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乐律典/第090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经济汇编 乐律典 第八十九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经济汇编 第九十卷
经济汇编 乐律典 第九十一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乐律典

 第九十卷目录

 舞部纪事

 舞部杂录

 舞部外编

乐律典第九十卷

舞部纪事[编辑]

《路史》:阴康氏之时,水𬯎不疏,江不行,其原阴凝而易 閟,人既郁于内,腠理滞著而多重膇,得所以利其关 节者,乃制为之舞,教人引舞,以利道之,是谓大舞。 帝喾:高辛氏命柞卜作鼙鼓,制笭筦埙篪祥金之钟, 沈鸣之磬,伶人咸抃凤皇天翟舞之,以康帝功。 《山海经》:“帝俊有子八人,始为歌舞。”

《吕氏春秋仲夏纪》:“昔陶唐氏之始,阴多滞伏而湛积, 水道壅塞,不行其原。民气郁阏而滞著,筋骨,瑟缩不 达,故作为舞以宣导之。”

《路史》:“帝尧陶唐氏制《咸池》之舞,以享上帝。”

《竹书纪年》:“舜即帝位,蓂荚生于阶,凤皇巢于庭,击石 拊石,以歌《九韶》,百兽率舞。”

《韩子五蠹篇》:舜之时,有苗不服。禹将伐之。舜曰:“不可。 上德不厚而行武,非道也。”乃修教三年,执干戚舞,有 苗乃服。

《广博异记》:“舜有子八人,始歌舞。”

《帝王世纪》:“启升后十年,舞《九韶》。”

《尸子君治篇》:“汤之救旱也,乘素车白马,著布衣,婴白 茅,以身为牲,祷于桑林之野。当此时也,弦歌鼓舞者 禁之。”

《竹书纪年》:“成汤二十年,夏桀卒于亭山,禁弦歌舞。 帝少康复禹之绩,于是方裔来宾,献其乐舞。”

刘恕《外纪》:武王元年己卯,誓于孟津,前歌后舞。 《左传庄公二十八年》:“楚令尹子元欲蛊文夫人,为馆 于其宫侧,而振万焉。夫人闻之,泣曰:‘先君以是舞也, 习戎备也。今令尹不寻诸仇雠,而于未亡人之侧,不 亦异乎’!”

襄公十年,宋公享晋侯于楚丘,请以《桑林》舞师,题以 旌夏。晋侯惧而退,入于房,去旌,卒享而还。

二十九年,吴公子札来聘,请观于周乐。见舞《象箾》《南 龠》者,曰:“美哉,犹有憾。”见舞《大武》者,曰:“美哉,周之盛也, 其若此乎!”见舞《韶濩》者,曰:“圣人之弘也,而犹有惭德, 圣人之难也。”见舞《大夏》者,曰:“美哉,勤而不德,非禹其 谁能修之?”见舞《韶箾》者,曰:“德至矣哉!大矣,如天之无 不帱也,如地之无不载也。虽甚盛德,其蔑以加于此” 矣。

《周语》:惠王三年,边伯石遫𫇭国出王而立王子颓。王 处于郑三年,子颓饮三大夫酒,子国为客乐,及遍舞。 郑厉公见虢叔曰:“吾闻之,司寇行戮,君为之不举,而 况敢乐祸乎?今吾闻子颓歌舞不思忧。夫出王而代 其位,祸孰大焉?”

《晏子外篇》:景公筑长庲之台,晏子侍坐,觞三行,晏子 起舞曰:“岁已暮矣,而禾不获,忽忽矣,若之何?岁已寒 矣,而役不罢,惙惙矣,如之何?”舞三而涕下沾襟。景公 惭焉,为之罢长庲之役。

《谏下篇》:景公为长庲,将欲美之。有风雨作,公与晏子 入坐饮酒,致堂上之乐。酒酣,晏子作歌曰:“穗乎不得 获,秋风至兮殚零落,风雨之弗杀也,太上之靡弊也。” 歌终,顾而流涕,张躬而舞。

《新序杂事篇》:“晋平公欲伐齐,使范昭往观焉。景公赐 之酒酣,范昭佯醉,不悦而起舞,谓太师曰:‘能为我调 《成周》之乐乎?吾为子舞之’。太师曰:‘冥臣不习’。范昭趋 而出,景公谓太师曰:‘子何不为客调成周之乐乎’?太 师对曰:‘夫成周之乐,天子之乐也。若调之,必人主舞 之。今范昭,人臣也,而欲舞天子之乐,臣故不为也’。” 《史记孔子世家》:孔子由大司寇摄行相事,齐人闻而 惧。犁锄曰:“请先尝沮之。”于是选齐国中女子好者八 十人,皆衣文衣而舞《康乐》。季桓子乃语鲁君,为周道 游。往观终日,怠于政事,郊又不致膰俎于大夫。孔子 遂行。

《新语辨惑》篇:“鲁定公之时,与齐侯会于夹谷,孔子行 相事。齐人使优旃舞于鲁公之幕下,傲戏孔子曰:‘君 辱臣当死’。使司马行法斩焉。于是齐人瞿然而恐。 庄子养生主庖丁解牛,奏刀𬴃然,莫不中音,合于《桑 林》之舞。”

《让王篇》:“孔子穷于陈蔡之闲,七日不火食,弦歌鼓琴, 子路仡然执干而舞。”

《家语》:子路戎服见孔子,拔剑而舞曰:“古之君子,固以 剑自卫乎?”孔子曰:“古之君子,忠以为质,仁以为卫。” 《吕氏春秋察微篇》:“鲁季氏与郈氏斗鸡,不胜,季平子怒,因归郈氏之宫,而益其宅。郈昭伯怒,伤之于昭公, 曰:‘禘于襄公之庙也,舞者二人而已,其馀尽舞于季 氏。季氏之舞,道无上久矣,弗诛必危社稷’。”

《广博物志》:楚灵王信巫祝之道,躬执羽帗,起舞坛前。 吴人来攻,其国人告急,而灵王鼓舞自若,顾应之曰: “寡人方祭上帝,乐明神,当蒙福祐焉。”不敢赴救。而吴 兵遂至,俘获其太子及后姬以下。

《侍儿小名录》:“吕不韦,阳翟人也。家累千金,商贾于邯 郸,娶刘氏女,名曰诸姬,善舞。时秦昭王太子之孙子 楚质于赵,见诸姬,心悦之,从不韦索之,不韦与之,生 始皇。”

《汉书高祖本纪》:项羽留沛公饮,范增数目羽击沛公, 羽不应。范增起出,谓项庄曰:“君王为人,不忍汝入以 剑舞,因击沛公,杀之;不者,汝属且为所虏。”庄入为寿, 寿毕,曰:“军中无以为乐,请以剑舞。”因拔剑舞。项伯亦 起舞,常以身翼沛公。

