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陽記事/卷之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 球陽記事
卷之四
尚清王 尚元王 尚永王 尚寧王
琉球國 蔡溫、尚文思、鄭秉哲等著
卷之五

目錄[编辑]

尚清王[编辑]

神號:天續之按司添。

即位元年【明嘉靖六年丁亥】

二年,王命毛見彩授那霸里主。【此職自是始】

八年,冊封使陳陳侃、高澄齎勅至國。世宗遣正副使陳侃、高澄齎詔抵國,諭祭故王尚眞,封世子尚清為中山王。仍賜王及妃皮弁冠服、綵幣等物。既而照例,全竣歸國。

九年,王以金奉進以勞冊使。王受冊封時,必以金四十兩奉饋冊封使,以酬航海之勞。今番陳侃等固辭不受,王舅毛實等入京謝恩,并以金奉進。世宗命陳侃等受之。[1]

十一年,發兵征大島。大島有酋長數人,而一人叫與湾大親。其為人,性資忠孝,惟善是務。同僚酋長皆是奸侫,與與湾大親不睦。其同僚來入貢時奏言:「與灣大親有謀判之意,請誅之。若遲延,必難制焉。」王以大島阻海、虚實難辨之故,被讒惑。是年命將發兵,往討與湾大親。官軍上岸,與湾大親仰天嘆曰:「吾無罪而就死,只知我者天也矣哉!」自縊而死。兵虜其子,載軍實而還。

十三年,毛見彩授自奧渡上扱理。毛見彩【保榮茂親雲上盛實】任自奧渡上扱理,以掌從國頭至與論、永良部島之事。今按諸家譜,自昔至今,未見任此職者。時有毛見彩曾任自奧渡上扱理,而歷年已久,莫從稽詳。[1]

創建地藏堂于那霸東西之境並湧田地。[2]日本僧有日秀上人者,隨波抵國,創建石塔那霸東西之境並湧田地。自刻地藏六像,奉安于其中,使人起崇信之心,以行善行之事也。那霸之塔銘曰:「一紙半錢,助成輩現世安穩,後生善所。嘉靖十八年己亥二月十二日敬白。」湧田之塔銘曰:「欽奉【此下有字形,然糊塗難辨】六道能化地,地藏菩薩【此下亦有數字,漫然不明】現世安穩,後生善所。大明嘉靖十八年己亥三春晦日敬白。」

附:徃古之世,素建阿彌陀堂于那霸東西之地,以為崇信。至于後世,亦建西福寺,移安其阿弥陀如來。嘉靖年間,改建地藏堂。由是至于今世,俗叫阿弥堂。康熙丙午年間,住僧賴意將其西福寺賣去,俗人以為家宅。後亦卜地于久茂地,改建桂林寺,奉安如來。而淨土宗僧住持其寺焉。

二十五年,金貴赤授國殿堂官。今按諸家譜,金貴赤【識名親雲上安忠】曾授此職。除此之外,無人任此職者。疑乎此職自是始也。[3]

附:

一 嘉靖年間,王命蔡靈中【仲村柄親雲上政賢】任御物城職。而不知何世而始也。

一 嘉靖年間,那霸若狹町邑有衛氏【具志川月春】。其為人也,生質篤恭,存心素直。一日,出于祖野崎,以為戲遊之時,忽有一老翁過來濱邊掘砂埋物,忽化清風而去。月春深奇怪之,往行其處,掘起其所掘之沙以觀看之。即有黃金白銀堆填其坎內也。月春大驚且怪,不敢稍動焉。暫時喜悦曰:「我遇此祥,乃天祐錫之也。」遂取黃金白銀而歸家矣。

一 真和志郡古波藏邑有王農大親號稱仁岳者,降生一女子,名曰真世仁金。此時有神出現于王農地。聖主親臨其地而祭祀焉,遂幸于大親之宅。大親出外,不在其家;幼女獨居看守焉。忽覩王駕枉臨,乃設位迎之。王熟看其幼女舉動,周旋大異凢人,誠有成人氣象。王即命大親比及幼女成長,侍令後宮。幼女年甫十四歲,始以入宮。既膺寵愛,擢為夫人,而生尚洪德【讀谷山王子朝苗】,封敘大按司志良禮。厥後大親無有嗣子,其所有家產田地等悉與外孫尚洪德公。而今子孫世受其田地而奉祭外祖焉。且春秋二季皆聚宗族,以祭湧田神社也。

