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笔记/1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 南越笔记
卷十一
卷十二 

卷十一[编辑]

蟛蜞[编辑]

凡春正二月,南风起,海中无雾,则公蟛蜞出。夏四五月,大禾既莳,则母蟛蜞出。其白者曰白蟛蜞,以盐酒奄之,置荼蘼花朵其中,晒以烈日,有香扑鼻。生毛者曰毛蟛蜞。尝以粪田、饲鸭,然有毒,多食发吐痢。而潮人五日不食,以当园蔬。故谚有曰:“水潮𧊅,食咸解。”咸解者以毛蟛蜞入盐水中经两月,熬水为液,投以柑桔之皮,其味佳绝。解其渣滓不用,用其精华,故曰解也。𧊅者蛤之属。谚曰:蟾蜍、蛤、𧊅三者,形状相似。而广州人惟食蛤,不食蟾蜍、𧊅。𧊅惟潮州人食之,故名曰水潮𧊅。𧊅有一种,生海泥中,长二三寸,大如指,两头各有两岐。以其状怪,故曰蛏。气味甘温,能去胸中烦闷。然病后不可食,食惟白蟛蜞,称珍品。

[编辑]

蚝,咸水所结,其生附石,磈礧相连如房,故一名蛎房。房房相生,蔓延至数十百丈。潮长则房开,消则房阖。开所以取食,阖所以自固也。凿之,一房一肉。肉之大小,随其房。色白而含绿粉。生食曰蚝白,奄之曰蛎黄。味皆美。以其壳累墙,高至五六丈不仆。壳中有一片莹滑而圆,是曰蚝光。以砌照壁,望之若鱼鳞然。雨洗益白。小者珍珠蚝,中尝有珠。东莞、新安有蚝田,与龙穴洲相近。以石烧红,散投之,蚝生其上。取石得蚝,仍烧红石,投海中,岁凡两投两取。蚝本寒物,得火气其味益甘,谓之种蚝。又以生于水者为天蚝,生于火者为人蚝。人蚝成田,各有疆界,尺寸不逾,逾则争。蚝本无田,田在海水中。以生蚝之所谓之田,犹以生白蚬之所谓之塘。塘亦在海水中出,无实土也。故曰,南海有浮沉之田。浮田者,蕹簰是也。沉田者,种蚝、种白蚬之所也。

𧒽[编辑]

𧒽比黄蚬而大,闻雷则生,故文从雷。粤故有𧒽田,在番禺市底之南。春初取小𧒽种之,至冬乃取,故曰𧒽田。田在咸海中,亦曰𧒽塘,犹夫白蚬之塘也。𧒽与蚝、白蚬、蛳、蚶虽生于天,亦恒生于人。多蚶田,蚶与沙𧒽、𧒽皆味甘,性温,益人。蚶从甘,不用调和,自然甜美,愈大愈嫩。《志》称岭南炙之,名“天𧒽”是也。一名花𧒽。沙白不可种,故粤人贵沙白而贱𧒽。𧒽凡沙坦皆有。冬月时,渔者以足取之,谓之“踢𧒽”。𧒽以天寒乃肥。其以仲秋孕者,腹黑,广人有酿𧒽之食,以白者为贵。

白蚬[编辑]

番禺海中有白蚬塘。自狮子塔至西江口,凡二百馀里,皆产白蚬。岁二三月,南风起,雾气蔽空,辄有白蚬子飞落,微细如尘,然落田辄死。落风中得咸潮之力乃生。秋长冬肥,积至数丈乃捞取。粤人谣云:“南风起,落蚬子。生于雾,成于水。北风瘦,南风肥。厚至丈,取不稀。殷勤祭沙滩,莫使蚬子飞。”外有黑蚬黄蚬,一名扁蠃。遇风雨亦辄飞徙。蛋女率于黑沙泥处取之。贫者以为蔬,然味不如白蚬。凡生于海者曰白蚬,生于江者曰黑蚬黄蚬,而金𨱋蚬者,生大海中,独珍。刘𬬮时取以自奉,禁民不得采。亦曰金口蚬。有无耳蚬,产韦涌。相传宋帝昺幸韦涌时,食蚬而美之,曰:惜不令其无耳。至今帝泊舟处,蚬皆无耳,甘美异常。进蚬渔人配祀将作大匠梁公庙中,人称蚬子丈人云。蚬之美,可以解蛊。以为腊,不能水土者宜之。白蚬多生于雾。每当春暖,白雾弥空,濛濛霂霂之中,土人知为白蚬也。名落蚬天。

[编辑]

蛤生田间,名田鸡。冬藏春出。篝火作声,呼之可获。三月三日农以其声卜水旱。声小,水小;声大,水大。谚曰:“田鸡声哑,田好稻把;田鸡声响,田好荡桨。”又,“田鸡上昼鸣,上乡熟;下昼鸣,下乡熟;终日鸣,上下齐熟”。唐诗:“田家无五行,水旱卜蛙声。”蛙,蛤也。或谓大声曰蛙,小声曰蛤。韩退之《南食》,其四日蛤,未知是此否。珠蚌亦名蛤,然非尝食。一种肖田鸡而无腰股,鸣长声,俗呼为𧊅。主瘰痢即蝼蝈云。