十二年冬十月,上破布军于会缶,布走,令别将追之。 上还过沛,留置酒沛宫,悉召故人父老子弟佐酒,发 沛中儿得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上击筑自歌曰:“大 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 四方。”令儿皆和习之。上乃起舞,慷慨伤怀,泣数行下。 《张良传》:“上从破黥布归,疾益甚,愈欲易太子,良谏不” 听,因疾不视事。叔孙太傅称说引古,以死争太子。上 阳许之,犹欲易之。及宴置酒,太子侍。四人者从太子, 年皆八十有馀,须眉皓白,衣冠甚伟。上怪问曰:“何为 者?”四人前对,各言其姓名。上迺惊曰:“吾求公,避逃我, 今公何自从吾儿游乎?”四人曰:“陛下轻士善骂,臣等 义不辱,故恐而亡匿。今闻太子仁孝,恭敬爱士,天下 莫不延颈愿为太子死者。故臣等来。”上曰:“烦公幸卒 调护太子四人为寿。”已毕,趋去。上目送之,召戚夫人 指示曰:“我欲易之,彼四人为之辅,羽翼已成,难动矣, 吕氏真迺主矣。”戚夫人泣涕。上曰:“为我《楚舞》,我为若 《楚歌》。歌曰:‘鸿鹄高飞,一举千里。羽翼以就,横绝四海。 横绝四海,又可奈何?虽有矰缴,尚安所施’。”歌数阕,戚 夫人歔欷流涕。

《西京杂记》:“高帝戚夫人,善为翘袖折腰之舞。”

《乐府杂录》:“汉祖在平城,为冒顿所围。其城一面即冒 顿妻阏氏,兵强于三面垒中绝食。陈平访知阏氏妒 忌,即造木偶人,运机关,舞于陴闲。阏氏望见,谓是生 人,虑下其城,冒顿必纳妓女,遂退军。”

《华阳国志》:阆中有渝水,賨民多居水左右。天性劲勇, 初为汉前锋,陷阵锐气喜舞,高帝善之,曰:“此武王伐 纣之歌也。”乃令乐人习之,今所谓巴渝舞也。

《汉书灌夫传》:“夫字仲孺,尝有服过丞相鼢,鼢从容曰: ‘吾欲与仲孺过魏其侯,会仲孺有服,夫曰:‘将军迺肯 幸临,况魏其侯,夫安敢以服为解?请语魏其具,将军 旦日蚤临’。鼢许诺。夫以语婴,婴与夫人益市牛酒,夜 洒扫,张具至旦。平明,令门下候司,至日中,鼢不来,婴 谓夫曰:‘丞相岂忘之哉’?夫不怿曰:‘夫以服请,不宜迺’’” 驾自往迎鼢。鼢特前戏许夫,殊无意往。夫至门,鼢尚 卧。于是夫见曰:“将军昨日幸许,过魏其,魏其夫妻治 具,至今未敢尝食。”鼢悟谢曰:“吾醉,忘与仲孺言。”迺驾 往,往又徐行。夫愈益怒。及饮酒酣,夫起舞属鼢,鼢不 起。夫徙坐,语侵之,婴迺扶夫去谢鼢。鼢卒饮至夜,极 驩而去。

《盖宽饶传》:“宽饶为司隶校尉,平恩侯许伯入第,丞相 御史将军中二千石皆贺,宽饶不行,许伯请之,迺往, 从西阶上,东乡特坐,许伯自酌曰:‘盖君后至。宽饶曰: ‘无多酌我,我迺酒狂。丞相魏侯笑曰:‘次公醒而狂,何 必酒也’。坐者皆属目卑下之。酒酣乐作,长信少府檀 长卿起舞,为沐猴与狗斗,坐皆大笑,宽饶不说,仰视’’” 屋而叹曰:“美哉!然富贵无常,忽则易人。此如传舍,所 阅多矣。唯谨慎为得久,君侯可不戒哉!”因起趋出,劾 奏长信少府以列卿而沐猴舞,失礼不敬。上欲罪少 府,许伯为谢,良久上乃解。

《长沙定王发传》:“王以孝景前二年立,以其母微无宠, 故王卑湿贫国。”景帝后三年,诸王来朝,有诏更前 称寿歌舞。定王但张裦小举手,左右笑其拙。上怪问 之,对曰:“臣国小地狭,不足回旋。”

《郊祀志》:武帝既灭南越,嬖臣李延年以好音见,上善 之,下公卿议曰:“民闲祠有鼓舞乐,今郊祀无乐,岂称 乎?”公卿曰:“古者祠天地皆有乐,而神祇可得而礼。”于 是塞南越,祷祠泰一后土,始用乐舞。

《外戚传》:“李夫人本以倡进。初,夫人兄延年性知音,善 歌舞,武帝爱之,每为新声变曲,闻者莫不感动。延年 侍上,起舞歌曰:‘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 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上 叹息曰:‘善,世岂有此人乎’?平阳主因言延年有女弟, 上乃召见之,实妙丽善舞,由是得幸。”

《三辅黄图》《汉武故事》:“筑通天台于甘泉,时祭太乙。上 通天台,舞八岁童女三百人,祠祀招仙人,祭太乙《嬛记》:越嶲国有吸华丝,凡华著之不即堕落,用以 织锦。汉时国人奉贡,武帝赐丽娟二两,命作舞衣,春 暮宴于花下,舞时故以袖拂落花,满身都著,舞态愈 媚,谓之“百华之舞。”

《拾遗记》:“汉成帝悦暗行,憎灯烛之照,至宵游宫,乃秉 烛宴幸。既罢,静鼓自舞,而步不扬尘。”

《独异志》:“赵飞燕身轻,能为掌上舞。”

《飞燕外传》:“飞燕妹弟事阳阿主家为直舍,常窃效歌 舞,积思精切,听至终日不得食。”

帝于太液池中起为瀛洲榭,高四十尺。帝御流波文 縠,无缝衫后衣,南越所贡云英紫裙,碧琼轻绡。广榭 上,后歌舞《归风送远》之曲。

《后汉书明帝本纪》:永平二年:“十月壬子,养老,诏八佾 具修,万舞于庭。”

《蔡邕传》:“邕坐上章事自徙,及归,将就还路,五原太守 王智饯之。酒酣,智起舞属邕,邕不为报。智者,中常侍 王甫弟也,衔之,密告邕,怨于囚放,谤讪朝廷。邕虑卒 不免祸,乃亡命江海,远迹吴会。”

《魏志陶谦传》:“谦除舒令,郡守张磐同郡。先辈与谦父 友,意殊亲之,而谦耻为之屈,常以舞属谦,谦不为起, 固强之,及舞又不转,磐曰:‘不当转邪’?曰:‘不可转,转则 胜人’。”

《独异志》:“魏武帝尝居铜雀台,及终,令妓乐登台望西 陵而歌舞。”

《英雄记》录:“建安中,曹操于南皮,破袁谭于马上,舞《三 巴》。”

孙权嫁从女。女顾氏甥,故请雍父子及孙谭。谭时为 选曹尚书,见任贵重。是日权极欢,谭醉酒,三起舞,舞 不知止。雍内怒之。明日召谭诃责之曰:“君王以含垢 为德,臣下以恭谨为节。昔萧何、吴汉,并有大功,何每 见高帝,似不能言。汉奉光武,亦信恪谨。汝之于国,宁 有汗马之劳,可书之事邪?但阶门户之资,遂见宠任 耳,何有舞,不复知止?虽为酒后,亦由恃恩亡敬,谦虚 不足,损吾家者必尔也。”因背向壁卧,谭立过一时,乃 见遣。

