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祥刑典/第021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经济汇编 祥刑典 第二十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经济汇编 第二十一卷
经济汇编 祥刑典 第二十二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祥刑典

 第二十一卷目录

 律令部汇考七

  宋太祖建隆二则 乾德四则 开宝八则 太宗太平兴国五则 雍熙三则 端拱一

  则 淳化五则 至道二则 真宗咸平四则 景德一则 大中祥符九则 天禧三则

  仁宗天圣九则 明道二则 景祐四则 宝元二则 康定一则 庆历八则 皇祐一则

   至和一则 嘉祐四则 英宗治平二则 神宗熙宁九则 元丰八则

祥刑典第二十一卷

律令部汇考七[编辑]

[编辑]

太祖建隆二年春二月,禁春夏捕鱼射鸟,又定窃盗律。夏四月,定私盐及酒曲律。冬十月,禁边民盗塞外马,又初定编敕。[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纪》:建隆二年春二月己卯,禁春夏捕 鱼射鸟。己丑,定窃盗律。夏四月,班私链货易盐及货 造酒曲律。冬十月戊戌,禁边民盗塞外马。

按《玉海·诏令》、《稽古录》:建隆二年十月癸巳,初定《编敕》 二十条。

建隆三年二月,诏举宾佐、令录,不当者比事连坐,又 更定窃盗律。三月,诏申律文。五月,诏蔽户役者有罪。 八月,诏诸道以律书试判。九月,禁伐桑、枣。十一月,禁 奉使请托。十二月,班捕盗令。是年,又定折杖法。 按《宋史·太祖本纪》:建隆三年二月庚寅,诏文班官举 堪为宾佐、令录者各一人,不当者比事连坐。己亥,更 定窃盗律。三月己巳,诏申律文。五月甲申,诏均户役, 敢蔽占者有罪。八月乙未,诏注诸道法司参军皆以 律疏试判。诏尚书吏部举书判拔萃科。九月丙子,禁 伐桑、枣。十一月癸亥,禁奉使请托。十二月庚子,班捕 盗令。 按《刑法志》:五季衰乱,禁网烦密。宋兴,削除苛 峻,累朝有所更定。法吏寖用儒臣,务存仁恕,凡用法 不悖而宜于时者著之。太祖受禅,始定折杖之制。凡 流刑四:加役流,脊杖二十,配役三年;流三千里,脊杖 二十,二千五百里,脊杖十八,二千里,脊杖十七,并配 役一年。凡徒刑五:徒三年,脊杖二十;徒二年半,脊杖 十八;二年,脊杖十七;一年半,脊杖十五;一年,脊杖十 三。凡杖刑五:杖一百,臀杖二十;九十,臀杖十八;八十, 臀杖十七;七十,臀杖十五;六十,臀杖十三。凡笞刑五: 笞五十,臀杖十下;四十、三十,臀杖八下;二十,臀杖七 下。常行官杖如周显德五年制,长三尺五寸,大头阔 不过二寸,厚及小头径不得过九分。徒、流、笞通用长 行杖,徒罪决而不役。唐建中令:窃盗赃满三匹者 死。武宗时,窃盗赃满千钱者死。宣宗立,乃罢之。汉干 祐以来,用法益峻,民盗一钱抵极法。周初,深惩其失, 复遵建中之制。帝独以其太重,尝增为钱三千,陌以 八十为限。既而诏曰:禁民为非,乃设法令,临下以简, 必务哀矜。窃盗之生,本非巨蠹。近朝立制,重于律文, 非爱人之旨也。自今窃盗赃满五贯足陌者死。旧法, 强盗持杖,虽不伤人,皆弃市。又诏但不伤人者,止计 赃论。令诸州获盗,非状验明白,未得掠治。其当讯者, 先具白长吏,得判,乃讯之。凡有司擅掠囚者,论为私 罪。时天下甫定,刑典废弛,吏不明习律令,牧守又多 武人,率意用法。金州防御使仇超等坐故入死罪,除 名流海岛,自是人知奉法矣。

乾德元年春三月癸酉,班新定律。夏四月甲辰,禁泾、原、邠、庆等州补蕃人为边镇将。丙午,禁峡州盐井。秋七月己未,诏民有疾而亲属遗去者罪之。己卯,班《重[编辑]

定刑统》等书。九月丙子,禁朝臣公荐贡举人。

按《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按《刑法志》:宋法制因唐律 令、格式,而随时损益,则有《编敕》,一司、一路、一州、一县 又别有《敕》。建隆初,诏判大理寺窦仪等上《编敕》四卷, 凡一百有六条,诏与新定《刑统》三十卷并颁天下,参 酌轻重为详,世称平允。

按《文献通考》:建隆四年,判大理寺窦仪上《重定刑统》 三十卷,削去令式宣敕一百九十,增入制敕十五,又 录律内馀律准此者凡四十四条,附于名例之次,后 别取格令宣敕之削出,及后来续降要用者,凡一百 六条,编为四卷,曰《新编敕》。其厘革一司一务一州一 县之内类不在焉。诏与刑统并刊行仪等参酌轻重, 尤为详备,世称其平允。是后,削平诸国州府,皆颁下 之按《通考》与《纪》《志》年号不同,然查《宋史》:乾德元年十一月甲子,始改元乾德,则十一月以前,作建隆四

年疑是

乾德二年春正月,诏检详狱词,淹留差失者,有罪又 禁越诉。

按《宋史·太祖本纪》:乾德二年春正月甲辰,诏诸道狱 词令大理、刑部检详,或淹留差失致中书门下改正 者,重其罪。

按《燕翼贻谋录》:太祖皇帝乾德二年正月乙巳,诏应 论诉人,不得蓦越陈状。违者科罪。

乾德四年五月,诏不省父母疾者有罪。六月,诏阉童男者不赦。十月,禁吏卒巡察扰民。是岁,又定赎罪之 法。

按《宋史·太祖本纪》:乾德四年五月丁丑,诏蜀郡敢有 不省父母疾者罪之。六月丙午,诏人臣家不得私养 宦者,内侍年三十以上方许养一子,士庶敢有阉童 男者不赦。十月己巳,禁吏卒以巡察扰民。 按《刑法 志》:金作赎刑,盖以鞭扑之罪,情法有可议者,则宽之 也。穆王赎及五刑,非法矣。宋损益旧制,凡用官荫得 减赎,所以尊爵禄、养廉耻也。乾德四年,大理正高继 申上言:《刑统名例律》:三品、五品、七品以上官,亲属犯 罪,各有等第减赎。恐年代已深,不肖自恃先荫,不畏 刑章。今犯罪身无官,须祖、父曾任本朝官,据品秩得 减赎。如仕于前代,须有功惠及民、为时所推、历官三 品以上,乃得请。从之。后又定:流内品官任流外职,准 律文,徒罪以上依当赎法。诸司授勒留官及归司人 犯徒流等罪,公罪许赎,私罪以决罚论。

乾德五年三月甲辰,诏翰林学士、常参官于幕职、州 县及京官内各举堪任常参官者一人,不当连坐。七 月丁酉,禁毁铜佛像。十二月丙辰,禁新小铁镴等钱、 疏恶布帛入粉药者。

按《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开宝元年三月庚寅,班县令、尉捕盗令。九月辛巳朔,禁钱出塞。[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开宝二年八月丁亥,诏川峡诸州察民有父母在而 别籍异财者,论死。

按《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开宝三年四月,罢盐禁。五月,禁蓄兵器。六月,禁长吏 随人掌厢镇局务。十月,禁士庶丧葬用僧道。

按《宋史·太祖本纪》:开宝三年四月己亥,罢河北诸州 盐禁。五月丁未,禁京城民蓄兵器。六月乙未,禁诸州 长吏亲随人掌厢镇局务。

按《燕翼贻谋录》:开宝三年十月甲午诏开封府禁止 士庶之家丧葬不得用僧道威仪前引

开宝四年四月己巳,诏禁岭南商税、盐、麹,如荆湖法。 按《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开宝五年春正月,禁铸浮图佛像。二月,禁尼受戒僧 寺。闰二月,禁民寄褐。冬十一月,禁僧道习天文地理, 举人寄应。

按《宋史·太祖本纪》:开宝五年春正月壬辰朔,禁铁铸 浮图及佛像。冬十一月癸亥,禁僧道习天文地理。己 巳,禁举人寄应。

按《燕翼贻谋录》:僧寺戒坛、尼受戒混淆,其中因以为 奸,太祖皇帝尤恶之。开宝五年二月丁丑,诏曰:僧尼 无间,实紊教法。应尼合度者,只许于本寺起坛受戒, 令尼大德主之。如违,重置其罪。许人告。则是尼受戒, 不须入戒坛,各就其本寺也。近世僧戒坛中,公然招 诱新尼受戒,其不至者,反诬以违法。尼亦不知法令, 本以禁僧也,亦信以为然。官司宜申明禁止之。黄 冠之教,始于汉张陵,故皆有妻孥,虽居宫观,而嫁娶 生子,与俗人不异。奉其教而诵经,则曰道士,不奉其 教,不诵经,惟假其冠服,则曰寄褐。皆游惰无所业者, 亦有凶岁无所给食,假寄褐之名,挈家以入者。大抵 主首之亲故也。太祖皇帝深疾之。开宝五年闰二月 戊午,诏曰:末俗窃服冠裳,号为寄褐,杂宫观者,一切 禁断。道士不得畜养妻孥。已有家者,遣出外居,止今 后不许私度,须本师知观同诣长吏陈牒,给公凭。违 者,捕系抵罪。自是宫观不许停著妇女,亦无寄食者 矣。而黄冠之兄弟、父子、孙侄,犹依凭以居,不肯去也。 名曰亲属。至真宗皇帝大中祥符二年二月庚子,诏 道士不得以亲属住宫观,犯者,严惩之。自是始与僧 同其禁约矣。

