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真經章句訓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道德真經章句訓頌
作者:張嗣成 元朝
本作品收錄於:《正統道藏
Crystal Clear app reminders.png道德經》註本
《道德經》 王弼註
《河上公章句》
《唐玄宗御註道德真經》李隆基
《宋徽宗御解道德真經》趙佶
《大明太祖高皇帝御註道德真經》朱元璋
《老子想爾注》張道陵
《道德真經口義》林希逸
《道德真經論》司馬光
《道德真經傳》唐 陸希聲
《老子指歸》莊遵
《老子翼》 焦竑
《道德經注釋》 黃元吉
《太上玄元道徳經》孚佑上帝全經闡義、八洞仙祖分章合注
道德經純陽真人釋義
《太上道德經講義》清 宋常星

目录

道德真經章句訓頌序[编辑]

太上老君,道大而德宏,守約而施博,藏大用於無用之地,寓無不為於無為之中,超乎太極之先而不為古,行乎三極之後而不為今。得其高明者曰天,得其博厚者曰地,日月得之以代明,四時得之以錯行,山川得之以流峙。洪者纖者、高者下者、飛者濳者、動者植者各得其一而為萬物,靈於物者為人。舉不能出乎範圍,曲成之外,吾求其故而不得,強名曰道。非聖人無以有此道,非經無以載此道,是故道難聞,因經而後聞,道難見,因經而後見。誦是經者,倘有得於無為之緒,則可以脩身,可以齊家,可以安民,可以措天下於太平。雖然,此特其粗耳。《南華經》云:其塵垢●糠,猶將陶鑄堯舜者。非耶?若夫性根命蒂,交攝互融,妙有真空,微言顯說。險語稜層,則孤峰絕岸;至味澹泊,則元酒大羹;其澄涵,則鏡裏之花;其窈泬,則水中之月。可以默契而不可以言悟,可以神遇而不可以跡求。自非別具隻眼,與老君相見於寥廓惚怳間者,未易影響其萬一也。吾祖正一真君,兩承神馭,下降西蜀,親授至道,發五千文言外之旨,無餘蘊矣。家世守之,蓋千數百載,嗣成藐焉傳嗣,累奉德音,以遵行太上老君經教,為祝釐第一義。是以每於三元開壇傳籙告祝之餘,必即此經敷暢之,使在壇弟子及慕道而來者如魚飲水,各滿其量。然四方萬里人人提耳而誨之,日亦不足矣。為老君弟子而不知老君之道,猶終日飽食而不識五穀,終夜秉燭而不識火也。不惟自負其身,豈不深負聖朝崇尚經教之意哉。以是不自揆,輒繹其義,以為章句。非敢自謂得老君之旨,然使吾門弟子與夫尊德樂道之士得而玩之,倘有悟入,則金丹不在他求,而至道吾所固有,功成行滿,法身不壞,亦券內事耳。所謂千載而下知其解者,猶旦暮遇之也。凡我同志,可不勉旃。

至治壬戌夏五月,嗣漢三十九代天師太玄子張嗣成再拜稽首謹序。

道德真經章句訓頌卷上[编辑]

嗣漢三十九代天師太玄子張嗣成訓頌

道可道章第一[编辑]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道何形象強名之,說得分明說又非。無有有無相造化,只於理氣究真機。咦,未悟非無非有,若為常道常名,從渠自感自胎,成這箇了無形影。

道者何?理與氣耳。因於無者理,著於有者氣,有此理,道所以名;有此氣,道所以形。理常於無而神,故自然而性。氣常於有而空,故自然而命。天地萬物無能違者。譬諸路焉,造於此必由於此,故有理必有氣,有氣必有形。形則為天地萬物,所謂可道之道,可名之名也。理之所以為理,氣之所以為氣,又可得而道,可得而名哉。是則非無非有,有不可得而易,所謂常道常名者也。天地之始,以理言,萬物之母,以氣言。常無欲則寂然不動,所以觀未發之理。常有欲則感而遂通,所以觀方發之氣。同出、異名、又玄、眾妙皆理氣二者相為,無有有無耳。曰妙、曰徼、曰門,又所以示學者進脩之地。於是究之,則萬有芸芸,亦孰離理氣性命也。

天下皆知章第二[编辑]

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矣;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矣。故有無之相生,難易之相成,長短之相形,高下之相傾,音聲之相和,前後之相隨。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不居。夫惟不居,是以不去。

小異從來害大同,更無對待是虛空。當春物物皆生意,那去尋他造化功。咦,到此全無可說,教吾何處安名。偶逢堯舜話昇平,衹是夢中光景。

不尚賢章第三[编辑]

不尚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為盜;不見可欲,使心不亂。是以聖人之治,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常使無知無欲,使夫知者不敢為也。為無為,則無不治。

聖人之治何如?使無生其心耳。人皆遊乎其天,我則何有乎己?咦,饑時喫飯困時眠,天下本來無一事。

道沖章第四[编辑]

道沖而用之,或不盈,淵兮似萬物之宗。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

一無何所窒,凡有悉歸藏。觸來勿與競,事過心清凉。無處逃明月,世界大茫茫。悠然認得我,我即是虛皇。咦,可笑幾年看影子,只今水鏡一齊忘。

天地不仁章第五[编辑]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多言數窮,不如守中。

萬有自用舍,芻狗祭則用,祭已則舍。所以用舍者,時適然耳,非人有好惡之心容其中。吾奚容吾心。譬如一呼吸,自與風相尋。妙當空洞際,氣感何其神。毋勞嚼碎舌,吾斯體吾真。咦,相與者忘,惟其仁之至,故能不以為仁。瓏不以為仁,故能相忘。所過者化。萬語千言,何者非假?

