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小史/卷07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 明朝小史
卷七
卷八 

卷七•正统纪(后改天顺)[编辑]

小儿谣[编辑]

帝时大旱,京师小儿为土龙祷雨,拜而歌曰:雨滞雨渧,城隍土地。雨若再来,还我土地。成群呼噪,不知所起。未几有监国即位之举,继有复辟之事。解者谓雨渧者乃与弟,城隍乃郕王,再来还土地,即复辟也。其谣之验如是。

岂敢有须[编辑]

户部侍郎王祐,出入太监王振之门,祐貌美而无须,善伺候振颜色,振甚眷之。一日问祐曰:王侍郎尔何无须?对云:老爹无须,儿子岂敢有须?

{艸曳}字[编辑]

十年进士登科录,凡天字皆作{艸曳}。

无处不三阳[编辑]

帝在位,京师春帖有曰:雨露有恩沾万物,乾坤无处不三阳。后三内阁皆姓杨,遂符其意。

万年春[编辑]

帝时京师印卖春帖,尝祝圣词曰:金台千古地,正统万年春。

目眚[编辑]

四年己未科,帝欲取昆山张和为状元,密使小黄门至其邸觇其仪貌,报有目眚,遂置二甲第一名。

减场[编辑]

九年甲子科,四川乡试,头场止五篇,时谓之减场。

死举人俱赐进士[编辑]

天顺七年癸未科二月,会试场屋灾,试官俱越墙免,举人焚死者九十馀人,上怜之,赐死者俱进士。

徇情榜诗[编辑]

天顺初,会试同考官多出于权贵所荐引,及揭晓日,录文谬误,去取徇情,谤议汹汹。无名诗词,纷然杂出。一排律云:圣主开科取俊良,主司迷谬更荒唐。薛瑄性理难包括,钱溥春秋欠主张。吴节只知贪贿赂,孙贤全不晓文章。问仁既是无颜子,配祭如何有太王。告子冒名当问罪,周公系井亦非尝。阁老贤郎真慷慨,总兵令侄独轩昂。榜上有名离不羡,至公堂作至私堂。盖许道中之子及石亨之侄,皆以私取,而录文则《论语》题,节去颜子起克己复礼为仁,孟义本公都子之言而云告子,故侍中备言之。

夺门功次[编辑]

帝复辟之初,凡与拥戴者皆得升职,谓之夺门功次。每早鸿胪宣谢恩姓名,辄以此为号。

发异[编辑]

太傅胡濙,字源洁,直隶常州府人,生而发白如雪,至弥月乃黑。

瑞颖[编辑]

三年六月,西域撒马儿罕遣使进良马,色玄,蹄额皆白,赐名瑞颖,诏画史图之。

石羊鸣[编辑]

武功伯徐有贞被谪金齿,路过一寺,见老僧治果茗远迎于道,武功讶而问焉。僧曰:吾寺有石羊,若有异人君子至,则鸣。宋时一鸣有苏相至,至昨夕复鸣而公适至。知为异人,故治果茗以进。

输谷旌义[编辑]

帝在位,民间有输谷一千二百石者,遣行人赍玺书旌义之,表其门云。

真命天子[编辑]

帝北狩时在虏中,虏中人欲谋害之,彼见夜夜帝处火光烛天,遣人问之,寻复不见。又大雪中帝所居独无雪,以为真命天子,逆寝此意,委心事焉。

龌龊胡子[编辑]

帝复位,岳正进对尽言,甚至语唾鼻息,溅触御衣,亦不自觉。帝谕侍臣曰:龌龊胡子,对吾言指手画脚。以是遂至疏远。

锁定侯[编辑]

帝以石亨夺门功次,封忠国公,欲谋变,会其子生未弥月,上召见,摩儿顶曰虎儿也,善抚之。命左右取金锁系儿项,名曰锁定侯,盖隐寓意也。

籍名刺为一帙[编辑]

天顺初石亨窃权,稍祸近,欲免无计。其门客谢昭者,仿觷教蔡招龟山故事,教以征临川处士吴与弼以收士望。弼至,朝廷遇以重礼,权贵宦寺。公卿士夫皆往候之。初相见时,官无尊卑,与弼皆称大人。既而见势要者□迎接逾礼,见进士以下止称秀才,或不送出门,而受中贵权要厚赆,辄造门拜谢。又籍朝绅名刺为一帙,语人曰:傅诸子孙,见一时之荣。识者鄙之。

走解[编辑]

