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國圖志/卷06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十三 海國圖志
卷六十四
卷六十五 

◎外大西洋(北墨利加洲)[编辑]

○北墨利加洲內墨是可國(一作墨西科,一作墨西果原無今補)

《職方外紀》曰:北墨利加國,土多富饒,鳥獸魚鱉極多,畜類更繁,富家畜羊,嚐至五六萬頭,又有屠牛萬餘,僅取其皮革,餘悉棄去不用。百年前無馬,今得西國馬種,野中生馬甚眾,又最良。有雞大於鵝,羽毛華彩特甚,味最佳,吻上有鼻,可伸縮如象,縮之僅寸餘,伸之可五寸許。諸國未通時,地少五穀,今亦漸饒,新田鬥種可收十石。又產良藥甚多。其南總名新以西把尼亞,內有大國曰墨是可,屬國三十。境內有兩大湖,甘鹹各一,俱不通海。鹹者水恒消長,若海潮。土人取以熬鹽,其甘者中多鱗介之屬。湖四面皆環以山,山多積雪,人煙輻輳,集於山下,舊都城容三十萬家,大率富饒安樂。每用兵與他國相爭,鄰國即助兵十餘萬,其守都城,亦恒用三十萬人。但囿於封域,聞人言他方有大國,土大君長輒笑而不信。今所建都城周四十八里,不在地面直從大湖中創起。堅木為椿,密植湖中,上加板以承城郭宮室,其堅木名則獨鹿,能入水千年不朽。城內街衢宮室,又皆宏敞精絕。其國王寶藏極多,所重金銀鳥羽。鳥羽有奇彩者,用以供神。工人或輯鳥毛為畫,光彩生動。初國內不知文字,今已能讀書,肆中有鬻書者矣。俗務農工,人尚尊貴,面目美秀。彼自言有四絕:一馬,二屋,三街衢,四相貌也。舊事魔神,殺人以祭,或遭災亂,則以魔嫌人祭少,故每歲輒加,多至殺人二萬。其魔像多手多頭,極其險怪,祭法以綠石為山,置人背於上,持石刀剖取人心以擲魔麵,人肢體則分食之。所殺人皆取於鄰國,故頻年戰鬥不休。今掌教士人感以天主愛人之心,亦知事魔之謬,不復祭魔食人矣。其中有一大山,山谷野人最勇猛,一可當百,善走如飛,馬不能及,又善射人,發一矢彼發三矢矣,百發百中。亦喜啖人肉,鑿人腦骨以為飾,今亦漸習於善。最喜得衣如商客,與衣一襲,則一歲盡力為之防守。迤北有墨古亞剛,不過千里,地極豐饒,人強力多壽。生一種嘉穀,一歲可二熟。牛羊駱駝糖蜜絲布之類尤多。更北有古理亞加納,地苦貧,人皆露臥,以漁獵為生。有寡斯大人性良善,亦以漁為業。其地有山,出二泉,稠膩如脂膏,一紅一墨色。

