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国图志/卷040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九 海国图志
卷四十
卷四十一 

◎大西洋[编辑]

○荷兰及弥尔尼壬两国总记(弥尔尼壬国,一名伊宣,又名北义)[编辑]

荷兰及弥尔尼壬两国同区,总名曰尼达兰,犬牙互错,参差不齐。幅员二万四千八百七十方里,半水半陆,居欧罗巴洲南北之中,为贸易之总埠。弥尔尼壬,地势平芜,而多高阜。惟荷兰处于低洼,四围滨海,潮至高出地面,修堤捍卫。二国先皆无王,连合为一。弥尔尼壬之人强悍,与意大里亚之西撒尔鏖战,为所服。荷兰则结意大里亚为援应,于是两处皆为意大里亚之藩部。中世各国兵起,两处旋属于佛兰西。嗣佛兰西之渣麻额釐王薨,其子各霸一方,荷兰、弥尔尼壬分属佛兰西之麻更里管辖。麻更里以女嫁于奥地里亚国王,割十七部落为奁赠,荷兰、弥尔尼壬即在其中。继复为大吕宋所得,迨大吕宋之菲釐王昏虐无道,荷兰、弥尔尼壬不服统辖,兴兵血战五十载。弥尔尼壬以边无险隘,不能拒守,惟荷兰抗拒如故,吕宋决堤浸灌,城不没者三版,固守不下,会奥大利亚国兵来援,吕宋退走,荷兰遂抚沃饶之七部落,自为一国,建都于岩士达揽。筑城练武,以舟师东征,克因里阿,西攻南墨利加洲之墨腊济尔,遂与东洋通贸易,国都日盛。会佛兰西兵取弥尔尼壬,旋进荷兰,据好司阿兰治,于是两国仍为佛兰西所属。千七百九十九年(嘉庆四年),俄罗斯、英吉利欲恢复荷兰,不克。迨佛兰西之那波里稔王即位,以其弟罗弥斯王荷兰,仍节制佛兰西之岩士达揽市埠,英吉利商贾所聚也。佛兰西与英吉利构兵连年,遂封荷兰港口,以断英商之贸易,荷兰埠市遂微。嗣奥大利亚国复取回荷兰,并得弥尔尼壬,合为一属国,名曰尼达兰,设好司阿兰治镇守,以防佛兰西侵夺。第荷兰与弥尔尼壬虽同区,而音语教门迥异,名合心离。千八百三十年(道光十年),二地果生衅,大战旬月,奥地里亚兵鞭长莫及。于是,欧罗巴五大国调停讲和,仍分两国。遂议弥尔尼壬别立一王,公举色斯哥麦之子釐阿波尔主之(今英国女王赘色斯哥麦国之王子为夫即此国也),即名其国曰弥尔尼壬国。建都于墨腊西尔斯,辖大部落者九,荷兰辖大部落十有二。其荷兰旧所夺东洋之因里阿地、葛留巴岛、沙麻特拉岛、细利洼岛、文莱岛、麻拉马岛、哥罗曼尼岛,即在阿非里加洲之伊尔弥俄尔、果色诸地,并其地驻防之水师船,仍专归荷兰统辖。荷兰向尊波罗特士顿教,弥尔尼壬向尊加特力教,今亦各仍其旧,从兹分国,不复名尼达兰矣。

政事,荷兰国都,设色特底司衙门一,仁尼腊尔衙门一。在色特底司供职者,终身不易;在仁尼腊尔供职者,三年一易。居期岁更三之一,俟有熟手接代。弥尔尼壬国都,设立西那底衙门一,釐勃力新挞底衙门一。在西那底供职者,八年一更;在釐勃力新挞底供职者,四年一更。二国未分时,共有兵六万。其各部落久作佛兰西及奥大利亚两国之战场,近分两国,各设兵丁,未详其数。荷兰大小战船百三十只,火船四只。两国赋税岁征银三百五十万圆,户六百万三千五百七十八口。分国后,荷兰得五之三,其国习勤俭,精技艺,善绘画。遇有乞丐,即送工作房差使,其不能工作者,则令戽水。无游民,寡盗贼。文学以依腊斯毋士、俄罗是阿斯为最,各村皆设义学。弥尔尼壬逊之。河道三,柰因河,发源极远,经蚁尔那兰,由特力治至猎达里部落西。缪色河,亦发源远方,自南至北经弥尔尼壬境内,至休斯伦比,与柰因河合流出海。色支尔河,亦发源远方,经过弥尔尼壬诸部落,至奄都洼而注之海。欧罗巴洲有数大河,皆由此出海。故奄都洼最为大市埠,土产米、麦、豆、麻、果、大呢、白纻布、洋布、鼻烟、菜、油、海鳅、骨磁器、煤、铁。

○荷兰国十二部[编辑]

