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書/卷0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帝紀第九 晉書
卷十 帝紀第十
志第一 

安帝[編輯]

  安皇帝諱德宗,字德宗,孝武帝長子也。太元十二年八月辛巳,立爲皇太子。二十一年九月庚申,孝武帝崩。辛酉,太子卽皇帝位,大赦。癸亥,以司徒、會稽王道子爲太傅,攝政。冬十月甲申。葬孝武皇帝於隆平陵。大雪。


  隆安元年春正月己亥朔,帝加元服,改元,增文武位一等。太傅、會稽王道子稽首歸政。以尚書右僕射王珣爲尚書令,領軍將軍王國寶爲尚書左僕射。

  二月,呂光將禿髮烏孤自稱大都督、大單于,國號南涼。擊光將竇苟於金昌[1],大破之。甲寅,尊皇太后李氏爲皇太后。戊午[2],立皇后王氏。

  三月,呂光子纂爲乞伏乾歸所敗。光建康太守段業自號涼州牧。慕容寶敗魏師於薊。

  夏四月甲戌,兗州刺史王恭,豫州刺史庾楷舉兵,以討尚書左僕射王國寶、建威將軍王緒爲名。甲申,殺國寶及緒以悅於恭,恭乃罷兵。戊子,大赦。

  五月,前司徒長史王廞以吳郡反,王恭討平之。慕容寶將慕容詳僭卽皇帝位於中山,寶奔黃龍。

  秋八月,呂光爲其僕射楊軌、散騎常侍郭黁所攻,光子纂擊走之。

  九月,慕容寶將慕容麟斬慕容祥於中山,因僭卽皇帝位。

  冬十月,慕容麟爲魏師所敗。[3]


  二年春三月,龍舟二災。

  夏五月,蘭汗弒慕容寶而自稱大將軍、昌黎王。

  秋七月,慕容寶子盛斬蘭汗,僭稱長樂王,攝天子位。兗州刺史王恭、豫州刺史庾楷、荊州刺史殷仲堪、廣州刺史桓玄、南蠻校尉楊佺期等舉兵反。

  八月,江州刺史王愉奔於臨川[4]。丙子,寧朔將軍鄧啓方及慕容德將慕容法戰於管城[5],王師敗績。丙戌,慕容盛僭卽皇帝位於黃龍。桓玄大敗王師於白石。

  九月辛卯,加太傅、會稽王道子黃鉞。遣征虜將軍會稽王世子元顯、前將軍王珣、右將軍謝琰討桓玄等。己亥,破庾楷於牛渚。丙午,會稽王道子屯中堂,元顯守石頭。己酉,前將軍王珣守北郊,右將軍謝琰備宣陽門。輔國將軍劉牢之次新亭,使子敬宣擊敗恭,恭奔曲阿長塘湖,湖尉收送京師,斬之。於是遣太常殷茂喻仲堪及玄,玄等走於尋陽。

  冬十月,新野言騶虞見。丙子,大赦。壬午,仲堪等盟於尋陽,推桓玄爲盟主。

  十一月,以琅邪王德文爲衛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領軍將軍王雅爲尚書左僕射。

  十二月己丑,魏王珪卽尊位,年號天興。京兆人韋華帥襄陽流人叛[6],降於姚興。己酉,前新安太守杜炯反於京口,會稽王世子元顯討斬之。禿髮烏孤自稱武威王。


  三年春正月辛酉,封宗室蘊爲淮陵王。

  二月甲辰,河間王國鎮薨。林邑范胡達陷日南[7]、九真,遂寇交阯,太守杜瑗討破之。段業自稱涼王。仇池公楊盛遣使稱籓,獻方物。

  三月己卯,追尊所生陳夫人爲德皇太后。

  夏四月乙未,加尚書令王珣衛將軍,以會稽王世子元顯爲揚州刺史。

  六月戊子,以琅邪王德文爲司徒。慕容德陷青州,害龍驤將軍辟閭渾,遂僭卽皇帝位於廣固。

  秋八月,禿髮烏孤死,其弟利鹿孤嗣偽位。

  冬十月,姚興陷洛陽,執河南太守辛恭靖。[8]

  十一月甲寅,妖賊孫恩陷會稽,內史王凝之死之,吳國內史桓謙、臨海太守新蔡王崇、義興太守魏隱並委官而遁[9],吳興太守謝邈、永嘉太守司馬逸皆遇害[10]。遣衛將軍謝琰、輔國將軍劉牢之逆擊,走之。