《萬國地理全圖集》曰:默西可國,北連兼攝邦國,西南連巴拿馬微地,東接默西海隅,西連大洋海。北極出自八度至四十二度,偏西自七十度至一百十七度,袤延圓方二百八十四萬四千方里。與花旗國交界之地,乃平坦無木,遍處牧場,居民以牛羊為生。所有高山,大概六十丈,亦有出火之峰,屢次地震。亦有新山忽出,舊山隕落,江河不多,沿海港口有四。其天氣不一,若自南至北,其冷熱立變。民不勤勞,是以山內財幣不出,運售他國者,獨有烏木、紅木、呀蘭米與香料而已。其山出水銀、銅、鉛,亦有金,其最多者乃銀。通計普天下所出之銀,默西國居其三分之二。銀礦廠共計三千座,所有每年銀價值二千五百萬員。中國之洋錢,大半由此國運出。是班牙未到其國時,居民頗向化,建廟築壇,效物之像而畫字,其國有土君,律例規矩與中國微似,今尚有大城之古跡,是班牙軍侵其國而占據之。自乾隆以來,每年出銀千六百萬員。其通商不多,每年六百萬員,入出之貨物價,乃其大概。嘉慶年間,佛蘭西軍與是班牙國爭此地,居民不肯悅服新主,亦不願服其故主,擅自專製。是班牙軍攻之,眾民效死鏖戰而驅其暴。可惜國家未定,迭興迭廢,又與佛蘭西國結仇,而卒求平。其國製度與花旗相似。其國家之公費,入不敷出,拖欠甚重。其居民分三類:一曰是班牙之後裔,實乃地主,其中亦有巨富素封之家。一曰土人,匾鼻大骨,以耕田度生,貧而好奢,好飲酒。一曰雜類,即白黑人等嫁娶所生。居民共計八百萬丁。皆奉加特力教,憚勞好逸。英佛列國商賈,鑿山開礦,因使費浩繁,其益少損重。此地分十五部,其國都居民一十二萬丁。內有高屋巨宇,殿堂肅靜,山川秀麗,柳楊相映。但因地勢低,累次漲溢。亞加補羅可,乃西地大海口,昔時每年有呂宋大船,過海貿易,此時生意衰。安熱裏邑大殿堂,以金銀妝飾,居民九萬,敬十字架。乃東方之馬頭建於沙坦,船泊遭危,其通商甚盛,瓜他拉撒拉,近附銀山之城。三十七年,所出之銀,共萬六千五萬員。居民七萬丁。東半地稱曰加裏縛尼,實屬沙磽,惟西北最豐盛,出各項水果。

其東北方連花旗國,係平坦土。所有花旗豪民,遠遊冒險,遷到此邦,勤力開墾而立其國,稱曰特汲默西可。民不悅之,再三交鋒,未分勝負也。麥西國南形勢,危地馬拉邦,昔歸麥西哥之版圖,今亦自立土主。產者牙蘭米、烏紅等木,金、銀、藥材、牛皮、靛餅,每年運出貨價三百萬員。山峻入雲,時有地震。其居民與墨西不異,共計百九十萬人口。其海濱英人入山伐木,務工者四千餘人。所有巴那馬微,地窄狹,故此智士設計開河。連東西洋大海,而造通中國之路。但因山磽硬,未知可否,若果能如願,其利無窮。

《地理備考》曰:美詩哥國,一作墨西科。美裏加州北區之西南,北極出地十六度起,至四十度止,經線自西八十九度起,至一百二十六度止。東至花旗、德沙二國,暨美詩哥海灣,西枕大海,南接瓜的馬拉國,暨大海,北連花旗國。長約一萬里,寬約三百里,地面積方約一百一十八萬四千七百八十里。煙戶約一京二兆餘口。地勢中高邊下,由東南而西北,岡嶺層疊,峰巒參天,亙國中數千里,如人之脊。其中四火峰尤峻,總名曰煙山,即美理哥國之落機大山也。貫南北二州之地,隨地異名。山之兩面,平原甚廣,河長者四,湖大者六。其地北境曠漫,有草無木,民以遊牧為生。南廣東磽瘠,而西膏腴,百卉繁生,果實皆備,土產五金、礬、煤、絲麻、蠟、蜜、水銀、綿花、煙葉、甘蔗、胡椒、牙蘭米,以及木材、香藥。而大利則在於銀,攻礦之廠,三千餘所。各國行用番餅,出於墨西科者三分之二。地氣互異,海濱酷熱難堪,內地溫和。其地彌高,其熱彌少,若高至四五百丈則有如芳春景象,人安物阜。倘或再高,氣亦遞寒,至於冰雪凝積。則數日間,四時景象,俱駢集焉。不設君位,國人各立官長,司理地方。朝內有正副首領,權理國政。所奉之教,乃耶穌公教也。初北州之地,自美理哥外,皆野番雜處,無部落,惟墨西科早建為國,有城邑,有壇廟,有王有官,肖物形而作字,有律例。有廢城極大,雲是千餘年前古跡,不知何代何名也。明正德中,大呂宋國遍據南北州,諸國地為藩屬,亦侵據墨西科國,且以此國為各國之綱領。及嘉慶十五年,國人苦苛政,倡變攻拒,十載始盡逐大呂宋,官兵自立國君。道光三年,國人復去王位,立官司理國政,如美理哥國之例。通國分十九部四郡:曰美詩哥,曰給勒達羅,曰瓜叔阿多,曰彌刷千,曰沙黎斯哥,曰薩加德駕,曰索諾拉,曰濟華,曰都郎額,曰卓合回拉,曰新梁,曰達毛黎,曰桑盧意斯波多塞,曰委立古盧斯,曰布委巴剌,曰華沙加,曰濟阿巴,曰達巴斯哥,曰千加敦其府,曰加裏佛尼,曰新美詩哥,曰達拉斯加剌,曰哥黎麻。國都建於德斯古各湖西平原中,屋宇宏峻,風景清雅,街衢闊直。學醫各院畢備,為本州富麗之一。其通商衝繁之地,有五大埠。

