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鉴 (四部丛刊本)/卷第六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二 皇朝文鉴 卷第六十三
宋 吕祖谦 编撰 景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宋刊本
卷第六十四

皇朝文鉴巻第六十三

 表

   进刑统表       窦  仪

   滁州谢上表      王  禹偁

   黄州谢上表      王  禹偁

   驾幸河北起居表    杨  亿

   谢赐衣表       杨  亿

   汝州谢上表      杨  亿

   贺册皇太子表     刘  筠

   谢直集贤院表     夏  竦

   进两制三馆牡丹歌诗状 晏  殊

   徒读学士等请宫中视学表

              晏  殊

   谢除使相判相州表   韩  琦

   睦州谢上表      范  仲淹

   谢转礼部贠卯郎充天章阁徒制表

              范  仲淹

    进刑统表      窦  仪

臣闻虞帝聪明始恤刑而御物汉髙豁逹先约法

以临人盖此丹书辅于皇极礼之失则刑之得作

于凉而弊于贪百王之损益相因四海之凖绳斯

在如衔勒之持逸驾犹郛郭之域群居有国有家

其来尚矣伏惟 皇帝陛下宝图攸属骏命是膺

象日之明流祥光于有截继天而王垂洪覆于无疆

乃圣乃神克明克类河图八卦惟上徳以潜符洛

书九章谅至仁而黙感哀矜在念钦恤为怀网欲

自密而疏文务从微而显乃诏执事明启刑书俾

自我 朝弥隆大典贵体时之寛简使率土以遵

行国有常科吏无敢侮伏以刑统 前朝创始群

彦规为贯彼旧章采缀已从于撮要属兹新造发

挥愈合于执中臣与朝议大夫尚书屯田郎中权

大理少卿柱国臣苏晓朝散大夫大理正臣奚屿

朝议大夫大理丞柱国臣张希逊等恭承制㫖同

罄考详刑部大理法直官陈光乂冯叔向等俱

效检寻庶无遗漏夙宵不怠缀补俄成旧二十一

卷今并目录増为三十一巻旧疏议节略今悉备

又削出式令宣敕一百九条别编或归本巻又编

入后来制敕一十五条各从门类又录出二部律

内馀条准此四十四条附名例后字稍难识者音

于本字之下义似难晓者并例具别条者悉注引

于其处又虑混杂律文本注并加释曰二字以别

之务令检讨之司晓然易逹其有今昔浸异轻重

难同或则禁约之科刑名未备臣等起请揔三十

二条其格令宣敕削出及后来至今续降要用者

凡一百六条今别编分为四巻名曰新编敕凡釐

革一司一务一州一县之类非于大例者不在此

数草定之初寻送中书门下请加裁酌尽以平章

今则可否之间上系宸鉴将来若许颁下请与式

令及新编敕兼行其律并疏本书所在依旧收掌

所有大周刑统二十一巻今后不行臣等幸偶文

明谬参宪法金科奥妙比亏洞逹之能丹笔重轻

徒窃讨论之寄将尘睿览唯俟严诛

    滁州谢上表     王  禹偁

罢直禁中临民淮上虽离近侍犹忝正郎省已戴

恩既荣且惧伏念臣早将贱迹投受圣知进身不

自于他人立节惟遵于直道优游两制出处八年

今春召自西垣入叩内署既在深严之地仍当繁

剧之权虽积兢虞终无补报所宜远贬以肃具寮

伏䝉 尊号皇帝陛下曲念遭逄俯存终始止罢

玉堂之职仍迁粉署之资委以专城置于近地沿

流数日登陆三程诸县丰登 无公事一家饱暖

共荷君恩处之一生实为万足然而翰林学士朝