开宝七年五月乙丑,诏市二价者以枉法论。

按《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按《史圭传》:圭,开宝六年,加 都军头,领毅州刺史。太祖初临御,欲周知外事,令圭 博访。圭廉得数事白于上,验之皆实,由是信之,后乃 渐肆威福。民有市官物不当偿者,圭告其欺罔,当寘 法,列肆无不侧目。上闻之,因下诏曰:古人以狱市为 寄者,盖知小民惟利是从,不可尽法而绳之也。况先 申之令,未尝申明。苟陷人于刑,深非理道。将禁其二 价,宜示以明文,自今应市易官物,有妄增价直欺罔 官钱者,案鞫得实,并以枉法论。其犯在诏前者,一切 不问。自是圭不复敢言。

开宝八年夏四月庚午,诏岭南盗赃满十贯以上者 死。

按《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按《刑法志》:八年,广州言:前 诏窃盗赃至死者奏裁,岭南遐远,覆奏稽滞,请不俟 报。帝览奏,恻然曰:海隅习俗,贪犷穿窬,固其常也。因 诏:岭南民犯窃盗,赃满五贯至十贯者,决杖、黥面、配 役,十贯以上乃死。

开宝九年冬十一月庚午,命诸州大索知天文术数人送阙下,匿者论死。

按《宋史·太祖本纪》不载。 按《太宗本纪》云云。

太宗太平兴国二年春正月丙寅,禁居官出使者行商贾事。二月己酉,令江南诸州盐先通商处悉禁之。夏五月丙寅,诏继母杀子及妇者同杀人论。秋七月[编辑]

庚午,诏诸库藏敢变权衡以取羡馀者死。冬十月丙 子,诏禁天文卜相等书,私习者斩。十一月丁酉,禁江 南诸州新小钱,私铸者弃市。十二月癸酉,诏定晋州 矾法,私煮及私贩易者罪有差。

按《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太平兴国三年二月,禁边郡阑出铜钱。四月,禁春秋 捕猎。六月,诏颁太平兴国编敕,又诏自元年十月以 赃致罪者,永不叙。是岁,又定司理参军黜陟法。 按《宋史·太宗本纪》:太平兴国三年二月甲申,禁沿边 诸郡阑出铜钱。四月丙辰,禁民自春及秋毋捕猎。六 月癸未,诏太平兴国元年十月乙卯已来诸职官以 赃致罪者,虽会赦不得叙,永为定制。

按《文献通考》:太宗太平兴国三年,改司寇参军为司 理参军,以司寇院为司理院。令于选部中,选历任清 白,能折狱辨讼者为之。秩满,免选赴集。又直判官一 员,委诸州于牙校中,择干局晓法律高赀者为之,给 以月俸。秩满,上其殿最,以定黜陟。有逾滥者,坐长史 而下。其后,又诏诸州察司理参军,有不明推鞫,致刑 狱淹滞,具名以闻。蔽匿不举者,罪之。是岁,命有司取 国初以来敕条,纂为《太平兴国编敕》十五卷,行于世。 按《玉海》:太平兴国三年六月,诏:有司取国初以来敕 条纂为编敕颁行,凡十五卷,名曰《太平兴国编敕》。 太平兴国六年夏四月,禁巫师。冬十二月,禁私市部 落马。是年,诏定决狱违限例律,又禁丧葬用乐庶人, 用方相魌头。

按《宋史·太宗本纪》:太平兴国六年夏四月丙戌,禁西 川诸州白衣师巫。冬十二月辛卯,禁民私市近界部 落马。 按《刑法志》:太宗在御,常躬听断,每能烛见隐 微。太平兴国六年,下诏曰:诸州大狱,长吏不亲决,胥 吏旁缘为奸,逮捕证佐,滋蔓逾年而狱未具。自今长 吏每五日一虑囚,情得者即决之。复制听狱之限:大 事四十日,中事二十日,小事十日,不他逮捕而易决 者,毋过三日。后又定令:决狱违限,准官书稽程律论, 逾四十日则奏裁。事须证逮致稽缓者,所在以其事 闻。

按《燕翼贻谋录》:太平兴国六年,又禁丧葬不得用乐, 庶人不得用方相魌头。

太平兴国七年夏四月庚辰,禁河南诸州私铸铅锡 恶钱及轻小钱。十月癸亥,诏河南吏民不得阑出边 关侵挠略夺,违者论罪。十一月己酉,禁民丧葬作乐。 按《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太平兴国八年春二月丁酉,禁内属部落私市女口。 三月甲申,除福建诸州盐禁。冬十一月癸丑,除川、峡 民祖父母父母在别籍异财弃市律。

按《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雍熙元年夏五月,除江南盐禁。冬十月,禁不中度布帛。是年,又令疑狱,详覆无疑状,官吏并坐违制。[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纪》:雍熙元年夏五月庚戌,除江南盐 禁。冬十月壬辰,禁布帛不中度者。 按《刑法志》:雍熙 元年,令凡上疑狱,详覆之而无疑状,官吏并同违制 之坐。

雍熙二年二月,禁僧置寺观。五月,令置窃盗律。六月, 复禁盐、榷酤。九月,禁海贾,又诏习读律令。闰月,禁杀 人祭鬼僧人置妻孥。

按《宋史·太宗本纪》:雍熙二年六月戊子,复禁盐、榷酤。 九月己巳,禁海贾。闰月乙未,禁邕管杀人祭鬼及僧 人置妻孥。 按《刑法志》:雍熙二年,令窃盗满十贯者, 奏裁;七贯,决杖、鲸面、隶牢城;五贯,配役三年,三贯,二 年,一贯,一年。它如旧制。

按《文献通考》:太平兴国十年五月,令窃盗满十贯者, 奏裁;七贯,决杖、黥面、隶本城;五贯,配役三年,三贯,二 年,一贯,一年。他如旧制。九月,诏自今京朝幕职州县, 并须习读律令格式,秩满至家者,当加试问其全不 明习者,量加殿罚。按太平兴国,八年止,并无九年、十年之说,及以事相对勘,则《通考》之

十年五月令窃盗云云,与《志》同,则此之十年,即雍熙二年也。故附录于此

雍熙三年,定官吏失入死刑罪制。

按《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刑法志》:雍熙三年,始用 儒士为司理判官,令诸州讯囚,不须众官共视,申长 吏得判乃讯囚。刑部张佖言:官吏枉断死罪者,请稍 峻条章,以责其明慎。始定制:应断狱失入死刑者,不 得以官减赎,检法官、判官皆削一任,而检法仍赎铜 十斤,长吏则停任。

端拱元年春正月乙酉,禁用酷刑。二月丙申,禁诸州献珍禽奇兽。秋七月,除西川诸州盐禁。[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淳化元年春二月丁未朔,除江南、两浙、淮西、岭南诸====州渔禁。秋八月己巳,禁川峡、岭南、湖南杀人祀鬼,州 县察捕,募告者赏之。九月辛巳,禁川峡民父母在出 为赘婿。

按《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淳化二年正月,诏外官给假所在州府,不以赴上日, 闻者有罪。闰二月,诏犯蒲博者,命斩。三月,令裁定淳 化编敕。六月,诏藏敕书,于敕书楼违者论罪。

按《宋史·太宗本纪》:淳化二年春二月闰月己丑,诏京 城蒲博者,开封府捕之,犯者命斩。

按《玉海》:端拱二年十月,诏宋白等详定端拱以前诏 敕。至淳化二年三月,白等上《淳化编敕》二十五卷,《敕 书德音目录》五卷。帝阅之,谓宰相曰:其间赏罚条目, 颇有重者,难于久行,宜重加裁定。即诏翰林承旨苏 易简、右谏议大夫知审刑院许骧、职方员外郎李范 同详定。淳化二年八月,右谏议大夫判审刑院许 骧,以新定《编敕》三十卷上献,《编敕》与《刑统》并行,上以 其滋章烦碎,命重删定。至是毕,付有司,颁行天下。 按《燕翼贻谋录》:淳化二年正月己丑,诏京朝官釐务 于外者,受诏后,给假一月,浣濯所在州府以赴。上日 闻。违者,有罪。今县邑门楼,皆曰敕书楼。淳化二年 六月癸未,诏曰:近降制敕决遣颇多,或有厘革刑名, 申明制度,多所散失,无以讲求,论报逾期,有伤和气。 自今州府监县,应所受诏敕,并藏敕书楼,咸著于籍, 受代批书,印纸历子。违者,论罪。

淳化三年十一月,禁两浙诸州巫师。

按《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淳化四年,诏民犯罪,不得以赎论。妇人赎铜释之。 按《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刑法志》:淳化四年,诏诸 州民犯罪,或入金赎,长吏得以任情而轻重之,自今 不得以赎论。妇人犯杖以下,非故为,量轻重笞罚或 赎铜释之。

淳化五年八月,上重删定《淳化编敕》。

按《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玉海》:淳化五年八月二 十一日庚子骧范上言重删定淳化编敕三十卷

至道元年八月癸卯,禁西北缘边诸州民与内属戎人婚娶。[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至道二年秋七月闰月庚寅,诏江、浙、福建民负人钱 没入男女者还其家,敢匿者有罪。九月戊寅,诏川峡 诸州民家先藏兵器者,限百日悉送官,匿不以闻者 斩。

按《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真宗咸平元年七月,禁妄诉。八月,禁新小钱。十二月,上新定编《敕》。[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纪》:咸平元年秋八月癸卯,禁新小钱。