谷神不死章第六[编辑]

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

怪怪奇奇理氣形,自虛而實互相生。元來天地一物耳,妙應無窮是我靈。咦,此是生身處,此是朝元路。伏雌化作木雞,土釜何勞封固。

谷言虛空,虛空則神理也。玄牝有生生之理,炁所因也。謂之門,有開闔之義,陰陽具焉。有陰陽所以有天地,萬物是則形矣。夫其未形,本乎虛空,故其用以能無窮也。

天長地久章第七[编辑]

天長地久,天地所以能長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是以聖人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無私耶?故能成其私。

天地如何逃始終,獨能長久奪元工。能知性命人人壽,莫道神仙非至公。咦,知性存神,知命順炁,無心之私,乃為至理。

上善若水章第八[编辑]

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争,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惟不爭,故無尤。

此處柔能勝至剛,自然之用妙無方。碧潭照見元來面,不待滄溟看渺茫。咦,到得滄溟,更妙清寧,萬象虛涵。天下同沾雨露,華池一點長甘。

持而盈之章第九[编辑]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銳之,不可長保。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富貴而驕,自遺其咎。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

滿傾剛折少前知,代禪元來有四時。明月清風真受用,乃知堯舜得其遺。咦,天心戒盈溢,人道貴謙虛。妙得天人一,無慚圯上書。

載營魄章第十[编辑]

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專炁致柔,能如嬰兒乎?滌除玄覽,能無疵乎?愛民治國,能無為乎?天門開闔,能無雌乎?明白四達,能無知乎?生之畜之,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

四大假合,托乎靈明。順以保之,沖然無營。內視何有,天下自寧。出入之機,審動與靜。眾眩其聰,我則若暝。不有其功,不聖其聖。體用自然,斯真性命。咦,真性命只在斯,不可窺不可違。

魂魄合而為人,抱一者,守此性也。所謂致柔、玄覽,無為、無雌、無知、不有、不侍、不宰,皆所以言抱一之道本乎自然者也。

三十輻章第十一[编辑]

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

青天何蕩蕩,萬象無不容。頑然一塊土,有井便泉通。咦,莫言二物大,乃在虛空內。更於何處著虛空,元來不出吾身外。

無,空也,車空能載,器空能盛,室空能居。此言天地之空之用,推而大之也。又言不出吾身外者,心也,斂而小之也。

五色章第十二[编辑]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田獵令人心發狂,難得之貨令人行妨。是以聖人為腹不為目,故去彼取此。

有形為我累,而況目耳口。虛心與實腹,所以明去取。咦,此是人人入道途,斂華就實著工夫。何時飽飯渾無事,內外俱忘彼此殊。

寵辱章第十三[编辑]

寵辱若驚,貴大患若身。何謂寵辱?寵為上,辱為下,得之若驚,失之若驚,是謂寵辱若驚。何謂貴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故貴以身為天下,若可寄天下;愛以身為天下,若可托天下。

寵為辱之先,貴乃患之大。視之何用驚,此身亦為外。可與知者道,所以自貴愛。天下一蘧廬,寄託或有在。咦,此言有身患之的,天下於吾又何益?若為身在已忘吾,許子風瓢從浙瀝。

近而求之,吾身貴矣,身外者不足係焉。即身求之,吾與身固為二,而身乃吾病矣。許子能忘天下,於風瓢動心焉,是猶未能忘身也,是猶未能忘身也。其視吾喪我之,南郭子綦又何如哉?

視之不見章第十四[编辑]

視之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聞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詰,故混而為一。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繩繩兮不可名,復歸於無物。是謂無狀之狀,無象之象,是謂惚恍。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謂道紀。

不聞乃真聞,不見乃真見,不用執柴頭,不吹火自現。無始便無終,今古歸一串,從渠千萬變,只是本來面。咦,識本來面,提正法鋼,分明便是虛皇,稽首十方皈嚮。

古之善為士章第十五[编辑]

古之善為士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識。夫惟不可識,故強為之容:豫兮若冬涉川,猶兮若畏四鄰,儼兮若客,渙兮若冰將釋,敦兮其若朴,曠兮其若谷,渾兮其若濁,孰能濁以靜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動之徐生?保此道者不欲盈。夫惟不盈,故能弊不新成。

惟其有諸內,所以形諸外。外內何容心,所以無不解。惟其靜以待,所以動與對。優哉有不有,所以常常在。咦,常在不在,不在不壞,不色不空,不奇不怪。

致虛極章第十六[编辑]

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夫物芸芸,各復歸其根。歸根曰靜,靜曰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沒身不殆。

曰無障礙不通風,葉落林空歲歲同。虛靜當年曾說破,氣歸元海壽無窮。咦,惟氣性微,吾惟靜知。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

太上章第十七[编辑]

太上,下知有之;其次,親之譽之;其次,畏之侮之。信不足,有不信。猶兮其貴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謂我自然。

風日和,霜雪多,人心喜懼時節過。懷哉誰家老擊壤,去之千載猶聞歌。咦,惟堯舜禹氣象少異,盛衰相因,天地如此。

大道廢章第十八[编辑]

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

無三皇,無五帝,三王不興,五伯不起也。無瞽叟與商辛,此時好觀天地始。咦,更於天地始,妙觀未始前。但得酒中趣,勿為醒者傳。

絕聖棄智章第十九[编辑]

絕聖棄智,民利百倍;絕仁棄義,民復孝慈;絕巧棄利,盜賊無有。此三者,以為文不足!故令有所屬。見素抱樸,少私寡欲。

渾沌本來無七竅,倏忽殷勤為渠鑿。誰知愛裏毒還生,毒殺元氣天不覺。咦,二有析一,小有妨大。惟其有心,斯為心害。氣則專運,元則無對。收視返聽,惟吾所在。

絕學無憂章第二十[编辑]

