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书/卷010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帝纪第九 晋书
卷十 帝纪第十
志第一 

安帝[编辑]

  安皇帝讳德宗,字德宗,孝武帝长子也。太元十二年八月辛巳,立为皇太子。二十一年九月庚申,孝武帝崩。辛酉,太子即皇帝位,大赦。癸亥,以司徒、会稽王道子为太傅,摄政。冬十月甲申。葬孝武皇帝于隆平陵。大雪。


  隆安元年春正月己亥朔,帝加元服,改元,增文武位一等。太傅、会稽王道子稽首归政。以尚书右仆射王珣为尚书令,领军将军王国宝为尚书左仆射。

  二月,吕光将秃发乌孤自称大都督、大单于,国号南凉。击光将窦苟于金昌[1],大破之。甲寅,尊皇太后李氏为皇太后。戊午[2],立皇后王氏。

  三月,吕光子纂为乞伏干归所败。光建康太守段业自号凉州牧。慕容宝败魏师于蓟。

  夏四月甲戌,兖州刺史王恭,豫州刺史庾楷举兵,以讨尚书左仆射王国宝、建威将军王绪为名。甲申,杀国宝及绪以悦于恭,恭乃罢兵。戊子,大赦。

  五月,前司徒长史王𫷷以吴郡反,王恭讨平之。慕容宝将慕容详僭即皇帝位于中山,宝奔黄龙。

  秋八月,吕光为其仆射杨轨、散骑常侍郭黁所攻,光子纂击走之。

  九月,慕容宝将慕容麟斩慕容祥于中山,因僭即皇帝位。

  冬十月,慕容麟为魏师所败。[3]


  二年春三月,龙舟二灾。

  夏五月,兰汗弑慕容宝而自称大将军、昌黎王。

  秋七月,慕容宝子盛斩兰汗,僭称长乐王,摄天子位。兖州刺史王恭、豫州刺史庾楷、荆州刺史殷仲堪、广州刺史桓玄、南蛮校尉杨佺期等举兵反。

  八月,江州刺史王愉奔于临川[4]。丙子,宁朔将军邓启方及慕容德将慕容法战于管城[5],王师败绩。丙戌,慕容盛僭即皇帝位于黄龙。桓玄大败王师于白石。

  九月辛卯,加太傅、会稽王道子黄钺。遣征虏将军会稽王世子元显、前将军王珣、右将军谢琰讨桓玄等。己亥,破庾楷于牛渚。丙午,会稽王道子屯中堂,元显守石头。己酉,前将军王珣守北郊,右将军谢琰备宣阳门。辅国将军刘牢之次新亭,使子敬宣击败恭,恭奔曲阿长塘湖,湖尉收送京师,斩之。于是遣太常殷茂喻仲堪及玄,玄等走于寻阳。

  冬十月,新野言驺虞见。丙子,大赦。壬午,仲堪等盟于寻阳,推桓玄为盟主。

  十一月,以琅邪王德文为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领军将军王雅为尚书左仆射。

  十二月己丑,魏王圭即尊位,年号天兴。京兆人韦华帅襄阳流人叛[6],降于姚兴。己酉,前新安太守杜炯反于京口,会稽王世子元显讨斩之。秃发乌孤自称武威王。


  三年春正月辛酉,封宗室蕴为淮陵王。

  二月甲辰,河间王国镇薨。林邑范胡达陷日南[7]、九真,遂寇交阯,太守杜瑗讨破之。段业自称凉王。仇池公杨盛遣使称籓,献方物。

  三月己卯,追尊所生陈夫人为德皇太后。

  夏四月乙未,加尚书令王珣卫将军,以会稽王世子元显为扬州刺史。

  六月戊子,以琅邪王德文为司徒。慕容德陷青州,害龙骧将军辟闾浑,遂僭即皇帝位于广固。

  秋八月,秃发乌孤死,其弟利鹿孤嗣伪位。

  冬十月,姚兴陷洛阳,执河南太守辛恭靖。[8]

  十一月甲寅,妖贼孙恩陷会稽,内史王凝之死之,吴国内史桓谦、临海太守新蔡王崇、义兴太守魏隐并委官而遁[9],吴兴太守谢邈、永嘉太守司马逸皆遇害[10]。遣卫将军谢琰、辅国将军刘牢之逆击,走之。

