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 (四部丛刊本)/卷第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题辞 孟子 卷第一
汉 赵岐 注 景清内府藏宋刊大字本
卷第二

孟子卷第一       赵氏注

梁惠王章句上梁惠王者魏惠王也魏国名惠谥也王号也时天下有七王皆僭

者也犹春秋之时吴楚之君称王也魏惠王居于大梁故号曰梁王圣人及大贤有道德者王公侯伯及卿大

夫咸愿以为师孔子时诸侯问疑质礼若弟子之问师也鲁卫之君皆尊事焉故论语或以弟子名篇而有卫

灵公季氏之篇孟子亦以大儒为诸侯所师是以梁惠王滕文公题篇与公孙丑等为一例也

孟子见梁惠王孟子适梁魏惠王礼请孟子见之王曰叟不逺

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曰辞也叟长老之称

也犹父也孟子去齐老而之魏故王尊礼之曰父不逺千里之路而来至此亦将有可以为寡人兴利除害也

孟子对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巳矣

孟子知王欲以富国强兵为利故曰王何必以利为名乎亦惟有仁义之道者可以为名以利为名则有不利

之患矣因为王陈之王曰何以利吾国大夫曰何以利

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

而国危矣征取也从王至庶人故言上下交争各欲利其身必至于篡弑则国危亡矣论

语曰放于利而行多怨故不欲使王以利为名也又言交为俱也万乘之国弑其

君者必千乘之家万乘兵车万乘谓天子也千乘兵车千乘谓诸侯也夷羿

之弑夏后是以千乘取万乘也千乘之国杀其君者必百乘

之家天子建国诸侯立家百乘之家谓大国之卿食菜邑有兵车百乘之赋者也若齐崔卫𡩋晋六

卿等是以其终亦皆弑其君此以百乘取千乘也上千乘当言国而言家者诸侯以国为家亦以避万乘称国

故称家君臣上下之辞万取千焉千取百焉不为不多

周制君十卿禄君食万锺臣食千锺亦多矣不为不多矣苟为后义而先

利不夺不餍苟诚也诚令大臣皆后仁义而先自利则不篡夺君位不足自餍饱其欲

未有仁而遗其亲者也未有义而后其君

者也仁者亲亲义者尊尊人无行仁而遗弃其亲行义而忽后其君者王亦曰仁

义而巳矣何必曰利孟子复申此者重嗟叹其祸 章指言治国之道明

当以仁义为名然后上下和亲君臣集穆天经地义不易之道故以建篇立始也

孟子见梁惠王王立于沼上顾鸿雁麋鹿

曰贤者亦乐此乎沼池也王好广苑囿大池沼与孟子游观顾视禽兽之众

多心以为娱乐夸咤孟子曰贤者亦乐此乎孟子对曰贤者而后乐

此不贤者虽有此不乐也惟有贤者然后乃得乐此耳谓脩尧

舜之道国家安宁故得有此以为乐也不贤之人亡国破家虽有此当为人所夺故不得以为乐也诗云

经始灵台经之营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

诗大雅灵台之篇也言文王始经营规度此台众民并来治作之不与期日自来成之也经始勿

亟庶民子来言文王不督促使之亟疾也众民自来趣之若子来为父使也王在

灵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鸟鹤鹤麀鹿㹀鹿

也言文王在此囿中麀鹿怀任安其所而伏不惊动也兽肥饱则濯濯鸟肥饱则鹤鹤而泽好王在灵

沼于牣鱼跃文王在池沼鱼乃跳跃喜乐言其德及鸟兽鱼鳖也文王以

民力为台为沼而民欢乐之谓其台曰灵

台谓其沼曰灵沼乐其有麋鹿鱼鳖

为王诵此诗因曰文王虽以民力筑台凿池民由欢乐之谓其台沼若神灵之所为欲使其多禽兽以养文王

古之人与民偕乐故能乐也偕俱也言古贤之君

与民共同其所乐故能乐之汤誓曰时日害丧予及女皆

汤誓尚书篇名也时是也时乙卯日也害大也言桀为无道百姓皆欲与汤共伐之汤临士众而誓之言

是日桀当大丧亡我与汝俱往亡之民欲与之皆亡虽有台池鸟

兽岂能独乐哉孟子说诗书之义以感喻王言民皆欲与汤共亡桀虽有台池

禽兽何能复独乐之哉复申明上言不贤者虽有此不乐也 章指言圣王之德与民共乐恩及鸟兽则忻戴

其上太平化兴无道之君众怨神怒则国灭祀绝不得保守其所乐也

梁惠王曰寡人之于国也尽心焉耳矣

自称孤寡言寡人于治国之政尽心欲利百姓焉耳者恳至之辞河内凶则移其

民于河东移其粟于河内河东凶亦然

年以此救民也魏旧在河东后为强国兼得河内也察邻国之政无如寡人

之用心者言邻国之君用心忧民无如已也邻国之民不加少

寡人之民不加多何也王自怪为政有此惠而民人不增多于邻国者

孟子对曰王好战请以战喻因王好战故以战事

喻解王意填然鼓之兵刃既接弃甲曵兵而走

或百步而后止或五十步而后止以五十

步𥬇百步则何如填鼓音也兵以鼓进以金退孟子问王曰今有战者兵刃

巳交其负者弃甲曵兵而走五十步而止足以𥬇百步止者不曰不可直不百步

耳是亦走也王曰不足以相𥬇也是人俱走直事不百步耳曰王如知

此则无望民之多于邻国也孟子曰王如知此不足以相𥬇