廷近臣 陛下登位已来御前放人之后从吕䝉

正而下拜此职者止有八人臣最孤寒亦预其数

言于圣选不为不精数月之间忽然罢去众情尚

或惊骇微臣岂不忧惶且臣在内庭一百日间五

十夜次当宿直白日又在银台通进司审官院封

驳司勾当公事与宋湜吕祐之阅视天下奏章审

省国家诏命凡干利害知无不为三日一到私家

归来已是薄暮先臣灵筵在寝骨肉衰绖满身

纵有交朋无暇接见不知谤议自何而兴臣拜命

已来通宵自省恐是臣所赁官屋在髙怀徳宅中

一昨开宝皇后权厝之时便欲移出未有去处甚

不遑宁寻曽指约公人不令呵唱切恐贵僧出入

中使往还相逄之间难为顾揖自左右正言已上

谓之供奉官街衢之间除宰相外无所回避此盖

贾谊所谓人君如堂人臣如陛陛髙则堂髙者也况

臣头有重戴身披朝章所守者国之礼容即不是

臣之气势因兹谢表敢逹危诚况臣粗有操修素

非轻易心常知于止足性每疾于回邪位非其人

诱之以利而不往事匪合道逼之以死而不随唯

有上天鉴臣此志伏望 陛下思直木先伐之义

考众恶必察之言曲与保全俾伸诚节则孤寒幸

甚儒墨知归在于小臣有何不足今则随岸千里

尧天九重微躯或遂于生还劲节尚期于死所

    黄州谢上表     王  禹偁

乍离近侍犹忝专城循省尤违弥深感泣伏以黄

州地连云梦城倚大江唐时版籍二万家税钱三

万贯今人戸不满一万税钱上及六千虽久乐升

平尚未臻富庶永言养活亦藉循良如臣庸愚曷

副忧寄谨当勤求人瘼遵奉诏条窒塞嚚讼之

民束缚憸猾之吏敢言课最庶免旷遗况当求理

之朝必为无害之政伏念臣叨司帝诰又历周星

既不曽上殿求见天颜又不曽拜章论列时事入

直则闭阁待制退朝则杜门读书虽每日起居实

经年抱疾不敢求假恐烦医官自后忝预史臣同

修实录昼夜不舍寝食殆忘已尽建隆四年见成

一十七巻虽然未经进御自谓小有可观忽坐流

言不容绝笔夫谗谤之口圣贤难逃周公为鸱鸮

之诗仲尼有桓魋之叹盖行髙于人则人所忌名

出于众则众所排自古及今鲜不如此伏望

皇帝陛下雷霆霁怒日月回光鉴曽参之杀人稍

寛投抒察颜回之盗饭或出如簧未令君子之道

消惟赖圣人之在上况臣孤贫无援文雅修身不

省附离权臣祗是遭逄 先帝但以心无苟合性

昧随时出一言不愧于神明议一事必归于正直

愠于群小诚有谤词谋及卿士岂无公论以至

两朝掌诰四任词臣紫垣最忝于旧人白首不离

于郎署以微臣之行已遇 陛下之至公久当辩

明未敢伸理今则上国千里长淮一隅虽云守土

之荣未免谪居之叹霜摧风贬芝兰之性终香日

远天髙葵藿之心未死仰望旒扆不胜涕洟

    驾幸河北起居表   杨  亿

毳幕稽诛銮舆顺动羽卫方离于象魏天威已

震于龙荒慰边甿徯后之心増壮士平戎之气臣

闻涿鹿之野轩皇所以亲征单于之台汉帝因之

耀武用殱夷于凶丑遂底定于边陲五材并陈盖

去兵之未可六龙时迈固犯顺以必诛矧朔漠馀妖

腥膻杂类敢因胶折之𠉀辄为鸟举之谋固已命

将出师擒俘献馘虽夺名王之帐未焚老上之庭

是用亲御戎车躬行天讨劳军细柳之壁巡狩常

山之阳师人多寒感恩而皆同挟纩匈奴未灭受

命而孰不忘家行当肃静塞垣削平夷落枭冒顿

之首收督亢之图使辽阳八州之民得闻声教榆

关千里之地尽入提封蛇豕之穴悉降干戈之事

永戢然后登临瀚海刻石以铭功陟降云亭泥金

而典礼逺追八九之迹永垂亿万之年臣忝守方

州莫参法从空励请缨之志惭无扈跸之劳唯聆

三捷之音逺同百兽之舞

    谢赐衣表      杨  亿

解衣之赐猥及于下臣挟纩之仁更均于列校光

生郡邸喜动辕门伏以 崇文广武圣明仁孝皇

