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陽國志/卷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蜀志 華陽國志
南中志
常璩 作 
公孫述劉二牧志


目录

南中志[编辑]

寧州,晉泰始六年初置,蜀之南中諸郡,庲降都督治也。南中在昔,蓋夷越之地,錢、《函》二本脫蓋字,重越字。滇、濮、句町、夜郎、葉榆、桐師、嶲唐,侯王國以十數,〔或椎髻耕田,有邑聚,或〕編髮、「左衽」隨畜遷徙,舊本唯「隨畜」下六字,只能表嶲、昆明,即葉榆民俗,若夜郎、滇、濮、句町、則明明為定居之民。故依《西南夷傳》改。莫能相雄長。此下舊有嶲唐小注。刪。周之季世,楚「威」〔頃襄〕舊刻皆同《史》、《漢》、《西南夷傳》作威。顏師古《漢書》注牂柯郡引《華陽國志》作「頃襄王時」(《後漢書》同)。廖本注謂:「蓋顏師古因秦奪楚黔中郡地在頃襄王時,改而引之也。」顧觀光《校勘記》云:「廖說誤也。《史記正義》,《藝文》七十一,《書鈔》百三十八,《御覽》百六十六,又七百七十一,并引作頃襄王。必《華陽國志》古本如此,後人依《史》、《漢》改耳」。今按:杜佑《通典》百八十七已駁威王時之說,謂「恐《史記》謬誤,班生因習便書。范曄所記詳考,為正」。清黔人莫與儔《莊蹻考》徵引詳贍,論斷允當。謂「杜氏以《史》、《漢》威王時為非,《後書》頃襄王時為正」。茲更詳攷參合,定《常志》原作「頃襄王」,依譙周《古史攷》,不取《史記》。《范史》遵用《常志》,而後人更從《史》、《漢》改易作威王也,當改還。參看附錄《莊蹻入滇攷》。王遣將軍莊蹻泝沅水出且蘭以伐夜郎,植牂柯,各本作,牂柯,字不同,音義同。此依錢、廖本。繫船於是。繫,廖本注云「當作椓,下同」。船,劉、李,《函海》作舡。下同。且蘭既克,劉、張、吳、何、王、浙本並作剋。廖本作克。夜郎又降,而秦奪楚黔中地,無路得反,遂留王滇池。此段「夜郎又降」句以上,亦是常氏用《古史攷》文。《范史》遵之。《史記》言楚威王時有誤;謂「使將軍莊蹻將兵,循江上略巴、蜀、黔中以西」則不誤。說詳附錄《莊蹻入滇考》。緣此是常氏本文,故不改。蹻,楚莊王苗裔也。顧觀光云:「此又誤。《書鈔》、《御覽》並云:遂留之,號為莊王。」按:不得以此為舊刻又誤。以牂柯繫船,因名且蘭為牂柯國。張、吳、何、王本以字下脫牂柯字。《藝文》、《御覽》並云「以且蘭有椓船牂柯處,乃改其名為牂柯」,引而變其文也。「分侯支黨,傳數百年秦并蜀,通五尺道,置吏主之。漢興,遂不賓。」「傳數百年」句有誤,承莊蹻言,無數百年;承且蘭言,亦非允當;謂夜郎竹王,則不當著于此處。審此上二十四字,當是述夜郎國文,茲移下。

有竹王者,興於遯水。〔先是〕據《太平御覽》九百六十二引文補二字。有一女子浣於水濱。有三劉本作一。節大竹流入女子足閒,推之不肯去,聞有兒聲。取持歸,破之,得一男兒。〔養之。〕《范史》有「歸而養之」句。疑下養字脫亂。長「養」有才武,遂雄夷「狄」〔濮〕,南中無狄名。而多濮屬。故依後文夷濮字改狄為濮。氏以竹為姓。張、吳、何、王本刪氏字,他各本有。浙本於氏字下擠刻一世字,蓋據盧校本添。顧廣圻校稿亦兩標氏與世字,意疑氏當作世也。《范史》作「以竹為姓」,《水經注》則作「氏竹為姓」。一刪氏字,一刪以字,合而觀之,正足見常氏原文為「氏以竹為姓」五字。氏字為不可少,當讀如「氏以竹,後世為姓」,省後世字,氏與姓有別,說在注。捐所破竹於野,成竹林,今竹王祠竹林是也。王與從人嘗止大石上,命作羹,從者「曰」〔白〕舊刻盡作曰,《水經注》與《後漢書‧夜郎傳》注引《華陽國志》文皆作白。白,啟事也。無水,王以劍擊石,水出,今〔竹〕廖本注云:《後漢書‧夜郎傳》注引有竹字,茲補。王水是也,破石錢本等作竹。存焉。後漸驕恣,〔分侯支黨,傳數百年。秦并蜀,通五尺道,置吏主之。漢興,遂不賓。〕移上文二十四字於此,上承竹王,下接漢事,義理通貫,格塞俱解矣。武帝使張騫至大夏國,見邛竹、蜀布,問所從來,曰:「吾賈人從身毒國得之。」身毒國,蜀之西國,今永昌〔徼外〕是也,徼外二字舊傳寫脫,然不可少,茲逕補。騫以白帝。東越攻南越,大行王恢救之。恢使番陽令唐蒙曉喻李本作諭。南越,南越人食有「蒟」〔枸〕醬,當依《史記》作枸醬,說詳附錄《蜀枸醬考》。蒙問所從,曰「牂柯來。」蒙亦以白帝,因上書曰:「南越地東西萬里,名為外臣,實一州主,今以長沙、豫章往,水道多絕,難行。竊聞夜郎精兵可得十萬,若「從番禺」此三字不當有,《史》、《漢》無之。若常氏增語,亦當云「若從夜郎」。浮船牂柯,出其不意,此制越之一奇也。可通夜郎道,為置吏主之。」帝乃拜蒙中郎將,《史》、《漢》、《西南夷傳》作「郎中將」。發巴、蜀兵千人,奉幣帛,《史》、《漢》有「食重萬人」字,無「奉幣帛」字。見夜郎侯,《史》、《漢》有「多同」字。喻以威德,為置吏。《史》、《漢》作「約為置吏、使其子為令」。旁小邑皆貪漢繒帛,以為道遠,漢終不能有也,故皆且聽命。《史》、《漢》此下有「還報乃以為犍為郡」句。司馬相如亦言:西夷邛笮,蜀之後園,可置為郡。帝「既感邛竹,又甘蒟醬」,此八字當衍。於史文為贅疣,於史事亦不通,與常氏語法亦不類。應是梁陳文士傳鈔者妄增。乃拜為中郎將,往喻意,此下當有亦字。皆聽命。「後西南夷數反,發運役,費甚多,相如知其不易也,乃假巴蜀之論以諷帝,且以宣指使「使」廖本作便。於百姓」。此三十六字亦贅文,應是後人用《相如傳》妄增,當刪。〔蒙〕卒開僰門通南中,原脫蒙字,而多贅文,直如相如開通僰門。唐蒙以南入道不通,斬僰道令,乃斬石通閣道,《見犍為郡序》。後乃為都尉,與下文合。故當補蒙字。相如持節開越嶲,按道侯韓說開益州。武帝轉拜唐蒙為都尉,開牂柯,以重幣喻告諸種侯王,侯王服從。因斬竹王,置牂柯郡,以吳霸為太守。及置越嶲、朱提、益州「四」郡。四郡文甚明。「及」下三郡,不當贅以四字,否則當云「為四郡」矣。後夷濮阻城,咸怨訴竹王非血氣所生,求立後嗣,霸表封其三子列侯。死,配食父祠。今竹王三郎神是也。

昭帝始元元年,益州廉頭、姑繒,〔牂柯、談指同並〕六字依《漢書‧昭帝紀》補。等二十四縣民反。水衡都尉呂破奴《漢書‧昭帝紀》作破胡,《通鑑》同,《西南夷傳》於此水衡都尉不具名,下文乃云「呂辟胡」,《通鑑》始元四年同。今按:《百官公卿表》始元元年云:「水衡都尉呂辟胡,五年為雲中太守。」是此年之呂破奴,即「後三歲」之「都尉呂辟胡」也。破與辟音近,義亦通,奴與虜,古亦同音義,並可通用。蓋班氏、常氏取材於兩種資料而未會通所致。募吏民及發犍為、蜀郡奔命擊破之。後三歲,姑繒復反。「都尉呂辟胡」〔破奴〕擊之,敗績。舊本皆作「都尉呂辟胡擊之」,遂與上文歧為二人。茲攷係一人,班氏、常氏字異耳,後人又依《班史》改此為五字也。明年,遣大鴻臚田廣明等,大破之。斬首、捕虜五《昭紀》作三萬人,獲畜產十餘萬頭。《昭紀》作「五萬餘頭」。「富埒中國」四字唐突,無謂,不知何人妄竄,《班史》紀傳與《漢紀》均無此語。封「其」〔鉤町〕渠帥亡波為鉤町王,以〔其〕助擊反者故也。舊本其字無上文可指,茲依《班史》改正。廣明賜爵邑。