絕學無憂。唯之與阿,相去幾何?善之與惡,相去何若?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眾人熙熙,如享太牢,如登春臺。我獨泊兮其未兆,嬰兒之未孩,乘乘兮若無所歸。眾人皆有餘,我獨若遺。我愚人之心也哉,純純兮,俗人昭昭,我獨若昏;俗人察察,我獨悶悶。澹兮其若海,飂兮似無所止。眾人皆有以,我獨頑似鄙。我獨異於人,而貴求食於母。

大道相忘,一之勿二。譬如嬰兒,惟事乎乳,偃然泛兮,曷有於彼。柔其長也,萬擾迭起,外內得喪,斯學累矣。夫惟絕學,吾復何累。妙哉妙哉,復天地始。咦,為學喪真真已喪,返真須向學中求。人前說夢休全信,莫枉癡人白了頭。

孔德之容章第二十一[编辑]

孔德之容,惟道是從。道之為物,唯恍惟惚。惚兮恍,其中有象;恍兮惚,其中有物。窈兮冥,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閱眾甫。吾何以知眾甫之然哉?以此。

惟無有空,惟空有神,惟神有炁,惟炁有精。空炁相入,實有不物,靜以攬之,妙變汨汨。咦,上藥三品神炁精,從無而有自然成。世間萬物皆如此,不信神仙浪得名。

曲則全章第二十二[编辑]

曲則全,枉則直,窪則盈,弊則新,少則得,多則惑。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夫惟不争,故天下莫與之争。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誠全而歸之。

曲能有誠誠則全,誠之所至無不然。儒家者流誰說異,向來問禮已千年。咦,無極太極,無名有名,惟誠與一,無有之真。曲全枉直,窪盈弊新,少得多惑,自然相因。闇然日章,的然日亡,損之斯益,謙尊而光。此乎歸哉,議則米比糠。

希言自然章第二十三[编辑]

希言自然,故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孰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況於人乎?故從事於道者,道者同於道,德者同於德,失者同於失。同於道者,道亦樂得之;同於德者,德亦樂得之;同於失者,失亦樂得之。信不足,有不信。

言至自然皆有實,譬諸天地得其常。非常非實非長久,萬得同歸一理藏。咦,非言不言,其索窮已。非假不變,飄風驟雨。斯同其同,孰異於異?化哉誠乎,無往不至。

時然後言,人不厭其言。言本非道,言不時則不信,不信則不誠,不誠則不常矣。飄風驟雨,天地之變,變固不能久,理勢然也。

跂不立章第二十四[编辑]

跂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見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無功,自矜者不長。其於道也,曰餘食贅行,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也。

務高者不知足之揚,躁進者不知步之闊。有其有者不化,跡其跡者長物。咦,夫道損又損,無我將何求。唐虞等餘食,天地一贅疣。

有物混成章第二十五[编辑]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遠,遠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道有不物,妙哉混成。內外天地,化化生生。求之不得,強名而名。孰能反之,人物之靈。靈其自然,毋執以形。咦,欲望崑崙頂上頭,層層樓上架高樓。眼前自有崑崙在,指向傍人得見不?

重為輕根章第二十六[编辑]

重為輕根,靜為躁君。是以聖人終日行不離輜重。雖有榮觀,燕處超然。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輕則失臣,躁則失君。

至哉坤元,重靜而已。非重行馳,非靜觀瞇。行以非行,處以不處,以御天下,不過法地。咦,春來柳絮擅飛揚,只道東風作主張。去去更無歸著處,枉教天地大茫茫。

善行無轍迹章第二十七[编辑]

善行無轍迹,善言無瑕謫,善計不用籌策,善閉無關楗而不可開,善結無繩約而不可解。是以聖人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常善救物,故無棄物。是謂襲明。故善人,不善之師;不善人,善人之資。不貴其師,不愛其資,雖智大迷,是謂要妙。

無所容其力,則無以窺其隙;有所施其德,則有以同其得。兼取乎人者無所偏,自矜於己者有所惑。咦,元造非著相,聖人亦何心。春和花藹藹,海納水深深。

知其雄章第二十八[编辑]

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谿。為天下谿,常德不離,復歸於嬰兒。知其白,守其黑,為天下式。為天下式,常德不忒,復歸於無極。知其榮,守其辱,為天下谷。為天下谷,常德乃足,復歸于樸。樸散則為器,聖人用之則為官長,故大制不割。

吾身妙於嬰兒,天地妙於無極,道體妙於大樸。觀其妙,知其徼。剛而能柔,明而不耀,貴而自卑,斯執其要。咦,大樸散,天地器。執其要,用天地。

道本無體,強謂之大樸。大樸又果何如哉,散而求之,天地萬物之始,因有見其未始之妙,是謂無極。斂而求之,吾身之生,猶有存乎未生之妙,是謂嬰兒。嬰兒,有形之妙。無極,無形之妙。然則大樸之妙在於有無之間,有而無,無而有,所以為道乎?人為物靈,體道知道,行道係焉。曰知雄守雌,知白守黑,知榮守辱,知而行之方也。不離不戒乃足,皆曰常德者,道體而德用也。知此則造化吾握中物耳。

將欲章第二十九[编辑]

將欲取天下而為之,吾見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為也。為者敗之,執者失之。凡物或行或隨,或呴或吹,或強或羸,或載或隳。是以聖人去甚,去奢,去泰。

無為而為,所以收無得之得;無心而心,所以御無跡之跡。天地尚不知吾之裁成,則又孰知其為帝力?咦,執天之行,玩物之化,自然而然,智力皆假。

以道佐人主章第三十[编辑]

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強天下,其事好還。師之所處,荊棘生焉。大軍之後,必有凶年。故善者果而已,不敢以取強。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勿驕,果而不得已,是果而勿強。物壯則老,是謂不道,不道早已。

