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史方輿紀要/卷一百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讀史方輿紀要
←上一卷 卷一百十二 廣西七 安南等國 下一卷→


廣西七外國附考[编辑]

安南[编辑]

安南,在憑祥州南五百五十里。東至海三百二十里,南至占城國界一千九百里,西至雲南老撾宣慰司界五百六十里,自其國都至京師一萬一千一百六十五里,至廣西布政司二千八百里。古南交地,《虞書》「宅南交」是也。周曰交趾。《禮•王制》:「南方曰蠻,雕題、交趾。」秦爲象郡地,秦末屬於南越。《史記》:「尉陀以兵役屬西甌、駱。」安南即所謂駱越也。漢元鼎五年平南越,置交趾、九真、日南等郡,兼置交州刺史。後漢建武十六年交趾女子徵側、徵貳反,馬援討平之。孫吳時增置新昌、武平、九德三郡,晉因之。宋增置宋平、宋壽等郡,齊增置義昌郡,梁於交趾等郡增置交、愛、驩等州,兼置交州都督府。隋平陳廢郡存州,改都督府曰總管府。煬帝初州廢,仍爲交趾、日南、九真等郡。唐武德三年仍置交州總管府,管交、峰、愛、仙、鳶、宋、慈、澄、道、龍十州。七年改曰都督府。其後諸州增省不一。調露元年又改都督府曰安南都護府,至德二年曰鎮南都護府,大曆三年仍曰安南,以刺史充都督。貞元六年置軍曰柔遠軍。咸通初爲南詔所陷,明年收復。四年復爲南詔所陷,七年高駢攻克之,始置靜海軍於安南。天祐初曲承裕據其地,再傳至曲承美。五代唐長興初南漢劉龑遣軍攻拔交州,執承美以歸,以其將李進守之。明年愛州將楊廷藝攻取交州。晉天福二年交州將皎公羨殺廷藝而代之。三年廷藝故將吳權舉兵攻殺公羨,遂據交州,稱靜海節度使。權卒,子昌岌立。卒,子昌文立。周顯德初始請命於南漢,南漢以昌文爲靜海軍節度使,兼安南都護。宋初復爲部人丁部領所據,自稱萬勝王,以子璉爲靜海節度使。開寶六年內附,八年封交趾郡王,自是交趾遂爲異域。璉死,弟璿嗣,又爲其將黎桓所篡,景德初封南平王。桓死,子龍挺嗣。景德四年改封交趾郡王。死,子至忠嗣。大中祥符三年爲其臣閩人李公蘊所篡,宋仍封爲交趾郡王。再傳至日尊稱帝國,號大越。熙寧間王安石議開邊,侵擾蠻境。八年交人叛,陷欽、廉、邕等州。九年詔郭逵等討之,至富良江,得四州一縣而還。其地尋復入於交趾。公蘊八傳嗣絕,爲其婿陳日煚所有。宋淳祐十二年蒙古將兀良合臺破安南,日煚遁海島。師還,日煚復取其地。宋亡,日煚子光昺歸附,元封爲安南國王。光昺死,子日烜自立,不受命。再發兵擊之,皆不能克。日烜死,子日燇嗣,復遣使入貢。日燇死,子日煃嗣,明朝洪武二年率先入貢,遣使册爲安南國王。未至,日煃死,侄日熞嗣。五年爲陳叔明所篡。叔明老弟煓代視事。十一年煓攻占城敗死,弟煒代立。二十一年其相黎季犛弒煒,立叔明子日焜。明年又弒日焜,立其幼子顒,假煒名來貢。二十九年思明府奏:「安南奪丘溫、如嶅、慶遠、淵、脫五縣。」遣使敕以地還思明。不聽。三十二年季犛復弒顒而立其幼子,尋復弒,奪其位。季犛詭姓名曰胡一元,子蒼曰,僭號紀元,國號大虞。永樂元年表稱陳氏嗣絕,請署國事,從之。己復封爲王。二年陳氏故臣裴伯耆走闕下乞師,而老撾亦傳送故王孫陳天平來朝,詔詰季犛。季犛詭請迎天平歸國,詔廣西都督黃中、呂毅率兵五千送天平還國。至境,季犛僞遣使迎候,而伏兵隘口,襲殺天平及大理卿薛嵓等。中等引還,於是以成國公朱能爲征夷將軍,率新城侯張輔、西平侯沐晟等二十五將軍出廣西、雲南兩道討之。能至龍州卒,輔代總其衆。五年平安南,俘獲季犛父子,詔求陳氏後立之,無所得,因置交趾等處承宣布政使司,領府十七、州五、屬府州四十二、縣一百五十七。又置衛十一、所十三,屬都指揮使司。又置市舶司一。其地東西相距一千七百六十里,南北二千八百里。六年交人簡定復推陳季擴爲亂,命沐晟討之,敗績。復命張輔往征,擒定。季擴尋請降,以爲交趾右布政使。未幾復叛。十年輔等以計擒之,賊黨皆平。十五年召輔還都。明年寇孽黎利復叛,官軍屢衂。宣德初再遣大兵征之,皆敗績,賊勢益張,侵吾渌州、西平州及欽州四峒,皆陷。既而利托言請立陳氏後罷兵息民。朝廷因而許之,遂棄交趾。六年詔利權署安南國事。八年利死,子麟嗣,正統元年封爲安南國王。七年麟死,子濬立,遣兵攻占城,虜其王摩訶賁該以歸。天順三年濬爲庶兄宜民所弒。四年濬弟灝嗣,輒侵吾土地,攻殺老撾宣慰司刁板雅蘭掌父子,爲八百敗歸,屢攻占城,謀并其國。弘治十年灝死,子暉嗣。十七年暉死,子敬嗣。旋死,以弟誼嗣。正德初其臣阮种弒之,立其弟阮伯勝。國人共殺种等而立灝庶子晭。晭孱,政在羣下,國亂。正德十一年其下陳暠弒晭自立,酋目莫登庸等復逐暠,立晭兄子譓,專其國,暠奔據諒山。黎氏舊臣鄭綏以登庸不臣漸著,推族子酉榜爲主,登庸皆攻殺之。十六年登庸攻暠,暠敗死。嘉靖初登庸自稱安興王,謀弒譓。譓奔清化,登庸立其庶弟懬。交人云:「懬,登庸子也。」六年登庸竊安南,尋殺懬。九年禪位於其子方瀛,自稱太上皇,退居都齊海陽,爲方瀛外援。譓竟死清化,故臣共立譓子寧,居來州漆馬江,倚老撾爲援。十五年寧遣其臣鄭維憭來乞師,詔咸寧侯仇鸞爲帥。尋以征蠻將軍安遠侯柳珣代之,而命樞臣毛伯溫總其事。伯溫駐師南寧,時方瀛死,子福海嗣。登庸聞大軍致討,懼請歸欽州二都、四峒故侵地,世奉職貢。乃於鎮南關受登庸降,廢勿王,降國爲都統司,十三路爲宣撫司,以登庸爲都統司使,統境內十三宣撫司,隸廣西藩司。而命黎寧仍居漆馬江,令雲南守臣勘訪,果係黎氏後,始授境土制下。登庸已死,乃授其孫福海。二十五年福海死,子宏瀷幼,阮如桂等擁衛之,三十年始嗣職。