成帝時,夜郎王興與鉤町王禹,漏臥侯愈,更相攻擊。帝錢、《函》本作命。使太劉李本作大,亦當讀如太音。中大夫〔蜀郡〕依《漢書‧王商傳》補郡貫。張匡宋刻避諱缺末筆。持節和解之。鉤町、夜郎王不服,乃刻木作漢使《漢書》作吏。射之。大將軍王鳳薦金城司馬蜀郡陳立為牂柯太守。何劉、李二本作阿。霸為中郎將廖本此下有小注云「當有誤」,而無說。查何霸郫縣人,司空何武兄也,《先賢志》有讚與小傳,云「為屬國中郎將」。《士女目錄》無屬國字。蓋「屬國」為出征戎狄時加銜字,可省也,《成帝紀》未載此役事,《西南夷傳》載之,無何霸文,《通鑑》同,蓋常氏取《益郡耆舊何霸傳》增入。《通鑑》繫此役於河平二年,《考異》云:「《西南夷傳》但云河平中。而胡旦《漢晉春秋》云在此年十一月。」是《益都耆舊》與《漢晉春秋》皆曾載此役,常氏不專取《漢書》也。出益州。立既到郡,單至夜郎〔且同亭〕依《漢書》補此三字,明其非至夜郎國邑之夜郎縣治。召興。興與邑君〔數十人,率從〕數千人來見立,舊脫五字,便成邑君數千之多。茲依《漢書》文義補。立責數,斬興,邑君皆悅服。興妻父翁指,與興子〔邪務〕依《漢書》補子名。恥,復反。立討〔平〕之。威震南裔。此文較《漢書‧西南夷傳》過省,又刪去王莽時南中騷亂事。茲於陳立事只補一平字,另參《兩漢書》與《通鑑》補王莽時南中事。

〔王莽定諸王之號,四夷稱王者皆更為侯。〕用《通鑑》文,在始建國元年。〔王邯怨怒不附,莽諷柯大尹周歆〕《西南夷傳》作周欽,《通鑑》從《莽傳》作歆。〔詐殺邯。邯弟承,起兵殺歆,州郡擊之,不能服。〕《通鑑》文,在始建國四年。〔蠻夷愁擾,盡反,復殺益州大尹程隆。莽遣平蠻將軍馮茂,發巴、蜀、犍為吏士,賦斂取足於民以擊之。〕《通鑑》天鳳元年。〔茂擊句町,士卒疾疫,死者什六七。賦斂民財,什取五,州境虛耗而不克。徵還,下獄死。更遣寧始將軍廉丹,與庸部牧史熊,大發天水、隴西騎士,廣漢、巴、蜀、犍為吏民十萬人,轉輸者合二十萬人擊之。始至,頗斬首數千,其後軍糧前後不相及,士卒飢疫。莽徵丹、熊,丹、熊願調度,必克乃還。復大賦斂。粵嶲蠻夷任貴亦殺太守枚根反。〕《通鑑》天鳳三年。〔丹等久不能克,益州郡夷棟蠶、若豆等起兵殺太守,姑復夷大牟等亦皆叛,殺略吏人。莽召丹還,更遣大司馬護軍郭興、庸部牧李曄,擊若豆等。〕《通鑑》天鳳六年。《後漢書‧滇傳》敘棟蠶、若豆反在廉丹出軍前。此從《通鑑》。〔又遣國師和仲、曹放助郭興擊鉤町,皆不能克〕《通鑑》地皇二年。〔而還。〕末二字用《後漢書‧南蠻‧滇傳》補。蓋因山東兵起召還。「平帝末」三字舊有,當衍,自王莽居攝至地皇十餘年間益州太守三被叛夷殺害,何能文齊能存,且有政化。《後漢書》於「連年不克而還」下即云「以廣漢文齊為太守」,所據當實。《先賢梓潼士女》謂「文瀕,字子奇」,《目錄》作「文齊」。「孝平帝末,以城門校尉為犍為屬國,遷益州太守。」是其平帝末是作犍為屬國都尉,王莽末乃為益州太守,傳寫者妄加此三字也。梓潼文齊為益州太守,公孫述時,拒郡不服。光武「稱」帝以南中有義,此下,張、吳、何、王、浙本有小注,依《後漢書‧滇傳》補文齊治績三十七字。續此脫文。查常氏述文齊治績,在《先賢志》于此當略。故只補下五字,以結文意。且所補五字下提行另起。〔封齊成義侯。〕封在光武稱帝後十八年。舊衍稱字也。

益州西部,金、銀、寶貨之地。居其官者,皆富及十世。孝明帝初,廣漢鄭純獨尚清廉,毫毛不犯。夷漢歌詠,表薦無數。上自三司,下及卿士,莫不嘆賞。明帝嘉之,因以為永昌郡,拜純太守。章帝時,蜀郡王阜《後漢書‧滇傳》訛作追。《東觀記》亦作阜。為益州太守,治化尤異:神馬四匹出滇池河中,甘露降,白烏見,始興文學,漸遷其俗。安帝「永初中,漢中、陰平、廣漢羌反,征戰連年」十五字,非南中事,此不當有,故刪。元初四年,益州、永昌、越嶲諸夷封離等反,眾十餘萬,多所殘破。益州刺史張喬遣從事蜀郡楊竦將兵討之。竦先以詔書告諭,告諭不從,方略滌討。凡殺虜三萬餘人,獲生口千五百人,財物四「千」〔十〕餘萬,《後漢書邛傳》作「資財四千餘萬,悉以賞軍士」。廖本據以改此十字為千。今按四千餘萬過于夸大難信,故《通鑑》刪此句不用,當如舊本。降、赦夷三十六種,舉劾姦、貪長吏九十人,黃綬六十人。諸郡皆平。竦以傷死,故功不錄。自是後,少寧五十餘年。迄靈帝熹平中,蠻夷復反,擁沒益州太守雍陟。遣御史中丞朱龜,將并、涼勁兵討之,不克。朝議不能征,欲依朱崖錢寫作。吳、何本作崔。故事棄之。太尉掾巴郡李顒獻陳方策,以為可討。帝乃拜顒益州太守,與刺史龐芝伐之,徵龜還。顒將巴郡板楯軍討之,皆破,陟得生出。〔顒卒〕後,依《滇傳》補二字。復「更」叛,梓潼景毅為益州太守,〔討定之。〕依《滇傳》刪更字,補「討定之」三字。承喪亂後,民夷困餓,米一錢寫作升,張、吳、何、王、浙本作斗,劉、《函》、廖本作,《後漢書‧滇傳》作斛,《先賢志》亦作。千錢,〔民〕皆離散。舊脫民字。當補。毅至,安集後,米一八錢。

建安十九年,劉先主定蜀,遣安遠將軍、南郡鄧方,以朱提太守、庲降都督治南昌縣。輕財果毅,夷漢敬其威信。何、王本只「以鄧方治南昌,夷漢敬其威信」十二字承定蜀下。脫二十二字。他各本不脫。浙本原脫,後用兩行擠刻補足。方「亡」〔卒〕,舊本作為。廖本改作亡。顧觀光《校勘記》云:「原作卒。」《李恢傳》作卒。先主問代於治中從事建寧李恢,對曰:「「西」〔先〕舊本作西。依《漢書‧充國傳》及《三國志‧李恢傳》改先零。零之役,趙充國有言:「莫若老臣。」」先主遂用恢為都督,治平夷縣。先主薨後,越嶲叟帥高定元殺郡將「軍」焦璜,舊衍軍字,漢人習稱太守為郡將,常兵(郡兵)統率於太守也。舉郡稱王以叛。益州大姓雍闓亦殺太守正元豐本作鄭。昂,更以蜀郡張裔為太守。闓假鬼教曰:「張「裔」《三國志‧裔傳》無此裔字,常氏增,當衍。府君,如瓠壺,外雖澤,「而」內實粗,劉、李、《函》本作。錢、張、吳、何、王本作粗。廖本從裔本傳作麤。殺「之」不可,縛與吳。」顧廣圻校稿云「七字句。東漢人語每如此」。今按:巫語例為三言,四言。《三國志》加而字,與令字,變為散文,常氏又變「不足殺」三字為「殺之不可」四字,省其令字,足知巫原語是三言三韻十八字,故刪存原語。於是執送裔於吳。吳主孫權遙用闓為永昌太守;遣故劉璋子闡為益州刺史,處交、益州際。牂柯郡丞朱提朱褒領太守,恣睢,丞相諸葛亮以初遭大喪,未便加兵,遣越嶲太守巴西龔祿住安上縣,遙領郡;從事蜀郡常頎行部南入;以都護李嚴書曉喻闓。闓答曰:「愚聞天無二日,土無二王。今天下派分,正朔有三,遠人惶惑,不知所歸。」其傲慢如此。頎至牂柯,收郡主簿考訊姦。褒因「煞」〔殺〕此從錢寫本,他各本作煞。頎為亂。益州夷復不從闓,闓使建寧孟獲說夷叟曰:「官欲得烏狗三百頭、膺前盡黑,●腦三,按字書無●字。疑字當作䴘。《玉篇》:「含毒蛇也。」音叡。蚊䴘無腦,毒蛇則有腦,而難致也。「斷」〔斲〕廖本作斷。下同。木構元豐本作構。嘉泰本作●。三丈者三千枚,汝能得不?」夷以為然,皆從闓。「斷」〔斲〕木堅剛,性委曲,高不至二丈,故獲以欺夷。

