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朝實錄/卷之15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一百五十三 康熙朝實錄
卷之一百五十四
卷之一百五十五 

康熙三十一年。壬申。夏。四月。庚辰朔享太廟。遣領侍衛內大臣公舅舅佟國維行禮。

  • 調正紅旗蒙古都統希福、為滿洲都統升護軍統領護巴、為正紅旗蒙古都統。護軍參領蘇丹、為正紅旗護軍統領。
  • 甲申。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刑部等衙門、議覆戶部尚書庫勒納、禮部尚書熊賜履等、察審原任河道總督王新命、借用庫銀一案、應將王新命、照監守自盜律擬罪。同知陳良謨、侵盜庫銀、應斬。守備李又隆、私借庫銀、應絞。濟甯道韓作棟、私借庫銀、已經還補、應革職、減等枷號。得㫖、王新命等、俱從寬免罪。著革職、
  • 添設雲南大理府城守遊擊一員、守備一員、千總二員、把總四員。從雲南貴州總督范承勳請也。
  • 予故原任廣東副都統巴喀、祭葬如例。
  • 乙酉。升護軍參領覺羅安圖、為正紅旗蒙古副都統。
  • 升大理寺少卿李錦、為光祿寺卿
  • 旌表湖廣節婦歐陽氏、給銀建坊如例
  • 丙戌旌表山西汾陽縣孝子魏之憲、廬墓多年、孝思彌篤、給銀建坊如例
  • 丁亥。予故二等精奇尼哈番德爾格爾、祭葬如例
  • 升雲南劍川營副將馬聲、為雲南永北總兵官。
  • 己丑。上奉皇太后、自暢春園回宮
  • 諭戶部、西安鳳翔所屬州縣、因遇饑饉、已全蠲一歲錢糧。今動支戶部庫銀一百萬兩、速送至陝西、以備散給軍需、賑濟饑民、庶於地方大有裨益。流民亦可復還原籍矣
  • 旌表湖廣湘陰縣節婦黃氏、給銀建坊如例
  • 辛卯。升貴州黔西副將謝英、為貴州威甯總兵官
  • 壬辰。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癸巳。命兵部尚書索諾和、內閣學士德珠、往查山西平陽府以西、被災未報地方。賑濟饑民。
  • 升內閣侍讀學士戴通、為大理寺卿
  • 甲午。上巡視畿甸田禾。駐蹕通州新各莊。
  • 乙未。上回宮。
  • 丙申。孝端文皇后忌辰。遣官祭昭陵。
  • 丁酉。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諭大學士等、陝西西安、鳳翔、饑荒、朕夙夜軫念、有從陝西往來人員、必親加詢問。頃四川巡撫噶爾圖、來京陛見。問所過陝西州縣情形。噶爾圖奏稱西鳳二府、百姓流亡者多。朕聞之不勝惻然。應作何賑濟、使饑民即遍沾實惠。爾等與九卿詳加確議、即日具奏。尋大學士九卿等、遵諭議覆、陝西賑濟事宜、應再遣大臣、會同該督撫、不論撥解銀兩、及運送米石、於被災州縣、酌量人民多寡作速通行給散、事後奏銷、務使均沾實惠。隨命戶部尚書王騭、工部尚書沙穆哈、前往賑濟
  • 戊戌。上移駐瀛台。
  • 諭大學士等、喀爾喀王貝勒、貝子、公、台吉等、向未入覲、京師初次來朝者、仍依原賞喀爾喀之例給之。若曾經入覲一次、已蒙錫予而復來者、皆準四十九旗例頒賚。其下理藩院註冊、著為定例遵行。
  • 升太僕寺卿嚴曾榘、為通政使司通政使
  • 鄂爾多斯和碩親王古魯故。遣官致祭
  • 己亥。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兵部督捕侍郎席珠、以啟奏逃人事件、失查原案、奏對不明。命降三級隨旗上朝
  • 喀爾喀固山貝子達裏、因老疾乞休、以其子阿海成本、襲替
  • 庚子。升廣西按察使唐宗堯、為河南布政使司布政使