《太平御览》:“陆逊破曹休王与群僚共会,酒酣命逊舞, 解所著白鼯子裘赐之。”

《拾遗记》:石季伦爱婢名翔风,以姿态见美。崇常择美 姿容相类者十人,调玉以付工人,为倒龙之佩,萦金 为凤冠之钗,结袖绕楹而舞,昼夜相接,谓之恒舞。 《晋书。祖逖传》:逖与司空刘琨俱为司州主簿,情好绸 缪,共被同寝。中夜闻荒鸡鸣,蹴琨觉曰:“此非恶声也。” 因起舞。

《谢尚传》:尚善音乐,博综众艺,司徒王导深器之,比之 王戎,常呼为小安丰。辟为掾,袭父爵咸亭侯。始到府 通谒,导以其有胜会,谓曰:“闻君能作鸲鹆舞,一坐倾 想,宁有此理不?”尚曰:“佳。”便着衣帻而舞。导令坐者抚 掌击节,尚俯仰在中,旁若无人。其率诣如此。

《晋中兴书》:“殷融为司徒,饮酒善舞,终日啸咏,未尝以 事务萦怀。”

《世说》:王长史谢仁祖同为王公掾。长史云:“谢掾能作 异舞。”谢便起舞,神意甚暇。王公熟视,谓客曰:“使人思 安丰。”

刘尹、王长史同坐。长史酒酣起舞,刘尹曰:“阿奴今日 不复减向子期。”

《搜神记》:荥阳人姓何,忘其名,有名闻士也。常至田舍 人收获,在场上,忽有一人长丈馀,萧疏单衣角巾来 诣之,翩翩举其两手,并舞而来,语何云:“君曾见《韶》舞 否,此是《韶舞》。”且舞且去。何寻逐径向一山,山有穴,才 容一人。其人命入穴,何亦随之,入便失人,见有良田 数十顷,何遂垦作,以为世业,子孙至今赖之。

《宋书江夏文献王义恭传》,“义恭与骠骑大将军竟陵 王诞奏陈九事,诏付外。详有司奏九条之格,犹有未 尽,谨附益,凡二十四条:杂伎不得彩衣,舞伎正冬褂 衣不得装面。冬会不得铎舞杯柈。舞长𫏋透狭舒剑 博山缘大橦升五案。自非正冬会奏舞曲,不得舞。” 《隋书音乐志》:“齐永明中,舞人冠帻并簪笔。帝曰:‘笔笏 盖以其记事受言,舞不受言,何事簪笔,岂有身服朝 衣而足綦宴履’。”于是去笔。

《梁书羊侃传》:“侃性豪侈,有舞人张净婉,腰围一尺六 寸,时人咸推能掌中舞。”

《演繁露》梁天监四年,禊饮华光殿。其日河南献赤龙 驹,能伏拜,善舞,周兴嗣为赋。

《南史张贵妃丽华传》:“妃工厌魅之术,假鬼道以惑后 主。置淫祀于宫中,聚诸女巫,使之鼓舞。”

《魏书高闾传》:“太和三年冬至,高祖文明太后大飨群 臣,高祖亲舞于太后前,群臣皆舞,高祖乃歌,仍率群 臣再拜上寿。闾上千万岁寿,高祖大悦。”

《刘芳传》:芳叔抚之孙思祖,勇健有将略,尚书论功拟 封千户侯。思祖有二婢,美容姿,善歌舞,侍中元晖求 之不得,事遂停寝《奚康生传》:康生与元义同谋废灵太后。正光二年三 月,肃宗朝灵太后于西林园,文武侍坐,酒酣迭舞,次 至康生,康生乃为力士舞,及于折旋,每顾视太后,举 手蹈足,瞋目颔首,为杀缚之势。太后解其意而不敢 言。日暮,太后起,援肃宗臂,下堂而去。义在内矫诏决 之。

《伽蓝记》:“高阳王雍有二姬,一名修容,一名艳姿。修容 能为绿衣歌,艳姿善幺凤舞,并倾爱后室,宠冠诸姬。” 《北齐书。安德王延宗传》:“周武帝与齐君臣饮酒,令后 主起舞。延宗悲不自持,屡欲仰药自裁,侍婢苦执谏 而止。”

《魏收传》:“收既轻疾,好声乐,善胡舞。文宣末,数于东山 与诸优为猕猴与狗斗,帝宠狎之。”

《文献通考》:“北齐兰陵王长恭,才武而貌美,常著假面 以对敌。尝击周师金墉城下,勇冠三军。齐人壮之,为 舞以效其指挥击刺之容,谓之《兰陵王入阵曲》。” 后周武帝平齐,作《永安乐》,行列方正象城郭,谓之“城 舞。”用八十人,刻木为面,狗喙兽耳,以金饰之,垂线为 发,画袄皮帽,舞蹈姿制,犹作羌人状。

《隋书音乐志》:“周宣帝即位,广召杂伎,增修百戏,鱼龙 曼延之伎常陈殿前,累日继夜,不知休息。好令城市 少年有容貌者,妇人服而歌舞,相随引入后庭,与宫 人观听,戏乐过度,游幸无节焉。”

开皇初,牛弘等请存鞞、铎、巾、拂等四舞,与杂伎同,设 于西凉前奏之。帝曰:“其声音节奏及舞,悉宜依旧,惟 舞人不须捉鞞、拂等。”

《何妥传》:“上令考定钟律。妥上表曰:‘自侯景篡逆,乐师 分散,其四舞、三调悉度伪齐,臣虽耆老,颇能记忆,若 令教习传授,庶得流传古乐。谨具录三调、四舞曲名 书奏,别敕太常取妥节度’。”于是作清平瑟三调声,又 作八佾、鞞、铎、巾、拂四舞。

《云仙杂记》:“隋诸葛昂、高瓒争为豪侈。昂屈瓒,串长八 尺,饼阔丈馀,餤粗如柱,酒行,自作《金刚舞》以送之。瓒 复屈昂,以车行酒,马行肉,碓斩脍,碾蒜虀,自唱《夜叉 歌》以送之。”

《文献通考》:“勿吉,隋开皇中遣使朝贡,文帝厚劳宴之, 率皆起舞,曲折多斗容。”

《大唐新语》:高祖即位,以舞人安叱奴为散骑侍郎。礼 部尚书李纲谏曰:“臣按《周礼》,均工乐胥不得参士伍。 虽复才如子野,妙等师襄,皆终身继代,不改其业。故 魏武帝欲使祢衡击鼓,乃解朝衣露体而击之。问其 故,对曰:‘不敢以先王法服而为伶人衣也’。今天下新 定,开太平之运,起义功臣,行赏未遍,高才硕学,犹滞” 草莱,而先令舞人致位五品,固非“创业规模,贻厥子 孙之道。”高祖竟不能从。