一 嘉靖年間,薛明道【江洲親雲上賀章】奉命為紋船使,到薩州以為聘問。此時請天神木像而歸回,即卜地于那霸善興寺西側,創建此堂,而奉安其中。而航海及告祈者必到于此而祈禱焉。

一 首里湛氏【數明親雲上】,原來美里郡伊霸村人也。自幼稚時,深嗜神歌,朝夕詠謠,不敢懈怠焉。比及壯年,詠謠得妙矣。嘉靖年間,聖主行幸久高島。湛氏為神酒司頭,捧獻神酒到久高島。時聖主下來,鷁舩將返棹掛帆。湛氏乗鷁舩奉獻神酒,回到中洋,黑雲四起,風雨頻至,東西不分,狂浪澎湃,進退共難。於是湛氏立鷁舩頭,謠神歌曲。再三歌謠,風波漸靜,天面四開,鷁舩無恙,到與那原。聖主深蒙褒美,擢家來赤頭職,為神歌頭,頂戴黃冠。後賜大島地方數明地頭職。

尚元王[编辑]

神號:日始按司添。

即位元年【明嘉靖三十五年丙辰】,毛見彩授御双紙庫理。自昔設置此職,稱納殿奉行,未祥何世而始焉。是年,王令毛見彩【保榮茂親雲上盛實】任御双紙庫理職。康熙庚申,兼管官勢頭事務。辛酉之春,総理朝廷典禮。

二年,送還中國被掠金神等六名于福建。本國海疆守臣馬必度所獲中國被掠金神等六名,附搭貢舩送還福建。世宗仍賜勅獎諭,而有厚賜馬必度等。

四年,創建屋嘉部村。首里和積善【國頭子景常】乃是尚元王御妃東之按司叔父也。聖主深恤其貧,賜屋嘉部田地。由是移家宅于其地,改名屋嘉部子。其為人也,性質孝友,行事信實,故遠近之人深慕其德澤。自南至北爭先歸來聚為屋嘉部村。

七年,冊封使郭汝霖、李際春齎詔至國。嘉靖丁巳,王遣正一議大夫蔡廷會、長史蔡朝器等入貢,照請襲封。至于戊午,世宗命刑科給事中郭汝霖、行人李際春為冊封正副使。因海寇出沒不時,未及開洋。己未之秋,蔡廷會、長史梁炫等奉表貢方物並謝恩。時廷會等具言:「海中風濤回測,海寇出沒不時。恐使者有他虞,獲罪上國。請如正徳中封占城故事,賚回詔冊,不煩天朝遣封。」福建巡按御史樊獻科以聞。世宗命禮部議。禮部議奏:「昔正徳中,占城國王為安南所侵,竄居他所,故令使者賚回勅命,乃一時權宜。然占城國王沙古卜洛猶懇請遣使封,為蠻邦光重。今琉球左海中,諸國頗稱守禮,累朝以來,待之優異。毎國王嗣立,必遣侍從之臣,奉命服節冊以往,著為例。且廷會無世子印文,若遽輕信其言,萬一世子以遣使為至榮,以遙拜為非禮,不肯受封,复上書請使如占城,將誰任其咎哉?乞凡朝貢並冊封如例,以示大典。」世宗從之。至于是年,海氣稍靖,特遣冊封正使刑科給事中郭汝霖、副使行人司行人李際春齎詔抵國,諭祭故王尚清,封世子尚元為中山王。仍賜王及妃皮弁冠、綵幣等物。既而照例,全竣歸國。

王以金請命,冊使不受。王受冊封,以金四十兩,例餽冊使。今番郭汝霖等不受。王舅穆涷徳等入閩赴京,謝襲封恩,并齎金請命。世宗曰:「朝廷命使無受謝之義。詔聽汝霖等辭。」尋以二臣遠行,著勞各賜錦幣。[1]

葛宜盛任石木奉行。徃昔之世,未聞此職。至于是年,始令葛宜昌【座喜味親雲上秀昌】任石木奉行也歟。歴年久遠,莫從稽詳。至于近世,令設木奉行,專管重修宮殿及修造器物之事。