王之政犹此也王虽有移民转谷之善政其好战残民与邻国同而独望民之多何异于以五十步𥬇百步者

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从此巳下为王陈王道也使民

得三时务农不违夺其要时则五谷饶穰不可胜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

不可胜食也数罟密网也密细之网所以捕小鱼鳖者也故禁之不得用鱼不满尺不

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

草木零落之时使林木茂畅故有馀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材木

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憾恨也民

所用者足故无恨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王道先得

民心民心无恨故言王道之始五畒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

可以衣帛矣庐井邑居各二畒半以为宅冬入保城二畒半故为五畒也树桑墙下古

者年五十乃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

可以食肉矣言孕字不失时也七十不食肉不饱百畒之田勿夺

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一夫一妇耕耨百畒百畒之田

不可以傜役夺其时功则家给人足农夫上中下所食多少各有差故揔言数口之家也谨庠序

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

道路矣庠序者教化之宫也殷曰序周曰庠谨脩教化申重孝悌之义颁者斑也头半白斑斑者

也壮者代老心各安之故斑白者不负戴也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

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言百姓老稚温

饱礼义脩行积之可以致王也孟子欲以风王何不行此可以王天下有率土之民何但望民多于邻国

彘食人食而不知检涂有饿莩而不知发

言人君但养犬彘使食人食不知以法度检敛也涂道也饿死者曰莩诗曰莩有梅莩零落也道路之旁有饿

死者不知发仓廪以用振救之也人死则曰非我也岁也是何

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人死谓饿疫死

者也王政使然而曰非我杀之岁杀之也此何以异于用兵杀人而曰非我也兵自杀之也王无罪

岁斯天下之民至焉戒王无归罪于岁责已而改行则天下之民皆可致

也 章指言王化之本在于使民养生丧死之用僃足然后导之以礼义责已矜穷则斯民集矣

梁惠王曰寡人愿安承教愿安意承受孟子之教令孟子

对曰杀人以梃与刃有以异乎梃杖曰无以

异也王曰杖刃杀人无以异也以刃与政有以异乎孟子欲以

次喻曰无以异也王复曰政杀人无以异也曰庖有肥肉廏

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

人也孟子言人君如此为率禽兽以食人也兽相食且人恶之为

民父母行政不免于率兽而食人恶在其

为民父母也虎狼食禽兽人犹尚恶视之牧民为政乃率禽兽食人安在其为民父母

之道仲尼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为其象

人而用之也如之何其使斯民饥而死也

俑偶人也用之送死仲尼重人𩔖谓秦穆公时以三良殉葬本由有作俑者也夫恶其始造故曰此人其无后

嗣乎如之何其使此民饥而死邪孟子陈此以教王爱民 章指言王者为政之道生民为首以政杀人人君

之咎犹以白刃疾之甚也

梁惠王曰晋国天下莫强焉叟之所知也

韩魏赵本晋六卿当此时号三晋故惠王言晋国天下强也及寡人之身东败

于齐长子死焉西丧地于秦七百里南辱

于楚寡人耻之愿比死者壹洒之如之何

则可王念有此三耻求䇿谋于孟子孟子对曰地方百里而

可以王言古圣人以百里之地以致王天下谓文王也王如施仁政于

民省刑罚薄税敛深耕易耨壮者以暇日

脩其孝悌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

长上可使制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矣

易耨芸苗令简易也制作也王如行此政可使国人作杖以捶敌国坚甲利兵何患耻之不雪也彼夺

其民时使不得耕耨以养其父母父母冻

饿兄弟妻子离散彼陷溺其民王往而征

之夫谁与王敌彼谓齐秦楚也彼困其民愿王往征之也彼失民心民不为用夫谁

与共御王之师为王敌乎故曰仁者无敌王请勿疑邻国暴虐

