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題辭 孟子 卷第一
漢 趙岐 注 景清內府藏宋刊大字本
卷第二

孟子卷第一       趙氏注

梁惠王章句上梁惠王者魏惠王也魏國名惠謚也王號也時天下有七王皆僭

者也猶春秋之時吳楚之君稱王也魏惠王居於大梁故號曰梁王聖人及大賢有道德者王公侯伯及卿大

夫咸願以爲師孔子時諸侯問疑質禮若弟子之問師也魯衞之君皆尊事焉故論語或以弟子名篇而有衞

靈公季氏之篇孟子亦以大儒爲諸侯所師是以梁惠王滕文公題篇與公孫丑等爲一例也

孟子見梁惠王孟子適梁魏惠王禮請孟子見之王曰叟不逺

千里而來亦將有以利吾國乎曰辭也叟長老之稱

也猶父也孟子去齊老而之魏故王尊禮之曰父不逺千里之路而來至此亦將有可以爲寡人興利除害也

孟子對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巳矣

孟子知王欲以富國彊兵爲利故曰王何必以利爲名乎亦惟有仁義之道者可以爲名以利爲名則有不利

之患矣因爲王陳之王曰何以利吾國大夫曰何以利

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

而國危矣征取也從王至庶人故言上下交爭各欲利其身必至於篡弒則國危亡矣論

語曰放於利而行多怨故不欲使王以利爲名也又言交爲俱也萬乗之國弒其

君者必千乗之家萬乗兵車萬乗謂天子也千乗兵車千乗謂諸侯也夷羿

之弒夏後是以千乗取萬乗也千乗之國殺其君者必百乗

之家天子建國諸侯立家百乗之家謂大國之卿食菜邑有兵車百乗之賦者也若齊崔衞𡩋晉六

卿等是以其終亦皆弒其君此以百乗取千乗也上千乗當言國而言家者諸侯以國爲家亦以避萬乗稱國

故稱家君臣上下之辭萬取千焉千取百焉不爲不多

周制君十卿祿君食萬鍾臣食千鍾亦多矣不爲不多矣苟爲後義而先

利不奪不饜苟誠也誠令大臣皆後仁義而先自利則不篡奪君位不足自饜飽其欲

未有仁而遺其親者也未有義而後其君

者也仁者親親義者尊尊人無行仁而遺棄其親行義而忽後其君者王亦曰仁

義而巳矣何必曰利孟子復申此者重嗟歎其禍 章指言治國之道明

當以仁義爲名然後上下和親君臣集穆天經地義不易之道故以建篇立始也

孟子見梁惠王王立於沼上顧鴻鴈麋鹿

曰賢者亦樂此乎沼池也王好廣苑囿大池沼與孟子遊觀顧視禽獸之衆

多心以爲娛樂夸咤孟子曰賢者亦樂此乎孟子對曰賢者而後樂

此不賢者雖有此不樂也惟有賢者然後乃得樂此耳謂脩堯

舜之道國家安寧故得有此以爲樂也不賢之人亡國破家雖有此當爲人所奪故不得以爲樂也詩云

經始靈臺經之營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

詩大雅靈臺之篇也言文王始經營規度此臺衆民竝來治作之不與期日自來成之也經始勿

亟庶民子來言文王不督促使之亟疾也衆民自來趣之若子來爲父使也王在

靈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鳥鶴鶴麀鹿㹀鹿

也言文王在此囿中麀鹿懷任安其所而伏不驚動也獸肥飽則濯濯鳥肥飽則鶴鶴而澤好王在靈

沼於牣魚躍文王在池沼魚乃跳躍喜樂言其德及鳥獸魚鼈也文王以

民力爲臺爲沼而民歡樂之謂其臺曰靈

