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卷0853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百五十二 全唐文 卷八百五十四
这是一个自动生成的页面,需要人工复查。复查后,请移除此模板。

刘句

昫,字耀远,涿州归义人。初为定州王处直观察推官,后唐庄宗朝累迁库部郎中。明宗即位,历户部侍郎端明殿学士。长兴中拜中书侍郎兼刑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清泰初加吏部尚书门下侍郎,罢知政事,守右仆射。晋天福初诏为东都留守,迁太子太保兼左仆射,封谯国公,改太子太傅。开运初授司空平章事,契丹至,以目疾罢。守太保,卒年六十。 ☆文苑表臣观前代秉笔论文者多矣,莫不宪章谟诰,祖述诗骚。远宗毛、郑之训论,近鄙班、扬之述作。谓“采采芣苡”,独高比兴之源,“湛湛江枫”,长擅咏歌之体。殊不知世代有文质,风俗有淳醨,学识有浅深,才性工拙。昔仲尼演三代之易,删诸国之诗,非求胜于昔贤,要取名于今代,实以淳朴之时伤质,民俗之语不经,故饰以文言,考之弦诵,然后致之不泥,远代作程。即知是古非今,未为通论。夫执鉴写形,持衡品物,非伯乐不能分驽骥之状,非延陵不能别雅郑之音。若空混吹竽之人,即异闻韶之叹。近代唯隐侯斟酌二南,剖陈三变。摅云渊之抑郁,振潘陆之风徽。彼律吕和谐,宫商辑洽。不独子建总建安之霸,客儿擅江左之雄。爰及我朝,挺生贤俊。文皇帝解戎衣而开学校,饰贲帛而礼儒生。门罗吐凤之才,人擅握蛇之价。靡不发言为论,下笔成文。足以纬俗经邦,岂止雕章缛句。韶谐金奏,词炳丹青。故贞观之风,同乎三代。高宗天后,友重详延。天子赋横汾之诗,臣下继柏梁之奏。巍巍济济,辉烁古今。如燕、许之润色正言,吴、陆之铺扬鸿业,元稹、刘蕡之对策,王维、杜甫之雕虫,并非肄业使然,自是天机秀绝。若珠玑色泽,无假淬磨。孔翠羽毛,自成华彩。致之文苑,实焕缃图。其间爵位崇高,别为之传。今采孔绍安已下,为《文苑》三篇。觊怀才憔悴之徒,千古见知于作者。

请宣功臣传付史馆奏

史官奏:天成二年九月,诏纂修太祖至庄宗实录及功臣列传。四年十一月,修懿祖、献祖、太祖纪年实录二十卷、庄宗实录三十卷呈进。其功臣列传,委元修史官张昭远与史馆修撰相次编纂。列传计三十卷,今年闰月七日进呈,未下所司。臣以立功立事,须标于斤帛。记言记事,靡漏于简编。贵资褒贬之文,备述艰难之业。伏惟陛下大明御宇,至道临人。定寰区以武功,守宗祧以文德。辉耀三古,超越百王。莫不万国来庭,千官举职。臣叨居钧轴,已愧庸虚。曾无笔削之劳,谬处监修之任。辄兹举奏,冒渎宸严。

请令朝臣巡视均田奏

天下州郡,于天成二年括定税率,迨今八年。近有民于本道及诣阙诉田不均,乞简视。

请试新学士权停诗赋并内赐题目奏

臣伏见本院旧例,学士入院,除中书促进人即不试,其馀官资,皆须先试麻制答蕃书批答各一道,诗赋各一首,号曰五题。所试并是当日内了便具进呈。从前虽有召试之名,而无考校之实。每值召试新学士日,或有援者,皆豫出五题,暗令宿构,至时但写净本,便取职名。若无援者,即临时特出五题,旋令起草。纵饶负艺,罕能成功。去留皆系于梯媒,得失尽由于偏党。此乃抑挫孤寒之道,开张巧伪之门。积弊相沿,浇风未改。将裨圣政,须立瓣规。况今伏值皇帝陛下德合乾坤,明悬日月。大兴淳化,尽革浇风。矧惟翰墨之司,专掌丝纶之命。宜从正直,务绝阿私。自今后凡有本院召试新学士,欲精权停诗赋,只试麻制答蕃书并批答共三道。仍请内赐题目,兼定字数,付本院召试,然后考其臧否,定其取舍。贵从务实,以示均平。庶令孤进者得展勤劳,朋比者不能欺罔。事关稳便,合贡刍荛。