  十二月,桓玄袭江陵,荆州刺史殷仲堪、南蛮校尉杨佺期并遇害。吕光立其太子绍为天王,自号太上皇。是日,光死,吕纂弑绍而自立。

  是岁,荆州大水,平地三丈。


  四年春正月乙亥,大赦。

  二月己丑,有星孛于奎娄,进至紫微。

  三月,彗星见于太微。

  夏四月,地震。孙恩寇浃口。

  五月丙寅,散骑常侍、卫将军、东亭侯王珣卒。己卯,会稽内史谢琰为孙恩所败,死之。恩转寇临海。

  六月庚辰朔,日有蚀之。旱。辅国司马刘裕破恩于南山。恩将卢循陷广陵[11],死者三千馀人。以琅邪王师何澄为尚书左仆射。

  秋七月壬子,太皇太后李氏崩。丁卯,大赦。是月,姚兴伐乞伏干归,降之。

  八月丁亥,尚书右仆射王雅卒。壬寅,葬文太后于脩平陵。

  九月癸丑,地震。

  冬十一月,宁朔将军高雅之及孙恩战于馀姚,王师败绩。以扬州刺史元显为后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都督扬豫徐兖青幽冀并荆江司雍梁益交广十六州诸军事,前将军刘牢之为镇北将军,封元显子彦璋为东海王。

  十二月戊寅,有星孛于天市。

  是岁,河右诸郡奉凉武昭王李玄盛为秦凉二州牧、凉公,年号庚子。


  五年春二月丙子,孙恩复寇浃口。吕超杀吕纂,以其兄隆僭即伪位。

  三月甲寅,众星西流,历太微。

  夏五月,孙恩寇𣺣渎,吴国内史袁山松死之[12]。沮渠蒙逊杀段业,自号大都督、北凉州牧。[13]

  六月甲戌,孙恩至丹徒。乙亥,内外戒严,百官入居于省。冠军将军高素、右卫将军张崇之守石头,辅国将军刘袭栅断淮口,丹阳尹司马恢之戍南岸,冠军将军桓谦、辅国将军司马允之、游击将军毛邃备白石,左卫将军王嘏、领军将军孔安国屯中皇堂。征豫州刺史、谯王尚之卫京师。宁朔将军高雅之击孙恩于广陵之郁洲,为贼所执。

  秋七月,段玑弑慕容盛[14],盛叔父熙尽诛段氏,因僭称尊号。

  九月,吕隆降于姚兴。

  冬十月,姚兴帅师侵魏,大败而旋。

  是岁,饥,禁酒。


  元兴元年春正月庚午朔,大赦,改元。以后将军元显为骠骑大将军、征讨大都督,镇北将军刘牢之为元显前锋,前将军、谯王尚之为后部,以讨桓玄。

  二月丙午,帝戎服饯元显于西池。丁巳,遣兼侍中、齐王柔之以驺虞幡宣告荆、江二州。丁卯,桓玄败王师于姑孰,谯王尚之、齐王柔之并死之。以右将军吴隐之为都督交广二州诸军事、广州刺史。

  三月己巳,刘牢之叛降于桓玄。辛未,王师败绩于新亭,骠骑大将军、会稽王世子元显,东海王彦璋,冠军将军毛泰,游击将军毛邃并遇害。壬申,桓玄自为侍中、丞相、录尚书事,以桓谦为尚书仆射[15],迁太傅、会稽王道子于安城。玄俄又自称太尉、扬州牧,总百揆,以琅邪王德文为太宰。

  临海太守辛景击孙恩[16],斩之。是月,秃发利鹿孤死,弟辱檀嗣伪位。

  秋七月乙亥,新蔡王崇为其奴所害。

  八月庚子,尚书下舍灾。

  冬十月,冀州刺史刘轨叛奔于慕容德。

  十二月庚申,会稽王道子为桓玄所害。曲赦广陵、彭城大逆以下。


  二年春二月辛丑,建威将军刘裕破徐道覆于东阳。乙卯,桓玄自称大将军。丁巳,冀州刺史孙无终为桓玄所害。

  夏四月癸巳朔,日有蚀之。

  秋八月,玄又自号相国、楚王。

  九月,南阳太守庾仄起义兵,为玄所败。

  冬十一月壬午,玄迁帝于永安宫。癸未,移太庙神主于琅邪国。

  十二月壬辰,玄篡位,以帝为平固王。辛亥,帝蒙尘于寻阳。


  三年春二月,帝在寻阳。庚寅夜,涛水入石头,漂杀人户。乙卯,建武将军刘裕帅沛国刘毅、东海何无忌等举义兵。丙辰,斩桓玄所署徐州刺史桓修于京口,青州刺史桓弘于广陵。丁巳,义师济江。