北荷兰部,东北界海及由特力治,西界南荷兰,南界西兰岛,又勒治墨那满,领小部落十有八。

非利斯兰部,东界俄罗忍银,及阿委釐斯,南界特凌题,西北界海,领小部落二十。

俄罗忍银部,东界耶玛尼,南界阿威釐斯,西界非力斯兰,北界海,领小部落十有二。

阿威釐斯部,东界□□□,南界特凌题,西界非力斯兰,北界俄罗忍银,领小部落十有一。

特凌题部,东界耶玛尼,西界海,南界蚁尔那兰,北界阿威釐斯,领小部落二十有二。

蚁尔那兰部,东界耶玛尼,西界海及由特力治,南界勒治墨那,北界特凌题,领小部落二十有四。

由特力治部,东界蚁尔那兰,南界勒治墨那满,西界北荷兰,北界海,领小部落八。

南荷兰部,东界由特力治,南界勒治墨那满,西界海,北界北荷兰,领小部落十有五。

西兰岛部,东界勒治墨那满,南界弥尔尼壬,西界海,北界南荷兰,领小部落十。

勒治墨那满部,东界耶玛尼,南界弥尔尼壬,西界西兰岛,北界南荷兰、蚁尔那兰,领小部落二十有二。

临麦部,东界耶玛尼,东南界弥尔尼壬,西北界勒治墨那满,领小部落十有二。

勒心麦部,东界耶玛尼,南界佛兰西,西北界弥尔尼壬,领小部落十有六。

○弥尔尼壬国九部[编辑]

小墨那满部,东界临麦,南界希挠尔那摩,西界依色佛兰那,北界奄都洼,领小部落十有六。

奄都洼部,东界临麦,西界依色佛兰那,南界小墨那满,北界荷兰,领小部落十有八。

依色佛兰那部,东界小墨那满,西界威色佛兰那,南界希挠尔,北界荷兰,领小部落十有七。

威色佛兰那部,东界依色佛兰那,西界海,南界佛兰西,北界荷兰,领小部落十有六。

临麦部,东界荷兰,西界奄都洼、小墨那满,南界里尼,北界荷兰,领小部落十。

希挠尔部,东界那摩,南界佛兰西,西界威色佛兰那,北界小墨那满及依色佛兰那,领小部落十有九。

那摩部,东界尼里,南界佛兰西、勒新麦,西界希挠尔,北界临麦及小墨那满,领小部落十有五。

里尼部,东界耶麻尼,西界那摩,南界勒新麦,北界临麦,领小部落二十有四。

勒新麦部,东界荷兰,南界佛兰西,西界那麻,北界里尼,领部落十有四。

○荷兰国沿革(原无今补)[编辑]

明史》:和兰,又名红毛番地,近佛郎机,古不知何名。永乐宣德时,郑和七下西洋,历诸番数十国,无所谓和兰者。其人深目、长鼻,须眉发皆赤,足长尺二寸,颀伟倍常。万历中福建商人,岁给引往贩大泥、吕宋及交留巴者,和兰人即就诸国转贩,未敢窥中国也。自佛郎机市香山、据吕宋(佛夷惟市香山,未尝据吕宋。据吕宋岛者,乃西洋之大吕宋,以其国名名此岛,至今尚然。未尝为佛郎机所据也,此语亦误),和兰闻而慕之,万历二十九年,驾大舰,携巨炮,直薄吕宋。吕宋人力拒之,则转薄香山澳,澳中人数诘问,言欲通贡市,不敢为寇。当事难之,税使李道即召其酋入城,与游处一月,亦不敢闻于朝,乃遣还。澳中人又虑其登陆,力为防御,始引去。海澄人李锦及奸商潘秀、郭震,久居大泥,与和兰人习语及中华事。锦曰:若欲通贡市,无若漳州者。漳南有彭湖屿,去海远,诚夺而守之,贡市不难成也。其酋麻韦耶曰:守臣不许,奈何。曰:税使高审嗜钱甚,若厚贿之,彼特疏上闻天子,必报可,守臣敢抗哉。酋曰:善。锦乃代为大泥国王书,一移审,一移兵备副使,一移守将俾秀、震赍以来。守将陶拱圣大骇,亟白当事,系秀于狱,震遂不敢入。初秀与酋约入闽有成议,当遣舟相闻,而酋卞急不能待,即驾二大舰直抵彭湖,时三十二年之七月。汛兵已撒,如入无人之墟,遂伐木筑舍,为久居计。锦亦潜入漳城,侦探诡言,被获逃还。当事已廉知其状,并系狱。已而议遣二人,谕其酋还国,许以自赎,且拘震与俱。三人既与酋成约,不欲自彰其失,第云我国尚依违未定,而当事所遣将校詹献忠赍檄往谕者,乃多携币帛食物觊其厚酬,海滨人又潜载货物往市,酋益观望不肯去。当事屡使使谕之,见酋语辄不竞,愈为所慢。而审已遣心腹周之范诣酋,说以三万金馈审,即许贡市。酋喜与之,盟已就矣。会总兵施德政,令都司沈有容,将兵往谕。有容负胆智,大声谕说,酋心折,乃曰我从不闻此言。其下人露刃相诘,有容无所慑,盛气与辨,酋乃悔悟,令之范还所赠金,止以哆啰𪡏、琉璃器及番刀番酒馈审,乞代奏通市。审不敢应,而抚按严禁奸民下海,犯者必诛。由是接济路穷,番人无所得食,十月末扬帆去。巡抚徐学聚劾秀锦等罪,论死遣戍有差。