時國內多艱,貢不達,黎氏雖據一隅,黨類強。寧死,鄭檢立其子寵。寵死,復立其宗人黎維邦。會莫氏臣黎伯驪作亂,鄭檢以兵會之,宏瀷奔海陽,自是益衰弱。四十二年宏瀷卒,萬曆初子茂洽襲爲都統使,國大亂。既而黎維邦死,鄭檢子松復立維邦子維潭,舉兵攻殺莫茂洽,盡逐莫氏遺孽。茂洽子敬用竄居高平府,敬璋、敬恭竄居東海府保樂州,復內相讐。未幾敬璋爲黎氏所殺,維潭遣使浮海,詣督臣歸罪,請款關輸貢。因與約,必以高平居莫氏,如黎氏漆馬江故事。維潭意以高平其故地也,莫氏篡臣,不宜以漆馬江爲比。久之,乃聽。二十四年受維潭降,以爲都統使。與莫敬用以高平,令維潭毋侵害,於是安南復定。自黎氏以來,雖奉貢稱藩,然自帝其國如故矣。○羅氏曰:「入交之道凡三:一由廣西,一由廣東,一由雲南。由廣東則用水軍,伏波以來皆行之。廣西道宋行之。雲南道元及明朝始開。廣西道亦分爲三:從憑祥州入者由州南關隘一日至交之文淵州坡壘驛,復經脫朗州北,一日至諒山衙,又一日至溫州之北,險徑半日至鬼門關,又一日經溫州之南新麗村,經二卜江,一日至保渌縣,半日渡昌江,又一日至安越縣南市橋江下流。北岸一道,由思明府入,過摩天嶺,一日至思陵州,過辨強隘,一日至渌平州,州西有路一日半至諒山府。若從東南行過車里江,此江乃永樂中黎季犛堰之以拒王師,後偵知其堰處,乃決之以濟師,一日半至安博州,又一日半過耗軍峒,山路險惡,又一日至鳳眼縣,又分二道:一道一日至保渌縣,亦渡昌江;一道入諒江府,亦一日至安越縣之南市橋江北岸,各與前道會。其自龍州入者,一日至平而隘,又一日至七源州,二日至文蘭平茄社,又分爲二道:一道從文蘭州,一日經右隴縣北山徑出鬼門關,平地四十里,渡昌江上源,經右隴之南,沿江南岸而下,一日至世安縣,平地至安勇縣,又一日亦至安越縣之中市江北岸;一道從平茄社西,一日半經武崖州,山徑二日至思農縣,平地又一日半亦進至安越縣之北市橋江上流北岸,市橋江在安越縣境中昌江之南,諸路總會之處,隨處皆可濟師,一日至慈山府,又至東岸嘉林等縣,渡富良江以入交州。雲南亦有二道。其一道由臨安府蒙自縣經蓮花灘入交州之石隴關,下程瀾峒,循洮江源右岸,四日至水尾州,又八日至文盤州,又五日至鎮安縣,又五日至下華縣,又三日至清波縣,又三日至臨洮府。洮水即富良江上流,其北爲宣光江,南爲沱江,所謂三江者也。臨洮二日至山圍縣,又二日至興化府,即古多邦城,自興化一日至白鶴神廟三岐江,又四日至白鶴縣,渡富良江。其一道自蒙自縣河陽隘,循洮江左岸,十日至平源州,又五日至福安縣,又一日至宣江府,又二日至端雄府,又五日亦至白鶴三岐江,然皆山徑,欹側難行。其循洮江右岸入者,地勢平夷,乃大道也。若廣東海道,自廉州烏雷山發舟,北風順利,一二日可抵交之海東府。若沿海岸以行,則烏雷山一日至永安州白龍尾,白龍尾二日至玉山門,又一日至萬寧州,萬寧一日至廟山,廟山一日至屯卒巡司,又二日至海東府,海東二日至經熟社,有石隄,陳氏所築以禦元兵者,又一日至白藤海口,過天寮巡司南至安陽海口,又南至塗山海口,又南至多漁海口,各有支港以入交州。自白藤而入則經水棠、東潮二縣至海陽府,復經至靈縣,過黃徑、平灘等江。其自安陽海口而入則經安陽縣至荊門府,亦至黃徑等江,由南策、上洪之北境以入。其自塗山而入,則取古齋,又取宜陽縣,經安老縣之北至平河縣,經南策、上洪之南境以入。其自多漁海口而入,則由安老、新明二縣至四岐,遡洪江至快州,經鹹子關以入。多漁南爲太平海口,其路由太平、新興二府,亦經快州鹹子關口,由富良江以入。此海道之大略也。交州之東有海陽、荊門、南策、上洪、下洪、順安、快州等府,去海不遠,各有支港,穿達迤邐數百里,大艦不能入,故交人多平底淺舟,以便入港云。」《山居贅論》曰:「安南,自秦、漢以來入中國版圖者,歷千百年,其比於外臣,特自宋以後耳。宋之兵力,自太宗以後勢已衰鈍,其不能奄有交南宜也。元人兵威所加,輒見摧滅,而安南竟偃蹇一隅,不能郡縣其地,何哉?倘所謂強弩之末不能穿魯縞者歟?永樂中兩興大役,皆係累其君長,掃清其境土,而師還未幾,反覆隨之,豈時有難易,交人方強,未可逆折歟?逮正德以後陳氏、莫氏與黎氏禍亂相尋,兵分勢削,取亂侮亡,機不可失,而豎子帥師,徒費張皇。其後任交人之自爲魚肉,以秦、越相視而已矣。夫是非不張,恩威不振,何以壓蠻夷觀聽之情哉?」《國史》:「嘉靖十六年仇鸞爲帥,尚書毛伯溫督師駐廣西,檄諸路兵候師期。正兵分三哨,廣西憑祥州爲中哨,龍州羅迴峒爲左哨,思明府思州爲右哨。分奇兵爲二哨,歸順州爲一哨,廣東欽州爲一哨。又烏雷山等處爲海哨。又雲南兵於蓮花灘分三哨,東西並舉,馳驛安南,莫登庸大懼乞降。」蓋先是撫臣蔡經言安南水陸之路有六,憑祥、龍州、歸順、欽州、海陽、西路,皆接安南也。時欽州知州林希元言:「莫氏所恃者惟都齋耳。其地濱海,淤塗十餘里,舟不得泊,計以爲王城不支即守都齋,都齋不支即奔海上耳。若以東莞、瓊海之師助占城擊其南,賊不得奔矣。以福建之師航海出枝封河,湖廣之師出欽州與合,都齋無巢穴矣。以廣西之師出憑祥,雲、貴之師出蒙自,以攻龍編,則根本拔矣。如此可一舉定也。」其說置不問。夫攻安南者,希元之言非勝算哉?又安南僭置僞東都,設五府、五部、六寺、御使臺、通政司、五十六衛、四城兵馬等衙門。附郭府三,一曰奉天,二曰廣德,三曰永昌。永樂二年改東都爲交州府。宣德二年棄交趾,黎氏復曰東都。其西都亦曰清華、承政,永樂二年改清化府。又都齋、古齋,近海口,莫登庸故鄉也。本無城郭,以鐵竻木作排栅三層爲外衛,登庸所自居也。大約自黎氏以來,鄭氏、莫氏二宗最強,而鄭以江華爲重,莫以古齋爲重云。兩都之外,分道十三,設承政司、宣察司、總兵使司,亦仿中國三司之制。

