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品妙法蓮華經/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添品妙法蓮華經卷第四[编辑]

隋天竺三藏闍那崛多共笈多譯

五百弟子授記品第八[编辑]

爾時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從佛聞是智慧方便隨宜說法,又聞授諸大弟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復聞宿世因緣之事,復聞諸佛有大自在神通之力,得未曾有心淨踊躍,即從座起到於佛前,頭面禮足却住一面,瞻仰尊顏目不暫捨,而作是念:「世尊甚奇特,所為希有,隨順世間若干種性,以方便知見而為說法,拔出眾生處處貪著,我等於佛功德言不能宣,唯佛世尊,能知我等深心本願。」

爾時佛告諸比丘:「汝等見是富樓那彌多羅尼子不?我常稱其於說法人中最為第一,亦常歎其種種功德,精勤護持助宣我法,能於四眾示教利喜,具足解釋佛之正法,而大饒益同梵行者,自捨如來無能盡其言論之辯。汝等勿謂富樓那但能護持助宣我法,亦於過去九十億諸佛所,護持助宣佛之正法,於彼說法人中亦最第一。又於諸佛所說空法明了通達,得四無礙智,常能審諦清淨說法,無有疑惑,具足菩薩神通之力,隨其壽命常修梵行,彼佛世人咸皆謂之實是聲聞。而富樓那,以斯方便饒益無量百千眾生,又化無量阿僧祇人,令立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淨佛土故,常作佛事教化眾生。諸比丘!富樓那亦於七佛說法人中而得第一,今於我所說法人中亦為第一,於賢劫中當來諸佛說法人中亦復第一,而皆護持助宣佛法,亦於未來護持助宣無量無邊諸佛之法,教化饒益無量眾生,令立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淨佛土故,常勤精進教化眾生,漸漸具足菩薩之道,過無量阿僧祇劫,當於此土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號曰法明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其佛以恒河沙等三千大千世界,為一佛土,七寶為地,地平如掌,無有山陵谿澗溝壑,七寶臺觀充滿其中,諸天宮殿近處虛空,人、天交接,兩得相見,無諸惡道,亦無女人,一切眾生皆以化生,無有婬欲,得大神通,身出光明,飛行自在,志念堅固,精進智慧,普皆金色,三十二相而自莊嚴。其國眾生常以二食,一者、法喜食,二者、禪悅食。有無量阿僧祇千萬億那由他諸菩薩眾,得大神通,四無礙智,善能教化眾生之類;其聲聞眾,算數校計所不能知,皆得具足六通、三明及八解脫。其佛國土,有如是等無量功德莊嚴成就,劫名寶明,國名善淨,其佛壽命無量阿僧祇劫,法住甚久,佛滅度後,起七寶塔遍滿其國。」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諸比丘諦聽!佛子所行道,善學方便故,不可得思議。
   知眾樂小法,而畏於大智,是故諸菩薩,作聲聞緣覺,
   以無數方便,化諸眾生類,自說是聲聞,去佛道甚遠,
   度脫無量眾,皆悉得成就,雖小欲懈怠,漸當令作佛。
   內祕菩薩行,外現是聲聞,少欲厭生死,實自淨佛土。
   示眾有三毒,又現邪見相,我弟子如是,方便度眾生。
   若我具足說,種種現化事,眾生聞是者,心則懷疑惑。
   今此富樓那,於昔千億佛,勤修所行道,宣護諸佛法,
   為求無上慧,而於諸佛所,現居弟子上,多聞有智慧。
   所說無所畏,能令眾歡喜,未曾有疲倦,而以助佛事。
   已度大神通,具四無礙慧,知眾根利鈍,常說清淨法,
   演暢如是義,教諸千億眾,令住大乘法,而自淨佛土。
   未來亦供養,無量無數佛,護助宣正法,亦自淨佛土。
   常以諸方便,說法無所畏,度不可計眾,成就一切智。
   供養諸如來,護持法寶藏,其後得成佛,號名曰法明;其國名善淨,七寶所合成;
   劫名為寶明,菩薩眾甚多,其數無有量,皆度大神通,威德力具足,充滿其國土。
   聲聞亦無數,三明八解脫,得四無礙智,以是等為僧。
   其國諸眾生,婬欲皆已斷,純一變化生,具相莊嚴身,
   法喜禪悅食,更無餘食想;無有諸女人,亦無諸惡道。
   富樓那比丘,功德悉成滿;當得斯淨土,賢聖眾甚多,如是無量事,我今但略說。」

