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黃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二十七 豫章黃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八
宋 黃庭堅 撰 景嘉興沈氏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九

豫章黃先生文集第二十八

       黃庭堅魯直

   題跋

    題 太宗皇帝御書

    跋蘭亭

    又跋蘭亭

    書右軍帖後

    書右軍文賦後

    題瘞鶴銘後

    題樂毅論後

    題東方朔畫賛後

    題洛神賦後

    跋法帖

    題絳本法帖

    書遺敎經後

    跋佛頂呪

    跋續法帖

    題榮咨道家廟堂碑

    題張福夷家廟堂碑

    題蔡致君家廟堂碑

    題虞永興道場碑

    題徐浩碑

    題楊凝式詩碑

    題楊凝式書

    跋張長史千字文

    書張長史乾元帖後

    跋張長史草書

    題顔魯公帖

    題顔魯公麻姑壇記

    跋顔魯公東西二林題名

    書徐浩題經後

    跋翟公巽所藏石刻

    跋王立之諸家書

    跋李後主書

    跋李伯時所藏篆㦸文

    跋洪駒父諸家書

    跋武德帖

     題 太宗皇帝御書

熈陵以武定四方載櫜弓矢文治之餘垂意翰

墨妙盡八法當時士大夫皆親承指畫甞稱奬

忠懿王筆法入神品中外書學不能出其右仰

觀英鑒大不可誣

     跋蘭亭

王右軍禊飲序草號稱最得意書宋齊以來似

藏在祕府士大夫間未聞稱述豈未經大盜兵

火時蓋有墨蹟在蘭亭右者及蕭氏宇文焚蕩

之餘千不存一永師晩出所見妙跡唯有蘭亭

故爲虞褚輩道之所以太宗求之百方期於必

得其後公私相盜今竟失之書家晚得定武石

本蓋髣髴存古人筆意耳

     又跋蘭亭

蘭亭敘草王右軍平生得意書也反復觀之略

無一字一筆不可人意摹冩或失之肥瘦亦自

成妍要各存之以心㑹其妙處爾

蘭亭雖是眞行書之宗然不必一筆一畫以爲

凖譬如周公孔子不能無小過過而不害其聦

明睿聖所以爲聖人不善學者即聖人之過處

而學之故蔽於一曲今世學蘭亭者多此色魯

之閉門者曰吾將以吾之不可學栁下惠之可

可以學書矣

     書右軍帖後

曹蜍李志輩書字政與右軍父子爭衡然不足

傳也所謂敗壁片紙皆傳數百嵗特存乎其人耳

     書右軍文賦後

余在黔南未甚覺書字綿弱及移戎州見舊書

多可憎大槩十字中有三四差可耳今方悟古

人沉著痛快之語但難爲知音爾李翹叟出褚

遂良臨右軍書文賦豪勁清潤眞天下之竒書也

     題瘞鶴銘後

右軍甞戲爲龍爪書今不復見余觀瘞鶴銘勢

若飛動豈其遺法邪歐陽公以魯公書宋文貞

碑得瘞鶴銘法詳觀其用筆意審如公説

