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黄先生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十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七 豫章黄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八
宋 黄庭坚 撰 景嘉兴沈氏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九

豫章黄先生文集第二十八

       黄庭坚鲁直

   题跋

    题 太宗皇帝御书

    跋兰亭

    又跋兰亭

    书右军帖后

    书右军文赋后

    题瘗鹤铭后

    题乐毅论后

    题东方朔画赞后

    题洛神赋后

    跋法帖

    题绛本法帖

    书遗教经后

    跋佛顶咒

    跋续法帖

    题荣咨道家庙堂碑

    题张福夷家庙堂碑

    题蔡致君家庙堂碑

    题虞永兴道场碑

    题徐浩碑

    题杨凝式诗碑

    题杨凝式书

    跋张长史千字文

    书张长史乾元帖后

    跋张长史草书

    题颜鲁公帖

    题颜鲁公麻姑坛记

    跋颜鲁公东西二林题名

    书徐浩题经后

    跋翟公巽所藏石刻

    跋王立之诸家书

    跋李后主书

    跋李伯时所藏篆㦸文

    跋洪驹父诸家书

    跋武德帖

     题 太宗皇帝御书

熙陵以武定四方载櫜弓矢文治之馀垂意翰

墨妙尽八法当时士大夫皆亲承指画尝称奖

忠懿王笔法入神品中外书学不能出其右仰

观英鉴大不可诬

     跋兰亭

王右军禊饮序草号称最得意书宋齐以来似

藏在秘府士大夫间未闻称述岂未经大盗兵

火时盖有墨迹在兰亭右者及萧氏宇文焚荡

之馀千不存一永师晩出所见妙迹唯有兰亭

故为虞褚辈道之所以太宗求之百方期于必

得其后公私相盗今竟失之书家晚得定武石

本盖仿佛存古人笔意耳

     又跋兰亭

兰亭叙草王右军平生得意书也反复观之略

无一字一笔不可人意摹冩或失之肥瘦亦自

成妍要各存之以心㑹其妙处尔

兰亭虽是真行书之宗然不必一笔一画以为

凖譬如周公孔子不能无小过过而不害其聦

明睿圣所以为圣人不善学者即圣人之过处

而学之故蔽于一曲今世学兰亭者多此色鲁

之闭门者曰吾将以吾之不可学柳下惠之可

可以学书矣

     书右军帖后

曹蜍李志辈书字政与右军父子争衡然不足

传也所谓败壁片纸皆传数百岁特存乎其人耳

     书右军文赋后

余在黔南未甚觉书字绵弱及移戎州见旧书

多可憎大概十字中有三四差可耳今方悟古

人沉着痛快之语但难为知音尔李翘叟出褚

遂良临右军书文赋豪劲清润真天下之奇书也

     题瘗鹤铭后

右军尝戏为龙爪书今不复见余观瘗鹤铭势

若飞动岂其遗法邪欧阳公以鲁公书宋文贞

碑得瘗鹤铭法详观其用笔意审如公说

     题乐毅论后

予尝戏为人评书云小字莫作痴冻蝇乐毅论

胜遗教经大字无过瘗鹤铭随人作计终后人

自成一家始逼真然适作小楷亦不能摆脱规

矩客曰子何舍子之冻蝇而谓人冻蝇予无以

应之固知书虽棋鞠等技非得不传之妙未易

工也

     题东方朔𦘕赞后

予尝观东方画赞墨迹疑是吴通微兄弟书然

不敢质也遣笔结字极似通微书黄庭外景也

如佛顶石刻止是经生书不可引与同列矣

     题洛神赋后

予尝疑洛神赋非子敬书然以字学笔力去之

