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小史/卷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六 明朝小史
卷七
卷八 

卷七•正統紀(後改天順)[編輯]

小兒謠[編輯]

帝時大旱,京師小兒為土龍禱雨,拜而歌曰:雨滯雨渧,城隍土地。雨若再來,還我土地。成群呼噪,不知所起。未幾有監國即位之舉,繼有復辟之事。解者謂雨渧者乃與弟,城隍乃郕王,再來還土地,即復辟也。其謠之驗如是。

豈敢有鬚[編輯]

戶部侍郎王祐,出入太監王振之門,祐貌美而無鬚,善伺候振顏色,振甚眷之。一日問祐曰:王侍郎爾何無鬚?對云:老爹無鬚,兒子豈敢有鬚?

{艸曳}字[編輯]

十年進士登科錄,凡天字皆作{艸曳}。

無處不三陽[編輯]

帝在位,京師春帖有曰:雨露有恩沾萬物,乾坤無處不三陽。後三內閣皆姓楊,遂符其意。

萬年春[編輯]

帝時京師印賣春帖,嘗祝聖詞曰:金台千古地,正統萬年春。

目眚[編輯]

四年己未科,帝欲取崑山張和為狀元,密使小黃門至其邸覘其儀貌,報有目眚,遂置二甲第一名。

減場[編輯]

九年甲子科,四川鄉試,頭場止五篇,時謂之減場。

死舉人俱賜進士[編輯]

天順七年癸未科二月,會試場屋災,試官俱越牆免,舉人焚死者九十餘人,上憐之,賜死者俱進士。

徇情榜詩[編輯]

天順初,會試同考官多出於權貴所薦引,及揭曉日,錄文謬誤,去取徇情,謗議洶洶。無名詩詞,紛然雜出。一排律云:聖主開科取俊良,主司迷謬更荒唐。薛瑄性理難包括,錢溥春秋欠主張。吳節只知貪賄賂,孫賢全不曉文章。問仁既是無顏子,配祭如何有太王。告子冒名當問罪,周公係井亦非嘗。閣老賢郎真慷慨,總兵令侄獨軒昂。榜上有名離不羨,至公堂作至私堂。蓋許道中之子及石亨之侄,皆以私取,而錄文則《論語》題,節去顏子起克己復禮為仁,孟義本公都子之言而云告子,故侍中備言之。

奪門功次[編輯]

帝復辟之初,凡與擁戴者皆得升職,謂之奪門功次。每早鴻臚宣謝恩姓名,輒以此為號。

髮異[編輯]

太傅胡濙,字源潔,直隸常州府人,生而髮白如雪,至彌月乃黑。

瑞穎[編輯]

三年六月,西域撒馬兒罕遣使進良馬,色玄,蹄額皆白,賜名瑞穎,詔畫史圖之。

石羊鳴[編輯]

武功伯徐有貞被謫金齒,路過一寺,見老僧治果茗遠迎於道,武功訝而問焉。僧曰:吾寺有石羊,若有異人君子至,則鳴。宋時一鳴有蘇相至,至昨夕復鳴而公適至。知為異人,故治果茗以進。

輸穀旌義[編輯]

帝在位,民間有輸穀一千二百石者,遣行人齎璽書旌義之,表其門云。

真命天子[編輯]

帝北狩時在虜中,虜中人慾謀害之,彼見夜夜帝處火光燭天,遣人問之,尋復不見。又大雪中帝所居獨無雪,以為真命天子,逆寢此意,委心事焉。

齷齪鬍子[編輯]

帝復位,岳正進對盡言,甚至語唾鼻息,濺觸御衣,亦不自覺。帝諭侍臣曰:齷齪鬍子,對吾言指手畫腳。以是遂至疏遠。

鎖定侯[編輯]

帝以石亨奪門功次,封忠國公,欲謀變,會其子生未彌月,上召見,摩兒頂曰虎兒也,善撫之。命左右取金鎖繫兒項,名曰鎖定侯,蓋隱寓意也。

籍名刺為一帙[編輯]

天順初石亨竊權,稍禍近,欲免無計。其門客謝昭者,仿觷教蔡招龜山故事,教以徵臨川處士吳與弼以收士望。弼至,朝廷遇以重禮,權貴宦寺。公卿士夫皆往候之。初相見時,官無尊卑,與弼皆稱大人。既而見勢要者□迎接逾禮,見進士以下止稱秀才,或不送出門,而受中貴權要厚贐,輒造門拜謝。又籍朝紳名刺為一帙,語人曰:傅諸子孫,見一時之榮。識者鄙之。

走解[編輯]