     題樂毅論後

予甞戱爲人評書雲小字莫作癡凍蠅樂毅論

勝遺教經大字無過瘞鶴銘隨人作計終後人

自成一家始逼眞然適作小楷亦不能擺脫規

矩客曰子何捨子之凍蠅而謂人凍蠅予無以

應之固知書雖棊鞠等技非得不傳之妙未易

工也

     題東方朔𦘕賛後

予甞觀東方畫賛墨跡疑是吳通微兄弟書然

不敢質也遣筆結字極似通微書黃庭外景也

如佛頂石刻止是經生書不可引與同列矣

     題洛神賦後

予甞疑洛神賦非子敬書然以字學筆力去之

甚逺不敢立此論及今觀之宋宣獻公周膳部

少加筆力亦可及此

     跋法帖

書孔明對劉玄徳語章草法甚妙不知與王中

令書先後要皆爲妙墨蓋融㑹張芝索靖兩家

骨肉豐殺略相宜爾

蔡琰胡笳計自書十八章極可觀不謂流落廑

餘兩句亦似斯人身世耶

鍾繇書大小世有數種余特喜此小字筆法清

勁殆欲不可攀也觀史孝岑出師頌數句頗得

章法蓋陶治草法悉自小篆中來

山公啓論人其言誠有昧哉

余觀凝之字法最密恨不多見

庾公所作支髪枕蓋今俗謂山枕

索征西筆短意長誠不可及長沙古帖中有急

就章數十字劣於此帖今人作字大槩筆多而

意不足

智果善學書合處不減古人然時有僧氣可恨一

羊欣書舉止羞澁蕭衍老翁亦善評書也

宋儋筆墨精勁但文詞蕪穢不足發其書子瞻

甞雲其人不解此狡獪書便不足觀至如儋書

畫不可棄也

王僧䖍書畫既佳論薦謝憲極有理

王侍中學鍾繇絶近眞行皆妙如此書乃可臨學

謝太傅墨跡聞駙馬都尉李公照有之不作姿

媚態度恨未見爾若但如此卷中帖去右軍父

子間可著數人

衞中令闕音敬帖近世草書不復敢望其藩也

此一章語亦佳

郗方回書初不減王氏父子誠不浪語

謝太傅所稱道民安蓋事五斗米道耶右軍爲

獻之女玉潤請罪亦稱民也

知足下故羸疾而冐暑逺涉而失一筆冒多一

筆古帖或不可讀類皆如此

蔡公遂委䔍又加㿃下日數十行觀此語初和

父所論疾證似是也常今人物眇然而囏疾如

此令人短氣今年每讀此語便復意塞足下時

事少可數來主人相尋以下十一行語鄙字畫

亦不韻非右軍簡扎灼然不知那得濫吹阿堵中

此卷中伯趙鳴而載隂爽鳩習而揚武與儻因

行李願存故舊皆鄙語非右軍意書扎亦相去

逺甚

癰不即潰藥法書家疑非右軍余愛其自成一

體其間有可恨或是傳摹失眞爾

此字與東方朔𦘕賛相似而子瞻謂畫賛亦非

右軍書人間愛憎常自不合如退之栁子厚論

鶡冠子可知也

昨遂不奉恨深帖有秦漢篆筆中令自言故應

不同眞不虛爾中令書中有相勞苦語極佳讀

之了不可解者當是牋素敗逸字多爾觀其可

讀者知其爾耳米芾元章專治中令書皆㠯意

附㑹解説成理故似杜元凱春秋癖耶

因夜行忽復下如欲作㿃古方論無此疾名膠

東初虞世和父雲㿃讀爲滯滯下若今人下利

而更衣難者也

此卷中尤作妙墨右軍父子眞行畧相當相抗

爾余甞評書雲字中有筆如禪家句中有眼直

須具此眼者乃能知之

余甞論近世三家書雲王著如小僧縳律李建

中如講僧參禪楊凝式如散僧入聖當以右軍

父子書爲標凖觀予此言乃知其逺近

大令草法殊迫伯英淳古少可恨彌覺成就爾

所以中間論書者以右軍草入能品而大令草

入神品也余甞以右軍父子草書比之文章右