然是时佛郎机横海上,红毛与争雄,复泛舟东来,攻破美洛居国,与佛郎机分地而守。后又侵夺台湾地,筑室耕田,久留不去,海上奸民阑出货物与市。已又出据彭湖,筑城设守,渐为求市计。守臣惧祸,说以毁城远徙,即许互市,番人从之。天启三年,毁彭湖所筑城,移舟去。巡抚商周祚,以遵谕远徙上闻。然其据台湾自若也,已而互市不成,番人怨,复筑城彭湖,掠渔舟六百馀艘,俾华人运土石助筑。寻犯厦门,官军御之,俘斩数十名。乃诡词求款,再许毁城远徙,而修筑如故。已又泊舟风柜仔,出没浯屿、白坑、东碇、芾头、古雷、洪屿、沙洲、甲洲间,要求互市,而海寇李旦复助之。滨海郡邑为戒严,其年巡抚南居益初至,谋讨之。上言臣入境以来,闻番船五艘续至,与风柜仔船合,凡十有一艘,其势愈炽。有小校陈士瑛者,先遣往交留巴宣谕其王,至三角屿遇红毛船,言交留巴王已往阿南国,因与士瑛偕至大泥,谒其王。王言交留巴国主,已大集战舰,议往彭湖求互市,若不见许,必致构兵。盖阿南即红毛番国,而交留巴、大泥与之合谋,必不可以理谕。为今日计,非用兵不可。因列上调兵足饷方略,部议从之。天启四年正月,遣将先夺镇海港而城之,且筑且战,番人乃退守风柜城居,益增兵往助攻击数月,寇犹不退,乃大发兵,诸军齐进。寇势窘,两遣使求缓兵,容运米入舟,即退去。诸将以穷寇莫追,许之。遂扬帆去,独渠师高文律等十二人据高楼自守,诸将破擒之,献俘于朝。彭湖之警以息,而其据台湾者犹自若也。崇祯中,为郑芝龙所破,不敢窥内地者数年。乃与香山佛郎机通好,私贸外洋。崇祯十年,驾四舶由虎跳门薄广州,声言求市。其酋招摇市上,奸民视之若金穴,盖大姓有为之主者。当道鉴壕镜事,议驱斥,或从中挠之。会总督张镜心初至,力持不可,乃遁去。已为奸民李叶荣所诱,交通总兵陈谦为居停。出入事露,叶荣下吏,谦自请调用以避祸,为兵科凌义渠等所劾,坐逮讯。自是奸民知事终不成,不复敢勾引,而番人犹据台湾自若。

其本国在西洋者,去中国绝远,华人未尝至。其所恃惟巨舟大炮,舟长三十丈,广六丈,厚二尺馀,树五桅,后为三层楼傍。设小窗,置铜炮,桅下置二丈巨铁炮,发之可洞裂石城,震数十里。世所传红夷炮,即其制也。然以舟大难转,或遇浅沙即不能动,而其人又不善战,故往往挫衄。其所役使,名乌鬼,入水不沉,走海若平地。其柁后置照海镜,大径数尺,能照数百里。其人悉奉天主教,所产有金银、虎珀、马瑙、玻璃、天鹅绒、琐服、多罗琏。国土既富,遇中国货物当意者,不惜厚资,故华人乐与为市。

《皇清四裔考》:荷兰俗称红毛番,亦曰红夷,在西北海中,西北与佛郎机接,去中国水程五万馀里。其国有大山名那兰山,山麓建城,名那兰城。其国受朝敕称王,名列外服。其臣下官爵,见于奉使者,亦有户部官、总兵官等名。俗奉天主教,与英吉利同。性强悍,好争雄,所恃惟巨舟大炮。明万历中,荷兰来侵吕宋,泊香山澳,入彭湖屿,寻据台湾。又与葛剌巴合,将入彭湖求互市,明发兵击败之。崇祯十年,复为明将郑芝龙所破,馀众犹据台湾,教习土番耕作,筑平安、赤嵌二城以自固。顺治九年,郑成功寇镇江败归,谋取台湾。会荷兰通事何斌逋夷负,遁投成功,说成功以水师从鹿耳门入,与荷兰相持久,荷兰战屡败,弃台湾走。十年,广东巡抚奏报荷兰愿备外藩,谨修职贡。十三年六月,赍表朝贡,经礼部议覆,应五年一贡,贡道由广东入。诏改八年一贡,以示柔远。康熙三年,大兵渡海攻郑锦等,进克厦门。荷兰国率舟师助剿,以夹板船乘势追击,斩首千馀级,遂取浯屿、金门二岛,事由靖南王耿继茂奏闻,赐国王文绮、白金等物。先是二年六月入贡,有刀剑八,皆可屈伸;马四,凤膺鹤胫,迅速异常。二十五年,献方物,请定进贡限期,五年一次。又贡船例由广东入,但广东路近而泊地险,福建路远而泊地稳,嗣后请由福建入,部议应如所请。是年,定减荷兰贡额。乾隆元年,裁减荷兰税额。谕曰:朕闻外洋红毛夹板船到广时,泊于黄浦,输税之法,海船按梁头征银二千两左右,再按则抽其货物之税,此向例也。近于额税之外,将伊所携置货现银,另抽加一之税,名曰缴送。与旧例不符,非朕嘉惠远人之意,著查例裁减,并宣谕各夷知之。荷兰故居西北地界西陇,去中国甚远。自通市后,常占居葛剌巴地,事详《葛剌巴传》。乾隆六年,闽浙总督策楞奏称西陇为荷兰祖家,去葛喇巴甚远。所谓西陇者,当即西洋故地。荷兰虽占居葛喇巴,而荷兰之名久通朝贡,故仍其故号云。