帝陛下诞膺元符恭临大宝惠必先于逮下志惟

在于爱人鸟兽氄毛甫及严凝之𠉀衣裳在笥爰

推赐予之恩在涣汗之所沾虽容光而必照如臣

者任叨符竹地僻瓯吴奉汉诏之六条方深祗畏

分齐官之三服忽荷颁宣纂组极于纎华纯绵加

于丽宻玺书下降 窥云汉之文驲骑来临更重

皇华之命但曳娄而増惕实被服以难胜矧于戎

行亦膺天宠干城虽乆皆无汗马之劳守土何功

独惧濡鹈之刺仰瞻宸极唯誓糜捐

    汝州谢上表     杨  亿

沉痾初释宠寄荐臻祗命惟寅饬装靡暇初临郡

阁获见吏民揣已若惊戴恩罔措伏念臣本由单

弱特禀方愚以童 之微能际帝图之亨㑹骤参

纶掖获草芝函属以尧徳弥文汉辞尔雅云章有

烂谅黼黻以何施天律惟精亦哇 之罔弃居常

摩厉徒益空踈俄践内庭预司密命值皇闱之有

庆扈清跸以多欢窥云瑞于封中听棹歌于汾曲

四巡第颂诚辨丽之绝闻二竖兴妖致冥烦之坐

遘偶婴沉痼遂剧支离因请急以归宁遽迷魂而

不复率由蹇否自抵困穷 以蕞尔之躯㷀然去

职羇孤至甚毁嫉居多啧有烦言实盈庭之可畏

豁然大度终如地以见容比及痊平果䝉齿叙此

盖 尊号皇帝陛下仁深惨怛徳茂钦明轸旧故

以兴怀俾肖翘之遂性特加采录令获便安伏况

临汝旧邦陪京近辅姬文之化所及首载声诗地

官之籍攸分寔繁兵赋土多岩险民或惰游置使

劭农抑惟令典分条察俗盖有新书臣亦夙侍凝

严僣窥律度敢忘瘁尽以奉化成然念臣早以断

断之薄材获齿振振之近列典司训诰就望威颜

读铭字于汤盘时瞻景式载史言于董笔获次旧

闻舛命遘屯荣阶绝迹酒泉素愿敢望于生归丽

正残编几成于死恨今者星畿接畛竹使长人预

方国之颁书禀天台之布宪水深土厚足养于槁

骸昼访夕修冀无于秕政亲末光而弥阻感再造

以难胜

    贺册皇太子表    刘  筠

前曜开祥东闱播宪汉仪丕赫天下之本既丰周

制协敷王者之基克固殊尤显会中外祗欢恭以

十翼垂言黄离之象攸著四渎流润重海之歌载

扬于以示元吉之有孚表善利之霈广正人伦而

张大纪统天序而荷亨衢陪翼至仁登闳昌祚允

锺圣嗣克奉宗祧伏以皇太子器本夙成智包妙

用挺温姿而玉裕蔼淑度以金相至性迪乎天经

积粹发乎真系而自桂房毓秀茅壤疏荣有时

敏之进修有日跻之骏惠固已悟乔枝而奉顺询

内卫以宣勤务近老成之人历观盛徳之事宝忠

信而由已服礼乐以蹈中造理惟微振辞有典侍

銮游而俨若拱列钦瞻省台膳以肃如慈宸敦眷

四学㹅于上序百行纪于司成洽乃懿声被乎罄

㝢建储之论繄先亲而是宜立爱之文稽古道而

斯顺肇膺徽册有庆昌辰伏惟 尊号皇帝陛下

阐长世之善经率保邦之大法翕受秘祉备举缛

仪上帝是忱克享于馨茂兆民咸赖用致于辑宁

惟震长之至贤实乾刚之上体三善靡烦于在传

重晖诚契于秉阳 陛下仰奉灵心旁挹群吁

以为主器之重有国莫先矧锡羡于仙源在守成

于宗躅増崇巨业厉我元良龟献之告协从神鉴

之徴允格三让成魄知天道之好谦明两作离见

皇图之可大式备弥文之礼仍新遵徳之称涓以

茂辰膺兹鸿典班轮饬驾奋五采以相宣碧镂题

宫配二仪而胥永臣以滥叨词职窃守藩封昭数

在庭莫觌鸾旌之美含和发咏率同凫藻之诚

    谢直集贤院表    夏  竦

北门禁省给青简以试言东观直庐降紫泥而命

职莫逭假人之刺弥彰遇主之荣窃以承明设待

诏之官寔汉朝之芳润丽正启修书之院乃唐氏

之英华浚图书之渊敞龙鳯之宇自非弓裘继世

章句名家通授羲畀姒之灵篇闲书笏珥彤之故

事则何以继成康之嘉颂考宣武之懿文陪法从

于甘泉奉宸游于属玉况当圣日允属简求如臣

者学不传经文非近史青青子佩虽见刺于劳心

