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朝实录/卷之15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五十三 康熙朝实录
卷之一百五十四
卷之一百五十五 

康熙三十一年。壬申。夏。四月。庚辰朔享太庙。遣领侍卫内大臣公舅舅佟国维行礼。

  • 调正红旗蒙古都统希福、为满洲都统升护军统领护巴、为正红旗蒙古都统。护军参领苏丹、为正红旗护军统领。
  • 甲申。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刑部等衙门、议覆户部尚书库勒纳、礼部尚书熊赐履等、察审原任河道总督王新命、借用库银一案、应将王新命、照监守自盗律拟罪。同知陈良谟、侵盗库银、应斩。守备李又隆、私借库银、应绞。济甯道韩作栋、私借库银、已经还补、应革职、减等枷号。得㫖、王新命等、俱从宽免罪。著革职、
  • 添设云南大理府城守游击一员、守备一员、千总二员、把总四员。从云南贵州总督范承勋请也。
  • 予故原任广东副都统巴喀、祭葬如例。
  • 乙酉。升护军参领觉罗安图、为正红旗蒙古副都统。
  • 升大理寺少卿李锦、为光禄寺卿
  • 旌表湖广节妇欧阳氏、给银建坊如例
  • 丙戌旌表山西汾阳县孝子魏之宪、庐墓多年、孝思弥笃、给银建坊如例
  • 丁亥。予故二等精奇尼哈番德尔格尔、祭葬如例
  • 升云南剑川营副将马声、为云南永北总兵官。
  • 己丑。上奉皇太后、自畅春园回宫
  • 谕户部、西安凤翔所属州县、因遇饥馑、已全蠲一岁钱粮。今动支户部库银一百万两、速送至陕西、以备散给军需、赈济饥民、庶于地方大有裨益。流民亦可复还原籍矣
  • 旌表湖广湘阴县节妇黄氏、给银建坊如例
  • 辛卯。升贵州黔西副将谢英、为贵州威甯总兵官
  • 壬辰。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癸巳。命兵部尚书索诺和、内阁学士德珠、往查山西平阳府以西、被灾未报地方。赈济饥民。
  • 升内阁侍读学士戴通、为大理寺卿
  • 甲午。上巡视畿甸田禾。驻跸通州新各庄。
  • 乙未。上回宫。
  • 丙申。孝端文皇后忌辰。遣官祭昭陵。
  • 丁酉。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谕大学士等、陕西西安、凤翔、饥荒、朕夙夜轸念、有从陕西往来人员、必亲加询问。顷四川巡抚噶尔图、来京陛见。问所过陕西州县情形。噶尔图奏称西凤二府、百姓流亡者多。朕闻之不胜恻然。应作何赈济、使饥民即遍沾实惠。尔等与九卿详加确议、即日具奏。寻大学士九卿等、遵谕议覆、陕西赈济事宜、应再遣大臣、会同该督抚、不论拨解银两、及运送米石、于被灾州县、酌量人民多寡作速通行给散、事后奏销、务使均沾实惠。随命户部尚书王骘、工部尚书沙穆哈、前往赈济
  • 戊戌。上移驻瀛台。
  • 谕大学士等、喀尔喀王贝勒、贝子、公、台吉等、向未入觐、京师初次来朝者、仍依原赏喀尔喀之例给之。若曾经入觐一次、已蒙锡予而复来者、皆准四十九旗例颁赉。其下理藩院注册、著为定例遵行。
  • 升太仆寺卿严曾矩、为通政使司通政使
  • 鄂尔多斯和硕亲王古鲁故。遣官致祭
  • 己亥。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兵部督捕侍郎席珠、以启奏逃人事件、失查原案、奏对不明。命降三级随旗上朝
  • 喀尔喀固山贝子达里、因老疾乞休、以其子阿海成本、袭替
  • 庚子。升广西按察使唐宗尧、为河南布政使司布政使