軍似左氏大令似莊周也由晉以來難得脫然

都無風塵氣似二王者惟顔魯公楊少師髣髴

大令爾魯公書今人隨俗多尊尚之少師書口

稱善而腹非也欲深曉楊氏書當如九方臯相

馬遺其𤣥黃牝牡乃得之

     題絳本法帖

心能轉腕手能轉筆書字便如人意古人工書

無它異但能用筆耳元豐八年夏五月戊申趙

正夫出此書於平原官舍㑹觀者三人江南石

庭簡嘉興栁予文豫章黃庭堅

自髙宗以上皆有鍾王典刑當其妙處殆欲編

之王家二令書中略無愧也

錢尚父書號稱當代入神品比髙宗翰墨其中

尚容十許人耳

余甞評書字中有筆如禪家句中有眼至如右

軍書如𣵀槃經説伊字具三眼也此事要須人

自體㑹得不可見立論便興諍也

王㑹稽初學書於衛夫人中年遂妙絶古今今

人見衛夫人遺墨疑右軍不當北面蓋不知九

萬里則風斯在下耳

右軍筆法如孟子言性莊周談自然從説橫説

無不如意非復可以常理待之

右軍眞行章草藁無不曲當其妙處往時書家

置論以爲右軍眞行皆入神品藁書乃入能品

不知慿何便作此語政如今日士大夫論禪師

某優某劣吾了不解古人言坐無孔子焉別顔

回眞知言者

王氏書法以爲如雖畫沙如印印泥蓋言鋒藏

筆中意在筆前耳承學之人更用蘭亭永字以

開字中眼目能使學家多拘忌成一種俗氣要

之右軍二言羣言之長也

王令翰墨了無俗氣平原塵土中夜開此書如

臨深登髙脫棄鞿絡魚鳥皆得人意妙處

謝太傅甞問獻之卿書何如君家尊獻之曰固

應不同論者多不爲然彼欲與乃翁抗行大似

不遜余甞評其書右軍能父中令能子同時諸

人皆不能在此位也

王中令人物髙明風流弘暢不減謝安石筆扎

佳處濃纎剛柔皆與人意㑹正觀書評大似不

公去逸少不應如許逺也

伯英書小紙意氣極類章書精神照人此翰墨

妙絶無品者

鍾大理表章致佳世間蓋有數本肥瘠小大不

同蓋後來善臨榻本耳要自皆有佳處兩晉士

大夫類能書筆法皆成就右軍父子拔其萃耳

觀魏晉間人論事皆語少而意密大都猶有古

人風澤略可想見論人物要是韻勝爲尤難得

蓄書者能以韻觀之當得髣髴

宋齊間士大夫翰墨頗工合處便逼右軍父子

蓋其流風遺俗未逺師友淵源與今日俗學不

同耳

宋儋書姿媚尤宜於簡扎惜不多見

王謝承家學字畫皆佳要是其人物不凡各有

風味耳

觀王濛書想見其人秀整㡬所謂毫髪無遺恨

者王荊公甞自言學濛書世間有石刻南澗樓

詩者似其苗裔但不解古人所長乃爾難到

觀唐人斷紙餘墨皆有妙處故知翰墨之勝不

獨在歐虞褚薛也惟恃耳而疑目者蓋難與共

談耳

張長史郎官𠫊壁記唐人正書無能出其右者

故草聖度諸家無轍跡可尋懐素見顔尚書道

張長史書意故獨入筆墨三昧

或傳顔公書得長史筆法僧懐素見公自矜得

折釵股筆顔公言折釵股何如屋漏法懐素起

捉公手雲老賊盡之矣觀魯公乞米乞鹿脯帖

與郭令書祭姪文皆當與王中令鴈行耳懐素

草莫年乃不減長史蓋張妙於肥藏眞妙於瘦

此兩人者一代草書之冠冕也

     書遺教經後

佛遺教經一卷不知何世何人書或曰右軍羲

之書黃庭堅曰吾甞評此書在楷法中小不及

樂毅論爾清勁方重蓋度越蕭子雲數等頃見

京口斷崖中瘞鶴銘大字右軍書其勝處乃不