翘翘错薪亦滥期于刈楚筮仕胜衣之岁荐名象

日之畿方博带以观光遽墨衰而沿牒寻遇国家

诞敷尺诏増广六科方栖枳以徒劳遂上封以自

荐始校文于鳌苑旋试可于鼎司亟趋文石之墀

遂忝延英之问击辕度曲敢望于九成萦带分墉

俄登于百雉陞象河之属吏佐分虎之方州爰受

代于𤓰时遂归朝于幄坐典陈陈之粟阅山委之

丘区从九九之车緫丝棼之案牍暨还衡睢壤舎

爵太宫既谐引籍于金闺将佐于藩于熊轼又虑

沉迷簿领废坠简编负公朝振举之科辜圣主详

延之意遂杀青而奏技果出綍以推恩禁林俾试

于雕虫书殿遽令于抱椠阅上帝之册府目眩

辰登道家之蓬山足践云气奉长者之馀论与先

生而并行分直石渠地接严更之守纵观金匮门

连著作之庭载惟蝼蚁之躯莫报乾坤之赐恭惟

尊号皇帝陛下事寝庙以至孝奉灵祗而克诚

流鸿藻于绝垠铄景炎于往号以文明而行健躰

柔克以居髙纵观唐汉之大猷备举黄虞之故实

睿藻和而六同韵天章丽   飞恢崇务广于斯

文奖擢不遗于小道遂使至孤之士获尘非次之

恩东陵遽拟于西山羔裘遂登于狐腋歌卫风而

合雅鬻齐紫而杂良诚当洁节于素𢇁敢不盟心

于白水益三思而出话弥九复以穷经永冰渊惕

励之心奉日月照临之鉴庶逭素飡之谤仰酬明

主之知愧惧所深兢惶不已

    进两制三馆牡丹歌诗状 晏 殊

臣准传宣札子奉圣㫖令两制三馆赋后苑诸殿

亭牡丹歌诗者化合天人祥开卉木协风灵雨散

为膏壤之滋共蒂并柯布在密青之囿画品难形

于卓异瑞图不尽于芳妍乃诏儒臣各摛华藻匪

太平之特盛岂荣遇之及兹昔者虞舜膺期有皋

陶之赓载周宣继业闻吉甫之诵章盖黙助于谟

猷不专工于辞翰迨于汉室尤好艺文别馆离宫

多命从臣之制作倡优郑卫已无前古之箴规中

叶以还其风未泯永平神雀之颂孝明称美者五

人正元重九之篇徳宗考第于三等并埀编简式

著熙隆洪惟圣运之㑹昌可继重华之辉耀然于

众制未复前修思讽谕者隐其诚而靡宣局声律

者艶其言而罕实不足以上裨睿览下逹民情效

明良喜起之音续雅颂清微之范姑用登髙而能

赋庶几博奕之犹贤罔叶精求岂任多愧臣首当

庸滥实玷恩华兴寤以思腼惶无极其两制并侍

讲学士龙图阁待制自章得象以下十三人三馆

秘阁自康孝基已下二十七人歌诗共一百四十

首谨随状进以闻

    侍读学士等请宫中视学表

              晏  殊

伏奉圣㫖以时暑暂住讲书至秋凉仍旧者运当

文治日视讲筵以炎暑之盛隆遂紫宸之游息载

颁明㫖允合旧章伏惟 皇帝陛下应运挺生代

天化育御承光之法座临照九围奉长乐之慈颜

缉熙万务缅怀 三圣抚爱兆民知王业之艰难

识帝模之宏远于是顺稽古道崇尚素风命册府

之儒臣敞金华之经席包周众说既析于篇题齐

鲁善言弥勤于听览属南薫之届候悯会弁之増

劳暂锡假宁聿昭恩遇臣等退惟鄙质幸此亲逄

敢忘蒙瞽之言仰效涓毫之助窃以四方无事百

度允釐宫禁之间穆清多豫伏愿重汉皇之六学

惜夏禹之寸阴时习所闻愈精大义间挥仙翰式

就神工彰睿徳之日新广鸿猷之天赋如此则宗

祊景福赞明主之保邦夷夏仰瞻识大朝之垂教

    谢除使相判相州表  韩  琦

宰职隳功莫副宵衣之治乡邦得请重叨昼锦之

行被恩典之特优顾人言而甚愧伏念臣早繇科

第遂玷宠荣不图翰墨之进身自竭涓尘而报国

备员諌诤几不免于窜投奋命疆陲实荐罹于艰

阻独恃圣神之眷谁开援助之言 仁宗皇帝知

其守以孤忠谓可属之大事庆历之始已擢贰于

枢机嘉祐之中乃进登于宰辅俄膺家任益荷殊

知当 英庙之承祧逮 圣人之嗣服稠重遭会

罄竭愚庸惟知社稷之安岂顾家宗之末然而万