  • 河道总督靳辅疏言、请复建新庄闸以利运道。又仲家闸之下、陶家庄地方、应添造一闸使两闸行运、互相泄泻、尤于黄中两河大有裨益、下部议行
  • 辛丑。上御瀛台内丰泽园澄怀堂召尚书库勒纳、马齐等入。上曰、顷尔等进来时、曾见朕所种稻田耶诸臣奏曰、曾见过稻苗已长尺许矣此时如此茂盛、实未有也上曰、朕初种稻时见有于六月时即成熟者命取收藏作种历年播种亦皆至六月成熟、故此时若此茂盛若寻常成熟之稻、未有能如此茂盛者朕巡省南方时将江南香稻、暨菱角带来此处栽种北方地寒未能结实、一遇霜降遂至不收南方虽有霜雪、然地气温暖、无损于田苗谚云、清明霜、谷雨雪言不足为害也。总之南北地气不同节候各异、寒暑之迟早、全视太阳之远近、所以赤道度数最宜详审欲定南北之向、惟以太阳正午所到之处为准即指南针、亦不能无偏。设有铁器在旁、则针为所引亦复不准此是一定之理。今将一片石、以绳悬之、使之旋转、俟其既定、刻记所向南北复动如前、其所向南北、仍复不变即此可思其理所以凡物皆有自然一定之理。库勒纳奏曰、闻黑龙江日长夜短、虽晚日落、不至甚暗、不知何故。上曰、黑龙江、极东北之地、日出日入皆近东北方、所以黑龙江夜短、日落亦不甚暗。又命看澄怀堂后院所栽脩竹。前院盆内所栽人参。及各种花卉上指示曰、北方地寒风高无如此大竹。此系朕亲视栽植、每年培养得法、所以如许长大由此观之、天下无不可养成之物也
  • 予故蒙古副都统罗满色、祭葬如例。
  • 壬寅。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乙巳。调户部左侍郎博际、为兵部督捕左侍郎以户部管右侍郎事凯音布、为左侍郎。升内阁学士思格色、为户部右侍郎
  • 议政王大臣等议覆、甯古塔将军佟宝等疏言图什屯四十里外有白都讷地方、系水陆通衢、可以开垦田土。应于此地、修造木城一座。席北、卦尔察等所住乡村、于此处甚近俟城工完日、由水路搬移。查前议、科尔沁之王台吉等、将所属席北、卦尔察、打虎儿等、一万四千四百五十八丁进献。内可以披甲当差者、一万一千八百五十馀名、分于上三旗安置。今议、齐齐哈尔、最为紧要形胜之地、应于席北、卦尔察、打虎儿内、拣选强壮者一千名、令其披甲、并附丁二千名、一同镇守齐齐哈尔地方。令副都统品级马补代管辖。两翼各设一防守尉、每旗各设防御一员、俱属将军萨布素、统领管摄。白都讷地方、修造木城一座。将席北卦尔察打虎儿内拣选强壮者二千名、令其披甲即住所造新城令副都统巴尔达、到彼教训管辖。两翼各设一防守尉、每旗各设防御一员、俱属将军佟宝统领管摄再将席北卦尔察内与乌喇相近居住者拣选三千名、移住乌喇地方令一千名披甲、二千名为附丁。从之
  • 旌表江南烈妇刘子明妻傅氏逼嫁不从、自刎完节。给银建坊如例
  • 丙午。升通政使法尔哈、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 戊申。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升少詹事胡什塔为光禄寺卿
  • 大学士王熙、以老病乞休。慰留之
  • 己酉。偏沅巡抚王梁疏报丈量田地新增六万六千一百六十馀顷增额赋银二十六万三千三百馀两。增漕南等米共九万四千六百馀石。下部知之。

五月。庚戌朔。谕户部尚书马齐、侍郎凯音布、闻山西平阳府等处雨泽沾足牟麦丰收、其值必贱可遣贤能官员、往彼购买预为积贮不惟有益于民、异日倘有需用时、得所资矣。随命兵部右侍郎王维珍、前往料理