  十二月,桓玄襲江陵,荊州刺史殷仲堪、南蠻校尉楊佺期並遇害。呂光立其太子紹爲天王,自號太上皇。是日,光死,呂纂弒紹而自立。

  是歲,荊州大水,平地三丈。


  四年春正月乙亥,大赦。

  二月己丑,有星孛於奎婁,進至紫微。

  三月,彗星見於太微。

  夏四月,地震。孫恩寇浹口。

  五月丙寅,散騎常侍、衛將軍、東亭侯王珣卒。己卯,會稽內史謝琰爲孫恩所敗,死之。恩轉寇臨海。

  六月庚辰朔,日有蝕之。旱。輔國司馬劉裕破恩於南山。恩將盧循陷廣陵[11],死者三千餘人。以琅邪王師何澄爲尚書左僕射。

  秋七月壬子,太皇太后李氏崩。丁卯,大赦。是月,姚興伐乞伏乾歸,降之。

  八月丁亥,尚書右僕射王雅卒。壬寅,葬文太后於脩平陵。

  九月癸丑,地震。

  冬十一月,寧朔將軍高雅之及孫恩戰於餘姚,王師敗績。以揚州刺史元顯爲後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都督揚豫徐兗青幽冀幷荊江司雍梁益交廣十六州諸軍事,前將軍劉牢之爲鎮北將軍,封元顯子彥璋爲東海王。

  十二月戊寅,有星孛於天市。

  是歲,河右諸郡奉涼武昭王李玄盛爲秦涼二州牧、涼公,年號庚子。


  五年春二月丙子,孫恩復寇浹口。呂超殺呂纂,以其兄隆僭卽偽位。

  三月甲寅,衆星西流,歷太微。

  夏五月,孫恩寇𣺣瀆,吳國內史袁山松死之[12]。沮渠蒙遜殺段業,自號大都督、北涼州牧。[13]

  六月甲戌,孫恩至丹徒。乙亥,內外戒嚴,百官入居於省。冠軍將軍高素、右衛將軍張崇之守石頭,輔國將軍劉襲柵斷淮口,丹陽尹司馬恢之戍南岸,冠軍將軍桓謙、輔國將軍司馬允之、遊擊將軍毛邃備白石,左衛將軍王嘏、領軍將軍孔安國屯中皇堂。徵豫州刺史、譙王尚之衛京師。寧朔將軍高雅之擊孫恩於廣陵之郁洲,爲賊所執。

  秋七月,段璣弒慕容盛[14],盛叔父熙盡誅段氏,因僭稱尊號。

  九月,呂隆降於姚興。

  冬十月,姚興帥師侵魏,大敗而旋。

  是歲,饑,禁酒。


  元興元年春正月庚午朔,大赦,改元。以後將軍元顯爲驃騎大將軍、征討大都督,鎮北將軍劉牢之爲元顯前鋒,前將軍、譙王尚之爲後部,以討桓玄。

  二月丙午,帝戎服餞元顯於西池。丁巳,遣兼侍中、齊王柔之以騶虞幡宣告荊、江二州。丁卯,桓玄敗王師於姑孰,譙王尚之、齊王柔之並死之。以右將軍吳隱之爲都督交廣二州諸軍事、廣州刺史。

  三月己巳,劉牢之叛降於桓玄。辛未,王師敗績於新亭,驃騎大將軍、會稽王世子元顯,東海王彥璋,冠軍將軍毛泰,遊擊將軍毛邃並遇害。壬申,桓玄自爲侍中、丞相、錄尚書事,以桓謙爲尚書僕射[15],遷太傅、會稽王道子於安城。玄俄又自稱太尉、揚州牧,總百揆,以琅邪王德文爲太宰。

  臨海太守辛景擊孫恩[16],斬之。是月,禿髮利鹿孤死,弟辱檀嗣偽位。

  秋七月乙亥,新蔡王崇爲其奴所害。

  八月庚子,尚書下舍災。

  冬十月,冀州刺史劉軌叛奔於慕容德。

  十二月庚申,會稽王道子爲桓玄所害。曲赦廣陵、彭城大逆以下。


  二年春二月辛丑,建威將軍劉裕破徐道覆於東陽。乙卯,桓玄自稱大將軍。丁巳,冀州刺史孫無終爲桓玄所害。

  夏四月癸巳朔,日有蝕之。

  秋八月,玄又自號相國、楚王。

  九月,南陽太守庾仄起義兵,爲玄所敗。

  冬十一月壬午,玄遷帝於永安宮。癸未,移太廟神主於琅邪國。

  十二月壬辰,玄篡位,以帝爲平固王。辛亥,帝蒙塵於尋陽。


  三年春二月,帝在尋陽。庚寅夜,濤水入石頭,漂殺人戶。乙卯,建武將軍劉裕帥沛國劉毅、東海何無忌等舉義兵。丙辰,斬桓玄所署徐州刺史桓修於京口,青州刺史桓弘於廣陵。丁巳,義師濟江。