请差官纪录时政疏

自明宗庙,每见宰臣节度使为军民政事,有所敷陈,或宸旨宣扬,皆关道理。唯近臣闻听,外面不知。先朝时诏枢密直学士阎至,于奏对时记录,逐季下史馆,以备纂修。自今年四月后,诏李专美记录,今以改官,其记录望别差官。

议册四庙状

臣等据太常博士段禺议云:“夫宗庙之制,历代为难。须广按礼经,旁求故实,通古今之理为规式,合天道人情为楷模。”伏缘礼有随时,损益各异。遂致广义多别,礼出众途。今总历代之宏规,议新朝之定制。谨按《尚书·舜典》曰:“正月上日,受终于文祖。”此是尧之庙也,犹未载其数。又按《郊祀录》云: “夏立五庙,殷立六庙,周立七庙。汉初立祖宗郡国,共计一百六十七所。后汉光武中兴后别立六庙,魏明帝初立亲庙四,后重议,上依周法立七庙。晋武帝受禅,初立六庙,后却立七庙。宋武帝初立六庙,齐朝亦立六庙。隋文帝受命,初立亲庙四,至大业元年,炀帝欲遵周法,议立七庙。次便禅命于唐。武德元年六月四日,始立四庙于长安。贞观九年,命有司详议庙制,遂立七庙。后至开元十一年后,创立九庙。”又按《礼记》丧服小记曰:“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而立四庙。”郑元注云:“高祖以下至祢,四世即亲尽也。更立始祖为不迁之庙,共为五庙也。”又按《礼记》祭法及王制《孔子家语》、《春秋穀梁传》并云天子七庙,诸侯五庙,大夫三庙,士二庙。此是降杀以两之义也。又按《尚书》咸有一德曰:“七世之庙,可以观德。”又按《疑义》云:“天子立七庙或四庙,盖有其义也。如四庙者,从祢至高祖己上亲尽,故有四庙之礼。又立七庙者,缘自古圣王,祖有功,宗有德,更立始祖。即于四亲庙之外,或祖功宗德,不拘定数。所以有五庙、六庙、或七庙、九庙,欲后代子孙观其功德。故《尚书》云:‘七世之庙,可以观德’矣。”又按周舍论云:“自江左以来,晋、宋、齐、梁相承,多立七庙矣。” 今禺等参详,唯立七庙、四庙,即并通其理。伏缘宗庙事大,不敢执以一理定之,故简录七庙、四庙二件之文,俱得其宜。他所论者,并皆勿取。请下三省集百官详议。敕旨宜依者,臣等今月八日,于尚书省集百官详议,伏以将敷至化,以达万方。克致和平,必先宗庙。是以孝为教本,所以宏爱敬而厚人伦。礼乃民防,盖欲辨尊卑而明法制。故《礼记·王制》云:“天子七庙,诸侯五庙,大夫三庙。”《疏》云:“周制之七庙者,太祖及文王、武王之祧与亲庙四。太祖、后稷也。殷六庙,契及汤与二昭二穆。夏则五庙,无太祖。禹与二昭二穆而已。自夏及周,少不减五,多不过七。”又云:“天子七庙,皆据周也。有其人则七,无其人则五。若诸侯庙制,虽有其人,则不过五。此则天子诸侯七五之异名矣。至于三代己后,魏晋宋齐隋及唐初,多立六庙或四庙,盖于建国之始,不盈七庙之数也。”伏惟皇帝陛下大事实上寰区,方兴教理。既先自家型国,固当率土咸宾。今欲请立自高祖已下四亲庙,其始祖一庙,未敢轻议,伏惟圣裁。恐于讲德论功,有失灵源茂绪,禀自中旨,共谓得宜。臣等幸列明庭,获逢景运。显奉如纶之命,共详立庙之仪。虽竭讨寻,惭非该博。有愧上尘圣鉴,实虑未协宸衷。不免迂疏,仍虞漏略。

