳳亦止舞。

《南唐書後主昭惠國后周氏傳》:「后小名娥,皇司徒宗 之女。十九歲來歸,通書史,善歌舞。後主嗣位,立為后, 寵嬖專房,創為高髻纖裳及首翹鬢朵之妝,人皆效 之。嘗雪夜酣燕,舉杯請後主起舞。後主曰:『汝能創為 新聲,則可矣』。后即命牋綴譜,喉無滯音,筆無停思,俄 頃譜成,所謂邀醉舞破」也。又有《恨來遲破》,亦后所製。 故唐盛時《霓裳羽衣》最為大曲,亂離之後,絕不復傳。 后得殘譜,以琵琶奏之,於是「開元」、「天寶」之遺音,復傳 於世。

《貴耳錄》:南唐李主召一名將,欲害之,酌酒一杯與其 將飲。將知內有毒,堅不肯飲。有一伶人自殿下舞上 殿曰:「此酒臣當先飲。」奪將手中杯,一舉而盡,再舞下 殿,及殿門而卒。一時倉卒,遂解君臣之疑,可為知幾 之士矣。

《畫墁錄》:建隆初春,宴方就,雨大作,樂舞失容,上色慍。 范質乃言曰:「今歲二麥必倍收。」上喜動色。

《文獻通考》:「牂牁,宋至道中來朝,太宗令作本國歌舞, 一人吹瓢笙如蚊蚋聲,良久,十數輩連袂宛轉而舞, 以足頓地為節。」

《侍兒小名錄》:薛九,江南富豪子,善歌《嵇康》。《嵇康》,《江南》 曲名也,學舞於鍾離氏。建業破,零落於江北。予遇於 洛陽福善坊趙春舍,飲酣,於是歌《嵇康》,其詞即後主 所製焉。嘗感激坐人皆泣,春舉酒請舞,謝曰:「老矣,腰 肢衰硬,無復舊態。」乃強起小舞,終曲而罷。

《石林燕語》:寇萊公性豪侈,所臨鎮燕會常至三十醆, 必盛張樂尢,喜《柘枝舞》,用二十四人,每舞連數醆方 畢,或謂之柘枝顛。始罷樞密副使,知青州,太宗眷之 未衰,數問左右:寇準在青州樂否如是一再。有揣帝 意欲復用者,即曰:「陛下思準不少忘,聞準日置酒縱 飲,未知亦思陛下否?」上雖少解,然明年卒,召為參知 政事。太宗用人之果,不使細故讒人得乘閒如此。 《青箱雜記》:景德中,夏公初授館職,時方早秋,上多宴 後庭,酒酣遽命中使詣公索新詞。公問上在甚處,中 使曰:「在拱宸殿按舞。」公即抒思,立進《喜遷鶯》詞。中使 入奏,上大悅。

《墨莊漫錄》:晁無咎謫玉山,過徐州,時陳無己廢居里 中,無咎置酒,出小姬娉娉舞《梁州》,無己作《減字木蘭 花》長短句云:「『娉娉裊裊,芍藥梢頭紅樣小。舞袖低回, 心到郎邊客已知,金樽玉酒,勸我花前千萬壽。莫莫 休休,白髮簪花我自羞』。無咎歎曰:『人疑宋開府鐵石 心腸,及為《梅花賦》,清豔殆不類其為人』。」無己清通,雖 鐵石心腸,不至於開府,而此詞已過於《梅花賦》矣。 《過庭錄》:王齊叟彥齡,霖弟也,有絕才,能袒裼,舞長曲, 左右周旋如神,睹者失色。

邵伯溫子文,康節先生子也,才而有文,為陝西宣撫 司書寫機宜文字,與路鈐李君交往甚熟。李家有數 侍婢,每遇歌宴,子文必預。後十餘年,子文與李氏邂 逅長安,而李君已死。適值其妻生辰,命子姪宴子文 於書舍,遣舊婢出舞。酒酣,子文感愴宿昔,即席作詞, 末章云:「翻翻繡袖上紅裀,舞姬猶是舊精神。坐中莫 怪無歡意,我與將軍是故人。」諸子得之,入呈其母,皆 感泣不自勝,子文不終席而退。