  三月戊午,刘裕斩玄将吴甫之于江乘,斩皇甫敷于罗落。己未,玄众溃而逃。庚申,刘裕置留台,具百官。壬戌,桓玄司徒王谧推刘裕行镇军将军、徐州刺史、都督扬徐兖豫青冀幽并八州诸军事、假节。刘裕以谧领扬州刺史、录尚书事。辛酉,刘裕诛尚书左仆射王愉、愉子荆州刺史绥[17]、司州刺史温详。辛未,桓玄逼帝西上。丙戌,密诏以幽逼于玄,万机虚旷,令武陵王遵依旧典,承制总百官行事,加侍中,馀如故。并大赦谋反大逆己下,惟桓玄一祖之后不宥。

  夏四月己丑,大将军、武陵王遵称制,总万机。庚寅,帝至江陵。庚戌,辅国将军何无忌、振武将军刘道规及桓玄将庾稚[18]、何澹之战于湓口,大破之。玄复逼帝东下。

  五月癸酉,冠军将军刘毅及桓玄战于峥嵘洲,又破之。己卯,帝复幸江陵。辛巳,荆州别驾王康产、南郡太守王腾之奉帝居于南郡。壬午,督护冯迁斩桓玄于貊盘洲[19]。乘舆反正于江陵。甲申,诏曰:“奸凶篡逆,自古有之。朕不能式遏杜渐,以致播越。赖镇军将军裕英略奋发,忠勇绝世,冠军将军毅等诚心宿著,协助同嘉谋。义声既振,士庶效节,社稷载安,四海齐庆。其大赦,凡诸畏逼事屈逆命者,一无所问。”戊寅[20],奉神主人于太庙。

  闰月己丑,桓玄故将扬武将军桓振陷江陵,刘毅、何无忌退守寻阳,帝复蒙尘于贼营。

  六月,益州刺史毛璩讨伪梁州刺史桓希,斩之。

  秋七月戊申,永安皇后何氏崩。

  八月癸酉,祔葬穆帝章皇后于永平陵。

  九月,前给事中刁骋、秘书丞王迈之谋反,伏诛。

  冬十月,卢循寇广州,刺史吴隐之为循所败。执始兴相阮腆之而还[21]

  慕容德死,兄子超嗣伪位。


  义熙元年春正月,帝在江陵。南阳太守鲁宗之起义兵,袭破襄阳。己丑,刘毅次于马头。桓振以帝屯于江津。辛卯,宗之破振将温楷于柞溪,进次纪南,为振所败。振武将军刘道规击桓谦,走之。乘舆反正,帝与琅邪王幸道规舟。戊戌,诏曰:“朕以寡德,夙纂洪绪。不能缉熙遐迩,式遏奸宄。逆臣桓玄乘衅肆乱,乃诬罔天人,篡据极位。朕躬播越,沦胥荒裔,宣皇之基,眇焉以坠。赖镇军将军裕忠武英断,诚冠终古。运谋机始,贞贤协其契;抆泪誓众,义士感其心。故霜戈一挥。巨猾奔迸,三率棱威,大憝授首。而孽振倡狂,嗣凶荆郢。幸天祚社稷,义旗载捷,狡徒沮溃,朕获反正。斯实宗庙之灵,勤王之勋。岂朕一人,独享伊祜,思与亿兆,幸兹更始。其大赦,改元,唯玄振一祖及同党不在原例。赐百官爵二级[22],鳏寡孤独谷人五斛,大酺五日。”

  二月丁巳,留台备乘舆法驾,迎帝于江陵。弘农太守戴宁之、建威主簿徐惠子等谋反,伏诛。平西参军谯纵害平西将军、益州刺史毛璩,以蜀叛。

  三月,桓振复袭江陵,荆州刺史司马休之奔于襄阳。建威将军刘怀肃讨振,斩之。帝至自江陵。乙未,百官诣阙请罪。诏曰:“此非诸卿之过,其还率职。”戊戌,举章皇后哀三日,临于西堂。刘裕及何无忌等抗表逊位,不许。庚子,以琅邪王德文为大司马,武陵王遵为太保,加镇军将军刘裕为侍中、车骑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甲辰,诏曰:“自顷国难之后,人物凋残,常所供奉,犹不改旧,岂所以视人如伤,禹汤归过之诫哉!可筹量减省。”

