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诗话/卷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沧浪诗话
◀上一卷 卷四 诗评 下一卷▶


[编辑]

大历以前,分明别是一副言语;晚,分明别是一副言语;本朝诸公,分明别是一副言语。如此见,方许具一只眼。

[编辑]

人,有似粗而非粗处,有似拙而非拙处。

[编辑]

五言绝句: 众人是一样,少陵是一样,韩退之是一样,王荆公是一样,本朝诸公是一样。

[编辑]

人诗,亦有一二滥觞晚者,晚人诗,亦有一二可入盛者,要当论其大概耳。

[编辑]

人与本朝人诗,未论工拙,直是气象不同。

[编辑]

人命题,言语亦自不同。杂古人之集而观之,不必见诗,望其题引而知其为人今人矣。

[编辑]

大历之诗,高者尚未识盛,下者渐入晚矣。晚之下者,亦随野孤外道鬼窟中。

[编辑]

或问:“诗何以胜我朝?”以诗取士,故多专门之学,我朝之诗所以不及也。

[编辑]

诗有词理意兴。南朝人尚词而病于理;本朝人尚理而病于意兴;人尚意兴而理在其中;之诗,词理意兴,无迹可求。

[编辑]

古诗,气象混沌,难以句摘。以还方有佳句,如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谢灵运“池塘生春草”之类,谢所以不及者,康乐之诗精工、渊明之诗质而自然耳。

十一[编辑]

谢灵运之诗,无一篇不佳。

十二[编辑]

黄初之后,惟阮籍《咏怀》之作,极为高古,有建安风骨。人舍陶渊明阮籍嗣宗外,惟左太冲高出一时,陆士衡独在诸公之下。

十三[编辑]

不如不如文中子独取,非也。

十四[编辑]

建安之作全在气象,不可寻枝摘叶。灵运之诗,已是彻首尾成对句矣,是以不及建安也。

十五[编辑]

谢朓之诗,已有全篇似人者,当观其集方知之。

十六[编辑]

戎昱在盛为最下,已滥觞晚矣。戎昱之诗,有绝似晚者。权德舆之诗,却有绝似盛者。权德舆或有似韦苏州、刘长卿处。

十七[编辑]

顾况诗多在之上,稍有盛风骨处。

十八[编辑]

冷朝阳大历才子中为最下。马戴在晚诸人之上。刘沧吕温亦胜诸人。李濒不全是晚,间有似刘随州处。陈陶之诗,在晚人中,最无可观。薛逄最浅俗。

十九[编辑]

大历以后,吾所深取者,李长吉柳子厚刘言史权德舆李涉李益耳。

二十[编辑]

大历后,刘梦得之绝句,张藉王建之乐府,吾所深取耳。

二一[编辑]

二公,正不当优劣。太白有一二妙处,子美不能道;子美有一二妙处,太白不能作。

二二[编辑]

子美不能为太白之飘逸,太白不能为子美之沈郁。太白《梦游天姥吟》、《远离别》等,子美不能道;子美《北征》、《兵车行》、《垂老别》等太白不能作。论诗以为准,挟天子以令诸侯也。

二三[编辑]

少陵诗法如孙、吴,太白诗法如李广。少陵如节制之师。

二四[编辑]

少陵诗,宪章,而取材于六朝;至其自得之妙,则前辈所谓集大成者也。

二五[编辑]

太白诗者,要识真太白处。太白天才豪逸,语多卒然而成者。学者于每篇中,要识其安身立命处可也。

二六[编辑]

太白发句,谓之开门见山。

二七[编辑]

数公,如金𫛛擘海,香象渡河,下视郊、岛辈,直虫吟草间耳。

二八[编辑]

人言太白仙才,长吉鬼才,不然,太白天仙之词,长吉鬼仙之词耳。

二九[编辑]

玉川之怪,长吉之瑰诡,天地间自欠此体不得。

三十[编辑]

高岑之诗悲壮,读之使人感慨;孟郊之诗刻苦,读之使人不欢。

三一[编辑]