琐吉[编辑]

琐吉状似珠蚌,壳青黑色,长寸许。大者二三寸,生白沙中,不污泥淖,互物之最洁者也。有两肉柱,能长短,又有数白蟹子在腹中,状如榆荚,合体共生,常从其口出,为之取食。盖二物相须。琐吉寄命于蟹,蟹托身于琐吉。郭璞谓琐吉腹蟹。葛洪谓小蟹不归而吉败是也。

[编辑]

蠃种最多,以香蠃为上。产潮州。大者如盘盂,其壳雌雄异声,可应军中之用。次则珠蠃出东莞大步海,南汉常置三千人采之,名其地曰媚川都。人曰珠蠃户。

有银母蠃,状若蚌,内多小珠,而珍色不及。壳厚而莹,可以截镶器皿,亦名珠母。其肉最胜而性寒,有九孔蠃产珠与蚌珠类。有鹦鹉蠃,珠光隐隐可烛,文采五色,类鹦鹉。有指甲蠃,一名紫鹉。《荀子》东海有紫紶,紶即蜐也。一名石蜐。味甘咸,能利小水。江淹谓石蜐有足翼,得春水则生华。郭璞谓石蜐应节而扬葩是也。味绝鲜美。虚损人以米酒同煮,最补益。有马甲柱形。形如指甲,蠃壳薄肉少,味颇清。昌黎《南食》诗:“章举马甲柱,斗以怪自呈”。有寄生蠃生咸水者,离水一日即死。生淡水者,可久畜。壳五色,如钿。或纯赤如丹砂。其虫如蟹,有獒足,腹则蠃也。以佳壳或以金银为壳稍炙其尾即出,投佳壳中,海人名为借屋。以之行酒,行至某客前而驻,则饮。故俗以为珍。有蝓螯者,二螯四足似彭螖,其凥柔脆蜿屈则,蠃每窃枯蠃以居,出则负壳,退则以螯足捍户。稍长,更择巨壳迁焉。与寄居虫异,名多足蠃,亦曰窃蠌。《越记》,负屋之螯,饲以云母,能产白珠。《梅华国志》,屋蠌,千岁出海为螯龙,盖此物也。有神仙蠃,产罗浮。曾经仙人所啮,尾端尽破。味甚甘。有流蠃,大如小拳,一名甲香蠃。肉亦视月盈亏。有蛤蜊生海滨土中,白壳紫唇,一名赤口蠃。以壳为粉曰蛤粉,可入药。凡蠃类,两壳相合,皆名蛤,而此蠃肉壳大利于人,故曰蜊。有车螯者,似蛤蜊而大。甲厚而莹,有斑点如花。绝水佯死,乌鸟信而啄之,辄为所得。一名沙。有海胆,生岛屿石上。壳圆,有要珠,大小相串粟珠上。又有长刺累累相连,取一带十,如破其一,馀皆死,粘于石上。壳破流浆,终不得起。肉色黄鲜,以作酱,味佳。

已上诸蠃,皆举其知名者。史称楚越之地,饭稻羹鱼,果隋蠃蛤,不待贾而足,地势饶食,盖谓此。

[编辑]

蚌,川泽处处有之。凡狭而长者,皆曰蚌。广而圆者,皆曰蛤。车白与蚬,皆蛤属。车白即车螯,土人以为沙白者,谬也。

[编辑]

吊,介之属也。产琼州海口港中。蛇头鼍身,水宿不栖。其膏甚轻利,贮以铜瓦,皆渗出。惟鸡卵盛之,则不漏。以治诸肿毒,功同熊胆。

穿山甲[编辑]

穿山甲一名鲮鲤。似鲤有四足,能陆能水,其鳞坚利如铁。黑色,绝有气力,能穿山而行,盖陆之鱼也。杨孚《异物志》:鲮鲤吐舌,蝼蚁附之,而因吞之。又开鳞甲,使蝼蚁入之,乃奋迅而舐取之。

银鱼[编辑]

银鱼产惠州丰湖第一桥下,以秋九月出。九月有风曰银鱼风。长二黍许,光滑无鳞,表里融彻。以白磁盆浥之,与水无异。出于清明者尤佳。又有红虾,产潮州、番州、南巴诸处。色夺榴花,头可制杯,见《异物志》。又《通志》云,儋州有红蟹。张籍诗云:“大鱼如柳叶,小鱼如针锋。”

河豚[编辑]

《海语》:河豚出于江河者,皆不盈尺。海中大者如豕,有重数十斤者。《通志》:味美在肝而有毒。吴中以初春,而粤中以秋,荐为河豚之会,中其毒者,水磨降香汁,捣橄榄汁,饮之可解。

江瑶柱[编辑]

