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六十二 皇朝文鑑 卷第六十三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六十四

皇朝文鑑巻第六十三

 表

   進刑統表       竇  儀

   滁州謝上表      王  禹偁

   黃州謝上表      王  禹偁

   駕幸河北起居表    楊  億

   謝賜衣表       楊  億

   汝州謝上表      楊  億

   賀冊皇太子表     劉  筠

   謝直集賢院表     夏  竦

   進兩制三館牡丹歌詩狀 晏  殊

   徒讀學士等請宮中視學表

              晏  殊

   謝除使相判相州表   韓  琦

   睦州謝上表      范  仲淹

   謝轉禮部貟夘郎充天章閣徒制表

              范  仲淹

    進刑統表      竇  儀

臣聞虞帝聰明始恤刑而御物漢髙豁逹先約法

以臨人蓋此丹書輔於皇極禮之失則刑之得作

於涼而𡚁於貪百王之損益相因四海之凖繩斯

在如銜勒之持逸駕猶郛郭之域羣居有國有家

其來尚矣伏惟 皇帝陛下寶圖攸屬駿命是膺

象日之明流祥光於有截繼天而王垂洪覆於無疆

乃聖乃神克明克類河圖八卦惟上徳以潛符洛

書九章諒至仁而黙感哀矜在念欽恤為懷網欲

自密而疎文務從微而顯乃詔執事明啓刑書俾

自我 朝彌隆大典貴體時之寛簡使率土以遵

行國有常科吏無敢侮伏以刑統 前朝創始羣

彥規為貫彼舊章采綴已從於撮要屬茲新造發

揮癒合於執中臣與朝議大夫尚書屯田郎中權

大理少卿柱國臣蘇曉朝散大夫大理正臣奚嶼

朝議大夫大理丞柱國臣張希遜等恭承制㫖同

罄考詳刑部大理法直官陳光乂馮叔向等俱

效檢尋庶無遺漏夙宵不怠綴補俄成舊二十一

卷今並目録増為三十一巻舊疏議節略今悉備

又削出式令宣敕一百九條別編或歸本巻又編

入後來制敕一十五條各從門類又録出二部律

內餘條准此四十四條附名例後字稍難識者音

於本字之下義似難曉者並例具別條者悉注引

於其處又慮混雜律文本注並加釋曰二字以別

之務令檢討之司曉然易逹其有今昔浸異輕重

難同或則禁約之科刑名未備臣等起請揔三十

二條其格令宣敕削出及後來至今續降要用者

凡一百六條今別編分爲四巻名曰新編敕凡釐

革一司一務一州一縣之類非於大例者不在此

數草定之初尋送中書門下請加裁酌盡以平章

今則可否之間上繫宸鑒將來若許頒下請與式

令及新編敕兼行其律並疏本書所在依舊收掌

所有大周刑統二十一巻今後不行臣等幸偶文

明謬參憲法金科奧妙比虧洞逹之能丹筆重輕

徒竊討論之寄將塵睿覽唯俟嚴誅

    滁州謝上表     王  禹偁

罷直禁中臨民淮上雖離近侍猶忝正郎省已戴

恩既榮且懼伏念臣早將賤跡投受聖知進身不

自於他人立節惟遵於直道優游兩制出處八年

今春召自西垣入叩內署既在深嚴之地仍當繁

劇之權雖積兢虞終無補報所宜遠貶以肅具寮

伏䝉 尊號皇帝陛下曲念遭逄俯存終始止罷

玉堂之職仍遷粉署之資委以專城置於近地㳂

流數日登陸三程諸縣豐登 無公事一家飽煖

共荷君恩處之一生實為萬足然而翰林學士朝

廷近臣 陛下登位已來御前放人之後從呂䝉

正而下拜此職者止有八人臣最孤寒亦預其數

言於聖選不為不精數月之間忽然罷去衆情尚