臺謂其沼曰靈沼樂其有麋鹿魚鼈

爲王誦此詩因曰文王雖以民力築臺鑿池民由歡樂之謂其臺沼若神靈之所爲欲使其多禽獸以養文王

古之人與民偕樂故能樂也偕俱也言古賢之君

與民共同其所樂故能樂之湯誓曰時日害喪予及女皆

湯誓尚書篇名也時是也時乙卯日也害大也言桀爲無道百姓皆欲與湯共伐之湯臨士衆而誓之言

是日桀當大喪亡我與汝俱往亡之民欲與之皆亡雖有臺池鳥

獸豈能獨樂哉孟子說詩書之義以感喻王言民皆欲與湯共亡桀雖有臺池

禽獸何能復獨樂之哉復申明上言不賢者雖有此不樂也 章指言聖王之德與民共樂恩及鳥獸則忻戴

其上太平化興無道之君衆怨神怒則國滅祀絕不得保守其所樂也

梁惠王曰寡人之於國也盡心焉耳矣

自稱孤寡言寡人於治國之政盡心欲利百姓焉耳者懇至之辭河內凶則移其

民於河東移其粟於河內河東凶亦然

年以此救民也魏舊在河東後爲強國兼得河內也察鄰國之政無如寡人

之用心者言鄰國之君用心憂民無如已也鄰國之民不加少

寡人之民不加多何也王自怪爲政有此惠而民人不增多於鄰國者

孟子對曰王好戰請以戰喻因王好戰故以戰事

喻解王意塡然鼓之兵刃旣接棄甲曵兵而走

或百步而後止或五十步而後止以五十

步𥬇百步則何如塡鼓音也兵以鼓進以金退孟子問王曰今有戰者兵刃

巳交其負者棄甲曵兵而走五十步而止足以𥬇百步止者不曰不可直不百步

耳是亦走也王曰不足以相𥬇也是人俱走直事不百步耳曰王如知

此則無望民之多於鄰國也孟子曰王如知此不足以相𥬇

王之政猶此也王雖有移民轉穀之善政其好戰殘民與鄰國同而獨望民之多何異於以五十步𥬇百步者

不違農時穀不可勝食也從此巳下爲王陳王道也使民

得三時務農不違奪其要時則五穀饒穰不可勝食數罟不入洿池魚鼈

不可勝食也數罟密網也密細之網所以捕小魚鼈者也故禁之不得用魚不滿尺不

斧斤以時入山林材木不可勝用也

草木零落之時使林木茂暢故有餘穀與魚鼈不可勝食材木

不可勝用是使民養生喪死無憾也憾恨也民

所用者足故無恨養生喪死無憾王道之始也王道先得

民心民心無恨故言王道之始五畒之宅樹之以桑五十者

可以衣帛矣廬井邑居各二畒半以爲宅冬入保城二畒半故爲五畒也樹桑牆下古

者年五十乃衣帛矣雞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七十者

可以食肉矣言孕字不失時也七十不食肉不飽百畒之田勿奪

其時數口之家可以無飢矣一夫一婦耕耨百畒百畒之田

不可以傜役奪其時功則家給人足農夫上中下所食多少各有差故揔言數口之家也謹庠序

之敎申之以孝悌之義頒白者不負戴於

道路矣庠序者敎化之宮也殷曰序周曰庠謹脩敎化申重孝悌之義頒者斑也頭半白斑斑者

也壯者代老心各安之故斑白者不負戴也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

不飢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言百姓老稚溫

飽禮義脩行積之可以致王也孟子欲以風王何不行此可以王天下有率土之民何但望民多於鄰國

彘食人食而不知檢塗有餓莩而不知發

言人君但養犬彘使食人食不知以法度檢斂也塗道也餓死者曰莩詩曰莩有梅莩零落也道路之旁有餓

死者不知發倉廩以用振救之也人死則曰非我也歲也是何

異於刺人而殺之曰非我也兵也人死謂餓疫死