《弇州山人稿》:宣政閒,戚里子邢俊臣性滑稽,喜嘲詠。 為越州鈐轄,太守王嶷聞其名,置酒待之。席閒有妓 善歌舞而體肥者,作詞戲之,末云:「只愁歌舞罷,化作 彩雲飛。」

《老學庵筆記》:「紹興中,秦熹歸金陵,一路凡數百艘,結 綵樓數丈,大合樂,宮妓舞於其上,縹緲若在雲閒,熹 處之自若。」

《諧噱錄》:鄭傪出伎以宴趙紳,而舞者年已長,伶人孫 子多獻口號云:「相公經文復經武,常侍好今兼好古。 昔日曾聞阿武歌,今日親見阿婆舞。」

《文獻通考》:「馬韓國常以五月下田種畢功,因祭鬼神, 晝夜聚飲歌舞,數十人蹋地,低昂,以手足相應為節, 有類鐸舞。農功畢,亦如之。」

大遼、渤海俗,每歲時聚會作樂,先命善歌舞者數輩 前行,士女隨之,更迭唱和,回旋宛轉,號曰「踏鎚」焉。 《嬛記》:試鶯,自言能作獨自舞,宋遷求其一舞而不 得,因呼為「羊公鶴。」

辟寒韓退處士,絳州人,放誕不拘,浪跡秦晉閒,以詩 自名。常跨一白驢,好著寬袖鶴氅,醉舞雪中。

《遼史天祚帝本紀》:天慶二年春二月丁酉,如春州,幸 混同江釣魚界外生女直酋長在千里內者,以故事 皆來朝。適遇頭魚宴,酒半酣,上臨軒,命諸酋次第起 舞,獨阿骨打辭以不能,諭之再三,終不從。他日,上密 謂樞密使蕭奉先曰:「前日之燕,阿骨打意氣雄豪,顧 視不常,可託以邊事誅之,否則必貽後患。」奉先曰:「麤 人不知禮義,無大過而殺之,恐傷向化之心。假有異 志,又何能為?」

《續文獻通考》:「遼太宗會同三年端午日,百僚暨諸國使稱賀,如式燕飲。命回鶻、燉煌二使作本國舞。」 《元史耶律鑄傳》:「初,清廟雅樂止有登歌,詔鑄製宮懸 八佾之舞樂。舞成,表上之,賜名《大成》。」

