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类苑/卷29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事实类苑
◀上一卷 卷二十九 官职仪制(四) 下一卷▶



◆词翰书籍(一)

制词异名[编辑]

学士之职,所草文辞,名目浸广。拜免公王将相妃主曰制,赐恩宥曰赦,书曰德音,处分事曰敕,榜文号令曰御札,赐五品官已上曰诏,六品以下曰敕书,批敕群臣表奏曰批答,赐外国曰蕃书,道醮曰青词,释门曰斋文,教坊宴会曰白语,土木兴建曰上梁文,宣劳锡赐曰口宣。此外更有祝文祭文诸王布政榜号簿队名赞佛文疏语,复有别受诏旨作铭碑墓志乐章奏议之属。此外章表歌颂应制之作。旧说,唐朝宫中,常于学士取眠儿歌,伪蜀学士作桃符文,孟昶学士辛寅逊题桃符云:“新季纳馀庆,佳节号长春”,是也。

白麻[编辑]

翰林规制,自妃后皇太子亲王公主宰相枢密节度使并降制,用白麻纸书,每行四字,不用印。进入后,降付正衙宣读,其麻即付中书门下。当日本院官告院取索绫纸,待诏写官告,只用麻词。官告所署,中书三司官宣奉行,并依告身体式,常用阁长一人衔位。谈苑。

西掖植紫薇[编辑]

咸平中,翰林李昌武宗谔初知制诰,至西掖,追故事,独无紫薇,自别墅移植。闻今庭中者,院老吏相传,犹是昌武手植。晏元献写赋于壁曰:“得自羊墅,来从召园。有昔日之绛老,无当时之仲文。观茂悦以怀旧,指蔽芾以思人。”湘山野录。

答北戎书[编辑]

景德初,北戎请盟,欲撰答书,久亡体制。时赵文定安仁为学士,独记太祖朝书礼规式,诏撰之。及修讲盟好之制,深体轻重,朝论美之。玉壶清话。

知制诰上事阁长压角[编辑]

舍人院,每知制诰上事,必设紫褥于庭,面北拜厅,阁长立褥之东北隅,谓之压角。宗衮作掖垣丛志,而不解其事。按唐书亦无闻焉,唯裴廷裕正陵遗事云:“舍人上事,知印宰相当压角。”则其礼相传自唐也。予为舍人日,邵兴中入院,不疑为阁长,压角,时议美之。出春明退朝录。

学士系鞋[编辑]

翰林故事,学士每退于中书,皆公服靸鞋坐玉堂,使院吏入白学士至,丞相出迎,然此礼不行久矣。章惇为知制诰,直学士院,力欲行之。会一日,两制俱白事于中书,其他学士皆鞹足秉笏,而惇独散手系鞋。翰林故事,十废七八,忽行此礼,大喧物议,而中丞邓绾尤肆诋毁。既而罢惇直院,而系鞋之礼,后亦无肯行之者。京师春秋社祭,多差两制摄事,王仆射圭为内外制十五年,祭社者屡矣。

学士俸薄[编辑]

先朝翰林学士,不领它局,故俸纳最薄。杨亿久为学士,有乞郡表,其略曰:“虚忝甘泉之从官,终作莫敖之馁鬼。”又有“方朔饥欲死”之句,自后乃得判他局。至元丰改官制,而学士无主判如先朝矣。

进退宰相议论皆出学士[编辑]

进退宰相,其帖例草议,皆出翰林学士。旧制,学士有阙,则第一厅舍人为之。嘉祐末,王荆公为阁老,会学士有阙,韩魏公素忌介甫,不欲使之入禁林,遂以端明殿学士张方平为承旨,盖用旧学士也。既而魏公罢政,凡议论皆出安道之手。已上出东轩笔录。

知制诰先试后命[编辑]

国朝之制,知制诰必先试而后命,有国以来百年,不试而命者才三人,陈尧佐、杨亿及脩忝与其一尔。

索润笔[编辑]

王元之在翰林,尝草夏州李继迁制,继迁送润笔物数倍于常,然用启头书送,拒而不纳,盖惜事体也。近时舍人院草制,有送润笔物稍后时者,必遣院子诣门催索,而当送者往往不送,相承既久,今索者送者皆恬然不以为怪也。

学士朱衣双引[编辑]

故事,学士在内中,院吏朱衣双引。太祖朝,李昉为学士,太宗在南衙,朱衣一人前引而已,昉亦去其一人,至今如此。

学士入札不著姓[编辑]

往时,学士入札,不著姓,但云学士臣某。先朝盛度、丁度并为学士,遂著姓以别之,其后遂皆著姓。

三馆[编辑]

