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茶水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煎茶水記
作者:張又新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21

故刑部侍郎劉公諱伯芻,於又新丈人行也。為學精博,頗有風鑒稱。較水之與茶宜者凡七等。揚子江南零水第一,無錫惠山寺石水第二,蘇州虎邱寺石水第三,丹陽縣觀音寺水第四,揚州大明寺水第五,吳松江水第六,淮水最下第七。斯七水余嘗俱瓶於舟中,親挹而比之,誠如其說也。客有熟於兩浙者,言搜訪未盡,余嘗志之。及刺永嘉,過桐廬江,至嚴子瀨。溪色至清,水味甚冷。家人輩用陳黑壞茶潑之,皆至芳香。又以煎佳茶,不可名其鮮馥也。又愈於揚子南零殊遠。及至永嘉,取仙岩瀑布用之,亦不下南零。以是知客之說誠哉信矣。夫顯理鑒物,今之人信不迨於古人,蓋亦有古人所未知而今人能知之者。

元和九年春,予初成名,與同年生期於薦福寺。余與李德垂先至,憩西廂元鑒室。會適有楚僧至,置囊有數編書。余偶抽一通覽焉,文細密皆雜記,卷末又一題云《煮茶記》。云代宗朝李季卿刺湖州,至維揚,逢陸處士鴻漸。李素熟陸名,有傾蓋之歡。因之赴郡,抵揚子驛。將食,李曰:「陸君善於茶,蓋天下聞名矣。況揚子南零水又殊絕。今者二妙千載一遇,何曠之乎?」命軍士謹信者,挈瓶操舟,深詣南零。陸利器以俟之。俄水至,陸以杓揚其水曰:「江則江矣,非南零者。似臨岸之水。」使曰:「某擢舟深入,見者累百,敢虛紿乎!」陸不言。既而傾諸盆,至半,陸遽止之,又以杓揚之曰:「自此南零者矣。」使蹶然大駭,伏罪曰:「某自南零齎至岸,舟蕩覆半。懼其鮮,挹岸水增之。處士之鑒神鑒也,其敢隱焉!」李與賓從數十人皆大駭愕。李因問陸,既如是,所經歷處之水,優劣精可判矣。陸曰:「楚水第一,晉水最下。」李因命筆口授而次第之:「廬山康王穀水簾水第一;無錫縣惠山寺石泉水第二;蘄州蘭溪石下水第三;峽州扇子山下,有石突然,泄水獨清冷,狀如龜形,俗雲蝦黁口,水第四;蘇州虎邱寺石泉水第五;廬山招賢寺下方橋潭水第六;揚子江南零水第七;洪州西山西東瀑布水第八;唐州柏岩縣淮水源第九(淮水亦佳);廬州龍池山頭水第十;丹陽縣觀音寺水第十一;揚州大明寺水第十二;漢江金州上遊中零水第十三(水苦);歸州玉虛洞下香溪水第十四;商州武關西洛水第十五(未嚐泥);吳松江水第十六;天台山西南峰千丈瀑布水第十七;郴州圓泉水第十八;桐廬嚴陵灘水第十九;雪水第二十(用雪不可太冷)。此二十水,余嘗試之,非係茶之精粗,遇此不之知也。夫茶烹於所產處,無不佳也。蓋水土之宜,離其處水功其半,然善烹潔器全其功也。」李置諸笥焉,遇有言茶者即示之。

又新刺九江,有客李滂門生劉魯封言嘗見說,余醒然思往歲僧室獲是書,因盡篋,書在焉。古人云:「瀉水置瓶中,焉能辨淄澠?」此言必不可判也,萬古以為信然,蓋不疑矣。豈知天下之理,未可言至。古人研精,固有未盡,強學君子,孜孜不懈,豈止思齊而已哉!此言亦有裨於勸勉,故記之。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