甚逺不敢立此论及今观之宋宣献公周膳部

少加笔力亦可及此

     跋法帖

书孔明对刘玄徳语章草法甚妙不知与王中

令书先后要皆为妙墨盖融㑹张芝索靖两家

骨肉丰杀略相宜尔

蔡琰胡笳计自书十八章极可观不谓流落廑

馀两句亦似斯人身世耶

锺繇书大小世有数种余特喜此小字笔法清

劲殆欲不可攀也观史孝岑出师颂数句颇得

章法盖陶治草法悉自小篆中来

山公启论人其言诚有昧哉

余观凝之字法最密恨不多见

庾公所作支髪枕盖今俗谓山枕

索征西笔短意长诚不可及长沙古帖中有急

就章数十字劣于此帖今人作字大概笔多而

意不足

智果善学书合处不减古人然时有僧气可恨一

羊欣书举止羞涩萧衍老翁亦善评书也

宋儋笔墨精劲但文词芜秽不足发其书子瞻

尝云其人不解此狡狯书便不足观至如儋书

画不可弃也

王僧䖍书画既佳论荐谢宪极有理

王侍中学锺繇绝近真行皆妙如此书乃可临学

谢太傅墨迹闻驸马都尉李公照有之不作姿

媚态度恨未见尔若但如此卷中帖去右军父

子间可着数人

卫中令阙音敬帖近世草书不复敢望其藩也

此一章语亦佳

郗方回书初不减王氏父子诚不浪语

谢太傅所称道民安盖事五斗米道耶右军为

献之女玉润请罪亦称民也

知足下故羸疾而冒暑逺涉而失一笔冒多一

笔古帖或不可读类皆如此

蔡公遂委䔍又加㿃下日数十行观此语初和

父所论疾证似是也常今人物眇然而囏疾如

此令人短气今年每读此语便复意塞足下时

事少可数来主人相寻以下十一行语鄙字画

亦不韵非右军简扎灼然不知那得滥吹阿堵中

此卷中伯赵鸣而载阴爽鸠习而扬武与傥因

行李愿存故旧皆鄙语非右军意书扎亦相去

逺甚

痈不即溃药法书家疑非右军余爱其自成一

体其间有可恨或是传摹失真尔

此字与东方朔𦘕赞相似而子瞻谓画赞亦非

右军书人间爱憎常自不合如退之柳子厚论

鹖冠子可知也

昨遂不奉恨深帖有秦汉篆笔中令自言故应

不同真不虚尔中令书中有相劳苦语极佳读

之了不可解者当是笺素败逸字多尔观其可

读者知其尔耳米芾元章专治中令书皆以意

附㑹解说成理故似杜元凯春秋癖耶

因夜行忽复下如欲作㿃古方论无此疾名胶

东初虞世和父云㿃读为滞滞下若今人下利

而更衣难者也

此卷中尤作妙墨右军父子真行略相当相抗

尔余尝评书云字中有笔如禅家句中有眼直

须具此眼者乃能知之

余尝论近世三家书云王著如小僧䌸律李建

中如讲僧参禅杨凝式如散僧入圣当以右军

父子书为标凖观予此言乃知其逺近

大令草法殊迫伯英淳古少可恨弥觉成就尔

所以中间论书者以右军草入能品而大令草

入神品也余尝以右军父子草书比之文章右

军似左氏大令似庄周也由晋以来难得脱然

都无风尘气似二王者惟颜鲁公杨少师仿佛

大令尔鲁公书今人随俗多尊尚之少师书口

称善而腹非也欲深晓杨氏书当如九方皋相

马遗其𤣥黄牝牡乃得之

     题绛本法帖

心能转腕手能转笔书字便如人意古人工书

无它异但能用笔耳元丰八年夏五月戊申赵

正夫出此书于平原官舍㑹观者三人江南石

庭简嘉兴柳予文豫章黄庭坚

自髙宗以上皆有锺王典刑当其妙处殆欲编

之王家二令书中略无愧也

钱尚父书号称当代入神品比髙宗翰墨其中

尚容十许人耳

余尝评书字中有笔如禅家句中有眼至如右

军书如𣵀盘经说伊字具三眼也此事要须人

自体㑹得不可见立论便兴诤也

王㑹稽初学书于卫夫人中年遂妙绝古今今

人见卫夫人遗墨疑右军不当北面盖不知九

万里则风斯在下耳

右军笔法如孟子言性庄周谈自然从说横说

无不如意非复可以常理待之

右军真行章草藁无不曲当其妙处往时书家

置论以为右军真行皆入神品藁书乃入能品

不知慿何便作此语政如今日士大夫论禅师

某优某劣吾了不解古人言坐无孔子焉别颜

回真知言者

王氏书法以为如虽画沙如印印泥盖言锋藏