《地球圖說》:麥西可國,東南西三面都界大海,東北界花旗國。百姓約有七百萬之數,都城內民二十萬。人分三類:一大呂宋後裔。二土人。麵帶棕色,鼻扁顴高,耕田為業。三雜類,即黑白二種,交相嫁娶而生。地勢沿海低下,中有高山,積雪不消,內有火山,不時地震。北方曠野,牛羊是牧,馬非家畜,任人拘執。道光二十七年,與花旗國決戰,近日盟好矣。是國昔屬大呂宋,嘉慶十七年,民心不服,群拒呂宋而自立為國。所宗天主教,國內黑人悉以捕魚為生。天氣最冷,五穀難出,故獨墾海濱之土,而內地荒蕪。五曰新本士威,在海邊,袤延方圓七萬一千方里。其江千五百里,皆深可行船。遍地肥腴,民不耕田,惟入林斷木,春水浮送出港,賣行價銀,即飲酒費盡而歸。大城邑皆在江邊,通商以木料為最。每年英民到者六千丁,還有間處給寓數十萬丁。其會城曰約翰,乃最大之馬頭,與英國通商。六曰散約翰島,乃老兵所移之處,出麥穀,可補鄰地之缺。七曰新著大島,袤一千三百里,延九百里,居民七萬二千丁。乃魚鱉之藪,夏時漁舟蟻集。兼種荷蘭薯蔬菜,不植五穀,產魚最豐。居民富裕,佛蘭西之氓,猖獗屢叛,英官嚐派兵討之。