  三月戊午,劉裕斬玄將吳甫之於江乘,斬皇甫敷於羅落。己未,玄衆潰而逃。庚申,劉裕置留臺,具百官。壬戌,桓玄司徒王謐推劉裕行鎮軍將軍、徐州刺史、都督揚徐兗豫青冀幽幷八州諸軍事、假節。劉裕以謐領揚州刺史、錄尚書事。辛酉,劉裕誅尚書左僕射王愉、愉子荊州刺史綏[17]、司州刺史溫詳。辛未,桓玄逼帝西上。丙戌,密詔以幽逼於玄,萬機虛曠,令武陵王遵依舊典,承制總百官行事,加侍中,餘如故。幷大赦謀反大逆己下,惟桓玄一祖之後不宥。

  夏四月己丑,大將軍、武陵王遵稱制,總萬機。庚寅,帝至江陵。庚戌,輔國將軍何無忌、振武將軍劉道規及桓玄將庾稚[18]、何澹之戰於湓口,大破之。玄復逼帝東下。

  五月癸酉,冠軍將軍劉毅及桓玄戰於崢嶸洲,又破之。己卯,帝復幸江陵。辛巳,荊州別駕王康產、南郡太守王騰之奉帝居於南郡。壬午,督護馮遷斬桓玄於貊盤洲[19]。乘輿反正於江陵。甲申,詔曰:「姦凶篡逆,自古有之。朕不能式遏杜漸,以致播越。賴鎮軍將軍裕英略奮發,忠勇絕世,冠軍將軍毅等誠心宿著,協助同嘉謀。義聲旣振,士庶效節,社稷載安,四海齊慶。其大赦,凡諸畏逼事屈逆命者,一無所問。」戊寅[20],奉神主人於太廟。

  閏月己丑,桓玄故將揚武將軍桓振陷江陵,劉毅、何無忌退守尋陽,帝復蒙塵於賊營。

  六月,益州刺史毛璩討偽梁州刺史桓希,斬之。

  秋七月戊申,永安皇后何氏崩。

  八月癸酉,祔葬穆帝章皇后於永平陵。

  九月,前給事中刁騁、秘書丞王邁之謀反,伏誅。

  冬十月,盧循寇廣州,刺史吳隱之爲循所敗。執始興相阮腆之而還[21]

  慕容德死,兄子超嗣偽位。


  義熙元年春正月,帝在江陵。南陽太守魯宗之起義兵,襲破襄陽。己丑,劉毅次於馬頭。桓振以帝屯於江津。辛卯,宗之破振將溫楷於柞溪,進次紀南,爲振所敗。振武將軍劉道規擊桓謙,走之。乘輿反正,帝與琅邪王幸道規舟。戊戌,詔曰:「朕以寡德,夙纂洪緒。不能緝熙遐邇,式遏姦宄。逆臣桓玄乘釁肆亂,乃誣罔天人,篡據極位。朕躬播越,淪胥荒裔,宣皇之基,眇焉以墜。賴鎮軍將軍裕忠武英斷,誠冠終古。運謀機始,貞賢協其契;抆淚誓衆,義士感其心。故霜戈一揮。巨猾奔迸,三率棱威,大憝授首。而孽振倡狂,嗣凶荊郢。幸天祚社稷,義旗載捷,狡徒沮潰,朕獲反正。斯實宗廟之靈,勤王之勳。豈朕一人,獨享伊祜,思與億兆,幸茲更始。其大赦,改元,唯玄振一祖及同黨不在原例。賜百官爵二級[22],鰥寡孤獨穀人五斛,大酺五日。」

  二月丁巳,留臺備乘輿法駕,迎帝於江陵。弘農太守戴寧之、建威主簿徐惠子等謀反,伏誅。平西參軍譙縱害平西將軍、益州刺史毛璩,以蜀叛。

  三月,桓振復襲江陵,荊州刺史司馬休之奔於襄陽。建威將軍劉懷肅討振,斬之。帝至自江陵。乙未,百官詣闕請罪。詔曰:「此非諸卿之過,其還率職。」戊戌,舉章皇后哀三日,臨於西堂。劉裕及何無忌等抗表遜位,不許。庚子,以琅邪王德文爲大司馬,武陵王遵爲太保,加鎮軍將軍劉裕爲侍中、車騎將軍、都督中外諸軍事。甲辰,詔曰:「自頃國難之後,人物凋殘,常所供奉,猶不改舊,豈所以視人如傷,禹湯歸過之誡哉!可籌量減省。」