笔中意在笔前耳承学之人更用兰亭永字以

开字中眼目能使学家多拘忌成一种俗气要

之右军二言群言之长也

王令翰墨了无俗气平原尘土中夜开此书如

临深登髙脱弃鞿络鱼鸟皆得人意妙处

谢太傅尝问献之卿书何如君家尊献之曰固

应不同论者多不为然彼欲与乃翁抗行大似

不逊余尝评其书右军能父中令能子同时诸

人皆不能在此位也

王中令人物髙明风流弘畅不减谢安石笔扎

佳处浓纎刚柔皆与人意㑹正观书评大似不

公去逸少不应如许逺也

伯英书小纸意气极类章书精神照人此翰墨

妙绝无品者

锺大理表章致佳世间盖有数本肥瘠小大不

同盖后来善临榻本耳要自皆有佳处两晋士

大夫类能书笔法皆成就右军父子拔其萃耳

观魏晋间人论事皆语少而意密大都犹有古

人风泽略可想见论人物要是韵胜为尤难得

蓄书者能以韵观之当得仿佛

宋齐间士大夫翰墨颇工合处便逼右军父子

盖其流风遗俗未逺师友渊源与今日俗学不

同耳

宋儋书姿媚尤宜于简扎惜不多见

王谢承家学字画皆佳要是其人物不凡各有

风味耳

观王濛书想见其人秀整㡬所谓毫髪无遗恨

者王荆公尝自言学濛书世间有石刻南涧楼

诗者似其苗裔但不解古人所长乃尔难到

观唐人断纸馀墨皆有妙处故知翰墨之胜不

独在欧虞褚薛也惟恃耳而疑目者盖难与共

谈耳

张长史郎官𠫊壁记唐人正书无能出其右者

故草圣度诸家无辙迹可寻懐素见颜尚书道

张长史书意故独入笔墨三昧

或传颜公书得长史笔法僧懐素见公自矜得

折钗股笔颜公言折钗股何如屋漏法懐素起

捉公手云老贼尽之矣观鲁公乞米乞鹿脯帖

与郭令书祭侄文皆当与王中令雁行耳懐素

草莫年乃不减长史盖张妙于肥藏真妙于瘦

此两人者一代草书之冠冕也

     书遗教经后

佛遗教经一卷不知何世何人书或曰右军羲

之书黄庭坚曰吾尝评此书在楷法中小不及

乐毅论尔清劲方重盖度越萧子云数等顷见

京口断崖中瘗鹤铭大字右军书其胜处乃不

可名貎以此观之良非右军笔画也若瘗鹤碑

断为右军书端使人不疑如欧薛颜柳数公书

最为端劲然才得瘗鹤铭仿佛尔唯鲁公宋开

府碑瘦健⿰氵⿱口肯拔在四五间

     跋佛顶咒

佛顶咒笔画似郑预洛祠志及般若心经注然

此书自䌸规矩不能略见笔妙止是经主绝蓺

尔观书者当用此意求之

     跋续法帖

往在馆中时于阁下一观李懐琳临右军绝交

书大有奇特处今观此十未得其二三以此言

之十卷中大率皆如此又智永十八行判作右

军书萧子云临索征西书便判作靖书此等难

使郑彰軰任其责刘无言笺题便不类今人书

使之春秋髙江东又出一羊欣薄绍之矣

     题荣咨道家庙堂碑

今世有好书癖者荣咨道尝以二十万钱买虞

永兴孔子庙堂碑予初不信以问荣则果然后

求观之乃是未劖去大周字时墨本字犹有锋

锷但墨纸有少腐败处耳

     题张福美家庙堂碑

顷见摹刻虞永兴孔子庙碑甚不厌人意意亦

疑石工失真太逺今观旧刻虽姿媚而造笔之

势甚遒固知名下无虚士也荣咨道尝以二十

万钱买一碑即此碑旧刻其中缺字亦略相类

唯额书大周孔子庙堂之碑八字为异耳又碑

长安三年太岁癸卯金四月壬辰水朔八日

已亥木书额相王书也又云朝议郎行左豹卫

长史直凤阁锺绍京奉相王教拓勒碑额雍州

万年县光宅镌字又卷尾昔人题云咸通七年

七月七日于二十二姊处得龙兄来认今福夷

无大费而甚爱之虽无前后数十字非宝藏是

书之本意

     题蔡致君家庙堂碑

顷年观庙堂碑摹本窃怪虞永兴名浮于实及

见旧刻乃知永兴得智永笔法为多又知蔡君

谟真行简扎能入永兴之室也元祐四年在中

都初见荣辑子雍家一本绍圣元年在湖阴又

见张威福夷家一本其十二月在陈留又见蔡

宝臣致君家一本以石本未刓缺不以摹本补

缀则荣本第一张本第二蔡本第三亦尝于它

处见数本新旧杂楺所谓海图拆波涛旧绣移