嫂丧宜依开元礼议

伏以嫂叔服小功五月,《开元礼》《会要》皆同。其令式正文内元无丧服制度,只有一本内编在假宁令后,不言奉敕编附年月。除此一条,又检七八条令式,与开元礼相违者。所司已行多年,固难轻改。既当议事,须按旧章。今若鄙宣父之前经,紊周公之往制,隳太宗之故事,废开元之礼文,而欲取差误近规,行编附新意。称制度且违大典,言令式又非正文。若便改更,恐难经久。臣等集议,嫂叔服并诸服纪,并请依开元礼为定。如要给假,却请下太常,依开元礼内五服制度录出一本,编付令文。

赵仁锜

仁锜,晋天福中官司天少监。

请停诸卫官遥授刺史疏

臣闻自古创业之君,开基之主,设官分职,革故鼎新,必有强名,用为公器,以诱英彦,皆不徒然。伏见近年酬赏在京诸指挥使,皆遥授刺史。得非朝廷以贵其地望,优其禄利乎?臣以为大辂起椎轮之始,滥觞成方舟之流。但恐滋深,不可改易,非创业制命之所宜也。今六军诸卫,品秩皆高。不用酬勋,是成虚设。遂使掌禁军者,鄙升朝之贵。贪外任者,无恋阙之心。稍涉官邪,徒费国用。其六军诸卫官员,伏望委宰臣约前唐故事,依文班品第,加以料钱。自此后非有军功,不可轻授名器,无假中外迭居。岂惟正于等威,抑亦省于经费。

卢灿灿,晋天福中官洪洞县主簿。

☆慎刑策 伏以刑狱至重,朝廷所难。尚书省分职六司,天下谓之会府。且诸道决狱,若关人命,即刑部不合不知。欲请州府凡断大辟罪人讫,逐季具有无申报刑部,仍具录案款事节,并本判官马步都虞候司法参军法直官马步司判官名衔申闻。所贵或有案内情曲不圆,刑部可行覆勘。如此则天下遵守法律,不敢轻易刑书。非惟免有衔冤,抑亦劝其立政者。☆贾元圭 元圭,晋开运元年官殿中侍御史。

请押班宰相宜列班奏

是非既异,沿革不同。举之则虽有旧规,考之则全无故实。且夫酌人心而致礼,依神道而设教,此乃经国之大端也。况通事舍人居赞导之职,押楼御史当纠察之司,一则示于纪纲,一则防于谬误。所以静观进退,详视等威。实非抗礼于庭,所谓各司其局。俾令不拜,雅合其宜。伏以宰相押班,率千官而设拜。起居内殿,统百辟以致词。仪刑文武之班,表式鹓鸾之列。不得比赞导之职,讵可同纠察之司。统冠群寮,所宜列拜。臣位居宪府,迹厕同班。言或庶其得中,罪难逃于多上。

卢詹

詹,字楚良,京兆长安人。天祐中为河中从事。后唐庄宗即位,累迁中书舍人。天成中拜礼部侍郎,历御史中丞兵部侍郎尚书左丞工部尚书。晋天福初转礼部尚书,分司洛阳。开运初卒,赠太子少保。

请罢论奏复稽课最表

一同分土,五等命官。所以字彼黎民,司其舆赋。至于田租桑税,夏敛秋征,或旨限不愆,或简量增羡。殊非异政,乃是常程。窃见诸州频奏县令,多以税输办集,便作功劳。诸道才有表章,朝廷己行恩命。且征科是县令之职分,不过合望于甄酬。若一年两度转迁,则三载六升阶级,并加宠渥,虑失规程。伏乞止绝荐论,但稽课最,即铨司黜陟,自有等差。贵塞幸门,以循旧制。

请令夷人观乐疏

歌称九德,彰圣哲于一人。国启四门,睦臣宾于万宇。伏惟陛下登临宸极,统御寰区。普天之来享来王,率土之为臣为子。所以西戎献款,北狄输诚。五溪之蛮獠皆臻,百越之梯航毕至。华夷率服,声教遐流。窃见外国朝天,诸藩到阙,多于便殿引对,中外不知。既闻来自殊乡,宜使观于盛事。此后每有四夷入贡,伏乞御于正殿,列彼群臣,立天仗于广廷,临宸轩而端拱。庶使边荒异俗,向慕华风。亦具礼乐威仪,更显声明文物。