  夏四月,劉裕旋鎮京口。戊辰,餞於東堂。

  五月癸未,禁絹扇及摴蒲。遊擊將軍、章武王秀,益州刺史司馬軌之謀反,伏誅。桓玄故將桓亮、苻宏、刁預寇湘州,守將擊走之。

  秋八月甲子,封臨川王子脩之爲會稽王。

  冬十一月,乞付乾歸伐仇池,仇池公楊盛大破之。

  是歲,涼武昭王玄盛遣使奉表稱籓。


  二年春正月,益州刺史司馬榮期擊譙縱將譙子明於白帝,破之。

  夏五月,封高密王子法蓮爲高陽王。

  秋七月,梁州刺史楊孜敬有罪,伏誅。

  冬十月,論匡復之功,封車騎將軍劉裕爲豫章郡公,撫軍將軍劉毅南平郡公,右將軍何無忌安成郡公,自餘封賞各有差。乙亥,以左將軍孔安國爲尚書左僕射。

  十二月,盜殺零陵太守阮野。


  三年春二月己酉,車騎將軍劉裕來朝。誅東陽太守殷仲文、南蠻校尉殷叔文、晉陵太守殷道叔、永嘉太守駱球。己丑[23],大赦,除酒禁。

  夏五月,大水。

  六月,姚興將赫連勃勃僭稱天王於朔方,國號夏。

  秋七月戊戌朔,日有蝕之。汝南王遵之有罪,伏誅。

  八月,遣冠軍將軍劉敬宣持節監征蜀諸軍事。

  冬十一月,赫連勃勃大敗禿髮傉檀,傉檀奔於南山。

  是歲,高雲、馮跋殺慕容熙,雲僭卽帝位。


  四年春正月甲辰,以琅邪王德文領司徒,車騎將軍劉裕爲揚州刺史、錄尚書事。庚申,侍中、太保、武陵王遵薨。

  夏四月,散騎常侍、尚書左僕射孔安國卒。甲午,加吏部尚書孟昶尚書左僕射。

  冬十一月癸丑[24],雷。梁州刺史楊思平有罪,棄市。癸丑,大風拔樹。是月,禿髮傉檀僭卽涼王位。

  十二月,陳留王曹靈誕薨。


  五年春正月辛卯,大赦。庚戌,以撫軍將軍劉毅爲衛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加輔國將軍何無忌鎮南將軍。庚戌,尋陽地震。

  二月,慕容超將慕容興宗寇宿豫,陽平太守劉千載、南陽太守趙元並爲賊所執。[25]

  三月己亥,大雪[26],平地數尺。車騎將軍劉裕帥師伐慕容超。夏六月丙寅,震於太廟。劉裕大破慕容超於臨朐。

  秋七月,姚興將乞伏乾歸僭稱西秦王於苑川。

  九月戊辰,離班弒高雲,雲將馮跋攻班,殺之[27]。跋僭卽王位,仍號燕。

  冬十月,魏清河王紹弒其主珪。


  六年春正月丁亥,劉裕攻慕容超,克之,齊地悉平。是月,廣州刺史盧循反,寇江州。

  三月,禿髮傉檀及沮渠蒙遜戰於窮泉,傉檀敗績。壬申,鎮南將軍、江州刺史何無忌及循戰於豫章,王師敗績,無忌死之。

  夏四月,青州刺史諸葛長民、兗州刺史劉籓[28]、幷州刺史劉道憐乃入衛京師。

  五月丙子,大風,拔木[29]。戊子,衛將軍劉毅及盧循戰於桑落洲[30],王師敗績。尚書左僕射孟昶懼,自殺。己未,大赦。乙丑,循至淮口,內外戒嚴。大司馬、琅邪王德文都督宮城諸軍事,次中皇堂,太尉劉裕次石頭,梁王珍之屯南掖門,冠軍將軍劉敬宣屯北郊,輔國將軍孟懷玉屯南岸,建武將軍王仲德屯越城,廣武將軍劉懷默屯建陽門,淮口築柤浦、藥園、廷尉三壘以距之。丙寅,震太廟鴟尾。[31]

  秋七月庚申,盧循遁走。甲子,使輔國將軍王仲德、廣川太守劉鐘、河間內史蒯恩等帥衆追之。是月,盧循寇荊州,刺史劉道規、雍州刺史魯宗之等敗之。又破徐道覆於華容,賊復走尋陽。

  八月,姚興將桓謙寇江陵[32],劉道規敗之。

  冬十一月,蜀賊譙縱陷巴東,守將溫祚、時延祖死之。

  十二月壬辰,劉裕破盧循於豫章。


  七年春二月壬午,右將軍劉籓斬徐道覆於始興,傳首京師。

  夏四月,盧循走交州,刺史杜慧度斬之。

  秋七月丁卯,以荊州刺史劉道規爲征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冬十月,沮渠蒙遜伐涼,涼武昭王玄盛與戰,敗之。