交州府,即安南之東都也。永樂二年改置。領州五,曰慈廉、福安、威蠻、利仁、三帶;領縣十三,曰東關、慈廉、石室、英蒥、清潭、清威、應平、平陸、利仁、安朗、安樂、扶寧、立石。宣德二年以後仍爲東都,領附郭府三,曰奉天、廣德、永昌。又分置安邦承政司,領府一,曰海東。

龍編城,在今交州府東。漢郡治也。《漢志》:「交趾郡治羸。」後漢治龍編,孫吳黃武六年交州亦自番禺縣徙治焉,晉、宋以後因之。《水經注》:「漢建安二十三年立城之始,有蛟龍盤編於水南北二津,因改龍淵曰龍編。」或疑縣本名龍淵,唐顏師古、章懷太子諱淵,改《漢志》爲編也。隋開皇中仍爲交趾。大業中移交趾郡治宋平,而龍編爲屬縣。唐武德四年置龍州,又析置武寧、平樂二縣。貞觀初州廢,以二縣省入龍編,隸仙州。十年州廢,仍屬交州。今僞奉天府或曰即龍編也。
交趾城,在府西。劉昫曰「漢交趾郡治羸」,即此。羸,孟康音蓮,,音受,土簍也。後漢仍爲羸縣,屬交趾郡,晉、宋因之。隋改置交趾縣,屬交州。唐武德四年仍置交州於此。又析置慈廉、烏延、武立三縣,以慈廉水爲名,置慈州。六年改爲南慈州。貞觀初州廢,三縣仍省入交趾。二年移縣治於漢之故交趾城,仍爲交州治。寶曆元年徙州治於宋平,縣屬焉。顏師古曰:「羸,亦讀曰累縷。杜佑曰:「交趾之名,以南方夷人其足大趾開廣,並足而立,其趾則交,故名。」
宋平城,在府南。漢龍編縣地,宋孝建初析置宋平縣,尋又置宋平郡治焉。梁、陳因之。隋平陳郡廢,縣屬交州,大業初爲交趾郡治。唐武德五年於縣置宋州,并置弘義等縣,又析置懷德等縣。六年改曰南宋州。貞觀初州廢,以弘義、懷德二縣省入,屬交州。大曆中爲交州治,後移於今所。○南定城,在府東北。本宋平縣地,唐武德四年析置南定縣,屬宋州。明年改屬交州。大曆五年廢。貞元八年復置。咸通六年高駢爲安南都護,自海門進兵至南定,掩擊峰州蠻衆,大破之,即此。
城,在府東南。漢縣,屬交趾郡。後漢因之。晉仍屬交趾郡,宋、齊因之。梁大同末詔楊㬓討交州賊李賁,㬓以陳霸先爲先鋒,出交州,敗賁於朱,又敗之於蘇歷江口。《五代志》:「朱縣,梁置武平郡,隋平陳郡廢,縣仍屬交州。」唐武德四年置州,并置高陵、定陵二縣屬焉。貞觀初州廢,以二縣省入朱,屬交州。同鳶。劉昫曰:「朱,孫吳時軍平縣地,晉武帝曰海安。」未知所據。
勾漏城,在府西南。漢置苟漏縣,屬交趾郡。苟漏與句漏同。後漢亦曰苟漏縣。晉仍屬交趾郡,葛洪求爲苟漏令,即此縣也。宋、齊以後因之,隋縣廢。今石室縣是其地。
平道城,在府西北。今安朗縣地,後漢建武十九年馬援平交趾蠻置封谿縣,屬交趾郡。三國吳屬武平郡,晉因之。宋仍屬武平郡。齊析置平道縣,梁、陳間以封谿省入平道。劉昫曰:「封谿即古駱越地也。」《南越志》:「交趾之地,最爲膏腴,舊有君長曰雒王,其佐曰雒侯,其田曰雒田,民墾食之,因曰雒民。」《交州志》:「雒王、雒侯主諸郡縣,縣有雒將,後漢建武十五年交趾麊泠雒將女子徵側、徵貳反,九真、日南、合浦蠻俚皆應之。」《廣州記》:「交趾有雒田,仰潮水上下,人食其田,名爲雒侯。」後蜀王子將兵攻取其地,自稱安陽王。後南越王尉陀復奪取之。今平道城東有城凡九重,周九里,蓋即安陽王所居城矣。」或以爲封谿故城也。《隋志》:「平道縣舊曰昌國,開皇十二年改平道縣,屬交州。」《五代志》南齊有昌國縣,屬宋平郡,蓋即國昌之訛。梁、陳間又省平道入昌國,隋復改昌國爲平道也。唐武德四年於平道置道州,又析置昌國、武平二縣,六年改爲南道州,是年又更名仙州。貞觀十年州廢,又以昌國省入平道,隸交州。志云:府西有望海廢縣,亦後漢建武中與封谿縣同置,後廢。相近又有蠻城,祝穆云:「亦馬援所築戍守處也。」
太平城,在府西北。本封谿縣地,吳孫皓建衡三年討扶嚴夷,以其地置武平郡,治武寧縣。晉因之,宋改縣曰武定,仍爲武平郡治。齊仍舊。隋平陳郡廢,縣屬交州。開皇十八年改曰隆平縣。唐武德四年置隆州,并置義廉、封谿二縣,尋徙州治義廉。六年曰南隆州。貞觀元年州廢,省義廉,以封谿隸岑州,隆平隸交州。先天元年改曰太平縣,仍屬交州。○武平城,亦在縣西北。亦封谿地,唐武德四年析平道縣置武平縣,屬道州,明年改屬交州。劉昫曰:「唐初改隋隆平縣爲武平。」似悞。
竻竹城,或曰即今府城。唐大中十二年王式爲安南都護經略使,至交趾樹竻木爲栅,可支數十年。深塹其外,泄城中水,塹外植竹,寇不能冒。范成大《桂海虞衡志》:「新州有竻竹城,交趾外城亦是此竹,即式所植者。」又大羅城,志云:在府城外。舊城唐刺史張伯儀所築,本在江南,寶曆元年安南都護李元善請移城於江北岸,未幾復故。咸通七年靜海節度高駢築安南城,周三千步。又鑿道三所通使者道,名曰天威道。今故址猶有存者。○東關城,在府城北,五代以後蠻所改置附郭縣也。元至元二十五年脫歡入交趾,安南王陳日煚遁據海口。既而擁兵守禦東關,遏絕歸路,脫歡戰敗,由間道遁還。明宣德初黎利叛,率賊衆圍東關,大帥王通懼,謀以交趾歸利,檄官吏軍民出城赴東關,即此。
三帶城,在府西富良江北岸,蠻所置三帶州也。永樂初張輔等討交趾,自新福縣移營三帶州招市江口,造船圖進取是也。○清威城,在府西南百五十里,又西南五十里有石室城,皆蠻所置縣也。宣德初黎利作亂,其弟善據廣威州,擁衆攻交趾,參將馬瑛大破之於清威,與王通合兵石室縣,進屯寧橋。陳洽以爲宜駐師石室縣之沙河以覘賊勢,不聽,遂渡河而陳,地皆險惡,伏起大敗。黎利自義安來合圍東關,攻交趾城,敗去。
佛跡山,在府西南石室縣。山下有池,景物清麗,爲一方勝概。又勾漏山,亦在石室縣,相傳漢句漏縣置於其下。
海,在府東南。自廣東欽州而西南,歷烏雷山以至南境之大長沙海口,其可入之支港以數十計。馬援討徵側緣海而進,高駢復安南亦自海道而前。今有天威涇,駢所鑿也。《唐史》:「咸通二年南詔攻安南,都護蔡襲請救。詔襲按軍海門。襲以圍迫不及奉詔,城陷死之。其僚屬樊綽走渡江,督荊南兵入東郛,苦戰,頗有斬獲。是夜南詔屠安南,詔大興諸道兵進討,因置行交州於海門,調山東之兵戍守,命容管經略使張茵鎮之,經略安南。茵逗留不進,乃以高駢爲大帥,仍駐海門。七年駢收復安南,以交州至邕州海道多潛石,漕運不通,遂鑿石開道。有青石涇,相傳馬援所不能治,既而震碎其石,亦得通,因名天威涇。自是漕運無滯。」海門,今見梧州府博白縣。
富良江,在府北三十里。其上源即雲南之瀾滄江也。自車里宣慰司東北界及臨安府之西南界流入境,曰蓮花灘;東流歷文盤州、臨洮府北境亦曰洮江;又東至興化府境合于江北之白鶴江,江南岸又有陀江來注之,謂之三岐江;又東歷三帶州南,至府城之北東南流,歷順安、上洪、下洪諸府之境,縱橫貫串,以達於海。宋熙寧八年交趾分道入寇,欽、廉、邕皆陷,郭逵討之,行至長沙,先遣將復邕、廉,而自將西進至富良江。交人乘船逆戰,大敗其軍。其王李乾德請降,於是取廣源等州而還。寶祐五年,蒙古兀良合台入交趾,至洮江,交人戰敗,其王陳日煚走海島。元至元二十一年,脫歡擊安南王陳日烜,敗其兵於富良江,日烜遁,遂入其都城,以盛夏霖潦,軍中疲作引還。二十四年脫歡等復渡富良江,次交趾城下,敗其守兵,日烜復遁據海口。明永樂五年,張輔等討安南,從憑祥入,進次昌江市,造浮橋濟師,前鋒直抵富良江。而沭晟亦自雲南蒙自入安南,駐兵洮江北岸,造舟徑渡,至白鶴江遣人來會。賊恃東、西都及宣江、洮江、沱江、富良江爲固,於江北岸緣江樹栅,多邦隘增築土城,城栅相連至九百餘里。又於富良江南岸環江置樁,盡取國中船艦列江內。諸江海口俱下桿木以防攻擊。賊之東都亦嚴固。繼而輔等合軍拔多邦,遣別將向其西都,賊焚宮室遁入海。既又敗賊於富良江,遂盡平其地。《一統志》:「富良江一名瀘江,上接三帶州白鶴江,經交州府城東下,通行四十四里至歸化江。」《海南使録》云:「富良江行四十四里至歸化江,一名瀘江,闊與漠鄂等江相似。自大理西下東南入於海,有四津,潮汐不常。」或曰歸化江即富良江下流矣。
來蘇江,在府城東北。自富良江分流,轉而西,直抵銳江。本名蘇歷江,相傳昔有蘇歷者開此江,因名。梁大同末陳霸先敗李賁於蘇歷江,既而進克嘉寧諸軍,皆頓於江口。胡氏曰:「江口,蘇歷江入海之口也。」永樂初黃福爲交趾布政司,以江淤重濬,時王師弔伐,因更今名。○武定江,在府北二百五十里武平縣界,下流入於富良江。
喝門江,在府西南。又府西有生厥河。永樂六年交趾簡定反,沐晟討之,戰於生厥河,敗績。既而詔張輔進討,輔進兵慈廉州,攻喝門江粉祉營栅皆破之,獲定。
浪泊,在東關縣西北。一名西湖。後漢建武十八年馬援由海道討徵側,隨山刊道千餘里,至浪泊上。賊既平,謂官屬曰:「吾在浪泊、西里間,賊未滅時,上潦下霧,毒氣薰蒸,仰視飛鳶,跕跕墮水中。」謂此也。酈道元曰:「葉榆水過交趾麊泠縣北,分爲五水,絡交趾郡中。」其南水自麊泠縣東經封谿縣北,又東經浪泊。馬援以其地高,自西里進屯焉。」《郡國志》:「浪泊在交趾封谿縣界,援既平交趾,奏分西里置封谿、望海二縣。」
石碕鎮,在府東南。晉義熙七年盧循自合浦犯交州,刺史杜慧度拒之,破於石碕。胡氏曰:「岸曲曰碕。」既又破循於龍編南津,循自投於水,取其尸斬之。
寧橋。在府西,近石室縣。宣德元年命成山侯王通等征交趾,至寧橋,遇伏軍敗處也。○東津渡,在東關縣,即富良江渡口也。舊以舟楫往來阻於風濤,永樂初張輔、沐晟始置浮橋,一歲一易。

北江府,在交州府北二百里。永樂二年改置,領州三,曰嘉林、武寧、北江;領縣七,曰嘉林、超類、細江、善才、東岸、慈山、善誓。宣德以後仍以北江及諒江地置京北承政司。領府四,曰北河、慈山、諒江、任安。

越王城,在府西南東岸縣。一名螺城,以其屈曲如螺也。《南越志》:「交趾之地,初無郡縣,統其民者爲雒王,副爲雒侯,亦曰雒將,皆銅印青綬。傳十八世蜀王子泮擊滅之,代有其地,爲安陽王。其後南越擊并之。」或以爲此即安陽城,與交州府平道縣接界。隋仁壽二年交州俚帥李佛子作亂,據越王故城,遣其兄子大權據龍編城,其別帥李普鼎據烏延城,劉方討平之。烏延城或曰舊在府北境,蓋近烏滸之地。舊志:越王城中有故宮遺址。《一統志》:「交州府三帶州有故雒王宮。」
嘉林城,在府西南,即今州城也。濱富良江。唐羈縻都金州所領有嘉陵縣,疑即此。蠻曰嘉林,置州。永樂初張輔等進屯三帶州,驍騎朱榮敗賊於嘉林江,即其地也。江因城而名。
東究山,在嘉林州。一名東臯山,唐高駢建塔其上。又仙遊山,在武寧州。一名爛牁山。州境又有金牛山,相傳高駢欲鑿此山,見金牛奔出而止。或以爲漢居風縣地,恐悞。
赤土山,在府西善誓縣境。萬仞插天,亘數百里。志云:安南西面皆山,而寄狼、寶臺、佛跡、馬鞍在境內,皆高峻,其傑出者則赤土山也。
天德江,在府東,下流注富良江。一名廷蘊江,又名東岸江。永樂初黎寇懼討,役民堙塞江口,寇既平,重加濬治,舟楫復通。
市橋江。在府西,東南流入富良江。自廣西入安南者,江爲必由之道。或謂之乾滿江。元至元二十一年脫歡等擊安南王陳日煚,入其都城,師還,交人追襲,又邀擊別將唆都於乾滿江,唆都戰死,即此處也。一名南栅江。志云:道出南栅江,以筏渡行四十里至富良江。水湍急,不甚闊。江之南名橋市,居民頗衆云。