曲折天呉及紫鳯颠倒在短褐者也然尚有典

刑亦不可废也陈留净土院书

     题虞永兴道埸碑

草书妙处须学者自得然学乆乃当知之墨池

笔塜非传者妄也虞永兴常被中画腹书末年

尤妙贞观间亦已耄矣而是书之工唐人未有

逮者元丰乙丑五月戊申平原监郡赵正夫㑹

食于西斋出以示余谛玩无斁

     题徐浩碑

唐自欧虞后能备八法者独徐㑹稽与颜太师

耳然㑹稽多肉太师多骨而此书尤姿媚可爱

时人状其书以为如怒猊抉石渴骥奔泉余以

为非是

     题杨凝式诗碑

余尝评近世三家书杨少师如散僧入圣李西

台如法师参禅王著如小僧䌸律恐来者不能

易予此论也少师此诗草余二十五年前尝得

之日临数纸未尝不叹其妙

     题杨凝式书

俗书喜作兰亭面欲换凡骨无金丹谁知洛阳

杨风子下笔却到乌丝䦨

     跋张长史千字文

张长史书郎官𠫊壁记楷法妙天下故作草能

如此僧懐素草工瘦而长史草工肥瘦硬易作

肥劲难工也

     书张长史乾元帖后

余观张长史与颜鲁公论笔法尝疑其用意处

多观乾元二年帖与琵琶诗乃知文不虚生皆

有落处蚿使万足固天机动尔卢文纪叶清泰

之卜遂掌枢极初亦有所建明方事之棼乃能

留意翰墨耶

     跋张长史草书

张长史作草乃有超轶绝尘处以意想作之殊

不能得其仿佛尝作得两句云清鉴风流归贺

八飞杨跋扈付朱三未知可赠谁遂不能成章

     题颜鲁公帖

观鲁公此帖奇伟秀拔奄有魏晋隋唐以来风

流气骨回视欧虞褚薛徐沈軰皆为法度所窘

岂如鲁公萧然出于绳墨之外而卒与之合哉

盖自二王后能臻书法之极者惟张长史与鲁

公二人其后杨少师颇得仿佛但少规矩复不

善楷书然亦自冠绝天下后世矣

     题颜鲁公麻姑坛记

余尝评颜鲁公书体制百变无不可人真行草

书隶皆得右军父子笔势欧阳文忠公集古录

颇以别书自喜自非精鉴岂易辩真赝哉

     跋颜鲁公东西二林题名

余尝评鲁公书独得右军父子超轶绝尘处书

家未必谓然惟翰林苏公见许近观郭忠恕序

字源后云家君授以张颜笔法乃知人中常自

有精鉴耳

     书徐浩题经后

书家论徐㑹稽笔法怒貎抉石渴骥奔泉以余

观之诚不虚语如季海笔少令韵胜则与稚恭

并驱争先可也季海长处正是用笔劲正而心

圆若论工不论韵则王著优于季海季海不下

子敬若论韵胜则右军大令之门谁不服膺往

时观怒猊抉石渴骥奔泉之论茫然不知是何

等语老年乃于季海书中见之如观人眉目也

三折肱知为良医诚然哉季海莫年乃更摆落

王氏规摹自成一家所谓卢蒲嫳其髪甚短而

心甚长惜乎当时君子莫能以短兵伐此老贼

也前朝翰林侍书王着笔法圆劲今所藏乐毅

论周兴嗣千字文皆著书墨迹此其长处不减

季海所乏者韵尔

     跋翟公巽所藏石刻

石鼓文笔法如圭璋特逹非后人所能赝作熟

观此书可得正书行草法非老夫臆说盖王右

军亦云尔

瘗鹤铭大字之祖也往有故一切导师之碑字

可与之争长今亡之矣

黄庭经王氏父子书皆不可复见小字残缺者

云是永禅师书既刓缺亦难辩真赝字差大者

是吴通微书字形差长而瘦劲笔圆胜徐浩书也

周秦古器铭皆科斗文字其文章尔雅朝夕玩

之可以披剥华伪自见至情虽戏弄翰墨不为

无补

乐毅论旧石刻断轶其半者字瘦劲无俗气后

有人复刻此断石文摹传失真多矣完书者是

国初翰林侍书王著冩用笔圆熟亦不易得如

富贵人家子非无福气但病在韵耳

遗教经译于姚秦弘始四年在王右军没后数

年弘始中虽有译本不至江南至陈氏时有译

师出遗教经论于是稍行今长安雷氏家遗教

经石上行书贞观中行遗教经敇令择善书经

生书本颁焉敇与经字是一手但真行异耳余

平生疑遗教非右军比来考寻遂决定知非右

军书矣

蔡明逺帖是鲁公晚年书与邵伯埭谢安石庙

中题碑傍字相类极力追之不能得其仿佛