按《刑法志》:太平兴国中,增《敕》至十五卷,淳化中倍

之。咸平中增至万八千五百五十有五条,诏给事中 柴成务等芟其繁乱,定可为《敕》者二百八十有六条, 准律分十二门,总十一卷。又为《仪制令》一卷。当时便 其简易。

按《燕翼贻谋录》:真宗咸平元年七月,诏所诉虚妄好 持人短长,为乡里害者,再犯,徙。三犯,杖讫,械遂军头 引见。司苟能举而行之,庶几妄诉者息矣。

按《玉海》:咸平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丙午,给事中柴 成务上《删定编敕》、《仪制车服敕》、《赦书德音》十三卷,诏 镂版颁行。先是十二月,诏户部尚书张齐贤,专知删 定淳化后尽至道末续降宣敕,去繁密之文,以便民。 十一月,齐贤等上新编敕。又诏成务等重详定。十二 月丁酉,初令诸州大辟可疑者,具奏。《实录》,十二月 丙午,成务等上言其表曰:臣闻王者发号施令,诞告 万方,先德后刑,大赉四海。故《书》曰:慎乃出令,令出惟 行。又曰:刑期无刑,民协于中。盖拯邦之典也。自夏商 之际,训誓聿兴。隋唐已还,律令兼著。自唐开元至周 显德,咸有格敕,兼著简编。国初,重定《刑统》,止行《编敕》 四卷,才百有六条。洎方隅平定,文轨大同,太宗临朝, 声教弥达,遂增《太平编敕》十五卷。淳化中,又增后敕, 为《淳化编敕》三十卷,编缉之始,太宗亲戒有司,务存 体要。当时臣下不能申明圣意,以去繁文。又自淳化 元年六月以后止,至道三年终,续降宣敕至多,颇为 繁密。乃命权判刑部李范等七人,同加删定,取刑部、 大理寺、在京百司、诸路转运司所受淳化编敕,及续 降编敕一万八千五百五十五道,遍共披阅,凡敕文 与旧条重出者,及一时机宜,非永制者,并删去之。凡 取八百五十六道,为新编敕。有止为一事,前后累敕 者,令聚为一本。元是一敕,条理数事者,各以类分。取 其条目相因,不以年代为次。其间文繁意局者,量理 制事增损之。情轻法重者,取约束刑名削去之。皆条 奏以闻。降敕方定,凡成二百八十六条,准律分十二 门,并目录为十一卷,又以仪制车服等敕一十六道, 别为一卷,附仪制令。又以续降敕书德音九道,别为 一卷,附淳化中赦书,合为四卷。又诏成务等共九人,重加详定,众议无殊,谨诣阁门上进。诏曰:国家创业 以来,诏令所下,年纪浸久,科条实繁。爰命有司,重定 厥要。宜颁下诸路。

咸平二年春正月,诏诸司使以下有罪比品听赎。二 月,诏御史纠百官奔竞,弗率者。秋七月,上删定编《敕》。 按《宋史·真宗本纪》:咸平二年春正月丙子,定诸司使 以下至三班使臣有罪比品听赎。二月己酉,戒百官 比周奔竞,有弗率者,御史台纠之。

按《玉海》:会要咸平二年七月三十日,户部使索湘上 三司删定编《敕》六卷。

咸平二年五月,诏十恶至死、谋故劫杀、坐赃枉法者 论如律。

按《宋史·真宗本纪》:咸平二年五月丁卯,诏天下死罪 减一等,流以下释之,十恶至死、谋故劫杀、坐赃枉法 者论如律。

咸平六年五月,诏主家不得黥奴仆。

按《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咸平六年,诏 有盗主财者,五贯以上,脊杖,黥面,配牢城。十贯以上, 奏裁,勿得私黥涅。旧制,士庶家童仆有犯,或私黥其 面。上以今之童仆,本佣顾良民。故有是诏。

按《燕翼贻谋录》:真宗咸平六年五月,复诏士庶之家 奴仆有犯,不得黥面。盖重于戕人肌肤也。

景德二年二月,弛边民铁禁。三月,禁边民掠夺外境。八月,诏咸平编敕,后续降宣敕。九月,上《新编敕》。[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纪》:景德二年二月甲午,弛边民铁禁。 三月庚申,禁边民入外境掠夺。九月癸亥,三司上《新 编敕》。

按《玉海》:景德二年八月戊子,诏咸平编敕后续降宣 敕,令诸郡置籍二本,具数以闻。转运使亦如之。二 年九月癸亥,三司上《新编敕》十五卷,请雕印颁行。从 之。十月庚辰,盐铁副使林特上《三司编敕》三十卷。

大中祥符元年春二月丙午,申明非命服勿服销金及不许以金银为箔之制。夏五月戊子,诏:自今宫禁中外进奉物,勿以销金文绣为饰。六月丁酉,诏宫苑[编辑]

皇亲臣庶第宅饰以五彩,及用罗制幡胜、缯帛为假 花者,并禁之。冬十月癸丑,泰山七里内禁樵采。 按《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按《燕翼贻谋录》:大中祥符元年二月,诏金箔、金银线、 贴金、销金、间金、蹙金线,装贴什器土木玩之物,并行 禁断。非命妇,不得以金为首饰。许人纠告,并以违制 论。寺观饰塑像者,赍金银并工价,就文思院换。 大中祥符二年春正月戊辰,诏:诱人子弟析家产,或 潜举息钱,辄坏坟域者,令所在擒捕流配。庚午,诏:读 非圣之书及属辞浮靡者,皆严谴之。二月癸丑,禁毁 金宝塑浮屠像。夏四月壬寅,诏禁中外群臣非休暇 无得群饮废职。冬十一月甲子,诏诸路官吏蠹政害 民,转运使、提典刑狱官不举察者坐之。

按《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大中祥符三年二月己亥,禁方春射猎,每岁春夏,所 在长吏申明之。

按《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大中祥符四年正月,诏汾阴执事者,勿原懈怠罪。三 月,诏扈从人践田稼有禁。六月,诏禁侈靡。

按《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四年春正月辛巳,诏执 事汾阴懈怠者,罪勿原。三月癸巳,禁扈从践田稼。 按《燕翼贻谋录》:大中祥符四年六月,又诏宫院、苑囿 等,止用丹白装饰,不得用五彩。皇亲士庶之家,亦不 得用春幡胜,除宣赐外,许用绫绢,不得用罗,诸般花 用通草,不得用缣帛。

大中祥符五年二月庚戌,诏贡举人公罪听赎。四月 戊申,有司请违法贩茶者许同居首告,帝谓以利败 俗非国体,不许。八月丁酉,禁周太祖葬冠剑地樵采。 庚戌,淮南旱,减运河水灌民田,仍宽租限,州县不能 存恤致民流亡者罪之。

按《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按《燕翼贻谋录》:旧制,士人与编氓等,大中祥符五年 二月,诏贡举人曾预省试公,罪听收赎,而所赎止于 公罪徒,其后私罪杖,亦许赎论。

大中祥符六年春正月庚子,诏减配隶法十二条。戊 申,禁内臣出使预民政。六月丙子,诏翰林学士陈彭 年等删定《三司编敕》。秋八月丙寅,禁大清宫五里内 樵采。

按《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按《刑法志》:帝欲宽配隶之 刑,祥符六年,诏审刑院、大理寺、三司详定以闻。既而 取犯茶盐矾麹、私铸造军器、市外蕃香药、挟铜钱诱 汉口出界、主吏盗货官物、夜聚为妖,比旧法咸从轻 减。

按《玉海》:大中祥符六年四月,判大理寺王曾等言:咸 平后,诏敕共三千六百馀道,宜删定。诏曾与陈彭年 等九人详定止。六年终,又以三司编敕条目烦重,令 彭年等重详定增损。大中祥符七年二月丙寅,诏天地坛非执事辄临者 斩。六月乙卯,禁文字斥用黄帝名号故事。十二月丁 巳,诏川、峡、闽、广转运、提点刑狱官察属吏贪墨惨刻 者。

按《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大中祥符八年五月壬辰,禁金饰服器。

按《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按《燕翼贻谋录》:大中祥符八年三月庚子,又诏自中 宫以下衣服,并不得以金为饰。应销金、贴金、缕金、间 金、金、圈金、解金、剔金、撚金、陷金、明金、泥金、搒金、背 金、影金、阑金、盘金、织金、金线,皆不许造。按此云三月庚子,与《本纪》

不同

大中祥符九年,增定编《敕》颁行。

按《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刑法志》:大中祥符间,又 增三十卷,千三百七十四条。又有《农田敕》五卷,与《敕》 兼行。

按《玉海》:六年,以三司编敕条目烦重,令彭年等重详 定增损。九年八月己卯,上之,名《重定编敕》。翰林学士 彭年等,详定新旧编敕,并三司文卷,续降宣敕,尽祥 符七年,六千二百二道千三百七十四条,分为三十 卷,《仪制》、《赦书德音》,别为十卷,目录二卷。九月乙巳,彭 年等三人加阶勋。《会要》,九年九月二十一日编敕, 所止《删定编敕》、《议制》、《赦书德音》、《目录》四十三卷,诏颁 行。《稽古录》:八月己卯,行《新编敕》。

天禧元年六月,上在京三司敕。七月,请颁行《新编敕》。八月,禁采狨。十月,谕不以灾沴上闻者论罪。十一月,禁渔采。[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纪》:天禧元年七月丁丑,禁采狨。十月 壬申,谕诸州非时灾沴不以闻者论罪。十一月壬寅, 诏淮、浙、荆湖治放生池,禁渔采。