爾時千二百阿羅漢心自在者作是念:「我等歡喜得未曾有,若世尊各見授記如餘大弟子者,不亦快乎?」

佛知此等心之所念,告摩訶迦葉:「是千二百阿羅漢,我今當現前次第與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於此眾中,我大弟子憍陳如比丘,當供養六萬二千億佛,然後得成為佛,號曰普明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其五百阿羅漢,漚樓頻螺迦葉、伽耶迦葉、那提迦葉、迦留陀夷、優陀夷、阿[少/兔]樓馱、離波多、劫賓那、薄拘羅、周陀莎伽陀等,皆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盡同一號,名曰普明。」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憍陳如比丘,當見無量佛,過阿僧祇劫,乃成等正覺;
   常放大光明,具足諸神通,名聞遍十方,一切之所敬。常說無上道,故號為普明;
   其國土清淨,菩薩皆勇猛,咸昇妙樓閣,遊諸十方國,
   以無上供具,奉獻於諸佛,作是供養已,心懷大歡喜,須臾還本國,有如是神力。
   佛壽六萬劫,正法住倍壽,像法復倍是,法滅天人憂。
   其五百比丘,次第當作佛,同號曰普明,轉次而授記。
   我滅度之後,某甲當作佛,其所化世間,亦如我今日,
   國土之嚴淨,及諸神通力,菩薩聲聞眾,正法及像法,壽命劫多少,皆如上所說。
   迦葉汝已知,五百自在者,餘諸聲聞眾,亦當復如是,其不在此會,汝當為宣說。」

爾時五百阿羅漢,於佛前得授記已,歡喜踊躍,即從座起到於佛前,頭面禮足,悔過自責:「世尊!我等常作是念,自謂已得究竟滅度,今乃知之,如無智者。所以者何?我等應得如來智慧,而便自以小智為足。世尊!譬如有人至親友家醉酒而臥,是時親友官事當行,以無價寶珠繫其衣裏,與之而去。其人醉臥,都不覺知;起已遊行到於他國,為衣食故,勤力求索甚大艱難,若少有所得,便以為足。於後親友會遇見之,而作是言:『咄哉,丈夫!何為衣食乃至如是,我昔欲令汝得安樂,五欲自恣,於某年日月,以無價寶珠繫汝衣裏,今故現在,而汝不知,勤苦憂惱以求自活,甚為癡也。汝今可以此寶,貿易所須,常可如意,無所乏短。』佛亦如是,為菩薩時教化我等,令發一切智心,而尋廢忘不知不覺,既得阿羅漢道,自謂滅度,資生艱難,得少為足,一切智願猶在不失。今者世尊覺悟我等,作如是言:『諸比丘!汝等所得非究竟滅,我久令汝等種佛善根,以方便故示涅槃相,而汝謂為實得滅度。』世尊!我今乃知實是菩薩,得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以是因緣,甚大歡喜得未曾有。」

爾時阿若憍陳如等,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等聞無上,安隱授記聲,歡喜未曾有,禮無量智佛。
   今於世尊前,自悔諸過咎,於無量佛寶,得少涅槃分,如無智愚人,便自以為足。
   譬如貧窮人,往至親友家,其家甚大富,具設諸餚饍,
   以無價寶珠,繫著內衣裏,默與而捨去,時臥不覺知。
   是人既已起,遊行詣他國,求衣食自濟,資生甚艱難,
   得少便為足,更不願好者,不覺內衣裏,有無價寶珠。
   與珠之親友,後見此貧人,苦切責之已,示以所繫珠。
   貧人見此珠,其心大歡喜,富有諸財物,五欲而自恣。
   我等亦如是,世尊於長夜,常愍見教化,令種無上願;
   我等無智故,不覺亦不知,得少涅槃分,自足不求餘。
   今佛覺悟我,言非實滅度,得佛無上慧,爾乃為真滅;
   我今從佛聞,授記莊嚴事,及轉次受決,身心遍歡喜。」

添品妙法蓮華經

授學無學人記品第九[编辑]

爾時阿難、羅睺羅,而作是念:「我等每自思惟,設得授記,不亦快乎。」即從座起到於佛前,頭面禮足,俱白佛言:「世尊!我等於此亦應有分,唯有如來我等所歸,又我等為一切世間天、人、阿脩羅,所見知識,阿難常為侍者,護持法藏,羅睺羅是佛之子,若佛見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者,我願既滿,眾望亦足。」

爾時學、無學聲聞弟子二千人,皆從座起,偏袒右肩到於佛前,一心合掌,瞻仰世尊,如阿難、羅睺羅所願,住立一面。

爾時佛告阿難:「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山海慧自在通王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當供養六十二億諸佛護持法藏,然後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教化二十千萬億恒河沙諸菩薩等,令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國名常立勝幡,其土清淨,琉璃為地,劫名妙音遍滿;其佛壽命,無量千萬億阿僧祇劫,若人於千萬億無量阿僧祇劫中,算數校計不能得知;正法住世倍於壽命,像法住世復倍正法。阿難!是山海慧自在通王佛,為十方無量千萬億恒河沙等諸佛如來所共讚歎稱其功德。」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今僧中說,阿難持法者,當供養諸佛,然後成正覺;號曰山海慧,自在通王佛;
   其國土清淨,名常立勝幡,教化諸菩薩,其數如恒沙;
   佛有大威德,名聞滿十方,壽命無有量,以愍眾生故,
   正法倍壽命,像法復倍是;如恒河沙等,無數諸眾生,於此佛法中,種佛道因緣。」

爾時會中,新發意菩薩八千人,咸作是念:「我等尚不聞諸大菩薩得如是記,有何因緣,而諸聲聞得如是決?」

爾時世尊知諸菩薩心之所念,而告之曰:「諸善男子!我與阿難等,於空王佛所,同時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阿難常樂多聞,我常勤精進,是故我已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阿難護持我法,亦護將來諸佛法藏,教化成就諸菩薩眾,其本願如是,故獲斯記。」