《海录》:荷兰国,在佛郎机西北,疆域、人物、衣服,俱与西洋同。唯富家将死,所有家产欲给谁何,必先呈明官长,死后即依所呈分授,虽给亲戚朋友亦听。若不预呈,则必籍没,虽子孙不得守也。原奉天主教,后因寺僧滋事,遂背之,然仍立庙宇,亦七日礼拜,死则葬于坟园。国王已绝嗣,群臣奉王女为主,世以所生女继,今又绝,国中不复立王,唯以四大臣办理国政。有死者则除其次,如中国循资格,以次迁转,不世袭。所属各埠各岛,虽在数万里之外,悉遵号令,无敢违背。亦以天主教纪年,国中所用银钱为人形,骑马举剑,谓之剑钱,亦有用纸钞者。土产金、银、铜、铁、琉璃、哆罗绒、羽纱、哔叽、番<卤见>酒、锺、表、羽纱,而琉璃尤甲于诸国。

伊宣国,在荷兰北,疆域较布路亚稍狭。由荷兰向北行,约七八日可到。风俗土产与布路亚同(此即所谓弥尔尼壬国也,与荷兰运疆域,始合终分,奉加特力教,与荷兰异)

盈兰尼士国,在伊宣西北,疆域、风俗、土产,与伊宣同。由伊宣沿海向北少西行,约旬馀可到。

亚里披华国,在盈兰尼士东,其南与佛郎机毗连,由盈兰尼士向东少北行,约数日到。人颇豪富,男子所穿衣,较布路亚稍长,女人以巾裹头,连下颔包之,头戴一圈,平顶插以花,其额围以珠翠,亦与布路亚稍异云。

壬颇辇国,在亚里披华东北,风俗、疆域、土产略同。其伊宣、盈兰尼士、亚里披华、壬颇辇各国交界处,有地名郎玛,众建一庙,礼拜者日无隙晷。是布路亚、吕宋、佛朗机、伊宣、壬颇辇、双鹰、单鹰七国所共奉祀,盈兰尼士、亚里披华二国则不拜(《四洲地理志》:佛朗西、布路亚、大吕宋俱尊加特力教,此庙必是也。其不拜者,殆与荷兰均奉波罗士特教)

《贸易通志》曰:荷兰国沿海,有大港口,自古专务贸易。其通商自顺治康熙年间甚盛,于今渐衰。所载出者为牛油、酥饼、丹参、麻子、麻布、酒等,进口者各南洋之货。道光十年,国都进口之船千有九百八十四只,进口货价千五百万员,出者千四百万员。国帑亏空,故重征饷税,甚塞通商之路。南有罗得坦埠头,道光八年,进口船二千零八十五只。其馀海口,各港各埠,赢缩不等。

《职方外纪》:法兰得斯,在亚勒马尼之西南,地不甚广,人居稠密。有大城二百八十,小城六千三百六十八,共学三所,一学分二十馀院。人情俱乐易温良,最好谈论,善讴歌。其妇人与人贸易,无异男子,顾其性极贞洁,能手作错金绒,不烦机杼。西洋布最轻细者,皆出此地。

《万国地理全图集》曰:荷兰国极褊小,东连日耳曼国,南至北义,西北至海,西离英国不远。地虽最窄,人户稠密,共计三百六十万丁。其地似中国之江苏,形势极底,若不筑堤防范,则海水涨溢,其害无穷。由佛日两国所流出之江,支曼入海矣。内地运河无数,船只往来不绝,田畴不多,到处牧场,故奶饼牛油,盛于他国。

古时荷地,原系水泽,蛮夷所居。国民勤劳,筑堤掘河,是以从日佛两国所流之水入海,不涨而肥,草场兴焉。土民皆自幼习水,故出水手。自古专务通商,于宋元等朝,西洋列国以荷为通市,商贾云集,舟车辐辏。善造毡呢、布匹,是以大城富邑兴焉。当明朝时,吕宋国王操权,欲荷兰背波罗士特教而遵加特力教,荷民死拒不从。吕宋欲以兵船强服之,连战八十年,后不得不议和。荷则广开通商,乃合七部自为一邦,选中国英杰统督各部。当此时荷船驶到四海,战舟与英佛交锋获胜,其商贾驶开新地,又在东南盖建葛拉巴,又据台湾,与日本国往来,其势隆隆,炎炎日盛。不幸乾隆年间,为佛兰西国所逼,降服请盟。嘉庆十七年,荷赖他国协力驱逐佛军,与北义部合为一国,十五年不变。忽然北义作乱而逐荷王,两国交战,又永绝交焉。

其居民朴实勤俭,以积财为务,身体壮健,好食酒烟。屋宇街市,洒扫净洁。古时与万国贸易,近日他国乘机各自交易,故荷船减少。国分七部,乡乡相续,邑邑相连,人物如蚁,但恨其人好酒。其国欠项最重,纳税倍于他国。国王不得专制其国,惟听绅士会议施行。其都安特堤,在海隅,其居民二十万丁。建屋在泽上,用木扶之。各街有河汊,其房高大,内外美观。每年进口船二千只。鹿特堤城,广街多屋,城内无处不通舟楫,居民温和,厚接远客。合琪乃国王所居,离海不远,殿廷不高大,然其良民之屋甚美。来丁鸟特等城,内有大书院,名儒贤士所出也。荷国语音,北与日耳曼艮如出一辙。