  • 谕大学士等、遣往察看黄河之前锋统领硕鼐等差回奏称察看黄河、自宁夏至潼关、皆可舟运、但龙王站一处、水势陡绝、湍激不可行船其间由陆路起剥十里。过水陡之处、即由船运便可直至潼关西安矣。既如此、应差工部贤能司官一员会同巡抚叶穆济、于船窝里地方造可载百石之船二百艘、至龙王站下停泊。预为备用又闻归化城北翁俄等山、产有材木令遣八旗铁匠木匠、归化城派出夫役伐木锯板运至湖滩河朔津口造装载一百石之船二百艘。此造船所需铁与油麻等物自该部发往船工既毕之后、将大同米石出杀虎口、转运至湖滩河朔津渡泊船之处俟彼时再议。造船之暇、自大同至湖滩河朔工所、其转运之路、应察看详明、预行料理
  • 升陕西临洮道姜登高、为广西按察使司按察使
  • 辛亥。谕大学士等朕思积贮米谷、最为要务。诚有所积贮、虽遇灾伤、断不致于饥馁。但小民不知储蓄、每遇丰稔之年恣意糜费。及逢俭岁、遂底困穷。今时届麦秋、可敕各该地方官劝谕百姓、比户量力共相乐输委积储偫。州县官将捐助者姓名与米数、注册、秋成之后、亦仿此行焉。其春时乏食者、贷与之。至秋、照数收入以为积蓄。每年于麦谷告登之后劝勉捐输、则数岁之间、仓廪充裕、即罹灾祲民食自可不虞匮乏矣
  • 升大理寺卿戴通为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
  • 升贵州布政使蒋寅为太仆寺卿。
  • 壬子。仁孝皇后忌辰。遣官祭陵。
  • 甲寅。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乙卯。夏至。祭地于方泽。遣领侍卫内大臣索额图行礼
  • 丁巳。升光禄寺卿胡什塔为通政使司通政使
  • 以故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佟咨询之子佟维藩袭职
  • 戊午升制造库郎中舒树、为山西布政使司布政使
  • 以散秩大臣、伯舒敏为正白旗蒙古都统。
  • 予故河南南阳。总兵官史孔笔祭葬如例
  • 己未。上奉皇太后幸畅春园
  • 壬戌。遣官祭关圣帝君
  • 癸亥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丙寅。升右庶子沈图、为光禄寺卿
  • 陕西巡抚布喀疏言、挽运甯夏粮十万石至今未到、请敕下甘肃巡抚严催挽运。得㫖、凡积贮米谷总以备应急需支散赈济。西安、凤翔所属被灾朕心深切焦劳、因令将甯夏粮石、作速运往。布喀前任甘肃巡抚时、以宁夏道远挽运艰难、欲将长武附近州县之粮运去、自行陈请。随即允行、今经数月、乃布喀诈欺愚民、辄称百姓困苦、邀取虚名总不竭力公事、迁延推诿、竟未运到。顷调伊为西安巡抚、又向西安之民巧示情面、请敕甘肃巡抚速行挽运以陷人于罪专事奸巧、希图名誉耽误委任、稽迟急务、莫逾于此理应即置重典、以为邀虚名误公事者之戒、但伊尚有未完之事、著将布喀革职。戴罪留任。宁夏等处粮石、令其俱亲身照数速行运赴西安。至散赈之事、布喀停其管理总督葛思泰同差往大臣协力赈济。倘布喀仍不作速运到稍有耽延、定置重典、决不宽宥。该部知道。
  • 予故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噶迩萨祭葬如例
  • 戊辰。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庚午。升内阁侍读学士庸爱、为大理寺卿
  • 发杀虎口仓积贮米石、赈济喀尔喀多罗郡王善巴属下穷丁
  • 癸酉。兵部议覆、广东广西总督石琳等疏言、黎人地方丁田无多、不便设立州县。总兵官吴启爵所奏于黎人地方筑建城垣、添设官兵之处、应无庸议。上曰、阅琼州舆图周围皆服内州县、而黎人居中。如果此处应取、古人何为将周围取之而在内弹丸之地、反弃而不取乎。不入版图必有深意。创立州县、建筑城垣、有累百姓。部议不准、良是。