可名貎以此觀之良非右軍筆畫也若瘞鶴碑

斷爲右軍書端使人不疑如歐薛顔栁數公書

最爲端勁然纔得瘞鶴銘髣髴爾唯魯公宋開

府碑瘦健⿰氵⿱口肎拔在四五間

     跋佛頂呪

佛頂呪筆畫似鄭預洛祠志及般若心經注然

此書自縳規矩不能略見筆妙止是經主絶蓺

爾觀書者當用此意求之

     跋續法帖

往在館中時於閣下一觀李懐琳臨右軍絶交

書大有竒特處今觀此十未得其二三以此言

之十卷中大率皆如此又智永十八行判作右

軍書蕭子雲臨索征西書便判作靖書此等難

使鄭彰軰任其責劉無言箋題便不類今人書

使之春秋髙江東又出一羊欣薄紹之矣

     題榮咨道家廟堂碑

今世有好書癖者榮咨道甞以二十萬錢買虞

永興孔子廟堂碑予初不信以問榮則果然後

求觀之乃是未劖去大周字時墨本字猶有鋒

鍔但墨紙有少腐敗處耳

     題張福美家廟堂碑

頃見摹刻虞永興孔子廟碑甚不厭人意意亦

疑石工失眞太逺今觀舊刻雖姿媚而造筆之

勢甚遒固知名下無虛士也榮咨道甞以二十

萬錢買一碑即此碑舊刻其中缺字亦略相類

唯額書大周孔子廟堂之碑八字爲異耳又碑

長安三年太嵗癸夘金四月壬辰水朔八日

已亥木書額相王書也又雲朝議郎行左豹衞

長史直鳳閣鍾紹京奉相王教搨勒碑額雍州

萬年縣光宅鐫字又卷尾昔人題雲咸通七年

七月七日於二十二姉處得龍兄來認今福夷

無大費而甚愛之雖無前後數十字非寳藏是

書之本意

     題蔡致君家廟堂碑

頃年觀廟堂碑摹本竊怪虞永興名浮於實及

見舊刻乃知永興得智永筆法爲多又知蔡君

謨眞行簡扎能入永興之室也元祐四年在中

都初見榮輯子雍家一本紹聖元年在湖隂又

見張威福夷家一本其十二月在陳留又見蔡

寳臣致君家一本以石本未刓缺不以摹本補

綴則榮本第一張本第二蔡本第三亦甞於它

處見數本新舊雜楺所謂海圖拆波濤舊繡移

曲折天呉及紫鳯顛倒在短褐者也然尚有典

刑亦不可廢也陳留浄土院書

     題虞永興道埸碑

草書妙處須學者自得然學乆乃當知之墨池

筆塜非傳者妄也虞永興常被中畫腹書末年

尤妙貞觀間亦已耄矣而是書之工唐人未有

逮者元豐乙丑五月戊申平原監郡趙正夫㑹

食於西齋出以示余諦玩無斁

     題徐浩碑

唐自歐虞後能備八法者獨徐㑹稽與顔太師

耳然㑹稽多肉太師多骨而此書尤姿媚可愛

時人狀其書以爲如怒猊抉石渴驥奔泉余以

爲非是

     題楊凝式詩碑

余甞評近世三家書楊少師如散僧入聖李西

臺如法師參禪王著如小僧縳律恐來者不能

易予此論也少師此詩草餘二十五年前甞得

之日臨數紙未甞不歎其妙

     題楊凝式書

俗書喜作蘭亭面欲換凡骨無金丹誰知洛陽

楊風子下筆卻到烏絲䦨

     跋張長史千字文

張長史書郎官𠫊壁記楷法妙天下故作草能

如此僧懐素草工瘦而長史草工肥瘦硬易作

肥勁難工也

     書張長史乾元帖後

余觀張長史與顔魯公論筆法甞疑其用意處

多觀乾元二年帖與琵琶詩乃知文不虛生皆

有落處蚿使萬足固天機動爾盧文紀葉清泰

之卜遂掌樞極初亦有所建明方事之棼乃能

留意翰墨耶

     跋張長史草書

張長史作草乃有超軼絶塵處以意想作之殊

