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華府志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江華府志 沁府開板[编辑]

志地之不可無圖,猶秤不可無星也。
開掌面,控輸千萬里之勢,而譬諸
一毛之爽,或成別人,則豈不難哉。
然安有數毛,而肖像者,但弗失於
範而已。爲此圖者,亦弗失於範,
則幾矣。鎭堡坊里,各有標,若□、
若△、若○,沿海,而地齦齶,則
盡墪也。不復標墪云。

江華府志序[编辑]

沁府舊有二志,其略者,固無論詳,亦不得體要󠄁珉風。故實判渙無紀,况 眞殿合奉 奎閣外建統禦移屬,俱在志成之後,思有以釐改之,適聞別本在士友家亟取,以視其立例筆删犂,然有會於心遂,以是付諸剞劂以備一都之文獻,尤眷眷致意於節烈,爲人士倡焉。孔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孝子之事其親,忠臣之事其君,唐虞三代之民之事其長上,皆謂之信。信所以重於食與兵,而君子所不敢去也。然其歸則一焉已耳。天下未有不足於兵與食,而徒信者。故禮義之敎聖人,亦甞擧稱於旣庶旣富之後兵食,又何可少之哉。觀乎沁之都於斯三者,何如也。游散多而軍額常見𡙇闕,簡諫疎而擊刺全昧坐作,甚至金皷之倒用矢。砲之錯施,則將謂之足兵乎。今歲减其數,來年縮其半,水旱之逋,雀鼠之耗潜損浸鑠終必至盡,而後止將謂之足食乎。孝謹之俗尠聞頑梗之習漸長尋常期會之間,而尙多慢格,誰復能使斯民必信於親上死長之義也。夫旣兵食之不足,而信亦與之無托。鳴呼,弊源一開猝不可築矣。任非久也,績非考也。煦濡之恩姑息之政,但能博一時之美譽而已。鳴呼,沁都而等棄之,吾不知已苟知爲保障之重,而居留之寄,則後必有得吾說。而思之者今 上七年歲癸卯四月甲子,正憲大夫行江華府留守兼鎭撫使三道水軍統禦使江陵 金盧鎭 序。

江華府志目例[编辑]

卷上目錄[编辑]

建置沿革 形勝 姓氏
風俗 山川 土產
城郭 池 ○井 關梁 鎭堡 牧場
墪臺 烽燧 坊里
島嶼 宮殿 府廨
學校 祠壇 亭臺
陵墓 佛宇

卷下目錄[编辑]

職制 屬官 軍制 鎭撫營 ○統禦營 ○兩營將校勤仕
貢士 名宦 遺愛碑 流寓
人物 節孝旌 贈 ○丁丑避兵士女殉義 列女
古蹟 事實

凡例[编辑]

一 舊志之搜討擺列勤矣,而詳縟之過多有不當錄,而錄不必錄,而錄又有當錄,而不錄今頗折衷添删,尤致意於名宦以下數目。
一 舊志旣有先生案全錄,不必疊牀玆,就豐碑紀績另立名宦一目,而其有實政實惠表表耳目者,則亦或出科檢入。
一 題詠詩文亦無事盡錄,只就可備,故實者或全或節,各疏目下。
一 此書大目悉昉於古地志諸書,而因時參互不必膠固定例。
一 舊志故實踈繆處,今皆一一訂正,而鄕僻少典籍如其未及並俟後人博雅
至於府庫盈虛,繇稅多寡,諸名臣奏狀文字,併一切不錄,不無意義如欲考詳,自有帳簿及謄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