《全唐诗话》:贞观六年九月,帝幸庆善宫,帝生时故宅 也。因与贵臣宴,赋诗。起居郎请平宫商,被之管弦,命 曰《功成庆善乐》。使童子八佾为九功之舞。大宴会,与 《破阵舞》偕奏于庭。

《唐书常山愍王承乾传》:“王好声色,使户奴数十百人 习音声,学边人椎髻剪彩为舞衣,寻橦跳剑鼓鼙声 通昼夜不绝。”

《燕王忠传》:燕王忠,字正本,帝始为太子而忠生,宴宫 中,俄而太宗临幸,诏宫臣曰:“朕始有孙,欲共为乐。”酒 酣,帝起舞,以属群臣,在位皆舞,赉赐有差。

《祝钦明传》:钦明为国子祭酒。初,后属婚,上食禁中,帝 与群臣宴,钦明自言能八风舞,帝许之。钦明体肥丑, 据地摇头睆目,左右顾盼,帝大笑。吏部侍郎卢藏用 叹曰:“是举五经扫地矣。”

《山恽传》:“恽累迁国子司业,帝昵宴近臣及修文学士, 诏遍为伎工。尚书张锡为《谈容娘舞》,将作大匠宗晋 卿为《浑脱舞》,左卫将军张洽为《黄獐舞》。给事中李行 言歌《驾车西河曲》,而山恽奏无所习,惟知诵诗,乃诵 《鹿鸣》《蟋蟀》二篇。”

《杨再思传》:再思迁内史,张易之兄司礼少卿同休,请 公卿宴其寺,酒酣戏曰:“公面似高丽。”再思欣然翦縠 缀巾上,反披紫袍,为高丽舞,举动合节,满坐鄙笑。 《崔日用传》:神龙中,诸武若三思、延秀及楚客等,权宠 交煽,日用多所结纳,骤拜兵部侍郎,宴内殿,酒酣,起 为回波舞,求学士,即诏兼修文馆学士。

《高宗则天顺圣皇后传》:“后知威柄在己,因大赦天下, 改国号周,改元为长寿。明年享神宫,自制大乐,舞工 用九百人。”

《太平公主传》:主,则天皇后所生。后爱之倾诸女。荣国 夫人死,后丐主为道士,以幸冥福。主衣紫袍玉带,折 上巾,具纷砺,歌舞帝前。帝识其意,择薛绍尚之。 《安乐公主传》主下嫁武崇训。崇训死,主素与武延秀 乱,即嫁之。翼日,大会群臣太极殿,武攸暨与太平公 主偶舞,为帝寿。

《让皇帝宪传》:宪尝从帝按舞万岁楼,从复道上见卫 士已食,弃其馀窦中。帝怒,诏高力士杖杀之。宪从容曰:“从复道上窥人之私,恐士不自安,且失大体,岂以 性命轻于馀餐乎?”帝遽止。

《元宗贞顺皇后武氏传》:“初,帝在潞,赵丽妃以倡幸,有 容止,善歌舞。及妃进丽妃,恩亦弛。”

《太真外传》:上一旦御勤政楼,大张声乐,时教坊有王 大娘,善戴百尺竿,上施木山,状瀛洲方丈。令小儿持 绛节出入其闲,而舞不辍。

上在百花院便殿,因览《汉成帝内传》,时妃子后至,以 手整上衣领曰:“看何文书?”上笑曰:“是汉成帝获飞燕, 身轻欲不胜风,恐其飘翥,为造水晶盘,令宫人掌之 而歌舞,尔则任吹多少。”盖妃微有肌也。故上有此语 戏妃。

《梅妃传》:上与妃斗茶,顾诸王戏曰:“此梅精也。”赐玉笛 作惊鸿舞,一座光辉。

《明皇杂录》:上与诸王按舞万岁楼下,命画之,谓之《按 舞图》。

《珍珠船》:安禄山晚年益肥,自秤三百五十斤,于上前 旋舞如风。

《甘泽谣》武三思初得武氏窈娘,能歌舞,三思晓知音 律,以窈娘歌舞天下至艺也。未几,沈于雒水。

《杜阳杂编》:“上降日,大张音乐,集天下百戏于殿前。时 有妓女石火胡,本幽州人也,挈养女五人,才八九岁, 于百尺竿上张弓弦五条,令五女各居一条之上,衣 五色衣,执戟持戈,舞破阵乐曲,俯仰来去,赴节如飞, 是时观者目眩心怯。火胡立于十重朱画床子上,令 诸女迭踏,以至半空,手中皆执五彩小帜。床子大者” 止一尺馀,俄而手足齐举,谓之《踏浑脱》,歌呼抑扬,若 履平地。

《教坊记》:“圣寿乐舞衣襟皆各绣一大窠,皆随其衣本 色制,纯缦衫,下才及带若短汗衫者以笼之,所以藏 绣窠也。”舞人初出乐次,皆是缦衣,舞至第二叠,相聚 场中,即于众中从领上抽去笼衫,各纳怀中。观者忽 见众女咸文绣炳焕,莫不惊异。

《唐书王翰传》:“翰字子羽,并州晋阳人。少豪健恃才,及 进士第,然喜蒱酒。张嘉贞为本州长史,伟其人,厚遇 之。翰自歌以舞,属嘉贞神气轩举自如。”

《全唐诗话》:元载末年,纳薛瑶英为姬,处以金丝帐,却 尘褥,衣以龙销衣。载以瑶英体轻不胜重衣,于异国 求此服也。惟贾至与杨炎雅与载善,往往时见其歌 舞。至赠诗曰:“舞怯铢衣重,笑疑桃脸开。方知汉成帝, 空筑避风台。”炎亦赠歌云:“雪面淡眉天上女,凤箫鸾 翅欲飞去。玉山翘翠步无尘,楚腰如柳不胜春。” 《诚斋杂记》:“白乐天有姬,善舞,名春草。”

《唐书于𬱖传》:“𬱖尝制顺圣乐舞献诸朝,又教女伎为 八佾,声态雄侈,号孙吴顺圣乐”云。

《全唐诗话》:李翱在潭州,席上有舞《柘枝》者,颜色忧悴。 殷尧藩侍御当筵赠诗曰:“姑苏太守青蛾女,流落长 沙舞《柘枝》。满座绣衣皆不识,可怜红脸泪双垂。”翱诘 其事,乃姑苏台韦中丞爱姬所生之女,曰:“妾以昆弟 夭折,委身乐部,耻辱先人。”言讫涕咽,情不能堪。亚相 为之吁叹,遂于宾榻中选士而嫁之。

《杜阳杂编》:“宝历二年,浙东国贡舞女二人,一曰飞鸾, 一曰轻凤。修眉伙首,兰气融冶,冬不纩衣,夏不汗体。 所食多荔枝、榧实、金屑、龙脑之类。衣軿罗之衣,戴轻 金之冠,表异国所贡也。軿罗无缝而成,其纹巧织,人 未之识。轻金冠以金丝结之,为鸾鹤状,仍饰以五彩 细珠,玲珑相续,可高一尺,秤之无二三分。上更琢玉” 芙蓉,以为二女歌舞台。每歌声一发,如鸾凤之音,百 鸟莫不翔集其上。及观于庭际,舞态艳逸,更非人闲 所有。每歌罢,上令内人藏之金屋宝帐,盖恐风日所 侵故也。由是宫中语曰:“宝帐香重重,一双红芙蓉。” 《卢氏杂说》:文宗便殿观牡丹,诵舒元舆《牡丹赋》,叹息 泣下,命乐适情宫人沈翘翘舞《河满子》词曰:“浮云蔽 白日。”上曰:“汝知书邪?”乃赐金臂环。