  • 河道總督靳輔疏言、請復建新莊閘以利運道。又仲家閘之下、陶家莊地方、應添造一閘使兩閘行運、互相洩瀉、尤於黃中兩河大有裨益、下部議行
  • 辛丑。上御瀛台內豐澤園澄懷堂召尚書庫勒納、馬齊等入。上曰、頃爾等進來時、曾見朕所種稻田耶諸臣奏曰、曾見過稻苗已長尺許矣此時如此茂盛、實未有也上曰、朕初種稻時見有於六月時即成熟者命取收藏作種歷年播種亦皆至六月成熟、故此時若此茂盛若尋常成熟之稻、未有能如此茂盛者朕巡省南方時將江南香稻、暨菱角帶來此處栽種北方地寒未能結實、一遇霜降遂至不收南方雖有霜雪、然地氣溫暖、無損于田苗諺雲、清明霜、穀雨雪言不足為害也。總之南北地氣不同節候各異、寒暑之遲早、全視太陽之遠近、所以赤道度數最宜詳審欲定南北之向、惟以太陽正午所到之處為准即指南針、亦不能無偏。設有鐵器在旁、則針為所引亦復不准此是一定之理。今將一片石、以繩懸之、使之旋轉、俟其既定、刻記所向南北復動如前、其所向南北、仍復不變即此可思其理所以凡物皆有自然一定之理。庫勒納奏曰、聞黑龍江日長夜短、雖晚日落、不至甚暗、不知何故。上曰、黑龍江、極東北之地、日出日入皆近東北方、所以黑龍江夜短、日落亦不甚暗。又命看澄懷堂後院所栽脩竹。前院盆內所栽人參。及各種花卉上指示曰、北方地寒風高無如此大竹。此系朕親視栽植、每年培養得法、所以如許長大由此觀之、天下無不可養成之物也
  • 予故蒙古副都統羅滿色、祭葬如例。
  • 壬寅。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乙巳。調戶部左侍郎博際、為兵部督捕左侍郎以戶部管右侍郎事凱音布、為左侍郎。升內閣學士思格色、為戶部右侍郎
  • 議政王大臣等議覆、甯古塔將軍佟寶等疏言圖什屯四十里外有白都訥地方、系水陸通衢、可以開墾田土。應於此地、修造木城一座。席北、卦爾察等所住鄉村、於此處甚近俟城工完日、由水路搬移。查前議、科爾沁之王台吉等、將所屬席北、卦爾察、打虎兒等、一萬四千四百五十八丁進獻。內可以披甲當差者、一萬一千八百五十餘名、分於上三旗安置。今議、齊齊哈爾、最為緊要形勝之地、應於席北、卦爾察、打虎兒內、揀選強壯者一千名、令其披甲、並附丁二千名、一同鎮守齊齊哈爾地方。令副都統品級馬補代管轄。兩翼各設一防守尉、每旗各設防禦一員、俱屬將軍薩布素、統領管攝。白都訥地方、修造木城一座。將席北卦爾察打虎兒內揀選強壯者二千名、令其披甲即住所造新城令副都統巴爾達、到彼教訓管轄。兩翼各設一防守尉、每旗各設防禦一員、俱屬將軍佟寶統領管攝再將席北卦爾察內與烏喇相近居住者揀選三千名、移住烏喇地方令一千名披甲、二千名為附丁。從之
  • 旌表江南烈婦劉子明妻傅氏逼嫁不從、自刎完節。給銀建坊如例
  • 丙午。升通政使法爾哈、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 戊申。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升少詹事胡什塔為光祿寺卿
  • 大學士王熙、以老病乞休。慰留之
  • 己酉。偏沅巡撫王梁疏報丈量田地新增六萬六千一百六十餘頃增額賦銀二十六萬三千三百餘兩。增漕南等米共九萬四千六百餘石。下部知之。

五月。庚戌朔。諭戶部尚書馬齊、侍郎凱音布、聞山西平陽府等處雨澤沾足牟麥豐收、其值必賤可遣賢能官員、往彼購買預為積貯不惟有益於民、異日倘有需用時、得所資矣。隨命兵部右侍郎王維珍、前往料理