建興三年春,亮南征。「自安上」由水路〔自安上〕舊刻此三字誤倒,無論安上是今何地,皆當在山中,不可能水路入越嶲,唯水路可至安上,轉陸入越嶲耳。入越嶲。別遣馬忠伐牂柯,李恢向益州。以犍為太守廣漢王士為益州太守。高定元自旄牛、錢寫本作旄頭。定笮、卑水多為壘守。亮欲俟定元軍眾集合,并討之,軍卑水。定元部曲殺雍闓及士「庶」等,士,謂益州太守王士。舊傳寫者忽之,衍庶字也。廖本注云,「當衍二字」,意謂士等二字,然等字固當有,謂王士從人。孟獲代闓為主。李本作王。亮既斬定元,「而」馬忠破牂柯,〔而〕上而字,當移此。李恢敗字當作困。於南中。夏五月,亮渡瀘,進征益州。生虜孟獲,置軍中,問曰:「我軍如何?」獲對曰:「恨不相知,公易勝耳。」亮以方務在北,而南中好叛亂,宜窮其詐。乃赦獲,使還合軍,更戰。凡七虜、七赦。獲等心服,夷、漢亦思反善。亮復問獲,獲對曰:「明公,天威也!邊民長不為惡矣。」秋,遂平四郡。改益州為建寧,以李恢為太守,加安漢將軍,領交州劉本作「川」。刺史,移治味縣。分建寧、越嶲置雲南郡,以呂凱為太守。又分建寧、牂柯置興古郡,以馬忠為牂柯太守。移南中勁卒、青羌萬餘家於蜀,為五部,所當無前,劉、錢、《函》、廖本作「無當無前。」「軍」號〔為〕飛〔軍〕。劉、錢、《函》、廖本作「軍號飛」,三字下注一闕字,從嘉泰本也。張佳胤改刻為此四字,依元豐本也。吳、何、王諸本從之,浙本原同張本,又復剜改從嘉泰本。分其羸弱配大姓焦、錢、《函》二本訛作集。雍、婁、爨、舊皆作●,廖改。孟、量、毛、李為部曲,置五部都尉,號五子。故南人言四姓五子也。以夷多剛很,舊各本作狠,廖本改。不賓大姓富豪;乃勸令出金帛,聘策惡夷為家部曲,得多者奕世襲官。於是夷人貪貨物,以漸服屬於漢,成夷漢部曲。亮收其俊傑建寧爨習,朱提孟琰及獲為官屬,習官至領軍,琰,輔漢將軍,獲,御史中丞。出其金、銀、丹、漆,耕牛、戰馬,給軍國之用,都督常用重人。舊本皆作「常重用人」。錢寫作「常重用其人。」茲依廖本,作「常用重人」。

李恢卒後,以蜀郡太守犍為張翼為都督。翼持法嚴,不得殊俗和。夷帥劉冑反,徵翼,以馬忠為代。忠未至,翼脩攻戰方略、資儲。群下懼。翼曰:「吾方臨戰場,豈可以絀退之故,廢公家之務乎?」忠至,承以滅冑。「蜀賜翼爵關內侯。」此十餘年後追論討劉胄功事,當衍。忠在南,柔遠能「爾」〔邇〕,廖本訛作爾。甚垂惠愛,官至鎮南大將軍。卒後,南人為之立祠,水旱禱之。以蜀郡張表為代,加安南將軍。又以犍為楊「義」〔羲〕舊皆作義。廖本注云「當作羲」,是,即《三國志》楊戲。為參軍,副貳之。表後,以南郡閻宇為都督,南郡霍弋錢、《函》本作戈,下仍作弋。為參軍。弋甚善參毗之禮,遂代宇劉本誤守。為監軍、安南將軍。撫和異俗,為之立法施教,輕重允當,夷晉安之。《函海》注云:「按,西南夷以中國為晉」。及晉世,因仍其任。時交趾劉、李本作阯。不附,假弋節遙領交州刺史,得以便宜選用長吏。今吳、何、王本作令。官和解夷人及適音謫,古字通。罰之,皆依弋故事。弋卒,子在「龔」〔襲〕舊本作龔,廖本注「當作襲」,茲逕改。領其兵,和諸姓。

晉「以」巴西太守吳靜,在官數年,撫卹失和。軍司鮮于嬰表徵靜還。「嬰」李本無。因〔以嬰〕代之。舊各本以字誤在上,嬰字誤在前,又下空格,並誤。泰始六年,《晉書‧武帝紀》與《通鑑》皆作「七年」。以益州大,分南中四郡為寧州,嬰為刺史。〔治雲平。〕《晉書‧地理志》:寧州,統雲南、興古、永昌、建寧四郡,郡首雲南,縣首雲平。據補。咸寧五年,尚書令衛瓘奏兼并州郡,太康「三」〔五〕年,舊本皆作「三年」。《通鑑》作「五年」。云據《華陽國志》,則是宋刻誤作三,原本固作五年也。罷寧州。當連太上十四字為句,舊誤于郡下空格,茲上連。置南夷〔府〕,舊脫府字,依《蜀中廣記》引《華陽國志》文補,下文亦正作「南夷府」,謂南夷校尉府也,府字不可脫。以天水李毅為校尉,持節統兵,鎮南中,統五十八部夷族都監行事。每夷供貢南夷府,入牛金旃馬;動以萬計;皆豫作「忿恚」〔念羨〕致校尉官屬。其供郡、縣亦然。南人以為饒。自四姓子弟仕進,必先經都監。

夷人大種曰昆,小種曰叟,皆曲頭,木耳環,鐵元豐本作銀。裹結。無大侯王,如汶山、漢嘉夷也。夷中有桀、黠、能言議屈服種人者,謂之「耆老」,便為主。便字,張、吳、何、王本作使,非。浙本剜改作便。論議好譬喻物,謂之《夷經》。今南人言論,雖學者,亦半引《夷經》。與夷為姓廖本注云「當作婚」。曰「遑耶。」諸姓廖本注云「當有婚字」。為「自有耶」。世亂、犯法,輒依之藏匿。或曰:有為官所法,夷或為「報」〔執〕仇。各舊本皆作執仇。顧廣圻校云「此報字之誤。」廖本逕改作「報仇」。茲仍遵舊。與夷至厚者,謂之「百世遑耶」,恩若骨肉。「為其逋逃之藪。」審上下文,此為贅句。當是後人傳鈔者衍。故南人輕為禍變,恃此也。其「速」〔俗〕舊本皆作俗,廖本作速。徵巫鬼,好詛盟,投石結草,官常以盟詛要之。諸葛亮乃為夷作圖譜:《太平御覽》卷七十五引此文,無譜字。先畫天地,日月,君長,城府,次畫神龍;龍生夷,及牛馬《御覽》引此下有字。羊;後畫部主吏,乘馬幡蓋,巡行安卹;又畫《御覽》引有夷字。牽牛負酒、齎金寶詣之之象,以賜夷。夷甚重之,許致生口直。又與瑞錦、鐵券,今皆存。每刺史、校尉至,齎以呈詣。動亦如之。

毅後,永昌呂祥為校尉。祥後數〔年〕「人」,舊本皆作「數人。」查自太康五年罷寧州,以天水李毅為校尉,至太安元年,廣漢李毅任內毛詵等叛亂,中間只十七年,已閱李毅、呂祥兩任。以晉世南中官吏一般任職年數較久推斷,不至于更閱數人乃至廣漢李毅,當作「祥後數年」乃合。「數年」,則校尉失名者只合一人而已。「李」廣漢〔李毅〕舊皆脫毅名,作「李廣漢」三字,當是舊時傳鈔者或於兩李毅同官而妄改。此廣漢李毅,後文甚明,故逕改易。從雲南、犍為郡守為校尉。久之,建寧太守巴西杜俊、朱提太守梓潼雍約,懦鈍無治,政以賄成。俊奪大姓鐵官令毛詵、中郎李叡張本作●,吳何本作督,下同。部曲,致詵弟耐罪。《函海》有小注云「耐即耏也」。意謂耏罪是半髡之刑。今按:耐耏兩字古通,是一種小罪輕刑,薙髮而存其須。然亦為「忍耐」,可作人名解。朱提大姓太中大夫李猛有才幹,弟為功曹,分當察舉,而「俊」舊本有俊字。當衍。約受都尉雷逢賂,舉逢子炤、孝廉,不禮猛,猛等怨之。此下元豐本空四格、錢、《函》、廖本空格。茲連。太安元年秋,詵、叡「猛」廖本注「當衍」。逐俊以叛。猛貽之書曰:「昔魯侯失道,季氏出之。天之愛民,君、師所治。知足下追踵古人,見賢思齊。足下箕帚,枉慚吾郡。」亦逐約,應之作亂。眾〔各〕舊脫各字,依《通鑑》補。數萬。毅討破之,斬詵首。叡走依遑耶五「蔡」〔苓〕元豐本作「丘芩」。劉、錢、《函》本作「丘蔡。」張、吳、何、王、浙本作「五茶」。廖本作「五蔡」,《通鑑》卷八十五引作五苓。茲從《通鑑》。夷帥錢、《函》二本作師。于劉本作子。陵承。猛箋降曰:「生長遐荒,不達禮教,徒與李雄和光合勢。雖不能營師五丈,略地渭濱;此下當有猶字脫。冀北斷褒斜,東據永安。退考靈符,晉德長久,誠非狂夫所能干。輒表革面,歸罪有司。」毅惡其言,遂誘殺之。此下錢、《函》、廖本空格。茲提行張、吳、何、王、浙本有行字。當衍。

部永昌從事江陽孫辨,上南中形勢:「七郡斗絕,晉弱夷強。加其土人屈塞。應復寧州,以相鎮慰。」冬十一月丙戌,詔書復置寧州。增統牂柯、益州、朱提,合七郡,〔毅〕為刺史。加龍驤將軍,進封成都縣侯。舊脫毅字。當有。