按《玉海》:天禧元年七月壬寅,判寺李虚已,请以新编 敕镂板颁行。从之。元年六月甲戌,上在《京三司敕》 共十二卷。

天禧二年,议定法官因缘为奸,轻重其法罪制。又敕 命官犯赃刻举徒以下勿论。

按《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天禧二年,上 封者言:今断天下之狱,皆在大理。详天下之法,总在 审刑。二者,海内之准绳也。且今之律令,则具有明文。 制敕,则常有更改。凡定罪之要,言敕则多指故失,言 罪则皆坐公私。四者定刑,重轻殊邈。配情轻而法重, 则近侮文。按状重而处条轻,则又失实。此之审克,尤 在尽心。入私则犯徒追官,为公则赎金记过。称故则 不得末减,称失则例有降差。承前断公私故失之名, 止是法官临时裁处,既无著定,深虑差殊。欲望令经 应历刑法司,定公私罪名,参详画一。其违制称失者, 亦须审详。失错情重者,明件条奏。使不能因缘为奸, 轻重其法,杜其萌渐,实在于斯。诏审刑院、大理寺、刑 部、开封府同议定以闻。既而法官参详,自今捕盗掌 狱官,不禀长吏而捶囚,不甚伤而得情者,止以违制, 失公坐过差,而不得情。挟私拷决,有所规求者,以违 制私坐,又捕盗官承前有捕捉,稽时不即闻州者,咸 以违制论罪,涉太重,望令犯者以违制失论,又律分 公私罪,云私谓不缘公事,私自犯者,虽缘不吐实情, 心挟隐欺,亦同私罪。公谓缘公事致罪,而无私者。虽 私曲相须,公事得正,违法犹以公坐。望令断狱,并以 上文审定。又律有被制,书有所施行,而违者徒二年, 失错者杖一百。今请法官断罪,除海行条贯,元敕指 定违制外,自馀情轻失错者,止从违制失论。其公私 相半,而私情重者,奏裁。从之。四月,敕命官犯赃不以 轻重,并劾举之。私罪杖以下,勿论。

天禧四年二月,上《新编敕》。十一月,又上《删定编敕》。 按《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玉海》:天禧四年二月辛 卯,参政李迪等上《一州一县新编敕》五十卷。十一月 甲子,迪等上《删定一司一务编敕》三十卷。赐银帛。《实 录》云:《一司一务》三十卷,先是元年七月庚戌,诏迪与 吕夷简等详定。至是上之。

仁宗天圣元年夏六月乙卯,禁毁钱铸钟。秋九月辛巳,诏凡举官未改迁而坐赃者,举主免劾。闰月丁未,禁彭州九陇县采金。丁巳,禁伎术官求辅臣、宗室举[编辑]

荐。十一月丁酉,诏诸州配囚,录具狱与地里,上尚书 刑部详覆。禁两浙、江南、荆湖、福建、广南路巫觋挟邪 术害人者。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天圣二年八月丙辰,诏举官已迁改而贪污者,举主 以状闻,闻而不以实者坐之。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天圣三年春二月戊寅,诏陕西灾伤州军,盗廪谷伤 主者,刺配邻州牢城,徒减一等。夏五月己酉,禁臣僚 奏荐无服子弟。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按《燕翼贻谋录》:国初,奏荐之制甚宽,不拘服属远近。天圣四年,始诏臣僚奏荐子弟,须言服纪,不许奏无 服之亲。冒奏者,不以赦原。其后又以服属之亲疏为 奏官之高下,可谓良法。按《贻谋录》作四年,与《本纪》不合,疑四字误 天圣四年春二月,诏吏犯赃,并劾失举者。夏五月,诏 奏谳大辟疑者,毋举驳。六月,诏降囚罪,释徒以下,又 诏所在存抚流徙主典。秋九月,诏删定编敕。冬十月, 奏准同删定编敕官员。

按《宋史·仁宗本纪》:天圣四年春二月甲寅,诏吏犯赃 至流,按察官失举者,并劾之。夏五月壬午,诏大辟疑 者奏谳,有司毋辄举驳。六月丁酉,降天下囚罪一等, 徒以下释之。癸卯,诏官物漂失,主典免偿。流徙者,所 在存抚之。 按《刑法志》:仁宗尝问辅臣曰:或谓先朝 诏令不可轻改,信然乎。王曾曰:此憸人惑上之言也。 咸平之所删,太宗诏令十存一二,去其繁密以便于 民,何为不可。于是诏中外言《敕》得失,命官修定,取《咸 平仪制令》及制度约束之在《敕》者五百馀条,悉附《令》 后,号曰《附令敕》。

按《玉海》:天圣四年九月壬申,命翰林学士夏竦、蔡齐 等,重删定编敕。十月乙酉,详定编敕所言,咸平编敕 差官七员,请以审刑院官太常博士张其、国子博士 董希颜、中丞刘革、大理寺丞庞籍,同删定。从之。上因 谓诸臣曰:言者或谓不可轻议删改先朝诏敕。王曾 等曰:咸平中删太宗朝诏敕,存者十一二,盖去其繁 密之文,以便于民。今必有憸言以惑听也。帝然之。诏 中外言敕之得失。

天圣五年五月,命详定编敕。十二月,诏假冒亲属受 赂奏官者,不在赦限。是岁,诏已下约束而犯劫盗,受 赃,悉论如律,有司奏盗劫未伤主,诏贷其死,又诏民 劫仓廪,非伤主者皆减死,刺他州。

按《宋史·仁宗本纪》:天圣五年五月辛酉,命吕夷简详 定编敕。十二月丁亥,诏百官宗室受赂、冒为亲属奏 官者毋赦。 按《刑法志》:初,太祖将祀南郊,诏:两京、诸 道,自十月后犯强盗窃盗,不得预郊祀之赦。所在长 吏告谕,民无冒法。是后将祀,必先申明此诏。天圣五 年,马亮言:朝廷虽有是诏,而法官断狱乃言终是会 赦,多所宽贷,惠奸失诏旨。遂诏:已下约束而犯劫盗, 及官典受赃,勿复奏,悉论如律。天圣初,有司尝奏 盗劫米伤主,仁宗曰:饥劫米可哀,盗伤主可疾。虽然, 无知迫于食不足耳。命贷之。五年,陕西旱,因诏:民劫 仓廪,非伤主者减死,刺隶他州,非首谋又减一等。自 是,诸路灾伤即降敕,饥民为盗,多蒙矜减,赖以全活 者甚众。司马光时知谏院,言曰:臣闻敕下京东、西灾 伤州军,如贫户以饥偷盗斛斗因而盗财者,与减等 断放,臣窃以为非便。《周礼》荒政十有二,散利、薄征、缓 刑、弛力、舍禁、去几,率皆推宽大之恩以利于民,独于 盗贼,愈更严急。盖以饥馑之岁,盗贼必多,残害良民, 不可不除。顷年尝见州县官吏,有不知治体,务为小 仁。遇凶年,劫盗斛斗,辄宽纵之,则盗贼公行,更相劫 夺,乡村大扰,不免广有收捕,重加刑辟,或死或流,然 后稍定。今若朝廷明降敕文,豫言与减等断放,是劝 民为盗也。百姓乏食,当轻徭薄赋、开仓振贷以救其 死,不当使之自相劫夺。今岁府界、京东、京西水灾极 多,严刑峻法以除盗贼,犹恐春冬之交饥民啸聚,不 可禁御,又况降敕以劝之。臣恐国家始于宽仁,而终 于酷暴,意在活人而杀人更多也。事报闻。帝尝御迩 英阁经筵,讲《周礼》大荒大札,薄征缓刑。杨安国曰:缓 刑者,乃过误之民耳,当岁歉则赦之,悯其穷也。今众 持兵杖劫廪粮,一切宽之,恐不足以禁奸。帝曰:不然, 天下皆吾赤子也。一遇饥馑,州县不能振恤,饥莩所 至,遂至为盗,又捕而杀之,不亦甚乎。

按《玉海》:先是,四年九月壬申,命学士夏疏、蔡齐、知制 诰程琳,重删定编敕,合农田敕为一书。五年五月,诏 以祥符七年止,天圣五年续降宣敕,增及六千七百 八十三条。辛酉,命宰臣吕夷简等详定,依律分门十 二卷,定千二百馀条。

天圣六年四月,诏以柑遗朝贵者有罚。是岁,又改定 强盗法。

按《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燕翼贻谋录》:承平时,温 州、鼎州、广州皆贡柑子尚方,多不过千,少或百数。其 后州郡苞苴权要,负檐者络绎。又以易腐,多其数以 备拣择,重为人害。天圣六年四月庚戌,诏三州不得 以贡馀为名,饷遗近臣。犯者有罚。

按《文献通考》:六年,改强盗法:不持杖,不得财,徒二年; 得财为钱万及伤人者,死。持杖而不得财,流三千里; 得财为钱五千者,死;伤人者,殊死。不持杖得财为钱 六千,若持杖罪不至死者,仍刺隶千里外牢城。又诏 告群盗劫杀人者第赏之,及十人者予钱十万。既而 有司言:窃盗不用威力,得财为钱五千,即刺为军兵, 反重于强盗,请窃盗罪亦第减之。至十千刺为兵诏 可,又诏京城持杖窃盗,得财为钱四千,亦刺为兵。 天圣七年二月闰月,禁京城创造寺观。三月,诏吏胥犯罪毋用荫。四月,诏校定律文及音义。五月,诏颁新 令。十二月,《编敕》成,诏颁行。

按《宋史·仁宗本纪》:天圣七年二月闰月戊申,禁京城 创造寺观。三月乙丑,诏吏胥受赇毋用荫。五月己巳, 颁新令。 按《刑法志》:天圣七年《编敕》成,合《农田敕》为 一书,视《祥符敕》损百有馀条。其丽于法者,大辟之属 十有七,流之属三十有四,徒之属百有六,杖之属二 百五十有八,笞之属七十有六。又配隶之属六十有 三,大辟而下奏听旨者七十有一。凡此,皆在律令外 者也。既颁行,因下诏曰:敕令者,治世之经,而数动摇 则众听滋惑,何以训迪天下哉。自今有司毋得辄请 删改。有未便者,中书、枢密院以闻。