  • 諭大學士等、遣往察看黃河之前鋒統領碩鼐等差回奏稱察看黃河、自寧夏至潼關、皆可舟運、但龍王站一處、水勢陡絕、湍激不可行船其間由陸路起剝十里。過水陡之處、即由船運便可直至潼關西安矣。既如此、應差工部賢能司官一員會同巡撫葉穆濟、於船窩裏地方造可載百石之船二百艘、至龍王站下停泊。預為備用又聞歸化城北翁俄等山、產有材木令遣八旗鐵匠木匠、歸化城派出夫役伐木鋸板運至湖灘河朔津口造裝載一百石之船二百艘。此造船所需鐵與油麻等物自該部發往船工既畢之後、將大同米石出殺虎口、轉運至湖灘河朔津渡泊船之處俟彼時再議。造船之暇、自大同至湖灘河朔工所、其轉運之路、應察看詳明、預行料理
  • 升陝西臨洮道姜登高、為廣西按察使司按察使
  • 辛亥。諭大學士等朕思積貯米穀、最為要務。誠有所積貯、雖遇災傷、斷不致於饑餒。但小民不知儲蓄、每遇豐稔之年恣意糜費。及逢儉歲、遂底困窮。今時屆麥秋、可敕各該地方官勸諭百姓、比戶量力共相樂輸委積儲偫。州縣官將捐助者姓名與米數、註冊、秋成之後、亦仿此行焉。其春時乏食者、貸與之。至秋、照數收入以為積蓄。每年於麥穀告登之後勸勉捐輸、則數歲之間、倉廩充裕、即罹災祲民食自可不虞匱乏矣
  • 升大理寺卿戴通為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
  • 升貴州布政使蔣寅為太僕寺卿。
  • 壬子。仁孝皇后忌辰。遣官祭陵。
  • 甲寅。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乙卯。夏至。祭地於方澤。遣領侍衛內大臣索額圖行禮
  • 丁巳。升光祿寺卿胡什塔為通政使司通政使
  • 以故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佟諮詢之子佟維藩襲職
  • 戊午升製造庫郎中舒樹、為山西布政使司布政使
  • 以散秩大臣、伯舒敏為正白旗蒙古都統。
  • 予故河南南陽。總兵官史孔筆祭葬如例
  • 己未。上奉皇太后幸暢春園
  • 壬戌。遣官祭關聖帝君
  • 癸亥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丙寅。升右庶子沈圖、為光祿寺卿
  • 陝西巡撫布喀疏言、挽運甯夏糧十萬石至今未到、請敕下甘肅巡撫嚴催挽運。得㫖、凡積貯米穀總以備應急需支散賑濟。西安、鳳翔所屬被災朕心深切焦勞、因令將甯夏糧石、作速運往。布喀前任甘肅巡撫時、以寧夏道遠挽運艱難、欲將長武附近州縣之糧運去、自行陳請。隨即允行、今經數月、乃布喀詐欺愚民、輒稱百姓困苦、邀取虛名總不竭力公事、遷延推諉、竟未運到。頃調伊為西安巡撫、又向西安之民巧示情面、請敕甘肅巡撫速行挽運以陷人於罪專事奸巧、希圖名譽耽誤委任、稽遲急務、莫踰於此理應即置重典、以為邀虛名誤公事者之戒、但伊尚有未完之事、著將布喀革職。戴罪留任。寧夏等處糧石、令其俱親身照數速行運赴西安。至散賑之事、布喀停其管理總督葛思泰同差往大臣協力賑濟。倘布喀仍不作速運到稍有耽延、定置重典、決不寬宥。該部知道。
  • 予故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噶邇薩祭葬如例
  • 戊辰。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庚午。升內閣侍讀學士庸愛、為大理寺卿
  • 發殺虎口倉積貯米石、賑濟喀爾喀多羅郡王善巴屬下窮丁
  • 癸酉。兵部議覆、廣東廣西總督石琳等疏言、黎人地方丁田無多、不便設立州縣。總兵官吳啟爵所奏於黎人地方築建城垣、添設官兵之處、應無庸議。上曰、閱瓊州輿圖周圍皆服內州縣、而黎人居中。如果此處應取、古人何為將周圍取之而在內彈丸之地、反棄而不取乎。不入版圖必有深意。創立州縣、建築城垣、有累百姓。部議不准、良是。