者也王政使然而曰非我殺之歲殺之也此何以異於用兵殺人而曰非我也兵自殺之也王無罪

歲斯天下之民至焉戒王無歸罪於歲責已而改行則天下之民皆可致

也 章指言王化之本在於使民養生喪死之用僃足然後導之以禮義責已矜窮則斯民集矣

梁惠王曰寡人願安承敎願安意承受孟子之敎令孟子

對曰殺人以梃與刃有以異乎梃杖曰無以

異也王曰杖刃殺人無以異也以刃與政有以異乎孟子欲以

次喻曰無以異也王復曰政殺人無以異也曰庖有肥肉廏

有肥馬民有飢色野有餓莩此率獸而食

人也孟子言人君如此爲率禽獸以食人也獸相食且人惡之爲

民父母行政不免於率獸而食人惡在其

爲民父母也虎狼食禽獸人猶尚惡視之牧民爲政乃率禽獸食人安在其爲民父母

之道仲尼曰始作俑者其無後乎爲其象

人而用之也如之何其使斯民飢而死也

俑偶人也用之送死仲尼重人𩔖謂秦穆公時以三良殉葬本由有作俑者也夫惡其始造故曰此人其無後

嗣乎如之何其使此民飢而死邪孟子陳此以敎王愛民 章指言王者爲政之道生民爲首以政殺人人君

之咎猶以白刃疾之甚也

梁惠王曰晉國天下莫強焉叟之所知也

韓魏趙本晉六卿當此時號三晉故惠王言晉國天下強也及寡人之身東敗

於齊長子死焉西喪地於秦七百里南辱

於楚寡人恥之願比死者壹灑之如之何

則可王念有此三恥求䇿謀於孟子孟子對曰地方百里而

可以王言古聖人以百里之地以致王天下謂文王也王如施仁政於

民省刑罰薄稅斂深耕易耨壯者以暇日

脩其孝悌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

長上可使制梃以撻秦楚之堅甲利兵矣

易耨芸苗令簡易也製作也王如行此政可使國人作杖以捶敵國堅甲利兵何患恥之不雪也彼奪

其民時使不得耕耨以養其父母父母凍

餓兄弟妻子離散彼陷溺其民王往而征

之夫誰與王敵彼謂齊秦楚也彼困其民願王往征之也彼失民心民不爲用夫誰

與共禦王之師爲王敵乎故曰仁者無敵王請勿疑鄰國暴虐

已脩仁政則無敵矣王請行之勿有疑也 章指言以百里行仁天下歸之以政傷民民樂其亡以梃服強仁

與不仁也

孟子見梁襄王出語人曰望之不似人君

襄謚也魏之嗣王也望之無儼然之威儀也就之而不見所畏焉

之言無人君操秉之威知其不足畏卒然問曰天下惡乎定卒暴問事

不由其次也問天下安所定言誰能定之吾對曰定於一孟子謂仁政爲一也

能一之言孰能一之者對曰不SKchar殺人者能一之SKchar

甘也言令諸侯有不甘樂殺人者則能一之孰能與之王言誰能與不SKchar殺人者乎

對曰天下莫不與也孟子曰時人皆苦虐政如有行仁天下莫不與之

王知夫苗乎七八月之閒旱則苗槁矣天

油然作雲沛然下雨則苗浡然興之矣其

如是孰能禦之以苗生喻人象也周七八月夏之五六月油然興雲之貌沛然下雨

以潤槁苗則浡然巳盛孰能止之今夫天下之人牧未有不SKchar

殺人者也如有不SKchar殺人者則天下之民

皆引領而望之矣誠如是也民歸之由水

之就下沛然誰能禦之今天下牧民之君誠能行此仁政民皆延頸望

欲歸之如水就下沛然而來誰能止之 章指言定天下者一道而巳不貪殺人人則歸之是故文王視民如

傷此之謂也

齊宣王問曰齊桓晉文之事可得聞乎

也宣王問孟子欲庶幾齊桓公小白晉文公重耳孟子兾得行道故仕於齊不用而去乃適於梁建篇先梁者

欲以仁義首篇因言魏事章次相從然後道齊也孟子對曰仲尼之徒無

