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戴禮記/武王踐阼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大戴禮記
◀上一卷 武王踐阼 下一卷▶


武王踐阼三日,召士大夫而問焉,曰:「惡有藏之約、行之行,萬世可以為子孫常者乎?」諸大夫對曰:「未得聞也!」然後召師尚父而問焉,曰:「昔黃帝顓頊之道存乎?意亦忽不可得見與?」師尚父曰:「在丹書,王欲聞之,則齊矣!」

王齊三日,端冕,師尚父(亦端冕)奉書而入,負屏而立,王下堂,南面而立,師尚父曰:「先王之道不北面!」王行(西)折而(南)東面(而立),師尚父西面道書之言曰:「敬勝怠者吉,怠勝敬者滅,義勝欲者從,欲勝義者凶,凡事,不強則枉,弗敬則不正,枉者滅廢,敬者萬世。藏之約、行之行、可以為子孫常者,此言之謂也!且臣聞之,以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百世;以不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十世;以不仁得之,以不仁守之,必及其世。」

王聞書之言,惕若恐懼,退而為戒書,於席之四端為銘焉,於機為銘焉,於鑑為銘焉,於盥盤為銘焉,於楹為銘焉,於杖為銘焉,於帶為銘焉,於履屨為銘焉,於觴豆為銘焉,於戶為銘焉,於牖為銘焉,於劍為銘焉,於弓為銘焉,於矛為銘焉。

席前左端之銘曰:「安樂必敬」;前右端之銘曰:「無行可悔」;後左端之銘曰:「一反一側,亦不可以忘」;後右端之銘曰:「所監不遠,視邇所代」。

機之銘曰:「皇皇惟敬,口生㖃,口戕口。」鑑之銘曰:「見爾前,慮爾後。」盥盤之銘曰:「與其溺於人也,寧溺於淵,溺於淵猶可游也,溺於人不可救也。」

楹之銘曰:「毋曰胡殘,其禍將然,毋曰胡害,其禍將大。毋曰胡傷,其禍將長。」杖之銘曰:「惡乎危?於忿疐。惡乎失道?於嗜慾。惡乎相忘?於富貴。」

帶之銘曰:「火滅修容,慎戒必恭,恭則壽。」履屨之銘曰:「慎之勞,勞則富」;觴豆之銘曰:「食自杖,食自杖!戒之憍,憍則逃。」

戶之銘曰:「夫名,難得而易失:無懃弗志,而曰我知之乎?無懃弗及,而曰我杖之乎?擾阻以泥之,若風將至,必先搖搖,雖有聖人,不能為謀也。」牖之銘曰:「隨天之時,以地之財,敬祀皇天,敬以先時。」

劍之銘曰:「帶之以為服,動必行德,行德則興,倍德則崩。」弓之銘曰:「屈伸之義,廢興之行,無忘自過。」矛之銘曰:「造矛造矛!少閒弗忍,終身之羞。」「予一人所聞,以戒後世子孫。」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