《尔雅注》:蜃小者玉珧,即江瑶柱也。《安南异物名记》云:“江瑶如蚌而稍大,中肉腥而䏰不中口,仅四肉牙佳耳。长四寸许,圆半之,白如珂雪,一沸即起,甘鲜脆美,不可名状。此所谓柱也。《通志》:马甲柱,惠州美其名曰西施舌。《琼州志》:江瑶以柱为珍,崖州者佳。按江瑶又名海月。谢朓诗“挂席拾海月”,指此。苏长公曾云,荔枝风味,惟江瑶柱可以敌之。

海镜[编辑]

《岭表录异》:海镜广人呼豪菜盘。两片合以成形,壳圆,日照如云母。内光,有小肉如蚌胎,腹中有小红蟹子,其小如豆,黄而头足俱备。海镜饥则蟹子走出取食,蟹饱归腹,海镜亦饱。《通志》云:“其壳为明瓦,圆如镜。”崖州产者佳。

牡蛎[编辑]

牡蛎,《本草衍义》云:牡蛎附石而生,磈礧相连如房,故曰蛎房。一名豪山。初生海畔,身如拳石。四面渐长,有一二丈者。一房内有蚝肉一块,每潮来则诸房皆开。有小虫入,则合之充腹。韩昌黎诗:“蚝相粘为山,十百各自生。”《通志》谓蚝以左顾者为雄,故曰牡蛎。粤人以为常馔,其壳用以垒墙,亦可烧灰涂壁。《岭南杂记》云:蚝壳砌墙,鳞鳞可观。《志》又云,介与鳞相若。粤中获介之利居多,镂甲为珍,亦生民所资也。

黄甲[编辑]

粤中少螃蟹,惟黄甲到处有之,味略带腥。陵龟蒙有《蟹志》,吕亢作《蟹图》,黄甲、蟳、蠘诸种俱不载。又万州出石蟹,宜治眼疾。白香山《眼病》诗:“案上漫铺龙树论,盒中虚撚决明丸。”

瓦屋子[编辑]

南人名蚶为瓦屋子。《岭表录异》云:瓦屋子,盖蚌蛤之属也。南中旧呼为空慈子,卢尚书钧改为瓦屋子,以以其壳上有棱如瓦,故名。壳中有肉,紫色而满腹。广人尤重之,多炙以荐酒,俗呼为天脔肉。《通志》:惠潮多种蚶,有蚶田。《南越志》:凡蛤之属,开口闻雷鸣,不复闭口。杨万里诗:“鲊带桃花楚水𧍧。”𧍧即蚶字。

[编辑]

虾之种类甚繁,小者以白虾,大者以𧉞虾为美。𧉞虾产咸水中,大者长五六寸,出水则死。渔人以丝黏网。其深四尺有五寸,长六尺者,仄立海中。丝柔而轻,𧉞虾至,则须尾穿胃,弗能脱也。两两干之为对虾,以充上馔。鲜者肉肥白而甘。其次曰黄虾、白虾、沙虾。最小者银虾,状如绣针,以纻布为网,网大丈有二尺,以二罾戙系之,口向上流,取虾卵及禾虫,亦复如是。银虾稍大者出新安铜鼓角海,名铜鼓虾。以盐藏之,味亦美。其虾酱则以香山所造者为美,曰香山虾。其出新宁大襟海上下二川者,亦香而细,头尾与须皆红,白身,黑眼。初奄时,每百斤用盐三斤,封定缸口。俟虾身溃烂,乃加盐至四十斤,于是味大佳,可以久食。一种名虾春。粤方言,凡禽鱼卵皆曰春。鱼卵亦曰鱼春子。唐时,吴郡贡鱼春子,即鱼子也。然虾春非虾之卵也。江中有水嵫,大仅如豆。其卵散布,取之不穷。产新会者卵稍粗,滋味益好,烧之通红。红故鲜明多脂而可口。次则番禺深井江勒海所产,村落间家有数瓮,终岁奄食之,或以入糟,名泥虾。又,丹虾产惠州西湖,其色青,煮熟丹红,绝鲜美。谚云:“湖上渔家,白饭丹虾。”白饭者,水晶鱼也。长不盈寸,大不过分,其色差洁,无乙有丙。八九月有之。

水母[编辑]

水母生海中,以咸水之渣滓为母,故名水母。鲜煮辄消释出水,一名海䖳。气最腥,为虫之所宅。虫者,虾也。水母以虾为浮沉故曰水母目虾。性冷,能化物,不能自化,脾胃弱者勿食。干者曰海蜇,腹下有脚纷纭,名曰蜇花。八月间干者,肉厚而脆,名八月子,尤美。

黄鱼虫[编辑]

黄鱼虫一名天虾,色白,状如蛱蝶。四五月间从空飞入水,化而为虫。黄鱼食之而肥,名黄鱼虫。鱼人取其未化者炙食之,云味甘美。或以为虾所化,以其白天,故曰天虾。崔豹云,海间有飞虫如蜻蛉,名翻绀。七月,群飞暗天,夷人食之,云虾所化。或曰,腐草为萤,朽麦为蛬,蛬为虾。天虾者,蛬之所化,未知然否。

 卷十 ↑返回顶部 卷十二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