諒江府,在交州府東北三百三十里。永樂二年改置。領州二,曰諒江、上洪;領縣十,曰清遠、那岸、平河、鳳山、陸那、安寧、保渌、古隴、唐安、多錦。宣德以後仍分屬京北、山南二承政司。

崑山,在府東鳳山縣境,巖洞殊勝。
昌江。府南七十里,保渌縣南。源出府西北山中,下流合市橋江。有昌江市。永樂初討安南,張輔等進次昌江市,造浮橋濟師是也。宣德二年黎利陷昌江城,敗官軍,遂攻交趾城。既而都督崔聚率官軍討黎利,進至昌江,復爲賊所敗。

諒山府,在交州府北五百三十里。永樂二年改置,領州七,曰上文、下文、七源、萬涯、廣源、上思、下思,領縣五,曰丘溫、鎮夷、淵縣、丹巴、脫縣。宣德以後,仍以諒山地置諒山承政司,領府一,曰諒山。

廣源城,在府西北境,與廣西龍州接界。或曰唐所置羈縻平原州也。本都金州之平原館,開成四年析置州,領龍石、平林、龍當等縣,屬安南都護。宋爲羈縻廣源州,屬邕州都督府。《宋史》:「廣源州在邕管西南鬱江之南,崖險峭深。儂智高爲州蠻作亂,據倘猶州,又襲據安德州,交趾不能討,因𢌿以廣源,使知州事。智高僭稱南天國,緣鬱江東下,破宋邕州。倘猶、安德,舊俱與廣源接界也。又熙寧八年交趾入寇,詔郭逵討之。逵遣別將燕達拔廣源州,舉兵出界,直抵富良江。未至交州三十里,其王李乾德懼,乞修貢如初,遂收廣源州、門州、思浪州、蘇茂州、桄榔州而還。詔以廣源爲順州。後沒於蠻,仍曰廣源。」
丘溫城,府北二百里,即今縣。舊屬廣西思明府。洪武二十九年思明府奏安南奪丘溫、如嶅、慶遠、淵、脫等縣,詔以其地還思明,不奉命,自是沒於蠻。永樂初遣征安將軍黃中等送陳天平歸國,至丘溫,爲黎賊所紿,進至芹站,天平見殺,即此。
湯州城,在府東。唐置州,治湯泉縣,兼領緑水、羅韶二縣。天寶初曰湯泉郡,乾元初復曰湯州,後廢。又古州城,舊志云:在府東北。唐貞觀十二年置古州,治樂古縣,兼領古書、樂興二縣。天寶初曰樂古郡,乾元初復故。杜佑曰「州接瀼州界」,蓋皆與邕州相近。又廢武州,在府北境。《新唐書》邕管所領有顯州、武州、沈州,後省。或曰武州大中間復置。《唐史》:「咸通初南詔陷交趾,安南都護李鄠奔武州。二年鄠自武州收集土軍攻羣蠻,復取安南是也。」○廢羅伏州,在府西境。本唐羈縻州,咸通七年南詔據安南,置扶邪都統。《實録》:「扶邪縣屬羅伏州,南詔置。」
廢安州,在府北境,接廣西太平田州界。宋大觀二年知桂州張莊奏安、化、上三州一鎮諸蠻納土,幅員九千餘里。又奏寬樂州、安沙州、譜州、泗州、七源等州納土,計一十六州、三十三縣、五十餘峒,幅員萬里。大抵皆安南接邕管之地,莊夸言之也。
丘皤山,在府東南丹巴縣境。上有石門,廣三丈,相傳馬援所鑿。又府西南有寄狼山,尤高峻。○雷火峒,在府西北。宋嘉祐二年雷火峒蠻儂宗旦入寇邕州,即此。又《宋史》:「儂智高年十三,殺其父奔雷火峒。」峒蓋在廣源、倘猶二州間。
阿勞江,在府東。劉昫曰:「阿勞江口南至交州城五百四十九里。」下流入海。○下梢河,在府境。宣德二年黎利敗王師,陷隘留關,鎮夷將軍王通守交趾,懼,出下梢河,立壇與利盟約而還。
隘留關,在府北文淵州界,又南爲雞陵關,又南爲芹站。永樂二年遣黃中等送陳天平還安南,至丘溫,又進度隘留、雞陵二關,將至芹站,山路險峻,林木蒙密,軍行不得成列,賊伏發,殺天平及大理卿薛嵓、行人聶聰,中等方整軍欲戰,橋斷不得前,乃引還。於是發大軍討安南,將軍張輔發憑祥,度坡壘驛,進破隘留、雞陵二關,進度芹站,搜兩旁伏兵皆遁去,於是進次昌江市,造浮橋濟師。及安南平,改雞陵關爲鎮夷關。宣德初黎利叛圍丘溫,攻昌江陷之,又陷隘留關。時柳升將大軍進討,連破賊兵,自隘留關進抵鎮夷關,升恃勇直前,至倒馬坡,率百騎渡橋,既渡而橋壞,後軍不繼,賊伏四起,遂敗死。別將崔聚進至昌江,亦敗死。官軍七萬人盡殪,於是棄交趾去。
老鼠關,在府北。《南使録》:「丘溫東南行十數里至陡關,度嶺西南行兩山間,初所見黃茅修竹,既而深林茂樹,水闊不數尺,然周遭百折,或百步一涉,或半里一涉,凡六七十處,復度一嶺,夾道皆古木蒼藤,有巨石挺出,篁竹薄叢,最爲阨險,名老鼠關。西行有山峰秀拔,綿亘不絕,是爲寄狼山。翠壁蒼崖,異木翳密,凡三十里抵刺竹關,有兵守之。關上兩山相交,僅通馬道。大竹皆圍二尺,上有芒刺。蓋其國控扼要地,所稱鼠關、狼塞之險也。」
決里隘,在廣源州南。宋熙寧九年郭逵討安南,前鋒將燕達拔廣源州,又破賊於決里隘,進抵富良江是也。○芹站,在府北,即陳天平被殺處。張輔討安南,前鋒度芹站,次昌江市,而大軍從芹站而西折至新福縣,遣將會雲南沐晟之師是也。
坡壘驛。在文淵州北百里。亦曰坡壘關,自憑祥入安南必由之道也。今曰坡唯站。《輿程記》「自憑祥州界首關而南三十里至坡唯站,又經洞濮站、不濮站、不博站,共二百十里至卜鄰站,又百里至濮上站,又經丕禮站、昌江站、市橋站、呂塊站共二百十里,度富良江而至安南城」云。

新安府,在交州府東三百里。永樂二年置。領州四,曰東湖、靖安、南策、下洪;縣十三,曰至靈、峽山、古費、安老、水棠、枝封、新安、安和、同利、萬寧、雲屯、西岐、清沔。宣德以後,仍置海陽承政司,領府一,曰海陽。

枝封城,在府東海中,即枝封縣爲東面要地。或曰縣本名思封。唐置巖州,領常樂、思封、高城、石巖四縣,天寶初曰安樂郡。至德二載又改常樂郡,乾元初仍曰巖州。今新安縣即其地也。後訛思封曰枝封。
都齋城,在府東。其地近海,即海陽城也。交趾倚爲重地。嘉靖六年莫登庸禪位於其子方瀛,退居都齋海陽,爲方瀛外援,即此。
象山,在府東東湖州。一名安子山,相傳安期生得道處。宋海岳《名山圖》以此爲第四福地。○雲屯山,在府東北雲屯縣大海中。兩山對峙,一水中通,蕃國商舶,多聚於此。又府東新安縣大海中有大圓山,突起圓嶠。永樂十六年此山獲白象來獻。
白藤江口。在府北,海道之口也。舊自此進至花步抵峰州。五代晉天福三年南漢劉龑以交州亂,欲并有之,使其子弘操將兵趨交州,自將屯海門爲聲援。弘操帥戰艦自白藤江而進,交州兵逆戰於海口,弘操敗死。宋太平興國六年遣知邕州侯仁寶等伐黎桓,分兵由邕州、廉州兩道俱進,既而行營兵敗賊於白藤江口,仁寶率軍先進,爲交州兵所敗。又廉州將孫全興自白藤江進次花步,亦敗却。胡氏曰:「江當在峰州界。」

建昌府,在交州府東南二百里。永樂二年置。領州一,曰快州,縣六,曰建昌、布縣、真利、東結、芙蓉、永涸。宣德後,仍屬山南承政司。

海潮江,在快州境。自阿魯江分流,下通玉珠江。昔陳氏破占城軍處。○夜澤,在東結縣境。《方輿勝覽》:昔梁武帝時,有阮賁者,世爲豪右,命陳霸先擊破之,賁逃澤中,夜則出掠,因號夜澤。阮賁當即李賁矣。
鹹子關。在快州西北。自東南海道入者,此爲要會之處。永樂五年張輔等追黎賊至膠水縣悶海口,地下濕不可駐,乃陽爲班師,至鹹子關,令柳升守之。賊來躡,輔還軍遇於富良江,賊水陸進戰,皆敗走,復乘勝追至悶海口。六年交人簡定復叛,據寧化州,來攻鹹子關。沐晟討之,戰於生厥江,敗績。其黨攻盤灘據之,於是復遣張輔進討,敗賊於鹹子關及太平海口等處。

鎮蠻府,在交州府東南五百里。永樂二年置。領縣四,曰廷河、太平、古蘭、多翼。宣德以後,仍屬山南承政司。

龍溪。在府東廷河縣。昔陳氏夜過此,溪不能渡,忽見一橋跨江,既渡,回顧不見,及有國,改名龍溪。

奉化府,在交州府東南三百里。永樂二年置。領縣四,曰美渌、西真、膠水、順爲。宣德後仍屬山南承政司。

膠水城,在府西南,濱海。永樂初張輔等討安南,督舟師進逼膠水,賊遁入黃江、悶海等處,輔等襲入籌江栅,破之,又追敗賊於萬劫江、普賴山。又敗賊胡杜於盤灘,進次魯江。賊率舟師逆戰於木丸江,大敗之,窮追至膠水縣悶海口,即此。
魯江。在府界。永樂初張輔等追黎季犛於此。既而別將與陳季擴戰於魯江,不利。魯江,蓋富良江之支流也。○虞江,在府境。永樂八年沐晟追賊首陳季擴於虞江,破之,即此。