北义国,即弥尔尼壬国。道光十一年,与荷相绝。南及佛,北连荷,东交日耳曼,西至海,居民二百六十七万丁。其地与荷无异,但其河不多,产五谷蔬菜。其百姓固执加特力教,效是班牙国之尤。庶民勤劳度生,饮食过量,又好动,轻诺寡信。其国王非与百姓公举之绅士商议,不能立法纳饷。现王爱其民,但其僧诱民纠众犯法,绝荷以后,贸易路塞,昔所进港口之船,移往他处。但城中之民,皆巧手造织呢布,今亦制铁历辘路,以便经商。其王都北历悉美城,遍栽树林以为乐园,俾民人游赏山水。安威耳,乃大马头,船只往来甚便,而荷兰忌之,封其江口也。

《地球图说》:荷兰国,东界波路西亚国并亚利曼诸小国,南界北利诸恒国,西北界北海,百姓约二百五十万。都城名海克,城内民六万,大半耶苏教,小半天主教。地极低陷,连间江河,若不时时修筑堤防,则潦涨横溢。土地膏腴,故务农者众,而牧羊者亦不少。身体壮健,性爱清白,房屋街衢,统勿污秽,惜好烟酒耳。其土民娴习于水,故多为水手。复有于水泽腹坚之际,用木屐流行冰上,其捷如飞,经营不懈。国内兵船不若往昔,故昔时能与英吉利、佛兰西战胜,复能至中国据台湾,与日本往来,尽据有亚细亚之南海各岛,今则仅有四分之一焉。所出土产牛油、奶饼、火酒、毯、毡呢、绵布、羊毛布等物。

《地理备考》曰:贺兰国在欧罗巴州之中,北极出地五十一度七分起,至五十三度止;经线自东一度起,至四度四十八分止。东连亚里曼之亚诺威国,暨布鲁西国;南北尔日加国,西北至海。长约六百五十里,宽约三百五十里,地面积方一万八千三百三十里,烟户二兆五亿五万八千口。本国除给尔德勒暨卢森不尔厄二处,丘阜寥寥外,其馀各地平坦低洼,荒沙泽湿。河至长者五,湖则甚多,其至大者曰亚尔零海。地气湿寒,北方少谷果,南方则禾稼丰盈,土产胡麻、茜草、材木、烟叶、滑石、生铁、花石,惟煤甚富。禽兽蕃衍,鳞介充斥。王位传男,以长幼为序,无男方得立女。奉加尔威诺修教者过半,奉天主公教暨路得罗修教者稍少,若外国人寄寓或奉别教者不为禁止。工肆林立,技艺精巧,百货骈集。本国耶苏未生以前,皆为加理亚及亚里曼二国之地,继为罗马国人所克服。耶苏降生后四百年间,始则尽为法郎哥人所服,继则归于佛兰西国统属。至耶苏九百馀载,佛兰西国变乱,本国诸酋纷纷自立,分为十七小国。明成化中,尽归奥斯的里国所取,传位于吕宋国王。明穆宗隆庆中,吕宋国王设稽查邪教院,凡国人信从左道者,从重治罪,因此国人叛乱,废君逐官,分通国为七部,自立官宰,互相结盟,各不统属。再越二百十六载,即乾隆六十年,又遭佛兰西兵占据。迨佛兰西国君那波良临御之后,封建其地,复立为国。迨那波良败绩后,国人乃将北尔日加国,合为一邦。道光十一年也,北尔日加国乱,不服管辖,自立为国。分十一部,一北贺兰部,乃本国都也,建于义河岸,屋宇峻丽,商贾云集,仍为欧罗巴州富丽之国。一南贺兰部,一斯兰的部,一北巴拉班部,一乌德勒支部,一科尔威义塞耳部,一德伦得部,一哥罗宁加部,一非里萨部,一灵不尔厄部。除此十一部外,尚有一区名曰卢森布厄,长二百五十里,宽二百里,地面积方三千九百四十里,烟户二十九万五千口。与亚里曼各国结盟,应出兵丁二千五百五十六名。其地应为头等公爵统摄,即贺兰国王也。所兼摄各地,凡亚非里加州、亚美里加州、阿塞里亚州皆有之。

《外国史略》曰:荷兰国,濒海地洼,潮水涨溢,昼夜筑堤以捍海水,水退则陆地成草场,足资游牧。民猛勇善战,不服罗马之军。唐朝时进天主教,尚分数国,各擅其民,互争强弱。国内江河无数,以通商为业,土产甚多。而居民稠密,勤织布匹,以补食用。自明洪武及嘉靖,国蒸蒸蔚起,舟舰云集,街衢辐辏。民恃庶富,屡逆国命,于明嘉靖时,有豪氏倚西班亚之助,于日耳曼近地,僭号曰甲利,号第五王。甲利王崇天主新教,立志殄灭老教,禁谕甚严。凡老教拜上帝之人,宁死不从,北方七部,难民并起,立首领抗拒,八十年交战不息。西班亚国助之,亦师老饷糜,于顺治四年,北七部各自主其地,惟南部仍归西班亚国,入日耳曼国之版舆,仍天主新教。商贾工匠,皆畏避他徙。故北方率富,而南方益衰。是时荷兰叠与西班亚战胜,广通商之路,至五印度国,夺葡萄亚人所开之牙瓦岛,开市葛留巴,两攻澳门不得志。万历二年,又开埠台湾,后亦归中国。顺治康熙年间,荷兰国运货至粤贸易,欧罗巴各国忌其富,佛兰西、英吉利水陆交攻之,幸上帝保护其国,能胜敌而通商益广。其时英吉利奉耶苏老教之民,不从天主新教,于康熙二十七年,逐英吉利王,招贺兰君即位。佛兰西亦惧来结平,他国有缺乏者,赴贺兰贷之,其国库常充。乾隆五十七年,佛兰西背荷兰国,驱其君,掠积聚,佛君波罗稳王乃复立其弟为荷兰王。其时荷兰已失藩属,贸易之商船又畏英人之战舰,不敢航海。于嘉庆十八年,其民会合欧罗巴各国,驱佛兰西兵,复自立其旧君,复南方之地,时道光十三年也。南北交战遂分二国,其北部仍归旧主,存荷兰之名号,其南方为北义国,乃昔日英吉利女王之所配者。南北虽尚通商,然较曩时贸易,大不如矣。