  • 理藩院题、喀尔喀既与四十九旗同列、请照四十九旗例、给与印信。将士谢图汗、车臣汗、亲王策妄扎卜、三部落、分为三路。土谢图汗、为北路喀尔喀。车臣汗、为东路喀尔喀。亲王策妄扎卜、为西路喀尔喀。以土谢图汗、管北路中军事。扎萨克墨尔根济农郡王古禄西希、管北路左翼中军事。扎萨克信顺郡王善巴管北路右翼中军事。昆都仑博硕克图郡王滚布管北路中左军事。扎萨克贝勒西第希里、管北路中右军事。扎萨克公苏泰伊尔登、管北路中前军事。扎萨克公托铎额尔德尼、管北路中后军事。扎萨克公万舒克管北路左翼左军事。扎萨克台吉车木楚克纳木扎尔、管北路右翼左军事。扎萨克台吉丹津额尔德尼管北路左翼右军事。扎萨克台吉班珠尔多尔济、管北路右翼右军事扎萨克达尔汉台吉巴郎、管北路左翼前军事扎萨克台吉卫征诺颜阿玉玺管北路右翼前军事。扎萨克台吉李塔尔、管北路左翼后军事。扎萨克台吉萨木济忒、管北路右翼后军事。扎萨克台吉墨尔根代青车陵、管北路左翼下军事。扎萨克台吉土巴、管北路右翼下军事。以车臣汗、管东路中军事扎萨克额尔德尼济农郡王纳木扎尔、管东路左翼中军事。扎萨克额尔克贝勒车布登、管东路右翼中军事。扎萨克额尔德尼济农贝子布达扎卜、管东路中左军事。扎萨克伊尔登济农贝子彭苏克、管东路中右军事。扎萨克达赖济农贝子阿南达、管东路中前军事。扎萨克车臣济农贝子车卜登管东路中后军事。扎萨克伊尔登济农贝子达里、管东路中下军事。管理洪郭尔带青旗务公憨都、管东路左翼前军事扎萨克额尔德尼阿海台吉车林达什、管东路左翼后军事。扎萨克额尔克台吉塞棱达什、管东路右翼后军事。以亲王策妄扎卜、管西路中军事。扎萨克郡王色冷阿海、管西路左翼左军事。扎萨克额尔德尼济农郡王彭楚克喇卜滩管西路右翼左军事。扎萨克察罕巴尔诺颜贝子博贝管西路右翼右军事。扎萨克台吉额尔德尼哈滩巴图尔滚占、管西路左翼前军事。扎萨克车臣台吉吴尔占、管西路右翼前军事。扎萨克墨尔根济农台吉索诺木伊思扎卜、管西路左翼后军事。扎萨克台吉额尔德尼滚布、管西路右翼后军事。俱授之印信。得㫖、土谢图汗、车臣汗、暂停给印。馀如议
  • 升安徽按察使高起龙、为四川布政使司布政使
  • 甲戌。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丁丑。以故二等精奇尼哈番德尔格尔弟歪库、一等阿思哈尼哈番绰什喜子吴尔图、各袭职。
  • 二等阿思哈尼哈番罗思翰、年老解退。以其子佛葆、袭替。

六月。己卯朔

  • 庚辰。调江西巡抚宋荦、为江苏巡抚。升浙江布政使马如龙、为江西巡抚。
  • 升镶黄旗汉军副都统索柱巴图鲁、为前锋统领。
  • 癸未。予故前锋统领穆图、祭葬如例
  • 甲申。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议政王大臣等议覆、奉差安设口外五路驿站内大臣阿尔迪疏言、喜峰口外、设立十五站。古北口外六站。独石口外六站。张家口外八站。杀虎口外十二站。每站安丁五十名。量给与马匹牛羊。应如所请。其应给马匹牛羊银两、差大臣前往料理。又该旗扎萨克、除公事外、不许擅动驿站。如有应动车辆、令众扎萨克供应、照例给价。得㫖、此五路设立驿站之事、先于科尔沁、鄂尔多斯、两路安设、即赏给买牲银两、以副朕轸恤蒙古人丁之意。其馀三路、俟来年会议安设。随命科尔沁一路、著刑部尚书图纳去。鄂尔多斯一路、著内阁学士德珠去
  • 丙戌。升浙江驿传道王兴禹、为江南安徽按察使司按察使
  • 前锋参领殷滋、以创发故。予祭葬如阵亡例
  • 戊子。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己丑。先是、遣内阁侍读海三岱、往西宁迁归降之罗卜藏赛音台吉、暂驻宁夏边外。至是、理藩院题、据海三岱报称、罗卜藏赛音台吉、已至宁夏边外、应遣臣衙门官一员、将罗卜藏赛音台吉、及其子女属裔、自宁夏驿送至鄂尔多斯、自鄂尔多斯、驿送归化城附近安插。到日再议授职。从之。