桓文之事者是以後丗無傳焉臣未之

聞也孔子之門徒頌述宓戲以來至文武周公之法制耳雖及五霸心賤薄之是以儒家後丗無欲

傳道之者故曰臣未之聞也無以則王乎旣不論三皇五帝殊無所問則尚當問王道耳

不欲使王問霸事也曰德何如則可以王矣王曰德行當何如而可得

以王曰保民而王莫之能禦也保安也禦止也言安民則

惠黎民懷之若此以王無能止也曰若寡人者可以保民乎哉

王自恐德不足以安民故問之曰可孟子以爲如王之性可以安民也曰何由知

吾可也王問孟子何以知吾可以安民曰臣聞之胡齕曰王坐

於堂上有牽牛而過堂下者王見之曰牛

何之對曰將以釁鍾王曰舍之吾不忍其

觳觫若無罪而就死地對曰然則廢釁鍾

與曰何可廢也以羊易之不識有諸胡齕王左

右近臣也觳觫牛當到死地處恐貌新鑄鍾殺牲以血塗其釁郄因以祭之曰釁周禮大祝曰墮釁逆牲逆屍

令鍾鼓天府上春釁寶鍾及寶器孟子曰臣受胡齕言王甞有此仁不知誠有之否曰有之

曰是心足以王矣百姓皆以王爲愛也

臣固知王之不忍也愛嗇也孟子曰王推是仁心足以至於王道然百姓

皆謂王嗇愛其財臣知王見牛恐懼不欲趨死不忍故易之也王曰然誠有百姓

者齊國雖褊小吾何愛一牛即不忍其觳

觫若無罪而就死地故以羊易之也王曰亦誠

有百姓所言者矣吾國雖小豈愛惜一牛之財費哉即見其牛哀之釁鍾又不可廢故易之以羊耳曰王

無異於百姓之以王爲愛也以小易大彼

惡知之王若隱其無罪而就死地則牛羊

何擇焉異怪也隱痛也孟子言無怪百姓之謂王愛財也見王以小易大故也王如痛其無罪羊

亦無罪何爲獨釋牛而取羊王𥬇曰是誠何心哉我非愛其

財而易之以羊也宜乎百姓之謂我愛也

王自𥬇心不然而不能自免爲百姓所非乃責已之以小易大故曰宜乎其罪我也曰無傷也

是乃仁術也見牛未見羊也君子之於禽

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

其肉是以君子逺庖廚也孟子解王自責之心曰無傷於仁是

乃王爲仁之道也時未見羊羊之爲牲次於牛故用之耳是以君子逺庖廚不欲見其生食其肉也說

曰詩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夫子之謂也

夫我乃行之反而求之不得吾心夫子言

之於我心有戚戚焉此心之所以合於王

者何也詩小雅巧言之篇也王喜恱因稱是詩以嗟歎孟子忖度知已心戚戚然心有動也寡人

雖有是心何能足以王也曰有復於王者曰吾力足以舉

百鈞而不足以舉一羽明足以察秋豪之

末而不見輿薪則王許之乎復白也許信也人有白王如此

王信之乎百鈞三千斤也曰否王曰我不信也今恩足以及禽獸而

功不至於百姓者獨何與然則一羽之不

舉爲不用力焉輿薪之不見爲不用明焉

百姓之不見保爲不用恩焉故王之不王

不爲也非不能也孟子言王恩及禽獸而不安百姓若不用力不用明者也

不爲耳非不能也曰不爲者與不能者之形何以異

王問其狀何以異也曰挾大山以超北海語人曰我不

能是誠不能也爲長者折枝語人曰我不

能是不爲也非不能也故王之不王非挾

大山以超北海之類也王之不王是折枝

之類也孟子爲王陳爲與不爲之形若是王則不折枝之類也折枝按摩折手節解罷枝也少者

恥見役故不爲耳非不能也大山北海皆近齊故以爲喻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運於掌老猶敬也幼猶