《元氏掖庭記》:「凝香兒,本部下官妓也。以才藝選入宮, 遂充才人。善鼓瑟,曉音律,能為翻冠飛履之舞,舞閒 冠履皆翻覆飛空,尋如故。少頃復飛,一舞中屢飛屢 復,雖百試不差。帝嘗中秋夜泛舟禁池,香兒著瑣里 綠蒙之衫,瑣里,裔名,產撒哈剌,蒙茸如氈毼,但輕薄 耳。宜於秋時著之,有紅綠二色。至元閒進貢,帝又命」 工以金籠之妝,出鸞鳳之形,製為十大衫。香兒得一 焉,至此服之,又服玉河花蕊之裳。于闐國烏玉河生 花蕊草,採其蕊織之為錦。香兒以小艇蕩漾於波中, 舞婆娑之隊,歌《弄月》之曲。其詞云:「蒙衫兮蕊裳,瑤環 兮瓊璫。泛予舟兮芳渚,擊予楫兮徜徉。明皎皎兮水 如鏡,弄蟾光兮捉娥影。露團團兮氣清,風颼颼兮力 勁。月一輪兮高且圓,華綵發兮鮮復妍。願萬古兮每 如此,予同樂兮終年。」帝復置酒於天香亭,為賞月飲。 香兒復易服趨亭前,衣絳繒方袖之衣,帶雲肩迎風 之組,為昂鸞縮鶴之舞而歌曰:「天風吹兮桂子香,來 閶闔兮下廣寒。塵不揚兮玉宇淨,萬籟泯兮金階涼。 元漿兮進酒,兔霜兮為侑。舞亂兮歌狂,君飲兮一斗。 雞鳴沈兮夜未央,樂有餘兮過《霓裳》。吾君吾王兮壽 萬歲,得與秋香月色兮酬酹乎樽觴。」歌畢,帝笑曰:「昔 唐明皇遊月宮,見女娥數十,著素衣,歌舞於樹下。朕 今酌醽醁酒,對才人歌《香桂長秋曲》,可謂絳繒娥,唱 小搖金調者矣。」邀香風於屏圍,呼華月以入座。眾嘩 俱寂,絲竹交奏,人閒之樂,當不減天上。京城北三十 里有王泉山,山半為呂公巖,帝於夏月,嘗避暑於北 山之下,曰「西湖」者,其中多荷蒲菱芡。帝以文梓為舟, 伽南為楫,刻飛鸞翔鷁,斾於船首,隨風輕漾。又作採 菱小船,縛綵為棚,木蘭為槳,命宮娥乘之,以採菱為 水戲,時香兒亦在焉。帝命製《採菱曲》,使篙人歌之,遂 歌《水面翦青》之調曰:「伽南楫兮文梓舟,泛波光兮遠 夷猶。波搖搖兮舟不定,揚予袂兮金風競。棹歌起兮 纖手揮,青角脫兮水瀠洄,歸去來兮樂更誰。」篙人歌 之,聲滿湖上,天色微曛,山銜落日,帝乃周遊荷閒,取 荷之葉,或以為衣,或以為蓋,四顧自得,畢竟忘歸。又 命作《採蓮之曲》,於是調折《新荷》而歌曰:「放漁舟兮湖 之濱,翦荷柄兮折荷英,鴛鴦飛兮翡翠驚。張蓮葉以 為蓋兮緝藕絲以為襟。雲光淡,微煙生。對芳華兮樂 難極,返予棹兮山月明。」

帝在位久,怠於政事,荒於游宴,以宮女一十六人按 舞,名為「天魔舞。」首垂髮數辮,戴象牙冠,身披纓絡,大 紅銷金長裙襖,各執加巴剌般之器。又宮女十一人, 練槌髻,勒帕,常服,或用唐巾窄衫。所奏樂,用龍笛頭 管、小鼓、箏、𥱧、琵琶、笙、胡琴、響板。每宮中讚佛,則按舞 奏樂。

己酉仲秋之夜,帝與諸嬪妃,泛月於禁苑太液池中。 當其月麗中天,彩雲四合,帝乃開宴張樂,薦蜻翅之 脯,進秋風之鱠,酌元霜之酒,啗華月之糕,令宮女披 羅曳縠,前為《八展舞》。

《續文獻通考》:「順帝至正十三年十二月,哈麻進西番 僧於帝獻淫戲,選宮女一十六人按舞,名為『天魔舞。 首垂髮數辮,戴象牙冠,身披纓絡,大紅銷金長短裙 襖,雲肩合袖天衣、綬帶、鞋襪。各執加剌巴般之器,內 一人執鈴杆奏樂。又宮女十一人,練槌髻,勒帕,常服, 或用唐帽窄衫。所奏樂用龍笛頭管、小鼓、箏、𥱧、琵琶』」、 笙,胡琴、響板、拍板,以「宦者長安迭不花領之,遇宮中 《讚佛》」,則按舞奏樂。

《明外史周洪謨傳》:「洪謨為南京祭酒,改北監先聖像, 用冕旒十二,而舞佾數不稱,洪謨請備天子制。又言: 古者鳴球琴瑟為堂上之樂,笙鏞柷敔為堂下之樂, 而干羽則舞於兩階。今舞羽居上,樂器居下,非古制, 當改。」尚書鄒幹駁止之。洪謨再疏爭,帝竟俞其議。 《續文獻通考》:永樂元年九月,成祖詔,凡舞習於郊壇, 武舞服左袖,上書「除暴安民」四字。