按《玉海》:天圣七年四月,判国子监孙奭言:准诏校定 律文及疏律疏,与《刑统》不同。本疏依律生文,《刑统》参 用后敕,虽尽引疏义,颇有增损。今校为定本,须依元 疏为正,其《刑统》衍文者,省。阙文者,益。以遵应旧书,与 《刑统》兼行。又旧本多用俗字,改从正体,作《律文音义》 一卷,文义不同,即加训解。诏崇文院雕印,与律文并 行。先是,四年十一月,奭言:诸科唯明法一科,律文及 疏未有印本,举人难得真本习读。诏国子监直讲杨 安国、赵希言、王圭、公孙觉、宋祁、杨中和校勘,判监孙 奭、冯元详校。至七年十二月毕,镂板颁行。七年五 月己巳,诏以新修令三十卷,又附令数颁行。初,修令 官修令成,又录罪名之轻者五百馀条,为附令敕一 卷,乃下两制看详。既上,颁行之。先是,诏参政吕夷简 等参定令文,乃命应籍宋祁为修令官,取唐令为本, 参以新制。七年五月十八日,上《删修令》三十卷。 按《燕翼贻谋录》:国初,吏人皆士大夫子弟,不能自立 者,忍耻,为之犯罪,许用荫赎,吏有所恃,敢于为奸。天 圣七年三月乙丑,三司吏毋士安犯罪,用祖令孙荫, 诏特决之,仍诏今后吏人犯罪,并不用荫。又诏吏人 投募责状在身,无荫赎,方听入役。苟吏可用荫,则是 仕宦不如为吏也。诱不肖子弟为恶,莫此为甚。禁之, 诚急务,不可缓也。

天圣八年三月乙亥,禁以财冒士族娶宗室女者。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天圣九年四月戊寅,诏以陇州论平民五人为劫盗 抵死,主者虽更赦,并从重罚。十一月丁亥,弛两川矾 禁。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明道元年三月戊子,颁《天圣编敕》。十二月戊午,诏获劫盗者奏裁,勿擅杀。[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按《玉海》:天圣十年三月十六日戊子,以《天圣编敕》十 三卷、《敕书德音》十二卷、《令》三十卷,下崇文院镂板颁 行。《天圣令文》三十卷,时令文尚依唐制,夷简等据 唐旧文斟酌众条,益以新制。天圣十年行之,附令敕 十八卷,夷简等撰官品令之外,又案敕令录制度,及 罪名轻简者五百馀条,依令分门,附逐卷之末。按天圣十

年即明道元年

明道二年十月,禁民采金。是年,令法官议刑有失者, 皆坐。

按《宋史·仁宗本纪》:明道二年十月甲午,禁登州民采 金。 按《刑法志》:刑部分四按,大辟居其一,月覆大辟 不下二百数,而详覆官才一人。明道二年,令四按分 覆大辟,有能驳正死罪五人以上,岁满改官。法直官 与详覆官分详天下旬奏,狱有重辟,狱官毋预燕游 迎送。凡上具狱,大理寺详断,大事期三十日,小事第 减十日。审刑院详议又各减半。其不待期满而断者, 谓之急按。凡集断急按,法官与议者并书姓名,议刑 有失,则皆坐之。

景祐元年五月丁卯,禁民间织锦刺绣为服饰。[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景祐二年六月乙亥,颁《一司一务及在京敕》。八月壬 子朔,诏轻强盗法。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按《刑法志》:景祐二年,判大 理寺司徒昌运言:断狱有期日,而炎暍之时,系囚淹 久,请自四月至六月减期日之半,两川、广南、福建、湖 南如急按奏。其后犹以断狱淹滞,又诏月上断狱数, 列大、中、小事期日,以相参考。是岁,改强盗法:不持杖, 不得财,徒二年;得财为钱万及伤人者,死。持杖而不 得财,流三千里;得财为钱五千者,死;伤人者,殊死。不 持杖得财为钱六千,若持杖罪不至死者,仍刺隶二 千里外牢城。能告群盗劫杀人者第赏之,及十人者 予钱十万。既而有司言:窃盗不用威力,得财为钱五 千,即刺为兵,反重于强盗,请减之。遂诏至十千始刺 为兵,而京城持杖窃盗,得财为钱四千,亦刺为兵。自 是盗法惟京城加重,馀视旧益宽矣。

按《玉海》:景祐二年六月乙亥,翰林学士承旨章得象, 上《一司一务编敕》、《在京编敕》并《目录》四十四卷。先是, 诏以祥符八年至明道二年宣敕,命司徒昌运等,与得象删定。至是,上之。

景祐三年七月丁亥,禁民间私写编敕、刑书。八月己 酉,班民间冠服、居室、车马、器用犯制之禁。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景祐 年,诏配沙门岛者,配广南广南者,配岭北。 按《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刑法志》:罪人贷死者,旧 多配沙门岛,至者多死。景祐中,诏当配沙门岛者,第 配广南地牢城,广南罪人乃配岭北。然其后又有配 沙门岛者。

宝元元年九月戊申,诏应祀事,已受誓戒而失虔恭者,毋以赦原。十月丙寅,诏戒百官朋党。十二月甲戌,禁边人与元昊互市。[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宝元二年五月己亥,禁皇族及诸命妇、女冠、尼等非 时入内。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康定元年八月戊戌,禁以金箔饰佛像。[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庆历元年十一月丙寅,弛京东八州盐禁。[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庆历二年正月癸亥,诏磨勘院考提点刑狱功罪为 三等,以待黜陟。五月戊辰,禁销金为服饰。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按《燕翼贻谋录》:大中祥符八年,诏衣服不得以金为 饰。仁宗继统,俭朴躬行,于庆历二年五月戊辰,申严 其禁。上自宫掖,悉皆屏绝。臣庶之家,犯者,必置于法。 庆历三年八月乙未朔,命官详定编敕。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按《玉海》:自景祐二年至庆历三年,又增四千七百六 十五条。八月丁酉,复命官删定。戊戌,宰臣殊、参政昌 朝提举。十月丁巳,命王质、曾公亮详定。

庆历四年五月,令依律门分,见行《编敕》,续降《编敕》为 十二编。八月,以范仲淹领刑法事。十一月,禁朋党相 讦,恣为苛刻肆言行怪者。

按《宋史·仁宗本纪》:庆历四年八月辛卯,命范仲淹领 刑法事。十一月己巳,诏戒朋党相讦,及按察恣为苛 刻、文人肆言行怪者。 按《刑法志》:仁宗深悯夫民之 无知也,欲立赎法以待薄刑,迺诏有司曰:先王用法 简约,使人知禁而易从。后代设茶、酒、盐税之禁,夺民 原利,刑用滋章。今之《编敕》,皆出律外,又数改更,官吏 且不能晓,百姓安得闻之。一陷于理,情虽可哀,法不 得赎。岂礼乐之化未行,而专用刑法之弊与。汉文帝 使天下人入粟于边,以受爵免罪,几于刑措。其议科 条非著于律者,或冒利犯禁,奢侈违令,或过误可悯, 别为赎法。乡民以谷麦,市人以钱帛,使人重谷麦,免 刑罚,则农桑自劝,富寿可期矣。诏下,论者以为富人 得赎而贫者不能免,非朝廷用法之意。时命辅臣分 总职事,以参知政事范仲淹领刑法,未及有所建明 而仲淹罢,事遂寝。

按《玉海》:四年五月癸酉,司勋郎吕绍宁,请以见行编 敕续降宣敕,令大理检法官,依律门分十二编,颁天 下,以便检阅,无误出入刑名。从之。

庆历五年九月庚寅,诏文武官已致仕,而举官犯罪, 当连坐者,除之。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庆历六年,诏不得擅刺罪人。

按《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刑法志》:六年,又诏曰:如 闻百姓抵轻罪,而长吏擅刺隶他州,朕甚悯焉。自今 非得于法外从事者,毋得辄刺罪人。

庆历七年正月己亥,颁《庆历编敕》。六月乙巳,诏禁畜 猛兽害人者。七月辛丑,禁贡馀物馈近臣。九月丁酉, 诏删定《一县一州敕》。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按《刑法志》:《编敕》至庆历,又 复删定,增五百条,别为《总例》一卷。后又修《一司敕》二 千三百十有七条,《一路敕》千八百二十有七条,《一州》、 《一县敕》千四百五十有一条。其丽于法者,大辟之属 总三十有一,流之属总二十有一,徒之属总百有五, 杖之属总百六十有八,笞之属总十有二。又配隶之 属总八十有一,大辟而下奏听旨者总六十有四。凡 此,又在《编敕》之外者也。

按《玉海》:七年正月己亥,编《敕》成,凡十二卷定千七百 五十七条,别为《总例》一卷。《目录》三卷。视天圣敕,增五 百条,详定官张方平等,赐器币。七年九月丁酉,诏 删定《一州一县敕》。

庆历八年四月,上删定《编敕》,诏颁行。

按《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玉海》:八年四月二十八 日,宰臣贾昌朝、枢副吴育上《删定编敕》、《赦书德音》、《附 令敕》、《目录》二十卷。诏崇文院镂版颁行。初,令陈大 素等删定,张方平等详定,昌朝、育提举。

====皇祐元年六月,诏所部受赃提点弗觉察者,降黜。十月,禁妇人不得以角饰冠梳。====按《宋史·仁宗本纪》:皇祐元年六月戊子,诏转运使、提 点刑狱,所部官吏受赃失觉察者,降黜。