阿難面於佛前,自聞授記及國土莊嚴,所願具足,心大歡喜,得未曾有;即時憶念過去無量千萬億諸佛法藏,通達無礙如今所聞,亦識本願。爾時阿難而說偈言:

   「世尊甚希有,令我念過去,無量諸佛法,如今日所聞;
   我今無復疑,安住於佛道,方便為侍者,護持諸佛法。」

爾時佛告羅睺羅:「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蹈七寶華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當供養十世界微塵等數諸佛如來,常為諸佛而作長子,猶如今也。是蹈七寶華佛,國土莊嚴,壽命劫數,所化弟子,正法、像法,亦如山海慧自在通王如來無異。亦為此佛而作長子,過是已後,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為太子時,羅睺為長子;
   我今成佛道,受法為法子,於未來世中,見無量億佛,皆為其長子,一心求佛道。
   羅睺羅密行,惟我能知之,現為我長子,以示諸眾生,
   無量億千萬,功德不可數,安住於佛法,以求無上道。」

爾時世尊,見學、無學二千人,其意柔軟,寂然清淨一心觀佛。佛告阿難:「汝見是學、無學二千人不?」

「唯然已見。」

「阿難!是諸人等,當供養五十世界微塵數諸佛如來,恭敬、尊重、護持法藏,末後同時,於十方國各得成佛,皆同一號,名曰寶相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壽命一劫,國土莊嚴,聲聞、菩薩,正法、像法,皆悉同等。」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是二千聲聞,今於我前住,悉皆與授記,未來當成佛。
   所供養諸佛,如上說塵數,護持其法藏,後當成正覺。
   各於十方國,悉同一名號,俱時坐道場,以證無上慧。
   皆名為寶相,國土及弟子,正法與像法,悉等無有異。
   咸以諸神通,度十方眾生,名聞普周遍,漸入於涅槃。」

爾時學、無學二千人,聞佛授記歡喜踊躍,而說偈言:

   「世尊慧燈明,我聞授記音,心歡喜充滿,如甘露見灌。」

添品妙法蓮華經

法師品第十[编辑]

爾時世尊,因藥王菩薩,告八萬大士:「藥王!汝見是大眾中,無量諸天、龍王、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及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求聲聞者、求辟支佛者、求佛道者,如是等類,咸於佛前,聞《妙法華經》一偈一句乃至一念隨喜者,我皆與授記,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告藥王:「又如來滅度之後,若有人聞《妙法華經》乃至一偈一句一念隨喜者,我亦與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若復有人,受持、讀誦、解說、書寫《妙法華經》乃至一偈,於此經卷敬視如佛,種種供養,華香、瓔珞,末香、塗香、燒香,繒蓋、幢幡、衣服、伎樂,乃至合掌恭敬。藥王當知!是諸人等,已曾供養十萬億佛,於諸佛所成就大願,愍眾生故,生此人間。藥王!若有人問:『何等眾生,於未來世當得作佛?』應示是諸人等於未來世必得作佛。何以故?若善男子、善女人,於《法華經》乃至一句,受持、讀誦、解說、書寫,種種供養經卷,華香、瓔珞、末香、塗香、燒香,繒蓋、幢幡、衣服、伎樂,合掌恭敬,是人一切世間所應瞻奉,應以如來供養而供養之,當知此人是大菩薩,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哀愍眾生,願生此間,廣演分別《妙法花經》,何況盡能受持種種供養者。藥王當知!是人自捨清淨業報,於我滅度後,愍眾生故,生於惡世廣演此經。若是善男子、善女人,我滅度後,能竊為一人說《法華經》,乃至一句,當知是人,則如來使,如來所遣,行如來事,何況於大眾中廣為人說。藥王!若有惡人,以不善心,於一劫中,現於佛前常毀罵佛,其罪尚輕;若人以一惡言,毀呰在家、出家讀誦《法華經》者,其罪甚重。藥王!其有讀誦《法華經》者,當知是人,以佛莊嚴而自莊嚴,則為如來肩所荷擔,其所至方,應隨向禮一心合掌,恭敬、供養、尊重、讚歎,華香、瓔珞,末香、塗香、燒香,繒蓋、幢幡、衣服、餚饌,作諸伎樂,人中上供而供養之,應持天寶而以散之,天上寶聚應以奉獻。所以者何?是人歡喜說法,須臾聞之,即得究竟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若欲住佛道,成就自然智,常當勤供養,受持《法花》者。
   其有欲疾得,一切種智慧,當受持是經,并供養持者。
   若有能受持,《妙法華經》者;當知佛所使,愍念諸眾生。
   諸有能受持,《妙法華經》者;捨於清淨土,愍眾故生此。
   當知如是人,自在所欲生,能於此惡世,廣說無上法。
   應以天華香,及天寶衣服,天上妙寶聚,供養說法者。
   吾滅後惡世,能持是經者;當合掌禮敬,如供養世尊。
   上饌眾甘美,及種種衣服;供養是佛子,冀得須臾聞。
   若能於後世,受持是經者;我遣在人中,行於如來事。
   若於一劫中,常懷不善心,作色而罵佛,獲無量重罪。
   其有讀誦持,是《法華經》者;須臾加惡言,其罪復過彼。
   有人求佛道,而於一劫中,合掌在我前,以無數偈讚,
   由是讚佛故,得無量功德,歎美持經者,其福復過彼。
   於八十億劫,以最妙色聲,及與香味觸,供養持經者;
   如是供養已,若得須臾聞,則應自欣慶,我今獲大利。
   藥王!今告汝,我所說諸經,而於此經中,《法華》最第一。」