梁祖都汴,庶事草创,正明中,始于今右长庆门东北创小屋数十间,为三馆,湫隘尤甚。又周庐徼道,咸出其旁,卫士驺卒,朝夕喧杂,每授诏撰述,皆移他所。至太平兴国中,车驾临幸,顾左右曰:“若此卑陋,何以待天下贤俊?”即日诏有司规度左升龙门东北居府地为三馆,命内臣督役,晨夜兼作,不日而成。寻下诏,赐名崇文院,以东廊为昭文馆书库,南廊为集贤院书库,西廊八经史子集四部为史馆书库,凡六库书籍正副本,仅八万卷,斯为盛也。昭文馆本前世弘文馆,建隆中,以其犯宣祖庙讳改焉。淳化初,以吕祐之、赵昂、安德裕、勾中正并直昭文馆,则本朝直昭文馆,自吕祐之等始也。

集贤有直院,有校理。端拱初,以李宗谔为集贤校理,淳化初以和■〈山蒙〉为直集贤院,则本朝直集贤校理,自和■〈山蒙〉、李宗谔始也。

史馆有直馆,有修撰,有编修,有校勘,有检讨。太平兴国中,赵邻几、吕蒙正皆为直史馆,掌修撰,而杨文举为史馆编修。是时,修撰未列于职,至至道中,始以李若拙为史馆修撰。雍熙中,宋炎为史馆校勘。淳化中,以郭延泽、董元亨为史馆检讨,则本朝直史馆、史馆编修、史馆修撰、史馆校勘、史馆检讨,自赵邻几、吕蒙正、李若拙、杨文举、宋炎、郭延泽、董元亨等始也。

本朝三馆之外,复有秘阁图书,故秘阁置直阁,又置校理。咸平初,以杜镐为秘阁校理,后充直秘阁,则本朝直秘阁、秘阁校理皆自杜镐始也。

三馆谓宏文馆、史馆、集贤院,建隆元年二月,避讳字,诏易名昭文馆。端拱元年五月,诏置秘阁於崇文院之中堂。

学士赐带不佩鱼[编辑]

国朝之制,自学士已上赐金带者,例不佩鱼。若奉使契丹及馆伴北使则佩,事已,复去之。惟两府之臣,则赐佩,谓之重金。

得学士体[编辑]

仁宗初立今上为皇子,令中书召学士草诏,学士王圭当直,召至,中书谕之,王曰:“此大事也,必须面奉圣旨。”于是求对,明日面禀得旨,乃草诏。群公皆以王为真得学士体也。

咨报[编辑]

唐人奏事,非表非状者,谓之榜子,亦谓之录子,今谓之札子。凡群臣百司上殿奏事,两制以上非时有所奏陈,皆用札子。中书枢密院事,有不降宣敕者,亦用札子,与两府自相往来亦然。若百司申中书,皆用状,惟学士院用咨报,其实如札子,亦不出名,但当直学士一人押字而已,谓之咨报,今俗谓草书书名为押字也。此唐学士旧规也。唐世学士院故事,近时隳废殆尽,惟此一事在尔。

学士日益自卑[编辑]

往时,学士循唐故事,见宰相不具鞋笏,系鞋坐玉堂上,遣院吏计会堂头直省官,学士将至,宰相出迎。近时,学士始具靴笏,至中书与常参官杂坐于客位,有移时不得见者,学士日益自卑,丞相礼亦渐薄,并习见已久,恬然不复为怪也。

翰林院故事[编辑]

唐翰林院在禁中,乃人主燕居之所,玉堂、承明、金銮殿皆在其间,应供奉之人,自学士已下,工伎群官司隶籍其间者,皆称翰林,如今之翰林医官、翰林待诏之类是也。惟翰林茶酒司止称翰林司,盖相承阙文。唐制,自宰相而下,初命皆无宣召之礼,惟学士宣召,盖学士院在禁中,非内臣宣召,无因得入,故院门别设复门,亦以其通禁庭也。又学士院北扉者,为其在浴堂之南,便于应召。今学士初拜,自东华门入,至左承天门下马待诏,院吏自左承天门双引至阁门,此亦用唐故事也。唐宣召学士,自东门入者,彼时学士院在西掖,故自翰林院东门赴召,非若今之东华门也。至如挽铃故事,亦缘其在禁中,虽学士院吏,亦止于玉堂门外,则其严密可知。如今学士院在外,与诸司无异,亦设铃索,悉皆文具故事而已。各出归田录。

[编辑]

学士院玉堂,太宗皇帝曾亲幸,至今惟学士上日许正坐,他日皆不敢独坐。故事,堂中设视草台,每草制,则具衣冠,据台而坐。今不复如此,但存空台而已。玉堂东承旨阁子窗格上,有火燃处,太宗尝夜幸玉堂,苏易简为学士,已寝,遽起,无烛具衣冠,宫嫔自窗格引烛入照之。至今不欲更易,以为玉堂一盛事。