  八年春二月丙子,以吳興太守孔靖爲尚書右僕射。

  三月甲寅,山陰地陷四尺,有聲如雷。

  夏五月,乞伏公府弒乞伏乾歸,乾歸子熾盤誅公府[33],僭卽偽位。

  六月,以平北將軍魯宗之爲鎮北將軍。

  秋七月甲午,武陵王季度薨。庚子[34],征西大將軍劉道規卒。

  八月,皇后王氏崩。辛亥,高密王純之薨。

  九月癸酉,葬僖皇后於休平陵。己卯,太尉劉裕害右將軍兗州刺史劉籓、尚書左僕射謝混。庚辰,裕矯詔曰:「劉毅苞藏禍心,構逆南夏,籓、混助亂,志肆姦宄。賴寧輔玄鑒,撫機挫銳,凶黨卽戮,社稷乂安。夫好生之德,所因者本,肆眚覃仁,實資玄澤。況事興大憝,禍自元兇。其大赦天下,唯劉毅不在其例。普增文武位一等。孝順忠義,隱滯遺逸,必令聞達。」己丑,劉裕帥師討毅。裕參軍王鎮惡陷江陵城,毅自殺。

  冬十一月,沮渠蒙遜僭號河西王。

  十二月,以西陵太守朱齡石爲建威將軍[35]、益州刺史,帥師伐蜀。分荊州十郡置湘州。

  是歲,廬陵、南康地四震。


  九年春三月丙寅,劉裕害前將軍諸葛長民及其弟輔國大將軍黎民、從弟寧朔將軍秀之。戊寅[36],加劉裕鎮西將軍、豫州刺史。林邑范胡達寇九真[37],交州刺史杜慧度斬之。

  夏四月壬戌,罷臨沂、湖熟皇后脂澤田四十頃,以賜貧人,弛湖池之禁。封鎮北將軍魯宗之爲南陽郡公。

  秋七月,朱齡石克成都,斬譙縱,益州平。

  九月,封劉裕次子義真爲桂陽公。

  冬十二月,安平王球之薨。[38]

  是歲,高句麗、倭國及西南夷銅頭大師並獻方物。


  十年春三月戊寅,地震。

  夏六月,乞伏熾盤帥師伐禿髮傉檀,滅之。

  秋七月,淮北大風,壞廬舍。

  九月丁巳朔,日有蝕之。林邑遣使來獻方物。

  是歲,城東府。


  十一年春正月,荊州刺史司馬休之、雍州刺史魯宗之並舉兵貳於劉裕,裕帥師討之。庚午,大赦。丁丑,以吏部尚書謝裕爲尚書左僕射。

  二月丁未,姚興死,子泓嗣偽位。[39]

  三月辛巳,淮陵王蘊薨。壬午,劉裕及休之戰於江津,休之敗,奔襄陽。

  夏四月乙卯,青、冀二州刺史劉敬宣爲其參軍司馬道賜所害。

  五月甲申,彗星二見。甲午,休之、宗之出奔於姚泓[40]。論平蜀功,封劉裕子義隆彭城公,朱齡石豐城公。己酉,霍山崩,出銅鐘六枚。秋七月丙戌,京師大水,壞太廟。辛亥晦,日有蝕之。

  八月丁未[41],尚書左僕射謝裕卒,以尚書右僕射劉穆之爲尚書左僕射。

  九月己亥,大赦。


  十二年春正月,姚泓使其將魯軌寇襄陽,雍州刺史趙倫之擊走之。

  二月,加劉裕中外大都督。

  夏六月,赫連勃勃攻姚泓秦州,陷之。己酉,新除尚書令、都鄉亭侯劉柳卒。

  秋八月,劉裕及琅邪王德文帥衆伐姚泓。丙午,大赦。

  冬十月丙寅,姚泓將姚光以洛陽降[42]。己丑,遣兼司空、高密王恢之修謁五陵。


  十三年春正月甲戌朔,日有蝕之。

  二月,涼武昭王李玄盛薨,世子士業嗣位爲涼州牧、涼公。

  三月,龍驤將軍王鎮惡大破姚泓將姚紹於潼關。

  夏,劉裕敗魏將鵝青於河曲[43],斬青裨將阿薄幹。是月,涼公李士業大敗沮渠蒙遜於鮮支澗。[44]