大德曰生,止戈為武。一念之非,傷天地炁。咦,作善降之百祥,上帝臨汝。

夫佳兵章第三十一[编辑]

夫佳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不可得志於天下。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處左,上將軍處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眾多,以悲哀泣之,戰勝以喪禮處之。

備而不用者全師,征而無戰者上勝,易其位者非吾所崇,悲其功者示之深警。咦,金籙九真三示戒,慈悲不殺是真符。憑君莫說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道常無名章第三十二[编辑]

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不敢臣。侯王若能守,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人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所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猶川谷之於江海。

微而能尊者理,感而必應者炁,散而有名者形,執而不復者器。咦,出乎器,復乎虛,廓乎萬有之一初。

知人者智章第三十三[编辑]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知足者富,強行者有志。不失其守者久,死而不亡者壽。

自知自勝有深功,篤實剛純守此中。九竅百骸皆幻妄,無今無古是真空。咦,明乎靜,安乎定,以有其性,不聽於命。

大道汎兮章第三十四[编辑]

大道汎兮,其可左右。萬物恃之以生而不辭,功成不居。衣被萬物而不為主,故常無欲,可名於小矣;萬物歸焉而不為主,可名於大矣。是以聖人終不為大,故能成其大。

惟其無所係,故無以窺其為。無以窺其為,故物不可違,乃知己大而物小,惟不自大者能之。咦,天地萬物,惟形是礙,大不可小,小不可大。

執大象章第三十五[编辑]

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泰。樂與餌,過客止。道之出口,淡乎其無味。視之不足見,聽之不足聞,用之不足既。

妙象無象,妙樂無聲,妙餌無味,妙用無能,自歸自止,自生自成。咦,吹龍笛,擊鼉鼓。紫駝之峰出翠釜,萬蟻千蠅暫時聚。若何浄洗三生塵,贈汝長流一杯水。

將欲歙之章第三十六[编辑]

將欲歙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強之;將欲廢之,必固興之;將欲奪之,必固與之。是謂微明。柔勝剛,弱勝強。魚不可脫於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對待相因,理之必至。全吾之用,柔之而已。魚忘於淵,民忘於利。忘而不忘,所以為治。咦,人居理氣間,譬如魚在水,不自知其然,出入有生死。因之以順理,柔之以守氣,至寶存諸中,天地一終始。

道常無為章第三十七[编辑]

道常無為而無不為,侯王若能守,萬物將自化。化而欲作,吾將鎮之以無名之樸。無名之樸,亦將不欲。不欲以靜,天下將自正。

自然而然者天之行,齊而不齊者物之情。執其行,得其情,而返之於無形之形。寂兮寞兮,無臭無聲,亦孰使夫天清而地寧?咦,觀水還知道用微,微波已靜又風吹。不妨小立待其定,自有人人照見時。

曰常為而無為,曰功成不居、不為主、不為先,曰柔曰靜,曰復曰自然,曰損又損,是皆一經本旨,所以為求道之方也。五千言文意本相連貫,河上公分為八十一章,其旨固自有所在。然於中出乎強勉分析不斷者亦可見,讀者因其析以求其全,則自悟入矣。

道德真經章句訓頌卷下[编辑]

嗣漢三十九代天師太玄子張嗣成訓頌

上德不德章第三十八[编辑]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上德無為而無以為,下德為之而有以為。上仁為之而無以為,上義為之而有以為。上禮為之而莫之應,則攘臂而仍之。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也。前識者,道之華而愚之始也。是以大丈夫處其厚不處其薄,居其實不居其華,故去彼取此。

皇道詘,帝德失,王霸雜,仁義禮智相繼出,萬語千言文勝質。陽致長生陰致物,瓦石成金丹似橘。五行顛倒元炁漓,方士紜紜皆技術。咦,自從開闢以來,盡閱掤前傀儡,饒他愈出愈奇,一解不如一解。

昔之得一章第三十九[编辑]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為天下貞。其致之一也,天無以清將恐裂,地無以寧將恐發,神無以靈將恐歇,谷無以盈將恐竭,萬物無以生將恐滅,侯王無以貞貴高將恐蹙。故貴以賤為本,高以下為基。是以侯王自稱孤寡不穀,此其以賤為本耶?非乎?故致數車無車。不欲琭琭玉,硌硌如石。

天之運以能強,地之載以能息,神以變而無方,谷以虛而受益,萬物之雜,遝以自然,侯王之勢,御以自抑。純然以順,二之則逆,石不可玉,玉不可石,可石可玉,是謂全德。咦,空炁相搏怪怪奇,千形萬象出無涯。自然之用各自用,妙處誰知一貫之。

反者道之動章第四十[编辑]

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天下之物生於有,有生於無。

有靜此有動,有體此有用。有無相循環,譬如覺後夢。咦,無則神,神則性,空則炁,炁則命。互相體用相動靜,孰脫死生離感應。

上士聞道章第四十一[编辑]

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故建言有之:明道若昧,進道若退,夷道若類,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廣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質直若渝,大方無隅,大器晚成,大音希聲,大象無形,道隱無名。夫惟道,善貸且成。

明者見之從而明,昧者見之從而昧,人之習識自有殊,道之體用無不在。不自賢其賢,不為天下專;不自有其有,不為天下首。惟其推有以及無,故能生天地之大,邁天地之久。咦,道本虛無合自然,信疑俱未得其全。莫隨識習分人品,且可相忘未笑前。

道生一章第四十二[编辑]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炁以為和。人之所惡,唯孤寡不穀,而王公以為稱。故物或損之而益,益之而損。人之所教,亦我義教之。強梁者,不得其死。吾將以為教父。

