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浪詩話/卷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滄浪詩話
◀上一卷 卷四 詩評 下一卷▶


[编辑]

大曆以前,分明別是一副言語;晚,分明別是一副言語;本朝諸公,分明別是一副言語。如此見,方許具一隻眼。

[编辑]

人,有似粗而非粗處,有似拙而非拙處。

[编辑]

五言絕句: 衆人是一樣,少陵是一樣,韓退之是一樣,王荊公是一樣,本朝諸公是一樣。

[编辑]

人詩,亦有一二濫觴晚者,晚人詩,亦有一二可入盛者,要當論其大概耳。

[编辑]

人與本朝人詩,未論工拙,直是氣象不同。

[编辑]

人命題,言語亦自不同。雜古人之集而觀之,不必見詩,望其題引而知其爲人今人矣。

[编辑]

大曆之詩,高者尚未識盛,下者漸入晚矣。晚之下者,亦隨野孤外道鬼窟中。

[编辑]

或問:「詩何以勝我朝?」以詩取士,故多專門之學,我朝之詩所以不及也。

[编辑]

詩有詞理意興。南朝人尚詞而病於理;本朝人尚理而病於意興;人尚意興而理在其中;之詩,詞理意興,無跡可求。

[编辑]

古詩,氣象混沌,難以句摘。以還方有佳句,如淵明「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謝靈運「池塘生春草」之類,謝所以不及者,康樂之詩精工、淵明之詩質而自然耳。

十一[编辑]

謝靈運之詩,無一篇不佳。

十二[编辑]

黃初之後,惟阮籍《詠懷》之作,極爲高古,有建安風骨。人舍陶淵明阮籍嗣宗外,惟左太沖高出一時,陸士衡獨在諸公之下。

十三[编辑]

不如不如文中子獨取,非也。

十四[编辑]

建安之作全在氣象,不可尋枝摘葉。靈運之詩,已是徹首尾成對句矣,是以不及建安也。

十五[编辑]

謝朓之詩,已有全篇似人者,當觀其集方知之。

十六[编辑]

戎昱在盛爲最下,已濫觴晚矣。戎昱之詩,有絕似晚者。權德輿之詩,卻有絕似盛者。權德輿或有似韋蘇州、劉長卿處。

十七[编辑]

顧況詩多在之上,稍有盛風骨處。

十八[编辑]

冷朝陽大曆才子中爲最下。馬戴在晚諸人之上。劉滄呂溫亦勝諸人。李瀕不全是晚,間有似劉隨州處。陳陶之詩,在晚人中,最無可觀。薛逄最淺俗。

十九[编辑]

大曆以後,吾所深取者,李長吉柳子厚劉言史權德輿李涉李益耳。

二十[编辑]

大曆後,劉夢得之絕句,張藉王建之樂府,吾所深取耳。

二一[编辑]

二公,正不當優劣。太白有一二妙處,子美不能道;子美有一二妙處,太白不能作。

二二[编辑]

子美不能爲太白之飄逸,太白不能爲子美之沈鬱。太白《夢遊天姥吟》、《遠離別》等,子美不能道;子美《北征》、《兵車行》、《垂老別》等太白不能作。論詩以爲准,挾天子以令諸侯也。

二三[编辑]

少陵詩法如孫、吳,太白詩法如李廣。少陵如節制之師。

二四[编辑]

少陵詩,憲章,而取材於六朝;至其自得之妙,則前輩所謂集大成者也。

二五[编辑]

太白詩者,要識真太白處。太白天才豪逸,語多卒然而成者。學者於每篇中,要識其安身立命處可也。

二六[编辑]

太白發句,謂之開門見山。

二七[编辑]

數公,如金鳷擘海,香象渡河,下視郊、島輩,直蟲吟草間耳。

二八[编辑]

人言太白仙才,長吉鬼才,不然,太白天仙之詞,長吉鬼仙之詞耳。

二九[编辑]

玉川之恠,長吉之瑰詭,天地間自欠此體不得。

三十[编辑]

高岑之詩悲壯,讀之使人感慨;孟郊之詩刻苦,讀之使人不歡。

三一[编辑]

《楚詞》,惟諸篇當讀之外,惟賈誼《懷長沙》、賈誼《招隱》、夫子《哀時命》宜熟讀,此外亦不必也。

三二[编辑]