〔太安〕二年,于陵承詣毅,請恕叡罪,毅許之。叡至,群元豐本作郡。下以為詵、叡破〔亂〕廖本無亂字。州土,必殺之,毅不得已,許諾。及叡死,于陵承及詵、猛遑耶怒,扇動謀反,奉建寧太守巴西馬「恢」〔義〕原作「馬恢」。按《三國志‧馬忠傳》:「子脩嗣。」裴注:「脩弟恢。恢子義,晉建寧太守。」時距忠卒已五十餘年。當是義。為刺史,燒郡。偽發,毅方疾作,力出軍。初以救「恢」〔義〕,及聞其情,乃殺「恢」〔義〕。夷愈強盛,破壞郡縣,沒錢、《函》本作役。吏民。會毅疾甚,軍連不利,晉民或入交州,或入永昌、牂柯,半亦為夷所困虜。夷因攻圍州城。時治味縣,後詳。毅但疾元豐本作疾,廖本同。嘉泰本作病,劉、錢、《函》本同。張本改併,吳、何、王、浙本同。力固孤城,病篤不能戰討。時李特、李雄作亂益州,而所在有事,救援莫至。張、吳、何、王本作致。毅上疏陳謝:「不能式遏寇虐,疾與事遇,使虜游魂。兵穀既單,器械窮盡,而求救無望,坐待殄斃。若必不垂矜憂,乞請大使,及臣尚存,加臣錢本作以。《函海》作。重罪。若臣已死,〔必〕廖本無必字,據劉本等補。陳屍為戮。」積四年,張、吳、何、王本無此三字。光熙元年春三月,毅薨。子釗任洛,還赴。到牂柯,路塞。停住交州。文武以毅女秀明達有父才,遂奉領州事。秀初適漢嘉太守廣漢王載。載將家避地在南,故共推之,又以載領南夷龍驤參軍。秀獎勵戰討,食糧已盡,人但「樵」〔焦〕元豐本作樵,廖本同,嘉泰本作焦,劉、錢、《函》本同,張、吳、何、王、浙本作茹,當作焦。草、炙鼠為命。秀伺夷怠緩,輒出軍掩破。首尾三年,釗乃得達。丁喪,文武復逼釗領州府事。毅故吏毛孟等詣洛求救,至欲自刎,懷帝乃下交州,使救助之。以釗為平寇將軍,領南夷護軍。遣御史趙濤,贈毅少府,諡曰威侯。元豐本作「武侯」,錢、《函》本同,《函海》注云:「劉、吳、何、李本並作威侯」,各他本亦俱作「威侯。」交州刺史吾彥,遣子威遠將軍咨以援之。

朝廷《函海》作庭。以廣漢太守魏興王遜為南夷校尉、寧州刺史,代毅。自永嘉元年受除,四年乃至。遙舉建寧董敏《王遜傳》作「董聯」。為秀才。郡久無太守,功曹周悅行郡事,輕敏,不下其板。遜至,怒,殺悅。悅弟秦臧長周昺,合夷叟謀:以趙濤父混舊本同《王遜傳》作混,廖本改渾。昔為建寧,有德惠,欲殺遜樹濤。遜誅之,并殺濤。夷晉莫不惶懼。表釗為朱提太守,治南廣,禦〔李〕雄。時荒亂後,倉無張、吳、何、王本作斗。粟,眾無一旅,官民虛「弱」〔竭〕,廖本作弱繩紀弛廢。遜惡衣菜張、吳、何、王、浙本作萊。食,招集〔民〕夷。「民」舊作夷民。茲倒,斷句。夷徼厭亂,漸亦返善。勞來不怠。數年克復。以五「茶」〔苓〕此處,劉、錢,《函》本作荼。張、吳、何、王、浙本仍作茶。顧廣圻校稿云「五苓」批「癸酉」二字。廖本亦仍作茶,注云「當作苓」。夷昔為亂,首圖討之;未有致罪。會夷發夜郎莊王墓。遜因此,遂討滅之。及討惡獠剛夷數千落。《王遜傳》作「征伐諸夷,俘馘千計。」威〔震〕南方。官至平西、安南將軍,又兼益州刺史,加散騎常侍,封褒中伯。而嚴猛太過,多所誅鋤。犍為太守朱提雷炤、流民陰貢、平樂太守董霸,破牂柯、平夷、南廣,北降李雄。建寧爨量,與益州太守李、舊本皆作「易」。顧廣圻校云:「後作」。廖本逕改。梁水太守董慬,保興古盤南以叛。張、吳、何、王本倒作「盤以南」。〔李〕雄遣叔父驤破越嶲,伐元豐本作代,廖本同。寧州。遜使督護雲南姚岳《晉書‧王遜傳》作姚崇。距錢寫作拒,義同。驤於堂張、吳、何、王本作螳。螂縣。違遜指授,雖大破之,驤不獲。

太興四年,遜發病薨。州人推〔遜〕中子堅領州事。原脫遜字,依《晉書‧遜傳》補。

永昌元年,按《晉書‧王遜傳》當作「泰寧三年」。晉朝更用零陵太守南陽尹奉為寧州刺史、南夷校尉,加安西將軍。奉威刑緩鈍,政治不理。咸和八年,遂為雄弟壽所破獲。南中盡為雄所有。惟牂柯謝恕不為壽所用,此下劉、李、錢本空五字,示舊刻有墨巴脫文。《函海》空一格他本連。〔壽破之。壽去〕依《李雄志》補五字。遂〔復〕保郡「獨」為晉。按,牂柯治故且蘭,近晉湘州。故恕易進退。舊脫五字後,被傳寫者改竄,紊亂。就文理言,獨當為復字訛,並在遂下。官至撫夷中郎將、寧州刺史、冠軍〔將軍〕。舊脫「將軍」字,是寫校疏忽。「是歲,咸和八年也。」上已記「咸和八年」,此七字當衍。

牂柯郡,漢武帝元鼎「二」〔六〕年開。《前漢‧地理志》作「元鼎六年開」。本書《蜀志》作「元封元年分犍為置牂柯郡」即元鼎六之次年。蓋因伐南越開牂柯,次年乃置郡。廖本注云「二當作六。」茲逕改。屬縣,漢十七,戶「六」〔二〕萬。《前漢志》戶二萬四千二百一十九。舉成數當為二萬。此作六者,蓋傳鈔中與「元鼎六」字互易。茲並訂正。及晉,縣四,廖本注云「當作八」戶五千。《晉書‧地理志》牂柯郡「縣八,戶一千二百」。據《太康簿》也。此係用尹奉降蜀時簿。時蜀民南流者多,故四縣戶增。去洛五千六百一十里。郡上值天井,故多雨潦。張、吳、何、王、浙本皆作獠,意屬下句。非是。《說文》潦,「雨大貌」。牂柯郡民族複雜,不可以僚族一種代表之。下所指亦非獠俗特點。故當從劉、錢、《函》、廖本作潦字。俗好鬼巫,多禁忌。「畬」〔●〕舊皆作畬、《說文》「三歲治田也。」與此文義不合。字當從佘,詩車切。音奢。《集韻》「火種也」。謂燒山而種,今云「火地」。山為田。無蠶桑。頗尚學書。少威「棱」〔儀〕。錢本作儀,是。多懦怯。寡畜產,雖有僮僕,方諸郡為貧。王莽更名牂柯曰同亭。郡不服。會公孫述「時」〔據〕各本作時。廖本注云:「當作據。李依《後漢書》誤改耳。」茲逕改。「三」〔巴〕蜀,舊皆作「三蜀。」述所據兼巴、蜀、漢中。不只三蜀。三當是巴字訛。廖注:「句絕。」大姓龍、傅、尹、董氏與功曹謝暹保郡,聞「漢」漢字衍。世祖在河北,光武于更始三年稱帝于河北,世祖是廟謚,追記得用之。乃遠使使由番禺江出,奉貢漢朝。世祖嘉之,號為義郎。明、章之世,毋斂人尹珍,字道真,以生遐裔,未漸庠序,乃遠從汝南許叔重受五經。又師事應世叔學圖緯,通三材。劉本作才。還以教授。於是南域始有學焉。珍以經術選用,歷尚書丞、郎,荊州刺史。「而世叔為司隸校尉。師生並顯。」此十二字,當是後人批注語,傳寫者誤入正文。非牂柯事也。平夷傅「保」〔寶〕,元豐亦作保,錢本作寶,是。夜郎尹貢,亦有名德,歷尚書郎、長安令,巴郡太守、彭城相,傅寶字紀圖,巴郡太守,見《士女目錄》。尹貢無攷,應是官彭城相者。二人官職合敘,亦有前後。則先作尚書郎是寶,作長安令是貢。號南州人士。郡特多阻險,錢本作嶮。有延江、霧赤、煎水為池衛。少有亂,惟朱褒見誅。其郡守垂功名者,前有吳霸、陳立,後有漢中張亮則、廣漢劉寵、犍為費詩、巴西馬忠,皆著勳烈。晉元帝世,太守建寧孟才以驕暴無恩,郡民王清、范朗元豐本作郎。吳、何本作期。逐出之。逐,劉本作遂。刺史王遜怒,分鄨半廖本注云,「當作平。下當有夷字」。今按:「鄨半」者,當時習慣表示延江流域北部地區之稱。晉牂柯郡八縣。夜郎、談指屬盤江流域,餘六縣屬延江流域。鄨與平夷二縣在延江北,餘四縣在延江南。時人謂延江以北為鄨半也。分夜郎郡不言縣名,則此亦不當舉鄨與平夷。如舉縣名則當先郡治平夷,不當先鄨。故知廖本注非也。為平夷郡,夜郎以南為夜郎郡。此下廖本注云:「當有但字。」茲依《漢中郡》例,補「郡但」二字。〔郡但〕四縣。