已脩仁政则无敌矣王请行之勿有疑也 章指言以百里行仁天下归之以政伤民民乐其亡以梃服强仁

与不仁也

孟子见梁襄王出语人曰望之不似人君

襄谥也魏之嗣王也望之无俨然之威仪也就之而不见所畏焉

之言无人君操秉之威知其不足畏卒然问曰天下恶乎定卒暴问事

不由其次也问天下安所定言谁能定之吾对曰定于一孟子谓仁政为一也

能一之言孰能一之者对曰不SKchar杀人者能一之SKchar

甘也言令诸侯有不甘乐杀人者则能一之孰能与之王言谁能与不SKchar杀人者乎

对曰天下莫不与也孟子曰时人皆苦虐政如有行仁天下莫不与之

王知夫苗乎七八月之闲旱则苗槁矣天

油然作云沛然下雨则苗浡然兴之矣其

如是孰能御之以苗生喻人象也周七八月夏之五六月油然兴云之貌沛然下雨

以润槁苗则浡然巳盛孰能止之今夫天下之人牧未有不SKchar

杀人者也如有不SKchar杀人者则天下之民

皆引领而望之矣诚如是也民归之由水

之就下沛然谁能御之今天下牧民之君诚能行此仁政民皆延颈望

欲归之如水就下沛然而来谁能止之 章指言定天下者一道而巳不贪杀人人则归之是故文王视民如

伤此之谓也

齐宣王问曰齐桓晋文之事可得闻乎

也宣王问孟子欲庶几齐桓公小白晋文公重耳孟子兾得行道故仕于齐不用而去乃适于梁建篇先梁者

欲以仁义首篇因言魏事章次相从然后道齐也孟子对曰仲尼之徒无

桓文之事者是以后丗无传焉臣未之

闻也孔子之门徒颂述宓戏以来至文武周公之法制耳虽及五霸心贱薄之是以儒家后丗无欲

传道之者故曰臣未之闻也无以则王乎既不论三皇五帝殊无所问则尚当问王道耳

不欲使王问霸事也曰德何如则可以王矣王曰德行当何如而可得

以王曰保民而王莫之能御也保安也御止也言安民则

惠黎民怀之若此以王无能止也曰若寡人者可以保民乎哉

王自恐德不足以安民故问之曰可孟子以为如王之性可以安民也曰何由知

吾可也王问孟子何以知吾可以安民曰臣闻之胡龁曰王坐

于堂上有牵牛而过堂下者王见之曰牛

何之对曰将以衅锺王曰舍之吾不忍其

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对曰然则废衅锺

与曰何可废也以羊易之不识有诸胡龁王左

右近臣也觳觫牛当到死地处恐貌新铸锺杀牲以血涂其衅郄因以祭之曰衅周礼大祝曰堕衅逆牲逆尸

令锺鼓天府上春衅宝锺及宝器孟子曰臣受胡龁言王尝有此仁不知诚有之否曰有之

曰是心足以王矣百姓皆以王为爱也

臣固知王之不忍也爱啬也孟子曰王推是仁心足以至于王道然百姓

皆谓王啬爱其财臣知王见牛恐惧不欲趋死不忍故易之也王曰然诚有百姓

者齐国虽褊小吾何爱一牛即不忍其觳

觫若无罪而就死地故以羊易之也王曰亦诚

有百姓所言者矣吾国虽小岂爱惜一牛之财费哉即见其牛哀之衅锺又不可废故易之以羊耳曰王

无异于百姓之以王为爱也以小易大彼

恶知之王若隐其无罪而就死地则牛羊

何择焉异怪也隐痛也孟子言无怪百姓之谓王爱财也见王以小易大故也王如痛其无罪羊

亦无罪何为独释牛而取羊王𥬇曰是诚何心哉我非爱其

财而易之以羊也宜乎百姓之谓我爱也

王自𥬇心不然而不能自免为百姓所非乃责已之以小易大故曰宜乎其罪我也曰无伤也

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君子之于禽

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

其肉是以君子逺庖厨也孟子解王自责之心曰无伤于仁是

乃王为仁之道也时未见羊羊之为牲次于牛故用之耳是以君子逺庖厨不欲见其生食其肉也说

曰诗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夫子之谓也

夫我乃行之反而求之不得吾心夫子言

之于我心有戚戚焉此心之所以合于王

者何也诗小雅巧言之篇也王喜恱因称是诗以嗟叹孟子忖度知已心戚戚然心有动也寡人

虽有是心何能足以王也曰有复于王者曰吾力足以举

百钧而不足以举一羽明足以察秋豪之

末而不见舆薪则王许之乎复白也许信也人有白王如此

王信之乎百钧三千斤也曰否王曰我不信也今恩足以及禽兽而

功不至于百姓者独何与然则一羽之不

举为不用力焉舆薪之不见为不用明焉

百姓之不见保为不用恩焉故王之不王

不为也非不能也孟子言王恩及禽兽而不安百姓若不用力不用明者也

不为耳非不能也曰不为者与不能者之形何以异

王问其状何以异也曰挟大山以超北海语人曰我不

能是诚不能也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

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故王之不王非挟

大山以超北海之类也王之不王是折枝

之类也孟子为王陈为与不为之形若是王则不折枝之类也折枝按摩折手节解罢枝也少者

耻见役故不为耳非不能也大山北海皆近齐故以为喻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于掌老犹敬也幼犹