爾時佛復告藥王菩薩摩訶薩:「我所說經典,無量千萬億,已說、今說、當說,而於其中,此《法華經》最為難信、難解。藥王!此經是諸佛祕要之藏,不可分布,妄授與人,諸佛世尊之所守護,從昔已來未曾顯說。如此經者,如來現在,猶多怨嫉,況滅度後。藥王當知!如來滅後,其能書持、讀誦、供養、為他人說者,如來則為以衣覆之,又為他方、現在諸佛之所護念,是人有大信力及志願力、諸善根力,當知是人與如來共宿,則為如來手摩其頭。藥王!在在處處,若說、若讀、若誦、若書,若經卷所住處,皆應起七寶塔,極令高廣嚴飾,不須復安舍利。所以者何?此中已有如來全身,此塔應以一切華香、瓔珞、繒蓋、幢幡、伎樂、歌頌,供養、恭敬、尊重、讚歎,若有人得見此塔禮拜、供養,當知是等,皆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藥王!多有人在家、出家行菩薩道。若不能得見聞、讀誦、書持、供養是《法華經》者,當知是人未善行菩薩道。若有得聞是經典者,乃能善行菩薩之道,其有眾生求佛道者,若見、若聞是《法華經》,聞已信解、受持者,當知是人,得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藥王!譬如有人渴乏須水,於彼高原穿鑿求之,猶見乾土,知水尚遠,施功不已,轉見濕土,遂漸至泥,其心決定,知水必近。菩薩亦復如是,若未聞、未解、未能修習是《法華經》,當知是人,去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尚遠。若得聞解、思惟、修習,必知得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以者何?一切菩薩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皆屬此經。此經開方便門,示真實相,是《法華經》藏,深固幽遠無人能到,今佛教化成就菩薩而為開示。藥王!若有菩薩,聞是《法華經》驚疑、怖畏,當知是為新發意菩薩;若聲聞人,聞是經驚疑、怖畏,當知是為增上慢者。

「藥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如來滅後,欲為四眾說是《法華經》者,云何應說?是善男子、善女人,入如來室,著如來衣,坐如來座,爾乃應為四眾廣說斯經。如來室者,一切眾生中大慈悲心是;如來衣者,柔和忍辱心是;如來座者,一切法空是;安住是中,然後以不懈怠心,為諸菩薩及四眾,廣說是《法華經》。藥王!我於餘國遣化人,為其集聽法眾,亦遣化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聽其說法,是諸化人,聞法信受,隨順不逆。若說法者在空閑處,我時廣遣天、龍、鬼神、乾闥婆、阿修羅等,聽其說法。我雖在異國,時時令說法者得見我身,若於此經忘失句逗,我還為說令得具足。」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欲捨諸懈怠,應當聽是經,此經難得聞,信受者亦難。
   如人渴須水,穿鑿於高原,猶見乾燥土,知去水尚遠;漸見濕土泥,決定知近水。
   藥王!汝當知,如是諸人等,不聞《法華經》,去佛智甚遠;
   若聞是深經,決了聲聞法,是諸經之王,聞已諦思惟,當知此人等,近於佛智慧。
   若人說此經,應入如來室,著於如來衣,而坐如來座,處眾無所畏,廣為分別說;
   大慈悲為室,柔和忍辱衣,諸法空為座,處此為說法。
   若說此經時,有人惡口罵,加刀杖瓦石,念佛故應忍。
   我千萬億土,現淨堅固身,於無量億劫,為眾生說法;
   若我滅度後,能說此經者,我遣化四眾,比丘比丘尼,
   及清信士女,供養於法師,引導諸眾生,集之令聽法。
   若人欲加惡,刀杖及瓦石,則遣變化人,為之作衛護。
   若說法之人,獨在空閑處,寂寞無人聲,讀誦此經典;
   我爾時為現,清淨光明身,若忘失章句,為說令通利;
   若人具是德,或為四眾說,空處讀誦經,皆得見我身。
   若人在空閑,我遣天龍王,夜叉鬼神等,為作聽法眾。
   是人樂說法,分別無罣礙,諸佛護念故,能令大眾喜。
   若親近法師,速得菩薩道,隨順是師學,得見恒沙佛。」

添品妙法蓮華經

見寶塔品第十一[编辑]

爾時佛前有七寶塔,高五百由旬,縱廣二百五十由旬,從地踊出住在空中,種種寶物而莊挍之,五千欄楯,龕室千萬,無數幢幡以為嚴飾,垂寶、瓔珞、寶鈴萬億而懸其上;四面皆出多摩羅跋栴檀之香,充遍世界;其諸幡蓋,以金、銀、琉璃、硨磲、馬瑙、真珠、玫瑰七寶合成,高至四天王宮;三十三天雨天曼陀羅華,供養寶塔;餘諸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千萬億眾,以一切華香、瓔珞、幡蓋、伎樂,供養寶塔;恭敬、尊重、讚歎。爾時寶塔中出大音聲歎言:「善哉,善哉!釋迦牟尼世尊!能以平等大慧教菩薩法,佛所護念《妙法華經》,為大眾說。如是,如是!釋迦牟尼世尊!如所說者皆是真實。」