創建奉神門前石欄。法司官澤子毛廉、馬良詮奉命于禁城奉神門前始建石欄杆。

加建天使館亭。天使館大門內有公堂一座。進則寢堂,冊使二員相共栖居焉。東西廊、二後小堂,一僅容從者也。冊封使郭汝霖等以海氛欝蒸、室廬畧隘而深憂慮之,以告大夫蔡廷美轉為奏聞。王即命廷美鳩工掄材,東西之地各造一亭,與後垣相隔約丈餘許,不日而成。巳結竹籬于兩傍,亦植花草于前楹,而設為花塢于各處,頗有幽雅趣。郭公等大喜,乃書其扁曰「息思亭」。其記今存。次後每會冊使來臨,必于寢堂後構小樓二,著為例。[1]

九年,仲敬芝授大下司御物奉行。王令仲敬芝【川頭親雲上充輝】任此職。崇禎年間,尚豐王時,亦有授此職者也。至于即今,無有此職。為何建之,何世廢之,不可得而詳焉。

十年,中國被掠人口以便送還。本國山北守臣鄭都所獲中國被掠人口,附搭貢舩送還福建。世宗嘉王忠順,降勅獎諭,仍賜王銀五十兩、綵幣四表裏;貢使梁灼、鄭都各賜銀三十兩、幣一表裏。

十二年,穆宗登極,改元隆慶。

十四年,送還中國被掠人口。王遣海疆守臣由必都等,送還中國被掠人口。福建守臣以聞。穆宗以王屢效忠誠,賞賜銀幣如前。至于辛未,又送還人口,亦蒙勅,獎賜如前。

十六年,王統大軍徃征大島。大島與灣大親亡後,其同僚等謀叛,絕貢不朝。由是,王親率大軍,駕船五十餘徃征大島。賊徒領兵迎敵,戰未數次,大敗而走。官軍深入其境,金鼓震天,勢如雷霆。賊徒大驚,降者無數。賊酋無力可戰,被縛受誅。王命別立酋長,撫安百姓。既而捷凱,班師而歸焉。[1]

加建一廟于圓覺寺。弘治甲寅,創建一廟于大殿右地。然廟宇窄狹,難以奉安先王神主。至于是年,加建宗廟,名之曰御照堂,以為正統昭穆諸位神主而祭祀焉。

馬順徳祈代王躬以致兵卒,遂蒙褒獎,擢按司。馬順徳【國頭親方正格】嘗任法司職。時扈從聖駕往至大島征伐他罪時,王罹病危甚。順徳深悲憂之,籲天告神,深祈代王而死。未閱數日,王症果愈,班師而返。是年,順徳深病而卒。由是王以馬思良、誠驥、順徳世盡忠貞,有功于國家,特命順徳長男似龍擢為按司,世受襲爵,著為定規。[1]

久米島赤嶺宇榮比屋討大島,賞賜地數畝。中山遣軍征討大島。時久米島仲里間儀間村赤嶺城村宇榮比屋從軍而行。惟笠理村人只恃地甚嶮岨,不敢降服。大將令他二名征討其邑。赤嶺宇榮比屋等奮勇,勵力相共,攻破笠理,邑人遂致投誠。聖主嘉其功勞,賞賜大原地數畝。

附:嘉靖年間,王令毛永蔭【兼城親方榮重】任首里大親。未知何代而始置此職,後亦未有此官職。

尚永王[编辑]

神號:英祖仁耶按司添,又稱日豐操王。

即位元年【明萬曆元年癸酉】,送還中國被掠人口。此人口附搭貢舩送還福建。時獎賚如例。

附:萬曆年間,首里宣擢英【東風平親方董精】任那霸里主職。當于此時,自捐銀錢於親見世大門,創建門樓,以為物處。

三年,明神宗優待貢使。萬曆三年乙亥,世子遣使貢方物。神宗命禮部除例給外,另給鷄鵞、米麪、酒果,以示優異。

七年,冊封使蕭崇業、謝杰等賚詔至國。萬曆乙亥,神宗命蕭崇業、謝杰為正副使。至于是年,正使户科給事中蕭崇業、副使行人司行人謝杰齎詔抵國,諭祭故王尚元,封世子尚永為中山王。仍賜王及妃皮弁冠服等物。既而照例,全竣歸國。