萬壽縣郡治。有萬壽山。沮,廖本注云「當衍」,非。此地名。說在注釋。本有鹽井,漢末時,夷民共詛盟不開。今三郡皆無鹽。

且蘭縣〔音沮。〕舊各本有此二字。廖本刪去,注云「舊校云音沮。」以為是小注誤入正文。茲仍舊本。漢曰故且蘭。有柱蒲錢寫本訛作蘭。關「也」。〔有赤霧、煎水,入沅。〕《前漢志》,故且蘭有沅水。《後漢志》注引《地道記》曰:「有沈水。」王先謙校《水經注》說,沈當作沅,是也。上文有「霧赤、煎水為池衛」,考在縣境,故補。

廣談縣此下張、吳、何、王、浙本連「毋歛」,不空。

毋斂縣有剛「火」〔水〕也。廖本注云:「火當作水,見《漢書‧地理志》。」茲逕改。劉、李本存上也字,刪此也字。茲存此也字,刪上也字。

平夷郡,晉元帝顧廣圻校本于眉上批「愍,癸酉」三字。意謂當作「愍帝。」茲不改。建興李本作武,他各本作興,廖本注云「當作武」,茲不改。元年置。《水經注》亦作建興元年,則《常志》固作建興。建興雖愍帝年號,時元帝已以瑯邪王加安東將軍都督揚州諸軍事,鎮建業。寧州王遜依怙之,與元帝同用建興年號,晉南方州晉皆只知元帝,不知愍帝,故《常志》從李釗諸人語如此,非錯謬也。屬縣二。戶千。李、吳、何、王本倒作「千戶。」下同。〔去建康,水,一萬三千里。〕用《宋書‧州郡志》補。

平夷縣郡治。有●津,安樂水。山出茶、蜜。

鄨縣故犍為郡城也。不狼山,出鄨水,入「沅」〔延〕。《前漢志》宋槧已訛作沅,《常志》本作延,後人謬從誤本《漢志》改作沅也,茲改還作延。又錢寫本此下有水字。有野生薜,可食。大姓王氏。

夜郎郡,〔故〕夜郎國也。各舊本脫故字,當補。屬縣二。戶千。〔去建康,水,一萬三千里。〕依《宋書‧州郡志》補。

夜郎縣郡治。有遯水,通「廣」鬱林。廖本注云:「《後漢書‧夜郎傳》注引無廣字。」茲逕刪。有竹王三郎祠,甚有靈響也。張、吳、何、王、浙本無也字,他各本有,當衍。

談指縣〔出丹。〕用《後漢志》文補二字。〔不津江,有瘴氣。〕用《後漢‧郡國志》劉昭注引《南中志》文補。張、吳、何、王、浙本有小注云:「《漢書》談指縣出丹。」脫後字也。《函海》本亦有小注云:「《後漢志》引此有「有不津江江有瘴氣」八字。」意謂劉昭所引是常氏此篇。顧廣圻校批云:「彼注所引《南中志》當另是一書。」意指是譙周《南中志》或魏完《南中志》。然常氏此書亦多有引自舊有典籍,如譙周之《南中志》處,劉昭所引《南中志》縱非出于常氏,亦可用以補常氏所闕也。

晉寧郡,本「益州」〔滇國〕也。舊作「益州。」審下文,當是「滇國」二字,傳抄者妄改之。元鼎初〔置吏,分〕屬柯、越嶲。舊有脫,不成文理。審係初未置郡,但以滇王與其屬邑置吏分屬二郡,補三字。「漢武帝」元封二年,叟反,上元鼎未舉帝稱,柯郡已言「漢武帝元鼎」也。此句自不當更贅「漢武帝」三字。應是淺人旁注,被誤入正文。故刪。《後漢書‧光武紀》建武十九年注引此文有武帝字,亦注引時加,非常文所固有。又其叟下有夷字,亦注引時衍也。遣將軍郭昌討平之。因開為郡,治滇池上,號曰益州。時尚未置十三部刺史。元鼎五年初置部刺史、改梁曰益,遂同郡名。漢屬縣二十四,戶二十萬。唐百川校本塗去十,並箋云:「《班志》戶二萬九千。」今按《班志》:「戶八萬一千四百九十六。」《續漢志》:「戶二萬九千三十六。」唐誤。又《班志》所記,為元始二年簿。此云二十萬,蓋據元封開郡時賬。因昭帝時益州夷亂用兵,多所屠戮,故戶口轉少。後漢又屢亂,故更轉少也。晉縣七,戶萬。去洛五千六百里。《續漢志》同。《宋書‧ 州郡志》云:「去建康,水,一萬三千七百里。」多于平夷七百里,從江道海道不同。「司馬相如」韓說初開,得牛、馬、羊屬三十萬。舊本皆有「司馬相如」四字,查《相如傳》,人死於元封前,亦未嘗入滇。常氏上文,固言「相如持節開越嶲,按道侯韓說開益州。」明此四字係淺人妄為傅益。非常文所有。漢乃募、徙死罪及奸豪實之。郡土大平敞,原田。句。疑原上有「美好」字。多長松皋。疑當倒作「皋多長松」。有鸚鵡、孔雀、鹽池、田、漁之饒,金、銀、畜產之富。俗奢豪,難撫御,惟文齊、王阜、景毅、李顒及南郡董和為之防檢,後遂為善。蜀建興三年,丞相亮之南征,以郡民字當作人。李恢為字當作領。時恢仍為庲降都督,兼領郡。太守,改曰建寧,治味縣。寧州「別」建,〔分西七縣別立〕為益州郡。舊作「寧州別建為益州郡」。茲依《晉書‧地理志》補五字,並移別字在下,以通文意。後太守李,《南中總序》作「李易」。恢孫也,與〔梁水〕「前」太守《總序》作梁水太守董慬,劉李本作僅。建「興」〔寧〕錢本作寧,是。爨量共叛。《晉書‧明帝紀》作「梁州(水)太守爨亮、益州太守李,以興古叛,降於李雄。」寧州刺史王遜此下當有「討平之」字。表改益州為晉寧郡。

滇池縣郡治,故滇「國」〔邑〕也。舊傳寫訛邑為國,並改上文滇國為益州,茲並改正。有澤水,「週」〔周〕錢本作周,是。迴錢寫作圍。二百〔餘〕里。《史記‧西南夷傳》:「蹻至滇池,地方三百里。」《班史》刪去地字,承池字云「方三百里」。《後漢‧郡國志》注引《南中志》云「池周二百五十里。」《范史‧滇傳》云:「有池周回二百餘里。」《水經注》卷三十六云「周三百里許」,顧廣圻校本據改二字作三。今按:古人惟目測,不能定准。近世實測滇池周岸回曲二百二十四公里,即約四百五十里。《范史》實用《常志》文。舊本蓋脫餘字。所出深廣,下流淺狹,如倒流,故曰滇池。《漢書‧西南夷傳》注引作「澤下流淺狹,狀如倒池,故曰滇池。」長老傳言:池中有神馬,《初學記》二十九,《太平御覽》八百九十七,並引作「神馬四匹出滇池河中。」當是參用他書別文所衍。或交焉,《藝文類聚》引作「與家馬交」。即生駿駒。劉、李本與上焉字均作馬。錢、《函》本此亦作馬。俗稱之曰「滇池駒」,日行五百里。〔有黑〕水神祠「祀」。原有脫、衍。廖本注云:「當有「有黑」二字,見《漢書‧地理志》。」顧觀光校勘本云:「祠下衍祀字,並依《漢志》刪。」亦有溫泉,如越嶲溫水。又有白蝟山,山無石,惟有此二字,《御覽》引作「而多」。蝟也。

同勞縣〔漢舊縣。〕

同安縣

連然縣有鹽泉,南中共仰之。

建伶劉、錢、《函》本作令。縣

毋單縣〔漢舊縣,屬柯郡。建興中度。〕據《水經注》。〔有丹。〕

秦臧縣〔漢舊。〕

建寧郡治,故庲降都督屯也,南人謂之「屯下」。屬縣晉〔初十七〕,晉字下舊有脫亂。茲依《晉書‧地理志》補三字。「太安二年」四字是後人側注于「益州」者,再傳鈔者誤入正文。平樂郡分出在建興元年,非在太安。分「為」〔置〕益州、平樂二郡〔后〕,「合」縣十三。舊鈔妄有衍奪,後人未校,改置作為,改後作合以適誤文。宋刻更緣誤文改字,遂益謬亂。明人寫本每以後作后,宋刻因形似合而謬改也。戶萬。去洛五千六百三十九里。有五部都尉,四姓及霍家部曲。

味縣郡治。《函海》注云:「按曹學佺《名勝志》引此作夷叟。」有明月社,夷、晉不奉官,則官與共盟於此社也。

「牧」〔升〕麻縣廖本升字作牧。山出好升麻。有塗水。張佳胤注云:「按《漢書》為「收靡」。李奇曰:靡音麻。《晉書》建寧郡有牧麻。」吳、何、王、浙本並有此小注。

同樂縣大姓爨舊各刻本作。氏。

穀昌縣漢武帝將軍郭昌討夷,平之;因名郭昌,以威夷。孝章時改為穀昌也。

同瀨縣《漢書》作「銅瀨」。古同、銅字通。〔談虜山迷水所出,東至談入溫水。〕依《漢書‧地理志》補。劉昭《續漢志注》引《地道記》作「銅虜山,米水所出。」前後錄音字異也。所引為《元康地道記》即《隋書‧經籍志》所云《元康三年地記》。張嘉胤引此文作《漢書地道記》。而函海小注引何本,又誤米水為采水,並有訛誤。《水經注》亦作迷水。

雙柏縣〔出銀。〕用《後漢‧郡國志》文補。

存縣雍闓反,結壘於縣山,繫馬宋刻與錢寫本、張、吳、何、王本作「柳。」《函》、廖本作「」。,繫馬柱,見《先主志》。柱生成林;今夷言「無雍梁〔林。」梁,夷〕言馬也。舊各本俱脫林梁夷三字。茲依《水經注》引補。顧觀光校本依《太平御覽》引作「今夷言無梁林。無梁,夷言馬也。」蓋衍後無字。