  五月[45],劉裕克潼關。丁亥,會稽王脩之薨。六月癸亥,林邑獻馴象、白鸚鵡。

  秋七月,劉裕克長安,執姚泓,收其彝器,歸諸京師。南海賊徐道期陷廣州,始興相劉謙之討平之。

  冬十一月辛未,左僕射、前將軍劉穆之卒。


  十四年春正月辛巳[46],大赦。青州刺史沈田子害龍驤將軍王鎮惡於長安。

  夏六月,劉裕爲相國,進封宋公。

  冬十月,以涼公士業爲鎮西將軍,封酒泉公。

  十一月,赫連勃勃大敗王師於青泥北。雍州刺史朱齡石焚長安宮殿,奔於潼關。尋又大潰,齡石死之。

  十二月戊寅,帝崩於東堂,時年三十七。葬休平陵。

  帝不惠,自少及長,口不能言,雖寒暑之變,無以辯也。凡所動止,皆非己出。故桓玄之纂,因此獲全。初讖雲「昌明之後有二帝」,劉裕將爲禪代,故密使王韶之縊帝而立恭帝,以應二帝雲。

恭帝[編輯]

  恭帝諱德文,字德文,安帝母弟也。初封琅邪王,歷中軍將軍、散騎常侍、衛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加侍中,領司徒、錄尚書六條事。元興初,遷車騎大將軍。桓玄執政,進位太宰,加兗冕之服,綠綟綬。玄篡位,以帝爲石陽縣公,與安帝俱居尋陽。及玄敗,隨至江陵。玄死,桓振奄至,躍馬奮戈,直至階下,瞋目謂安帝曰:「臣門戶何負國家,而屠滅若是?」帝乃下床謂振曰:「此豈我兄弟意邪!」振乃下馬致拜。振平,復爲琅邪王,又領徐州刺史,尋拜大司馬,領司徒,加殊禮。

  義熙五年,置左右長史、司馬、從事中郎四人,加羽葆鼓吹。

  十二年,詔曰:「大司馬明德懋親,大尉道勳光大,並徽序彝倫,燮和二氣,髦俊引領,思佐鼎飪。而雅尚沖挹,四門弗辟,誠合大雅謙虛之道,實違急賢贊世之務。昔蒲輪載徵,異人並出,東平開府,奇士向臻,濟濟之盛,朕有欽焉。可敕二府,依舊辟召,必將明敭俊乂,嗣軌前賢矣。」於是始辟召掾屬。時太尉裕都督中外諸軍,詔曰:「大司馬地隆任重,親賢莫貳。雖府受節度,可身無致敬。」

  劉裕之北征也,帝上疏,請帥所蒞,啓行戎路,修敬山陵。朝廷從之,乃與裕俱發。及有司以卽戎不得奉辭陵廟,帝復上疏曰:「臣推轂閫外,將革寒暑,不獲展情埏私心罔極。伏願天慈,特垂聽許,使臣微誠粗申,卽路無恨。」許之。及姚泓滅,歸於京都。

  十四年十二月戊寅,安帝崩。劉裕矯稱遺詔曰[47]:「唯我有晉,誕膺明命,業隆九有,光宅四海。朕以不德,屬當多難,幸賴宰輔,拯厥顛覆。仍恃保祐,克黜禍亂,遂冕旒辰極,混一六合。方憑阿衡,惟新洪業,而遘疾大漸,將遂弗興。仰惟祖宗靈命。親賢是荷。咨爾大司馬、琅邪王,體自先皇,明德光懋,屬惟儲貳,衆望攸集。其君臨晉邦,奉係宗祀,允執其中,燮和天下。闡揚末誥,無廢我高祖之景命。」是日,卽帝位,大赦。


  元熙元年春正月壬辰朔,改元。以山陵未厝,不朝會。立皇后褚氏。甲午,徵劉裕還朝。戊戌,有星孛於太微西籓。庚申,葬安皇帝於休平陵。帝受朝,懸而不樂。以驃騎將軍劉道憐爲司空。

  秋八月,劉裕移鎮壽陽。以劉懷慎爲前將軍、北徐州刺史,鎮彭城。

  九月,劉裕自解揚州。

  冬十月乙酉,裕以其子桂陽公義真爲揚州刺史。

  十一月丁亥朔,日有蝕之。

  十二月辛卯[48],裕加殊禮。己卯,太史奏,黑龍四見於東方。


  二年夏六月壬戌,劉裕至於京師。傅亮承裕密旨,諷帝禪位,草詔,請帝書之。帝欣然謂左右曰:「晉氏久已失之,今復何恨。」乃書赤紙爲詔。甲子,遂遜於琅邪第。劉裕以帝爲零陵王,居於秣陵,行晉正朔,車旗服色一如其舊,有其文而不備其禮。帝自是之後,深慮禍機,褚後常在帝側,飲食所資,皆出褚後,故宋人莫得伺其隟,宋永初二年九月丁丑[49],裕使後兄叔度請後;有間,兵人逾垣而入,弒帝於內房。時年三十六。諡恭皇帝,葬沖平陵。