  夏四月,刘裕旋镇京口。戊辰,饯于东堂。

  五月癸未,禁绢扇及摴蒲。游击将军、章武王秀,益州刺史司马轨之谋反,伏诛。桓玄故将桓亮、苻宏、刁预寇湘州,守将击走之。

  秋八月甲子,封临川王子脩之为会稽王。

  冬十一月,乞付干归伐仇池,仇池公杨盛大破之。

  是岁,凉武昭王玄盛遣使奉表称籓。


  二年春正月,益州刺史司马荣期击谯纵将谯子明于白帝,破之。

  夏五月,封高密王子法莲为高阳王。

  秋七月,梁州刺史杨孜敬有罪,伏诛。

  冬十月,论匡复之功,封车骑将军刘裕为豫章郡公,抚军将军刘毅南平郡公,右将军何无忌安成郡公,自馀封赏各有差。乙亥,以左将军孔安国为尚书左仆射。

  十二月,盗杀零陵太守阮野。


  三年春二月己酉,车骑将军刘裕来朝。诛东阳太守殷仲文、南蛮校尉殷叔文、晋陵太守殷道叔、永嘉太守骆球。己丑[23],大赦,除酒禁。

  夏五月,大水。

  六月,姚兴将赫连勃勃僭称天王于朔方,国号夏。

  秋七月戊戌朔,日有蚀之。汝南王遵之有罪,伏诛。

  八月,遣冠军将军刘敬宣持节监征蜀诸军事。

  冬十一月,赫连勃勃大败秃发傉檀,傉檀奔于南山。

  是岁,高云、冯跋杀慕容熙,云僭即帝位。


  四年春正月甲辰,以琅邪王德文领司徒,车骑将军刘裕为扬州刺史、录尚书事。庚申,侍中、太保、武陵王遵薨。

  夏四月,散骑常侍、尚书左仆射孔安国卒。甲午,加吏部尚书孟昶尚书左仆射。

  冬十一月癸丑[24],雷。梁州刺史杨思平有罪,弃市。癸丑,大风拔树。是月,秃发傉檀僭即凉王位。

  十二月,陈留王曹灵诞薨。


  五年春正月辛卯,大赦。庚戌,以抚军将军刘毅为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辅国将军何无忌镇南将军。庚戌,寻阳地震。

  二月,慕容超将慕容兴宗寇宿豫,阳平太守刘千载、南阳太守赵元并为贼所执。[25]

  三月己亥,大雪[26],平地数尺。车骑将军刘裕帅师伐慕容超。夏六月丙寅,震于太庙。刘裕大破慕容超于临朐。

  秋七月,姚兴将乞伏干归僭称西秦王于苑川。

  九月戊辰,离班弑高云,云将冯跋攻班,杀之[27]。跋僭即王位,仍号燕。

  冬十月,魏清河王绍弑其主圭。


  六年春正月丁亥,刘裕攻慕容超,克之,齐地悉平。是月,广州刺史卢循反,寇江州。

  三月,秃发傉檀及沮渠蒙逊战于穷泉,傉檀败绩。壬申,镇南将军、江州刺史何无忌及循战于豫章,王师败绩,无忌死之。

  夏四月,青州刺史诸葛长民、兖州刺史刘籓[28]、并州刺史刘道怜乃入卫京师。

  五月丙子,大风,拔木[29]。戊子,卫将军刘毅及卢循战于桑落洲[30],王师败绩。尚书左仆射孟昶惧,自杀。己未,大赦。乙丑,循至淮口,内外戒严。大司马、琅邪王德文都督宫城诸军事,次中皇堂,太尉刘裕次石头,梁王珍之屯南掖门,冠军将军刘敬宣屯北郊,辅国将军孟怀玉屯南岸,建武将军王仲德屯越城,广武将军刘怀默屯建阳门,淮口筑柤浦、药园、廷尉三垒以距之。丙寅,震太庙鸱尾。[31]

  秋七月庚申,卢循遁走。甲子,使辅国将军王仲德、广川太守刘钟、河间内史蒯恩等帅众追之。是月,卢循寇荆州,刺史刘道规、雍州刺史鲁宗之等败之。又破徐道覆于华容,贼复走寻阳。

  八月,姚兴将桓谦寇江陵[32],刘道规败之。

  冬十一月,蜀贼谯纵陷巴东,守将温祚、时延祖死之。

  十二月壬辰,刘裕破卢循于豫章。


  七年春二月壬午,右将军刘籓斩徐道覆于始兴,传首京师。

  夏四月,卢循走交州,刺史杜慧度斩之。

  秋七月丁卯,以荆州刺史刘道规为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冬十月,沮渠蒙逊伐凉,凉武昭王玄盛与战,败之。