或驚駭微臣豈不憂惶且臣在內庭一百日間五

十夜次當宿直白日又在銀臺通進司審官院封

駮司勾當公事與宋湜呂祐之閲視天下奏章審

省國家詔命凡干利害知無不為三日一到私家

歸來已是薄暮先臣靈筵在寢骨肉衰絰滿身

縱有交朋無暇接見不知謗議自何而興臣拜命

已來通宵自省恐是臣所賃官屋在髙懷徳宅中

一昨開寶皇后權厝之時便欲移出未有去處甚

不遑寧尋曽指約公人不令呵唱切恐貴僧出入

中使往還相逄之間難為顧揖自左右正言已上

謂之供奉官街衢之間除宰相外無所迴避此蓋

賈誼所謂人君如堂人臣如陛陛髙則堂髙者也況

臣頭有重戴身披朝章所守者國之禮容即不是

臣之氣勢因茲謝表敢逹危誠況臣粗有操修素

非輕易心常知於止足性每疾於回邪位非其人

誘之以利而不往事匪合道逼之以死而不隨唯

有上天鑒臣此志伏望 陛下思直木先伐之義

考衆惡必察之言曲與保全俾伸誠節則孤寒幸

甚儒墨知歸在於小臣有何不足今則隨岸千里

堯天九重微軀或遂於生還勁節尚期於死所

    黃州謝上表     王  禹偁

乍離近侍猶忝專城循省尤違彌深感泣伏以黃

州地連雲夢城倚大江唐時版籍二萬家稅錢三

萬貫今人戸不滿一萬稅錢上及六千雖久樂昇

平尚未臻富庶永言養活亦藉循良如臣庸愚曷

副憂寄謹當勤求人瘼遵奉詔條窒塞嚚訟之

民束縛憸猾之吏敢言課最庶免曠遺況當求理

之朝必為無害之政伏念臣叨司帝誥又歴周星

既不曽上殿求見天顔又不曽拜章論列時事入

直則閉閣待制退朝則杜門讀書雖每日起居實

經年抱疾不敢求假恐煩醫官自後忝預史臣同

修實録晝夜不捨寢食殆忘已盡建隆四年見成

一十七巻雖然未經進御自謂小有可觀忽坐流

言不容絶筆夫讒謗之口聖賢難逃周公為鴟鴞

之詩仲尼有桓魋之歎蓋行髙於人則人所忌名

出於衆則衆所排自古及今鮮不如此伏望

皇帝陛下雷霆霽怒日月迴光鑒曽參之殺人稍

寛投抒察顔回之盜飯或出如簧未令君子之道

消惟頼聖人之在上況臣孤貧無援文雅修身不

省附離權臣祗是遭逄 先帝但以心無苟合性

昧隨時出一言不愧於神明議一事必歸於正直

慍於羣小誠有謗詞謀及卿士豈無公論以至

兩朝掌誥四任詞臣紫垣最忝於舊人白首不離

於郎署以微臣之行已遇 陛下之至公久當辯

明未敢伸理今則上國千里長淮一隅雖雲守土

之榮未免謫居之歎霜摧風貶芝蘭之性終香日

遠天髙葵藿之心未死仰望旒扆不勝涕洟

    駕幸河北起居表   楊  億

毳幕稽誅鑾輿順動羽衛方離於象魏天威已

震於龍荒慰邊甿徯後之心増壯士平戎之氣臣

聞涿鹿之野軒皇所以親征單于之臺漢帝因之

耀武用殱夷於兇醜遂底定於邊陲五材並陳蓋

去兵之未可六龍時邁固犯順以必誅矧朔漠餘妖

腥膻雜類敢因膠折之𠉀輒為鳥舉之謀固已命

將出師擒俘獻馘雖奪名王之帳未焚老上之庭

是用親御戎車躬行天討勞軍細栁之壁巡狩常

山之陽師人多寒感恩而皆同挾纊匈奴未滅受

命而孰不忘家行當肅靜塞垣削平夷落梟冐頓

之首收督亢之圖使遼陽八州之民得聞聲教榆

關千里之地盡入提封虵豕之穴悉降干戈之事

永戢然後登臨瀚海刻石以銘功陟降雲亭泥金

而典禮逺追八九之跡永垂億萬之年臣忝守方

州莫參法從空勵請纓之志慙無扈蹕之勞唯聆

三捷之音逺同百獸之舞

    謝賜衣表      楊  億

解衣之賜猥及於下臣挾纊之仁更均於列校光

生郡邸喜動轅門伏以 崇文廣武聖明仁孝皇

帝陛下誕膺元符恭臨大寳惠必先於逮下志惟

在於愛人鳥獸氄毛甫及嚴凝之𠉀衣裳在笥爰

推賜予之恩在渙汗之所沾雖容光而必照如臣