按《燕翼贻谋录》:旧制,妇人冠以漆纱为之,而加以饰 金银珠翠,采色装花,初无定制。仁宗时,宫中以白角 改造冠,并梳冠之,长至三尺,有等肩者,梳至一尺,议 者以为妖。仁宗亦恶其侈。皇祐元年十月,诏禁中外 不得以角为冠,梳冠广不得过一尺,长不得过四寸, 梳长不得过四寸。终仁宗之世,无敢犯者。其后侈靡 之风盛行,冠不特白角,又易以鱼GJfont。梳不特白角,又 易以象牙、玳瑁矣。

至和元年八月,诏前代帝王后罪,听赎。十月,诏士庶家毋得以尝佣顾之人为姻。[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纪》:至和元年八月丁酉,诏:前代帝王 后尝仕本朝,官八品以下,其祖父母、妻子犯流以下 罪,听赎;未仕而尝受朝廷赐者,所犯非凶恶,亦听赎。 十月壬辰,诏士庶家毋得以尝佣顾之人为姻,违者 离之。 按《刑法志》:至和初,又诏:前代帝王后,尝仕本 朝,官不及七品者,祖父母、父母、妻子罪流以下,听赎。 虽不仕而尝被赐予者,有罪,非巨蠹,亦如之。随州司 理参军李抃父殴人死,抃上所授官以赎父罪,帝哀 而许之。君子谓之失刑,自是未尝为比。而终宋之世, 赎法惟及轻刑而已。

嘉祐二年八月壬子,命富弼等详定《编敕》。[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按《刑法志》:嘉祐初,因枢密 使韩琦言:自庆历四年,距嘉祐二年,敕增至四千馀 条,前后抵牾。请诏中外,使言《敕》得失,如天圣故事。 按《玉海》:嘉祐二年八月丁未,枢密使韩琦言:天下见 行编修敕,自庆历四年以后,距今十五年,续降四千 二百有馀条,前后多抵牾。请删定为嘉祐敕。从之。壬 子,以宰臣富弼、参政曾公亮提举,钱象先等三人详 定,齐恢等六人删定官。

嘉祐四年四月辛卯,诏中外臣庶居室、器用、冠服、妾 媵,有违常制,必罚毋贷。六月丁丑,诏转运司,凡邻州 饥而辄闭粜者,以违制论。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嘉祐五年六月乙丑,诏戒上封告讦人罪或言赦前 事,及言事官弹劾小过不关政体者。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按《刑法志》:帝在位久,明于 人之情伪,尤恶计人阴事,故一时士大夫习为惇厚。 久之,小人乘间密上书,疏人过失,好事稍相与唱和, 又按人赦前事。翰林学士张方平、御史吕诲以为言, 因下诏曰:盖闻古治,君臣同心,上下协穆,而无激讦 之俗,何其德之盛也。朕窃慕焉。嘉与公卿大夫同底 斯道,而教化未至,浇薄日滋。比者中外群臣,多卜章 言人过失,暴扬难验之罪,或外托公言,内缘私忿,诋 欺暧昧,苟陷善良。又赦令者,所以与天下更始,而有 司多举按赦前之事,殆非信命,重刑罚,使人洒心自 新之意也。今有上言告人罪,言赦前事者,讯之。至于 言官,宜务大体,非事关朝政,自馀小过细故,勿须察 举。承平日久,天下生齿益蕃,犯法者多,岁断大辟 甚众,而有司未尝上其数。嘉祐五年,判刑部李𫄧言: 一岁之中,死刑无虑二千馀。夫风俗之薄,无甚于骨 肉相残;衣食之穷,莫急于盗贼。今犯法者众,岂刑罚 不足以止奸,而教化未能导其为善欤。愿诏刑部类 天下所断大辟,岁上朝廷,以助观省。从之。

嘉祐七年四月壬午,颁《嘉祐编敕》。

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按《刑法志》:嘉祐初,韩琦又 言:自庆历四年,距嘉祐二年,敕增至四千馀条,前后 抵牾。诏中外,使言《敕》得失,如天圣故事。七年,书成。总 千八百三十四条,视《庆历敕》,大辟增六十,流增五十, 徒增六十有一,杖增七十有三,笞增三十有八。又配 隶增三十,大辟而下奏听旨者增四十有六。又别为 《续附令敕》三卷。

按《玉海》:嘉祐七年四月壬午,提举宰臣韩琦、曾公亮 上《删定编敕》、《赦书德音》、《附令敕》、《总例》、《目录》三十卷,取 敕在《刑统》而行于今者,附益,总一千八百三十四条, 视庆历初有所增减。诏编敕所镂板颁行。七年四 月,宰臣琦等上言,所修《嘉祐编敕》,起庆历四年冬,尽 嘉祐三年,凡十二卷,《总例》一卷,《目录》五卷,其元降敕 但行约束,不在刑名者,又折为《续降附令敕》三卷,《目 录》一卷,《续赦书德音》二卷。《稽古录》:七年四月壬子, 行《嘉祐编敕》。

英宗治平三年夏四月丙午,诏有司察所部左道、淫祀及贼杀善良不奉令者,罪毋赦。[编辑]

按《宋史·英宗本纪》云云。

治平四年十二月丙寅,诏州县吏并缘为奸,致狱多 瘐死,岁终会死者多寡,以制其罪。著为令。

按《宋史·英宗本纪》不载。 按《神宗本纪》云云。 按《刑 法志》:凡内外所上刑狱,刑部、审刑院、大理寺参主之, 又有纠察在京刑狱司以相审覆。官制既行,罢审刑、 纠察,归其职于刑部。四方之狱,则提点刑狱统治之。官司之狱:在开封,有府司、左右军巡院;在诸司,有殿 前、马步军司及四排岸;外则二京府司、左右军巡院, 诸州军院、司理院,下至诸县皆有狱。诸狱皆置楼牖, 设浆铺席,时具沭浴,食令温暖,寒则给薪炭、衣物,暑 则五日一涤枷杻。郡县则所职之官躬行检视,狱弊 则修之使固。神宗即位初,诏曰:狱者,民命之所系也。 比闻有司岁考天下之奏,而多瘐死。深惟狱吏并缘 为奸,检视不明,使吾元元横罹其害。《书》不云乎:与其 杀不辜,宁失不经。其具为令:应诸州军巡司院所禁 罪人,一岁在狱病死及二人,五县以上州岁死三人, 开封府司、军巡岁死七人,推吏、狱卒皆杖六十,增一 人则加一等,罪止杖一百。典狱官如推狱,经两犯即 坐从违制。提点刑狱岁终会死者之数上之,中书检 察。死者过多,官吏虽已行罚,当更黜责。未几,复诏:失 入死罪,已决三人,正官除名编管,贰者除名,次贰者 免官勒停,吏配隶千里。二人以下,视此有差。不以赦 降、去官原免。未决,则比类递降一等;赦降、去官,又减 一等。令审刑院、刑部断议官,岁终具尝失入徒罪五 人以上,京朝官展磨勘年,幕职、州县官展考,或不与 任满指射差遣,或罢,仍即断绝支赐。以前法未备,故 有是诏。又尝诏:官司失入人罪,而罪人应原免,官司 犹论如法,即失出人罪。若应徒而杖,罪人应原免者, 官司乃得用因罪人以致罪之律。

按《文献通考》:治平四年十二月,令:应诸州军巡司理 院所禁罪人,一岁在狱病死及二人者,推吏狱卒,皆 杖六十增一人者,加一等罪止杖一百,如五县以上 州岁死三人,开封府司、军巡岁死十人,如死二人法 加等亦如之。典狱之官如推狱,经两犯即坐仍从违 制。大县三万户以上,依五县以上州法。提点刑狱司 终岁会死者之,数以闻委,中书检察。或死者过多,官 吏虽已罚,当更黜责。

神宗熙宁元年七月癸酉,诏谋杀已伤,案问欲举自首者,从谋杀减二等。十月戊辰,禁销金服饰。[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纪》云云。 按《刑法志》:熙宁元年八月, 诏:谋杀已伤,按问欲举,自首,从谋杀减三等论。初,登 州奏有妇阿云,母服中聘于韦,恶韦丑陋,谋杀不死。 按问欲举,自首。审刑院、大理寺论死,用违律为婚奏 裁,敕贷其死。知登州许遵奏,引律因犯杀伤而自首, 得免所因之罪,仍从故杀伤法,以谋为所因,当用按 问欲举条减二等。刑部定如审刑、大理。时遵方召判 大理,御史台劾遵,而遵不伏,请下两制议。乃令翰林 学士司马光、王安石同议,二人议不同,遂各为奏。光 议是刑部,安石议是遵,诏从安石所议。而御史中丞 滕甫犹请再选官定议,御史钱𫖮请罢遵大理,诏送 翰林学士吕公著韩维、知制诰钱公辅重定。公著等 议如安石,制曰可。于是法官齐恢、王师元、蔡冠卿等 皆论奏公著等所议为不当。又诏安石与法官集议, 反复论难。神宗即位,又诏曰:夫赦令,国之大恩,所 以荡涤瑕秽,纳于自新之地,是以圣王重焉。中外臣 僚多以赦前事捃摭吏民,兴起狱讼,苟有诖误,咸不 自安,甚非持心近厚之义,使吾号令不信于天下。其 内外言事、案察官,毋得依前举劾,具案取旨,否则科 违制之罪。御史台觉察弹奏,法寺有此奏按,许举驳 以闻。知谏院司马光言曰:按察之官,以赦前事兴起 狱讼,禁之诚为大善。至于言事之官,事体稍异。何则。 御史之职,本以绳按百僚,纠擿隐伏。奸邪之状,固非 一日所为。国家素尚宽仁,数下赦令,或一岁之间至 于再三,若赦前之事皆不得言,则其可言者无几矣。 万一有奸邪之臣,朝廷不知,误加进用,御史欲言则 违今日之诏,若其不言,则陛下何从知之。臣恐因此 言者得以借口偷安,奸邪得以放心不惧。此乃人臣 之至幸,非国家之长利也。请追改前诏,刊去言事两 字。光论至再,帝谕以言者好以赦前事诬人,光对曰: 若言之得实,诚所欲闻,若其不实,当罪言者。帝命光 送诏于中书。