建平府,在交州府東南三百里。永樂二年置。領州一,曰長安;縣六,曰懿安、大懿、安本、望瀛、安寧、黎平。宣德後,仍即諒江、建昌、奉化、鎮蠻、建平五府地置山南承政司,領府十一,曰上洪、下洪、天長、廣東、應天、荊門、新興、長安、蒞仁、平昌、義興。

上洪城,舊志:在交州府東二百里。安南所置上洪府也。嘉靖中莫登庸作亂,據安南。其故王黎譓之子寧結國人攻之,登庸敗走海陽,據上洪、下洪、荊門、南策、太平諸郡,復潛師出大江掩國都,寧敗走清華。登庸復攻之,寧走老撾。
神符海口。在府南境義興城南。永樂十年張輔等討陳季擴,破之於神投海口,其黨潘可祐屯可雷山乞降。輔又進破賊於西心江。神投,或曰即神符海口也。

三江府,在交州府西四百五十里。永樂二年置,領州三,曰洮江、宣江、沱江,縣五,曰麻溪、夏華、清波、西闌、古農。宣德以後,仍即三江地及交州府嘉興州、歸化州地置山西承政司,領府六,曰歸化、三帶、端雄、安西、臨洮、沱江。

鳳翼山,在府西南夏華縣。山勢迴翔,如鳳矯翼。
三江。在府西。洮江、沱江、宣光江合流之口也,府因以名。

宣化府,在交州府西北九百里。永樂二年置,領縣九,曰曠縣、當道、文安、平原、底江、收物、大蠻、楊縣、乙縣。宣德後,仍即宣化地置明光承政司,領府一,曰宣化。

三島山,在楊縣境,有三峰突起。
宣光江,在府北。源自雲南臨安府教化長官司流入境,流七百餘里以達宣化江。《一統志》:「永樂初沐晟自雲南引兵出此。」
野蒲隘。在府西北。沐晟討安南,自雲南蒙自縣經野蒲,斬木通道,攻奪猛烈棚華關隘,賊徒悉奔,晟進築壘於洮江北岸,造舟渡白鶴是也。○守鎮營,在府西二百里。嘉靖六年莫登庸作亂,交人武文淵以衆來降,又攻登庸守鎮營,破之。

太原府,在交州府西北四百五十里。永樂二年置。領縣十一,曰富良、司農、武禮,洞喜、永通、宣化、弄石、大慈、安定、感化、太原。宣德後仍即太原府地置太原承政司,領府三,曰太原、富平、通化。

峰州城,在府西北。漢交趾郡麊泠縣,三國吳建衡三年析置新興郡。晉太康三年改爲新昌郡,宋、齊因之。梁兼置興州。隋平陳郡廢,而州如故。開皇十八年改州曰峰州,大業初廢州,縣屬交趾郡。唐武德四年復置峰州,領嘉寧、新昌、安仁、竹格、石堤、封谿六縣,後增省不一。天寶初曰承化郡,乾元初復曰峰州,蠻廢。○嘉寧廢縣,即峰州治也。三國吳置。或曰晉、宋時郡仍治麊泠,以縣屬焉。梁始爲州郡治。大同末李賁爲陳霸先所敗,奔嘉寧城。既而楊㬓等克嘉寧,李賁奔新昌僚中。隋、唐以來皆爲峰州治。志云:峰州所領有嵩山、珠渌二縣,皆唐元和後置。
麊泠城,在府西。漢縣,屬交趾郡。麊泠,讀曰麋零。後漢因之。建武中,交趾女子徵側、徵貳反,掠六十五城,都麊泠,馬援討平之是也。三國吳屬新興郡,後屬新昌郡,梁、陳間廢縣入嘉寧。
宂山,在府西弄石縣境,有巖洞可通行舟。或曰即金谿宂中也。《一統志》作「芄山」,悞。○隴山,在府西北洞喜縣境。四面峭壁,中有村墟。
林西原,在峰州西,唐時原旁有七綰洞蠻,其酋長曰李由獨,所屬又有桃花等蠻,皆助中國戍守,輸租賦。《唐書》:「林西原舊有防冬兵,大中八年安南都護李涿罷防兵,專委蠻酋李由獨戍守。由獨勢孤,南詔拓東節度使誘而臣之,安南始有蠻患。」《新唐書》安南都護府所領有羈縻林西州,領林西、甘橘二縣。
典徹湖,在府西。舊時湖陂浩邈,吐納羣川,今堙。梁大同十二年楊㬓等攻李賁於嘉寧,克之,賁遁入新昌僚中,諸軍頓於江口,李賁尋自僚中出屯典徹湖,造舟艦充塞湖中。衆軍頓湖口,不敢進,會江水暴起七丈注湖中,陳霸先勒所部兵乘流先進,衆軍鼓譟俱前,賁衆大潰,竄入屈僚洞中,尋爲洞蠻所殺。胡氏曰:「江,武平江也。」即今宣光、富良諸江上流矣。
禁谿,在府西境。後漢建武十八年馬援討徵側等,追至禁谿。《水經注》、《越志》作「金谿」,地在麊泠縣西南。沈懷遠《南越志》:「徵側走入金谿宂中,二歲乃得之。」竺芝《扶南記》:「山谿瀨土謂之宂。」章懷太子賢曰:「今峰州新昌縣是其地。」
新安村。在府西南。《典略》云:「梁楊㬓等討李賁,賁奔僚中,尋渡武平江,據新安村,即此。」

清化府,在交州府西南八百里。永樂二年置,領州四,曰九真、愛州、清化、蔡州;縣十一,曰安定、永寧、古藤、梁江、東山、古雷、農貢、宋江、俄樂、磊江、安樂。宣德後仍即清化府地置清華承政司,領府四,曰紹天、鎮寧、蔡州、河中。

九真郡城,即今府城也。秦象郡地,漢元鼎六年置九真郡,治胥浦縣,後漢因之。晉、宋以後皆爲九真郡。梁置愛州。太清二年李賁爲屈僚峒所殺,其兄天寶遁入九真,收餘兵,圍愛州,交州司馬陳霸先討平之。隋平陳廢郡,仍曰愛州。大業初又改州爲九真郡。唐武德五年仍曰愛州,領九真等縣。天寶初曰九真郡,乾元初復爲愛州。五代唐長興二年愛州將楊延藝舉兵取交州,自是沒於蠻。交人建紹天府,僭稱西都,兼置清華承政司於此。
居風廢縣,在府西北。漢置居風縣,屬九真郡,後漢因之。三國吳改曰移風縣。晉仍屬九真郡。宋、齊以後爲九真郡治。隋平陳郡廢,縣屬愛州。唐武德五年於縣置前真州,并置九臯、建正、真寧三縣。貞觀初州廢,以三縣并入移風,隸南陵州。十年州廢,縣屬愛州。天寶中,省入日南縣。《交州記》:「居風有山出金牛。又有風門,常有風。」後漢建武十九年馬援進擊徵側餘黨都陽等,至居風降之,即此。或以爲在今北江府武寧州界,悞。
胥浦廢縣,在府西。漢置縣,爲九真郡治。晉因之,宋仍爲胥浦縣,屬九真郡。齊仍舊。隋初屬愛州,大業初,亦屬九真郡。唐武德五年於縣置胥州,并置攀龍、如侯、博犢、鎮星四縣。貞觀初廢胥州,以四縣省入胥浦縣,隸南陵州。十年州亦廢,縣改屬愛州,天寶中省入日南縣。
日南城,在府西。漢居風縣地,梁置日南縣,隋屬愛州。唐武德五年置積州,兼置積善、津梧、方載三縣。九年改曰南陵州。貞觀元年曰後真州,十年州廢,縣屬愛州。志云:津梧本晉縣,隋廢,唐復置。又軍寧廢縣,在府北。晉置軍平縣,屬交趾郡。宋改曰軍安,屬九真郡,齊、梁因之。隋屬愛州。唐武德五年置永州,十年改曰都州。貞觀元年州廢,縣屬南陵州,尋復屬愛州,至德二載改曰軍寧縣。後皆爲蠻所據。
安順城,在府東。三國吳置常樂縣,屬九真郡,宋以後因之。隋屬愛州,開皇十六年改曰安順縣。唐置順州,并析置東河、建昌、邊河三縣。貞觀初州廢,并三縣入安順,屬愛州。又隆安廢縣,在府東南。本常樂縣地,晉分置高安縣,仍屬九真郡,宋、齊以後因之。隋屬愛州,開皇十八年改曰隆安。唐武德五年置安州,并析置教山、建道、都握三縣。又置山州,并置岡山、真潤、古安、西安、建初五縣。貞觀初廢安州,并省教山等縣。又廢山州,并岡山等縣,惟存建初一縣,與隆安縣並屬愛州。八年又省建初縣。先天初更隆安曰崇安,至德二年又改曰崇平。後廢。志云:建初縣本三國吳置,隋廢,唐復置。○松原廢縣,在府南。晉置,屬九真郡,宋、齊因之,隋廢。唐武德五年復置,又置楊山、安預二縣,俱屬愛州。貞觀初省二縣,九年復省松原入九真縣。
無編城,在府北。漢縣,屬九真郡,後漢因之,晉廢。唐復置無編縣,屬愛州,後改曰常林。又都龐廢縣,亦在府北。漢縣,屬九真郡。應劭曰:「龐音龍。」後漢省,三國吳復置,晉初廢。尋復置,宋、齊因之,隋廢。
福渌城,在府西南。唐武德中所置羈縻唐林州也,貞觀初廢。總章二年智州刺史謝法成招慰生僚昆明、北樓等七千餘落,以故唐林州地置福渌州。大足元年更名安武州,神龍初復故。天寶初曰福渌郡,至德二年改曰唐林郡,乾元初仍爲福渌州,又廢。又桑遠廢縣,唐福渌州治也。本曰安遠,至德二載改曰柔遠,兼領唐林、福渌二縣。○廢長州,與福渌州相近。唐置,領文陽、銅蔡、長山、其常四縣。亦曰文陽郡,後爲蠻廢。
俄樂城,在府西南,即今俄樂縣。宣德初俄樂土官黎利反,官軍討之,遁入老撾。既而復還,官軍破走之於清化。
戲馬山,在府東永寧縣境。一名遊英山,巋然獨立,橫枕長江。○安鑊山,在府東南東山縣,產美石。晉豫章太守范甯嘗遣吏於此採石爲磬。
小黃江。在府東境,下流入海。《唐志》:「交州西至小黃江口水路四百里,入愛州界。」是也。又有月常江,亦在府東。永樂中張輔敗陳季擴之黨阮朔等於九真州月常江,謂此。