《朝鮮紀事》:「景泰元年,差都御史李純、巡按御史劉孜, 自遼東至西京平壤府磪,先於十數里外遣伶戲來 迎。抵近郊,列香亭、龍亭、儀仗,率僚屬迎詔樂人皆著 幞頭束帶,執仗者皆著戎冠、葵花衫、金釘帶,與花同。 陳百戲,環繞作百獸率舞態。」

《曲中志》:「張小娥,文儒號也。善舞。當夕徐徐其行,前雙 鬟導以明角燈二,後侍婢以二扇障之,望之若洛川 凌波,左明珠而右翠羽,有選盤旋,舞薦閒,又如天女 散花。」張幼于白,余猶習見徐驚鴻《觀音舞》、萬華兒《善

才舞》,今曲中盡廢此伎矣
考證.svg

舞部雜錄[编辑]

《尚書顧命》,引之舞衣。引國所制舞衣也。

《詩經·小雅·伐木》:「蹲蹲舞我。」

《魯頌》「閟宮」,「萬舞洋洋。」

《禮記·檀弓》:「人喜則斯陶,陶斯詠,詠斯猶,猶斯舞,舞斯 慍。」

《列子》:「楊朱,黃鐘大呂,不可從煩奏之舞。」何則?其音疏 也。

《淮南子本經訓》:「凡人之性,心和,欲得則樂。樂斯動,動 斯蹈,蹈斯蕩,蕩斯歌,歌斯舞,歌舞節,則禽獸跳矣。」 《修務訓》:「今鼓舞者,繞身若環,曾撓摩地,扶旋猗那,動 容轉曲,便媚擬神,身若秋葯被風,髮若結旌,騁馳若 騖。木熙者舉梧檟據句,枉蝯自縱。好茂葉,龍夭矯,燕 枝拘援豐條,舞扶疏,龍從鳥集,搏援攫肆,蔑蒙踊躍, 觀」者莫不為之損心酸足。彼乃始徐行微笑,被衣修 擢。夫鼓舞者非柔縱,而木熙者非眇勁,淹浸漸漬,靡 使然也。

蔡邕《獨斷》:「方山冠,以五采縠為之。漢祀宗廟大享,八 佾樂,五行舞人服之,衣冠各從其行之色,如其方色 而舞焉。」

《夏小正傳》:「萬者,干戚舞也。」

《譚子環舞篇》作「環舞者,宮室皆轉」,非宮室之幻惑也, 而人自惑之。

《文中子周公》篇:「『子謂《武德》之舞,勞而決,其發謀動慮, 經天下乎』?謂《昭德》之舞,閒而泰,其和神定氣,綏天下 乎?《武德》則功存焉,不如《昭德》之善也。」

《樂府雜錄》:「舞者,樂之容也。有大垂手、小垂手,或如驚 鴻,或如飛燕。婆娑,舞態也。蔓延,舞綴也。古之能者,不 可勝紀,即有健舞、軟舞、字舞、花舞、馬舞。健舞,曲有稜 大、阿連、柘枝、劍器、胡旋、胡騰、軟舞,曲有涼州、綠腰、蘇 合香、屈柘、團圓旋、甘州等字舞,以舞人亞身於地,布 成字也。花舞,著綠衣,偃身合成花字也。馬舞者,櫳馬」 人著綵衣,執鞭於床上舞蹀𨇾蹄皆應節奏也。開元 中,有公孫大娘,善舞劍器,僧懷素見之,草書遂長,蓋 准其頓挫之勢也。

《同話錄》:「舞柘之本,出拓跋氏之國,流傳誤為柘枝也」, 其字相近耳。

《東坡志林》:《宋書樂志》:「『宋文帝元嘉十三年,給彭城王 義康伎,相承給三十六人。太常傅隆以為《左傳》諸侯 用六』,杜預以為三十六人,非是。舞所以節八音,故必 以八人為列。自天子至士,降殺以兩,兩者減其二列 爾。若如預言,至士止有四人,豈復成樂?服虔注《左傳》 與隆同。又《春秋》晉悼公納鄭女,樂二八,晉以一八賜」 魏絳,此樂以八人為列也。