  • 庚寅。升江西按察使蒋毓英、为浙江布政使司布政使
  • 癸巳。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乙未。理藩院题、科尔沁进献席北、卦尔察、打虎儿人丁。先经议政王大臣等议、每丁赏银八十两。如不愿领八十两者、每丁一年给银三两。令查可以披甲之丁、共一万一千八百五十馀名。此内五千七百十九丁、情愿每年领银三两。其六千一百三十九丁、情愿领银八十两。其老病未及年岁者、按户各赏银八十两。从之
  • 戊戌。升贵州贵西道张奇抱、为江西按察使司按察使。江西驿盐道张四教、为广西按察使司按察使
  • 己亥。三等阿思哈尼哈番杨寿、因病解退以其子夸喀、袭替
  • 辛丑。先是、贵州巡抚卫既齐、疏报黎平府属古州司高洞苗人金倒等、隐匿罪犯、拒捕杀死官吏。至是、卫既齐疏言、黎平府高洞苗、拒捕杀官一案、臣误信知府张潋、副将侯奇嵩之言、曾题明发兵。后报称进杀苗一千一百馀人、亦经具题。今始访闻、因张潋、侯奇嵩、私遣兵目索财、是以苗人拒阻、致杀。张潋等畏罪诳饰、实无拒捕之事。并无杀苗人之事。知府张潋、副将侯奇嵩、见在严审。臣前轻信具题、亦难辞咎。得㫖、凡事详慎方善。卫既齐于此事、轻率发兵。又称将苗人杀败、伊自行具奏。今乃云尽属虚妄、将人参劾、果何为耶。朕自临御以来、未见有如此错误者。著遣部院堂官、会同总督详加察审。如果系知府副将之罪、即于彼处、以军法从事。苗人果不遵约束、亦酌量即行灭。不必往返奏闻、即行完结。寻遣吏部尚书库勒纳、内阁学士温保、前往察审
  • 癸卯。甘肃提督孙思克疏言、台吉憨都、既与巴图尔额尔克济农一同来降。又与罗卜藏额林臣、祁齐克等、潜谋逃亡、欲赴策妄阿喇布坦所。随发官兵追、至库勒图地方、憨都远遁、杀其所属四十馀人、擒获男妇马驼等。祁齐克自称台吉、同谋逃遁、应正法。阵擒四十三人、随祁齐克之九人、亦应正法。其妻子应否解京所获马驼器械等物、应否赏给有功官役、请㫖定夺。下部议寻议覆、祁齐克宜正法。宥其从人妻子解京。其驼马等物、赏给有功将士。得㫖、祁齐克著免死。其妻子、亦免。解京。令与巴图尔额尔克济农完聚。馀如议
  • 喀尔喀镇国公托铎额尔德尼故遣官致祭
  • 乙巳。升护军参领鄂缉尔、为镶黄旗汉军副都统
  • 旌表山东节妇齐河县郭氏、泰安县张氏、蒲台县杜氏等、各给银建坊如例
  • 丙午。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以右春坊右庶子额席赫、充日讲起居注官
  • 发杀虎口等仓积贮米石、赈济喀尔喀和硕达尔汉亲王诺内等、六旗穷丁。

秋。七月。戌申朔。享太庙。遣领侍卫内大臣公舅舅佟国维行礼

  • 癸丑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丁巳。孝懿皇后忌辰。遣官祭陵
  • 以翰林院侍读张榕端、侍讲王思轼左谕德沉涵、左中允黄梦麟、编修彭甯求、陈元龙、郑昆瑛、宋大业、刘灏、检讨颜光敩、充日讲起居注官。
  • 戊午。旌表江西节妇新昌县黄国琏妻朱氏、黄国璋妻朱氏、各给银建坊如例
  • 己未。升左通政杨尔淑、为太仆寺卿
  • 壬戌。中元节。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暂安奉殿、孝陵、仁孝皇后、孝昭皇后、孝懿皇后陵。