《唐书冯宿传》:宿弟定迁太常少卿。文宗尝诏开元《霓 裳羽衣舞》参以《云韶》,肄于廷。定部诸工立县闲,端凝 若植。帝异之,问学士李玨,玨以定对。帝喜曰:“岂非能 古章句者邪?”亲诵定《送客西江》诗,召升殿,赐禁中瑞 锦,诏悉所著以上。

《武宗贤妃王氏传》:“妃邯郸人,失其世。年十三,善歌舞, 得入宫中。”

《同昌公主传》:“同昌公主薨,李可及作叹追百年曲”,声 辞怨切,听之莫不泪下。更教数千人作“叹百年队”,取 内库珍宝,雕成手饰,画八百匹宫绫,作鱼龙波纹,以 为地衣而舞,一舞珍翠满地。

《疑仙传》:朱子真者,长安南山下有别墅焉。少年赵颖 闻之,遂造谒焉。子真乃延之于一小台,共酌金罍,仍 谓之曰:“君子游狎之徒也,多游赏耳。今欲不用弦管, 出一小妓共观之。”乃令二侍女取一对木刻翥凤饰 之,珠翠宛若。其旁有一女子,金冠罗衣,便举声而歌, 其凤即舞,放流风回雪之态。未及须臾,金冠女子歌罢,凤亦止舞。

《南唐书后主昭惠国后周氏传》:“后小名娥,皇司徒宗 之女。十九岁来归,通书史,善歌舞。后主嗣位,立为后, 宠嬖专房,创为高髻纤裳及首翘鬓朵之妆,人皆效 之。尝雪夜酣燕,举杯请后主起舞。后主曰:‘汝能创为 新声,则可矣’。后即命笺缀谱,喉无滞音,笔无停思,俄 顷谱成,所谓邀醉舞破”也。又有《恨来迟破》,亦后所制。 故唐盛时《霓裳羽衣》最为大曲,乱离之后,绝不复传。 后得残谱,以琵琶奏之,于是“开元”、“天宝”之遗音,复传 于世。

《贵耳录》:南唐李主召一名将,欲害之,酌酒一杯与其 将饮。将知内有毒,坚不肯饮。有一伶人自殿下舞上 殿曰:“此酒臣当先饮。”夺将手中杯,一举而尽,再舞下 殿,及殿门而卒。一时仓卒,遂解君臣之疑,可为知几 之士矣。

《画墁录》:建隆初春,宴方就,雨大作,乐舞失容,上色愠。 范质乃言曰:“今岁二麦必倍收。”上喜动色。

《文献通考》:“牂牁,宋至道中来朝,太宗令作本国歌舞, 一人吹瓢笙如蚊蚋声,良久,十数辈连袂宛转而舞, 以足顿地为节。”

《侍儿小名录》:薛九,江南富豪子,善歌《嵇康》。《嵇康》,《江南》 曲名也,学舞于锺离氏。建业破,零落于江北。予遇于 洛阳福善坊赵春舍,饮酣,于是歌《嵇康》,其词即后主 所制焉。尝感激坐人皆泣,春举酒请舞,谢曰:“老矣,腰 肢衰硬,无复旧态。”乃强起小舞,终曲而罢。

《石林燕语》:寇莱公性豪侈,所临镇燕会常至三十盏, 必盛张乐尢,喜《柘枝舞》,用二十四人,每舞连数盏方 毕,或谓之柘枝颠。始罢枢密副使,知青州,太宗眷之 未衰,数问左右:寇准在青州乐否如是一再。有揣帝 意欲复用者,即曰:“陛下思准不少忘,闻准日置酒纵 饮,未知亦思陛下否?”上虽少解,然明年卒,召为参知 政事。太宗用人之果,不使细故谗人得乘闲如此。 《青箱杂记》:景德中,夏公初授馆职,时方早秋,上多宴 后庭,酒酣遽命中使诣公索新词。公问上在甚处,中 使曰:“在拱宸殿按舞。”公即抒思,立进《喜迁莺》词。中使 入奏,上大悦。

《墨庄漫录》:晁无咎谪玉山,过徐州,时陈无己废居里 中,无咎置酒,出小姬娉娉舞《梁州》,无己作《减字木兰 花》长短句云:“‘娉娉袅袅,芍药梢头红样小。舞袖低回, 心到郎边客已知,金樽玉酒,劝我花前千万寿。莫莫 休休,白发簪花我自羞’。无咎叹曰:‘人疑宋开府铁石 心肠,及为《梅花赋》,清艳殆不类其为人’。”无己清通,虽 铁石心肠,不至于开府,而此词已过于《梅花赋》矣。 《过庭录》:王齐叟彦龄,霖弟也,有绝才,能袒裼,舞长曲, 左右周旋如神,睹者失色。

邵伯温子文,康节先生子也,才而有文,为陕西宣抚 司书写机宜文字,与路钤李君交往甚熟。李家有数 侍婢,每遇歌宴,子文必预。后十馀年,子文与李氏邂 逅长安,而李君已死。适值其妻生辰,命子侄宴子文 于书舍,遣旧婢出舞。酒酣,子文感怆宿昔,即席作词, 末章云:“翻翻绣袖上红裀,舞姬犹是旧精神。坐中莫 怪无欢意,我与将军是故人。”诸子得之,入呈其母,皆 感泣不自胜,子文不终席而退。

《弇州山人稿》:宣政闲,戚里子邢俊臣性滑稽,喜嘲咏。 为越州钤辖,太守王嶷闻其名,置酒待之。席闲有妓 善歌舞而体肥者,作词戏之,末云:“只愁歌舞罢,化作 彩云飞。”

《老学庵笔记》:“绍兴中,秦熹归金陵,一路凡数百艘,结 彩楼数丈,大合乐,宫妓舞于其上,缥缈若在云闲,熹 处之自若。”

《谐噱录》:郑傪出伎以宴赵绅,而舞者年已长,伶人孙 子多献口号云:“相公经文复经武,常侍好今兼好古。 昔日曾闻阿武歌,今日亲见阿婆舞。”

《文献通考》:“马韩国常以五月下田种毕功,因祭鬼神, 昼夜聚饮歌舞,数十人蹋地,低昂,以手足相应为节, 有类铎舞。农功毕,亦如之。”

大辽、渤海俗,每岁时聚会作乐,先命善歌舞者数辈 前行,士女随之,更迭唱和,回旋宛转,号曰“踏锤”焉。 《嬛记》:试莺,自言能作独自舞,宋迁求其一舞而不 得,因呼为“羊公鹤。”

辟寒韩退处士,绛州人,放诞不拘,浪迹秦晋闲,以诗 自名。常跨一白驴,好著宽袖鹤氅,醉舞雪中。

《辽史天祚帝本纪》:天庆二年春二月丁酉,如春州,幸 混同江钓鱼界外生女直酋长在千里内者,以故事 皆来朝。适遇头鱼宴,酒半酣,上临轩,命诸酋次第起 舞,独阿骨打辞以不能,谕之再三,终不从。他日,上密 谓枢密使萧奉先曰:“前日之燕,阿骨打意气雄豪,顾 视不常,可托以边事诛之,否则必贻后患。”奉先曰:“粗 人不知礼义,无大过而杀之,恐伤向化之心。假有异 志,又何能为?”