《緗素雜記》:《漢書》載相如《游獵賦》云:「奏陶唐氏之舞,聽 葛天氏之歌。」註云:「陶唐當為陰康,傳寫之誤耳。」按《古 今人表》有葛天氏,有陰康氏。又《呂氏春秋》曰:「昔陰康 氏之時,民氣鬱遏,筋骨不達,故作為舞,以宣導之。」高 誘亦誤解為陶唐,堯有天下之號也。按《呂氏》說陰康 之後,方一一歷言黃帝、顓頊帝乃及堯、舜,作樂之序, 皆有次第,豈再陳堯而錯亂其序乎?蓋誘不觀《古今 人表》,妄改易《呂氏》本文耳。

《中山詩話》:古人多歌舞飲酒,唐太宗每舞屬群臣,長 沙王亦小舉袖曰:「國小不足以回旋。」張燕公詩曰:「醉 後歡更好,全勝未醉時。動容皆是舞,出語總成詩。」李 白云:「要須回舞袖,拂盡五松山。醉後涼風起,吹人舞 袖環。」今時舞者,必欲曲盡奇妙,又恥效樂工藝,益不 復如古人常舞矣。

《畫墁錄》:古昷,鳳翔府麟遊縣,每令長上事,必作招祓 舞,其節奏與諸處不同。乃曰:「此唐九成宮,本山縣無 妓子,但止以手分書耳。」

《容齋三筆》:唐李義山詩云:「鏤月為歌扇,裁雲作舞衣。」 同時人張懷慶竊為己作,各增兩字云:「生情鏤月為 歌扇,出性裁雲作舞衣。」致有生吞活剝之誚。予又見 劉希夷《代閨人春日》一聯云:「池月憐歌扇,山雲愛舞 衣。」絕相似。杜老亦云:「江清歌扇底,野曠舞衣前。」儲光 羲云:「竹吹留歌扇,蓮香入舞衣。」然則唐人詩好以歌 扇、《舞衣》為對也。

《軒渠錄》:東坡歌舞妓數人,每留賓客飲酒,必云:「有數 箇搽粉,虞侯欲出來祇應也。」

《齊東野語》:州郡遇聖節錫宴,率命猥妓數十群舞於 庭,作「天下太平」字。殊為不經。而《唐樂府雜錄》云:「舞有 字,以舞人亞身於地,布成字也。」王建《宮詞》云:「羅衫葉 葉繡重重,金鳳銀鵝各一叢。每遇舞頭分兩向,太平 萬歲字當中。」則此事由來亦久矣。

《墨莊漫錄》:「越俗,飲宴即鼓盤以為樂。取數圓盤以廣 尺六者,抱以著服,以右手五指更彈之,以為節奏,舞 者應節而舞。」

《筆記》:「歌者不曼其聲則少和,舞者不長其袂則寡態, 左顧者不能,右盼勢不能也。」

《枝山》前聞高皇帝以天縱之聖,功德廣大,至於禮樂末節,罔不究心。以樂生不娶顓潔,特創「神樂觀」居之, 俾從黃冠之例,諸武舞執干盾之屬。後易褚甲以繪 兵,其上防微之意,又因以見焉。

《丹鉛總錄》:《樂苑》云:羽調有《柘枝曲》,商調有《掘柘枝》。此 舞因曲為名,用二女童帽,施金鈴,抃轉有聲。其來也, 於二蓮花中藏之,花折而後見,對舞相呈,實舞中雅 妙者也。段成式寄溫庭筠雲:藍紙詩曰:「三十六鱗充 使時,數番猶得寄相思。待將袍襖重抄了,寫盡襄陽 掘柘詞。」今溫集中有《掘柘詞》,掘音抯。