桑简能

简能,晋开运二年官殿中丞。

请盛夏速断冤狱封事

伏以天地育万物,广博厚之恩。帝王牧黎元,行宽大之令。是知恤刑缓狱,乃为政之先。布德行惠,实爱民之本。今盛夏之月,农事方殷。是雷风长养之时,乃动植蕃庑之际。宜顺时令,以宏至仁。窃以诸道州府都郡县应见禁罪人,或有久在囹圄,稍滞区分。胥吏舞文,枝蔓及众。捶楚之下,或陷无辜。缧绁之中,莫能自理。苟一人拘系,则数人营财。物用既殚,功业亦罢。若此之类,实繁有徒。窃恐官吏因循,浸成斯弊。伏乞降诏旨,令所在刑狱,委长吏亲自录问,量罪疾速断遣,务绝冤滥,勿得淹留。庶免虚禁平人,妨夺农力。冀召和气,以庆明时。

刘涣

涣,晋开运三年官太常丞。

请添置乐工奏

当工全少乐工,或正冬朝会,郊庙行礼,旋差京府衙门首乐官权充。虽曾教习,未免生疏。兼又各业胡部音声,不闻太常乐曲。伏乞宣下所司,量支请给,据见阙乐师添召,令在寺习乐。敕太常寺见管西京雅乐节级乐工共四十人外,受添六十人。内三十八人,宜抽教坊贴部乐官兼先。馀二十二人,宜令本寺招召充填。仍令三司定支春冬衣粮,月报闻奏。其旧管四十人,亦量添请。

曹国珍

国珍,字彦辅,幽州固安人。少举进士,累迁尚书郎。晋祖即位,自吏部郎中拜左谏议大夫给事中。少帝嗣立,贬陕州行军司马,卒。

请修大晋政统奏

请于内外臣僚之中,择选才略之士,聚唐六典、前后会要、礼阁新仪、大中统类律令格式等,精详纂集,别为一部,商议今古,俾无漏略,目之为大晋政统,用作成规。

论窦温颜进策疏

臣闻去华务实,舍短从长,片言不遗,群材毕录。切询古道,宛是良图。将隆讲武之规,宜举训戎之典。故《左氏春秋传》云:“禁暴戢兵,保大定功,安民和众丰财。”此所以昭宣七德,制服万邦。又云:“春蒐夏苗,秋狝冬狩。皆于逐隙,以讲武事。”此所谓聿修战法,俾耀军威。又云:“三时务农,一时讲武。不教民战,是谓弃之。”所请每月旦教习事。伏乞宣驸马步军都指挥使简练驯阅,甚为允当。望赐施行。

卢敻

敻,晋开运时人。

祭中岳请遣河南尹行礼奏

臣闻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则必尽其诚,戎则不加无罪。伏见以时祭岳渎,皆是本道观察使亲赍御降祝文祀所行礼,惟中岳顷自故河南尹张全义年德俱高,遂请少尹或上听宾席摄祭。近岁多差文参府掾,习以为常。不惟有渎于神祇,兼虑渐隳于祀典。臣欲请河南尹却于华州、兖州、定州、孟州观察使例,请行献礼,仍令本县令读祝文者。

石昂

昂,青州临淄人。少为临淄令,忤监军杨彦朗罢去。晋祖时诏求孝悌之士,擢宗正丞,迁少卿。少帝即位,晋政日坏,上疏极谏,不听,称疾归,以寿终。

请赦范延光表

臣伏见铜台逆竖,漳水叛城,始见利而忽起祸心,终负衅而难归至化,遂使雄师大举。元恶未除,虽宠极妖兴,宜奋雷霆之怒,而势穷力屈。可哀蝼蚁之生,况师老费财,民劳失本。赦过有罪,素垂范于典经。含垢匿瑕,事颇关于仁恕。伏望陛下施云天之泽,收霜雪之威。舍独夫百死之愆,救一镇万家之命。俾范延光令移本任,别与小藩。于沧邢两州,自选一镇,庶令省过,俾遂自新。率彼百万之资金,犒我千营之将士,庶明陛下不将威胁,但以德柔。施好生恶杀之仁,彰舍短从长之道。暂行虚刃,必致太和。所有随从官员,一任将行赴任。或是本城兵士,属府职寮,亦仰依旧主持,更无移改。普覃恩惠,不问罪愆。臣自请独驾单车,径入逆垒。布穹昊不言之信,阐阳春不报之恩。伫见偃武修文,再睹唐尧之化。放牛归马,必兴姬发之风。

 卷八百五十二 ↑返回顶部 卷八百五十四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