《续文献通考》:“辽太宗会同三年端午日,百僚暨诸国使称贺,如式燕饮。命回鹘、炖煌二使作本国舞。” 《元史耶律铸传》:“初,清庙雅乐止有登歌,诏铸制宫悬 八佾之舞乐。舞成,表上之,赐名《大成》。”

《元氏掖庭记》:“凝香儿,本部下官妓也。以才艺选入宫, 遂充才人。善鼓瑟,晓音律,能为翻冠飞履之舞,舞闲 冠履皆翻覆飞空,寻如故。少顷复飞,一舞中屡飞屡 复,虽百试不差。帝尝中秋夜泛舟禁池,香儿著琐里 绿蒙之衫,琐里,裔名,产撒哈剌,蒙茸如毡毼,但轻薄 耳。宜于秋时著之,有红绿二色。至元闲进贡,帝又命” 工以金笼之妆,出鸾凤之形,制为十大衫。香儿得一 焉,至此服之,又服玉河花蕊之裳。于阗国乌玉河生 花蕊草,采其蕊织之为锦。香儿以小艇荡漾于波中, 舞婆娑之队,歌《弄月》之曲。其词云:“蒙衫兮蕊裳,瑶环 兮琼珰。泛予舟兮芳渚,击予楫兮徜徉。明皎皎兮水 如镜,弄蟾光兮捉娥影。露团团兮气清,风飕飕兮力 劲。月一轮兮高且圆,华彩发兮鲜复妍。愿万古兮每 如此,予同乐兮终年。”帝复置酒于天香亭,为赏月饮。 香儿复易服趋亭前,衣绛缯方袖之衣,带云肩迎风 之组,为昂鸾缩鹤之舞而歌曰:“天风吹兮桂子香,来 阊阖兮下广寒。尘不扬兮玉宇净,万籁泯兮金阶凉。 元浆兮进酒,兔霜兮为侑。舞乱兮歌狂,君饮兮一斗。 鸡鸣沈兮夜未央,乐有馀兮过《霓裳》。吾君吾王兮寿 万岁,得与秋香月色兮酬酹乎樽觞。”歌毕,帝笑曰:“昔 唐明皇游月宫,见女娥数十,著素衣,歌舞于树下。朕 今酌醽醁酒,对才人歌《香桂长秋曲》,可谓绛缯娥,唱 小摇金调者矣。”邀香风于屏围,呼华月以入座。众哗 俱寂,丝竹交奏,人闲之乐,当不减天上。京城北三十 里有王泉山,山半为吕公岩,帝于夏月,尝避暑于北 山之下,曰“西湖”者,其中多荷蒲菱芡。帝以文梓为舟, 伽南为楫,刻飞鸾翔鹢,斾于船首,随风轻漾。又作采 菱小船,缚彩为棚,木兰为桨,命宫娥乘之,以采菱为 水戏,时香儿亦在焉。帝命制《采菱曲》,使篙人歌之,遂 歌《水面翦青》之调曰:“伽南楫兮文梓舟,泛波光兮远 夷犹。波摇摇兮舟不定,扬予袂兮金风竞。棹歌起兮 纤手挥,青角脱兮水潆洄,归去来兮乐更谁。”篙人歌 之,声满湖上,天色微曛,山衔落日,帝乃周游荷闲,取 荷之叶,或以为衣,或以为盖,四顾自得,毕竟忘归。又 命作《采莲之曲》,于是调折《新荷》而歌曰:“放渔舟兮湖 之滨,翦荷柄兮折荷英,鸳鸯飞兮翡翠惊。张莲叶以 为盖兮缉藕丝以为襟。云光淡,微烟生。对芳华兮乐 难极,返予棹兮山月明。”

帝在位久,怠于政事,荒于游宴,以宫女一十六人按 舞,名为“天魔舞。”首垂发数辫,戴象牙冠,身披缨络,大 红销金长裙袄,各执加巴剌般之器。又宫女十一人, 练槌髻,勒帕,常服,或用唐巾窄衫。所奏乐,用龙笛头 管、小鼓、筝、𥱧、琵琶、笙、胡琴、响板。每宫中赞佛,则按舞 奏乐。

己酉仲秋之夜,帝与诸嫔妃,泛月于禁苑太液池中。 当其月丽中天,彩云四合,帝乃开宴张乐,荐蜻翅之 脯,进秋风之鲙,酌元霜之酒,啖华月之糕,令宫女披 罗曳縠,前为《八展舞》。

《续文献通考》:“顺帝至正十三年十二月,哈麻进西番 僧于帝献淫戏,选宫女一十六人按舞,名为‘天魔舞。 首垂发数辫,戴象牙冠,身披缨络,大红销金长短裙 袄,云肩合袖天衣、绶带、鞋袜。各执加剌巴般之器,内 一人执铃杆奏乐。又宫女十一人,练槌髻,勒帕,常服, 或用唐帽窄衫。所奏乐用龙笛头管、小鼓、筝、𥱧、琵琶’”、 笙,胡琴、响板、拍板,以“宦者长安迭不花领之,遇宫中 《赞佛》”,则按舞奏乐。

《明外史周洪谟传》:“洪谟为南京祭酒,改北监先圣像, 用冕旒十二,而舞佾数不称,洪谟请备天子制。又言: 古者鸣球琴瑟为堂上之乐,笙镛柷敔为堂下之乐, 而干羽则舞于两阶。今舞羽居上,乐器居下,非古制, 当改。”尚书邹干驳止之。洪谟再疏争,帝竟俞其议。 《续文献通考》:永乐元年九月,成祖诏,凡舞习于郊坛, 武舞服左袖,上书“除暴安民”四字。

《朝鲜纪事》:“景泰元年,差都御史李纯、巡按御史刘孜, 自辽东至西京平壤府磪,先于十数里外遣伶戏来 迎。抵近郊,列香亭、龙亭、仪仗,率僚属迎诏乐人皆著 幞头束带,执仗者皆著戎冠、葵花衫、金钉带,与花同。 陈百戏,环绕作百兽率舞态。”

《曲中志》:“张小娥,文儒号也。善舞。当夕徐徐其行,前双 鬟导以明角灯二,后侍婢以二扇障之,望之若洛川 凌波,左明珠而右翠羽,有选盘旋,舞荐闲,又如天女 散花。”张幼于白,余犹习见徐惊鸿《观音舞》、万华儿《善

才舞》,今曲中尽废此伎矣
考证.svg

舞部杂录[编辑]

《尚书顾命》,引之舞衣。引国所制舞衣也。

《诗经·小雅·伐木》:“蹲蹲舞我。”