昆澤縣〔有溫水。〕依《水經注》補。

漏江縣〔有漏江。〕依《水經注》文補。九十里出蠙口。《水經注》作蝮口。

談槁《後漢志》作稿,從禾。劉、錢、《函》本作豪,訛。縣有濮獠。《函海》本脫縣字,有小注云:「何本作●。前後漢、晉書並作槁。」

伶丘張、吳、何、王、浙本作泠丘。《晉書‧地理志》作冷丘。縣主獠。

脩雲縣

「新定」〔俞元〕縣舊作新定縣。廖本注云「當作俞元縣」茲逕改。〔在河中洲上。〕據《郡國志注》引文補。《水經注》云:「縣治龍池洲。」〔南池〕《前漢志》云:「池在南。」《水經注》逕稱「南池」。〔橋水所出,東至毋單入溫水。懷山出銅。〕據《前漢志》補此十七字。懷山,《後漢志》作裝山。當是字本作褱,傳寫訛作裝。

平樂郡,元帝建興元年,顧廣圻校稿改元帝為愍帝。廖本注興字「當作武」,並無取。元帝睿於懷帝初以瑯邪王鎮建業。懷帝被擄,中原無君,睿仍稱永嘉六年。踰年懷帝已死,愍帝以秦王承稱晉帝,建元建興。睿亦用建興年號,于勢實不相屬。在江左人視之,自是元帝之建興也。平樂郡是刺史王遜析置,正建興初,亦非建武。刺史〔王遜〕割建寧〔之〕此與王遜二字,並依廖本注補。原無說明。考當是。新定、興遷二縣,顧廣圻校云:「建寧有新定,無興遷。」今按:興遷,永嘉中因僑民立也。說在註釋。新立平樂、三沮二縣,合四縣為「一」郡。郡上顧廣圻校稿及廖本俱添有「一」字。無取。後太守建寧董霸叛降李雄,郡縣遂省。寧州北屬,雄復為郡,以朱提李壯為太守。此下,劉、張、吳、何、王本逕接朱提郡。錢、《函》、廖本提行。顧廣圻校稿云:「平樂四縣全脫去。」廖本注云:「此下脫文未詳。」茲補四縣名。並考。

〔新定縣郡治。有大澤。〕用草海意補。

〔興遷縣〕

〔平樂縣〕

〔三沮縣〕

朱提郡,本犍為南部,孝武帝元封二年置,屬縣四。建武後,省為犍為屬國。至建安二十年,鄧方為都尉,先主因易名太守。屬縣五,戶八千。去洛五千三百里。先有梓潼文齊,初為屬國。穿龍池溉稻田,為民興利,「亦」〔民〕舊各本脫民字。當有。亦字可省。為立祠。大姓朱、魯、雷、興、仇、遞、高、李,亦有部曲。其民好學,〔地〕濱犍為,號多士人,為寧州冠冕。

朱提縣郡治。〔山出好銀。〕依兩漢《地志》及《食貨志》補。

堂何、王本作螳。螂漢志作琅。縣因山名也。出銀、鉛、白銅、〔銅〕、雜藥。有堂螂附子。唐百川校箋云「螂當作狼。」謂《晉志》、《宋志》並作狼也。今按:地名譯自夷語者,但存其語音,無定字。金石文字作「堂琅」者多。

南秦縣自僰道、南廣,有八亭,道通平夷。

漢陽縣有漢水,入張、吳、何、王本無入字。延江。

南昌縣故都督治。有鄧安遠城也。

南廣郡,蜀延熙中置,以蜀郡常竺為太守。蜀朝召竺,入為侍中,巴西令狐衷代之。此下,錢、《函》、廖本有空格。建武「九」〔元〕各本皆作九,茲從李本。年省。按惠帝、元帝皆曾改元建武亦各只一年。舊各本皆作九年。獨李本作元年而無說。廖本九下注云「當有誤」,亦無說。楊守敬《三國郡縣表攷證》云:「當是泰始九年省」,蓋謂「建」當作「晉」,晉武帝即位之九年即泰始九年,於文帝字可省也。《晉書》錄《泰康地志》朱提郡五縣中有南廣,別無南廣郡。是泰康時已省郡存縣之證。然,常氏降江左後,悉改其書中蜀年號從晉,對核審慎,無舍年號而稱晉武之例。泰始九年猶未平吳,於蜀事多仍舊慣,無省郡之必要。惟惠帝建武元年(三0四)李雄入成都,羅尚敗屯巴郡,蜀民大流徙,南廣淪沒,乃有省郡可能。是作建武元年省者是。楊說與作建武九年者皆非也。元帝世,刺史王遜移朱提〔郡〕治「郡」南廣。舊各本郡治二字倒。茲改正。太守李釗數破雄,殺「賊」〔其〕大將樂初。常氏不稱雄軍為賊。當是原文作其,傳寫訛。後刺史尹奉卻郡還舊治。及雄定寧州,復置郡,以興古太守朱提李播為太守。屬縣四。戶千。自僰道至朱提,有水、步李本作部道。水道有黑水及羊官水,至險難行。步道度錢、《函》本作渡。他各本作度。三津,亦艱阻。故行人為語曰:「猶顧廣圻校稿依《水經注》三十六改作楢。溪、赤木,盤蛇七曲。盤羊、烏櫳,氣與天通。看都濩「訿」〔泚〕,據錢寫本改。住柱呼錢、《函》二本作乎。訛。尹。元豐本作伊。他各本同《水經注》作尹。庲降賈子,左儋七里。」又有牛叩頭,馬搏《函海》注云:「李本誤摶。脫一頰字。」廖本亦云「脫一頰字,見《水經注》」茲逕補。〔頰〕阪。其險如此。土地無稻田、蠶桑,多蛇、蛭、虎、狼。俗妖巫,〔惑〕「惑」字廖本無,據錢本等補。禁忌,多神祠。