爾時四眾見大寶塔住在空中,又聞塔中所出音聲,皆得法喜,怪未曾有,從座而起,恭敬合掌,却住一面。爾時有菩薩摩訶薩,名大樂說,知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等心之所疑,而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緣,有此寶塔從地踊出?又於其中發是音聲?」

爾時佛告大樂說菩薩:「此寶塔中有如來全身,乃往過去東方無量千萬億阿僧祇世界,國名寶淨,彼中有佛,號曰多寶。其佛本行菩薩道時,作大誓願:『若我成佛,滅度之後,於十方國土有說《法華經》處,我之塔廟,為聽是經故,踊現其前,為作證明,讚言善哉。』彼佛成道已,臨滅度時,於天人大眾中,告諸比丘:『我滅度後,欲供養我全身者,應起一大塔。』其佛以神通願力,十方世界在在處處,若有說《法華經》者,彼之寶塔,皆踊出其前,全身在於塔中讚言:『善哉,善哉!』大樂說!今多寶如來塔,聞說《法華經》故,從地踊出,讚言:『善哉!善哉!』」

是時大樂說菩薩,以如來神力故,白佛言:「世尊!我等願欲見此佛身。」

佛告大樂說菩薩摩訶薩:「是多寶佛,有深重願:『若我寶塔,為聽《法華經》故,出於諸佛前時,其有欲以我身示四眾者,彼佛分身諸佛,在於十方世界說法,盡還集一處,然後我身乃出現耳。』大樂說!我分身諸佛,在於十方世界說法者,今應當集。」

大樂說白佛言:「世尊!我等亦願欲見世尊分身諸佛,禮拜、供養。」

爾時佛放白毫一光,即見東方五百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國土諸佛,彼諸國土,皆以頗梨為地,寶樹、寶衣以為莊嚴,無數千萬億菩薩充滿其中,遍張寶幔、寶網羅上。彼國諸佛,以大妙音而說諸法,及見無量千萬億菩薩,遍滿諸國為眾說法。南、西、北方四維、上、下,白毫相光所照之處,亦復如是。爾時十方諸佛,各告眾菩薩言:「善男子!我今應往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所,并供養多寶如來寶塔。」

時娑婆世界,即變清淨,琉璃為地寶樹莊嚴,黃金為繩以界八道,無諸聚落、村營、城邑,大海、江河、山川、林藪,燒大寶香,曼陀羅華遍布其地,以寶網、幔羅覆其上;懸諸寶鈴,唯留此會眾,移諸天、人置於他土。

是時諸佛,各將一大菩薩以為侍者,至娑婆世界,各到寶樹下,一一寶樹高五百由旬,枝葉、華果次第莊嚴;諸寶樹下,皆有師子之座,高五由旬,亦以大寶而挍飾之;爾時諸佛,各於此座結加趺坐,如是展轉,遍滿三千大千世界,而於釋迦牟尼佛一方所分之身,猶故未盡。

時釋迦牟尼佛,欲容受所分身諸佛故,八方各更變二百萬億那由他國,皆令清淨,無有地獄、餓鬼、畜生及阿脩羅;又移諸天、人置於他土,所化之國,亦以琉璃為地,寶樹莊嚴,樹高五百由旬,枝葉、華果次第嚴飾,樹下皆有寶師子座,高五由旬,種種諸寶以為莊嚴;亦無大海江河,及目真隣陀山、摩訶目真隣陀山、鐵圍山、大鐵圍山、須彌山等諸山王;通為一佛國土,寶地平正,寶交、露幔遍覆其上,懸諸幡蓋,燒大寶香,諸天寶華遍布其地。釋迦牟尼佛,為諸佛當來坐故,復於八方,各更變二百萬億那由他國,皆令清淨,無有地獄、餓鬼、畜生、及阿脩羅,又移諸天、人置於他土所化之國,亦以琉璃為地,寶樹莊嚴,樹高五百由旬,枝葉花果次第莊嚴,樹下皆有寶師子座,高五由旬,亦以大寶而挍飾之;亦無大海江河,及目真隣陀山、摩訶目真隣陀山、鐵圍山、大鐵圍山、須彌山等諸山王,通為一佛國土,寶地平正,寶交、露幔遍覆其上,懸諸幡蓋,燒大寶香,諸天寶華遍布其地。

爾時東方釋迦牟尼所分之身,百千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國土中諸佛,各各說法,來集於此;如是次第十方諸佛,皆悉來集,坐於八方。

爾時一一方四百萬億那由他國土,諸佛如來遍滿其中,是時諸佛各在寶樹下,坐師子座,皆遣侍者,問訊釋迦牟尼佛,各齎寶華滿掬,而告之言:

「善男子!汝往詣耆闍崛山釋迦牟尼佛所,如我辭曰:『少病、少惱、氣力安樂!及菩薩、聲聞眾,悉安隱不?』以此寶華散佛供養,而作是言:『彼某甲佛,與欲開此寶塔。』」諸佛遣使亦復如是。