唐宋務光《諫疏》云:「比見坊邑相率為渾脫隊,駿馬胡 服,名曰《蘇莫遮》。《渾脫隊》,即所謂公孫大娘《渾脫舞》也。」 《蘇莫遮》胡帽,今曲名有之。

苕溪漁隱于:競,《大唐傳》湖州德清縣南前溪,則南朝 集樂之處,今尚有數百家習音樂,江南聲妓多自此 出,所謂舞出《前溪》者也。《復齋漫錄》言:陳劉刪詩:山邊 歌落日,池上舞《前溪》』,唐崔顥詩:『舞愛前溪妙,歌憐子 夜長』。按《智匠古今樂錄》:『晉車騎將軍沈玩作《前溪》而 非舞也。蓋復齋不曾見于《競大唐傳》,故不知舞出《前 溪耳。

《芸窗私志》:「凝波竹實,服之肌滑體輕。趙飛燕舞於手 掌上,服此實也。」

《珍珠船舞》,有《骨塵舞》《胡旋舞》,俱於小圓毬子上縱橫 騰踏,兩足不離毬上。

《日知錄》:《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序記》:「於郾城觀公 孫氏舞劍器渾脫。」《舊唐書郭山惲傳》:中宗引近臣宴 集,將作大匠宗晉卿舞渾脫。胡三省註:《通鑑》:「長孫無 忌以烏羊毛為渾脫氈帽,人多效之,謂之趙公渾脫」, 因演以為舞。中宗神龍二年三月,并州清源縣尉呂 元泰上疏言:「比見都邑坊市,相率為渾脫駿馬胡服」, 名為《蘇莫遮》,非雅樂也。

舞部外編[编辑]

《山海經》:「刑天與帝爭神,帝斬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 以乳為目,以臍為口,操干戚以舞。」

「西山三百五十里,曰天山,有神焉,其狀如黃囊,赤如 丹火,六足四翼,渾敦無面目,是識歌舞,實惟帝江也。」 《拾遺記》:「燕昭王即位二年,廣延國來獻善舞者二人, 一名旋娟,一名提謨,並玉質凝膚,體輕氣馥,綽約而 窈窕,絕古無倫,或行無跡影,或積年不饑。昭王處以 單綃華幄,飲以瓀珉之膏,飴以丹泉之粟。王登崇霞」 之臺,乃召二人徘徊翔舞,殆不自支。王以纓縷拂之, 二人皆舞,容冶妖麗,靡於鸞翔,而歌聲輕颺。乃使女 伶代唱其曲,清響流韻,雖飄梁動木,未足嘉也。其舞 一名《縈塵》,言其體輕,與塵相亂。次曰《集羽》,言其婉轉, 若羽毛之從風。末曰《旋懷》,言其支體纏蔓,若入懷袖 也。乃設麟文之席,散荃蕪之香。香出波弋國,浸地則 土石皆香,著朽木腐草,莫不鬱茂。以燻枯骨,則肌肉 皆生。以屑噴地,厚四五寸。使二女舞其上,彌日無跡, 體輕故也。時有白鸞孤翔,銜千莖穟穟於空中,自生 花實,落地則生根葉,一歲百穫,一莖滿車,故曰「盈車 嘉穟。」麟文者,錯雜寶以飾席也。皆為雲霞麟鳳之狀。 昭王復以衣袖麾之,舞者皆止。昭王知其神異,處於 崇霞之臺,設枕席以寢讌,遣侍人以衛之。王好神仙 之術,元天之女託形化此二人。昭王之末,莫知所在。 或云「遊於江漢,或伊洛之濱。」

《洞冥記》:「漢武帝嘗夕望東邊有青雲起,俄而見雙白 鵠集臺之上,倏忽變為二神女,舞於臺,握鳳管之簫, 撫落霞之琴,歌青吳春波之曲。」

《侍兒小名錄》:武德中,曹惠為江州參軍。官舍佛堂中 有二木偶人,長尺餘,工飾甚巧,因持歸與稚兒戲。稚 兒食木偶,引手請之,惠問曰:「爾何時物,頗能作怪?」曰: 「輕素與輕紅是宣城謝太守家婢偶。」且曰:「廬山神要 索輕紅等為舞姬久矣,請命畫工賜以粉黛。」惠令工 人為之飾,輕素笑曰:「此度非論舞姬,亦當為彼夫人 矣。」