  八年春二月丙子,以吴兴太守孔靖为尚书右仆射。

  三月甲寅,山阴地陷四尺,有声如雷。

  夏五月,乞伏公府弑乞伏干归,干归子炽盘诛公府[33],僭即伪位。

  六月,以平北将军鲁宗之为镇北将军。

  秋七月甲午,武陵王季度薨。庚子[34],征西大将军刘道规卒。

  八月,皇后王氏崩。辛亥,高密王纯之薨。

  九月癸酉,葬僖皇后于休平陵。己卯,太尉刘裕害右将军兖州刺史刘籓、尚书左仆射谢混。庚辰,裕矫诏曰:“刘毅苞藏祸心,构逆南夏,籓、混助乱,志肆奸宄。赖宁辅玄鉴,抚机挫锐,凶党即戮,社稷乂安。夫好生之德,所因者本,肆眚覃仁,实资玄泽。况事兴大憝,祸自元凶。其大赦天下,唯刘毅不在其例。普增文武位一等。孝顺忠义,隐滞遗逸,必令闻达。”己丑,刘裕帅师讨毅。裕参军王镇恶陷江陵城,毅自杀。

  冬十一月,沮渠蒙逊僭号河西王。

  十二月,以西陵太守朱龄石为建威将军[35]、益州刺史,帅师伐蜀。分荆州十郡置湘州。

  是岁,庐陵、南康地四震。


  九年春三月丙寅,刘裕害前将军诸葛长民及其弟辅国大将军黎民、从弟宁朔将军秀之。戊寅[36],加刘裕镇西将军、豫州刺史。林邑范胡达寇九真[37],交州刺史杜慧度斩之。

  夏四月壬戌,罢临沂、湖熟皇后脂泽田四十顷,以赐贫人,弛湖池之禁。封镇北将军鲁宗之为南阳郡公。

  秋七月,朱龄石克成都,斩谯纵,益州平。

  九月,封刘裕次子义真为桂阳公。

  冬十二月,安平王球之薨。[38]

  是岁,高句丽、倭国及西南夷铜头大师并献方物。


  十年春三月戊寅,地震。

  夏六月,乞伏炽盘帅师伐秃发傉檀,灭之。

  秋七月,淮北大风,坏庐舍。

  九月丁巳朔,日有蚀之。林邑遣使来献方物。

  是岁,城东府。


  十一年春正月,荆州刺史司马休之、雍州刺史鲁宗之并举兵贰于刘裕,裕帅师讨之。庚午,大赦。丁丑,以吏部尚书谢裕为尚书左仆射。

  二月丁未,姚兴死,子泓嗣伪位。[39]

  三月辛巳,淮陵王蕴薨。壬午,刘裕及休之战于江津,休之败,奔襄阳。

  夏四月乙卯,青、冀二州刺史刘敬宣为其参军司马道赐所害。

  五月甲申,彗星二见。甲午,休之、宗之出奔于姚泓[40]。论平蜀功,封刘裕子义隆彭城公,朱龄石丰城公。己酉,霍山崩,出铜钟六枚。秋七月丙戌,京师大水,坏太庙。辛亥晦,日有蚀之。

  八月丁未[41],尚书左仆射谢裕卒,以尚书右仆射刘穆之为尚书左仆射。

  九月己亥,大赦。


  十二年春正月,姚泓使其将鲁轨寇襄阳,雍州刺史赵伦之击走之。

  二月,加刘裕中外大都督。

  夏六月,赫连勃勃攻姚泓秦州,陷之。己酉,新除尚书令、都乡亭侯刘柳卒。

  秋八月,刘裕及琅邪王德文帅众伐姚泓。丙午,大赦。

  冬十月丙寅,姚泓将姚光以洛阳降[42]。己丑,遣兼司空、高密王恢之修谒五陵。


  十三年春正月甲戌朔,日有蚀之。

  二月,凉武昭王李玄盛薨,世子士业嗣位为凉州牧、凉公。

  三月,龙骧将军王镇恶大破姚泓将姚绍于潼关。

  夏,刘裕败魏将鹅青于河曲[43],斩青裨将阿薄干。是月,凉公李士业大败沮渠蒙逊于鲜支涧。[44]

