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庆升平前传/27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永庆升平前传
◀上一回 第二十七回 叛国贼奉旨交部讯 白将军兵定孽龙沟 下一回▶


  诗曰:

    一生爱说是为偏,不读诗书不种田。

    山水优游身外事,烟霞啸傲性中天。

    浮生作梦空成梦,举世无缘亦是缘。

    口谈今古为业事,光阴虚度十馀年。

  顾大人被他等用地板盖上,也不能出去,无可如何,自己想道:“说是生有处,死有地,今天活该我死于此地,大概是不能活的了。”正在发愁无可如何之际,只听得板子一响,焕章望上一蹿。上面马杰说:“贤弟,我日夜惦念于你,怕你在此受困,故此天天夜间我前来。今日甚巧,你我弟兄先走到外面无人之处再说吧。”

  二人来至店外,红胡子马杰等二人蹲在地下,说:“贤弟,你不可在此久待,今天你急速入都见驾,奏明圣主,请旨拿直隶巡抚入都,审问天地会之事;请旨派兵前来芦沟桥天赐店,拿获贼人,刨挖地雷。你这是一件大功劳,劣兄就要入川去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年相见,再作道理。”说罢,二人分手。

  焕章入都,先见神力老王爷,回明直隶巡抚吴联在芦沟桥设造地雷、安心谋反、自己私访在路拿贼之事。李玉、王有义过来给顾焕章请了安,回明了分手之后,把张忠、张禄两个贼人的尸身埋在道旁沟内。焕章说:“也不必管他就是。”神力王带顾焕章见驾,老王爷奏明了圣上,康熙爷降旨:派神力王调京营的官兵,去拿获天赐店一干贼人,连察访地雷。

  王爷带兵去到芦沟桥天赐店,并不见有一人,派兵把店围上,刨地雷,刨出好些火药、竹竿子;将房拆毁,回京奏明圣上。康熙爷传旨:拿直隶巡抚入都,交刑部革职,严刑审讯;派顾焕章在刑部衙门质对吴联。

  那日奉旨剿拿吴联,到刑部细细审讯。派的问官是:文学殿大学士、军机大臣、六部总裁彭中堂,吏部尚书、都察院总宪田文忠,满汉四名御史与大理寺卿明安、刑部尚书杜光耀,共是八堂,严刑讯问。吴联并不承认,他说:“身受国恩,官居头品,为封疆之臣,我岂能身入邪教?我与顾焕章素日有仇,求众位大人明鉴,不可听他一片之言。”又问顾焕章说:“你既出首告吴大人,你怎么知道他是天地会?你说说。”顾焕章说:“大人要问,神力王爷在芦沟桥剿了贼店,里面又剿出火药等物件,乃是职员在他那店内目睹真实,才能出首。众位大人用刑拷我们俩就是。”吴联说:“众位大人,他是武夫可以受得住刑,犯官实不能与他比,求众位大人圣明!”问了一天,也没有口供,散堂,把二人收科。如是问了十数馀天。圣主下了一道上谕催问,无奈二人俱无口供。

  这一日,奉旨出征叛贼的白大将军,跑红旗的折子入都奏明圣上:兵破了孽龙沟,拿获流贼杜双印,伤重身死;得了贼人宝刀一口,进献圣上;馀贼蹿入福建画石岭,随后进兵追赶。圣主大加封赏,宝刀入库,传旨:派白国毡务要将贼人扑灭,又派查黄河钦差伊哩布提调参赞军务。伊大人自剪子峪诸事办完,都司王庆等谢恩,辞别了钦差走了。

  伊大人先将何丁交县入狱看管,自已把诸事完了,方要起程,这日接到圣主的旨意,派下来打画石岭提调官,遂带二马先起身。至画石岭,早见将军的先锋官金马统领邓忠邓大人的队在此安营。伊大人先见了邓总镇,然后白大将军也就到了。伊哩布递手本参见大将军。将军甚喜,说:“兄台,你我都是朝廷的命官,又是街坊,何必如此多礼。本帅听人传言,说大人处有两个能人,俱都姓马,一名山东马成龙,一名瘦马梦太。不知此二人哪个是武艺出众之人?”大人说:“老帅,要说眼里灵变、平常的拳脚,马梦太来的熟练;若要讲临敌无惧、勇冠三军之人,胆大力勇,还是马成龙。”