案:墨西哥有煙山,自米利堅西界來,稱落機大山,因火峰最多故也。自危地馬拉以南,至南亞默利加之極南,皆曰安達斯大山,長約一萬餘里。

《外國史略》曰:麥西可國,北極出地自十五度,至三十三度,廣袤方圓七萬六千里,長六千里,闊自四百六十里及二千八百里。南及東洋海,連危亞地馬拉地,北界花旗,東及海港,西及大東洋海。明武宗正德二年,是班亞人至此,尚未知其地之廣大,八年復遣精銳兵數百深入,震以火器,降服其國,居民頗向化。有金銀飾物,亦通文字,原係日本國難民留此之苗裔,今難詳考。是班亞王貪其山多金銀,設官管理,亦派師船防範他國。每年掘金銀礦約一千三百萬圓,大半運入是班亞,其居民屢缺用。道光元年,居民見花旗國自主開創,盡力效尤,驅除是班亞人,連年拒戰。道光四年,遂自立國,合十五部為一地。雖是班亞屢圖復據,因舟師不能直入而止。但麥西哥人不明政令,廢立自由,二十餘載,臣民反覆無常。掘礦雖旺,賊盜橫行,白日劫掠,雖效花旗國之自強,而無花旗國之法度焉。其國海濱少港,船無灣泊,其小船入處淺窄,線港曲折,大礙通商。然遇有敵艘來侵,亦幸有此阻礙。中地高於海六百丈,其山峰高一千七百丈。北地高坦,其土磽確,多煙瘴,間有沃壤,則歲收百倍。內有四大湖,惟一湖水鹹,有火山,時時地震。有銀山,每年掘出約二千三百萬圓,金二百萬圓。英吉利、日耳曼民皆爭掘之。又出藥材、顏料,所產牙蘭米,歲值百五十萬兩,今亦消減。俗好騎馬,執天主教,惟僧是聽。居民亦務農織布,而其他物,必由外國運入。道光四年,運出之貨一千二百萬圓,運入者四百四十萬圓,今漸加增。銀局所鑄印之銀錢,每年約一千七百萬圓,此時減少三百六十餘萬圓,各商所出本銀約七百七十萬兩,至今未償,故公班衙多散。麥國之都城,居民十四萬,在廣穀近湖,街屋煌耀,甲於通州。東邊海港曰他巴哥,古時與亞西亞,峨羅斯通商。今所收之稅,每年約四十萬圓。由中國所織之絲緞,每年有數船到貴裏他羅,在大穀間。居民三萬五千丁。附近此地,有古跡,亦昔時廣邑,殿屋甚宏,不知何國何時所創。故墨西哥國,自古號為富強文物之邦,其開創在花旗國之前。又布益拉居民九萬口,其禮拜堂最壯麗,乃是班牙國人所建。其西方港口,乃全地之大市,為西國雲集之埠。附近炮台,乃是班亞所築,費銀二千八百萬兩。然地有煙瘴,居人易病。國地分十九部,東海邊之加利弗尼,居民甚罕。其半地及禺加坦半地在東邊,各有土酋。每八萬人,擇一賢士會議掌政令,麥西哥選首領以攝其權,公帑所收者,九百三十七萬五千圓,所費者,一千八百萬圓,多由他國借銀,欠頂往往不還。軍士共計三萬二千丁,武費九百六十萬員,水師費一百三十萬圓。

案:北墨利加形如飛魚。西北有高山曰落機,自西北而東南,東偏有山,曰押罷拉既俺。有大河,曰密士失必,如中國之黃河,回環萬餘里。其極北為冰疆,次南休侖湖,以北為英吉利荒地,中曰米利堅,三十六部,膏腴地也。其西南德沙國,德沙之西曰麥西哥。又南一線彎環,曰危地馬拉國,英吉利地。西北為峨羅斯地。麥西哥之西北,米利堅之西,曰戈攬彌亞河。其北為阿裏顏達多裏地,其西有彎戈窪島。其東曰威斯頓底特力,又南曰威斯頓達多裏,皆因底阿土番也。新地者,湖之東也。農地,湖之西北也。花地,花旗國也。

○北墨利加洲西南四國(原無今補)

《職方外紀》曰:北墨利加之西南,有花地富饒,人好戰不休,不尚文事。男女皆裸體,僅以木葉,或獸皮蔽前後,間飾以金銀纓絡。人皆牧鹿,若牧羊然,亦飲其乳。有新拂郎察,往時西土拂郎察人所通,故有今名。地曠野,亦多險峽,稍生五穀。土瘠民貧,亦嗜人肉,又有拔革老,本魚名也。因海中產此魚甚多,商販往他國,恒數千艘,故以魚名其地。土瘠人愚,地純沙,不生五穀,土人造魚臘時,取魚頭數萬,密布沙中,每頭種穀二三粒,後魚腐地肥,穀生暢茂,其收獲倍於常土。又有農地,多崇山茂林,屢出異獸,人強力果敢,搏獸取皮為裘,亦以為屋。其緣飾以金銀為環,鉗項穿耳。近海有大河,闊五百里,窮四千里,不得其源,如中國黃河之屬(按花地農地近皆開墾,即彌利堅各部明時未有也)