南廣縣郡治。漢武帝太初元年置。有鹽官。

臨何本作鹽。利縣〔有土鹽。〕

常遷縣

新興縣

十一

永昌郡,古哀牢國。哀牢,山名也。其先有一婦人,名曰沙「壼」〔壺〕,錢、劉、李本作壺。音胡。他明清刻本作壼,音閫。今本《後漢書》作壹。顧廣圻校云「《水經注》卅七作臺」,所據朱、趙本也。官本亦作壹。樊綽《蠻書》卷三:「貞元中,獻書于劍南節度使韋皋,自言本永昌沙壺之源也。」足見唐時傳說與古本《後漢書》俱作「沙壺」。今本《後漢書》作壹與《水經注》作臺皆字訛也。下文並正。依哀牢山下居,以捕魚自給。忽於水中觸此下廖本多一有字。「有」一沈木,遂感而有娠。度十月,產子男十人。後沈木化為龍,出謂沙「壼」〔壺〕曰:「若劉、李、廖三本作若。他明清本同《後漢書》作君。為我生子,今在乎?」而九子驚走。惟一小子不能去,「陪」〔倍〕龍坐。舊各本皆作陪龍坐。《後漢書》、《水經注》字皆作背。倍與背古義通。小子畏見龍而不能去,故背龍而坐。龍就之相親,則非陪龍坐也。應是舊寫訛倍為陪,刻本沿訛。下兩陪字同。龍就而舐之。沙「壼」〔壺〕與《後漢書》作鳥,廖本注云「當作鳥」謂夷語也。言語,以龍與陪坐,當作「與龍倍坐」。舊刻緣訛陪字而倒。因名曰元隆,《後漢書》、《水經注》並作「九隆。」廖本注云「當作九」。茲不取。猶漢言「陪」〔倍〕坐也。謂龍謂沙壺,笑其子倍坐,因以元隆為名。沙「壼」〔壺〕將元隆居龍山下。元「龍」〔隆〕廖本誤隆為龍,據劉本改。長大,才武。後九兄曰:「元隆能當作翕。與龍言,而黠,有智,天「之」〔所〕所,廖本作「之」。據劉本改。貴也。」共推以為王。當作長。時哀牢山下,復有一夫一婦產十女,元隆兄弟妻之。由是始有人民。皆象之:衣後著十尾,臂、脛刻紋。元隆死,世世相繼;分置小王;往往邑居,散在溪谷;絕域荒外,山川阻深,生民以來,未嘗通中國也。南中昆明祖之,昆明上,當有嶲字。故諸葛亮為其國譜也。此句,疑是後人贅入。亮未嘗至永昌,不能為之譜。後人有哀牢圖,託于亮也。孝武時,通博南山,度蘭「倉」〔滄〕廖本依《後漢書》改作倉。下同。水、「耆」●元豐本與廖本作耆。溪,置嶲唐、不韋二縣。徙南越相呂嘉子孫宗族實之,因名不韋,以彰其先人〔之〕惡。依劉昭《郡國志》注引文補之字,並斷句。行人歌之曰:「漢德廣,開不賓。渡當作度。博南,越蘭津。渡蘭「倉」〔滄〕。為他人。」渡蘭「倉」〔滄〕水以取哀牢地。哀牢轉衰。至世祖建武二十三年,王扈栗舊本有小注云:「《後漢》作賢栗。」遣兵乘箄船劉、李、《函海》本作舡。南攻鹿茤。鹿茤民弱小,將為所擒,會天大震雷,疾風暴雨,水為逆流,箄船沈沒,溺死者數千人。後扈栗復遣六王攻鹿茤。鹿茤王迎戰,大破哀牢軍,殺其六王。哀牢人埋六王,夜,虎掘而食之。哀牢人驚怖,引去。扈栗懼,謂耆老曰:「哀牢略徼,自古以來,初不如此。今攻鹿茤,輒被天誅。中國有受命之王乎?是何天祐之明也!漢威甚神。」即遣使詣越嶲太守,願率種人歸義奉貢。世祖納之,以為西部屬國。其地東西三千里,南北四千六百里;有穿「」〔鼻〕舊作「穿胸」,依《後漢書‧哀牢傳》改。「襜」〔儋〕廖本作襜。耳種,閩、越濮,鳩獠。其渠帥皆曰王。孝明帝永平十二年,哀牢「柳」〔抑〕狼《後漢書》作柳貌。廖本改作柳狼。遣子奉獻。明帝乃置郡,以蜀郡鄭純為太守。屬縣八。戶六萬。去洛六千九百里。寧州之極西南也。有閩濮、鳩獠、僄越、裸濮、身毒之民。土地沃腴,〔宜五穀。出銅、錫、〕六字原落在後。茲移還。出字下綰十五種土產。黃金、光珠、虎魄、翡翠、孔雀、犀、象、蠶、桑、綿、絹、采帛、文繡。又有貊獸,食鐵;猩猩獸,能言,其血可以染朱罽。有大竹,名濮竹,節相去一「丈」〔尺〕,舊各本與《後漢書》俱作丈。場終《哀牢傳》本作尺,見《康熙字典》引。常氏用楊終文,不當作丈。應是《范史》夸言之。舊刻又依《范史》改耳。受一斛許。斛亦當是字之訛。有錢、《函》二本作其。梧廖本小注云當衍。桐廖本小注云:「當作橦。下同。蜀都賦曰,布有橦花也。李依《後漢書》誤改也。」茲仍舊本。木,其華舊皆作花,廖本作華。柔如絲,民績以為布,幅廣五尺以還,張、吳、何、王本無以還二字,張佳胤妄刪也。浙本剜補。潔白不受污,俗名曰「桐華布」,此華字各本同。以覆亡人,然後服之,及張、吳、何、王、浙本作乃。賣與人。有「闌」〔蘭〕廖本作闌。干細布,蘭廖本此字仍作蘭。干獠言紵字當作苧。也,織成,文如綾錦。又有罽、旄、帛、疊、水精靃、琉璃、軻蟲、蚌劉、李作●。珠。「宜五穀,出銅錫」吳、何、王、浙本重出字。《函海》注云:「本作山出。」非。太守著名績者,自鄭純後,有蜀郡張化、常員,巴郡沈稚、黎彪,然顯者猶鮮。章武初,郡無太守,值諸郡叛亂,功曹呂凱奉郡丞蜀郡王伉保境此下宋明刻本及《函海》、廖本並空格。茲連下文「六年」為句。自章武初至建新三年丞相亮南征,正六年也。章武無六年。六年。丞相亮南征,高其義,表曰:「不意永昌風俗〔敦直〕依《三國志‧呂凱傳》補。乃爾。」以凱為雲南太守,伉為永昌太守,皆封亭侯。李恢遷濮民數千落於雲南、元豐本雲南字皆作云。建寧界,以實二郡。凱子祥,太康中獻光珠五百斤,錢寫作觔。還臨本郡,遷南夷校尉。祥子,失名,錢寫本空一格。裴注引《蜀世譜》亦失名。元康末為永昌太守。值南夷作亂,閩濮反,乃南移永壽,去故郡千里,遂與州隔絕。呂氏世官領郡,於今三世矣。大姓陳、趙、〔謝〕、楊氏。廖本脫謝姓一字,他各本有。

不韋縣故郡治。〔出鐵。〕依《後漢志》補。

比蘇縣〔有鹽。〕依《後漢‧哀牢傳》「課鹽文」補。

哀牢縣〔故哀牢王邑。〕依《後漢志》補。原作「故牢王國。」

永壽縣今郡治

嶲唐縣〔故益州西部都尉治。〕據《後漢志》注引《古今注》補。有周水,周,《函海》注云「李本作嶲,《後漢志》注引作同水。」《前漢志》固作周水。從徼外來。

雍鄉縣

南里元豐本與廖本作涪。縣有翡翠、孔雀。

博南縣〔西〕山張佳胤依《後漢志注》引文補西字。吳、何、王、浙本並有。他各本無之。高四十里,《後漢書》李賢注,劉昭《郡國志》注並引《華陽國志》作三十里。元豐本四字寫作。顧觀光校本逕改作三十里。越之,得蘭滄水。有金沙,以「火」〔水洗取〕,舊各本俱訛水為火,脫洗取字。廖本依《續漢志》注指出。茲逕改。融之,為黃金。劉昭注引無之字。有光珠穴,出光珠。此下顧觀光校本云:「《御覽》八百三引,「珠有黃珠、白珠、青珠、碧珠」,蓋此處有缺文。」有虎魄,能吸芥。又有珊瑚。

十二

雲南郡,蜀建興三年置,屬縣七。〔晉縣九。〕增雲平、永寧二縣見《晉志》。據補。〔分置河陽郡後,縣五。〕依下文補八字。戶萬。去洛六千三百四十三里。本雲元豐本作云。「川」〔山〕地。舊寫刻本皆作雲川。《水經注》卷三十三作「本雲山縣地」。朱箋云「《華陽國志》作川。」趙一清本逕改作川。然《方輿紀要》引《水經注》,字亦作山。據此,知酈氏原引《常志》不誤。今作川者為後人鈔寫之訛。雲山謂今之雞腳山也,漢雲南縣因以為名,原稱雲山縣也。有熊李本作點。倉山,上有神鹿,一身兩頭,食毒草。有上方、下方夷。亦出〔桐〕華布原脫桐字,據上文補。廖本注「當有橦字」。孔雀常以二字當作六。月來翔,月餘而去。土地有稻田、蓄牧,但不蠶桑。

雲南縣郡治。〔咸寧五年,分置雲平縣,〕據《宋志》補。〔為刺史治。〕依《晉志》補。〔後省併。〕據《宋志》補。

葉《函海》注云「《後漢志》注、《晉書》作楪。」榆縣〔葉榆澤在東,〕用《前漢志》文補。有河洲。疑原作「在河洲上」,如河陽縣例。傳鈔者緣下三縣文,改作有河洲也。

遂久縣有繩水「也」。此下錢、《函》、廖本有也字,當衍。張、吳、何、王、浙本並有小注云:「按,《廣志》曰有縹碧石,有綠碧。」蓋張嘉胤語。

弄張、吳、何、王本同《後漢志》作梇。棟縣有無血水。「水出連山」。此四字,錢寫本作小註。李本作注,在書頭。元豐、張、吳、何、王、浙、廖本作大字正文。按《前漢志》「東農山,毋血水出。」《後漢志註》引《地道記》云「連山無血水所出。」是此四字為後人用《地道記》旁注語也。

蜻《兩漢書》、《晉書》、《宋書》、《齊書》各志作青。蛉縣有鹽官、濮水。《前漢志》作僕水。〔禺〕同「出」山,《前漢志》「則禺同山」《後漢志》作「禺同山。」舊各本《常志》作同出山。廖本注云「當作出禺同三字」意連濮水為句,山字下屬。查僕水不出禺同山。舊脫禺衍出字耳。有碧雞、金馬,光影劉李本作景。錢寫作彩。倏忽,民多見之;有山神。漢宣帝遣諫議大夫蜀郡王褒祭之,欲致雞、馬。褒道病卒,故不宣著。

其縣二別為郡。「縣二」,謂蜀漢七縣中河陽、姑復二縣也。

河陽郡,刺史王遜分雲南置。屬張、吳、何、王本訛作蜀。縣四。戶千。顧廣圻校批云「脫屬縣三。」茲查補。

河陽縣郡治。在河中源洲上「也」。洲,張、吳、何、王本作州。也字,錢、《函》、廖本有,他各本無。《函海》小注云「原無也字」,當衍。

〔姑復縣〕依《晉志》補。〔有鹽池澤。〕用《前漢志》文補。依《後漢志注》易鹽字。〔本姑繒夷邑也。〕意補。說在注釋。

〔永寧縣〕依《晉志》補。

〔邪龍縣〕依《晉志》補。

十三

梁水郡,刺史王遜分〔興古〕置。「在興古之盤南」。《南中志總序》言爨量「保興古盤南」。謂興古郡盤江之南。本書興古七縣,自漢興與勝休外,五縣皆在盤南。梁水郡在興古西,非在興古之盤南也。此六字,當是舊之讀者謬緣《總序》所加之旁注,被寫入正文。當刪。又,此下廖本注云「當有脫」,是矣。按常氏文例,新郡敘列舊郡之後。獨此郡自興古分出而敘在興古之前。且興古原自牂柯益州分置,乃不敘列牂柯晉寧郡後,而敘于永昌、雲南郡後。此必由于李氏置交州,州治梁水,領三郡,故常氏如此敘列。推此下文,必脫有置省交州事。或《李蜀書》所有,常於入江左後刪去之,遂並刪縣、戶、與去洛道里。茲按書例所當有,攷訂補還。〔屬縣七。〕原只存三縣,茲依《宋書‧州郡志》攷補為七。〔戶三千。〕依《晉志》與《宋志》合推。說在註釋。〔去洛七千里。〕依鄰郡去洛道里推訂。〔大興中,爨量保盤南以應李雄。梁水太守董慬附之。雄遣李驤援量。敗還。咸和八年,再遣李壽取寧州。因以量據地置交州。爨深為刺史,治梁水。咸康中,蜀有內難,晉取蜀交州。殘存只數縣。李壽即位,省交州,仍為郡。〕依本書文意綴補。