  五月[45],刘裕克潼关。丁亥,会稽王脩之薨。六月癸亥,林邑献驯象、白鹦鹉。

  秋七月,刘裕克长安,执姚泓,收其彝器,归诸京师。南海贼徐道期陷广州,始兴相刘谦之讨平之。

  冬十一月辛未,左仆射、前将军刘穆之卒。


  十四年春正月辛巳[46],大赦。青州刺史沈田子害龙骧将军王镇恶于长安。

  夏六月,刘裕为相国,进封宋公。

  冬十月,以凉公士业为镇西将军,封酒泉公。

  十一月,赫连勃勃大败王师于青泥北。雍州刺史朱龄石焚长安宫殿,奔于潼关。寻又大溃,龄石死之。

  十二月戊寅,帝崩于东堂,时年三十七。葬休平陵。

  帝不惠,自少及长,口不能言,虽寒暑之变,无以辩也。凡所动止,皆非己出。故桓玄之纂,因此获全。初谶云“昌明之后有二帝”,刘裕将为禅代,故密使王韶之缢帝而立恭帝,以应二帝云。

恭帝[编辑]

  恭帝讳德文,字德文,安帝母弟也。初封琅邪王,历中军将军、散骑常侍、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领司徒、录尚书六条事。元兴初,迁车骑大将军。桓玄执政,进位太宰,加兖冕之服,绿綟绶。玄篡位,以帝为石阳县公,与安帝俱居寻阳。及玄败,随至江陵。玄死,桓振奄至,跃马奋戈,直至阶下,瞋目谓安帝曰:“臣门户何负国家,而屠灭若是?”帝乃下床谓振曰:“此岂我兄弟意邪!”振乃下马致拜。振平,复为琅邪王,又领徐州刺史,寻拜大司马,领司徒,加殊礼。

  义熙五年,置左右长史、司马、从事中郎四人,加羽葆鼓吹。

  十二年,诏曰:“大司马明德懋亲,大尉道勋光大,并徽序彝伦,燮和二气,髦俊引领,思佐鼎饪。而雅尚冲挹,四门弗辟,诚合大雅谦虚之道,实违急贤赞世之务。昔蒲轮载征,异人并出,东平开府,奇士向臻,济济之盛,朕有钦焉。可敕二府,依旧辟召,必将明扬俊乂,嗣轨前贤矣。”于是始辟召掾属。时太尉裕都督中外诸军,诏曰:“大司马地隆任重,亲贤莫贰。虽府受节度,可身无致敬。”

  刘裕之北征也,帝上疏,请帅所莅,启行戎路,修敬山陵。朝廷从之,乃与裕俱发。及有司以即戎不得奉辞陵庙,帝复上疏曰:“臣推毂阃外,将革寒暑,不获展情埏私心罔极。伏愿天慈,特垂听许,使臣微诚粗申,即路无恨。”许之。及姚泓灭,归于京都。

  十四年十二月戊寅,安帝崩。刘裕矫称遗诏曰[47]:“唯我有晋,诞膺明命,业隆九有,光宅四海。朕以不德,属当多难,幸赖宰辅,拯厥颠覆。仍恃保祐,克黜祸乱,遂冕旒辰极,混一六合。方凭阿衡,惟新洪业,而遘疾大渐,将遂弗兴。仰惟祖宗灵命。亲贤是荷。咨尔大司马、琅邪王,体自先皇,明德光懋,属惟储贰,众望攸集。其君临晋邦,奉系宗祀,允执其中,燮和天下。阐扬末诰,无废我高祖之景命。”是日,即帝位,大赦。


  元熙元年春正月壬辰朔,改元。以山陵未厝,不朝会。立皇后褚氏。甲午,征刘裕还朝。戊戌,有星孛于太微西籓。庚申,葬安皇帝于休平陵。帝受朝,悬而不乐。以骠骑将军刘道怜为司空。

  秋八月,刘裕移镇寿阳。以刘怀慎为前将军、北徐州刺史,镇彭城。

  九月,刘裕自解扬州。

  冬十月乙酉,裕以其子桂阳公义真为扬州刺史。

  十一月丁亥朔,日有蚀之。

  十二月辛卯[48],裕加殊礼。己卯,太史奏,黑龙四见于东方。


  二年夏六月壬戌,刘裕至于京师。傅亮承裕密旨,讽帝禅位,草诏,请帝书之。帝欣然谓左右曰:“晋氏久已失之,今复何恨。”乃书赤纸为诏。甲子,遂逊于琅邪第。刘裕以帝为零陵王,居于秣陵,行晋正朔,车旗服色一如其旧,有其文而不备其礼。帝自是之后,深虑祸机,褚后常在帝侧,饮食所资,皆出褚后,故宋人莫得伺其隙,宋永初二年九月丁丑[49],裕使后兄叔度请后;有间,兵人逾垣而入,弑帝于内房。时年三十六。谥恭皇帝,葬冲平陵。