爾時釋迦牟尼佛,見所分身佛悉已來集,各各坐於師子之座,皆聞諸佛與欲同開寶塔,即從座起住虛空中,一切四眾起立、合掌,一心觀佛。於是釋迦牟尼佛以右指開七寶塔戶,出大音聲,如却關[門@龠]開大城門。

即時一切眾會,皆見多寶如來於寶塔中坐師子座,全身不散如入禪定;又聞其言:「善哉,善哉!釋迦牟尼佛!快說是《法華經》,我為聽是經故而來至此。」爾時四眾等,見過去無量千萬億劫滅度佛,說如是言,歎未曾有,以天寶華聚,散多寶佛及釋迦牟尼佛上。

爾時多寶佛,於寶塔中,分半座與釋迦牟尼佛,而作是言:「釋迦牟尼佛!可就此座。」即時釋迦牟尼佛,入其塔中,坐其半座結加趺坐。

爾時大眾,見二如來在七寶塔中師子座上結加趺坐,各作是念:「佛座高遠,惟願如來,以神通力,令我等輩俱處虛空。」即時釋迦牟尼佛,以神通力接諸大眾,皆在虛空,以大音聲普告四眾:「誰能於此娑婆國土,廣說《妙法華經》,今正是時,如來不久當入涅槃,佛欲以此《妙法華經》付囑有在。」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聖主世尊,雖久滅度,在寶塔中,尚為法來;諸人云何,不勤為法?
   此佛滅度,無央數劫,處處聽法,以難遇故;
   彼佛本願:
   『我滅度後,在在所往,常為聽法;
   又我分身,無量諸佛,如恒沙等,來欲聽法。』
   及見滅度,多寶如來,各捨妙土,及弟子眾;
   天人龍神,諸供養事,令法久住,故來至此;
   為坐諸佛,以神通力,移無量眾,令國清淨。
   諸佛各各,詣寶樹下,如清涼池,蓮花莊嚴;
   其寶樹下,諸師子座,佛坐其上,光明嚴飾,如夜闇中,然大炬火。
   身出妙香,遍十方國,眾生蒙熏,喜不自勝。
   譬如大風,吹小樹枝;以是方便,令法久住。
   告諸大眾:
   『我滅度後;誰能護持,讀說此經?今於佛前,自說誓言。
   其多寶佛,雖久滅度,以大誓願,而師子吼;
   多寶如來,及與我身,所集化佛,當知此意。
   諸佛子等!誰能護法,當發大願,令得久住;
   其有能護,此經法者,則為供養,我及多寶。
   此多寶佛,處於寶塔,常遊十方,為是經故;
   亦復供養,諸來化佛,莊嚴光飾,諸世界者。
   若說此經,則為見我,多寶如來,及諸化佛。
   諸善男子!各諦思惟,此為難事,宜發大願;
   諸餘經典,數如恒沙;雖說此等,未足為難;
   若接須彌,擲置他方,無數佛土,亦未為難;
   若以足指,動大千界,遠擲他國,亦未為難;
   若立有頂,為眾演說,無量餘經,亦未為難;
   若佛滅後,於惡世中,能說此經,是則為難。
   假使有人,手把虛空,而以遊行,亦未為難;
   於我滅後,若自書持,若使人書,是則為難。
   若以大地,置足甲上,昇於梵天,亦未為難;
   佛滅度後,於惡世中,暫讀此經,是則為難。
   假使劫燒,擔負乾草,入中不燒,亦未為難;
   我滅度後,若持此經,為一人說,是則為難。
   若持八萬,四千法藏,十二部經,為人演說,
   令諸聽者,得六神通,雖能如是,亦未為難;
   於我滅後,聽受此經,問其義趣,是則為難。
   若人說法,令千萬億,無量無數,恒沙眾生,
   得阿羅漢,具六神通,雖有是益,亦未為難;
   於我滅後,若能奉持,如斯經典,是則為難。
   我為佛道,於無量土,從始至今,廣說諸經;
   而於其中,此經第一,若有能持,則持佛身。
   諸善男子!於我滅後,誰能受持,讀誦此經;今於佛前,自說誓言。』
   此經難持,若暫持者,我則歡喜,諸佛亦然。
   如是之人,諸佛所歎;是則勇猛,是則精進,
   是名持戒,行頭陀者,則為疾得,無上佛道。
   能於來世,讀持此經,是真佛子,住純善地。
   佛滅度後,能解其義,是諸天人,世間之眼,於恐畏世,能須臾說;一切天人,皆應供養。」