○北墨利加西方三國(原無今補)

《職方外紀》曰:北墨利加西為既未蠟,為新亞比俺,為加裏伏爾尼亞。地勢相連,國俗略同。男婦皆衣羽毛及虎豹熊羆等裘,間以金銀飾之。其地多大山,一最大者,高六七十里,廣八百里,長三四千里。山下終歲極熱,山半則溫和,山巔極冷。頻年多雪,盛時深六七尺,雪消後一望平濤數百里。山出泉極大,彙為大江,數處皆廣數百里,樹木茂盛,參天蔽日。鬆實徑數寸,子大於常數倍。鬆木腐爛者,蜂輒就之作房,蜜瑩白味美。采蜜者預次水邊,候蜂來隨之而去,獲蜜甚多。獨少鹽,得之如至寶,相傳餂之不忍食。獅、象、虎、豹等獸,動輒成群,皮亦甚賤,雉有大者,重十五六斤。地多雷電,樹木多被震壞。有小鳥如雀,於枯樹啄小孔千數,每孔輒藏一粟,為冬月之儲。

○北墨利加洲西北諸蠻方(原無今補)

《職方外紀》曰:北墨利加,地愈北人愈野。無城郭君長文字,數家成一聚落,四周以木柵為城。其俗好飲酒,日以報仇攻殺為事,即平居無事,亦以鬥為戲,而以牛羊相賭。凡壯男出戰,則一家老弱婦女,鹹持齋以祈勝,戰勝則家人迎賀,斷敵人頭以築牆。若欲再戰,臨行,其老人輒指牆上髑髏以相勸勉,其女人則砍其指骨,連為身首之飾。人肉則三分之,以一祭所事魔神,以一賞戰功,以一分給持齋助禱者。若獲大仇,則削其骨長二寸許,鑿頤作孔,以骨栽入,露寸許於外,用表其功,頤有樹三骨者,人鹹敬畏之。戰之時,家中所有寶物,皆攜而去,誓不反顧,以期必勝也。其尚勇好殺如此。蓋由地本富饒,人家星列,又無君長官府以理法,斷其曲直,故小小爭競,便相攻殺也。此地人多力,女人亦然。每遷徙,凡什物器皿糧糗子女,共作一駝負之而行,上下峻山,如履平地,坐則以右足為席。男女皆以飾發為事,首飾甚多,亦帶螺貝等物,男女皆垂耳環。若傷觸其耳及環,則為大辱,必反報之。所居屋卑隘,門戶低甚,以備敵也。昔年極信邪魔,持齋極虔,齋時絕不言語,一日僅食菽一握,飲水一杯而已。凡將與人攻戰者,或將漁獵耕獲者,或將宴樂喜飲者,或忽遇仇家者,輒持齋,各有日數。耕者祀兔與鹿,求不傷稼。獵者祭大鹿角以求多獲。鹿角大者,長五六尺,徑五六寸也。有大鷙鳥,西國所謂鳥王者。巫藏其幹臘一具,數百年矣。亦以為神,獵者祭之。巫覡甚多,凡祈晴雨則於眾石中尋取一石,仿佛似物形者,即以為神而祭之。一日不驗即棄去別求一石,偶值晴雨,輒歸功焉。歲獲新穀,亦必先以供巫,其矯誣如此。近歐羅巴行教士人至彼,勸令敬事天主,戒勿相殺,勿食人,遂翕然一變。又強毅有恒心,既改之後,永不犯也。俗既富足,又好施予,人家每作熟食置於門首,往來者任意取之(即彌利堅邊地各土蠻)

 卷六十三 ↑返回頂部 卷六十五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