  帝幼時性頗忍急,及在籓國,曾令善射者射馬爲戲。旣而有人云:「馬者國姓,而自殺之,不祥之甚。」帝亦悟,甚悔之。其後復深信浮屠道,鑄貨千萬,造丈六金像,親於瓦官寺迎之,步從十許里。安帝旣不惠,帝每侍左右,消息溫涼寢食之節,以恭謹聞,時人稱焉。

  始,元帝以丁丑歲稱晉王,置宗廟,使郭璞筮之,雲「享二百年。」自丁丑至禪代之歲,年在庚申,爲一百四歲。然丁丑始係西晉,庚申終入宋年,所餘惟一百有二歲耳。璞蓋以百二之期促,故婉而倒之爲二百也。

史評[編輯]

  史臣曰:安帝卽位之辰,鐘無妄之日,道子、元顯並傾朝政,主昏臣亂,未有如斯不亡者也。雖有手握戎麾,心存舊國,迴首無良,忽焉蕭散。於是桓玄乘釁,勢逾飆指,六師咸泯,隻馬徂遷。是以宋高非典午之臣,孫恩豈金行之寇。若乃世遇顛覆,則恭皇斯甚。於越之民,詎熏丹穴,會稽之侶,寧歎入臣。去皇屋而歸來,灑丹書而不恨。夫五運攸革,三微數盡,猶高秋彫候,理之自然。觀其搖落,人有爲之流漣者也。

  贊曰:安承流湎,大盜斯張。恭乃寓命,他人是綱。猶存周赧,始立懷王。虛尊假號,異術同亡。

校勘記[編輯]