爱也敬我之老亦敬人之老爱我之幼亦爱人之幼推此心以惠民天下可转之掌上言易也诗云刑

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言举斯心

加诸彼而巳诗大雅思齐之篇也刑正也寡少也言文王正已适妻则八妾从以及兄

弟御享也享天下国家之福但举已心加于人耳故推恩足以保四海不

推恩无以保妻子古之人所以大过人者

无他焉善推其所为而巳矣大过人者大有为之君也善推

其心所好恶以安四海也今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

百姓者独何与复申此言非王不能不为之耳权然后知轻重

度然后知长短物皆然心为甚王请度之

权铨衡也可以称轻重也度丈尺也可以量长短也凡物皆当称度乃可知心当行之乃为仁心比于物尤当

为之甚者也欲使王度心如度物也抑王兴甲兵危士臣构怨于

诸侯然后快于心与抑辞也孟子问王抑亦如是乃快邪王曰否

吾何快于是将以求吾所大欲也王言不然我不

快是也将欲以求我心所大欲者耳曰王之所大欲可得闻与

虽心知王意而故问者欲令王自道縁以陈之王𥬇而不言王意大而不敢正言

为肥甘不足于口与轻暖不足于体与抑

为采色不足视于目与声音不足听于耳

与便嬖不足使令于前与王之诸臣皆足

以供之而王岂为是哉孟子复问此五者欲以致王所欲也故发异端

以问曰否吾不为是也王言我不为是也曰然则王

之所大欲可知巳欲辟土地朝秦楚莅中

国而抚四夷也莅临也言王意欲庶几王者莅临中国而安四夷者也以若

所为求若所欲犹縁木而求鱼也若顺也顺向者

所为谓构兵诸侯之事求顺今之所欲莅中国之愿其不可得如缘乔木而求生鱼也王曰若

是其甚与王谓比之縁木求鱼为大甚曰殆有甚焉縁木

求鱼虽不得鱼无后灾以若所为求若所

欲尽心力而为之后必有灾孟子言尽心战𨷖必有残民破

国之灾故曰殆有甚于縁木求鱼者也曰可得闻与王欲知其害也曰邹人

与楚人战则王以为孰胜言邹小楚大也曰楚人

王曰楚人胜也曰然则小固不可以敌大寡固

不可以敌众弱固不可以敌强海内之地

方千里者九齐集有其一以一服八何以

异于邹敌楚哉固辞也言小弱固不如强大集会齐地可方千里譬一州耳今

欲以一州服八州犹邹欲敌楚盖亦反其本矣王欲服之之道盖当反王道之本

今王发政施仁使天下仕者皆欲立于王

之朝耕者皆欲耕于王之野商贾皆欲藏

于王之市行旅皆欲出于王之涂天下之

欲疾其君者皆欲赴诉于王其若是孰能

御之反本道行仁政若此则天下归之谁能止之者王曰吾惛不能进

于是矣愿夫子辅吾志明以教我我虽木

敏请尝试之王言我情思惛乱不能进行此仁政不知所当施行也欲使孟子明言其

道以教训之我虽不敏愿尝使少行之也曰无𢘆产而有𢘆心者惟

士为能若民则无𢘆产因无𢘆心孟子为王陈其

法也𢘆常也产生也𢘆产则民常可以生之业也𢘆心人常有所善心也惟有学士之心者虽穷不失道不求

苟得耳凡民迫于饥寒则不能守其常善之心苟无𢘆心放辟邪侈无

不为巳及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

民诚无𢘆心放溢辟邪侈于姧利犯罪触刑无所不为乃就刑之是由张罗罔以罔民者也

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安有仁人为君罔陷其民是政

何可为也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

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

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

言衣食足知荣辱故民从之教化轻易也今也制民之产仰不足以

事父母俯不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苦凶

年不免于死亡此惟救死而恐不赡奚暇

治礼义哉言今民困穷救死恐冻饿而不给何暇脩礼行义也王欲行之

则盍反其本矣五畒之宅树之以桑五十

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

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畒之田勿夺其时

八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

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老

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

未之有也说与上同八口之家次上农夫也孟子所以重言此者此乃王政之本常生之道

故为齐梁之君各具陈之当章究义不嫌其重也 章指言典籍攸载帝王道纯桓文之事谲正相纷拨乱反

正圣意弗珍故曰后丗无传未闻仁不施人犹不成德衅锺易牲民不𬒳泽王请尝试欲践其路答以反本惟

是为要此盖孟子不屈道之言也


孟子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