帝尝于五月五日赐文武官走骠骑于后苑,其制骑马执旗引于前,一人驰马继出,呈艺于马上。或上或下,或左或右,腾掷矫捷,人马相得。如此者数百骑,后乃为胡服击鹰走狗围猎状,终场日走解。

提学[编辑]

帝在位,户部尚书黄福,言天下提校,宜得实才,乃设提调学校之官,以宪臣为之,赐玺书以行。此提学之始。

宦官先生[编辑]

内侍王振耑权,公卿皆屈于门下,帝呼必曰先生。

胡子爷爷[编辑]

陈谥,苏州吴县人,为都御史,巡抚陕西时,用法宽平,临事简易,民信爱之。民之父母及身有疾者,发愿为公舁轿,则不事医药祈祷,辄愈。一出行,台人争舁之,虽禁不息也。及公去,有图其像以奉香火者,以其美髯鬛,呼为胡子爷爷。

不类所闻[编辑]

丙辰状元周旋,温州永嘉人。廷试后,阁老预定第一甲三人候读卷,时问同在内诸公云:周旋仪貌何如?或以丰美对。阁老喜,及傅胪不类所闻,盖丰美者严州周瑄,听之不真而误对耳。

仅二竹丁[编辑]

刑部尚书轩𫐐,为浙江廉使时,考满归家,仅二竹丁。及此致仕辞朝,帝问曰:仅二竹丁是汝耶?厚赐彩币。

可惜此老[编辑]

南京刑部尚书耿九成卒,帝闻之,叹曰:可惜此老。

阴阳神灵[编辑]

帝北狩时,每筮决于山西安邑仝寅,屡验。及复位,召官之,辞不受,乃范金《阴阳神灵》四字,为筮钱十有八,贮牙盒赐之。

满腹经纶[编辑]

李西涯、程篁墩少小时俱以神童被荐,帝亲试之,对句曰:螃蟹一身甲胄。程应声曰:凤凰遍体文章。帝加称赏。李尚伏地,徐对曰:蜘蛛满腹经纶。帝异之曰:是儿他日必作宰相。俱赐宝镪而出,后李出入馆阁四十年。

金气沴应[编辑]

武功伯徐有贞方被殊眷,钱原博谓曰:公气甚不佳,适与天气合,公将不免。武功曰:奈何?钱曰:天上金气甚沴,应当在公。既而果罹其咎。

儒释道三及第[编辑]

戊辰廷试前一日,上梦儒释道三人来见,及传胪,状元彭时乃儒士,榜眼陈鉴尝为神乐观道童,探花岳正尝为庆寿寺书记,亦一奇事。

驮官人[编辑]

曹钦逆谋既就,时遍觅大臣杀之,惟都御史寇深遇害。及执宰相李贤,频拟以刃而释之。索尚书王翱甚急,王在一室,窘计无措,主事朱文范长大有力,遽负王奔去,始得免,后擢主事于要津,时呼为驮官人。

试文不以完篇[编辑]

孙鼎,江西吉安人,天顺初提学南畿,生徒诚服。所历戒毋侯迓,舟行到学舍傍,数夫肩小舆猝入,无知者。师弟子既集,便令阖门试之,试文不以完篇,被题数首,随阅随差次之。比毕,诸生犹在堂,而已发文案,私请竟无所入。

一目失明[编辑]

帝后钱氏,燕山右护卫人,上北狩,每夜瞻北斗哀号吁天,拜祈驾还,倦则即地卧,未尝就寝。自是一肢为痿不起,以哭泣太多,一目为之失明。

六善阁老[编辑]

天顺中,吏部荐岳正有宰相才,召见文华殿。上遥见正仪观,即喜曰善,登殿又日善善。问年几何矣?曰四十,曰中年殊精力甚善。又问家安在?对曰臣淳县人,曰又北方人,甚善。问读何经,对曰《尚书》。问举进士何科,对曰正统十三年。上愈喜曰:又臣故所取士更善。因命为内阁,时呼六善阁老。

骤风飘本[编辑]

御史王翰,吴人也,景泰中曾上疏劝易储,与禁锢南城事甚力。帝复辟,又数言易储与禁锢非是,且力攻于谦,及其党不已,帝甚悦之,时见赏赐,谓行将大用翰。一日帝御文华殿便室,庋驾历朝章疏,凡留中者俱在焉。忽骤风飘二本,宛转上前,取阅之,乃翰劝景皇易储及禁锢事。急宣翰至,翰谓复蒙赏赐,趋赴之。及至,帝发示前疏曰:此非尔笔乎?翰颡出血求死,上命引出付法司诛之。


 卷六 ↑返回顶部 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