乂安府,在交州府南八百里。永樂二年置。領州四,曰驩州、南靖、茶籠、王麻;縣十三,曰衙儀、友羅、丕渌、士油、偈江、真福、古社、土黃、東岸、石塘、奇羅、磐石、河華。宣德後仍即乂安置廣南承政司,領府三,曰廣南、茶麟、五麻。又兼演州地置乂安承政司,領府八,曰乂安、肇平、思乂、奇華、德充、演州、北平、清都。

驩州城,在府西南。相傳即古越裳氏國,周成王時重三譯而獻白雉者也。秦屬象郡,漢屬九真郡,後漢因之。三國吳分置九德郡,治九德縣,晉、宋以後因之。梁兼置德州。大同七年交趾李賁監德州,遂結數州豪傑以叛,尋討平之。隋平陳,廢郡存州。開皇十八年改曰驩州,大業初曰日南郡。唐武德五年置南德州總管府,八年改爲德州。貞觀初仍曰驩州,明年兼置都督府。天寶初曰日南郡,乾元初復爲驩州,至今不廢。《通典》:「郡東南至海百七十里,南至羅伏國界百五十里,西至環王國界八百里。」《新唐書》:「驩州地限重海,與文單、占婆接界。」○九德廢縣,即驩州治也。三國吳置縣,晉以後因之,皆爲州郡治。梁大同九年李賁叛,據交趾,林邑來攻,賁將范修破林邑於九德,即此。唐武德五年分置安遠、曇羅、光安三縣。尋以光安置源州,并置水源、安銀、河龍、長江四縣屬焉。貞觀八年更名阿州。十三年州廢,以析置州縣次第省入九德縣。蠻廢。志云:蕭梁時置安遠、西安二縣,隋開皇十八年改西安曰廣安,大業末廢,唐復置。
越裳廢縣,在故驩州東南四里。吳置縣,屬九德郡。晉初廢,後復置,仍屬九德郡。宋、齊因之。隋屬德州,尋屬驩州。大業初驩州道行軍總管劉方經略林邑,遣欽州刺史甯長真以步騎出越裳是也。唐武德五年置明州,并置萬安、明弘、明定三縣。貞觀十二年明州僚反,交州都督李彥討平之。十三年州廢,以三縣并入越裳縣,屬智州。州尋廢,縣屬驩州。○交谷廢縣,在越裳縣南。蕭梁時置縣,兼置明州。隋大業初州廢,縣屬日南郡。唐武德五年置智州治焉,兼置新鎮、闍員二縣。貞觀初曰南智州,仍以二縣省入。十三年州廢,縣省入越裳。又金寧廢縣,在廢越裳縣西南。蕭梁時置,兼置利州。隋開皇十八年改爲智州,大業初州廢,縣屬日南郡。唐屬智州,十三年省入越裳縣。
浦陽廢縣,在府東。三國吳置陽成縣,晉太康二年改曰陽遂縣,又分置浦陽縣,俱屬九德郡。宋因之。大明後陽遂省入浦陽,齊、梁因之。隋初縣屬德州,尋屬驩州。唐仍舊。昌國廢縣,在府東北。劉宋大明中分日南立宋平縣,後爲郡。《齊志》宋平郡領昌國、義懷、綏寧三縣。又有宋壽郡,亦在府境。志云:宋置,先屬交州,泰始七年改屬越州,齊建元二年仍屬交州是也。又有義昌郡,齊志云:「永元二年改沃屯置。」後俱廢。
茶籠城,在府北。宣德初黎利作亂,自老撾還寧化州,官軍與戰於乂安府茶籠州,不利,復戰於清化,破走之。○奇羅城在府東南,即奇羅縣也,南濱大海。永樂初張輔追黎賊至悶海口,賊以小舟遁走乂安。輔帥舟師追至海門涇鵲淺,引舟軍渡。渡既,而輔率步騎夾江東西,柳升率舟師前進,至茶籠,賊敗走,又追敗之於奇羅海口,賊衆皆潰。柳升捕得黎季犛父子獻軍門,安南遂平。
天琴山,在奇羅縣東海邊。相傳陳氏主遊此,夜聞天籟如琴,因名。永樂初張輔擒黎蒼於此。○橫山,在府境河華縣。晉永和二年林邑王范文攻陷日南,檄交州刺史朱蕃請以郡北橫山爲界。祝穆云:「此橫山也。」
靈場海口。在府東境。永樂中簡定既擒,定所推陳季擴猶據義安,張輔破賊於凍潮州,沐晟又追敗之於靈場海口是也。

新平府,在交州府西南七百里。永樂三年置,領州二,曰政平、南靈;縣三,曰衙儀、福康、左平。宣德以後屬乂安承政司。

咸驩城。在府東南。漢縣,屬九真郡,後漢因之。三國吳屬九德郡,晉、宋以後因之。隋屬德州,尋屬驩州。唐武德五年置驩州治此,兼置安人、扶演、相景、西源四縣。貞觀初更名演州,十三年省相景縣。十六年州及諸縣俱廢,以咸驩縣屬驩州,尋改縣曰懷驩縣。廣德二年復置演州於此。建中三年演州司馬李孟秋叛,安南都護輔良友討斬之。

順化府,在交州府西南九百里。永樂二年置。領州二,曰順州、化州;縣十一,曰利調、石蘭、巴閬、安仁、茶偈、利蓬、乍令、思蓉、蒲苔、蒲浪、士榮。宣德以後仍即順化、昇華二府地置順化承政司,領府三,曰順化、英都、重華。

愛子江。在府東北順州界。永樂中張輔等討簡定黨陳季擴,進兵順州,破賊於愛子江,進至政和縣羅濛江,皆懸崖側徑,輔步進大索,擒其黨阮師檜於南陵州,季擴遁入老撾。

昇華府,在交州府西南千一百里。永樂二年置。領州四,曰升州、華州、思州、義州;縣十一,曰黎江、都和、安蒲、萬安、具熙、禮梯、持羊、白烏、義純、鵝杯、溪錦。宣德後仍屬順化承政司。

武峨廢州。在府境。唐置,天寶初曰武峨郡,乾元初復故。《新唐書》:「州領武峨、如馬、武義、武夷、武緣、武勞、梁山等七縣。後廢於蠻。」○德化廢州,在府境。唐置,領德化、歸義二縣。劉昫曰:「永泰二年於安南西界牂牁南界置。」似悞。又郎茫州,亦唐永泰二年置,領龍然、福守二縣。劉昫曰:「州置於安南西界,蓋皆羈縻州」云。

廣威州,在交州府西三百里。永樂二年改置,領縣二,曰麻籠、美良。宣德以後仍以廣威地置興化承政司,領府三,曰興化、廣威、天關。

多邦城,在州西。交人謂之興化府。永樂初伐交趾,沐晟軍至洮江北岸,與多邦城對壘。張輔軍亦至,營於城北沙灘,與晟合勢。時賊帥俱逼江不可上,惟多邦城下沙灘可駐師,而土城高峻,城下重濠密坎,城上守兵如蟻,輔督諸軍夜襲其城,克之。
美良城。在州東南。永樂中簡定復叛,張輔等討敗之,進兵清化,窮追至演州。又分沐晟兵從磊江南,朱榮舟師抵牛鼻關,輔率騎兵至美良,定竄入吉利深山,擒之。

嘉興州,在交州西南六百五十里。永樂二年改置。領縣三,曰籠縣、蒙縣、四忙。宣德已後仍分屬山西承政司。

繖圓山,在州東,高峻雄偉。永樂初王師克多邦,賊奔潰,追至繖圓山,遣別將向西都,賊焚宮室遁入海,於是三江路宣江、洮江等州縣次第來降。○艾山,在州之蒙縣。面臨大江,峭石環立,人跡罕至。山有仙艾,因名。
龍門江。亦在蒙縣界。《漢書》「封谿縣有隄防龍門水」,即此。源出雲南臨安府寧州,流經此,有石門橫截江流,中分三道,飛湍聲聞百里。舟行過此,必舁上岸,方可復行。