不能得其髣髴甞作得兩句雲清鑑風流歸賀

八飛楊跋扈付朱三未知可贈誰遂不能成章

     題顔魯公帖

觀魯公此帖竒偉秀拔奄有魏晉隋唐以來風

流氣骨回視歐虞褚薛徐沈軰皆爲法度所窘

豈如魯公蕭然出於繩墨之外而卒與之合哉

蓋自二王後能臻書法之極者惟張長史與魯

公二人其後楊少師頗得髣髴但少規矩復不

善楷書然亦自冠絶天下後世矣

     題顔魯公麻姑壇記

余甞評顔魯公書體制百變無不可人眞行草

書𨽻皆得右軍父子筆勢歐陽文忠公集古録

頗以別書自喜自非精鍳豈易辯眞贗哉

     跋顔魯公東西二林題名

余甞評魯公書獨得右軍父子超軼絶塵處書

家未必謂然惟翰林蘇公見許近觀郭忠恕序

字源後雲家君授以張顔筆法乃知人中常自

有精鑒耳

     書徐浩題經後

書家論徐㑹稽筆法怒貎抉石渴驥奔泉以余

觀之誠不虛語如季海筆少令韻勝則與稚恭

並驅爭先可也季海長處正是用筆勁正而心

圓若論工不論韻則王著優於季海季海不下

子敬若論韻勝則右軍大令之門誰不服膺往

時觀怒猊抉石渴驥奔泉之論茫然不知是何

等語老年乃於季海書中見之如觀人眉目也

三折肱知爲良醫誠然哉季海莫年乃更擺落

王氏規摹自成一家所謂盧蒲嫳其髪甚短而

心甚長惜乎當時君子莫能以短兵伐此老賊

也前朝翰林侍書王著筆法圓勁今所藏樂毅

論周興嗣千字文皆著書墨蹟此其長處不減

季海所乏者韻爾

     跋翟公巽所藏石刻

石鼓文筆法如圭璋特逹非後人所能贗作熟

觀此書可得正書行草法非老夫臆説蓋王右

軍亦云爾

瘞鶴銘大字之祖也往有故一切導師之碑字

可與之爭長今亡之矣

黃庭經王氏父子書皆不可復見小字殘缺者

雲是永禪師書既刓缺亦難辯眞贗字差大者

是吳通微書字形差長而瘦勁筆圓勝徐浩書也

周秦古器銘皆科斗文字其文章爾雅朝夕玩

之可以披剝華僞自見至情雖戲弄翰墨不爲

無補

樂毅論舊石刻斷軼其半者字瘦勁無俗氣後

有人復刻此斷石文摹傳失眞多矣完書者是

國初翰林侍書王著冩用筆圓熟亦不易得如

富貴人家子非無福氣但病在韻耳

遺教經譯於姚秦弘始四年在王右軍沒後數

年弘始中雖有譯本不至江南至陳氏時有譯

師出遺教經論於是稍行今長安雷氏家遺教

經石上行書貞觀中行遺教經敇令擇善書經

生書本頒焉敇與經字是一手但眞行異耳餘

平生疑遺教非右軍比來攷尋遂決定知非右

軍書矣

蔡明逺帖是魯公晚年書與邵伯埭謝安石廟

中題碑傍字相類極力追之不能得其髣髴

魯公與郭令公書論魚軍容坐席凡七紙而長

安安氏兄弟異財時以前四紙作一分後三紙

及乞鹿脯帖作一分以故人間伹傳至不願與

軍容爲倿柔之友而止元祐中余在京師始從

安師文借得後三紙遂合爲一此書雖竒特猶

不及祭濠州刺史文之妙蓋一紙半書而眞行

草法皆備也

魯公寒食問行期爲病妻乞鹿脯舉家食粥數

月從李大夫乞米此三帖皆與王子敬可抗行也

魯公祭季明文文章字法皆能動人與夫人書

廹切而有禮意與郭靈運書送劉太沖序余未

之見也顔惟貞蘭陵夫人告佳筆也

東方曼倩畫賛筆圓浄而勁肥瘦得中但字身

差長蓋崔子玉字形如此前輩或隨時用一人

筆法耳