  帝幼时性颇忍急,及在籓国,曾令善射者射马为戏。既而有人云:“马者国姓,而自杀之,不祥之甚。”帝亦悟,甚悔之。其后复深信浮屠道,铸货千万,造丈六金像,亲于瓦官寺迎之,步从十许里。安帝既不惠,帝每侍左右,消息温凉寝食之节,以恭谨闻,时人称焉。

  始,元帝以丁丑岁称晋王,置宗庙,使郭璞筮之,云“享二百年。”自丁丑至禅代之岁,年在庚申,为一百四岁。然丁丑始系西晋,庚申终入宋年,所馀惟一百有二岁耳。璞盖以百二之期促,故婉而倒之为二百也。

史评[编辑]

  史臣曰:安帝即位之辰,钟无妄之日,道子、元显并倾朝政,主昏臣乱,未有如斯不亡者也。虽有手握戎麾,心存旧国,回首无良,忽焉萧散。于是桓玄乘衅,势逾飙指,六师咸泯,只马徂迁。是以宋高非典午之臣,孙恩岂金行之寇。若乃世遇颠覆,则恭皇斯甚。于越之民,讵熏丹穴,会稽之侣,宁叹入臣。去皇屋而归来,洒丹书而不恨。夫五运攸革,三微数尽,犹高秋雕候,理之自然。观其摇落,人有为之流涟者也。

  赞曰:安承流湎,大盗斯张。恭乃寓命,他人是纲。犹存周赧,始立怀王。虚尊假号,异术同亡。

校勘记[编辑]