者任叨符竹地僻甌吳奉漢詔之六條方深祗畏

分齊官之三服忽荷頒宣纂組極於纎華純綿加

於麗宻璽書下降 窺雲漢之文馹騎來臨更重

皇華之命但曳婁而増惕實被服以難勝矧於戎

行亦膺天寵干城雖乆皆無汗馬之勞守土何功

獨懼濡鵜之刺仰瞻宸極唯誓糜捐

    汝州謝上表     楊  億

沉痾初釋寵寄荐臻祗命惟寅飭裝靡暇初臨郡

閤獲見吏民揣已若驚戴恩罔措伏念臣本由單

弱特稟方愚以童 之微能際帝圖之亨㑹驟參

綸掖獲草芝函屬以堯徳彌文漢辭爾雅雲章有

爛諒黼黻以何施天律惟精亦哇 之罔棄居常

摩厲徒益空踈俄踐內庭預司密命值皇闈之有

慶扈清蹕以多歡窺雲瑞於封中聽棹歌於汾曲

四巡第頌誠辨麗之絶聞二竪興妖致冥煩之坐

遘偶嬰沉痼遂劇支離因請急以歸寧遽迷魂而

不復率由蹇否自抵困窮 以蕞爾之軀㷀然去

職羇孤至甚毀嫉居多嘖有煩言實盈庭之可畏

豁然大度終如地以見容比及痊平果䝉齒敘此

蓋 尊號皇帝陛下仁深慘怛徳茂欽明軫舊故

以興懷俾肖翹之遂性特加采録令獲便安伏況

臨汝舊邦陪京近輔姬文之化所及首載聲詩地

官之籍攸分寔繁兵賦土多巖險民或惰游置使

劭農抑惟令典分條察俗蓋有新書臣亦夙侍凝

嚴僣窺律度敢忘瘁盡以奉化成然念臣早以斷

斷之薄材獲齒振振之近列典司訓誥就望威顔

讀銘字於湯盤時瞻景式載史言於董筆獲次舊

聞舛命遘屯榮階絶跡酒泉素願敢望於生歸麗

正殘編幾成於死恨今者星畿接畛竹使長人預

方國之頒書稟天臺之布憲水深土厚足養於槁

骸晝訪夕修冀無於秕政親末光而彌阻感再造

以難勝

    賀冊皇太子表    劉  筠

前曜開祥東闈播憲漢儀丕赫天下之本既豐周

制協敷王者之基克固殊尤顯會中外祗懽恭以

十翼垂言黃離之象攸著四瀆流潤重海之歌載

揚於以示元吉之有孚表善利之霈廣正人倫而

張大紀統天序而荷亨衢陪翼至仁登閎昌祚允

鍾聖嗣克奉宗祧伏以皇太子器本夙成智包妙

用挺溫姿而玉裕藹淑度以金相至性迪乎天經

積粹發乎真系而自桂房毓秀茅壤疏榮有時

敏之進修有日躋之駿惠固已悟喬枝而奉順詢

內衛以宣勤務近老成之人歴觀盛徳之事寶忠

信而由已服禮樂以蹈中造理惟微振辭有典侍

鑾游而儼若拱列欽瞻省臺膳以肅如慈宸敦眷

四學㹅於上序百行紀於司成洽乃懿聲被乎罄

㝢建儲之論繄先親而是宜立愛之文稽古道而

斯順肇膺徽冊有慶昌辰伏惟 尊號皇帝陛下

闡長世之善經率保邦之大法翕受祕祉備舉縟

儀上帝是忱克享於馨茂兆民咸頼用致於輯寧

惟震長之至賢實乾剛之上體三善靡煩於在傳

重暉誠契於秉陽 陛下仰奉靈心旁挹群籲

以爲主噐之重有國莫先矧錫羨於仙源在守成

於宗躅増崇巨業厲我元良龜獻之告協從神鑒

之徴允格三讓成魄知天道之好謙明兩作離見

皇圖之可大式備彌文之禮仍新遵徳之稱涓以

茂辰膺茲鴻典班輪飭駕奮五采以相宣碧鏤題

宮配二儀而胥永臣以濫叨詞職竊守藩封昭數

在庭莫覿鸞旌之美含和發詠率同鳬藻之誠

    謝直集賢院表    夏  竦

北門禁省給青簡以試言東觀直廬降紫泥而命

職莫逭假人之刺彌彰遇主之榮竊以承明設待

詔之官寔漢朝之芳潤麗正啓修書之院乃唐氏

之英華濬圖書之淵敞龍鳯之宇自非弓裘繼世

章句名家通授羲畀姒之靈篇閑書笏珥彤之故

事則何以繼成康之嘉頌考宣武之懿文陪法從

於甘泉奉宸游於屬玉況當聖日允屬簡求如臣

者學不傳經文非近史青青子佩雖見刺於勞心

翹翹錯薪亦濫期於刈楚筮仕勝衣之嵗薦名象