  1. 竇苟 原作「竇荀」。周校:光及禿髮載記作「竇苟」。斠註:御覽三三六引後涼錄亦作「竇苟」。按:通鑑一0九亦作「竇苟」,「苟」「荀」形近易誤,今據改。
  2. 甲寅至戊午 二月己巳朔,無甲寅、戊午日,此二日宜在三月。
  3. 慕容麟爲魏師所敗 「敗」,殿本、局本作「殺」,誤。魏書太祖紀、通鑑一0九並雲麟敗奔鄴。據慕容德載記,麟後爲慕容德之尚書令然後被殺,非死於此時。宋本改作「敗」,今從之。
  4. 王愉 原作「王渝」。周校:「愉」誤「渝」。按:下元興三年及愉傳、王恭傳、會稽王道子傳、通鑑一一0皆作「愉」,今據改。
  5. 鄧啟方 原作「鄧啟」。周校:天文志及慕容載記皆作「鄧啟方」。按:郗恢傳、通鑑一一0亦均作「鄧啟方」,今補成一律。
  6. 韋華 原作「韋禮」。周校:姚興載記作「韋華」。校文:載記下文尚有兼司徒韋華、右僕射韋華,張忠傳及前秦載記苻堅時有黃門侍郎韋華,當即其人。按:韋華亦見宋書武紀中。今據改。
  7. 范胡達 原作「范達」,無「胡」字。周校:據四夷傳當作「范胡達」。斠註:宋書良吏傳亦有「胡」字。按:宋書天文志三、水經溫水注並有「范胡達」。今據補「胡」字。
  8. 辛恭靖 原作「辛恭靜」。周校:「恭靜」當照本傳作「恭靖」。按:通鑑一一一、通志一0下亦作「恭靖」,今據改。
  9. 魏隱 孫恩傳作「魏傿」。校文:謝琰傳作「魏鄢」。
  10. 司馬逸 商榷:孫恩傳作「謝逸」。考異:南史孝義傳作「司馬逸之」。按:宋書張進之傳亦作「司馬逸之」。
  11. 恩將盧循陷廣陵 孫恩傳、通鑑一一二皆繫於下年,魏書司馬睿傳亦繫於下年攻滬瀆至郁洲之後,紀蓋錯前一年。
  12. 孫恩寇滬瀆吳國內史袁山松死之 原脫「滬瀆」二字。校文:以山松傳校之,「寇」下似脫「滬瀆」二字。按:丁說是。「孫恩寇滬瀆」亦見孫恩傳、宋書武帝紀上、通鑑一一二。今據補。
  13. 北涼州牧 周校:載記涼州牧無「北」字。按:北史北涼列傳、御覽一二四引北涼錄同載記。
  14. 段璣弒慕容盛 「段璣」,各本作「段興」,惟殿本作「段璣」。據慕容盛載記及御覽一二五引後燕錄、通鑑一一二均謂段璣與秦興、段泰共同殺盛,則作「段璣」者是,今從殿本。
  15. 以桓謙爲尚書僕射 據弘明集一二桓謙答玄論沙門敬事書署銜爲「中軍將軍、尚書令」,廣弘明集二五道宣簡宰輔敘佛教隆替狀亦稱「尚書令桓謙」。不作「僕射」。
  16. 辛景 諸史考異:世說德行注引晉書安帝紀作「辛昺」,今紀作「辛景」,是史臣避唐諱改。
  17. 荊州刺史綏 「綏」,各本作「緩」,惟殿本作「綏」。本傳及宋書南史宋武帝紀、天文志三均作「綏」,今從殿本。
  18. 桓玄將庾稚 周校:玄傳「庾稚」作「庾稚祖」。按:通鑑一一三亦作「庾稚祖」。
  19. 貊盤洲 桓玄傳作「枚回洲」,水經江水注、通鑑一一三、御覽六六引荊南記亦均作「枚回洲」。
  20. 戊寅 戊寅後癸酉六日,而在上文己卯前,此日次失序。
  21. 阮腆之 阮裕傳作「阮腆」。
  22. 賜百官爵二級 「官」,宋本及通志一0下均作「姓」,今從殿本、局本。
  23. 己丑 二月辛丑朔,無己丑,己丑爲閏二月十九日。上文誅殷仲文、駱球等,通鑑一一四並繫於閏月。
  24. 癸丑 是月辛卯朔,下「辛卯」應在癸丑前,繫日失序。
  25. 南陽太守趙元 慕容超載記及宋書武帝紀上「南陽」並作「濟南」。以地理考之,作「濟南」者是。
  26. 三月己亥大雪 「己亥」原作「乙亥」。三月己丑朔,無乙亥。五行志下及宋書五行志四作「己亥」,是,今據改。
  27. 九月戊辰至馮跋攻班殺之 九月丙戌朔,無戊辰。通鑑一一五繫此事於十月。「殺」,各本作「弒」,誤,今據殿本及建康實錄一0改。
  28. 劉藩 天文志下作「劉蕃」。
  29. 五月丙子大風拔木 丙子依日序當在下「己未」「乙丑」之下。五行志下、宋書五行志五皆雲「五月壬申大風,拔北郊樹」,「甲戊又風,發屋折木」,疑紀日干有誤。
  30. 戊子至桑落洲 五月壬子朔,無戊子,通鑑一一五作「戊午」,以下文「己未」「乙丑」日序推之,作「戊午」者是。
  31. 丙寅震太廟鴟尾 上年書「夏六月丙寅震於太廟」,疑此爲一事之誤重,宋書五行志四在五年可證。
  32. 姚興將桓謙 校文:桓玄傳、宋武紀桓謙爲譙縱將。
  33. 熾盤 宜依熾磐載記作「熾磐」。下同。
  34. 庚子 七月己巳朔,無庚子。通鑑一一六作「閏月」,建康實錄一0作「八月」,俱有庚子,未知孰是。
  35. 西陵太守朱齡石 周校:「西陵」譙縱傳作「西陽」。按宋書朱齡石傳、建康實錄一0及通鑑一一六俱作「西陽」。
  36. 戊寅 「戊寅」上原有「三月」二字。複出,刪。
  37. 范胡達 「胡」,各本作「湖」,今從宋本,說詳本卷校記〔七〕。
  38. 安平王球之薨 上年雲「武陵王季度薨」,球之爲季度子,作「安平王」誤,元四王傳並可證。
  39. 姚興死子泓嗣僞位 姚興實死於下年,紀誤提前一年,說詳通鑑考異。宋書及南史之武帝紀亦可證。
  40. 休之宗之出奔姚泓 校文:載記二人出奔皆在姚興時,休之傳亦云。然今謂奔於姚泓,蓋紀誤以興死於是年二月,故休之等以五月出奔,遂屬於泓耳。實則興死在十二年,非是年。
  41. 八月丁未 八月壬子朔,無丁未。
  42. 姚光 斠註:姚泓載記「光」作「洸」。按:宋書武帝紀中、魏書姚萇傳、通鑑一一七並作「洸」。
  43. 鵝青 斠註:魏書司馬叡傳作「娥親」,廣韻七歌:「娥,又姓」,本紀作「鵝」誤。按:魏書太宗紀、劉裕傳、通鑑一一八亦作「娥清」。
  44. 鮮支澗 蒙遜載記、通鑑一一八作「解支澗」。
  45. 五月 「五月」上原有「夏」字,複出,刪。
  46. 正月辛巳 正月丁酉朔,無辛巳。
  47. 遺詔 各本無「遺」字,據宋本及通志一0下補。
  48. 十二月辛卯 十二月丁巳朔,無辛卯。
  49. 九月丁丑 九月丙午朔,無丁丑。
 卷九 ↑返回頂部 卷十一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