  1. 窦苟 原作“窦荀”。周校:光及秃发载记作“窦苟”。斠注:御览三三六引后凉录亦作“窦苟”。按:通鉴一0九亦作“窦苟”,“苟”“荀”形近易误,今据改。
  2. 甲寅至戊午 二月己巳朔,无甲寅、戊午日,此二日宜在三月。
  3. 慕容麟为魏师所败 “败”,殿本、局本作“杀”,误。魏书太祖纪、通鉴一0九并云麟败奔邺。据慕容德载记,麟后为慕容德之尚书令然后被杀,非死于此时。宋本改作“败”,今从之。
  4. 王愉 原作“王渝”。周校:“愉”误“渝”。按:下元兴三年及愉传、王恭传、会稽王道子传、通鉴一一0皆作“愉”,今据改。
  5. 邓启方 原作“邓启”。周校:天文志及慕容载记皆作“邓启方”。按:郗恢传、通鉴一一0亦均作“邓启方”,今补成一律。
  6. 韦华 原作“韦礼”。周校:姚兴载记作“韦华”。校文:载记下文尚有兼司徒韦华、右仆射韦华,张忠传及前秦载记苻坚时有黄门侍郎韦华,当即其人。按:韦华亦见宋书武纪中。今据改。
  7. 范胡达 原作“范达”,无“胡”字。周校:据四夷传当作“范胡达”。斠注:宋书良吏传亦有“胡”字。按:宋书天文志三、水经温水注并有“范胡达”。今据补“胡”字。
  8. 辛恭靖 原作“辛恭静”。周校:“恭静”当照本传作“恭靖”。按:通鉴一一一、通志一0下亦作“恭靖”,今据改。
  9. 魏隐 孙恩传作“魏傿”。校文:谢琰传作“魏鄢”。
  10. 司马逸 商榷:孙恩传作“谢逸”。考异:南史孝义传作“司马逸之”。按:宋书张进之传亦作“司马逸之”。
  11. 恩将卢循陷广陵 孙恩传、通鉴一一二皆系于下年,魏书司马睿传亦系于下年攻沪渎至郁洲之后,纪盖错前一年。
  12. 孙恩寇沪渎吴国内史袁山松死之 原脱“沪渎”二字。校文:以山松传校之,“寇”下似脱“沪渎”二字。按:丁说是。“孙恩寇沪渎”亦见孙恩传、宋书武帝纪上、通鉴一一二。今据补。
  13. 北凉州牧 周校:载记凉州牧无“北”字。按:北史北凉列传、御览一二四引北凉录同载记。
  14. 段玑弑慕容盛 “段玑”,各本作“段兴”,惟殿本作“段玑”。据慕容盛载记及御览一二五引后燕录、通鉴一一二均谓段玑与秦兴、段泰共同杀盛,则作“段玑”者是,今从殿本。
  15. 以桓谦为尚书仆射 据弘明集一二桓谦答玄论沙门敬事书署衔为“中军将军、尚书令”,广弘明集二五道宣简宰辅叙佛教隆替状亦称“尚书令桓谦”。不作“仆射”。
  16. 辛景 诸史考异:世说德行注引晋书安帝纪作“辛昺”,今纪作“辛景”,是史臣避唐讳改。
  17. 荆州刺史绥 “绥”,各本作“缓”,惟殿本作“绥”。本传及宋书南史宋武帝纪、天文志三均作“绥”,今从殿本。
  18. 桓玄将庾稚 周校:玄传“庾稚”作“庾稚祖”。按:通鉴一一三亦作“庾稚祖”。
  19. 貊盘洲 桓玄传作“枚回洲”,水经江水注、通鉴一一三、御览六六引荆南记亦均作“枚回洲”。
  20. 戊寅 戊寅后癸酉六日,而在上文己卯前,此日次失序。
  21. 阮腆之 阮裕传作“阮腆”。
  22. 赐百官爵二级 “官”,宋本及通志一0下均作“姓”,今从殿本、局本。
  23. 己丑 二月辛丑朔,无己丑,己丑为闰二月十九日。上文诛殷仲文、骆球等,通鉴一一四并系于闰月。
  24. 癸丑 是月辛卯朔,下“辛卯”应在癸丑前,系日失序。
  25. 南阳太守赵元 慕容超载记及宋书武帝纪上“南阳”并作“济南”。以地理考之,作“济南”者是。
  26. 三月己亥大雪 “己亥”原作“乙亥”。三月己丑朔,无乙亥。五行志下及宋书五行志四作“己亥”,是,今据改。
  27. 九月戊辰至冯跋攻班杀之 九月丙戌朔,无戊辰。通鉴一一五系此事于十月。“杀”,各本作“弑”,误,今据殿本及建康实录一0改。
  28. 刘藩 天文志下作“刘蕃”。
  29. 五月丙子大风拔木 丙子依日序当在下“己未”“乙丑”之下。五行志下、宋书五行志五皆云“五月壬申大风,拔北郊树”,“甲戊又风,发屋折木”,疑纪日干有误。
  30. 戊子至桑落洲 五月壬子朔,无戊子,通鉴一一五作“戊午”,以下文“己未”“乙丑”日序推之,作“戊午”者是。
  31. 丙寅震太庙鸱尾 上年书“夏六月丙寅震于太庙”,疑此为一事之误重,宋书五行志四在五年可证。
  32. 姚兴将桓谦 校文:桓玄传、宋武纪桓谦为谯纵将。
  33. 炽盘 宜依炽磐载记作“炽磐”。下同。
  34. 庚子 七月己巳朔,无庚子。通鉴一一六作“闰月”,建康实录一0作“八月”,俱有庚子,未知孰是。
  35. 西陵太守朱龄石 周校:“西陵”谯纵传作“西阳”。按宋书朱龄石传、建康实录一0及通鉴一一六俱作“西阳”。
  36. 戊寅 “戊寅”上原有“三月”二字。复出,删。
  37. 范胡达 “胡”,各本作“湖”,今从宋本,说详本卷校记〔七〕。
  38. 安平王球之薨 上年云“武陵王季度薨”,球之为季度子,作“安平王”误,元四王传并可证。
  39. 姚兴死子泓嗣伪位 姚兴实死于下年,纪误提前一年,说详通鉴考异。宋书及南史之武帝纪亦可证。
  40. 休之宗之出奔姚泓 校文:载记二人出奔皆在姚兴时,休之传亦云。然今谓奔于姚泓,盖纪误以兴死于是年二月,故休之等以五月出奔,遂属于泓耳。实则兴死在十二年,非是年。
  41. 八月丁未 八月壬子朔,无丁未。
  42. 姚光 斠注:姚泓载记“光”作“洸”。按:宋书武帝纪中、魏书姚苌传、通鉴一一七并作“洸”。
  43. 鹅青 斠注:魏书司马睿传作“娥亲”,广韵七歌:“娥,又姓”,本纪作“鹅”误。按:魏书太宗纪、刘裕传、通鉴一一八亦作“娥清”。
  44. 鲜支涧 蒙逊载记、通鉴一一八作“解支涧”。
  45. 五月 “五月”上原有“夏”字,复出,删。
  46. 正月辛巳 正月丁酉朔,无辛巳。
  47. 遗诏 各本无“遗”字,据宋本及通志一0下补。
  48. 十二月辛卯 十二月丁巳朔,无辛卯。
  49. 九月丁丑 九月丙午朔,无丁丑。
 卷九 ↑返回顶部 卷十一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