梁水縣郡治。有振山,出銅。

賁古縣山出銀、廖本無銀字,他本有。銅、鉛、「鐵」〔錫〕。山字上,張、吳、何、王本有采字。浙本剜空。按《班志》:「北,采山出錫。西,羊山出銀、鉛。南,烏山出錫。」《續志》「采山出銅、錫。」未及羊山,烏山。非二山已無礦也。《常志》通諸山言之,故無采字。張嘉胤依《續志》加采字,非矣。又鐵非珍貴產品,在南中例不稱舉。此區產錫極富,著于《兩漢志》,迄今猶有「錫都」之目。《常志》不能無錫。錫、鐵音易混,當是傳鈔音訛。茲逕改。

西隨縣張、吳、何、王、浙本有小注云:「按《地道記》曰:麋水,西受徼外,至麋泠入斷龍谿。」援《續志》注語。實則《班志》舊文,應劭引之耳。又《班志》與《續志》注皆作「尚龍谿」,張引作「斷龍谿」,亦誤。

〔毋棳縣〕《宋書‧州郡志》云「劉氏改曰西豐。晉武帝太始五年復為毋棳。」則兩晉世固當有也。茲據以補。

〔進乘縣〕《前漢志》作進桑,屬牂柯郡。云「南部都尉治。有關」。《續志》與《晉志》、《宋志》並作進乘。宋屬梁水郡。茲據以補。下二縣同。

〔新豐縣〕

〔建安縣〕

興古郡,建興三年置,屬縣十一。〔分置梁水、西平郡後,縣七。〕《晉志》興古郡十一縣。見於《漢志》者十縣。漢興一縣亦當是蜀新立。晉置梁水、西平二郡,割去四縣,只存七縣,如《常志》。戶四萬,為七縣數。故補。戶四萬。去洛五千八百九十里。多「鳩」獠、濮。鳩獠,特多在永昌。興古不當有,更何能多?《常志》恆泛稱越僚為獠,越濮為濮。惟永昌特稱閩濮、鳩獠,明其非一般越獠與濮也。此鳩字,應是傳寫者緣永昌郡文而衍。茲刪正。特有瘴氣。自梁水、興古、西平三郡少穀,有桄榔木,可以作,以牛酥酪食之,人民資以為糧。欲取其木,先當祠祀。

〔宛〕溫縣舊脫宛字,廖本已補。郡治。元鼎二字當作六。年置。〔有盤江。〕據《續漢志》注引《地道記》補。

律高縣西有石空廖本注云「當作室」。山,出錫。東南有李本作盤。張、吳、何、王本作。劉、錢、《函》本同《漢志》作「」。顏注「音呼鶪反」。町山,出錫。《兩漢志》並作「出銀鉛」。廖本注云:「當作銀、鉛。」茲不改,說在註。

鐔封縣有溫水。

句町縣故句町王國「名」也。名字當衍。或是邑字訛。亦當刪。其置,自濮王。姓毋。漢時受封迄今。

漢興縣

勝《宋志》作騰。休縣有河水「也」。劉李本無也字。張、吳、何、王本有小註二十三字,與《續漢志》註同。蓋張嘉胤所加。注釋更引訂。

都唐縣舊各本倒作唐都縣。茲依廖本改。《晉志》作。故名都夢縣。此處,舊刻訛作「雲夢縣」。茲從廖本改。

西平郡,刺史王遜時,爨量保盤南,遜出軍攻討,不能克。「巳」〔及〕廖本作巳,據錢本改。遜薨後,寇掠州下,吏民患之。刺史尹奉,重募徼外夷,刺殺量,而誘降李。盤南平,奉以功進安西將軍,封「前」〔遷〕陵伯;舊本皆作遷陵伯。元豐本遷作前,廖本從訛。乃割興古「雲南」之盤錢、《函》二本作。江、來如、吳、何本作南如。南零三縣〔合漏臥〕為郡。舊刻誤衍「雲南」二字,脫「合漏臥」三字。又全脫屬縣。茲攷訂補正。

〔漏臥縣郡治〕攷補說明在註。

〔盤江縣〕

〔來如縣〕

〔南零縣〕

右寧州,統郡十四,縣六十八。當云「七十六縣」。舊傳寫者各就所據本脫去數改變其總數也。

十四

咸熙元年,吳交趾郡吏呂興殺太守孫靖,《晉書‧陶璜傳》作「孫諝」。內附魏。魏拜興安南將軍。時南中監軍霍弋,表遣建寧爨谷為交趾太守,率牙《函海》作衙。門將「軍」舊本衍。建寧董元、毛炅、孟幹、孟通、爨熊、《晉書》作能。下同。李松、王素《晉書》作業。等,領部曲以「討」〔援〕舊本作討,訛。當作援。之。谷未至,興已為功曹李統所殺。泰始元年,谷等逕至郡,撫和初附。無幾,谷卒。晉更用馬忠子融代谷。融卒。遣犍為楊稷代之,加綏遠將軍。又進諸牙門皆雜號將軍,封「吳」侯。舊本皆倒吳字在上。〔吳〕交州刺史劉峻、《晉書》作俊。大都督脩則領軍,〔前後〕依《通鑑》引文補。三攻稷,皆為稷所敗。鬱林、九真皆附稷。稷表遣將軍毛炅、董元等攻合浦。戰於古城,大破吳軍,殺峻、則。稷因表炅為鬱林太守,元為九真太守。元病亡,更以益州王素代之。數攻交州諸郡。泰始七年春,吳王孫皓遣大都督薛珝、交州刺史陶璜帥「二十萬」軍,興扶嚴惡夷,合十萬,伐交趾。合扶嚴夷軍,才十萬,則上文「二十萬」三字當衍。稷遣炅及將軍建寧孟岳等禦之。戰於封溪。眾寡不敵,炅等敗績。僅以身還交趾,固城自守。破敗之後,眾才劉、李、錢、《函》本作裁。張、吳、何、王本作纔。廖本作才。千人;并新附可有四千;男女萬餘口。陶璜圍之。杜塞蹊徑。救援不至。雖班糧張、吳、何、王本作量。約食,猶不供繼。至秋七月,城中食盡,病、餓死者大半。交趾人廣野將軍王約,反應陶璜,以梯援外。吳人遂得入城。得稷等,皆囚之。即斬稷長史張登、將軍孟通及炅,并交趾人邵暉等二千餘人。受皓詔:傳稷秣陵。故梏何、王本作皓。別有翻本作致。稷及孟幹、爨熊、李松四人於吳。通四遠消息。按謂露布傳告四方。稷至合浦,發病歐血死。傳首秣陵。棄其屍喪於海。幹、松、熊至吳,將加斬刑;或說皓:「宥免幹等,可以勸邊將。」皓原之。欲徙付臨海郡。初,稷等私誓:不能死節,困辱虜手,若蒙未死,必當思求北歸。稷既路死,幹等恐北路轉遠,以吳人愛蜀側竹弓弩,言能作之。皓轉付部,為弓工。《晉書‧陶璜傳》作「留付作部」。作部,謂工藝官署。九年,幹自吳逃返洛陽。松、熊為皓所殺。初,晉武帝以稷為交州刺史,大封。此下疑脫拜字。半道,稷城陷;或傳降,故不錄。幹至,表狀,乃追贈交州刺史。封松、熊後嗣侯焉。

古城之戰,毛炅手殺脩則。則子允隨陶璜。璜以炅壯勇,欲赦之。《函海》本作殺之。而允必「欲」求殺炅,炅亦不屈於璜。璜怒,乃裸身囚結面縛〔之〕,於文當有之字。劉本縛訛縳。呵曰:「晉兵賊!」炅亦烈聲呵曰:「吳狗!何等為賊?」吳人生割其腹。允割其肝,罵曰:「虜腹。」《三國志‧孫皓傳》注引《華陽國志》作:「允割其心肝。罵曰庸復作賊。」炅罵不斷曰:「尚欲斬汝孫皓,汝父何死狗也。」吳人斬之。武帝聞而矜哀,吳、何、王本同裴注引作哀矜。劉、張、錢、《函》、廖本作矜哀。即詔炅子襲爵。封諸子三人關內侯。九真太守王素,以交趾敗,與董元、牙門王承等欲還南中,為陶璜別將衛濮所獲。功曹李祚,見交趾民殘害,還,遂劉、李本作逐。率吏民保郡為晉。祚舅黎晃為吳將,攻伐祚,不下;數遣人解喻,〔欲〕降之。祚答曰:「舅自吳將。祚自晉臣。惟力是視矣。」邵暉子「允」胤,先為父使詣洛,拜奉車都尉。比還。暉敗亡。胤依祚固守。求救南中。南中遙為之援。〔踰時乃拔。〕依《晉書‧陶璜傳》補四字。〔南中〕諸姓,得世有部曲。弋遣之南征。因張、吳、何、王本作固。以功相承也。舊各本皆以「諸姓」上連「為之援」句。只廖本插注云「當有脫」茲補六字。完成結語,為一節。

十五

譔曰:《函海》作「讚曰」。南域處邛笮劉本作。五夷之表,不毛閩濮之鄉,固九服之外也;而能開土列郡,爰建方州,踰博南,越蘭滄,遠撫西垂,漢武之跡可謂大業。然,要荒之俗,不與華同,安邊撫遠,務在得才。故高祖思猛士作歌,孝文想頗、牧咨嗟。斯靜禦之將,信王者所詳擇《函海》作釋。也。馬、霍、王、尹,得失之際,足以觀矣。交趾雖異州部,事連南中,故并志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