《鲁颂》“閟宫”,“万舞洋洋。”

《礼记·檀弓》:“人喜则斯陶,陶斯咏,咏斯犹,犹斯舞,舞斯 愠。”

《列子》:“杨朱,黄钟大吕,不可从烦奏之舞。”何则?其音疏 也。

《淮南子本经训》:“凡人之性,心和,欲得则乐。乐斯动,动 斯蹈,蹈斯荡,荡斯歌,歌斯舞,歌舞节,则禽兽跳矣。” 《修务训》:“今鼓舞者,绕身若环,曾挠摩地,扶旋猗那,动 容转曲,便媚拟神,身若秋药被风,发若结旌,骋驰若 骛。木熙者举梧槚据句,枉猿自纵。好茂叶,龙夭矫,燕 枝拘援丰条,舞扶疏,龙从鸟集,搏援攫肆,蔑蒙踊跃, 观”者莫不为之损心酸足。彼乃始徐行微笑,被衣修 擢。夫鼓舞者非柔纵,而木熙者非眇劲,淹浸渐渍,靡 使然也。

蔡邕《独断》:“方山冠,以五采縠为之。汉祀宗庙大享,八 佾乐,五行舞人服之,衣冠各从其行之色,如其方色 而舞焉。”

《夏小正传》:“万者,干戚舞也。”

《谭子环舞篇》作“环舞者,宫室皆转”,非宫室之幻惑也, 而人自惑之。

《文中子周公》篇:“‘子谓《武德》之舞,劳而决,其发谋动虑, 经天下乎’?谓《昭德》之舞,闲而泰,其和神定气,绥天下 乎?《武德》则功存焉,不如《昭德》之善也。”

《乐府杂录》:“舞者,乐之容也。有大垂手、小垂手,或如惊 鸿,或如飞燕。婆娑,舞态也。蔓延,舞缀也。古之能者,不 可胜纪,即有健舞、软舞、字舞、花舞、马舞。健舞,曲有棱 大、阿连、柘枝、剑器、胡旋、胡腾、软舞,曲有凉州、绿腰、苏 合香、屈柘、团圆旋、甘州等字舞,以舞人亚身于地,布 成字也。花舞,著绿衣,偃身合成花字也。马舞者,栊马” 人著彩衣,执鞭于床上舞蹀𨇾蹄皆应节奏也。开元 中,有公孙大娘,善舞剑器,僧怀素见之,草书遂长,盖 准其顿挫之势也。

《同话录》:“舞柘之本,出拓跋氏之国,流传误为柘枝也”, 其字相近耳。

《东坡志林》:《宋书乐志》:“‘宋文帝元嘉十三年,给彭城王 义康伎,相承给三十六人。太常傅隆以为《左传》诸侯 用六’,杜预以为三十六人,非是。舞所以节八音,故必 以八人为列。自天子至士,降杀以两,两者减其二列 尔。若如预言,至士止有四人,岂复成乐?服虔注《左传》 与隆同。又《春秋》晋悼公纳郑女,乐二八,晋以一八赐” 魏绛,此乐以八人为列也。

《缃素杂记》:《汉书》载相如《游猎赋》云:“奏陶唐氏之舞,听 葛天氏之歌。”注云:“陶唐当为阴康,传写之误耳。”按《古 今人表》有葛天氏,有阴康氏。又《吕氏春秋》曰:“昔阴康 氏之时,民气郁遏,筋骨不达,故作为舞,以宣导之。”高 诱亦误解为陶唐,尧有天下之号也。按《吕氏》说阴康 之后,方一一历言黄帝、颛顼帝乃及尧、舜,作乐之序, 皆有次第,岂再陈尧而错乱其序乎?盖诱不观《古今 人表》,妄改易《吕氏》本文耳。

《中山诗话》:古人多歌舞饮酒,唐太宗每舞属群臣,长 沙王亦小举袖曰:“国小不足以回旋。”张燕公诗曰:“醉 后欢更好,全胜未醉时。动容皆是舞,出语总成诗。”李 白云:“要须回舞袖,拂尽五松山。醉后凉风起,吹人舞 袖环。”今时舞者,必欲曲尽奇妙,又耻效乐工艺,益不 复如古人常舞矣。

《画墁录》:古昷,凤翔府麟游县,每令长上事,必作招祓 舞,其节奏与诸处不同。乃曰:“此唐九成宫,本山县无 妓子,但止以手分书耳。”

《容斋三笔》:唐李义山诗云:“镂月为歌扇,裁云作舞衣。” 同时人张怀庆窃为己作,各增两字云:“生情镂月为 歌扇,出性裁云作舞衣。”致有生吞活剥之诮。予又见 刘希夷《代闺人春日》一联云:“池月怜歌扇,山云爱舞 衣。”绝相似。杜老亦云:“江清歌扇底,野旷舞衣前。”储光 羲云:“竹吹留歌扇,莲香入舞衣。”然则唐人诗好以歌 扇、《舞衣》为对也。

《轩渠录》:东坡歌舞妓数人,每留宾客饮酒,必云:“有数 个搽粉,虞侯欲出来祇应也。”

《齐东野语》:州郡遇圣节锡宴,率命猥妓数十群舞于 庭,作“天下太平”字。殊为不经。而《唐乐府杂录》云:“舞有 字,以舞人亚身于地,布成字也。”王建《宫词》云:“罗衫叶 叶绣重重,金凤银鹅各一丛。每遇舞头分两向,太平 万岁字当中。”则此事由来亦久矣。

《墨庄漫录》:“越俗,饮宴即鼓盘以为乐。取数圆盘以广 尺六者,抱以著服,以右手五指更弹之,以为节奏,舞 者应节而舞。”

《笔记》:“歌者不曼其声则少和,舞者不长其袂则寡态, 左顾者不能,右盼势不能也。”

《枝山》前闻高皇帝以天纵之圣,功德广大,至于礼乐末节,罔不究心。以乐生不娶颛洁,特创“神乐观”居之, 俾从黄冠之例,诸武舞执干盾之属。后易褚甲以绘 兵,其上防微之意,又因以见焉。

《丹铅总录》:《乐苑》云:羽调有《柘枝曲》,商调有《掘柘枝》。此 舞因曲为名,用二女童帽,施金铃,抃转有声。其来也, 于二莲花中藏之,花折而后见,对舞相呈,实舞中雅 妙者也。段成式寄温庭筠云:蓝纸诗曰:“三十六鳞充 使时,数番犹得寄相思。待将袍袄重抄了,写尽襄阳 掘柘词。”今温集中有《掘柘词》,掘音抯。

唐宋务光《谏疏》云:“比见坊邑相率为浑脱队,骏马胡 服,名曰《苏莫遮》。《浑脱队》,即所谓公孙大娘《浑脱舞》也。” 《苏莫遮》胡帽,今曲名有之。

苕溪渔隐于:竞,《大唐传》湖州德清县南前溪,则南朝 集乐之处,今尚有数百家习音乐,江南声妓多自此 出,所谓舞出《前溪》者也。《复斋漫录》言:陈刘删诗:山边 歌落日,池上舞《前溪》’,唐崔颢诗:‘舞爱前溪妙,歌怜子 夜长’。按《智匠古今乐录》:‘晋车骑将军沈玩作《前溪》而 非舞也。盖复斋不曾见于《竞大唐传》,故不知舞出《前 溪耳。