荷兰乃最褊小之地,东连日耳曼,南界北义,西北皆滨海。由日耳曼国来之支流,曰来尼河、马士悉得等河,皆西流北入海。遍筑堤防御水,尚屡次溢涨覆乡邑。内地运河船往来不绝,南方多出五谷,馀惟牧场。无林木,西边多出蓝靛、颜料,运卖他国。最著名者花卉,甲于各国。牛高大,多乳,牛油、酥饼有名。人稠地狭,田园不足于耕,故商贾遍游各国,水手熟悉水性,不惮勤劳,不取乐,不好战,若激之则猛烈不惜身命,不畏风浪。好洁净,屋宇街衢,洒扫不辍,故城邑最美,其乡如城。无极贫者,好饮酒、吸烟,昼夜不辍。不妄耗财而喜赒济,遍国无丐,若有之,即运送新地,俾自食其力,不容一闲手也。荷兰本日耳曼之族,故语音风俗相近。

其国之广袤方圆五百七十五里,居民男百四十万,女百四十五万。其屋共计四十四万,居民十六万。崇耶苏老教者,计百七十万四千;崇天主新教者,百一十万;犹太人五万二千国人。敬畏上帝所派之势师,厚其禄,设礼拜堂。土产牛最多。道光十七年运出之牛油,十九万四千石,奶饼三十三万四千石。所制麻布、漂布、羽毛、烝酒皆运之他国,内地之运货船,万五千只,大艇五千六百只,航海之船千五百只,别有在藩属国者。道光十九年,国中进口之船二千三百只;在鹿得堤入口者三千只;大洋捕鲸鱼黄花鱼之艇,二百六十只,共计运出货价银四千四百万圆,运入银千六百万圆。

国内大开书院,学士云集,讲术艺。小学馆二千八百馀处,大学院四处,皆聚印翻绎之书。

理国务公会两班,其一班王自择之,悉当职者;其一班是民之所尊贵,三年一推选焉。会办国务,若公会不准,即不得征饷。外国务、藩属国务、及兵部户部水师部,各有大臣。正教门、天主教门,各有首领官。议军机者,皆有功绩之大臣。各部有管地之五爵,绅士议定,然后赴公会视事。征饷,自道光二十一年,地税二百四十万两,人丁百五十万两,印票六十万两,白糖八十万两,葡萄二十万两,酒八十万两,牲畜三百六十万两,盐课四十万两,番碱二十万两,票纸三十五万两,税饷百三十八万,盖绶三十五万两,关津税银百三十八万两。公费自道光二十三年,言三十一万两,文官俸二十五万两,外国务十三万两,刑法师三十九万两,国内务百二十六万两,耶苏老教师三十五万两,天主新教师十三万两,水师百四十万两,藩属地万一千两,公项欠利息八百四十万两,养廉六十四万两,各部公费百五十万两,兵饷费一百七十万两。因欠项太重,故敛饷较难,虽在南洋之牙瓦岛,并他藩属地,有馀费二百万两,而亚墨利加之藩属地,耗费太过。每年银八百两,总共公欠项三万一千二百万两,馀国小费繁,故各物重征,而民益困。

地分七部,都城曰安得堤,居民二十万。百年前为海外最大之埠,各国商船云集。在海港之南,其街直其屋峻,凿河通海,其土淖,必先铺木板,始可建造,其公宇长二十八丈,阔二十三丈,高六十丈,上有塔高二十一丈。商贾会馆甚美,长二十五丈,阔十四丈,内外之客,所集以议论者。城中二百九十桥,遍通来往水咸。鲜清泉,夏月沟渠尤臭。居民收雨水用之。海边有哈地,最美之邑也。建高殿为王居。鹿得堤城,在马士河边,居民七万八千,其与国通商,惟英夷为最,火轮往来不绝。大书院三所,在来丁邑、乌得邑。峨宁音邑之城二,曰鹿堡,曰白他。