《異聞集》:垂拱中,駕在上陽宮,太學進士鄭生晨發銅 駝里,乘曉月度洛,橋下有哭聲甚哀,生察之,見一豔 女翳然蒙袂曰:「孤養於兄嫂,嫂惡苦我,今欲赴水,故 留哀。」須臾,生曰:「能逐我歸乎?」遂載與之歸所居,號曰 汜人。能誦《楚詞》《九歌》《招魂》《九辯》之書,亦常擬詞賦為 怨歌,其詞豔麗,世莫有屬者。居歲餘,生將遊長安,是 夕謂生曰:「我湖中蛟室之姝也,謫而從君。今歲滿,無 以久留。」留之不能,竟去。後十餘年,生兄為岳州刺史, 會上巳日,與家徒登岳陽樓,望鄂渚,張宴。樂酣,生愁 思吟曰:「情無限兮蕩洋洋,懷佳期兮屬三湘。」聲未終, 有畫艫浮漾而來,中有彈絃鼓吹者,皆神仙,蛾眉被服,煙電裾袖,皆廣尺。中一人起舞,含嚬怨慕,形類汜 人。舞而歌曰:「泝青春兮江之隅,拖湖波兮裊綠裾。荷 拳拳兮來舒,非同歸兮何如?」舞畢,斂袖索然。須臾,風 濤崩怒,遂不知所往。

《博異志》:「沈亞之謂邢鳳:晝寢,夢一美人自西楹來,環 珮從容,執卷且吟,鳳曰:『願示其書目』。美人授詩,坐西 床,鳳發卷,視其首篇,題之曰《春陽曲》,終四句。其後他 篇皆數十曲,美人曰:『君必欲傳之,無令過一篇』。」鳳即 起,從東廡下,几上取彩箋,傳《春陽》之曲。其詞曰:「長安 少女踏春陽,何處春陽不斷腸。舞袖弓彎渾忘卻,羅 幃空度九秋霜。」鳳吟卒請曰:「何謂弓彎?」曰:「妾昔年父 母教妾此舞。」美人乃起,整衣張袖,舞數拍,為《弓彎》之 狀以示鳳。既罷,美人低然良久,卻辭去。鳳亦旋覺昏 然,忘有所記。鳳更衣,即於懷袖中得其詞,驚視,方省 所夢,時貞元中也。

《酉陽雜俎》:「處士鄭賓于言嘗客河北,有村正妻新死 未殮,日暮,其兒女忽覺有樂聲,漸近如在棟宇閒,屍 遂起舞,樂聲復出,屍倒,旋出門,隨樂聲而去。時月黑, 亦不敢尋。逐一更,村正方歸知之,乃折一桑枝如臂, 被酒大罵,尋之入墓林,約五六里,復聞樂聲在一柏 林上,及近樹下有火熒熒然,屍方舞矣。村正舉杖擊」 之,屍倒,樂聲亦住,遂負屍而返。

《東坡志林》:徐州通判李陶有子年十七八,素不善作 詩,忽詠落花詩云:「流水難窮目,斜陽易斷腸。誰同砑 光帽,一曲舞山香。」父驚問之,若有物憑附者,自云是 謝中舍。問砑光帽事云:「西王母宴群仙,有舞者帶砑 光帽,帽上簪花,舞《山香》一曲。曲未終,花皆落去。」 《法苑珠林》:五百仙人飛行時,聞緊陀羅女歌聲,心著 狂醉,皆失神足,一時墜地,如聲聞聞緊陀羅王屯崙 摩彈琴歌聲,以諸法寶相讚佛,是時須彌山及諸樹 木皆動。大迦葉等諸大弟子,皆於座上作舞,不能自 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