《芸窗私志》:“凝波竹实,服之肌滑体轻。赵飞燕舞于手 掌上,服此实也。”

《珍珠船舞》,有《骨尘舞》《胡旋舞》,俱于小圆球子上纵横 腾踏,两足不离球上。

《日知录》:《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序记》:“于郾城观公 孙氏舞剑器浑脱。”《旧唐书郭山恽传》:中宗引近臣宴 集,将作大匠宗晋卿舞浑脱。胡三省注:《通鉴》:“长孙无 忌以乌羊毛为浑脱毡帽,人多效之,谓之赵公浑脱”, 因演以为舞。中宗神龙二年三月,并州清源县尉吕 元泰上疏言:“比见都邑坊市,相率为浑脱骏马胡服”, 名为《苏莫遮》,非雅乐也。

舞部外编[编辑]

《山海经》:“刑天与帝争神,帝斩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 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

“西山三百五十里,曰天山,有神焉,其状如黄囊,赤如 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实惟帝江也。” 《拾遗记》:“燕昭王即位二年,广延国来献善舞者二人, 一名旋娟,一名提谟,并玉质凝肤,体轻气馥,绰约而 窈窕,绝古无伦,或行无迹影,或积年不饥。昭王处以 单绡华幄,饮以瓀珉之膏,饴以丹泉之粟。王登崇霞” 之台,乃召二人徘徊翔舞,殆不自支。王以缨缕拂之, 二人皆舞,容冶妖丽,靡于鸾翔,而歌声轻飏。乃使女 伶代唱其曲,清响流韵,虽飘梁动木,未足嘉也。其舞 一名《萦尘》,言其体轻,与尘相乱。次曰《集羽》,言其婉转, 若羽毛之从风。末曰《旋怀》,言其支体缠蔓,若入怀袖 也。乃设麟文之席,散荃芜之香。香出波弋国,浸地则 土石皆香,著朽木腐草,莫不郁茂。以熏枯骨,则肌肉 皆生。以屑喷地,厚四五寸。使二女舞其上,弥日无迹, 体轻故也。时有白鸾孤翔,衔千茎穟穟于空中,自生 花实,落地则生根叶,一岁百获,一茎满车,故曰“盈车 嘉穟。”麟文者,错杂宝以饰席也。皆为云霞麟凤之状。 昭王复以衣袖麾之,舞者皆止。昭王知其神异,处于 崇霞之台,设枕席以寝宴,遣侍人以卫之。王好神仙 之术,元天之女托形化此二人。昭王之末,莫知所在。 或云“游于江汉,或伊洛之滨。”

《洞冥记》:“汉武帝尝夕望东边有青云起,俄而见双白 鹄集台之上,倏忽变为二神女,舞于台,握凤管之箫, 抚落霞之琴,歌青吴春波之曲。”

《侍儿小名录》:武德中,曹惠为江州参军。官舍佛堂中 有二木偶人,长尺馀,工饰甚巧,因持归与稚儿戏。稚 儿食木偶,引手请之,惠问曰:“尔何时物,颇能作怪?”曰: “轻素与轻红是宣城谢太守家婢偶。”且曰:“庐山神要 索轻红等为舞姬久矣,请命画工赐以粉黛。”惠令工 人为之饰,轻素笑曰:“此度非论舞姬,亦当为彼夫人 矣。”

《异闻集》:垂拱中,驾在上阳宫,太学进士郑生晨发铜 驼里,乘晓月度洛,桥下有哭声甚哀,生察之,见一艳 女翳然蒙袂曰:“孤养于兄嫂,嫂恶苦我,今欲赴水,故 留哀。”须臾,生曰:“能逐我归乎?”遂载与之归所居,号曰 汜人。能诵《楚词》《九歌》《招魂》《九辩》之书,亦常拟词赋为 怨歌,其词艳丽,世莫有属者。居岁馀,生将游长安,是 夕谓生曰:“我湖中蛟室之姝也,谪而从君。今岁满,无 以久留。”留之不能,竟去。后十馀年,生兄为岳州刺史, 会上巳日,与家徒登岳阳楼,望鄂渚,张宴。乐酣,生愁 思吟曰:“情无限兮荡洋洋,怀佳期兮属三湘。”声未终, 有画舻浮漾而来,中有弹弦鼓吹者,皆神仙,蛾眉被服,烟电裾袖,皆广尺。中一人起舞,含嚬怨慕,形类汜 人。舞而歌曰:“溯青春兮江之隅,拖湖波兮袅绿裾。荷 拳拳兮来舒,非同归兮何如?”舞毕,敛袖索然。须臾,风 涛崩怒,遂不知所往。

《博异志》:“沈亚之谓邢凤:昼寝,梦一美人自西楹来,环 佩从容,执卷且吟,凤曰:‘愿示其书目’。美人授诗,坐西 床,凤发卷,视其首篇,题之曰《春阳曲》,终四句。其后他 篇皆数十曲,美人曰:‘君必欲传之,无令过一篇’。”凤即 起,从东庑下,几上取彩笺,传《春阳》之曲。其词曰:“长安 少女踏春阳,何处春阳不断肠。舞袖弓弯浑忘却,罗 帏空度九秋霜。”凤吟卒请曰:“何谓弓弯?”曰:“妾昔年父 母教妾此舞。”美人乃起,整衣张袖,舞数拍,为《弓弯》之 状以示凤。既罢,美人低然良久,却辞去。凤亦旋觉昏 然,忘有所记。凤更衣,即于怀袖中得其词,惊视,方省 所梦,时贞元中也。

《酉阳杂俎》:“处士郑宾于言尝客河北,有村正妻新死 未殓,日暮,其儿女忽觉有乐声,渐近如在栋宇闲,尸 遂起舞,乐声复出,尸倒,旋出门,随乐声而去。时月黑, 亦不敢寻。逐一更,村正方归知之,乃折一桑枝如臂, 被酒大骂,寻之入墓林,约五六里,复闻乐声在一柏 林上,及近树下有火荧荧然,尸方舞矣。村正举杖击” 之,尸倒,乐声亦住,遂负尸而返。

《东坡志林》:徐州通判李陶有子年十七八,素不善作 诗,忽咏落花诗云:“流水难穷目,斜阳易断肠。谁同砑 光帽,一曲舞山香。”父惊问之,若有物凭附者,自云是 谢中舍。问砑光帽事云:“西王母宴群仙,有舞者带砑 光帽,帽上簪花,舞《山香》一曲。曲未终,花皆落去。” 《法苑珠林》:五百仙人飞行时,闻紧陀罗女歌声,心着 狂醉,皆失神足,一时坠地,如声闻闻紧陀罗王屯仑 摩弹琴歌声,以诸法宝相赞佛,是时须弥山及诸树 木皆动。大迦叶等诸大弟子,皆于座上作舞,不能自 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且经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