鲁公与郭令公书论鱼军容坐席凡七纸而长

安安氏兄弟异财时以前四纸作一分后三纸

及乞鹿脯帖作一分以故人间伹传至不愿与

军容为倿柔之友而止元祐中余在京师始从

安师文借得后三纸遂合为一此书虽奇特犹

不及祭濠州刺史文之妙盖一纸半书而真行

草法皆备也

鲁公寒食问行期为病妻乞鹿脯举家食粥数

月从李大夫乞米此三帖皆与王子敬可抗行也

鲁公祭季明文文章字法皆能动人与夫人书

迫切而有礼意与郭灵运书送刘太冲序余未

之见也颜惟贞兰陵夫人告佳笔也

东方曼倩画赞笔圆净而劲肥瘦得中但字身

差长盖崔子玉字形如此前辈或随时用一人

笔法耳

张长史千字及苏才翁所补皆怪逸可喜自成

一家然号为长史者实非张公笔墨余中年来

稍悟作草故知非张公书后有人到余悟处乃

当信耳

张长史行草帖多出于赝作人闻张颠未尝见

其笔墨遂妄作狂蹶之书托之长史其实张公

姿性颠逸其书字字入法度中也杨次公家见

长史真迹两帖天下奇书非世间隔帘听琵琶

之比也

柳公权谢紫丝靸鞋帖笔势往来如用鐡丝纠

纒诚得古人用笔意

道林岳麓寺诗字势豪逸真复奇堀所恨功巧

太深耳少令巧拙相半使子敬复生不过如此

禁中板刻古法帖十卷当时皆用歙州贡墨墨

本赐群臣今都下用钱万二千便可购得元祐

中亲贤宅从禁中借版墨百本分遗宫僚但用

潘谷墨光辉有馀而不甚黟黑又多木横裂纹

士大夫不能尽别也比本可当旧板价之半耳

阴符经出于唐李筌熟读其文知非黄帝书也

盖欲其文奇古反诡谲不经盖糅杂兵家语作

此言又妄托子房孔明诸贤训注尤可笑惜不

经柳子厚一掊撃也

李翰林醉墨是葛八叔忱赝作以尝其妇翁诸

苏果不能别盖叔忱翰墨亦自度越诸贤可宝

藏也

文章骫骳而得韩退之诗道敝而得杜子美篆

籀如画而得李阳冰皆千载人也陈留有王寿

卿得阳冰笔意非章友直陈睎毕仲荀文勋所

能管摄也

翟公巽所藏古石刻甚富然有数种妙墨独未

入箧中何邪鲁公东西林题名宋开府神道永

州磨崖诸奇书杨少师洛中十一碑懐素自叙

草书千馀字当集为一它日可为跋尾禅家云

法不孤起仗境方生悬想而书不得一二又臂

痛才能用笔三四分耳

     跋王立之诸家书

昨见雍人安汾叟家所藏颜鲁公书数卷祭濠

州刺史文与郭英乂论鱼开府坐席书祭兄子

泉明文峡州别驾与李勉太保书为病妻乞鹿

脯帖乃知翰墨之美尽在安氏藏古书于今为

第一

余曩时至洛师遍观僧壁间杨少师书无一字

不造微入妙此书盖当与吴生画为洛中二绝也

见颜鲁公书则知欧虞褚薛未入右军之室见

杨少师书然后知徐沈有尘埃气虽然此论不

当察察言盖能不以已域进退者寡矣

     跋李后主书

观江南李主手改表草笔力不减柳诚悬乃知

今世石刻曽不得其仿佛余尝见李主与徐铉

书数纸自论其文章笔法政如此但歩骤太露

精神不及此数字笔意深穏盖刻意与率尔为

之工拙便相悬也

     跋李伯时所藏篆㦸文

龙眠道人于市人处得全铜㦸汉制也泥金六

字字家不能读虫书妙绝于今诸家未见此一

种乃知唐玄度僧梦英皆妄作耳

     跋洪驹父诸家书

唐太宗英睿不群所学辄便过人计神尧初定

四海太宗年二十许尔字画已能如此所以末

年诏敇有魏晋之风亦是富贵后能不废学尔

崇宁元年闰月初六日当涂江口折柳亭中书

颜鲁公书虽自成一家然曲折求之皆合右军

父子笔法书家多不到此处故尊尚徐浩沈传

师尔九方皋得千里马于沙丘众相工犹笑之

今之论书者多牡而骊者也

蔡明逺帖笔意纵横无一㸃尘埃气可使徐浩

伏膺沈传师北面

     跋武徳帖

武徳中省曹符移字画犹有锺元常笔法盖承

周隋之气习全学元常尔如近世宋宣献公书

号为近古犹未尽得此笔意也


豫章黄先生文集第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