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東野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齊東野語
作者:周密 南宋
周密撰。有《武林舊事》,已著錄。濟南人,其曾祖扈從南渡,因家吳興弁山,自號弁陽老人。然其志終不忘中原,故戴表元序述其父之言,謂身雖居,心未嘗一飯不在。而亦自署歷山,書中又自署華不注山人。此書以「齊東野語」名,本其父志也。中頗考正古義,皆極典核。而所記南宋舊事爲多,如張浚三戰本末、紹熙內禪、誅本末、端平端平襄州本末、胡明仲本末、李全本末、朱漢章本末、鄧友龍開邊、安丙矯詔、淳紹歲幣、岳飛逸事、巴陵本末、曲壯閔本末、詩道否泰、景定公田、景定彗星、交奏、趙葵辭相、二張嘉定寶璽、慶元開禧六士、張仲孚反間諸條,皆足以補史傳之闕。自序稱其父嘗出其曾祖及祖手澤數十大帙,又出其外祖日錄及諸老雜書示之,曰:「世俗之言殊,傳訛也。國史之論異,私意也……定、哀多微詞,有所避也。有異議,有所黨也。愛憎一衰,議論乃公。國史凡幾修,是非凡幾易,而吾家書不可刪也。」云云。今觀記張浚趙汝愚胡寅唐仲友諸事,與講學者之論頗殊,其父所言,殆指此數事歟?正德十年,耒陽胡文璧重刻此書。其序稱:「或謂符離富平等役,頗涉南軒之父。若之隙,生母之服,則晦菴致堂有嫌焉。書似不必刻,刻則請去數事,殊失著書之旨。」文璧不從,可謂能除門戸之見矣。商維濬嘗刻入《稗海》,刪去此書之半,而與《癸辛雜識》混合爲一,殊爲乖謬。後毛晉得舊本重刻,其書乃完。故今所著錄,一以毛本爲據云。

 

[编辑]

目錄[编辑]

校後記[编辑]

右。《齊東野語》二十卷,宋周密撰。周密,字公謹,先世濟南人,其曾祖扈從南渡,遂家吳興。淳祐中,嘗官義烏令,宋亡不仕,終於家。密所著書,有《癸辛雜識》《武林舊事》《澄懷錄》《浩然齋雅談》《雲烟過眼錄》《志雅堂雜鈔》《薲洲漁笛譜》及是書,皆有傳本,雅爲士大夫所重愛。近烏程蔣汝藻又得宋槧《草窗韵語》,爲人間孤本,世所未見,洵異書也。

是書自明正德十年耒陽胡文璧重刻後,商維濬刻《癸辛雜識》於《稗海》,誤以此書爲前集,而刪去其半,毛子晉得舊本重刻,其書始完,故《四庫》以毛本著錄,錢塘丁氏《藏書志》則謂毛氏所據,卽正德刊本。頃從繆藝風借得元刻本,雖經明代補版,不無訛誤,與毛本對勘,其中如第八卷「齋不茹葷必變食」條,引《莊子》成玄英注,而毛本誤爲鄭玄,第九卷「李全」條,苟夢玉,毛本誤「苟」爲「荀」,第十四卷「巴陵本未」條,安吉州,毛作「吉安州」,二十卷「耆英諸會」條,述之仲父,毛作「述仲之父」,略舉數則,皆元刻不誤而毛本大謬者。復檢正德本校之,悉如元刻,則子晉臆改明矣。張氏《學津討源》重刻是書,已加校正,所據何刻,未道其詳,然上列數字,悉如毛誤,且所改之字,是非雜見,並有不若毛者。茲編悉依元刻,而以毛本、張本異字,刺註行間,有實見爲補版所誤者,則從改之,其正德本有胡文璧、盛杲二序,並錄附於後。又三本均誤,查檢舊籍,可得佐證者,亦爲僭改,惜存疑之字尚多,所學𧪈陋,不足一一訂證,則滋愧焉。戊午七月,新建夏敬觀校竟謹識。

PD-icon.svg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