首里坊易榜曰守禮之邦。本國自通中朝而來,修職入貢,讀書學禮,即明大祖稱為禮義之邦。嘉靖年間,禮部奏曰:「琉球在海中,諸國頗稱守禮。又尚永王受封時,制詞有云:『世修職貢』,足稱守禮之邦。」由是尚永王命法司,始用「守禮之邦」四字為額。然平常止用「首里」二字;毎會冊使賁臨,易以「守禮之邦」四字為例。康熙年間,始定榜字,曰「守禮之邦」。

附:

一 萬曆年間,汪永澤【小橋川親雲上孝韶】任瓦奉行職,総管陶瓦並燒瓷等項。至于近世,另設燒物奉行,各管其事。今亦瓦奉行総管其事。【昔有中國之人來至此國,卜地于國場邑,始開第宅而栖居焉。即造陶窑于真玉橋邑,恒燒瓦以為家業云爾。】

一 萬曆年間,黃得正【賜名國親雲上吉忠】為勢頭頭役大下司御鎖之側。又《題奏全抄》云:順治年間,尚賢王時,亦有大臺所御鎖之側,而未知何世而裁去也。

一 萬曆年間,那霸東邑屢次火燒,人家盡屬烬煨。于是乎,下天妃廟前鑿做池塘,以防其火災。又一説:甚忌里街似火字,以掘此塘而避焉。此二説不知孰是。

尚寧王[编辑]

神號:日賀末按司添。

即位元年【明萬曆十七年乙丑】,翁世思授螺赤頭奉行。翁世思【城間里之子親雲上盛政】任螺赤頭奉行職,兼管螺赤頭簾匠、貫物匠、火矢人、疊打匠、皮匠、加籠匠矣。[4]今按諸家譜無任此職者。由是孝之自此而始也歟?[5]

四年,毛鳳儀等征討謝名一族。首里西側謝名一族謀叛,王命毛鳳儀【池城親雲上安賴】、毛継祖【東風平比嘉親雲上盛續】、金應照【摩文仁親雲上安恒】等徃討之。鳳儀等奉命,率領義兵行至其宅,四面環攻,水洩不通。謝名固守家庭,防備甚密,不敢出戰。於是乎,鳳儀等無力可施,繫火於矢射彼屋上。倏然火烟大起,燼煨房屋。則其一族出庭迎敵,數次而勝敗未分。鳳儀等揮鎗振劍,勵力奮勇相戰。亦數合,遂殺其將一名,則族黨殺戰,寡不勝衆,盡被擒擄。鳳儀等大得捷功以聞。聖上大悦,各賜紫冠,以加褒嘉矣。

毛鳳朝授金奉行。毛鳳朝【阿波根筑登之親雲上盛韻】任金奉行職,兼管金具師、裱具師、削物師、雕物工、縫物工、糸組工、貫工、鞍打工、錫工矣。[6]今按諸家譜無任此職者。疑乎此職自此而始也歟?[7]

五年,毛光秀授御物奉行。本國設置此職,未詳何世而始。今按諸家譜,但看毛光秀【大湾親雲上榮清】始授此職也矣。[8]

九年,創建太平橋。首里之地有一小川,自古設板為杠,以便徃來。萬機之暇,深念人民涉跋之險,特命輔臣疊石建橋【在首里西州與西原郡平良邑之境】,刻岩成路,名之曰太平橋。從此之後,人民共免滑亂崎嶇之憂,牛馬皆喜任載易馳之安也。

十五年,扶桑僧袋中至國。日本國淨土宗僧袋中雲遊本國,逗留三年,著作《神道記》一部。且摭取佛経佳句以和俗言而教之於那霸人民,日夜誦之讀之,使人興發善心、懲戒悪志也。本國念佛自此而始。

十六年,楊壯盛授仲頭御鎖側。今按諸家譜,自古至今,未見任此職。但有楊壯盛【山內親雲上昌倫】嘗授此仲頭御鎖側官職耳。而歴年久遠,何世始置,且為何廢之,莫從稽詳。[1]

十七年,総官野國自中華帶來蕃薯,以播于國。総官野國,野國邑人,自中華蕃薯植于盆上而帶來。麻平衡【儀間親方真常】聞之,徃乞其苗,且問栽培之法。野國告之曰:「蕃薯條為圈埋之於地。已當實熟之時,掘以食之。」平衡如其言,以為栽植。歴乎數年,蕃薯繁多。一年,凶荒,五穀未登,民人饑饉。平衡掘用蕃薯賑濟。人民時念蕃薯,以補五穀。本國珍寶莫大於此焉。即切蕃薯條,播之於野。歴至十五年間,人皆知蕃薯,以充飯食,廣敷國中矣。至于近世,於野國港西地洞中創建石堂,奉安野國神骸于其中,每年二次祭祀之。亦野國里砂邊等三邑人民,二三月中擇吉祭祀其墓,以祈豐年。亦小祿郡儀間人民致祭于儀間赤平,以報野國之恩也。