  • 理藩院題、喀爾喀既與四十九旗同列、請照四十九旗例、給與印信。將士謝圖汗、車臣汗、親王策妄扎卜、三部落、分為三路。土謝圖汗、為北路喀爾喀。車臣汗、為東路喀爾喀。親王策妄扎卜、為西路喀爾喀。以土謝圖汗、管北路中軍事。扎薩克墨爾根濟農郡王古祿西希、管北路左翼中軍事。扎薩克信順郡王善巴管北路右翼中軍事。昆都侖博碩克圖郡王滾布管北路中左軍事。扎薩克貝勒西第希裏、管北路中右軍事。扎薩克公蘇泰伊爾登、管北路中前軍事。扎薩克公托鐸額爾德尼、管北路中後軍事。扎薩克公萬舒克管北路左翼左軍事。扎薩克台吉車木楚克納木扎爾、管北路右翼左軍事。扎薩克台吉丹津額爾德尼管北路左翼右軍事。扎薩克台吉班珠爾多爾濟、管北路右翼右軍事扎薩克達爾漢台吉巴郎、管北路左翼前軍事扎薩克台吉衛徵諾顏阿玉璽管北路右翼前軍事。扎薩克台吉李塔爾、管北路左翼後軍事。扎薩克台吉薩木濟忒、管北路右翼後軍事。扎薩克台吉墨爾根代青車陵、管北路左翼下軍事。扎薩克台吉土巴、管北路右翼下軍事。以車臣汗、管東路中軍事扎薩克額爾德尼濟農郡王納木扎爾、管東路左翼中軍事。扎薩克額爾克貝勒車布登、管東路右翼中軍事。扎薩克額爾德尼濟農貝子布達扎卜、管東路中左軍事。扎薩克伊爾登濟農貝子彭蘇克、管東路中右軍事。扎薩克達賴濟農貝子阿南達、管東路中前軍事。扎薩克車臣濟農貝子車卜登管東路中後軍事。扎薩克伊爾登濟農貝子達裏、管東路中下軍事。管理洪郭爾帶青旗務公憨都、管東路左翼前軍事扎薩克額爾德尼阿海台吉車林達什、管東路左翼後軍事。扎薩克額爾克台吉塞棱達什、管東路右翼後軍事。以親王策妄扎卜、管西路中軍事。扎薩克郡王色冷阿海、管西路左翼左軍事。扎薩克額爾德尼濟農郡王彭楚克喇卜灘管西路右翼左軍事。扎薩克察罕巴爾諾顏貝子博貝管西路右翼右軍事。扎薩克台吉額爾德尼哈灘巴圖爾滾占、管西路左翼前軍事。扎薩克車臣台吉吳爾占、管西路右翼前軍事。扎薩克墨爾根濟農台吉索諾木伊思扎卜、管西路左翼後軍事。扎薩克台吉額爾德尼滾布、管西路右翼後軍事。俱授之印信。得㫖、土謝圖汗、車臣汗、暫停給印。餘如議
  • 升安徽按察使高起龍、為四川布政使司布政使
  • 甲戌。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丁丑。以故二等精奇尼哈番德爾格爾弟歪庫、一等阿思哈尼哈番綽什喜子吳爾圖、各襲職。
  • 二等阿思哈尼哈番羅思翰、年老解退。以其子佛葆、襲替。

六月。己卯朔

  • 庚辰。調江西巡撫宋犖、為江蘇巡撫。升浙江布政使馬如龍、為江西巡撫。
  • 升鑲黃旗漢軍副都統索柱巴圖魯、為前鋒統領。
  • 癸未。予故前鋒統領穆圖、祭葬如例
  • 甲申。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議政王大臣等議覆、奉差安設口外五路驛站內大臣阿爾迪疏言、喜峰口外、設立十五站。古北口外六站。獨石口外六站。張家口外八站。殺虎口外十二站。每站安丁五十名。量給與馬匹牛羊。應如所請。其應給馬匹牛羊銀兩、差大臣前往料理。又該旗扎薩克、除公事外、不許擅動驛站。如有應動車輛、令眾扎薩克供應、照例給價。得㫖、此五路設立驛站之事、先於科爾沁、鄂爾多斯、兩路安設、即賞給買牲銀兩、以副朕軫恤蒙古人丁之意。其餘三路、俟來年會議安設。隨命科爾沁一路、著刑部尚書圖納去。鄂爾多斯一路、著內閣學士德珠去
  • 丙戌。升浙江驛傳道王興禹、為江南安徽按察使司按察使
  • 前鋒參領殷滋、以創發故。予祭葬如陣亡例
  • 戊子。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己丑。先是、遣內閣侍讀海三岱、往西寧遷歸降之羅卜藏賽音台吉、暫駐寧夏邊外。至是、理藩院題、據海三岱報稱、羅卜藏賽音台吉、已至寧夏邊外、應遣臣衙門官一員、將羅卜藏賽音台吉、及其子女屬裔、自寧夏驛送至鄂爾多斯、自鄂爾多斯、驛送歸化城附近安插。到日再議授職。從之。