  • 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贵州巡抚卫既齐疏言、土官卢君宠扰害苗民、肆行凶恶、应请革职。其长子卢大干、素行不法、不便仍准承袭、应以次子卢大晋承袭。上谕大学士等曰、土司习俗各异、必顺其性而抚治之、方为得宜。卫既齐、每拘泥书本办事、欲强土司屈从其性。在山东居官时、朕以其有守、擢为巡抚。今观其于土司之事、屡生衅端。此等人不可专任。著俟库勒纳等、查审完结。一并察明议奏
  • 先是、伊拉古克三胡土克图、请自察罕托灰迁其父吴巴什、及弟子、往居松阿喇布贝勒地方。上不许。令迁归化城。寻伊拉古克三、以其父病故、奏请安葬。上遣理藩院笔帖式常寿偕往。至是常寿报云、伊拉古克三、渡黄河岔逸去。理藩院以闻。上命大学士等议奏。随议覆、伊拉吉克三、曾授总领喇嘛班第之职、豢养已深、理宜效力图报、而竟逃去、大干法纪。或逃往达赖喇嘛处、或逃往青海处、俱未可定。应檄甘肃提督孙思克详探。如遇彼、即行拏解。如抗拒、即行杀。青海诸台吉、亦应遣文谕知。从之。
  • 予故江苏巡抚郑端、祭葬如例
  • 旌表河南节妇、封邱县张氏、阳武县何氏、孟县张氏、唐县韩氏、陈留县石氏、汝州朱氏等、各给银建坊如例
  • 甲子。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调江西南瑞总兵官张旺、为南赣总兵官升贵州镇远副将叶日芳、为南瑞总兵官
  • 乙丑。旌表湖南节妇胡氏、给银建坊如例
  • 丁卯。上奉皇太后、自畅春园回宫
  • 予故辅国公苏严、祭葬立碑如例
  • 四川陕西总督葛思泰疏言、请将襄阳运送之米、所余六万石、散给兵丁月饷。上曰、已有㫖将布喀运送米石支给。不得贻误。其所运米石、限九月内、尽数运至西安。如官兵月饷有误、挽运米石逾期、即照前㫖、从重治罪
  • 己巳。喀尔喀格楚尔喀屯、以属裔来归。得㫖、格楚尔喀屯、既有属裔佐领、著居口外。应附何旗安插、兵部议奏。寻议覆、上三旗游牧地方、察哈尔内、镶黄旗蒙古人丁缺额。应将格楚尔喀屯、及其两孙、并属裔一佐领、附于蒙古镶黄旗下。至格楚尔喀屯属裔、有佐领官阿南大、骁骑校扎木巴拉、另户蒙古壮丁、及家下蒙古壮丁、编为一佐领。此佐领内、已有旧管官员、不必再设。其护军校、前锋、护军、骁骑、俱照察哈尔例补充。从之。
  • 庚午。贵州提督陈奇、以老病乞休。慰留之。
  • 辛未。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壬申。上御太和门视朝。文武升转各官谢恩
  • 癸酉。理藩院以效力年久拨什库等引见。上曰、伊等于事务何如。侍郎文达奏曰、伊等未为司官、不曾办事。上曰、办事在人、何论曾为司官。即如文达、虽身为侍郎、事情尚多未晓。阿喇尼、原系侍卫、从未办事、自授理藩院尚书时、即能通晓事务、甚是勤劳。原任都统纪尔他布、擢授兵部尚书、观其办事亦优。朕临御多年、何事未历。部院诸臣、欲宽人罪、却不务求允当、而故拟过重、直待驳回、旋即改为无罪。或注意在此、而饰词在彼、实欲为此、而伴托为彼、此等处最多。大凡经理事务、须以持平为当。此引见诸人、曾为拨什库、差遣年久、熟知蒙古性情、与地方形势。俟理藩院主事缺出、将伊等一并选择具奏
  • 甲戌。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 予福建阵亡杭州佐领萨尔泰、祭葬如例
  • 乙亥。上巡幸塞外。命皇长子允禔、皇三子允祉、皇四子胤禛皇五子允祺、皇七子允祐、皇八子允祀、随驾。是日启行。驻跸汤山。
  • 丙子。上驻跸怀柔县罗山屯。
  • 丁丑。上驻跸密云县南沈庄
 卷之一百五十三 ↑返回顶部 卷之一百五十五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