太極名,兩儀形,三才成。品物行,卑其稱,虛其盈,所以全其生。咦,靈者以神,生者以炁,虛而順之,可侔天地。

天下之至柔章第四十三[编辑]

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無有入於無間,是以無為之有益也。不言之教,無為之益,天下希及矣。

天地內外炁盤礡,金石以凝以銷爍。了無形跡與縫罅,物自生成不知覺。咦,繩鋸木斷,水滴石穿。默而識之,妙合自然。

名與身孰親章第四十四[编辑]

名與身孰親?身與貨孰多?得與失孰病?是故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

名高毀至,貨殖盜謀,一得一失,循環無休。惟氣血肉,壞不可復。悲哉營營,胡不內燭。咦,有身俱是患,身外復何求。識得無形寶,無身更自由。

大成若缺章第四十五[编辑]

大成若缺,其用不敝。大盈若沖,其用不窮。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辯若訥。躁勝寒,靜勝熱,清靜為天下正。

天道、地道、人道妙用,一以謙虛,寒暑自然來往,湛兮萬有歸無。咦,生天成地,內外此炁。大哉用乎,能空而已。

天下有道章第四十六[编辑]

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罪莫大於可欲,禍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

戰馬賤於糞壤,耕牛到處農歌,衣食家家自給,慎毋好大貪多。咦,人欲之萌,由不知止,不幸而得,禍有可畏。宛西一馬,白骨萬里,輪臺之詔,何嗟及矣。

不出戶章第四十七[编辑]

不出戶,知天下;不窺牖,見天道。其出彌遠,其知彌少。是以聖人不行而知,不見而明,不為而成。

環足跡,窮目力,事物茫茫轉無極。一時靜定自然靈,洞見毫毛了胸臆。咦,治亂興衰,陰陽變化,斂之一身,無有違者。順氣養神,濳神養真,真成道合,萬古長春。

為學日益章第四十八[编辑]

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無為而無不為。故取天下常以無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真學自然,不問不辯。非損無益,惟益能損。損之不已,人欲盡矣。天下之善,皆吾樂取。咦,學道勞心已是魔,學仙學法更如何?誰知真學元無事,學得真時事轉多。

聖人無常心章第四十九[编辑]

聖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得善矣。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得信矣。聖人在天下惵惵,為天下渾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聖人皆孩之。

不執於此者,道之從;無分於彼者,德之容。民吾伺胞物吾與,盡使其心歸赤子。咦,人物無拘,含容一致。萬物生生,誠哉天地。

出生入死章第五十[编辑]

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動之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蓋聞善攝生者,陸行不遇兕虎,入軍不被甲兵。兕無所投其角,虎無所措其爪,兵無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無死地。

生死常理,不離乎數,十有三分,自生自死。過於求生,反入死地,又有其三,死數六矣。生三死六,合而九具,不死不生,惟一而已。一為坤元,一為乾始,以全吾神,以斂吾炁。神炁空無,一而不二,物我俱亡,何傷何累。咦,一二相依不少離,隨之生死數難違。不於炁外觀天地,夢裏誰知說夢非。

天地人物,內外皆不離乎氣。氣聚則成形,氣順斯能生,所謂養生,亦順其氣而已。養生之道,以其厚自奉養,乃有以傷其氣而致死矣。吉凶晦吝生乎動,動之效四吉僅一焉,故知道者慎乎動,明乎靜。靜則定,定則久,久則復,復則知,所謂一而為不死不生之徒矣。是蓋神氣空無之妙,生死兩忘,出入無間,外物於我奚有加焉。明乎靜,知其所以靜而靜之也,非若數息呆坐,頑然以為空者。使其頑然以空,則又安能外氣以觀天地哉。然陽氣虛,陰氣塞,陰常盛,陽常抑,事之成常難,事之敗常易,晴明之日常少,冥晦之日常多,於三生六死槩可見矣。是非其本,然皆人事有以致之。天地萬物之氣,於吾身未始一息不相通,養生者可不慎動。

道生之章第五十一[编辑]

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勢成之。是以萬物莫不尊道而貴德。道之尊,德之貴,夫莫之命而常自然。故道生之畜之,長之育之,成之熟之,養之覆之。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

無形而尊,以出萬有者,道。無名而貴,以育眾生者,德。千形萬狀,巨細雜遝者,物。往古來今,屈伸消長者,勢。尊其尊,貴其貴,無所不施,無所不被,而不自知其所以,是謂之至理。咦,道生德畜亦何心,妙處元無跡可尋。更好兩忘尊與貴,任他瓦礫與黃金。

天下有始章第五十二[编辑]

天下有始,以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復守其母,沒身不殆。塞其兌,閉其門,終身不勤。開其兌,濟其事,終身不救。見小曰明,守柔曰強。用其光,復歸其明,無遺身殃,是謂襲常。

天地之先,父母之前,有始未始,是謂一元。為父而母,造化出焉,知出而復,斯神之全。神全不雜,明光相一,外想不入,內言不出,皎然見之,青天白日,不造不化,奚有乎物?知微知彰,知柔知剛,知用知藏,知變知常。仙則鼎湖,治則陶唐,噫其●糠,死而不亡。咦,此是朝元第一方,頂心直上見虛皇。鬪旗祭竈皆成技,捉虎擒龍枉發狂。

此修鍊頓悟直造者,與第五十九章積功累行者雖然入門為異,雖然及其成功一也。

使我介然章第五十三[编辑]

使我介然有知,行於大道,唯施是畏。大道甚夷,而民好徑。朝甚除,田甚蕪,倉甚虛,服文釆,帶利劍,厭飲食,資財有餘,是謂盜夸,非道也哉。

執夫事而必於用,舍夫正而趨於邪,治其末而失其本,厚其身而肥其家,是皆自盜其所有,乃不知惜而仍夸。咦,渡海駕橋終費力,好花無實謾逢春。莫將捷出矜才智,盜取吾家無價珍。