日之畿方博帶以觀光遽墨衰而㳂牒尋遇國家

誕敷尺詔増廣六科方棲枳以徒勞遂上封以自

薦始校文於鼇苑旋試可於鼎司亟趨文石之墀

遂忝延英之問擊轅度曲敢望於九成縈帶分墉

俄登於百雉陞象河之屬吏佐分虎之方州爰受

代於𤓰時遂歸朝於幄坐典陳陳之粟閲山委之

丘區從九九之車緫絲棼之案牘暨還衡睢壤舎

爵太宮既諧引籍於金閨將佐於藩於熊軾又慮

沉迷簿領廢墜簡編負公朝振舉之科辜聖主詳

延之意遂殺青而奏技果出綍以推恩禁林俾試

於雕蟲書殿遽令於抱槧閲上帝之冊府目眩

辰登道家之蓬山足踐雲氣奉長者之餘論與先

生而並行分直石渠地接嚴更之守縱觀金匱門

連著作之庭載惟螻螘之軀莫報乾坤之賜恭惟

尊號皇帝陛下事寢廟以至孝奉靈祗而克誠

流鴻藻於絶垠鑠景炎於往號以文明而行健躰

柔克以居髙縱觀唐漢之大猷備舉黃虞之故實

睿藻和而六同韻天章麗   飛恢崇務廣於斯

文奬擢不遺於小道遂使至孤之士獲塵非次之

恩東陵遽擬於西山羔裘遂登於狐腋歌衛風而

合雅鬻齊紫而雜良誠當潔節於素𢇁敢不盟心

於白水益三思而出話彌九復以窮經永冰淵惕

勵之心奉日月照臨之鑒庶逭素飡之謗仰醻明

主之知媿懼所深兢惶不已

    進兩制三館牡丹歌詩狀 晏 殊

臣准傳宣劄子奉聖㫖令兩制三館賦後苑諸殿

亭牡丹歌詩者化合天人祥開卉木協風靈雨散

為膏壤之滋共蔕並柯布在密青之囿畫品難形

於卓異瑞圖不盡於芳妍乃詔儒臣各摛華藻匪

太平之特盛豈榮遇之及茲昔者虞舜膺期有臯

陶之賡載周宣繼業聞吉甫之誦章蓋黙助於謨

猷不專工於辭翰迨於漢室尤好藝文別館離宮

多命從臣之製作倡優鄭衛已無前古之箴規中

葉以還其風未冺永平神雀之頌孝明稱美者五

人正元重九之篇徳宗考第於三等並埀編簡式

著熙隆洪惟聖運之㑹昌可繼重華之輝耀然於

衆製未復前修思諷諭者隱其誠而靡宣局聲律

者艶其言而罕實不足以上裨睿覽下逹民情效

明良喜起之音續雅頌清微之範姑用登髙而能

賦庶幾博奕之猶賢罔葉精求豈任多愧臣首當

庸濫實玷恩華興寤以思靦惶無極其兩制並侍

講學士龍圖閣待制自章得象以下十三人三館

祕閣自康孝基已下二十七人歌詩共一百四十

首謹隨狀進以聞

    侍讀學士等請宮中視學表

              晏  殊

伏奉聖㫖以時暑暫住講書至秋涼仍舊者運當

文治日視講筵以炎暑之盛隆遂紫宸之游息載

頒明㫖允合舊章伏惟 皇帝陛下應運挺生代

天化育御承光之法座臨照九圍奉長樂之慈顔

緝熙萬務緬懷 三聖撫愛兆民知王業之艱難

識帝模之宏遠於是順稽古道崇尚素風命冊府

之儒臣敞金華之經席包周衆説既析於篇題齊

魯善言彌勤於聽覽屬南薫之屆候憫會弁之増

勞暫錫假寧聿昭恩遇臣等退惟鄙質幸此親逄

敢忘矇瞽之言仰效涓毫之助竊以四方無事百

度允釐宮禁之間穆清多豫伏願重漢皇之六學

惜夏禹之寸隂時習所聞愈精大義間揮仙翰式

就神工彰睿徳之日新廣鴻猷之天賦如此則宗

祊景福賛明主之保邦夷夏仰瞻識大朝之垂教

    謝除使相判相州表  韓  琦

宰職隳功莫副宵衣之治鄉邦得請重叨晝錦之

行被恩典之特優顧人言而甚愧伏念臣早繇科

第遂玷寵榮不圖翰墨之進身自竭涓塵而報國

備員諌諍幾不免於竄投奮命疆陲實薦罹於艱

阻獨恃聖神之眷誰開援助之言 仁宗皇帝知

其守以孤忠謂可屬之大事慶歴之始已擢貳於

樞機嘉祐之中乃進登於宰輔俄膺家任益荷殊

知當 英廟之承祧逮 聖人之嗣服稠重遭會

罄竭愚庸惟知社稷之安豈顧家宗之末然而萬