帝嘗於五月五日賜文武官走驃騎於後苑,其制騎馬執旗引於前,一人馳馬繼出,呈藝於馬上。或上或下,或左或右,騰擲矯捷,人馬相得。如此者數百騎,後乃為胡服擊鷹走狗圍獵狀,終場日走解。

提學[編輯]

帝在位,戶部尚書黃福,言天下提校,宜得實才,乃設提調學校之官,以憲臣為之,賜璽書以行。此提學之始。

宦官先生[編輯]

內侍王振耑權,公卿皆屈於門下,帝呼必曰先生。

鬍子爺爺[編輯]

陳諡,蘇州吳縣人,為都御史,巡撫陝西時,用法寬平,臨事簡易,民信愛之。民之父母及身有疾者,發願為公舁轎,則不事醫藥祈禱,輒愈。一出行,台人爭舁之,雖禁不息也。及公去,有圖其像以奉香火者,以其美髯鬛,呼為鬍子爺爺。

不類所聞[編輯]

丙辰狀元周旋,溫州永嘉人。廷試後,閣老預定第一甲三人候讀卷,時問同在內諸公云:周旋儀貌何如?或以豐美對。閣老喜,及傅臚不類所聞,蓋豐美者嚴州周瑄,聽之不真而誤對耳。

僅二竹丁[編輯]

刑部尚書軒輗,為浙江廉使時,考滿歸家,僅二竹丁。及此致仕辭朝,帝問曰:僅二竹丁是汝耶?厚賜彩幣。

可惜此老[編輯]

南京刑部尚書耿九成卒,帝聞之,歎曰:可惜此老。

陰陽神靈[編輯]

帝北狩時,每筮決於山西安邑仝寅,屢驗。及復位,召官之,辭不受,乃範金《陰陽神靈》四字,為筮錢十有八,貯牙盒賜之。

滿腹經綸[編輯]

李西涯、程篁墩少小時俱以神童被薦,帝親試之,對句曰:螃蟹一身甲冑。程應聲曰:鳳凰遍體文章。帝加稱賞。李尚伏地,徐對曰:蜘蛛滿腹經綸。帝異之曰:是兒他日必作宰相。俱賜寶鏹而出,後李出入館閣四十年。

金氣沴應[編輯]

武功伯徐有貞方被殊眷,錢原博謂曰:公氣甚不佳,適與天氣合,公將不免。武功曰:奈何?錢曰:天上金氣甚沴,應當在公。既而果罹其咎。

儒釋道三及第[編輯]

戊辰廷試前一日,上夢儒釋道三人來見,及傳臚,狀元彭時乃儒士,榜眼陳鑒嘗為神樂觀道童,探花岳正嘗為慶壽寺書記,亦一奇事。

馱官人[編輯]

曹欽逆謀既就,時遍覓大臣殺之,惟都御史寇深遇害。及執宰相李賢,頻擬以刃而釋之。索尚書王翱甚急,王在一室,窘計無措,主事朱文範長大有力,遽負王奔去,始得免,後擢主事於要津,時呼為馱官人。

試文不以完篇[編輯]

孫鼎,江西吉安人,天順初提學南畿,生徒誠服。所曆戒毋侯迓,舟行到學舍傍,數夫肩小輿猝入,無知者。師弟子既集,便令闔門試之,試文不以完篇,被題數首,隨閱隨差次之。比畢,諸生猶在堂,而已發文案,私請竟無所入。

一目失明[編輯]

帝後錢氏,燕山右護衛人,上北狩,每夜瞻北斗哀號籲天,拜祈駕還,倦則即地臥,未嘗就寢。自是一肢為痿不起,以哭泣太多,一目為之失明。

六善閣老[編輯]

天順中,吏部薦岳正有宰相才,召見文華殿。上遙見正儀觀,即喜曰善,登殿又日善善。問年幾何矣?曰四十,曰中年殊精力甚善。又問家安在?對曰臣淳縣人,曰又北方人,甚善。問讀何經,對曰《尚書》。問舉進士何科,對曰正統十三年。上愈喜曰:又臣故所取士更善。因命為內閣,時呼六善閣老。

驟風飄本[編輯]

御史王翰,吳人也,景泰中曾上疏勸易儲,與禁錮南城事甚力。帝復辟,又數言易儲與禁錮非是,且力攻于謙,及其黨不已,帝甚悅之,時見賞賜,謂行將大用翰。一日帝御文華殿便室,庋駕曆朝章疏,凡留中者俱在焉。忽驟風飄二本,宛轉上前,取閱之,乃翰勸景皇易儲及禁錮事。急宣翰至,翰謂復蒙賞賜,趨赴之。及至,帝發示前疏曰:此非爾筆乎?翰顙出血求死,上命引出付法司誅之。


 卷六 ↑返回頂部 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