善建不拔章第五十四[编辑]

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脫,子孫祭祀不輟。修之身,其德乃真;修之家,其德乃餘;修之鄉,其德乃長;修之國,其德乃豐;修之天下,其德乃普。故以身觀身,以家觀家,以鄉觀鄉,以國觀國,以天下觀天下。吾何以知天下之然哉?以此。

創業惟艱,守成不易。宗廟饗之,一世萬世。身修家齊,德效之始。鄉國天下,推之而已。修真存神,修仙養氣。小而蛇魚,大而天地,一視同然,孰外乎此?咦,兔殺鳥烹死不還,寶珠深墊海無瀾。若何識得靈通破,好向魚龍化處觀。

含德之厚章第五十五[编辑]

含德之厚,比於赤子。毒蟲不螫,猛獸不據,攫鳥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作,精之至也。終日號而嗌不嘎,和之至也。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氣曰強。物壯則老,是謂不道,不道早已。

五畫純陽未六時,乾元獨用一嬰兒。無形可見何傷害,有祖深濳要執持。和在精中寧待姤,常而明處本非離。自然妙得長生理,火候抽添莫強為。咦,陽德為乾,五生皆天,陰存二四,自然而然。赤子之用,精氣之全,自無死地,物何傷焉?陰存不感,陽健彌堅,性不聽命,何千萬年。

此修鍊存陽神之方也。自天一生水至五生土,乾五畫純陽之用六,則地成一陰形矣,存而不用外之也。然合而言之,六數為陰,析而言之,則又為一數陽,復於是終而始也。二四為陽中之陰,用而不用者也。姤則一陰在下,離則二陰居中,故深絕之。精和之至,常而明者,皆純乾獨用之效,所謂神光一點,自照終始,細入毫毛,大超天地,炯然長存,洞知洞視者也。

知者不言章第五十六[编辑]

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塞其兌,閉其門,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是謂玄同。不可得而親,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害,不可得而貴,不可得而賤,故為天下貴。

子茶隱几,回也如愚,迦葉微笑,異途同歸。無人我想,親疏何殊?無貪懼想,利害何施?無榮辱想,貴賤何拘?默識直悟,希夷而微,是謂良貴,斯天之徒。咦,收斂神光寂似無,眾人皆醉啜其醨。箇中識得無同妙,活捉神龍任汝騎。

以正治國章第五十七[编辑]

以正治國,以奇用兵,以無事取天下。吾何以知其然哉?夫天下多忌諱,而民彌貧;民多利器,國家滋昏;民多技巧,奇物滋起;法令滋章,盜賊多有。故聖人云:我無為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事而民自富,我無欲而民自樸。

垂衣裳而民自化者,治之正;舞干羽而苗自格者,兵之奇;取天下於無事者,存乎揖、讓;政天下於多事者,惟其自私。咦,萬古萬萬古,君民同一機。欲存皆是事,靜後便無為。正失為刑罰,奇流入詐欺。何人天地外,觀月夜中時。

其政悶悶章第五十八[编辑]

其政悶悶,其民醇醇;其政察察,其民缺缺。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孰知其極?其無正邪?正復為奇,善復為妖。民之迷,其日固已久矣。是以聖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劌,直而不肆,光而不耀。

民風有渾漓,政化有寬急,禍福非無端,人心自難必。汨汨千萬變,如夢不可執,至人攬元炁,保抱蟲始墊。以有藏於無,妙用常不失,洞然幻化外,見此未始一。咦,禍福無非自己為,見乎四體有先知。細將人事參天理,認取純誠欲動時。

治人事天章第五十九[编辑]

治人事天,莫若嗇。夫惟嗇,是謂早復。早復謂之重積德,重積德則無不克。無不克則莫知其極,莫知其極可以有國。有國之母,可以長久。是謂深根固蒂、長生久視之道。

推吾身以外及者,治人之方。斂吾心以內守者,事天之則。因其實而為虛,不盡用之謂嗇。由是而復本,由是而積德,以能無能而能,以極無極之極。故有國者治人之施,而有母者事天而得。既得其母,子不待索,性根命蒂,灌溉凝植。環二炁以為絲,化萬有而莫測,固將觀天地之終窮,而逍遙乎無方之域。咦,此是朝元第二方,蓬萊不在海中央。伏雌莫為寅風動,胎蚌還分夜月光。

修真學道,則一而入門,有不同此,則審動靜之機,明感應之理,守之以待,自然而然,所謂積功累行而滿三千者是也。

治大國章第六十[编辑]

治大國,若烹小鮮。以道蒞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傷人,非其神不傷人,聖人亦不傷人。夫兩不相傷,故德交歸焉。

若烹小鮮者一,求水火之宜,以調陰陽也。其鬼不神者,用以陰柔而隱夫陽也。其神不傷人者,陽亦未嘗不用,而能不顯其剛也。聖人亦不傷者,參贊裁成,以保合太和也。咦,獨陽不成,獨陰不生,生成萬物,陰陽合凝。用剛則折,柔久是能,剛內以守,柔外以行。事天法地,人所以靈。裁成妙合,天地清寧。返之一己,萬有包并。示以槁死,存吾剛明,綿綿不亡,期乎太清。

大國者下流章第六十一[编辑]

大國者下流,天下之交,天下之牝。牝常以靜勝牡,以靜為下。故大國以下小國,則取小國;小國以下大國,則取大國。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大國不過欲兼畜人,小國不過欲入事人。夫兩者各得其所欲,故大者宜為下。