歸化州,在交州府西九百里。永樂二年置。領縣四,曰安立、文盤、文振、水尾。宣德後仍屬山西承政司。

水尾城,在州西南。交趾之水尾州也,與雲南老撾宣慰司接界。志云:自水尾州至老撾司城五百六十七里。宣德二年沐晟由雲南進討黎利,至水尾縣之高寨,賊水陸拒守,即此。○來州,在水尾州之東南,安南所置州也。嘉靖中黎寧保據於此。
漆馬江。在水尾州西南。自老撾司境流入,東北合於洮江。嘉靖中莫登庸作亂,安南故王黎譓之子寧走老撾,聚兵保漆馬江,使其臣鄭惟憭泛海自占城附商航走京師是也。

演州。在交州府南七百五十里。永樂二年置。領縣三,曰瓊林、茶清、美蒥。宣德以後,仍屬乂安承政司。

盪昌廢縣。在州西。《舊唐書》:「馬援討林邑,南自交趾,尋海隅側道以避海,從盪昌縣南至九真,又開陸路至日南郡。」按二《漢志》無此縣。
已上安南。

占城等[编辑]

占城,東距海,西抵雲南,南接真臘,北連安南,東北至廣東,舟行順風可半月程,至崖州可七日程。古越裳氏界,秦爲象郡林邑縣,漢改象林縣,屬日南郡。後漢末邑人區連者因中原喪亂,殺縣令,稱林邑國王。孫吳時爲徼外國,黃武六年遣使入貢。其後世絕,外孫范熊代立。熊死,子逸嗣,其臣日南帥范稚之奴名文者譖逐逸諸子,逸死,文篡立。晉永和三年文屢陷日南。四年寇九真,大爲交州患。五年桓溫遣兵討之,不克。九年交州刺史阮敷討林邑,破五十餘壘。隆安三年林邑王范達陷日南、九真,遂寇交趾,太守杜瑗擊破之。義熙九年林邑范胡達寇九真,交州刺史杜慧度擊斬之。宋永初元年慧度擊林邑,大破之,林邑乞降。元嘉初林邑王范陽邁寇日南、九德諸郡。七年遣使入貢。八年復寇九德,交州兵却之。十年范陽邁遣使入貢,求領交州,不許。二十三年以范陽邁寇盜不絕,外托使貢,遣交州刺史檀和之討之。和之以宗愨爲前鋒,遂克林邑。師還,范陽邁復得其地。死,子咄歷嗣。齊永明九年夷人范當根純攻奪其國,遣使貢獻,詔以當根純爲都督緣海諸軍事、林邑王。十年范陽邁之孫諸農帥種人攻範當根純,得其國,詔以諸農都督緣海諸軍事、林邑王。永泰初諸農入朝,渡海溺死,以其子文款襲王爵,歷梁、陳至隋皆來朝貢。隋仁壽末遣劉方攻林邑。明年方破林邑兵,其王梵志棄城遁。方入其都,獲其廟主十八枚,皆鑄金爲之,蓋其有國十八世矣。詔分其地爲蕩、農、沖三州。三年改爲比景、海陰、林邑三郡。隋亂,梵志復收其地。唐武德六年遣使入貢。貞觀中其王頭黎獻方物。死,子真龍嗣,爲其下摩訶慢多伽獨所殺,范氏遂絕。至德中國人立頭黎之姑子諸葛地,更號環王。唐元和初入寇驩、愛等州,安南都護張丹擊破之,遂棄林邑,徙國於占,因號占城。五代唐長興二年,劉龑將梁克貞入占城,取其寶貨以歸。周顯德五年其王釋利因德漫遣其臣蒲訶散來貢。宋建隆二年其王悉利因陀盤遣使因陀玢等貢方物,自是間歲或數歲一貢。淳熙四年襲破真臘。慶元五年真臘大舉復仇,俘殺幾盡,更立真臘人以主之。元至元間,其主孛由補剌者吾內附,遣使貢方物。後其子補的負固弗服,屢遣重兵臨之,又數遣使招諭,乍臣乍叛,終無順志。明初其王阿答阿者,首遣其臣虎都蠻來朝貢方物,詔遣中書省管勾甘桓等封爲占城國王,自是朝貢不絕。每國王嗣位,必遣使請命於朝,因遣使册封,率以爲常。其所統聚落一百有五,大約如州縣之製。

朱吾城,在占城北境。本越裳地,秦置象郡。漢元鼎六年置日南郡,治朱吾縣。後漢郡治西卷,以縣屬焉。晉、宋皆屬日南郡,亦謂之朱吾城。宋元嘉二十三年遣交州刺史檀和之討林邑,至朱吾戍,即此也。齊仍曰朱吾縣,隋以朱吾改屬比景郡。唐仍屬景州,後廢。劉昫曰:「漢日南郡距交趾三千里,自朱吾南行四百餘里乃至林邑國。《水經注》:「林邑國都治典沖,范文所徙也,在壽泠縣阿賁浦西,去海岸三十里,東至南海郡城三千里。」○西捲廢縣,在朱吾縣東北。漢縣,屬日南郡。後漢曰西卷,爲郡治。晉時郡治象林,縣仍屬焉。劉宋復移治西卷縣,齊因之。隋屬比景郡,仍曰西卷,唐廢。捲、卷同,皆讀權。又有壽泠廢縣,本西卷縣地,晉析置,仍屬日南郡,宋、齊因之,後沒於林邑。隋復置,後爲林邑所廢。
比景城,亦在占城北境。漢置縣,屬日南郡。後漢因之。晉、宋以後,仍屬日南郡。隋屬驩州。仁壽末劉方爲驩州道行軍總管,經略林邑,遣別將以步騎出越裳,方率大軍以舟師出比景,至海口是也。大業初林邑平,置蕩州治焉。尋曰比景郡,領比景、朱吾、壽泠、西卷四縣。唐初爲林邑所據。貞觀二年綏懷林邑,置匕州於驩州南界。匕與比同也。領比景、朱吾二縣,并置由文縣屬焉。尋曰南景州,八年曰景州,貞元末廢。○無勞廢縣,在比景故縣南。晉析比景縣置,仍屬日南郡,宋、齊因之,後沒於林邑。
象浦城,在占城西北。本漢之象林縣,屬日南郡,後漢因之。永元十四年置象林將兵長史。永和元年象林蠻區憐等反。憐亦曰連。自是遂爲林邑國。晉時日南郡治象林,蓋羈屬而已。劉宋仍屬日南郡。元嘉中檀和之拔區粟城,斬范扶龍,乘勝入象浦,即象林矣。蕭齊仍爲羈縻縣。隋大業初平林邑置沖州,領象浦、金山、交江、南極四縣。三年改曰林邑郡,隋末復沒於林邑。唐貞觀九年置林州,亦寄治驩州南境,領林邑、金龍、海界三縣。貞元末廢。
盧容城,在朱吾城西。漢縣,屬日南郡,後漢因之。晉仍屬日南郡。永和五年桓溫遣將滕峻帥交、廣兵擊林邑王范文於盧容,爲文所敗。宋、齊亦曰盧容縣,皆沒於林邑。隋平林邑置農州,領新容、真龍、多農、安樂四縣。新容,即盧容也。大業三年改曰海陰郡。隋亂仍沒於林邑。《晉志》:「秦象郡置於盧容縣。」又其地有盧容浦,去日南郡治二百里。
區粟城,在占城北境。《水經注》:「盧容水出日南郡盧容縣區粟城南高山,東徑區粟城北。」林邑兵器戰具悉在城中,宋元嘉中檀和之自朱吾戍進圍林邑將范扶龍於區粟城是也。
佛逝城,占城舊都也。《外夷考》:「占城之地,東西五百餘里,南北千里。其國都遷徙不常。宋淳化初以安南侵迫,避奔佛逝,去舊都七百里。後又徙新洲港,其地臨海,自瓊州順風一日可至,有磚城、宮室,皆如中國之製。明成化中復爲安南所逼,徙居赤坎邦都郎,安南遂據其國都。其王古來航海奔廣州申訴,尋得返國,仍都新洲港。」一云:「占城國城去海蓋百二十里,佛逝乃其屬國云。
大岐界國,在占城境。晉咸康中林邑王范文攻大岐界、小岐界、式僕、徐狼、屈都、乾魯、扶單等國,皆滅之,有衆四五萬是也。
葉調國,在占城境。後漢時入貢,日南徼外夷也。又羅剎國,在占城西南。《唐書》:「婆利東有羅剎國,其人極陋,嘗與林邑人作市,出大珠可以取火。」
崑崙國,《唐志》:「在林邑南,去交趾海行三十餘日,習俗文字與婆邏門同,武后時來貢。文明初廣州都督路元叡爲崑崙商胡所殺,入海而去。」○蒲端國,志云:與占城接。咸平六年入貢。大中祥符四年詔授大食、蒲端、三麻蘭、勿巡等國貢使官,自是貢獻屢至。
銅柱山,在林邑境。《新唐書》林邑有浪沱州,其南大浦有五,浦旁有銅柱山,周十里,形如倚蓋,西跨重巖,東臨涯海,馬援植銅柱處也。《隋書》:「劉方擊林邑,過馬援銅柱南,八日至其國都,林邑王梵志尋棄城走入海。」是銅柱在林邑北也。杜佑曰:「林邑南水行二千餘里有西屠夷國,馬援所樹兩銅柱表界處也。」宋白曰:「建武二十九年馬援鑄二銅柱於象林南界,與西屠夷國分境。計交州至銅柱五千餘里,爲漢之南疆,是銅柱在林邑南矣。」意者銅柱在漢象林縣之南、今占城之北,西屠夷之地已爲林邑所并歟?《南越志》:「日南郡西有西屠夷國,援嘗經其地,植二銅柱表漢界。及北還,留十餘户於柱下,至隋乃有三百餘户,悉姓馬,謂之馬留人。」《太平御覽》「馬援立銅柱於林邑,岸北有居民十餘家,不反,居壽泠岸,南對銅柱,後生息漸繁。交州號『流寓』曰『馬流』。山川移易,銅柱已沒海中,賴此民以識故處」云。
鴉候山,在占城國大州西北。元兵擊林邑,敗其兵,其國王嘗逃於此山。○金山,在林邑故國。山石皆赤色,產金,夜則出飛,狀如熒火。又不勞山,在林邑浦外。國人犯罪則送入此山,令自死云。
闍黎江,在占城北境。隋大業初劉方擊林邑,渡闍黎江,大破其軍,進軍追戰,過馬援銅柱南是也。
占城港。在占城北。元至元末擊占城,遣兵由廣州航海至占城港,港口北連海,旁有小港五,通其國城云。
已上占城。