始以天界寺為廟。此廟伹請貴戚可受王薦者而奉安于此廟。著為定規。

十八年,冊封使夏子陽、王士禎等至國。辛卯之春,王遣正議大夫鄭禮等奉表入貢。始以尚永王訃告于朝,並言:「國方多事,未暇請封。」禮部咨言:「父王既薨,宜速請襲爵,鎭壓國人。毋以地方多事為辭。」至甲午冬,使者于灞等迎接京回貢臣。時于灞等自為世子尚寧請封。福建撫臣許孚遠以海氛未息,議奏遣使齎勅至福建,聽來使面領;或遣慣海武臣同彼國使臣往,尚其無虞。神宗曰:「待世子表請,然後如議頒封。」禮部議奏:「今已海氛甚盛,但取具該國王舅、法司等官印,結與世子奏本到京,即頒勅封,不必遣官。」神宗曰:「琉球既來請封,宜選廉勇武臣一員同往行禮。」庚子秋,長史蔡奎等仍請襲封。禮部右侍郎暑尚書事朱國祚奏言:「琉球國僻處東南,世修職貢。時當承襲,屡遭倭警,延逭至今。既経世子尚寧奏請,相應准封。其該用皮弁、冠服、紵絲等項,宜照例應付。遣官已奉明旨,但據其陳乞情詞,投引會典,必以文臣為請,惟聖明裁定。」神宗從之,命兵科給事中洪瞻祖、行人司行人王士禎爲冊封正副使。但海氛未息,而未及開洋,瞻祖以病卒,命以兵科右給事中夏子陽代之。乙巳之年,神宗命正副使夏子陽等作速渡海,以彰大信。仍傳諭本國:「以後領封海上,著為定規。」于時夏子陽等齎勅至國。而撫臣徐學聚,同巡按方元彦,以濱海多事,警報不止,奏請如前旨,遣武臣前往。夏子陽等且言:「屬國言不可爽,使臣義當有終。乞堅成命,以慰遠人。」神宗從之。至于是年,神宗遣正使兵部右給事中夏子陽、副使行人司行人王士禎等齎詔至國,諭祭故王永,封世子尚寧為中山王。仍賜王及妃冠服、綵幣等物。既而照例,全竣歸國。

十九年,神宗補賜閩人阮國、毛國鼎。萬曆丙申,王遣王舅毛鳳儀等謝襲封恩,附奏:「洪武、永樂年間賜閩人三十六姓,其孫子知書者,授大夫、長史為修貢謝之司;習海者,授通事、總管,為指南之備。今世久人湮,文字音語,海路更針,常至違錯。乞依往例,更賜數人。」禮部以聞。翌年丁未,神宗仍以阮國、毛國鼎二人,許入本國臣籍。即今唐榮阮、毛二姓是也。

二十一年,始置宮古山砂川頭職。嘉靖年間,鯖祖氏仲宗根豐見親玄真三男宇真乃古擢為下地大首里大屋子。萬曆己酉,國中與人【童名武佐】入貢中山,時亦擢為砂川大首里大屋子。官子、島頭三貢自此而始焉。

日本以大兵入國,執王至薩州。本國素與薩州為隣交,紋舩徃來,至今百有餘年。奈信權臣謝名之言,遂失聘問之禮。由是,大守家久公特遣椛山氏、平田氏等來伐本國。小大難敵,寡不敵衆,王從彼師軍到于薩州。