学士蹑履见丞相[编辑]

衣冠故事,多无著令,但相承为例。如学士舍人蹑履见丞相,往还用平状,扣阶乘马之类,皆用故事也。近岁多用靴简,章子厚为学士日,因事论列,今则遂为著令矣。

槐厅[编辑]

学士院第三厅学士阁子,当前有一巨槐,素号槐厅,旧传居此阁者,多至入相。学士争槐厅,至有抵彻前人行李而强据之者,予为学士时,目观此事。

学士上日用乐[编辑]

旧翰林学士,地势清切,皆不兼他务,文馆职任,自校理以上,皆有职田,惟内外制不给。杨大年久为学士,家贫,请外,表辞千馀言,其间两联曰:“虚忝甘泉之从臣,终作莫敖之馁鬼”;“从者之病莫兴,方朔之饥欲死”。京师百官上日,唯翰林学士敕设用乐,他虽宰相,亦无此礼。优伶并开封府点集,陈和叔除学士时,和叔知开封府,遂不用女优,学士院敕设不用女优,自和叔始。

罢润笔[编辑]

内外制,凡草制除官,自给谏待制以上,皆有润笔物。太宗时,立润笔钱数,降诏刻石于舍人院。每除官,则移文督之,在院官下至吏人院驺,皆分霑。元丰中,改立官制,内外制皆有添给,罢润笔之物。

直院[编辑]

唐制,官序未至,而以他官权摄者,为直官,如许敬宗为直记室是也。国朝学士舍人,皆置直院,熙宁中,复置直舍人,学士院但以资浅者为之,其实正官也。熙宁六年,舍人皆迁罢,阁下无人,乃以章子平权知制诰,而不除直院者,以其暂摄也。古人兼官,多是暂时摄领,有长兼者,即同正官。予家藏海陵王墓志,谢朓文,称兼中书侍郎。各出笔谈。

制书不可称德音[编辑]

本朝之制,凡霈宥大赦、曲赦、德音三种,自分等差。宗衮言,德音非可名制书,乃臣下奉行制书之名。天子自谓德音,非也。余按唐常衮集,赦令一门,总谓之德音,盖得之矣。退朝录。

学士职任事体与外司不同[编辑]

先公尝言,翰林学士居深严之地,职任事体,与外司不同,至于谒见相府,自非朔望庆吊,止公服系鞋而已。学士于内庭出入,或曲诏,亦不具靴简。若同列齐行,前此命朱衣吏双引,抗声言学士来,直至宫门方止。归院,则朱衣吏递声呼学士来者数四。故事,学士叙班,只在宰相后,今之参知政事班位,即旧日学士立班处也。近朝以来,会赴内殿起居,叙班在枢密宣徽使后,惟大朝会入阁圣节上寿,始得缀台司步武焉。吾自延州归阙,再忝内职,时与朱崖卢相同列,依旧命吏前后双引。既而卢谓吾曰:“今府尹令尹时皇上开封府尹兼中书令。亲贤英仁,复兼右相,尚以一朱衣前导,吾侪为学士,而命吏双引,得无招物议乎?”因令罢去双引,自是抗声传呼之仪,后亦稍罢矣。出朝退录。

学士班次[编辑]

学士班,旧例虽遗补府参军,亦在丞郎之上。建隆中,陶谷任学士,自以官至尚书,因上言学士官未至丞郎者,并序于丞郎之下。至丞郎者,在左右常侍之上。至尚书者,从本品序,从之。淳化五年六月,诏曰:“翰林枢密直学士,职参内署,礼绝外司,况品秩以既殊,在等威而宜峻。顷有所易,深未便安,宜申明于旧章,用遵行于故事。自今序立班位,宜依旧在丞郎之上。”旧规云:学士大庆贺大朝会,并立于宰相之后,今分行右立,在亲王使相之后。坐即居左,重行于参知政事之后。国朝侍读侍讲皆带翰林之名,在密旨学士之上,又置龙图阁学士,亦在密直学士之上,龙图阁直学士即在密直学之下,立班坐位并少退。

[编辑]

旧制,端明殿学士,必于翰林中久次者迁授,后改为文明殿学士,皇朝惟李昉为之。资政殿学士,真宗特置此官,以王钦若罢参知政事,优礼之也。时执政奏班,次学士之下,上不悦。月馀,授钦若兵部侍郎,充资政殿大学士,班在翰林之上。天禧初,张知白自参知政事罢为侍读学士,以两府旧臣,诏特升在学士之上。

[编辑]