爾時佛告諸菩薩及天、人四眾:「吾於過去無量劫中,求《法華經》無有懈倦;於多劫中常作國王,發願求於無上菩提,心不退轉,為欲滿足六波羅蜜,勤行布施,心無悋惜,象、馬、七珍、國城、妻子、奴婢、僕從,頭目、髓腦、身肉、手足,不惜軀命。時世人民壽命無量,為於法故,捐捨國位委政太子,擊鼓宣令四方求法:『誰能為我說大乘者,吾當終身供給走使。』時有仙人,來白王言:『我有大乘,名《妙法蓮華》,若不違我,當為演說。』王聞其言歡喜踊躍,即隨仙人供給所須,採果、汲水、拾薪、設食,乃至以身而為床座,身心無倦,于時奉事經於千歲,為於法故,精勤給使令無所乏。」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念過去劫,為求大法故,雖作世國王,不貪五欲樂。
   搥鍾告四方:『誰有大法者,若為我解說,身當為奴僕。』
   爾時有仙人,來白大王言:
   『我有微妙法,世間所希有,若能修行者,吾當為汝說。』
   時王聞仙言,心生大歡喜,即便隨仙人,供給於所欲,採薪及果蓏,隨時恭敬與;
   情存妙法故,身心無懈倦,普為諸眾生,勤求於大法;
   亦不為己身,及以五欲樂,故為大國王,勤求獲此法,遂致得成佛,今故為汝說。」

佛告諸比丘:「爾時王者,則我身是;時仙人者,今提婆達多是。由提婆達多善知識故,令我具足六波羅蜜,慈、悲、喜、捨,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紫磨金色,十力、四無所畏,四攝法,十八不共神通道力,成等正覺廣度眾生,皆因提婆達多善知識故。告諸四眾,提婆達多却後過無量劫,當得成佛,號曰天王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世界名天道。時天王佛,住世二十中劫,廣為眾生說於妙法,恒河沙眾生得阿羅漢果,無量眾生發緣覺心,恒河沙眾生發無上菩提心,得無生忍至不退轉。時天王佛般涅槃後,正法住世二十中劫,全身舍利起七寶塔,高六十由旬,縱廣四十由旬,諸天人民,悉以雜華、塗香、末香、燒香、衣服、瓔珞、幢幡、寶蓋、伎樂、歌頌,禮拜、供養七寶妙塔,無量眾生得阿羅漢,無量眾生悟辟支佛,不可思議眾生發菩提心至不退轉。」

佛告諸比丘:「未來世中,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此《妙法蓮華經》品,聞已淨心信敬,不生疑惑者,不墮地獄,餓鬼,畜生,生十方佛前;所生之處常聞此經;若生天人中受勝妙樂,若在佛前蓮華化生。」

於時下方多寶世尊所從菩薩,名曰智積,白多寶佛:「當還本土。」

釋迦牟尼佛告智積曰:「善男子!且待須臾,此有菩薩名文殊師利,可與相見論說妙義,可還本土。」

爾時文殊師利,坐千葉蓮華,大如車輪;俱來菩薩亦坐寶華,從於大海娑竭羅龍宮,自然踊出,住虛空中,詣靈鷲山;從蓮華下至於佛所,頭面敬禮二世尊足,修敬已畢,往智積所,共相慰問,却坐一面。智積菩薩問文殊師利:「仁者!往詣龍宮所化眾生其數幾何?」

文殊師利言:「其數無量不可稱計,非口所宣,非心所測,且待須臾,自當有證。」所言未竟,無數菩薩,坐寶蓮華從海踊出,詣靈鷲山住在虛空。

此諸菩薩,皆是文殊師利之所化度,具菩薩道行,皆共論說六波羅蜜;本聲聞人,在虛空中說聲聞行,今皆修行大乘空義。文殊師利謂智積曰:「於海所化其事如此。」

爾時智積菩薩以偈讚曰:

   「大智德勇健,化度無量眾,今此諸大會,及我皆已見。
   演暢實相義,開闡一乘法,廣度諸群生,令速成菩提。」

文殊師利言:「我於海中,唯常宣說《妙法華經》。」

智積問文殊師利言:「此經甚深微妙,諸經中寶,世所希有;頗有眾生,勤加精進修行此經,速得佛不?」

文殊師利言:「有娑竭羅龍王女,年始八歲,智慧利根,善知眾生諸根行業,得陀羅尼,諸佛所說甚深祕藏悉能受持,深入禪定了達諸法,於剎那頃發菩提心,得不退轉,辯才無礙;慈念眾生,猶如赤子,功德具足,心念口演,微妙廣大,慈悲仁讓,志意和雅,能至菩提。」

智積菩薩言:「我見釋迦如來,於無量劫難行苦行,積功累德求菩提道,未曾止息,觀三千大千世界,乃至無有如芥子許,非是菩薩捨身命處,為眾生故,然後乃得成菩提道;不信此女於須臾頃便成正覺。」言論未訖,時龍王女忽現於前,頭面禮敬却住一面,以偈讚曰:

   「深達罪福相,遍照於十方,微妙淨法身,具相三十二,以八十種好,用莊嚴法身。
   天人所戴仰,龍神咸恭敬,一切眾生類,無不宗奉者。
   有聞成菩提,唯佛當證知;我闡大乘教,度脫苦眾生。」

爾時舍利弗語龍王女言:「汝謂不久得無上道,是事難信。所以者何?女身垢穢非是法器,云何能得無上菩提?佛道玄曠,經無量劫,勤苦積行,具修諸度,然後乃成。又女人身猶有五障:一者、不得作梵天王,二者、不得作帝釋,三者、魔王,四者、轉輪聖王,五者、佛身;云何女身速得成佛?」