二十三年,王自薩州回駕本國。王留薩州已経二年,王言:「吾事中朝,義當有終。」大守公深嘉其忠義,卒被放回。然後國復晏然。

創建宮古山祥雲寺並神社。《遺老傳説》:徃昔之時,宮古島邪神妖魔屢出于世,大惱人民,不堪其憂焉。平良地志禮滿里有平良大屋子者,嘗入貢中山。公事已竣,那霸開舩。回到中洋,陡遭逆風,漂至高麗,而言語不通、容貌相異。高麗人忽擒平良,置之于几上,將斬其頭。平良潜然流涕,仰天告救。遂指琉球二字于地。高麗人即知為球人,解縛慰之,給糧瞻養。已經五年,送至北京。又逗留三年,值乎琉球貢使歸來中山,平良想已逃其苦難,全命以歸者,豈非天庇耶?乃請波上山大權現歸至故鄉,創結茅菴,奉安之于其中,以為崇信。自此之後,惡魔退避不敢惱人,一島泰平,四民安樂。萬曆辛亥,薩州檢察使奉命來臨此島量丈田地。回至球國,檢察使題請國王,幸准其請,創建神社並寺院于平良地,名其寺曰龍峯山祥雲寺。即奉達磨大師、釋迦如來,盖以陶瓦,而奉移大權現麗美輪美奐矣。乃延山月,以為開山住持也。

王裁諸郡按司掟,始建地頭代。[1]

菊隱任相臣加判役。國相尚宏【具志頭王子朝盛】卒。由是西來院住僧菊隱國師實授此職。[1]

二十四年,毛泰運授貝摺奉行。毛泰運【保榮茂親雲上盛良】奉命任貝摺奉行,兼管繪師、繪物師、木地引御櫛作、三線打矢作等匠夫之事。然而此等匠夫自何世而始,不可得而詳也。

神宗命十年一貢。萬曆壬子,王遣栢壽、陳華等咨言:「王已被縱歸,國復安然,仍遣使修貢。」神宗命福建布司移咨本國,言:「琉球新経殘破,財匱人乏,何必閫闕遠來?當厚自繕聚,俟十年之後物力稍完竣,然後復修貢職,未為晚也。」遂定十年一貢為例。[1]

二十六年,欽德基生異人自了。欽氏諱可聖,童名真竈,首里之人也。父欽德基【城間親雲上清信】,母馬氏思乙金。始生口唖,父母以為廢人,不教以讀書。八歲時,以手指天日向其父,欲有問狀。父以為唖子故,態不之答。乃登海山絕頂觀日所自出處,晨往暮歸,如是者月餘。忽鼓掌大笑,似有得夫天地旋轉、日月升沈之理而快意焉。自是遇一事、見一物必窮晝夜思索,務得其故,而後已類如此。其兄覺鎗棒法,自了從旁竊勸,盡得其妙。後凡於庭中試其技,自了見之,冷然而笑。兄怒曰:「汝以我有破綻處,或者汝能之乎?」自了持棒下庭,盤旋飛舞,勢如矯天游龍,操縱靡不如法。其兄始愧,服不敢言。一日,同里中兒登山,見一羊從高巖墜下不死。自了凝眸而思,默想所以不死之故者,良久,忽大悟,遂飛身下岩。衆大驚,以為必死。下山視之,無恙也。其弟借鄰人書,置案頭。自了翻閱畢,弟持去。自了索筆疾書始末,無一字錯落。喜臨池學帖,筆如龍蛇,得王右軍遺意。善鐫圖章,刻畫古朴,有秦漢風。尤工丹青,凢古人墨蹟,摹倣逼肖,雜之古畫中,無有能辨之者。後乃以善畫得名。中山王聞之,召入內廷命畫。凢山水花竹翎毛,筆筆入神。王愛之,常侍左右,賜號曰自了。崇禎年間,冊封行人杜三策至中山,王出自了畫索留題。杜公大加稱賞,比之顧虎頭、王摩詰,以為近代無有也。迄今字畫流傳國中,人得之如獲至寶。年十八,無疾而逝,葬三日後塚開尸脱,唯餘空棺,衣履異香繚繞不散。惟獨恨自了無文章傳世耳。使其父教以讀書,則古文詞詩歌必能追踪往哲不則,天或假之以年,閱歴久而聰明生,未必無詞藻可觀也。

二十九年,向洪基授平等側官。本國設建此職,未詳何代而始焉。伹向洪基【與那原親雲上朝智】授此職,時專掌平等所並首里事至于近世,兼仕取次職。

宜巨卿授浮得奉行。宜巨卿【內間親雲上董德】為浮得奉行。《題奏全抄》云:崇禎年間尚豐王時,有浮得奉行職。而後無任此職者,未詳何世而廢止也。[1]

