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百官賀斷獄甘露降表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為百官賀斷獄甘露降表
作者:崔融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18

臣某等文武百官若干人言:一昨伏見御史中丞吉頊稱,某日承制,推法司斷事,惡逆者會赦不免,謀反者會赦從流,主上以為輕重不當,陷人入罪,制曰: 「君親無將,將而必誅,安有忠孝同極,而流罪異貫?若此者豈欽恤之意邪?」旋命主司奏上沿革。謹按《貞觀律》唯有十卷,其《捕亡》、《斷獄》兩卷,迺是永徽二年長孫無忌等奏加,果非庭堅所制。百寮蒙瞽,一朝開鑿,聖鑒元通,有如影響,自發德音之後,每夜觸處有甘露降者。臣等中賀。臣等聞刑罰者人之鞭策,號令者國之舟車:所以懲惡止奸,輔政助化。故軒轅之為君也,設法而天下安樂;陶唐之為帝也,察令而天下昭明;然則不令而誅,不教而殺,是虐人也;法不勝奸,刑不制罪,是陷人也。有以知懸之象魏,布以都鄙,是謂禁人為非;銘之鍾鼎,鑄之金石,是謂丕天之責:為人上者,可不務乎?若迺前主所是疏為律,後主所是疏為令,事有不合於古,不務於時,則弛而更張,矯以歸正,正朔三而改,文質再而複,王禮不相襲,帝樂不相沿:夫何為乎?亦雲適時而已。

惟天冊金輪聖神皇帝陛下躬明哲之性,秉淑聖之姿,順風雨以發生,乘雷電以震耀。推功天地,所以告成太室;致孝祖考,所以宗祀明堂:陳寶鼎於帝庭,正土圭於王邑。能事畢,頌聲興,冤積之氣不彰,刑殘之屍複育。斷獄四百,愈鑒寐於淳源;科條三各,尚劬勞於畫象。日者有司奏牘,議事不明,大聖當樞,囚人軫慮。但臣之事主,猶子之事親,父子則身體髮膚,君臣則股肱元首。出忠入孝,義在俱全;蘆嶔堅冰,法無異罰。曲禮垂教,子處洿宮之條;大傳立文,臣從瀦室之坐。何以才經赦宥,頓隔刑書,反逆首條而遂生,惡逆末坐而猶死?下上簪履,顛倒衣裳,遂使吏生淫巧,人無常禁,逆節所以時萌,凶黨由其或在,夫立殺止殺,制刑息刑,重其死然後生,峻其法然後禁。禮以齊君子,刑以齊小人,非惟聞義而輸忠,固亦知教而遷善。斬雕為樸,自然登至道之初;墨幪赭衣,何必獨上皇之代?銓也法也,念茲在茲。昔者仲尼修《春秋》,亂臣賊子懼;梁靖撰《七序》,竊位素食慚。況我大君財成,上帝制作,昭昭焉若日月之代明,累累焉似星辰之錯行,有典有則,是彝是訓,懷生幸生而有餘,群下瞻仰而不足。蕭相國捃摭秦法,窺天無階;杜武庫參定漢章,蹐地失措:誠可以垂後,誠可以達幽。

至人無心,靈契昭於元極;昊天有命,神物萃於休期。巽風未行,甘露頻降,亦何止言善而星退,躬禱而雲來?夫其素液繁灑,芳滋豐溢,叢駢六氣之英,搖動二儀之粹。匝園林而並潤,溥郡邑而同霑,漢宮無假於玉杯,魏殿不勞於瓊爵。臣等謹按:甘露者美露也,一名膏露,一名天酒。其凝如脂,其甘如飴,蓋神靈之精,仁瑞之澤。《稽命徵》云:「稱諡正名,則葦竹受甘露。」《孫氏圖》云:「王者和氣茂,則降於草木,食之壽。」《援神契》云:「天子刑於四海,德洞淪溟,則甘露降。」《鶡冠子》曰:「聖人之德,上及太清,下及太寧,中及萬靈,則膏露下。」《白武通》云:「甘露之降,則百物無不盛也。」陛下俯回衝眷,親定律文,必也正名,果符稽命。是使孟堅持論,談功德而未詳;抱樸裁書,稱太平而不盡。上可以輔聖躬之壽,下可以延庶物之和,言之動天,一至於是!臣等庇陰昌運,接景清朝,常勉誌於克家,每勤誠於報國。恭聞大典,伏覽殊祥,臣知拱極之尊,子識晞陽之慶。無任抃躍之至,謹詣朝堂奉表稱駕以聞,仍請宣付所司,頒告遐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