微多務一紀妨賢為國持平敢自私於輕重栽人

所欲固難免於愛憎加疾疹之嬰纒苦形神之耗

弊勉訖因山之禮懇陳上印之宜伏䝉 皇帝陛

下念犬馬之力易衰廓日月之明為照不罪再三

之請亟垂開可之音進秩地官剖符枌社建髙牙

之重既䟽淮海之封増故里之光仍襲貂蟬之舊

叨塵之甚今古疇偕敢不思盡瘁於寢興泯寘懷

於內外在邊在庭之責惟驅策以當前益堅益壯

之心至糜捐而後已

    睦州謝上表     范  仲淹

獻言罪大輙効命於鴻毛宥過恩寛迥迴光於白

日事君無遠為郡其榮恭惟 皇帝陛下天徳清

明海度淵黙撫羣龍以宅吉念六馬而懷驚臨軒

以來側席不暇思啓心沃心之道奬危言危行之臣

萬㝢咸歡九門無壅臣腐儒多昧立誠本孤謂古人

之道可行謂明主之恩必報而況䀤膺聖選擢預

諌司時招折足之憂介立犯顔之地當念補過豈

堪循黙昨聞中宮揺動外議喧騰以禁庭徳教之

尊非小故可廢以宗廟祭祀之主非大過不移初

傳入道之言則臣遽上封章乞寢誕告次聞降妃

之説則臣相率伏閤冀回上心議方變更言亦翻

覆臣非不知逆龍鱗者掇韲粉之患忤天威者負

雷霆之誅理或當言死無所避蓋以前古廢后之

朝未嘗致福漢武帝以巫蠱事起遽廢陳後宮中

殺戮三百餘人後及巫蠱之災延及儲貳至宣帝

時有霍光妻者殺許後而立其女霍氏之釁遽為

赤族又成帝廢許後呪詛之罪乃立飛燕姊妹妬

甚於前六宮嗣息盡為屠害至哀帝時理之即皆

自殺西漢之祚由此傾微魏文帝寵立郭妃譛殺

甄后被髪塞口而葬終有反報之殃後周以虜庭

不典累後為尼危辱之朝不復可法唐髙宗以王

皇后無子而廢武昭儀有子而立既而摧毀宗廟

成竊號之妖是皆寵衰則易揺寵深則易立後來

之禍一一不善臣慮及幾微詞乃切直乞存皇后

位號安於別宮暫絶朝請選有年徳夫人數員朝

夕勸導左右輔翼俟其遷悔復於宮闈杜中外覬

望之心全聖明始終之徳且黔首億萬戴 陛下

如天皇族千百倚 陛下如山莫不雖休勿休日

慎一日外采納於五諫內彌縫於萬機而況有犯

無隱人臣之常面折庭諍 國朝之盛有闕即補

何用不臧然後上下同心致君親如堯舜中外有

道躋民俗於羲皇將安可久之基必杜未然之釁

上方虛受下敢曲從既竭一心豈逃三黜伏䝉

陛下皇明委照洪覆兼包贖以嚴誅授以優寄郡

部雖小風土未殊靜臨水木之華燕處江湖之上

但以肺疾綿久藥術鮮功喘息奔衝精意牢落惟

頼髙明之鑒不投遐遠之方抱疾於茲為醫尚

苟天命之勿隕實聖造之無窮樂道忘憂雅對

江山之助含忠履潔敢移金石之心

    謝轉禮部員外郎充天章閣待制表

              范  仲淹

渙渥自天震惶無地改中臺之華序進內閣之清

班盡出髙明殊登祕近竊念臣發自顔巷賔於舜

門一第為榮四方無效爰自書林預選閨籍升華

恥汨沒以懷安或感激而論事惟慕古人之節詎

希英主之知伏惟 尊號皇帝陛下稟帝堯之聰

明加漢髙之豁逹坦聖懷而虛受期鴻化以咸孚

念 三聖之艱難而成丕業求七人之蹇諤以補

大猷臣猶愧非材首當清問危言多犯孤立自持

斧鉞居前雷霆在上敢避樞機之禍終乖藥石之

良 陛下日月垂光江海敦量恕其萬死假之一

麾望已絶於青雲咎未更於鴻霈俄易藩宣之寄

寧分旰昃之憂忽降綸章薦加寵數而況闢圖書

之府叨處於深嚴踐雲龍之庭當備於顧問非名

儒而不稱豈曲士之能堪矧簉清曹仍居舊治輝

榮大集志願何求敢不內守朴忠外修景行進退

惟道遵聖賢視履之方始終一心副君父育材之




皇朝文鑑卷第六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