微多务一纪妨贤为国持平敢自私于轻重栽人

所欲固难免于爱憎加疾疹之婴纒苦形神之耗

弊勉讫因山之礼恳陈上印之宜伏䝉 皇帝陛

下念犬马之力易衰廓日月之明为照不罪再三

之请亟垂开可之音进秩地官剖符枌社建髙牙

之重既䟽淮海之封増故里之光仍袭貂蝉之旧

叨尘之甚今古畴偕敢不思尽瘁于寝兴泯寘怀

于内外在边在庭之责惟驱策以当前益坚益壮

之心至糜捐而后已

    睦州谢上表     范  仲淹

献言罪大辄效命于鸿毛宥过恩寛迥回光于白

日事君无远为郡其荣恭惟 皇帝陛下天徳清

明海度渊黙抚群龙以宅吉念六马而怀惊临轩

以来侧席不暇思启心沃心之道奖危言危行之臣

万㝢咸欢九门无壅臣腐儒多昧立诚本孤谓古人

之道可行谓明主之恩必报而况䀤膺圣选擢预

諌司时招折足之忧介立犯颜之地当念补过岂

堪循黙昨闻中宫揺动外议喧腾以禁庭徳教之

尊非小故可废以宗庙祭祀之主非大过不移初

传入道之言则臣遽上封章乞寝诞告次闻降妃

之说则臣相率伏阁冀回上心议方变更言亦翻

覆臣非不知逆龙鳞者掇韲粉之患忤天威者负

雷霆之诛理或当言死无所避盖以前古废后之

朝未尝致福汉武帝以巫蛊事起遽废陈后宫中

杀戮三百馀人后及巫蛊之灾延及储贰至宣帝

时有霍光妻者杀许后而立其女霍氏之衅遽为

赤族又成帝废许后咒诅之罪乃立飞燕姊妹妒

甚于前六宫嗣息尽为屠害至哀帝时理之即皆

自杀西汉之祚由此倾微魏文帝宠立郭妃譛杀

甄后被髪塞口而葬终有反报之殃后周以虏庭

不典累后为尼危辱之朝不复可法唐髙宗以王

皇后无子而废武昭仪有子而立既而摧毁宗庙

成窃号之妖是皆宠衰则易揺宠深则易立后来

之祸一一不善臣虑及几微词乃切直乞存皇后

位号安于别宫暂绝朝请选有年徳夫人数员朝

夕劝导左右辅翼俟其迁悔复于宫闱杜中外觊

望之心全圣明始终之徳且黔首亿万戴 陛下

如天皇族千百倚 陛下如山莫不虽休勿休日

慎一日外采纳于五谏内弥缝于万机而况有犯

无隐人臣之常面折庭诤 国朝之盛有阙即补

何用不臧然后上下同心致君亲如尧舜中外有

道跻民俗于羲皇将安可久之基必杜未然之衅

上方虚受下敢曲从既竭一心岂逃三黜伏䝉

陛下皇明委照洪覆兼包赎以严诛授以优寄郡

部虽小风土未殊静临水木之华燕处江湖之上

但以肺疾绵久药术鲜功喘息奔冲精意牢落惟

赖髙明之鉴不投遐远之方抱疾于兹为医尚

苟天命之勿陨实圣造之无穷乐道忘忧雅对

江山之助含忠履洁敢移金石之心

    谢转礼部员外郎充天章阁待制表

              范  仲淹

涣渥自天震惶无地改中台之华序进内阁之清

班尽出髙明殊登秘近窃念臣发自颜巷賔于舜

门一第为荣四方无效爰自书林预选闺籍升华

耻汨没以怀安或感激而论事惟慕古人之节讵

希英主之知伏惟 尊号皇帝陛下禀帝尧之聪

明加汉髙之豁逹坦圣怀而虚受期鸿化以咸孚

念 三圣之艰难而成丕业求七人之蹇谔以补

大猷臣犹愧非材首当清问危言多犯孤立自持

斧钺居前雷霆在上敢避枢机之祸终乖药石之

良 陛下日月垂光江海敦量恕其万死假之一

麾望已绝于青云咎未更于鸿霈俄易藩宣之寄

宁分旰昃之忧忽降纶章荐加宠数而况辟图书

之府叨处于深严践云龙之庭当备于顾问非名

儒而不称岂曲士之能堪矧簉清曹仍居旧治辉

荣大集志愿何求敢不内守朴忠外修景行进退

惟道遵圣贤视履之方始终一心副君父育材之




皇朝文鉴卷第六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