熙宁二年二月,定谋杀伤首原法。三月,命修《嘉祐编 敕》。十二月,增失入死罪法。是年,命官除杖黥法。 按《宋史·神宗本纪》:熙宁二年十二月癸酉,增失入死 罪法。 按《刑法志》:熙宁元年八月,诏安石与法官集 议,反复论难。明年二月庚子,诏:今后谋杀人自首,并 奏听敕裁。是月,除安石参知政事,于是奏以为:律意, 因犯杀伤而自首,得免所因之罪,仍从故杀伤法;若 已杀,从故杀法,则为首者必死,不须奏裁;为从者自 有编敕奏裁之文,不须复立新制。与唐介等数争议 帝前,卒从安石议。复诏:自今并以去年七月诏书从 事。判刑部刘述等又请中书、枢密院合议,中丞吕诲、 御史刘琦、钱𫖮皆请如述奏,下之二府。帝以为律文 甚明,不须合议。而曾公亮等皆以博尽同异、厌塞言 者为无伤,乃以众议付枢密院。文彦博以为:杀伤者, 欲杀而伤也,即已杀者不可首。吕公弼以为:杀伤于 律不可首。请自今已杀伤依律,其从而加功自首,即奏裁。陈升之、韩绛议与安石略同。会富弼入相,帝令 弼议,而以疾病,久之弗议,至是乃决,而弼在告,不预 也。熙宁二年,比部郎中、知房州张仲宣尝檄巡检 体究金州金坑,无甚利。土人惮兴作,以金八两求仲 宣不差官。及事觉,法官坐仲宣枉法赃应绞,援前比 贷死,杖脊、黥配海岛。知审刑院苏颂言:仲宣所犯,可 比恐喝条。且古者刑不上大夫,仲宣官五品,有罪得 乘车,今刑为徒隶,其人虽无足矜,恐污辱衣冠尔。遂 免杖、黥,流贺州。自是命官无杖黥法。

按《玉海》、《稽古录》:熙宁二年三月壬寅,命蔡延庆孙永 修《嘉祐编敕》。按《通鉴纲目》:百官免黥杖法,作三年 熙宁三年三月,制刑法科。八月,立《诸仓丐取法》,仓吏 侵渔定罪有差。九月,初试法官。是年,中书上刑未安 者五,付详敕所详议。韩绛曾布议用肉刑,不果行。枢 密使言国家刑律,宜用中典,审刑院、大理寺议重赃 并满轻赃法。

按《宋史·神宗本纪》:熙宁三年三月丙辰,立试刑法及 详刑官。九月己亥,始试法官。 按《刑法志》:熙宁三年, 中书上刑名未安者五:其一,岁断死刑几二千人,比 前代殊多。如强劫盗并有死法,其间情状轻重有绝 相远者,使皆抵死,良亦可哀。若为从情轻之人别立 刑,如前代斩右趾之比,足以止恶而除害。禁军非在 边防屯戍而逃者,亦可更宽首限,以收其勇力之效。 其二,徒、流折杖之法,禁网加密,良民偶有抵冒,致伤 肌体,为终身之辱;愚顽之徒,虽一时创痛,而终无愧 耻。若使情理轻者复古居作之法,遇赦第减月日,使 良善者知改过自新,凶顽者有所拘系。其三,刺配之 法二百馀条,其间情理轻者,亦可复古徒流移乡之 法,俟其再犯,然后决刺充军。其配隶并减就本处,或 与近地。凶顽之徒,自从旧法。编管之人,亦迭送他所, 量立役作时限,无得髡钳。其四,令州县考察士民,有 能孝悌力田为众所知者,给帖付身。偶有犯令,情轻 可恕者,特议赎罚;其不悛者科决。其五,奏裁条目繁 多,致淹刑禁,亦宜删定。诏付编敕所详议立法。初,韩 绛尝请用肉刑,曾布复上议曰:先王之制刑罚,未尝 不本于仁,然而有断肢体、刻肌肤以至于杀戮,非得 已也。盖人之有罪,赎刑不足以惩之,故不得已而加 之以墨、劓、剕、宫、大辟,然审适轻重,则又有流宥之法。 至汉文帝除肉刑而定笞棰之令,后世因之以为律。 大辟之次,处以流刑,代墨、劓、剕、宫,不惟非先王流宥 之意,而又失轻重之差。古者乡田同井,人皆安土重 迁。流之远方,无所资给,徒隶困辱,以至终身。近世之 民,轻去乡井,转徙四方,固不为患,而居作一年,即听 附籍,比于古亦轻矣。况折杖之法,于古为鞭扑之刑, 刑轻不能止恶,故犯法日益众,其终必至于杀戮,是 欲轻而反重也。今大辟之目至多,取其情可贷者,处 之以肉刑,则人之获生者必众。若军士亡去应斩,贼 盗赃满应绞,则刖其足;犯良人于法应死,而情轻者 处以宫刑。至于劓、墨,则用刺配之法。降此而后为流、 徒、杖、笞之罪,则制刑有差等矣。议既上,帝问可否于 执政,王安石、冯京互有论辨,迄不果行。枢密使文彦 博亦上言:唐末、五代,用重典以救时弊,故法律之外, 徒、流或加之于死。国家承平百年,当用中典,然犹因 循有重于旧律者,若伪造官文书,律止流二千里,今 断从绞。近凡伪造印记,再犯不至死者,亦从绞坐。夫 持杖强盗,本法重于造印,今造印再犯者死,而强盗 再犯赃不满五匹者不死,则用刑甚异于律文矣。请 检详刑名重于旧律者,以敕律参考,裁定其当。诏送 编敕所。又诏审刑院、大理寺议重赃并满轻赃法。审 刑院言:所犯各异之赃,不待罪等而累并,则于律义 难通,宜如故事。而大理寺言:律称,以赃致罪,频犯者 并累科;若罪犯不等者,即以重赃并满轻赃各倍论; 累并不加重者止从重。盖律意以频犯赃者,不可用 二罪以上之法,故令累科;为非一犯,故令倍论。此从 宽之一也。然六赃轻重不等,若犯二赃以上者,不可 累轻以从重,故令并重以满轻。此从宽之二也。若以 重并轻后加重,则止从一重,盖为进则改从于轻法, 退亦不至于容奸。而《疏议》假设之法,适皆罪等者,盖 一时命文耳。若罪等者尽数累并,不等者止科一赃, 则恐知法者足以为奸,不知者但系临时幸与不幸, 非律之本意也。帝是大理议,行之。凡在京班直诸 军请量,斗斛不足,出戍之家犹甚。仓吏自以在官无 禄,恣为侵渔。神宗谓非所以爱养将士之意,于是诏 三司始立《诸仓丐取法》。而中书请主典役人,岁增禄 至一万八千九百馀缗。凡丐取不满百钱,徒一年,每 百钱则加一等;千钱流二千里,每千钱则加一等,罪 止流三千里。其行货及过致者,减首罪二等。徒者皆 配五百里,其赏百千;流者皆配千里,赏二百千;满十 千,为首者配沙门岛,赏三百千,自首则除其罪。凡更 定约束十条行之。其后内则政府,外则监司,多仿此 法。内外岁增吏禄至百馀万缗,皆取诸坊场,河渡,市利,免行、役剩息钱。久之,议臣欲稍缓仓法,编敕所修 立《告捕获仓法给赏条》,自一百千分等至三百千,而 案问者减半给之,中书请依所定,诏仍旧给全赏,虽 案问,亦全给。吕嘉问尝请行货者宜止以不应为坐 之,刑部始减其罪。及哲宗初,尝罢重禄法,而绍圣复 仍旧。

按《文献通考》:熙宁三年,编修中书条例,所谓委逐路 提点刑狱司,岁于冬夏上旬检举牒,州长吏勿留,狱 牒讫,奏闻。祖宗故事,每岁冬夏,降诏恤刑,帝遵行之。 既委各路提点刑狱,自是不复降诏。按立诸仓丏,取法一条,《志》无年

月可考,按《通考》作三年八月,以诏与《志》同,不录

熙宁四年春正月乙未,诏详定大辟覆谳法。丁未,立 京东、河北贼盗重法。

按《宋史·神宗本纪》云云。 按《刑法志》:熙宁四年,立《盗 贼重法》。凡劫盗罪当死者,籍其家赀以赏告人,妻子 编置千里;遇赦若灾伤减等者,配远恶地。罪当徒、流 者,配岭表;流罪会降者,配三千里,籍其家赀之半为 赏,妻子递降等有差。应编配者,虽会赦,不移不释。凡 囊橐之家,劫盗死罪,情重者斩,馀皆配远恶地,籍其 家赀之半为赏。盗罪当徒、流者,配五百里,籍其家赀 三之一为赏。窃盗三犯,杖配五百里或邻州。虽非重 法之地,而囊橐重法之人,以重法论。其知县、捕盗官 皆用举者,或武臣为尉。盗发十人以上,限内捕半不 获,劾罪取旨。若复杀官吏,及累杀三人,焚舍屋百间, 或群行州县之内,劫掠江海船GJfont之中,非重地,亦以 重论。凡重法地,嘉祐中始于开封府诸县,后稍及诸 州。以开封府东明、考城、长垣县,京西滑州,淮南宿州, 河北澶州,京东应天府、濮、齐、徐、济、单、兖、郓、沂州、淮阳 军,亦立重法,著为令。至元丰时,河北、京东、淮南、福建 等路皆用重法,郡县寖益广矣。