《九章》不如《九歌》,《九歌》《哀郢》尤妙。

三十三[编辑]

前輩謂《大招》勝《招魂》。不然。

三四[编辑]

讀《騷》之久,方識真味;須歌之抑揚,涕洟滿襟,然後爲識《離騷》。否則如戛釜撞甕耳。

三五[编辑]

人惟柳子厚深得騷學,退之、李觀,皆所不及。若皮日休《九諷》,不足爲騷。

三六[编辑]

韓退之《琴操》極高古,正是本色,非賢所及。

三七[编辑]

皎然之詩,在諸僧之上,詩僧有法震法照無可護國靈一清江無本齊己貫休也

三八[编辑]

集句唯荊公最長,《胡笳十八拍》混然天成,絕無痕跡,如蔡文姬肺肝間流出。

三九[编辑]

擬古惟江文通最長,擬淵明淵明,擬康樂康樂,擬左思左思,擬郭璞郭璞,獨擬李都尉一首,不似西漢耳。

四十[编辑]

謝康樂中諸子之詩,亦氣象不類。至於劉玄休《擬行行重行行》等篇,鮑明遠《代君子有所思》之作,仍是其自體耳。

四一[编辑]

和韻最害人詩。古人酬唱不次韻,此風始盛於,本朝諸賢,乃以此而闘工,遂至往復有八九和者。

四二[编辑]

孟郊之詩,憔悴枯槁,其氣局促不伸,退之許之如此,何耶?詩道本正大,孟郊自爲之艱阻耳。

四三[编辑]

孟浩然之詩,諷詠之久,有金石宮商之聲。

四四[编辑]

人七言律詩,當以崔灝《黃鶴樓》爲第一。

四五[编辑]

人好詩,多是征戍、遷謫、行旅、離別之作,往往能感動激發人意。

四六[编辑]

蘇子卿詩:「幸有弦歌曲,可以喻中懷。請爲遊子吟,冷冷一何悲!絲竹厲清聲,慷慨有餘哀。長歌正激烈,中心愴以摧。欲展清商曲,念子不能歸。」今人觀之,必以爲一篇重複之甚,豈特如《蘭亭》「絲竹管弦」之語耶。古詩正不當以此論之也。

四七[编辑]

《十九首》:「青青河畔草,鬱鬱園中柳。盈盈樓上女,皎皎當窗牖。娥娥紅粉粧,纖纖出素手。」一連六句,皆用疊字,今人必以爲句法重複之甚,古詩正不當以此論之也。

四八[编辑]

任昉《哭范仆射詩》,一首中凡兩用生字韻,三用情字韻。「夫子值狂生」,「千齡萬恨生」,猶是兩義。「猶我故人情」,「生死一交情」,「欲以遣離情」,三情字皆用一意。《天廚禁臠》謂:平韻可重押,若或平或仄,則不可。彼但以《八仙歌》言之耳。何見之陋邪?詩話謂:東坡兩「耳」韻,兩「耳」義不同,故可重押。要之亦非也。

四九[编辑]

劉公幹《贈五官中郎將》詩:「昔我從元后,整駕至南鄉。過彼都,與君共翱翔。」元后,蓋指曹操也。至南鄉,謂伐劉表之時。都,喻譙郡也。王仲宣《從軍詩》云:「籌策運帷幄,一由我聖君。」聖君亦指曹操也。又曰:「竊慕負鼎翁,願厲朽鈍姿。」是欲效伊尹負鼎干湯以伐也。是時,帝尚存,而二子之言如此,一曰元后,二曰聖君,正與荀彧曹操爲高光同科。或以公幹平視美人爲不屈,是未爲知人之論。《春秋》誅心之法,二子其何逃?

五十[编辑]

古人贈答,多相勉之詞。蘇子卿云:「願君崇令德,隨時愛景光。」李少卿云:「努力崇明德,皓首以爲期。」劉公幹云:「勉哉修令德,北面自寵珍。」杜子美云:「君若登臺輔,臨危莫愛身。」往往是此意。有如高達夫王徹云:「吾知十年後,季子多黃金。」金多何足道,又甚於以名位期人者。此達夫偶然漏逗處也。

◀上一卷 下一卷▶
滄浪詩話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