爪哇,東抵古女人國,西抵三佛齊國,南抵古大食國,北界占城國。本名闍婆國,一名徐狼,又名蒲家龍。其屬國有蘇吉丹、打板打綱、底勿等國。劉宋元嘉九年始通中國,後絕。《唐志》:「闍婆國一名訶陵國,在南海中。以木爲城,有文字,知星曆。唐貞觀二十一年來貢。天寶中,自闍婆遷於婆路伽斯城。」宋淳化三年其王穆羅茶遣使朝貢,大觀初復至。元時稱爪哇國。至元二十九年遣史弼等自福建擊爪哇,時爪哇國王爲鄰境葛郎國所殺,其婿土罕必闍耶求救於弼,弼遂并取葛郎國王以歸,既而爪哇復叛,弼力戰得還,後竟不至。明初其王悉里八達剌遣使朝貢。洪武末分爲東西二國。永樂三年其附近牒里日、復羅治、金貓里三國皆來朝貢。四年東爪哇爲西爪哇所并,朝貢至今不絕。

保老岸山,在蘇吉丹國。凡番舶未到,先見此山。頂聳五峰,時有雲覆其上。
八節澗,志云:澗上接杜馬班王府,下通蒲奔大海,乃爪哇咽喉,必爭之地。元史弼、高興嘗會軍於此。
新村。爪哇馬頭也。《四夷考》:「由港口而入曰新村馬頭,爲商旅聚集處。後并三佛齊,名馬頭曰舊港,以別於新村。」
已上爪哇。

真臘,東際海,西接蒲甘,南連加羅希,北抵占城國。本扶南屬國,亦名占臘,一名吉蔑,又名甘孛智。其王姓剎利名質多斯乃者始併扶南而有之。隋大業中始通中國。唐自武德至聖曆凡四來朝。神龍以後國分爲二,其南近海多陂澤,爲水真臘,北多山阜爲陸真臘。後復合爲一。宋政和中遣使來貢,宣和初封爲真臘國王。慶元中國人大舉伐占城,破之,而立真臘人爲占城王,故當時占城亦爲屬國。其屬國又有參半真里、登流眉、蒲甘等國,所領聚落六十餘,地方七千餘里,城三十所,都城可二十里。明初其王忽兒那遣使朝貢,至今不絕。

扶南國,在真臘西境。北距日南七千里,西去林邑三千餘里。三國吳黃武中入貢,晉太康中亦來貢。隋、唐時亦遣使貢方物,尋并於真臘。《通釋》:「扶南國在日南郡南海西大島中。」○注輦國,在真臘西南。《宋志》云:「注輦國東距海,南至羅蘭,自古不通中國,祥符六年入貢。」
堂明國,在海岸大灣中。北距日南七千里,即道明國也。三國吳黃武六年來貢。《唐志》:「真臘去長安二萬七百里,東距車渠,西屬驃,南瀕海,北接道明,東北抵驩州。」又陸真臘,舊曰文單國。又有投和國,舊在真臘南。
黃支國。舊記:在日南之南大海中,去長安三萬里。漢元始二年王莽諷使來貢。《漢志》:「自甘都羅國船行可二日餘有黃支國,民俗略與朱崖相類。黃支之南有己程不國。《後•東夷傳》:自女王國東渡海千餘里至狗奴國。又南四千餘里至侏儒國,人長三四尺。又東南船行一年至裸國、黑齒國,使譯所傳,盡於是矣。」
已上真臘。

暹羅,在占城極南,順風可十日程。本暹與羅斛二國地。暹國土瘠,不宜畊藝,羅斛土地平衍而多稼,暹人歲仰給之。元元貞初暹人遣使入貢。至正間暹降於羅斛,自是合爲一國。明初暹羅斛王參烈昭毗牙遣使朝貢。永樂初始止稱暹羅,朝貢不絕。《四夷考》:「暹羅即古赤土國之地,扶南別種也。土色多赤,故曰赤土。隋大業三年使者常駿自南海郡水行晝夜二旬至焦石山,又東南泊陵伽缽拔多洲,西與林邑相對,又南行至獅子石,自是島嶼連接;又行二三日西望見狼牙須國之山,南達雞籠島至赤土界。」杜佑曰:「崖州直南水行便風十餘日到赤土國,其國熱氣持甚。」劉昫曰:「崖州南渡海便風十四日至雞籠島即至其國,赤海中之一洲也。」又有丹丹國,亦振州東南海中一洲,舟行十日可至。

滿剌加,在占城南。自三佛齊順風八晝夜可至其國。前代不通中國,永樂三年其王西利八兒速剌遣使朝貢,詔册爲王,自是朝貢不絕,道出廣東以達於京師。《四夷考》:「滿剌加國,古哥羅富沙之地。又有頓遜國,在海崎山上。地方千里,城去海十里,去扶南可三千里,亦羈屬扶南。又與闍婆相近,一名大闍婆。後稱重迦羅,滿剌加舊羈屬焉。明初羈屬於暹羅。○古麻剌國,在滿剌加之南,永樂中其王哇來頓道出福州來貢。《一統志》:「島夷之屬曰蘇門答剌國、蘇渌國、彭亨國、古里班卒等國,又東南有呂宋等國,皆國朝朝貢諸國也。」
三佛齊,在占城國南五日程。本南蠻別種,與占城爲鄰,居真臘、爪哇之間。所管十五州,其屬國有單馬令、凌牙斯、蓬豐、登牙儂、細蘭等國,其王號詹卑,其人多姓蒲。一名干陀利國。梁天監初入貢,後絕。唐天祐初始通中國。宋建隆初其王悉利胡大霞里檀遣吏朝貢,其後屢至。明朝洪武四年國王哈剌札八剌卜遣其臣來朝貢。永樂初爲爪哇所并,以其地爲舊港。五年設舊港宣慰使司授頭目施進卿,嗣是朝貢不絕。道出廣東以達於京師。
浡泥,去闍黎四十五日程,去三佛齊四十日程,去占城三十日程。本闍黎屬國,在西南大海中,所統十四州。前代不通中國,宋太平興國中,其國王向打始遣使入貢。元豐中其國王錫理麻喏復遣使入貢。明朝洪武四年國王馬謨沙遣其臣朝貢,永樂三年詔遣使封其王麻那惹加那乃爲浡泥國王,自是朝貢不絕。《四夷考》:「其國有長寧鎮國山,永樂中其王屢請封是山以爲一方鎮,因錫是名,蓋其國之後山也。道出廣東以達於京師。
西洋古里,在西海中。其國爲西洋諸番之會。永樂元年其王馬那必加剌滿遣其臣馬戍來朝,貢馬,自是朝貢不絕,道出廣東以達於京師。
蘇門答剌,在西南海濱。自滿剌加順風九晝夜可至其國。其西去一晝夜有龍涎嶼,在南巫里洋之中,國人採龍涎香於此。洪武中稱須文達那國,遣使貢獻。永樂三年封其首鎖丹罕阿必鎮爲蘇門答剌國王,自是朝貢不絕。其旁有南勃等國,亦常來貢。《四夷考》:「蘇門答剌在占城之西洋中,南接賓童龍國,東北接雪山、蔥嶺,蓋即古之大食國。宋熙寧以後,分爲勿斯離弼、琶囉勿跋等國,而蘇門答剌出龍涎香,布那姑兒產硫黃。又有層檀國,亦在南海旁。其城距海二十里,宋熙寧四年入貢,順風行百六十日,經勿林古巡、三佛齊國乃至廣州。其風俗語音皆與大食同。」
錫蘭山,亦在西南海濱。自蘇門答剌順風,十二晝夜可至。其國有高山,番語高山爲錫蘭也。永樂七年太監鄭和等齋詔諭其王亞烈苦奈兒,苦奈兒負固弗服,和設策擒獻闕下,乃改立耶巴乃那爲國王,自是貢獻不絕。《四夷考》:「錫蘭山即古狼牙須國,蕭梁時有南海中狼牙修國來貢,疑即此。其地在西洋,與柯枝國對峙,南與別羅里爲界。自別羅里南去順風七晝夜可至溜山洋國,十晝夜可至古里國,二十一晝夜可至卜剌哇國。柯枝接大、小葛蘭二國,山連赤土。自小葛蘭順風,二十晝夜可至木骨都束國。自古里順風十晝夜可至忽魯謨斯國,二十晝夜可至剌撒國,二十二晝夜可至阿丹國。又自忽魯謨斯,四十晝夜可至天方國,乃西洋盡處也。」大食、天方,今俱見陝西塞外。
佛朗機。在爪哇南。歷代不通中國,正德十二年駕大舶突至廣州澳口,以進貢請封爲名。尋泊東莞南頭,恃火銃以自固,桀驁爲患,官軍進討,擒其魁,乃遁去。嘉靖以後,往往雜諸番舶中往來市易。《四夷考》:「廣州東南海中洲上舊有婆利國,隋大業中嘗遣使入貢。永樂十年喃勃利國王馬哈麻沙遣使入貢,或即婆利之裔,而佛朗機亦其種類也。」
右西南海夷。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