《瀛环志略》曰:荷兰(和兰。贺兰。法兰得斯),欧罗巴小国也。东界日耳曼,南界比利时,西北距大西洋海。壤地褊小,欧罗巴地形,此最低陷。海潮冲齿,划为洲渚,港道纵横,交贯其地,沮洳卑湿,而土脉最腴。民擅水利,善筑堤防,开沟洫,又善于操舟,能行远。故欧罗巴海市之道,行自荷兰始。其地古时为土番部落,时意大里扩地至佛郎西,荷兰土番悍不听命,意大里兵阻水不能进,因置为荒服不能争,后为日耳曼之弗郎哥人所据。萧齐时,佛郎西取之,置酋长,分领其众。佛有内乱,诸酋拥地自擅,分为十七部,后复并诸部为一,自立为侯国。北宋时,海潮决堤数百里,居民皆没,都城几陷。潮退之后,积水汇为巨浸,曰亚尔零海。经营数十年,户口繁滋,商贾通行,完富过于曩时。明初,侯查理侵佛郎西,围其都城,耀兵而还。时荷兰富民,多恃财犯科律,侯以峻法绳之,刑戮过当,众怨怒,有叛志。佛郎西乘势伐之,侯震恐纳赂请盟,佛兵乃退。

荷兰旧分南北部,侯政苛虐。南部(即比利时)画疆不听命,侯与战败绩,堕沟中死。正德季年,西班牙查理第五王,新为日耳曼所推立(已详《奥地利亚图说》),有大权,击佛郎西,掳其王。西土诸国,无敢抗颜行者,遂下令兼王荷兰,荷兰不敢抗。时荷兰富甚,王减税以悦其民,而悉令入天主教,有遵耶苏教者,积薪燔之。已而西班牙王令其子兼王荷兰,禁耶苏教尤急。北部夙崇耶苏教,西班牙王以峻法绳之,荷兰人愤甚。有阿兰治者智勇过人,众推为主,起兵拒西班牙。西班牙以大众攻之,荷兰人殊死战屡败,而气不衰。佛郎西、英吉利尝引兵救之,已而退去。阿兰治激其众曰:西人以我供刀俎,当涂肝脑,决死战。幸而胜,国之福也。不济,则决海堤,挈妻子为波臣,不死者乘舟逃万里外,誓不为之氓。众皆曰诺。遂引军独进,与西班牙鏖战,数十年,屡挫西军。西班牙遣客刺杀之,其子继立,雄武过父,奋力击西军,大破之。西班牙乃敛兵议和,由是荷兰复立为国,晏然富庶者二百馀年。当前明中叶,荷兰航海东来,至中国之东南洋,据瓜哇海口(即噶罗巴)。迤东迤北各岛国,皆建设埔头,通东西七万里之海市。故国虽小,而富饶甲于西土。明季尝以兵船扰闽浙,垦台湾而据之,后为郑氏所逐。小西洋各埔头,亦颇为英、佛诸国所侵削,而南洋数大岛,依然荷兰有也。康熙二十七年,威廉第三王有雄略,英吉人招之渡海奉以为王,几霸西土。嘉庆初,佛郎西拿破仑侵伐四国,兵及荷兰,荷兰王走死荒野,地归佛郎西。英吉利乘荷兰之乱也,夺其瓜哇埔头。拿破仑既败,荷兰复立故王之裔,英人乃还其埔头。

先是荷兰南部,与北部相仇,当北部与西班牙构兵,南部附西班牙不相助。嘉庆十九年,南部与荷兰合。道光十一年,南部复绝荷兰,立他族为王称比利时国。荷兰地形平衍,有水无山,东偏仅有丘阜,亦甚寥落。其民俗朴实耐劳,节衣啬食,治生最勤,无游手盗贼。利之所在,不远数千里。性喜洁,房屋时时扫涤,街衢有污秽,必洗刷净尽。税饷颇重,听绅士筹办,王不得专。地分十一部。

北荷兰,西距大西洋海,东环亚尔零内海。都城建于义河之滨,架木水中,上起楼阁,遂以河为街衢,居民二十万,贸易之盛,为欧土大都会。又有别都曰合其,在海滨,国王所居。殿廷制颇卑狭,而居民极整洁。来丁、鸟特两城,有大书院,士儒所萃。南荷兰,在北荷兰之南,西面大海,南界内港,隔断成两洲。会城曰海牙,所属鹿特堤城,内通舟楫,殷商所萃,街市华洁。

斯兰德亚,在南荷兰之南,西面大海,内港纵横,界隔成六洲。北巴拉班的,在斯兰德亚之东,辐员颇广,南与比利时接壤,会城在南荷兰之东。给尔德勒,在鸟支德勒之东北,西界亚尔零内海,东界日耳曼德得,在给尔德勒之北,西界内海,东界日耳曼。科威义塞,在德伦得之北,东界日耳曼。非里萨,在科威塞之西,三面距内海。哥罗凝加,在科威义塞之北,为荷兰极北境,东界日耳曼。灵不尔厄,在北巴拉班的之东南隅,与日耳曼接壤。十一部之外,别一部曰卢森不尔厄,在日耳曼界内,长二百五十里,广二百里。会城同部名,户口二十九万,入日耳曼公会,应出兵二千五百。

《瀛环志略》曰:欧罗巴诸国,皆好航海,立埔头,远者或数万里,非好勤远略也,彼以商贾为本计,得一埔头,则擅其利权,而归于我。荷兰尤专务此,其航海而东来也,亚非利加、印度、麻喇甲、苏门答腊,即已遍设埔头。噶罗巴(即瓜哇)一岛,大小西洋入中国之门户,富盛甲于两洋,为诸岛国之纲领。荷兰以诡谋据其海口,建设城邑,流通百货,由是迤东迤北诸岛国,如婆罗洲(一名蟠尼阿),西里百(一名失勒密士),摩鹿加(一名美罗洛),巴布亚(一名那吉尼)之类,大小凡数十处(说见南洋图),皆巫来由、绕阿、武吃番族,荷兰以次据口岸,立埔头。有租赁其地者,有侵胁得之者,大约近年以来,小西洋诸岛国,以英吉利为主,东南洋诸岛国,除吕宋属西班牙,馀皆以荷兰为主。地本弹丸,而图国计于七万里之外,历数百年无改,亦可谓善于运筹者欤。