《楚词》,惟诸篇当读之外,惟贾谊《怀长沙》、贾谊《招隐》、夫子《哀时命》宜熟读,此外亦不必也。

三二[编辑]

《九章》不如《九歌》,《九歌》《哀郢》尤妙。

三十三[编辑]

前辈谓《大招》胜《招魂》。不然。

三四[编辑]

读《骚》之久,方识真味;须歌之抑扬,涕洟满襟,然后为识《离骚》。否则如戛釜撞瓮耳。

三五[编辑]

人惟柳子厚深得骚学,退之、李观,皆所不及。若皮日休《九讽》,不足为骚。

三六[编辑]

韩退之《琴操》极高古,正是本色,非贤所及。

三七[编辑]

皎然之诗,在诸僧之上,诗僧有法震法照无可护国灵一清江无本齐己贯休也

三八[编辑]

集句唯荆公最长,《胡笳十八拍》混然天成,绝无痕迹,如蔡文姬肺肝间流出。

三九[编辑]

拟古惟江文通最长,拟渊明渊明,拟康乐康乐,拟左思左思,拟郭璞郭璞,独拟李都尉一首,不似西汉耳。

四十[编辑]

谢康乐中诸子之诗,亦气象不类。至于刘玄休《拟行行重行行》等篇,鲍明远《代君子有所思》之作,仍是其自体耳。

四一[编辑]

和韵最害人诗。古人酬唱不次韵,此风始盛于,本朝诸贤,乃以此而闘工,遂至往复有八九和者。

四二[编辑]

孟郊之诗,憔悴枯槁,其气局促不伸,退之许之如此,何耶?诗道本正大,孟郊自为之艰阻耳。

四三[编辑]

孟浩然之诗,讽咏之久,有金石宫商之声。

四四[编辑]

人七言律诗,当以崔灏《黄鹤楼》为第一。

四五[编辑]

人好诗,多是征戍、迁谪、行旅、离别之作,往往能感动激发人意。

四六[编辑]

苏子卿诗:“幸有弦歌曲,可以喻中怀。请为游子吟,冷冷一何悲!丝竹厉清声,慷慨有馀哀。长歌正激烈,中心怆以摧。欲展清商曲,念子不能归。”今人观之,必以为一篇重复之甚,岂特如《兰亭》“丝竹管弦”之语耶。古诗正不当以此论之也。

四七[编辑]

《十九首》:“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一连六句,皆用叠字,今人必以为句法重复之甚,古诗正不当以此论之也。

四八[编辑]

任昉《哭范仆射诗》,一首中凡两用生字韵,三用情字韵。“夫子值狂生”,“千龄万恨生”,犹是两义。“犹我故人情”,“生死一交情”,“欲以遣离情”,三情字皆用一意。《天厨禁脔》谓:平韵可重押,若或平或仄,则不可。彼但以《八仙歌》言之耳。何见之陋邪?诗话谓:东坡两“耳”韵,两“耳”义不同,故可重押。要之亦非也。

四九[编辑]

刘公干《赠五官中郎将》诗:“昔我从元后,整驾至南乡。过彼都,与君共翱翔。”元后,盖指曹操也。至南乡,谓伐刘表之时。都,喻谯郡也。王仲宣《从军诗》云:“筹策运帷幄,一由我圣君。”圣君亦指曹操也。又曰:“窃慕负鼎翁,愿厉朽钝姿。”是欲效伊尹负鼎干汤以伐也。是时,帝尚存,而二子之言如此,一曰元后,二曰圣君,正与荀彧曹操为高光同科。或以公干平视美人为不屈,是未为知人之论。《春秋》诛心之法,二子其何逃?

五十[编辑]

古人赠答,多相勉之词。苏子卿云:“愿君崇令德,随时爱景光。”李少卿云:“努力崇明德,皓首以为期。”刘公干云:“勉哉修令德,北面自宠珍。”杜子美云:“君若登台辅,临危莫爱身。”往往是此意。有如高达夫王彻云:“吾知十年后,季子多黄金。”金多何足道,又甚于以名位期人者。此达夫偶然漏逗处也。

◀上一卷 下一卷▶
沧浪诗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