愛也敬我之老亦敬人之老愛我之幼亦愛人之幼推此心以惠民天下可轉之掌上言易也詩云刑

於寡妻至於兄弟以御於家邦言舉斯心

加諸彼而巳詩大雅思齊之篇也刑正也寡少也言文王正已適妻則八妾從以及兄

弟御享也享天下國家之福但舉已心加於人耳故推恩足以保四海不

推恩無以保妻子古之人所以大過人者

無他焉善推其所爲而巳矣大過人者大有爲之君也善推

其心所好惡以安四海也今恩足以及禽獸而功不至於

百姓者獨何與復申此言非王不能不爲之耳權然後知輕重

度然後知長短物皆然心爲甚王請度之

權銓衡也可以稱輕重也度丈尺也可以量長短也凡物皆當稱度乃可知心當行之乃爲仁心比於物尤當

爲之甚者也欲使王度心如度物也抑王興甲兵危士臣搆怨於

諸侯然後快於心與抑辭也孟子問王抑亦如是乃快邪王曰否

吾何快於是將以求吾所大欲也王言不然我不

快是也將欲以求我心所大欲者耳曰王之所大欲可得聞與

雖心知王意而故問者欲令王自道縁以陳之王𥬇而不言王意大而不敢正言

爲肥甘不足於口與輕煖不足於體與抑

爲采色不足視於目與聲音不足聽於耳

與便嬖不足使令於前與王之諸臣皆足

以供之而王豈爲是哉孟子復問此五者欲以致王所欲也故發異端

以問曰否吾不爲是也王言我不爲是也曰然則王

之所大欲可知巳欲闢土地朝秦楚蒞中

國而撫四夷也蒞臨也言王意欲庶幾王者蒞臨中國而安四夷者也以若

所爲求若所欲猶縁木而求魚也若順也順嚮者

所爲謂搆兵諸侯之事求順今之所欲蒞中國之願其不可得如緣喬木而求生魚也王曰若

是其甚與王謂比之縁木求魚爲大甚曰殆有甚焉縁木

求魚雖不得魚無後災以若所爲求若所

欲盡心力而爲之後必有災孟子言盡心戰𨷖必有殘民破

國之災故曰殆有甚於縁木求魚者也曰可得聞與王欲知其害也曰鄒人

與楚人戰則王以爲孰勝言鄒小楚大也曰楚人

王曰楚人勝也曰然則小固不可以敵大寡固

不可以敵衆弱固不可以敵彊海內之地

方千里者九齊集有其一以一服八何以

異於鄒敵楚哉固辭也言小弱固不如彊大集會齊地可方千里譬一州耳今

欲以一州服八州猶鄒欲敵楚蓋亦反其本矣王欲服之之道蓋當反王道之本

今王發政施仁使天下仕者皆欲立於王

之朝耕者皆欲耕於王之野商賈皆欲藏

於王之市行旅皆欲出於王之塗天下之

欲疾其君者皆欲赴愬於王其若是孰能

禦之反本道行仁政若此則天下歸之誰能止之者王曰吾惛不能進

於是矣願夫子輔吾志明以敎我我雖木

敏請甞試之王言我情思惛亂不能進行此仁政不知所當施行也欲使孟子明言其

道以敎訓之我雖不敏願甞使少行之也曰無𢘆産而有𢘆心者惟

士爲能若民則無𢘆産因無𢘆心孟子爲王陳其

法也𢘆常也産生也𢘆産則民常可以生之業也𢘆心人常有所善心也惟有學士之心者雖窮不失道不求

苟得耳凡民迫於飢寒則不能守其常善之心苟無𢘆心放辟邪侈無

不爲巳及陷於罪然後從而刑之是罔民

民誠無𢘆心放溢辟邪侈於姧利犯罪觸刑無所不爲乃就刑之是由張羅罔以罔民者也

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爲也安有仁人爲君罔陷其民是政

何可爲也是故明君制民之産必使仰足以事

父母俯足以畜妻子樂歲終身飽凶年免

於死亡然後驅而之善故民之從之也輕

言衣食足知榮辱故民從之敎化輕易也今也制民之産仰不足以

事父母俯不足以畜妻子樂歲終身苦凶

年不免於死亡此惟救死而恐不贍奚暇

治禮義哉言今民困窮救死恐凍餓而不給何暇脩禮行義也王欲行之

則盍反其本矣五畒之宅樹之以桑五十

者可以衣帛矣雞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

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畒之田勿奪其時

八口之家可以無飢矣謹庠序之敎申之

以孝悌之義頒白者不負戴於道路矣老

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飢不寒然而不王者

未之有也說與上同八口之家次上農夫也孟子所以重言此者此乃王政之本常生之道

故爲齊梁之君各具陳之當章究義不嫌其重也 章指言典籍攸載帝王道純桓文之事譎正相紛撥亂反

正聖意弗珍故曰後丗無傳未聞仁不施人猶不成德釁鍾易牲民不𬒳澤王請甞試欲踐其路荅以反本惟

是爲要此蓋孟子不屈道之言也


孟子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