毛振藢授當頭職。毛振藢【上江洲親雲上盛相】嘗為當頭,而何世而建之,為何廢之,不可得知也。

三十一年,始制八卷冠。《遺老傳》曰:昔時以乙丈三尺之布纏頭,八重山卷以為冠,故曰八卷。是年,王幸久高島,行到中途,忽遇大雨,群臣衣冠盡濕,而萎獨有蕭元瑞【仲地筑登之名禮】所戴之冠無有濕貌,異乎群臣之冠,不散凋萎。王奇異之,伹有蕭元瑞八卷冠由極為質地組布為皮。王深褒美之,即令群臣僉倣此八卷冠也。【《神道記》曰:本以一丈三尺布纏頭,布分薙囯,改造八卷,分薙玉,乃黃自昌·脇名國親雲上吉治也。未知孰實。以此考之,今八卷者,始于黃自昌,而蕭元瑞次之也哉。】[9]

附:

一 我國土瘠少,國用不足,故與朝鮮、日本、暹羅、爪哇等國嘗行通交之禮,互相徃來,以備國用。萬曆年間,王受兵警,出在薩州。時王言:「吾事中朝,義當有終。」日本深嘉其志,卒被縱回。自爾而後,朝鮮、日本、暹羅、瓜哇等國互不相通,本國孤立,國用復缺。幸有日本屬島度佳喇商民至國貿易,徃來不絶。本國亦得頼度佳喇,以備國用。而國復安然。故國人稱度佳喇曰寶島。

一 萬曆年間,向益國【越來親方朝上】一日巡至各處,取來花梢【俗叫花具】,歸來收港村。偶遇驟雨,日落西山,將至黃昏,避雨于墓前【在其橋北面】。忽有墓外告訪一聲【俗叫御左右來】,即自墓內亦有應一聲【俗叫誰】。又墓外有聲曰:「予今燃眉缺乏,由是前日汝所借之錢要以使用。屢次催促而未見償還。至于目今缺用已甚,請乞早速返給,補其缺乏。」又墓內有聲曰:「予要以火速奉償,無有錢寶。而俟延已久,今于獲罪已多,請宥其罪矣。于本月之開當回忌日,想子孫有燒紙而祭,必於其時以致奉償。伏乞寬數日,以貺全恩。」自此之後,寂寂寞寞,無有一聲。向益國深奇異之。此時雨又暫晴。即到收港村,問墓主人。村人曰:“其墓主者,今在仲間邑,名稱西原。」向益國又徃至他村,訪其子孫,細告一遍。西原流淚曰:「亡父忌日,與君之語不稍異也。然子孫自素窘迫無倚,而告不孝。」深恨不能供祭祀而哭淚如雨,不敢少止焉。向氏即發給米錢,以濟貧缺。西原深拜謝之。當其忌日,謹供祭品,以致祭祀。其夜有靈夢,細告西原曰:「深蒙向公洪恩,祭品甚厚。況復前借人錢屢被催促,延至數旬,難以送還,羞愧最深。今日以其祭錢全為償還,以致安心也。汝明晨必徃向府,以致謝恩。」翌日,西原早徃首里,拜謁向公,告説靈夢,深為拜謝。自此之後,西原子孫每年製酒獻向府,以報鴻恩。是故今呼其墓曰御左右墓,又称被催賃墓。

一 萬曆年間,親見世地內有一公藏,名之曰金庫。但有大屋子、筆者,而屬于鍛冶奉行亦理其事。至于近世,毀其公庫。[1]

一 萬曆年間,毛時儀【安里親方清房】任石木鐵三奉行主取職。未知何世而始,亦為何而裁也。

一 萬曆年間,唐榮鄭週【俗曰萬古長史】時奉命書天界寺三字匾額,以懸于妙高山大門云爾。

一 徃昔之世,麻姑山、八重山未設績織之屋,各島人民家家績織,以出夫里布。至于此時,各島諸村邑創建績織屋一座,以為納貢之處。

註釋[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日本內閣大學藏本無此節。
  2.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此節前有「十三年」三字。
  3.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此節僅有第一句,無後三句。另外在第一句後附「此職自是始」五個小字。
  4. 筑波大學藏本無「矣」字。
  5.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無此句。
  6. 筑波大學藏本無「矣」字。
  7.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無此句。
  8.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此節僅有第一句,無後二句。
  9.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無此處小字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