  • 庚寅。升江西按察使蔣毓英、為浙江布政使司布政使
  • 癸巳。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乙未。理藩院題、科爾沁進獻席北、卦爾察、打虎兒人丁。先經議政王大臣等議、每丁賞銀八十兩。如不願領八十兩者、每丁一年給銀三兩。令查可以披甲之丁、共一萬一千八百五十餘名。此內五千七百十九丁、情願每年領銀三兩。其六千一百三十九丁、情願領銀八十兩。其老病未及年歲者、按戶各賞銀八十兩。從之
  • 戊戌。升貴州貴西道張奇抱、為江西按察使司按察使。江西驛鹽道張四教、為廣西按察使司按察使
  • 己亥。三等阿思哈尼哈番楊壽、因病解退以其子誇喀、襲替
  • 辛丑。先是、貴州巡撫衛既齊、疏報黎平府屬古州司高洞苗人金倒等、隱匿罪犯、拒捕殺死官吏。至是、衛既齊疏言、黎平府高洞苗、拒捕殺官一案、臣誤信知府張瀲、副將侯奇嵩之言、曾題明發兵。後報稱進𠞰殺苗一千一百餘人、亦經具題。今始訪聞、因張瀲、侯奇嵩、私遣兵目索財、是以苗人拒阻、致殺。張瀲等畏罪誑飾、實無拒捕之事。並無𠞰殺苗人之事。知府張瀲、副將侯奇嵩、見在嚴審。臣前輕信具題、亦難辭咎。得㫖、凡事詳慎方善。衛既齊於此事、輕率發兵。又稱將苗人殺敗、伊自行具奏。今乃雲盡屬虛妄、將人參劾、果何為耶。朕自臨御以來、未見有如此錯誤者。著遣部院堂官、會同總督詳加察審。如果系知府副將之罪、即於彼處、以軍法從事。苗人果不遵約束、亦酌量即行𠞰滅。不必往返奏聞、即行完結。尋遣吏部尚書庫勒納、內閣學士溫保、前往察審
  • 癸卯。甘肅提督孫思克疏言、台吉憨都、既與巴圖爾額爾克濟農一同來降。又與羅卜藏額林臣、祁齊克等、潛謀逃亡、欲赴策妄阿喇布坦所。隨發官兵追𠞰、至庫勒圖地方、憨都遠遁、殺其所屬四十餘人、擒獲男婦馬駝等。祁齊克自稱台吉、同謀逃遁、應正法。陣擒四十三人、隨祁齊克之九人、亦應正法。其妻子應否解京所獲馬駝器械等物、應否賞給有功官役、請㫖定奪。下部議尋議覆、祁齊克宜正法。宥其從人妻子解京。其駝馬等物、賞給有功將士。得㫖、祁齊克著免死。其妻子、亦免。解京。令與巴圖爾額爾克濟農完聚。餘如議
  • 喀爾喀鎮國公托鐸額爾德尼故遣官致祭
  • 乙巳。升護軍參領鄂緝爾、為鑲黃旗漢軍副都統
  • 旌表山東節婦齊河縣郭氏、泰安縣張氏、蒲台縣杜氏等、各給銀建坊如例
  • 丙午。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以右春坊右庶子額席赫、充日講起居注官
  • 發殺虎口等倉積貯米石、賑濟喀爾喀和碩達爾漢親王諾內等、六旗窮丁。

秋。七月。戌申朔。享太廟。遣領侍衛內大臣公舅舅佟國維行禮

  • 癸丑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丁巳。孝懿皇后忌辰。遣官祭陵
  • 以翰林院侍讀張榕端、侍講王思軾左諭德沉涵、左中允黃夢麟、編修彭甯求、陳元龍、鄭昆瑛、宋大業、劉灝、檢討顏光斆、充日講起居注官。
  • 戊午。旌表江西節婦新昌縣黃國璉妻朱氏、黃國璋妻朱氏、各給銀建坊如例
  • 己未。升左通政楊爾淑、為太僕寺卿
  • 壬戌。中元節。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暫安奉殿、孝陵、仁孝皇后、孝昭皇后、孝懿皇后陵。