以大事小者,仁也。以小事大者,智焉。仁者樂天而能普,智者畏天而能全。普則天下效其地,全則一國安其天。合大小以同得,斯謙下之自然。咦,川河汨汨幾時休,海大如天凝不流。看得靜中元自動,陰陽交處互相柔心

道者萬物之奧章第六十二[编辑]

道者萬物之奧,善人之寶,不善人之所保。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加人。人之不善,何棄之有?故立天子,置三公,雖有拱璧以先駟馬,不如坐進此道。古之所以貴此道者,何也?不曰求以得,有罪以免,故為天下貴。

以無形而藏萬物者謂之奧,知其所貴而有之者謂之寶,藉之以生而不知者謂之保。故有不善而後見其善,有不美而後見其美,有不尊而後見其尊,是皆相因以為用,又奚去取之足論?崇之以位,聘之以禮,夫惟賢者之是資,曷若反求於自己?復眾妙而取之,在一念之更耳。咦,道何可說亦何為,執使三公坐論之。九萬里天同看月,妙哉善惡未分時。

為無為章第六十三[编辑]

為無為,事無事,味無味。大小多少,報怨以德。圖難於其易,為大於其細。天下難事必作於易,天下大事必作於細。是以聖人終不為大,故能成其大。夫輕諾必寡信,多易必多難。是以聖人由難之,故終無難。

有心非心,著相非相,自然而然,無怨德想。圖難於易,為大於細,惟幾惟損,執其要矣。駟馬莫追,一言之許,慎之慎之,克有終始。咦,日出事即生,舌存味相覓。大小與難易,汨汨交出入。天地有不定,孰是無事日?嗒然吾喪我,何者真得失。

其安易持章第六十四[编辑]

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謀,其脆易浮,其微易散。為之於未有,治之於未亂。合抱之木,生於毫末;九層之臺,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為者敗之,執者失之。聖人無為,故無敗;無執,故無失。民之從事,常於幾成而敗之,慎終如始,則無敗事。是以聖人欲不欲,不貴難得之貨;學不學,復眾人之所過,以輔萬物之自然而不敢為。

見天下之幾而後有,以成天下之務;知天下之微而後有,以消天下之變。得失有可次於幾之先,智力有不能於微之顯,是故慎終而如始,彼舍而此取者,所以輔相時行物生之造而順夫自然之理耳。咦,索裘莫待雪霜寒,木鑽猶能透石磐。事向無心還自得,畫蛇添足便多端。

古之善為道者章第六十五[编辑]

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民之難治,以其智多。以智治國,國之賊,不以智治國,國之福。知此兩者亦楷式。能知楷式,是謂玄德。玄德深矣遠矣,與物反矣,然後乃至於大順。

智流則假,愚近乎真。假其自賊,推以賊人。真則返樸,民化以淳。于是取則,天下歸仁。咦,秦以智愚黔首,不知黔首愚秦。識得真愚髣髴,君其問諸漢文。

江海為百谷王章第六十六[编辑]

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為百谷主。是以聖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後之。是以聖人處上而民不重,處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樂推而不厭。以其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自卑莫如海,天下之水趨之;自損莫如聖人,天下之民歸之。水趨之則有以盡地利,民歸之則有以得天時,故卑者尊之資,而損者益之基,是皆藏有於其無,亦孰知其所以為哉?咦,謙尊損益道之餘,觀海當知造化機。試看銀河在天上,尾閭元有逆流時。

天下皆謂章第六十七[编辑]

天下皆謂我道大,似不肖。夫惟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細也夫。我有三寶,保而持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夫慈,故能勇;儉,故能廣;不敢為天下先,故能成器長。今捨慈且勇,捨儉且廣,捨後且先,死矣。夫慈,以戰則勝,以守則固。天將救之,以慈衛之。

道大無象,有則小矣。夫惟三寶,天下以治。慈以民生,儉以民富,不敢為先,守常安事。惟守惟安,所以長器。廣則相資,勇則趨義,捨此取彼,戒哉以死,推而復之,長生久視。天道無親,惟善是與。咦,三寶人共有,有之在乎人。非慈曷守氣,非儉曷嗇精。擾擾為之先,曷以存吾神。神存精氣合,繹繹勿或情。勿戰亦勿守,自然成吾真。

善為士章第六十八[编辑]

善為士者不武,善戰者不怒,善勝敵者不爭,善用人者為之下。是謂不争之德,是謂用人之力,是謂配天古之極。

士不武者,以保其身;戰不怒者,以平其氣;勝不爭者,其功能全;下於人者,其善樂取。合天德以同歸,蓋古人之極致。咦,保身平氣兩惟艱,更信全功取善難。水火相和龍虎伏,人天合處即金丹。

用兵有言章第六十九[编辑]

用兵有言:吾不敢為主而為客,不敢進寸而退尺。是謂行無行,仍無敵,攘無臂,執無兵。禍莫大於輕敵,輕敵則幾喪吾寶。故抗兵相加,哀者勝矣。

不主而為客者,妙在乎應;以退為進者,惟守諸己;行無行者,不動其心;仍無敵者,因之於彼。卑一割以要功,賤匹夫之疾視。悻然者自喪其慈,惻然者有勝之理。咦,八十一章三論兵,知兵妙處有長生。乾坤萬物皆同體,勝敗元來只兩平。

吾言甚易知章第七十[编辑]

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言有宗,事有君。夫惟無知,是以不我知。知我者希,則我貴矣。是以聖人被褐懷玉。

易知易行者,吾之言。莫知莫行者,所謂道。夫惟道,故有宗而有君,譬諸玉,則可貴而可寶。咦,萬有芸芸皆是道,道行何者不由之。人人自有懷中玉,妙在無言與不知。

知不知上章第七十一[编辑]

知不知,上;不知知,病。夫惟病病,是以不病。聖人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

知之為不知者,自謙;不知為知之者,自昧。能病自昧之為病,是則知害而不害。夫惟生知之謂聖,復何病乎?不知而乃病眾人之病者,此其所以為聖聖而愚愚乎?咦,有若無,實若虛,儒之格言,未得謂得,未證謂證,釋之戒示,合二者以歸之,亦奚分乎其伺異?

