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華府志/江華府志卷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凡例[编辑]

一 舊志之搜討擺列勤矣,而詳縟之過多有不當錄,而錄不必錄,而錄又有當錄,而不錄今頗折衷添删,尤致意於名宦以下數目。
一 舊志旣有先生案全錄,不必疊牀玆,就豐碑紀績另立名宦一目,而其有實政實惠表表耳目者,則亦或出科檢入。
一 題詠詩文亦無事盡錄,只就可備,故實者或全或節,各疏目下。
一 此書大目悉昉於古地志諸書,而因時參互不必膠固定例。
一 舊志故實踈繆處,今皆一一訂正,而鄕僻少典籍如其未及並俟後人博雅
至於府庫盈虛,繇稅多寡,諸名臣奏狀文字,併一切不錄,不無意義如欲考詳,自有帳簿及謄錄

𬜻󠄂府志卷上[编辑]

江華[编辑]

在我京畿之域。東西四十里。南北七十里。周二百八十里。一百七步。濟甲串津。東至通津府治二十里。又東至金浦郡治四十里。又東至陽川縣治三十里。又東濟楊花江三十里。達于 漢師凡一百二十里。東南七十里爲富平府治。由通津南至濟昇天浦。北至豐德府治四十里。濟寅火石津。西至喬桐府治四十里。西北至延安府治九十里。通大海三方漕運皆由之。永宗鎭在其南。長峰鎭在南西。注文鎭在西。以水路程之。湖西沿海諸郡縣可四五百里。湖南沿海諸郡縣可八九百里。嶺南沿海諸郡縣可千有餘里。

建置沿革[编辑]

古名甲比古次。高句麗始置郡則曰穴口。歸新羅則曰海口。新羅置鎭則曰穴口鎭。高麗仍舊名而縣之及其遷都則曰江華。亦曰沁州。置郡稱爲都。江都沁都之號本此。後或併於仁川。又或置府爲使。逮我 太宗朝󠄁。因府而陞都護。光海時陞尹。 仁租朝󠄁陞留守。 肅宗朝󠄁置鎭撫營。今 上朝󠄁移統禦營屬之。皆留守兼焉。

形勝[编辑]

鎭以摩尼穴口。阻以童津 田串津 昇天。四面環海。土疆沃美。島嶼羅絡。襟抱回密。三南之都會。 京師之咽喉。所謂且耕且戰天府之地。

李敏叙江都賦曰。三江之會。京口之衝。跨下流之形勝。屹孤島之峙中。聯二都而作輔。控三方而通漕。宜未雨之綢繆。備暮夜之惕號。設重防而據要。有 列聖之洪規。餘受命而來牧。撫天險而視師。愧才能之不副。嘆籌畫之無奇。嗟往事之倉卒。痛百萬之魚肉。彼竪子之何誅。亦廟謨之不立。孰毖後之是圖。迷禍敗之所因。訾地理之得失。昧成敗之由人。苟成謀之弗忒。猶折衝之固國。欲憑依而負恃。又捨此而何適。或賤舊而貴新。非制勝之善經。徒擾攘而不決。孰內斷於冥冥。擲奇寶於道傍。更遑遑而焉索。旣設備之無策。尙虛名之何益。知吾謀之不用。恐不言之有責。○李安納詩曰。畿內關防島上州。海門江口勢環周。 國朝󠄁置鎭三千戶。王氏移都四十秋。卽墨獨全齊走日。晋陽方屬趙歸謀。龍鍾恐負明時寄。手握靑萍倚古樓。李廷燮詩曰。山河表裏壯關防。留府權爲列島網。壤土平鋪開局勢。閭閻錯落接垣墙。良田䆉稏南東畞。沿海漁鹽大小商。寄語邦侯多種木。腐儒言拙意還長。

姓氏[编辑]

崔 韋 奉 田 魯

風俗[编辑]

耕織要󠄁務。弓馬是尙。民物蚩󠄂貿。吏校豪競。安土重利。信鬼好巫。

山川[编辑]

土產[编辑]

鹽 鮰魚 俗民魚 錙魚 俗秀魚 石秀魚 䱋魚 白蝦 又有細蝦中蝦 蚌蛤 又有黃蛤竹蛤 俗土花 俗石花 海䑋 小八梢魚 俗絡蹄 小螺 魚鰾 蟹 又有靑蟹 柿 川椒 艾 石灰 靑斕石 又有一種密理之石。鏗堅如鐵。盖他土所未產。俗稱艾石。

城郭 池 ○井[编辑]

關梁[编辑]

鎭堡 牧場[编辑]

墪臺[编辑]

烽燧[编辑]

坊里[编辑]

隄堰[编辑]

島嶼[编辑]

宮殿[编辑]

府廨[编辑]

學校[编辑]

祠壇[编辑]

亭臺[编辑]

陵墓[编辑]

佛宇[编辑]

 
 
江華府志卷上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