熙宁五年春正月己亥,置京城逻卒,察谤议时政者 收罪之。秋七月闰月庚戌,诏入内供奉官以下,已有 养子,更养次子为内侍者斩。

按《宋史·神宗本纪》云云。

熙宁六年四月,置律学。七月,诏边吏杀熟户者有戮。 八月,复比闾族党法,又上删定《编敕》。

按《宋史·神宗本纪》:熙宁六年四月乙亥,置律学。七月 丁巳,诏沿边吏杀熟户以邀赏者戮之。八月戊戌,复 比闾族党之法。

按《玉海》:六年八月七日,提举编敕宰臣王安石,上《删 定编敕》、《赦书德音》、《附令敕》、《申明敕》、《目录》共二十六卷。 诏编敕所镂板,自七年正月一日颁行。先是,诏以嘉 祐四年正月以后,续降宣敕删定,命刘赓等充检详 删定官,曾布充详定官,安石提举。至是上之。

按《文献通考》:七年四月,设置律学,设教授四员,公试 习律令生员义三道,习断按生员一道,刑名五事至 七事。私试义二道,按一道,刑名五事至三事。先时已 置刑法科,诏法寺主判官诸路监司,奏举京朝官,选 人两考者上等,进秩补法官,馀减磨勘,循资免选,射 阙推恩有差。法官缺员,亦以次补之。其考试关防,如 诸科法。按置律学,《通考》作七年,与《本纪》不同

熙宁八年九月,并令式诸司敕,入一司敕所。是年,诏 官吏因罪人失出,致罪,罪人遇恩者,准罪人原法,失 入者勿用此令。

按《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刑法志》:熙宁八年,洪州 民有犯徒而断杖者,其馀罪会恩免,官吏失出,当劾。 中书堂后官刘衮驳议,以谓律因罪人,以致罪,罪人 遇恩者,准罪人原法。洪州官吏当原。又请自今官司 出入人罪,皆用此令。而审刑院、大理寺以为:失入人 罪,乃官司误致罪于人,难用此令。其失出者,宜如衮 议。

按《玉海》:熙宁八年九月辛酉并令式及诸司敕式入 一司敕所遂号一司敕令所

熙宁九年八月,诏北边人阑出谷粟者禁之。九月,上 诸司敕。

按《宋史·神宗本纪》:熙宁九年八月丁酉,禁北边民阑 出谷粟。

按《玉海》:熙宁九年九月二十五日编修令式所上诸 司敕式四十卷

熙宁十年二月,上《诸司敕令格式》。十二月,详定《刑部 敕》。

按《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玉海》:熙宁十年二月,上 《诸司敕令格式》十二卷。是年十一月辛亥,上三十卷。 十年十二月六日壬午,详定敕令所言,准送下刑 部敕二卷。今将所修条并后来敕札一处看详,其间 不系别司者,悉归本司。若当司以上通行者,候将来 续入在京通用敕。已有条式者,更不重载。又义未安 者,就损益其后来圣旨札子批状。中书颁降者,悉名 曰敕。枢密颁降者,悉名曰宣。共修成一卷,分九门,总 六十三条。乞降敕旨,以熙宁详定《刑部敕》为名。从之。

====元丰元年五月乙亥,诏试中刑法官以次推恩。====按《宋史·神宗本纪》云云。

元丰二年六月,《编敕》所上新修,敕式始分,敕、令、格、式 为四。是年,又定论赃法。

按《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刑法志》:神宗以律不足 以周事情,凡律所不载者一断以敕,乃更其目曰敕、 令、格、式,而律恒存乎敕之外。熙宁初,置局修敕,诏中 外言法不便者集议更定,择其可采者赏之。元丰中, 始成书二千有六卷,复下二府参订,然后颁行。帝留 意法令,每有司进拟,多所是正。尝谓:法出于道,人能 体道,则立法足以尽事。又曰:禁于未然之谓敕,禁于 已然之谓令,设于此以待彼之谓格,使彼效之之谓 式。修书者要当识此。于是凡入笞、杖、徒、流、死,自名例 以下至断狱,十有二门,丽刑名轻重者,皆为敕。自品 官以下至断狱三十五门,约束禁止者,皆为令。命官 之等十有七,吏、庶人之赏等七十有七,又有倍、全、分、 釐之级凡五等,有等级高下者皆为格。表奏、帐籍、关 牒、符檄之类凡五卷,有体制模楷者皆为式。元丰 二年,成都府、利路钤辖言:往时川陕绢匹为钱二千 六百,以此估赃,两铁钱得比铜钱之一。近绢匹不过 千三百,估赃二匹乃得以一匹之罪,多至重法。令法 寺定以一钱半当铜钱之一。

按《文献通考》:元丰二年,编敕所上新修敕式,始分敕 令格式为四。熙宁初,置局修敕,诏中外集议,择其可 采者用之。有未便于事理,而应修改者,上之。尚书省 议奏,即面特旨,若一时巡分,应着为令,及应冲改者, 随所属上二府奏审。至是上之。熙宁敕令,视嘉祐则 有减。元丰敕令,视熙宁则有增。而格式不与焉。 按《玉海》:元丰二年六月辛酉,左建议安焘等,上诸司 敕式。上谕曰:设于此而逆彼之至曰格,设于此而使 彼效之曰式,禁其未然之谓令,治其已然之谓敕。修 书者要当知此,有典有则,贻厥子孙。今之格式令敕, 即典则也。若其书全具,政府总之,有司守之,斯无事 矣。

元丰三年春正月戊子,诏审刑院、刑部断议官失入 者,岁具数罚之。

按《宋史·神宗本纪》云云。

按《文献通考》:元丰三年正月,诏审刑院、刑部断议官, 自今岁终,具尝失入徒罪五人以上,或失入死罪者, 取旨连名者二人,当一人京朝官展磨勘,年幕职州 县官展考,或不与任满,指射差遣,或罢本年断绝支 赐,去官不免。先是,尝诏岁终比较取旨,而法未备,故 有是诏。

元丰四年春正月庚子,诏试进士加律义。

按《宋史·神宗本纪》云云。

元丰五年三月癸丑,颁三省、枢密、六曹条制。

按《宋史·神宗本纪》云云。

元丰六年三月,诏详定六曹条贯。

按《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玉海》:元丰六年三月十 七日,诏门下中书后省详定六曹条贯,给事韩忠彦 同详定名,中书门下外省。上谓忠彦等曰:法出于道, 人能体道,则立法足以尽事。又曰:着法者,欲简于立 文,详于该事。

元丰七年三月,编敕书成。七月,御史请申饬收司申 明法令,看详旧卷,定法于一。

按《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玉海》:元丰七年三月乙 巳,详定重修编敕书成。

按《文献通考》:元丰七年七月,御史黄降言:朝廷修立 敕令,多用旧文损益。其去取意义,则具载看详卷,藏 之有司,以备参照。比者议法之官,于敕令文意有疑, 或不取看详旧卷参照,多以臆见裁决。请申饬收司, 自今申明敕令,及定夺疑议,并须参以看详旧卷,考 其意义所归,庶几法定于一,无敢轻重。本台亦得据 文考察。从之。

元丰八年十一月,诏强盗毋得减等。十二月,罢《太学 保任同罪法》。是年,又诏鞫讯强盗,情理无可悯,刑名 无疑虑者,依法处断,无得用例破条。

按《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哲宗本纪》:元丰八年十 一月癸巳,诏按问强盗,欲举自首者毋减。十二月壬 戌,罢《太学保任同罪法》。 按《刑法志》:元丰八年,尚书 省言:诸获盗,有已经杀人,及元犯强奸、强盗贷命断 配之人,再犯捕获,有司例用知人欲告、或按问自首 减免法。且律文自首减等断遣者,为其情非巨蠹,有 改过自新之心。至于奸、盗,与馀犯不同,难以例减。请 强盗已杀人,并强奸或元犯强盗贷命,若持杖三人 以上,知人欲告、按问欲举而自首,及因人首告应减 者,并不在减等例。初,王安石与司马光争议按问自 首法,卒从安石议。至是,光为相,复申前议改焉。乃诏: 强盗按问欲举自首者,不用减等。既而给事中范纯 仁言:熙宁按问欲举条并得原减,以容奸太多,元丰 八年,别立条制。窃详已杀人、强奸,于法自不当首,不 应更用按问减等。至于贷命及持杖强盗,亦不减等,深为太重。按《嘉祐编敕》:应犯罪之人,因疑被执,赃证 未明,或徒党就擒,未被指说,但诘问便承,皆从律按 问欲举首减之科。若已经诘问,隐拒本罪,不在首减 之例。此敕当理,当时用之,天下号为刑平。请于法不 首者,自不得原减,其馀取《嘉祐编敕》定断,则用法当 情,上以广好生之德,下则无一夫不获之冤。从之。又 诏:诸州鞫讯强盗,情理无可悯,刑名无疑虑,而辄奏 请,许刑部举驳,重行朝典,无得用例破条。从司马光 之请也。光又上言:杀人不死,伤人不刑,尧、舜不能以 致治。刑部奏钞兖、怀、耀三州之民有斗杀者,皆当论 死,乃妄作情理可悯奏裁,刑部即引旧例贷之。凡律、 令、敕、式或不尽载,则有司引例以决。今斗杀当死,自 有正条,而刑部承例免死决配,是斗杀条律无所用 也。请自今诸州所奏大辟,情理无可悯,刑名无可疑, 令刑部还之,使依法处断。若实有可悯、疑虑,即令刑 部具其实于奏钞,先拟处断,门下省审覆。如或不当, 及用例破条,即驳奏取旨勘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