《地球图说》:伯利诸恒国,又名北义国,东界波路西亚国,南界佛兰西国,西界北海,北界荷兰国。百姓约四百二十万,都城名北律悉,城内民十一万,大半天主教,小半耶稣教。人甚聪明,善绘画。言语各异,在南则与佛兰西国土音相似,在北则与亚利曼国土音相似。昔本与荷兰同国,后于道光十一年间,两相分析,各自立君。土产呢布、羽毛最佳,五谷最多。

《地理备考》曰:北尔日加国,亦名北义国。在欧罗巴州之中,北极出地四十九度三十二分起,至五十一度二十八分止,经线自东十五分起,至三度四十六分止。东至贺兰、布鲁西二国,西连佛兰西国暨北海,南接佛兰西国,北界贺兰国。长约五百里,宽约三百里,地面积方一万五千里,烟户三兆五亿六万口。北方平坦,南方丘陵。河之至长者惟三,一名义士加尔达,一名米于塞,一名勒鲁。下流皆在荷兰,货船由此出运。地温、土腴,生殖蕃衍。各矿富庶,制造精良。王位历代世袭,奉天主公教者过半,奉路得罗修教者无几。本国当贺兰国,被法郎哥人攻克时,一并归其统属,后又为大吕宋国管辖。康熙五十三年,吕宋国王将此让与奥斯的里国统摄。越八十一载乾隆间,本国与贺兰国同归佛郎西。迨贺兰西国君那波良败绩后,本国与贺兰虽合为一,然各奉一教,风俗言语不同。贺兰视北义人,不许居显爵,不得入学院。道光十一年,国人遂倡变交战,驱逐荷兰监守官出境,佛郎西助之。立日耳曼之萨克撒小侯留波尔多为君,由是复析为二国。国分九部,一南巴拉班的部,乃国都也,建于塞内河岸,宫殿甚壮。一安都厄比部,一东发兰德部,一西发兰德部,一海脑德部,一那慕兰部,一列日部,一林布尔厄部,一卢森布尔厄部。其国通商冲繁之地,或内地,或濒海。

《外国史略》曰:北义国,微地耳。南及佛兰西,北及荷兰,东及日耳曼,西及北海。最长者悉得河,西北流入海。马士江出佛兰西,通北义国,流入荷兰。地方圆五百三十四里,半为田,其馀种菜果,及为牧场,为草场,为林木。其未垦地仅十分之一。出蓝色颜料、麻、烟、牛、马、铁、石炭,售与他国,价值银二百万圆。民力于耕,无闲土,惟南方尚系硗地,广潴水。有两海口,曰安威宾,曰东末。道光十九年,入安威之船千二百只,他海口之船只,共百三十七只。民奉僧,不好学,故男女中不识字者十之七八。娶妻后,夫妇终身不离。好施济,少聪敏,言语不通。体肥多疑,出外者少。作铁路以火车往来,迅速如风。国务仿佛兰西,时君娶英国王女,殁又娶佛国王女。有乡绅五爵之会,居民每八十五名中,择一为乡绅。王必听其所议,法度有未便,随时改变。国费最多,其欠项利息银至六百三十万圆,赐五爵银六十万圆,兵刑各司之俸二百四十万圆,外国务银二十一万圆,国内务九千五十万圆,工部费二百万圆,水师十九万圆,军营诸费五百八十九万圆,征饷费二百二十万圆,共计二千一百万圆有馀,所费过所入。兵十万一千四百,合民壮共计五十九万九百二十丁。此西洋最微之国,其广袤不过当中国之三府,然且分为九部,且用费如此其重,非通商所入,曷以至此。

《瀛环志略》云:比利时(比勒治。惟理仪。北义。北尔日加。比尔百喀。密尔闰。弥尔尼壬。比利闰),欧罗巴小国也。北界荷兰,西北距大西洋海,西南暨正南俱界佛郎西,东接普鲁士西部,纵约五百里,横约三百里,古时本荷兰南部。荷兰多水,而比利时多平陆。明初,荷兰侯查理好用兵,征调繁苦,比利时不听命,查理引兵突入其境,掩杀八百人。比利时结大队复仇,查理败死。后西班牙王兼王荷兰两部,荷兰人阿兰治起兵拒战,相持数十年。比利时隶西班牙,未敢贰。康熙五十三年,西班牙以比利时归奥地利亚,为奥藩属者七十馀年。嘉庆初,佛郎西拿破仑兼并诸国,先取比利时,次灭荷兰。拿破仑败,荷兰再立国。嘉庆十九年,比利时复与荷兰合。先是荷兰崇耶稣教,因此与西班牙构兵,数十年卒获胜复国,而比利时毗近佛郎西,顾独从佛俗,尚天主教。又夙隶西班牙、奥地利,皆天主教国,既与荷兰合,不肯从荷俗,两部之民不相能,时时构衅,既绝荷兰,荷兰遏其港口,使不得通,乃造铁历辘路以火轮车,由陆转运以达海。

 卷三十九 ↑返回顶部 卷四十一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