民不畏威章第七十二[编辑]

民不畏威,則大威至。無狹其所居,無厭其所生。夫惟不厭,是以不厭。是以聖人自知不自見,自愛不自貴,故去彼取此。

君慈民愛,愛則不畏,不畏之愛,大威斯寄。容之如天,安其居矣;養之如地,樂其生矣。上下不厭,感應一理,知不自見,愛不自貴。以晦為能,以謙為美,去彼非道,惟此道取,治人修真,無往不至。咦,內養剛陽外順之,自然心廣體安舒。於中認得真知愛,信有長年住世書。

勇於敢章第七十三[编辑]

勇於敢則殺,勇於不敢則活。此兩者,或利或害。天之所惡,孰知其故?是以聖人猶難之。天之道,不爭而善勝,不言而善應,不召而自來,坦然而善謀。天網恢恢,疏而不失。

暴其氣者,死之機;持其志者,生之理。夫何二者之必然,而有或害而或利。蓋不求天之變者如彼,又孰知天之常者如此?故涓滴以之石穿,淵默以之雷厲,寒暑以之自然,智慮以之不滯。蕩蕩乎奄萬有而無拘,雖一毫之微,不能外矣。咦,惡盈惡殺無非道,入死入生皆是機。提取大綱歸掌握,任他常變總無違。

民常不畏章第七十四[编辑]

民常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若使人常畏死,而為奇者,吾將執而殺之,孰敢?常有司殺者殺。夫代司殺者殺,是謂代大匠斲。夫代大匠斲,希有不傷其手矣。

人未知愛生,常若不畏死。使其生以樂,安有死不畏。司殺無非天,有罪斯殺矣。所謂代司殺,殺之以私意。譬如代匠斲,傷手乃必至。傷人即自傷,天道有還理。咦,起心傷處已傷心,及至傷人并及身。身外子孫猶不免,一回念後便歸仁。

民之飢章第七十五[编辑]

民之飢,以其上食稅之多,是以飢。民之難治,以其上之有為,是以難治。民之輕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輕死。夫惟無以生為者,是賢於貴生。

賦斂重,萬腹空;智術用,萬息動。嗜欲無窮厚吾奉,入死求生不知痛。何如清靜兩相忘,飽飯機無民自重。咦,嗜欲之生,如晝忽暝。萬累雜遝,日與心競。去之何方,以省以定。清靜之道,斯其要領。

人之生章第七十六[编辑]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堅強。萬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強則不勝,木強則共。故強大處下,柔弱處上。

柔弱者,氣之溫和;堅強者,氣之肅殺。溫和則陽之虛,肅殺則陰之塞。虛則所以存魂神,塞則所以復體魄。孰知夫死生之非徒,而邁乎造化之不測。咦,陰體柔弱用剛強,陽體剛強用柔弱。五行顛倒小技耳,萬物死生歸掌握。

天之道章第七十七[编辑]

天之道,其猶張弓乎?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有餘者損之,不足者補之。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孰能以有餘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聖人為而不恃,功成不居,其不欲見賢。

天道何如?以弓為喻。取其既張,不久必弛,高者必抑,下者必舉,有餘必損,不足必補。以弓推之,事物一理,人胡不天,而乃反此。孰知其然,是則是取。惟聖不聖,所以聖矣。咦,天道如弓有弛張,循環二炁為誰忙。若為認得中間鵠,萬有和弓一併忘。

天下柔弱章第七十八[编辑]

天下柔弱莫過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其無以易之。故柔勝剛,弱勝強。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是以聖人言: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受國不祥,是謂天下王。正言若反。

此處專言德貴常,常能柔弱勝剛強。納污自下方成海,成海工夫在久長。咦,水以柔勝,人孰不知,莫能行者,不能常之。積善納廣,不已而持,德成道合,天地皆歸。

和大怨章第七十九[编辑]

和大怨,必有餘怨,安可以為善?是以聖人執左契,而不責於人。故有德司契,無德司徹。天道無親,常與善人。

怨不可生,亦不可和,和和無窮,兩仍其禍。生怨在彼,責報在此,執契之譬,有責報理。可責不責,惟德是取。有德執德,是謂司契。徹者轍也,循環之義,喻以司徹,怨怨不已。

天道無親,惟善是與,善不責報,天斯報矣。咦,萬有俱無萬慮澄,怨何所在德何名。人人皆善從何與,太古青山只麼青。徹亦作轍。《漢書》:結徹于道。

小國寡民章第八十[编辑]

小國寡民,使有什伯人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遠徙。雖有舟輿,無所乘之;雖有甲兵,無所陳之;使民復結繩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民至老死,不相往來。

因夫無用之用,而以自適其適。道並行而不悖,物並育而各得。常相志者其心,不相往者其跡。邈哉聖人之懷,已矣百里之國。咦,道本無為俗本淳,山川民物古猶今。青牛一去無消息,誰識當年用世心。

信言不美章第八十一[编辑]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辯,辯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聖人無積,既以為人己愈有,既以與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為而不争。

言美則華,言信則樸。辯者有争,善者無惡。貫一則知,務多則博。聖人無積,虛以主之,為人愈有,造物之機,與人愈多,淵泉之時。不害之利,不争之為,惟天惟人,一而不二。萬事以宜,萬物以備,大哉道乎,于以終始。咦,非言非道道非言,辯博誰知妙不傳。人法者天天法道,道何所法自然然。


PD-icon.svg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