張長史千字及蘇才翁所補皆怪逸可喜自成

一家然號爲長史者實非張公筆墨余中年來

稍悟作草故知非張公書後有人到余悟處乃

當信耳

張長史行草帖多出於贗作人聞張顛未甞見

其筆墨遂妄作狂蹶之書託之長史其實張公

姿性顛逸其書字字入法度中也楊次公家見

長史眞跡兩帖天下竒書非世間隔簾聽琵琶

之比也

栁公權謝紫絲靸鞋帖筆勢往來如用鐡絲糾

纒誠得古人用筆意

道林嶽麓寺詩字勢豪逸眞復竒堀所恨功巧

太深耳少令巧拙相半使子敬復生不過如此

禁中板刻古法帖十卷當時皆用歙州貢墨墨

本賜羣臣今都下用錢萬二千便可購得元祐

中親賢宅從禁中借版墨百本分遺宮僚但用

潘谷墨光輝有餘而不甚黟黑又多木橫裂紋

士大夫不能盡別也比本可當舊板價之半耳

隂符經出於唐李筌熟讀其文知非黃帝書也

蓋欲其文竒古反詭譎不經蓋糅雜兵家語作

此言又妄託子房孔明諸賢訓註尤可笑惜不

經栁子厚一掊撃也

李翰林醉墨是葛八叔忱贗作以甞其婦翁諸

蘇果不能別蓋叔忱翰墨亦自度越諸賢可寳

藏也

文章骫骳而得韓退之詩道敝而得杜子美篆

籀如畫而得李陽冰皆千載人也陳留有王夀

卿得陽冰筆意非章友直陳睎畢仲荀文勛所

能管攝也

翟公巽所藏古石刻甚富然有數種妙墨獨未

入篋中何邪魯公東西林題名宋開府神道永

州磨崖諸竒書楊少師洛中十一碑懐素自敘

草書千餘字當集爲一它日可爲跋尾禪家雲

法不孤起仗境方生懸想而書不得一二又臂

痛才能用筆三四分耳

     跋王立之諸家書

昨見雍人安汾叟家所藏顔魯公書數卷祭濠

州刺史文與郭英乂論魚開府坐席書祭兄子

泉明文峽州別駕與李勉太保書爲病妻乞鹿

脯帖乃知翰墨之美盡在安氏藏古書於今爲

第一

余曩時至洛師遍觀僧壁間楊少師書無一字

不造微入妙此書蓋當與吳生畫爲洛中二絶也

見顔魯公書則知歐虞褚薛未入右軍之室見

楊少師書然後知徐沈有塵埃氣雖然此論不

當察察言蓋能不以已域進退者寡矣

     跋李後主書

觀江南李主手改表草筆力不減柳誠懸乃知

今世石刻曽不得其髣髴余甞見李主與徐鉉

書數紙自論其文章筆法政如此但歩驟太露

精神不及此數字筆意深穏蓋刻意與率爾爲

之工拙便相懸也

     跋李伯時所藏篆㦸文

龍眠道人於市人處得全銅㦸漢制也泥金六

字字家不能讀蟲書妙絶於今諸家未見此一

種乃知唐玄度僧夢英皆妄作耳

     跋洪駒父諸家書

唐太宗英睿不羣所學輒便過人計神堯初定

四海太宗年二十許爾字畫已能如此所以末

年詔敇有魏晉之風亦是富貴後能不廢學爾

崇寧元年閏月初六日當塗江口折栁亭中書

顔魯公書雖自成一家然曲折求之皆合右軍

父子筆法書家多不到此處故尊尚徐浩沈傳

師爾九方臯得千里馬於沙丘衆相工猶笑之

今之論書者多牡而驪者也

蔡明逺帖筆意縱橫無一㸃塵埃氣可使徐浩

伏膺沈傳師北面

     跋武徳帖

武徳中省曹符移字畫猶有鍾元常筆法蓋承

周隋之氣習全學元常爾如近世宋宣獻公書

號爲近古猶未盡得此筆意也


豫章黃先生文集第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