爾時龍王女有一寶珠,價直三千大千世界,持以上佛,佛即受之。龍女謂智積菩薩、尊者舍利弗言:「我獻此寶珠,世尊納受,是事疾不?」

答言:「甚疾。」

女言:「以汝神通力觀我成佛,復速於此。」當時眾會,皆見龍女,忽然之間,變成男子具菩薩行,即往南方無垢世界,坐寶蓮花,成等正覺,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普為十方一切眾生演說妙法。

爾時娑婆世界菩薩、聲聞、天龍八部、人與非人,皆遙見彼龍女成佛,普為時會人、天說法,心大歡喜悉遙敬禮。無量眾生聞法解悟,得不退轉,無量眾生得授道記,無垢世界六種振動,娑婆世界三千眾生住不退地,三千眾生發菩提心,而得授記。智積菩薩及舍利弗,一切大會,默然信受。

添品妙法蓮華經

勸持品第十二[编辑]

爾時藥王菩薩摩訶薩,及大樂說菩薩摩訶薩,與二萬菩薩眷屬俱皆於佛前作是誓言:「唯願世尊,不以為慮,我等於佛滅後,當奉持、讀誦說此經典,後惡世眾生善根轉少,多增上慢,貪利供養,增不善根,遠離解脫,雖難可教化,我等當起大忍力,讀誦此經,持說、書寫,種種供養,不惜身命。」

爾時眾中,五百阿羅漢得授記者,白佛言:「世尊!我等亦自誓願,於異國土廣說此經。」

復有學、無學八千人得授記者,從座而起合掌向佛,作是誓言:「世尊!我等亦當於他國土廣說此經。所以者何?是娑婆國中,人多弊惡,懷增上慢,功德淺薄,瞋濁諂曲,心不實故。」

爾時佛姨母摩訶波闍波提比丘尼,與學、無學比丘尼六千人俱,從座而起,一心合掌,瞻仰尊顏,目不暫捨。於時世尊告憍曇彌:「何故憂色而視如來?汝心將無謂我不說汝名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耶?憍曇彌!我先總說一切聲聞皆已授記,今汝欲知記者,將來之世,當於六萬八千億諸佛法中,為大法師,及六千學、無學比丘尼,俱為法師,如是漸漸具菩薩道,當得作佛,號一切眾生憙見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憍曇彌!是一切眾生憙見佛,及六千菩薩轉次授記,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羅睺羅母耶輸陀羅比丘尼作是念:「世尊!於授記中獨不說我名。」

佛告耶輸陀羅:「汝於來世百千萬億諸佛法中,修菩薩行,為大法師,漸具佛道,於善國中,當得作佛,號具足千萬光相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佛壽無量阿僧祇劫。」

爾時摩訶波闍波提比丘尼,及耶輸陀羅比丘尼,并其眷屬,皆大歡喜得未曾有,即於佛前,而說偈言:

   「世尊導師!安隱天人,我等聞記,心安具足。」

諸比丘尼說是偈已,白佛言:「世尊!我等亦於他方國土廣說斯經。」

爾時世尊,視八十萬億那由他諸菩薩摩訶薩;是諸菩薩,皆是阿鞞跋致,轉不退法輪,得諸陀羅尼,即從座起至於佛前,一心合掌而作是念:「若世尊告勅我等持說此經者,當如佛教廣宣斯法。」復作是念:「佛今默然不見告勅,我當云何?」時諸菩薩敬順佛意,并欲自滿本願,便於佛前作師子吼,而發誓言:「世尊!我等於如來滅後,周旋往返十方世界,能令眾生書寫此經,受持、讀誦、解說其義,如法修行,正憶念皆是佛之威力。唯願世尊!在於他方遙見守護。」

即時諸菩薩,俱同發聲,而說偈言:

   「唯願不為慮,於佛滅度後,恐怖惡世中,我等當廣說。
   有諸無智人,惡口罵詈等,及加刀杖者,我等皆當忍。
   惡世中比丘,邪智心諂曲,未得謂為得,我慢心充滿;或有阿練若,納衣在空閑,自謂行真道,輕賤人間者;貪著利養故,與白衣說法,為世所恭敬,如六通羅漢,是人懷惡心,常念世俗事,假名阿練若,好出我等過,而作如是言:
   『此諸比丘等,為貪利養故,說外道論義,自作此經典,誑惑世間人。』
   為求名聞故,分別於是經,常在大眾中,欲毀我等故,
   向國王大臣,婆羅門居士,及餘比丘眾,誹謗說我惡,謂是邪見人,說外道論義。
   我等敬佛故,悉忍是諸惡;為斯所輕言,汝等皆是佛,如此輕慢言,皆當忍受之。
   濁劫惡世中,多有諸恐怖,惡鬼入其身,罵詈毀辱我,我等敬信佛,當著忍辱鎧。
   為說是經故,忍此諸難事,我不愛身命,但惜無上道;我等於來世,護持佛所囑。
   世尊自當知,濁世惡比丘,不知佛方便,隨宜所說法,
   惡口而嚬蹙,數數見擯出,遠離於塔寺,如是等眾惡,念佛告勅故,皆當忍是事。
   諸聚落城邑,其有求法者,我皆到其所,說佛所囑法。
   我是世尊使,處眾無所畏,我當善說法,願佛安隱住。
   我於世尊前,諸來十方佛,發如是誓言,佛悉知我心。」

添品妙法蓮華經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