  • 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貴州巡撫衛既齊疏言、土官盧君寵擾害苗民、肆行兇惡、應請革職。其長子盧大乾、素行不法、不便仍准承襲、應以次子盧大晉承襲。上諭大學士等曰、土司習俗各異、必順其性而撫治之、方為得宜。衛既齊、每拘泥書本辦事、欲強土司屈從其性。在山東居官時、朕以其有守、擢為巡撫。今觀其於土司之事、屢生釁端。此等人不可專任。著俟庫勒納等、查審完結。一併察明議奏
  • 先是、伊拉古克三胡土克圖、請自察罕托灰遷其父吳巴什、及弟子、往居松阿喇布貝勒地方。上不許。令遷歸化城。尋伊拉古克三、以其父病故、奏請安葬。上遣理藩院筆帖式常壽偕往。至是常壽報雲、伊拉古克三、渡黃河岔逸去。理藩院以聞。上命大學士等議奏。隨議覆、伊拉吉克三、曾授總領喇嘛班第之職、豢養已深、理宜效力圖報、而竟逃去、大幹法紀。或逃往達賴喇嘛處、或逃往青海處、俱未可定。應檄甘肅提督孫思克詳探。如遇彼、即行拏解。如抗拒、即行𠞰殺。青海諸台吉、亦應遣文諭知。從之。
  • 予故江蘇巡撫鄭端、祭葬如例
  • 旌表河南節婦、封邱縣張氏、陽武縣何氏、孟縣張氏、唐縣韓氏、陳留縣石氏、汝州朱氏等、各給銀建坊如例
  • 甲子。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調江西南瑞總兵官張旺、為南贛總兵官升貴州鎮遠副將葉日芳、為南瑞總兵官
  • 乙丑。旌表湖南節婦胡氏、給銀建坊如例
  • 丁卯。上奉皇太后、自暢春園回宮
  • 予故輔國公蘇嚴、祭葬立碑如例
  • 四川陝西總督葛思泰疏言、請將襄陽運送之米、所餘六萬石、散給兵丁月餉。上曰、已有㫖將布喀運送米石支給。不得貽誤。其所運米石、限九月內、盡數運至西安。如官兵月餉有誤、挽運米石踰期、即照前㫖、從重治罪
  • 己巳。喀爾喀格楚爾喀屯、以屬裔來歸。得㫖、格楚爾喀屯、既有屬裔佐領、著居口外。應附何旗安插、兵部議奏。尋議覆、上三旗遊牧地方、察哈爾內、鑲黃旗蒙古人丁缺額。應將格楚爾喀屯、及其兩孫、並屬裔一佐領、附於蒙古鑲黃旗下。至格楚爾喀屯屬裔、有佐領官阿南大、驍騎校紮木巴拉、另戶蒙古壯丁、及家下蒙古壯丁、編為一佐領。此佐領內、已有舊管官員、不必再設。其護軍校、前鋒、護軍、驍騎、俱照察哈爾例補充。從之。
  • 庚午。貴州提督陳奇、以老病乞休。慰留之。
  • 辛未。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壬申。上御太和門視朝。文武升轉各官謝恩
  • 癸酉。理藩院以效力年久撥什庫等引見。上曰、伊等於事務何如。侍郎文達奏曰、伊等未為司官、不曾辦事。上曰、辦事在人、何論曾為司官。即如文達、雖身為侍郎、事情尚多未曉。阿喇尼、原系侍衛、從未辦事、自授理藩院尚書時、即能通曉事務、甚是勤勞。原任都統紀爾他布、擢授兵部尚書、觀其辦事亦優。朕臨御多年、何事未曆。部院諸臣、欲寬人罪、卻不務求允當、而故擬過重、直待駁回、旋即改為無罪。或注意在此、而飾詞在彼、實欲為此、而伴托為彼、此等處最多。大凡經理事務、須以持平為當。此引見諸人、曾為撥什庫、差遣年久、熟知蒙古性情、與地方形勢。俟理藩院主事缺出、將伊等一併選擇具奏
  • 甲戌。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予福建陣亡杭州佐領薩爾泰、祭葬如例
  • 乙亥。上巡幸塞外。命皇長子允禔、皇三子允祉、皇四子胤禛皇五子允祺、皇七子允祐、皇八子允禩、隨駕。是日啟行。駐蹕湯山。
  • 丙子。上駐蹕懷柔縣羅山屯。
  • 丁丑。上駐蹕密雲縣南沈莊
 卷之一百五十三 ↑返回頂部 卷之一百五十五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