  大将军吩咐:“来人,把马成龙叫进来。”只听得外面有人答言说:“是!”进来一人:头上未戴着官帽,身穿蓝布大褂,高腰袜子,青布山东皂鞋;身高八尺,面如紫玉,粗眉大眼,平顶短项,在下面给将军请安,说:“卑职马成龙给将军请安!”老帅一瞧,口中说:“你这个山东人,是干什么的?”马成龙说:“都司马成龙参见将军。”白大帅说:“你既然是都司,为何不穿官衣?”马成龙说:“我没有官衣,求将军见容。”老将军说:“你会使什么兵刃?”成龙说:“使大脑袋刀一口。”说罢,出去取来,请将军过目。老将军一瞧,原来是一口瓦刀。又叫马梦太进来,外面答言说:“是!”至大帐,给老帅磕头请安。将军一瞧,见他身高八尺,面皮透黄,寿眉金睛;头戴新纬帽,高提梁翡翠翎管儿,身穿新宁绸单袍,外罩红青马褂,薄底靴子。将军说:“你是马梦太,使什么兵刃?”瘦马说:“我使的是短把刀、避血桷。”将军吩咐:“马成龙与马梦太,你二人在外面演平生所练的武艺。”山东马本不会什么拳脚,只听马梦太说:“我先打一趟拳。”下去在帐外当中一站,怎见得,有赞为证:罗汉拳,站当场,移身绕步逞刚强。伏虎势,暗里藏;反背捶,把人伤;鸳鸯脚,最难防;连珠炮,神鬼忙;丹凤眼耳,顺手牵羊。

  练完了,气不涌出,面不改色,在当中一站。又练了一趟,在旁边一站。将军叫成龙练,山东马一瞧,不练不成,还得费话,瞎练一回,把身在当中一站,说:“我要练了。”把腿一抬,打了一个飞脚;望前走了四五步,又打了一个旋风脚;望前走了几步,又打了一个飞脚,完了。来至将军面前,说:“都司马成龙练完了。”老将军气的面目改色,问:“此拳何名?”成龙说:“嘎嘎拳。”又问:“还会练什么?”山东马又把瓦刀瞎练了一回,又至将军面前,说:“我练了一回六花刀。”老将军说:“你这个刀法、拳脚,俱是胡闹,我这营内用你不著,把他给我赶出去吧!”又赏了马梦太一个四喜的扳指,又赏了一个跟头褡裢、一把小刀子、火镰,赏了一桌酒席。马梦太也下去,来到伊大人住的大帐房,一旁有东西两个小帐房,见山东马把行李收拾好了,望大家说话呢。有几个跟伊钦差的下人说:“马大老爷,你是怎么了?”山东马在那里喝着酒,说:“我被白大将军把我给轰出来了,我怎么有脸在此处了?等著伊大人来了之时,他要是念起旧日的好处,给我几两银子,我回到北京城去,卖硬面饽饽就完了。”正说之际,听得那边有好几个跟老将军的差官,与马梦太在那里说闲话。又只见梦太笑嘻嘻的手内托著将军赏的那几样玩物,望那位哈大老爷说:“哈大哥,你瞧瞧,将军赏我的这几样东西。”哈老爷说:“好!”又给那位一瞧,说:“英大哥,你瞧瞧,将军赏我的东西。”又给那位瞧瞧,如是者,在那边站着都给瞧瞧。来在山东马的面前,说:“马大哥,你瞧瞧。”马成龙说:“我早已就知道。你这个贫就没完了,又是将军赏你的东西、酒席,对不对?”正说之际,见那边有两个兵抬著一桌席给送了来,摆在帐房之内,说:“大人在大帐与将军那里吃酒,议论军机大事,你们众位用饭吧。”马梦太说:“大哥来吧,咱们喝酒吧,别生气啦!大人下来定有道理。”二人入座吃酒,山东马惟有拿酒遣闷。

  方吃完了,只见钦差过来了,先把成龙叫进大帐,说:“你不可任性,暂且跟着我。等著明天要出兵之时,与贼人打仗,有功劳先叫人家众人立。如果是贼人真勇,将军帐下众将所不能赢贼了,连马梦太都算著;那时我在将军跟前一说,要是你出去成功,把贼人若是拿住,或是打死,我也就可以在将军台前说话了。除此,并无第二个主意。”山东马说:“谢过大人!”伊大人说:“你们下去歇歇去吧。”一夜无话。

  次日天明,听得大帐之内发动点炮。将军的大营有四五十座,十万精兵,今日调了有二成队,请伊钦差一同兵伐画石岭。只见旗旆招展,号带飘扬。少时,二马跟大人马后,随同大队望西,奔画石岭。只见那座山口,坐西向东,南边山坡上有九节毒龙炮两个,北山坡上也有毒龙炮两个,两杆白八卦旗,上面有无数的贼兵,各执枪刀,山口有木板闸住。将军在正东方传令驻队,只听得画石岭山口内三声炮响,木闸一开,自里边出来了无数的贼兵。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永庆升平前传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