学士入院,旧例不以官之高下,惟以先后为班。以乾德元年十一月,以工部尚书窦仪为学士,诏仪班次承旨陶谷。天禧四年四月,杨亿再入翰林,诏亿班在钱惟演之下,盛度之上,惟演奏让云:“窃见太祖朝,窦仪自工部尚书再入翰林,班在旧学士之上。太宗朝,王旦以礼部郎中再知制诰,在吕祐之之上。况杨亿在景德中,已为学士,今来官位与臣并是丞郎,伏乞圣慈特升杨亿班在臣之上。”遂降诏从之。故亿谢表云:“更笃相先之义,俄颁得请之文。”

学士罢晚朝[编辑]

旧规,学士当直,则趁晚朝,不当直,即无逐日起居。国朝之制,并早赴内朝,而罢晚朝矣。或知审官三班及判流内铨者,三五日一诣承明,禀奏公事,即俟上再坐也。旧制谓之诸司散,今谓之诸司公事退也。已上出金坡遗事。

直学士院[编辑]

开宝二年,李文正以中书舍人,卢相以知制诰,并命直学士院。六年,知制诰张公澹权直学士院。太平兴国元年,汤率更悦、徐骑省铉直学士院,王梓州克正、张侍郎洎直舍人院,四人皆江南文士也。熙宁二年,复置旧官。退朝录。

韩丕不长应用出院[编辑]

韩丕有清操,颇能为诗,及入禁中,不甚长于应用。一夕须诏书甚急,韩停笔既久,问吏索旧草,吏以本典扃户出宿,不可搜检。丕乃破锁取之,改易而进,不一月,逐出院。

学士之职清切贵重[编辑]

淳化四年五月,命张洎、钱若水为学士,赴之日,太宗谓近臣曰:“学士之职,清切贵重,非它官可比,朕尝重此官。”故事,学士赴上,有敕设入弄猕猴之戏,久罢其事,然亦非宜。今教坊有杂伎跳丸舞之类,当令设之,仍诏枢密直学士吕端、刘昌言及知制诰柴成务预会。自此学士两制密学赴会,丞郎给谏不得预也。

太祖命李昉[编辑]

李文公昉,开宝中为中书舍人,时卢多逊为兵部员外郎知制诰。会学士阙人,太祖并命更直禁林,未几,昉请疾假,多逊先为学士。及九月九日宴大明殿,太祖见昉坐于多逊之下,怪而问之,执政言,多逊已为学士,昉是更直。太祖坐间命为学士,又以昉是旧德,坐于多逊之上,时开宝五年也。出金坡遗事。

忁直例[编辑]

学士初入忁直例,淳化三年刻石龛于玉堂后东北壁。诸行尚书三十五直、左右丞郎四十直、常侍谏议给事四十五直、诸官知制诰五十直、如谏议知印四十五直、太常少卿诸行郎中五十五直、诸行员外起居侍御史六十直、殿中司谏六十五直、未升朝一百二十直、白身一百四十直,前资各加五直,初入转官三直,已后每转一直,改服色一直,如知制诰三直已上,值本直,便忁一日。每新人入,先五直,旧学士一点次三直,一后两直,一点亦须酌量都大忁直日数,以定三等多少。如两人齐入,则不点。如旧官再入,约计前直减半。

[编辑]

杨巨旧规交宿例云:“新人常早入,旧人即轮一巡,早入伴已后,即晚入。晚入人待交早入人,常先出。早入卯时,晚入趁早堂。”国朝学士每日趁朝,故皆早入,学士唯单直,故无伴入之事。

试馆阁知制诰等[编辑]

试京官及草泽等,每试人前一日,学士聚厅共撰诗赋论各五题,封进。明日降出,有御笔点定者用之。自朝臣直馆阁京官州县官草泽皆院中试之,惟试知制诰即在中书。禁门将开门,三五刻下,直学士即出,如试未了,即为拖白矣。或诏两同试,即舍人并过院,其日必盛馔置酒,欢饮至暮也。天禧四年六月,诏每遇试人,令翰林御厨供酒食。

册皇太子[编辑]

旧规云:唐世册皇太子,学士出就班,贺礼毕,又上表贺,并上皇太子笺。学士出就班贺礼毕又上表贺并上皇太子笺。天禧四年九月,今上为皇太子,学士晁公等并用此礼。

学士新入院[编辑]

旧规云:学士新入院,飞龙赐马一匹,并鞍辔及刍粟,谓之长借。今则赐马并鞍辔。续翰志云:“旧赐白成钉口鞍,太宗改赐银闹装。”又改犀腰带为金荔支带。旧规云:上后三两日内,就院置宴,今率以上日便赐宴。旧规云:十月初别赐锦长袄子。国初以来,赐翠毛锦。淳化中,苏易简入院,改赐黄盘雕,与观察使同。其诸赐赉,今古小异者,即具在李昌武翰林杂记矣。

降圣斋[编辑]

(有目无文)

 上一卷 ↑返回顶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